我在希瓦古城修文物

作者:馬李 文博        
  [烏茲別克] 哈米江· 阿塔巴耶維奇•巴巴耶夫、[烏茲別克]阿布都拉· 波爾塔波耶維奇•尤素波夫

“我願出一袋黃金,只求看一眼希瓦。”

這句中亞的古諺,極盡希瓦古城的美麗。

希瓦古城地處烏茲別克花剌子模州,始建於西元10世紀。那時正是花剌子模帝國的強盛時期。希瓦古城猶如獨一無二的歷史紀念碑,向世人展示著花剌子模帝國昔日的文明和輝煌。

當年,駝隊看到希瓦亮起的燈塔,就感到振奮。作為古絲綢之路上的重要驛站,這座古城就像一位飽經滄桑的老人,守護著漫漫商道千百年來的繁榮盛景,見證著東西方文明不斷融合。

璀璨明珠亟待修復

希瓦古城是中亞穆斯林建築的典範。城內保留有8座清真寺、31座經學院、14座宣禮塔、12座陵墓和6座王宮。各類建築呈現了不同年代的建築風格,具有重要的歷史、文化和藝術價值。


希瓦古城風光

電影《鳳囚狂沙》《奧蘭多》《繼承者》中,都留下了古城傳奇而又獨特的風貌。

阿米爾•圖拉經學院與哈桑•穆拉德庫什別吉清真寺是古城險情最嚴重、修復難度最大、技術要求最高的兩處建築。經學院建於18世紀40年代,200多年來,只在1983年做過一些局部修繕。現在,經學院墻體裂縫越來越大,最大的開口達到近30釐米。東南角墻體持續傾斜下沉,下沉深度達到50釐米。哈桑清真寺建於18世紀晚期,同樣破壞嚴重,地面、墻磚、墻體、木構件、木基層等均存在問題。

隨著時間的流逝,建築像老人的背漸漸彎了下去。如果再不立即對建築進行整體修復,損失將無法補救。

為了保護希瓦古城,烏茲別克政府決定展開修復工作。應烏茲別克政府要求,中國的一支專業文物修復隊伍——中國文化遺産研究院的工作組來到了這座絲綢之路上的重鎮,並在這裡紮根,和當地百姓一起開展古城修復項目。

修舊如“舊”

古城居民卡西莫夫深深地愛著這裡。夕陽下,他總愛站在阿米爾•圖拉經學院前,一邊遙想這座古城當年的盛景,一邊給孩子講述希瓦的故事。

他在20世紀80年代就參加過古城局部的修復工作,對這裡的施工條件瞭如指掌。聽説中國工作組要來修復古城,他便主動申請做嚮導,工作組對他的加入也感到很踏實。


阿米爾•圖拉經學院

卡西莫夫主動聯繫朋友為項目準備了大量水泥和油漆。他還表示,因為這個工作很有意義,可以給工作組低於市場的價格。結果工作組既不用水泥,也不用油漆,要用傳統材料。

卡西莫夫聽後急了,直接跑去質問工作組的中方工程師閻明:“為什麼不用新材料,難道你們要省錢嗎?30年前我就用新材料了!”

面對卡西莫夫咄咄逼人的質疑,閻明不急不惱:“你忘了嗎?你最希望的就是遊客和你一樣喜歡這裡,能感受到這裡悠久的歷史。我們珍愛文物遺産的心情和你們是一樣的。用傳統的材料就是要把當時的歷史資訊,更逼真地保留給遊客和我們的後代。使用現代工藝材料當然能夠大大加快工程速度,但你想想,這就好像一個老人長著一張小孩的臉,會是個什麼樣子?”

閻明讓卡西莫夫觀察墻縫裏多年前抹的已經損壞的水泥,又在旁邊把另一處墻縫裏的水泥剔除,用傳統的工藝和傳統的灰漿進行塗抹。然後讓卡西莫夫自己對比,哪一種方法和原來的建築更協調。

卡西莫夫只看了一眼就樂了,馬上説:“那我趕緊讓朋友把水泥和油漆扛回去。”還調皮地踢了踢水泥説:“你們啊,不能參與這項神聖的工作嘍!” 加入修復團隊後,卡西莫夫親手把自己多年前用水泥抹的墻縫剔除,按照中國專家的方法進行修復。

技術也是修復的關鍵。

中方工作組經過認真研究,把中國歷史古跡嘉峪關城樓的修復方法貢獻了出來。

根據穹頂和墻面裂縫的寬度,及兩塊磚之間灰縫的變形程度,一點點、一處處重新砌磚抹縫,把裂縫彌補起來。僅這部分就用了整整4個月時間。

工作組還標本兼治,對墻體下面基礎不均勻的地方,都進行了加固和修繕,防止建築未來下沉,引起開裂。這也是對文物進行最少干預的方法。

不僅如此,工作組還向當地居民和工人們介紹了中國的文化遺産保護技術和國際上主要的文化遺産保護理念。在耳濡目染中,工人們逐步掌握了修復文物建築的技術,對中國工程師修舊如“舊”的修復理念也高度認同。

2019年,地基加固、本體維修的工作圓滿完成。卡西莫夫看到,經學院的“腰板”漸漸挺直了,穹頂嚴絲合縫了。他自出生以來,還從沒見過經學院和清真寺的外觀如此整潔、肅穆,原先那些突兀的修補痕跡都消失在傳統的模樣之中。看著美觀而又不失古韻的希瓦古城,卡西莫夫的心中滿是驕傲。當地人説:“這不是殘破的希瓦了,而是我們心中的希瓦。”


晚上,孩子們在哈桑•穆拉德庫什別吉清真寺前跳舞

隨著項目有序進展,阿米爾•圖拉經學院和哈桑•穆拉德庫什別吉清真寺的主要修復工作基本完成,兩個建築之間的小廣場也完成了鋪裝。接下來的照明設施是此次周邊環境整治工作的“點睛之筆”,也是附近居民最期待的事情。

聽説要調試燈光,古城的孩子們早早地坐在小廣場上等著。“啪”的一聲,阿米爾•圖拉經學院和哈桑•穆拉德庫什別吉清真寺亮了起來,孩子們第一次見到家門口的經學院和清真寺亮燈,興奮地手舞足蹈。

年輕人回到了希瓦

“以前,我沒有意識到歷史會逐漸消失,不懂得希瓦的意義。我一直待在大城市,竟然對我們民族悠久輝煌的歷史感到陌生。因為希瓦,我更加熱愛我的國家。外國人也只有來到希瓦,才會真正了解我們的文化。這次修復機會是寶貴的,古城將恢復它應有的樣子,希瓦的歷史文化將會繼續滋養這裡的年輕人,我要加入這個隊伍貢獻力量。”

説這話的是一位叫穆巴拉克的烏茲別克年輕人。

希瓦是穆巴拉克的故鄉。從中國留學回來後,他和同學們一樣,留在了首都塔什幹工作。本來,在大城市的生活安穩如常,但看到中國專家在希瓦開展文物修復的新聞,他受到了觸動。

經過一番心理鬥爭,穆巴拉克放棄了首都的安逸生活,回到希瓦,做了中國工程師的翻譯。他想以實際行動為家鄉的發展做點事情。

如今,在希瓦,像穆巴拉克這樣的年輕人越來越多。

古城的修復,讓當地的年輕人重新看待希瓦,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回到了希瓦,他們為希瓦而自豪。

年輕人回來了,當然不只是因為古城得到了完美的修復,還因為他們看到了古城美好的未來。

為了能更全面地展示希瓦古城的文化遺産,需要儘快形成一條從北門進入古城的遺産展示軸線。工作組就用當地傳統石材、磚等材料按照傳統方式鋪砌了廣場和道路,既方便居民的生活,也為旅遊發展做了鋪墊。

這改變了過去希瓦古城主要景點過於集中在東西主幹道兩旁的歷史。

目前,在希瓦26公頃的古城裏,住著300多戶居民,2000多人。他們中的許多人都參與了修復工作,這讓他們既能照顧家人,又能改善家庭生活條件。

他們是古城修復的參與者,也是受益者。

奧列格便是這些居民的代表。自從古城修復之後,他的旅遊生意越來越好。每天,他都會用一輛擦得锃亮的汽車從烏爾根奇市拉著外國人來古城參觀。每次送遊客參觀經學院和清真寺的時候,他都會自豪地告訴他們:“這是中國人幫我們修復的,我也參與了。”


希瓦古城的街景

夕陽斜照之時,希瓦古城沿街的商販們開始麻利地收拾鋪位,手工藝人們關閉了店門,供人合影的駱駝也被牽走,希瓦古城恢復了寧靜。明天將會有新的遊人從五湖四海趕來,就像千年前從地平線那端走來的駱駝商隊,給這裡帶來商機、帶來希望……

人們相信,在新的時代,希瓦古城將再現輝煌,給希瓦人民帶來更多的幸福和榮耀。

延伸閱讀

項目概況

希瓦古城是古絲綢之路上的一顆明珠,作為世界文化遺産,具有極高的歷史文化價值。古城格局完整,代表性文物建築古跡眾多。

援烏茲別克花剌子模州文化遺跡修復項目由中國文化遺産研究院承擔。修復項目主要包含希瓦古城內的阿米爾•圖拉經學院和哈桑•穆拉德庫什別吉清真寺兩部分。阿米爾•圖拉經學院是17~19世紀布哈拉汗國與希瓦汗國時期伊斯蘭宗教建築代表之一,建築面積約3000平方米。哈桑•穆拉德庫什別吉清真寺建造于18世紀晚期,是希瓦古城內小清真寺的典型實例,建築面積約188平方米。

中國文物保護團隊在這個沙漠邊緣的古城紮根,他們傳遞理念、培養人才,和當地百姓一起開展古城修復項目,譜寫了一曲中烏友誼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