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牌汽車的新生

作者:路捷、任飛帆 [瑞典]楊-埃瑞克·拉爾森

  1927年4月,北歐的春天還沒有絲毫暖意,但瑞典哥德堡市的一座工廠裏,卻是一番熱烈的場景。   

一輛敞篷汽車在眾人的注視下緩緩駛出工廠,人們歡呼雀躍。

這是沃爾沃的第一輛汽車。

從這一天起,沃爾沃引領瑞典汽車工業開啟了近一個世紀的壯闊征程。

然而,當時並沒有人想到,80多年後,這個歷史悠久的汽車企業會與來自中國的年輕車企——吉利控股集團結下不解之緣。


瑞典哥德堡風光

祖孫三代的沃爾沃故事

楊-埃瑞克·拉爾森(Jan-Erik Larsson)是沃爾沃汽車亞太區研發副總裁,他從小就聽祖父和父親講了很多沃爾沃汽車的故事。從祖父開始,他們家的祖孫三代見證了沃爾沃汽車輝煌而曲折的發展歷程。

他的祖父參與了第一輛沃爾沃汽車的研發。那時的瑞典已發展成為一個工業國家,國産優質鋼材充足,又擁有成熟的機械設備和優秀的技術團隊,具備了汽車生産的條件。這些優勢讓年輕的沃爾沃成功研發出第一款汽車。誕生之後的數十年間,沃爾沃汽車征戰全球市場,成為瑞典汽車工業的榮耀。

他的父輩見證了沃爾沃汽車的黃金年代。那時,沃爾沃汽車銷量一路高歌猛進,曾在豪華汽車市場中名列前茅,沃爾沃汽車在安全、健康和環保等領域尤其令人矚目,人類汽車史中有近一半的安全技術由沃爾沃研發,其中就包括大名鼎鼎的三點式安全帶、籠式車身、後向式兒童安全座椅等。經典車型S80 獲得各國皇室成員、政要的青睞,成為豪華汽車的標桿。

然而,當楊-埃瑞克·拉爾森帶著家族的榮耀服務沃爾沃汽車時,他卻發現情況有了變化。

1999年,沃爾沃集團出於戰略考量,將旗下轎車業務出售。10年後,全球汽車行業經歷了全球金融危機的衝擊,沃爾沃汽車公司面臨著銷量下滑、負債增加、虧損嚴重等困境。汽車年銷量下滑至33.5萬輛,全年虧損170億瑞典克朗(當時約合人民幣101.16億元)。


沃爾沃全新 S90 轎車整車待發

在這種情況下,沃爾沃汽車公司被再次出售。

經過艱苦談判,來自中國的吉利控股集團在競購對手中獲得優先競購權,並最終以18億美元的價格達成收購協議。

收購完成後,吉利控股集團採取了多種有效措施,幫助沃爾沃汽車公司重振士氣、優化結構,並迅速打開了新局面。收購當年,沃爾沃汽車銷量就較上年增長11.6%。其中,中國市場銷量同比增長36.2%,瑞典市場銷量同比增長26.5%。

談起沃爾沃汽車公司從低谷中再度走向新生的經歷,楊-埃瑞克·拉爾森不無感慨:“收購之初,會聽到一些擔憂,但是事實勝於雄辯。我驚喜地看到,收購以後,沃爾沃汽車經歷了快速的發展。收購以後全球銷量翻了一番,中國銷量增長了將近四倍。毫無疑問,這是整個收購成功最好的證明。”

工會投出信任票

吉利控股收購沃爾沃汽車的過程一度引發全球汽車行業的關注。當時人們都很好奇,一家成立不到12年的年輕車企,怎麼能收購有著80多年曆史的老牌汽車企業呢?更重要的是,他們能説服工會嗎?

當吉利洽談收購事宜的消息傳出後,工會確實是抵制的。

人們心中充滿了擔憂:中國人能帶領我們衝出低谷嗎?他們會像我們一樣愛護這個令瑞典人引以為傲的品牌嗎?他們能克服巨大的文化差異嗎?工人的崗位、福利還能得到保障嗎?

為了更多地了解這家中國企業,沃爾沃汽車工會首先想到了倫敦,吉利控股在那裏入股了倫敦計程車公司。工會實地考察了公司的經營情況,諮詢了公司員工的看法,出乎意料地收穫了對吉利的廣泛好評,這為工會今後轉變看法打下了良好基礎。

此後,瑞典的工會、媒體代表團專程前往中國,參觀了吉利控股集團及生産基地,這些考察給工會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沃爾沃全新S90豪華轎車駛上中歐專列(非本書圖片,來自於企業)

在收購談判期間,吉利控股集團也多次派員去工會當面拜訪,直接回應工會擔心的問題,對於工會所要爭取的合理權益,也積極予以響應,展示充分的誠意。這逐漸打消了工人們的顧慮。

沃爾沃汽車工會主席格林·伯格斯特羅姆坦言,最初工會對這樁收購充滿了擔憂和抵制,但在一次次的真誠溝通,一次次的親眼所見之後,擔憂和抵制的情緒慢慢消失了。最終,工會為這樁收購投出了信任的一票。

打動工會,只是實現融合的第一步,沃爾沃汽車復興的故事,也才剛剛開始。

東方智慧注入新的活力

如何完成管理架構的調整,是擺在吉利控股集團面前的另一個關鍵問題。

過去,對於自身的發展,沃爾沃汽車沒有太多的決定權,這在很大程度上制約了發展的主動權和積極性,也讓公司的發展慢慢失去了活力。

吉利控股在收購時就提出,要將沃爾沃“放虎歸山”!而“放虎”的核心就是充分激發整個企業的發展自主性,讓沃爾沃這只“老虎”在市場競爭這個“自然環境”中重現原有的生氣。

吉利控股接手後,按照股東大會、董事會、經營管理三層的治理架構,組建沃爾沃汽車董事會。新的董事會有13名成員,分別來自中國、瑞典、奧地利、丹麥、德國等國家,包含汽車、物流、財務管理等不同領域,實現了國際化人才與瑞典本地人才相結合,變成了一個全球化的董事會。


沃爾沃全新S90豪華轎車駛上中歐專列(非本書圖片,來自於企業)

同時,沃爾沃汽車也獲得了運營上的獨立性。公司總部仍設在瑞典哥德堡,也保留了所有的工廠、研發中心和銷售網路。在沃爾沃工作超過30年的格林·伯格斯特羅姆認為,新的架構充分實踐了吉利集團在收購時提出的“吉利是吉利,沃爾沃是沃爾沃”的管理思路,充分激發了沃爾沃骨子裏的發展動力。

除此之外,吉利控股集團還充分支援沃爾沃汽車包括産品、平臺、人才等全體系的建設。如今,沃爾沃汽車在全球擁有超過43000名員工,建立了廣泛的銷售和服務網路。2018年,沃爾沃汽車公司全年銷量64.2萬輛,連續五年創下全球銷售新高。

就這樣,這家老牌汽車企業,開始一步一步走上復興之路。

全方位的真誠合作

在吉利控股收購沃爾沃汽車之後,規模優勢顯著增加,沃爾沃汽車的採購得以更有效地控製成本、提高效率。

在收購後的近10年中,沃爾沃從一家以瑞典為核心的汽車品牌成長為一家真正的全球企業。在歐洲、以中國為核心的亞太、以美國為核心的美洲市場都建立了完善的商務和工業體系,在全球範圍內實現了資源的有效整合和調配,顯著提高了整個企業在複雜多變的國際貿易形勢下的競爭力。


CMA 中級車基礎模組化架構

在吉利控股的充分支援下,沃爾沃汽車公司耗資110億美元用於SPA可擴展模組架構等核心技術的研發。這成為瑞典工業領域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投資項目之一。

真誠合作之花必將結出互利共贏的碩果!

繼SPA平臺後,CMA基礎模組架構是由沃爾沃汽車主導,沃爾沃汽車與吉利汽車聯合開發的全新基礎模組架構,充分體現了在吉利控股收購沃爾沃以後所形成的技術協同和合作能力。沃爾沃基於CMA架構開發出了全新車型XC40,並於比利時根特工廠等製造基地進行製造。

根特工廠始建於1965年,位於比利時布魯塞爾西北約60公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使比利時汽車工業進入了嚴冬,汽車組裝行業就業人口減少一半,一度引發沃爾沃根特工廠的裁員危機。吉利的收購為根特工廠提供了重要的發展推動力,重新煥發了勃勃生機。


比利時根特工廠

如今,根特工廠的員工數量由收購時的4000人,增加到了近6500人,還間接帶動當地就業20000人。根特工廠成為比利時東弗拉芒省雇用員工最多的企業之一。除了帶動當地經濟和就業,根特工廠還為中國的汽車工業提供了管理經驗和技術支援。過去的三年中,有200名沃爾沃汽車中國員工前往根特工廠接受了培訓,同時根特工廠也常年派遣專家前往沃爾沃大慶、成都和張家口工廠進行技術指導。

在吉利與沃爾沃的協同與融合中,西方百年汽車工業文明和東方文化相互浸潤、相互理解、相互包容,讓人們看到了中國企業和歐洲企業開展雙贏合作的樂觀前景。他們將共同成長,共同實現屬於他們的汽車夢想!

延伸閱讀

  項目概況

  1999年,沃爾沃集團將旗下轎車業務出售給美國福特汽車公司。2008年,受金融危機影響,福特公司出售了旗下多個汽車品牌。2010年,吉利控股集團與福特汽車正式交割,獲得了沃爾沃汽車100%股權。

  收購以來,沃爾沃汽車公司完成了組織架構的調整,規劃了清晰和具有前瞻性的發展戰略,開發了行業領先的平臺架構,完善了産品的規劃和開發,拓展了全球的戰略佈局,實現了較快發展。

  目前,沃爾沃汽車公司在全球擁有43000多名員工,在100多個國家和地區設立了2400多個銷售和服務網點。2018年,沃爾沃汽車銷量達到64.2萬輛,連續五年創造了沃爾沃汽車新的全球銷售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