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爾地夫的大橋夢

作者:路捷 杜才良  [馬爾地夫]侯賽因 · 薩斯尼姆

  盛夏的夜晚,海島的夜空被絢爛煙花照亮。馬爾地夫舉國歡騰,人們相聚首都馬累,共同慶祝中馬友誼大橋建成開通。   

這是“千島之國”馬爾地夫的第一座跨海大橋。全長兩公里的大橋將隔海相望的馬累島和機場島相連,實現了馬累島、機場島和胡魯馬累島的連接。

通橋儀式上,時任馬爾地夫總統激動地説:“中馬友誼大橋是兩國長期友好的象徵,是馬中友好的里程碑。感謝中國政府提供的幫助,實現了馬爾地夫人民擁有跨海大橋的百年夙願!”


傍晚時分的中馬友誼大橋

“金銀島”的祈盼

早在10世紀,馬爾地夫就被稱為“金銀島”。古絲路上的阿拉伯和波斯商人都將馬爾地夫當作停靠港,把當地的珍珠、瑪瑙、香料、椰子及魚乾等,帶往世界各地銷售。這裡盛産的子安貝殼,是當時國際貿易使用的貨幣之一。

15世紀,鄭和率領的船隊曾兩度抵達馬爾地夫,稱其為“溜山國”。隨行人員馬歡所著《瀛涯勝覽》中,描述馬爾地夫為“伏在水下的山脈”,並對當地風土人情有過生動的記錄——四面臨海,島嶼不計其數,當地人多以捕魚為生,製成的海産品遠銷印度和暹羅等地。當時的蘇丹盛情款待了鄭和船隊,還派人跟隨船隊前往各地學習經商和技術。

斗轉星移,世事變遷。

今天的馬爾地夫美景依舊,醉人的風光更使它成為全球的旅遊勝地。馬累島、胡魯馬累島和機場島所在的大馬累地區,也展現出勃勃生機……但是,島嶼間只能通過船舶和水上飛機通行往來,馬爾地夫的活力也難以充分釋放。

當地人一直期待著,能有一座大橋淩空跨越,給美麗的馬爾地夫添上一抹亮色……


晚霞中的馬爾地夫海灘

但是,在珊瑚礁上建設跨海大橋,需要高昂的建設費用和極高的技術水準,而在馬爾地夫,這些還無法實現,人們只能在夢裏無數次祈盼。

當中國同意幫助馬爾地夫建設這座跨海大橋時,當地很多人簡直不敢相信——

馬爾地夫的夢想,真的就要實現了嗎?

從開工到建成通車,兩年零八個月,975個日日夜夜,無論烈日當空還是大雨傾盆,建設者們都在緊張地忙碌著。施工棧橋一天天向著大海彼岸推進,馬爾地夫人也越來越真切地感受到,他們的夙願正在一天天地接近現實。

聯通美好生活

大橋建成了,大橋開通了。

那一天,島上的居民興奮極了。

一大早,首都馬累,成百上千輛摩托車聚集在橋頭,蔚為壯觀。私家車、計程車、小貨車也紛至遝來,熙熙攘攘。許多交警在路口維持秩序,人們都滿懷期待,興奮地等待著“首航”體驗。

當橋頭的綠燈亮起,人們迫不及待地踩下油門,向著大橋蜂擁而去,通往更加美好生活的大門打開了……

剛開通的那段日子,經常有人騎著摩托車在大橋兩頭開過來又開過去,就為好好過把“大橋癮”。大橋上,騎著摩托車的年輕人、開著車的情侶們、駕著小貨車的商販們,還有坐在車裏的孩子們,臉上都洋溢著難以掩抑的喜悅。


中馬友誼大橋通橋當天景象

馬爾地夫有個浪漫的別稱,叫作“上帝拋撒人間的項鍊”。現在,中馬友誼大橋讓這條項鍊更加光彩奪目、熠熠生輝了。

17歲中學生瑪莎有她自己的感想。

這個在馬累島維拉中學上學的小姑娘,家住在胡魯馬累島。過去,她往返于兩島之間上學,只能靠渡輪。兩個島嶼之間的海峽,經常是海浪翻滾,遇到風雨交加的天氣,上學之路的艱辛難以用語言來描述。

“我總是遲到。學校早上8點上課,即使5點就起床,也不一定能按時到學校。”瑪莎回憶起以前的情景,有著説不完的話。但自從有了大橋,瑪莎和她的同學們再也不用擔心上學遲到,也不用擔心惡劣天氣帶來的危險了。過去上學是兩三個小時的“苦旅”,現在她每天早上坐爸爸的摩托車,10多分鐘就能到達學校……

這座跨海大橋,也改變了大馬累地區的交通格局。

當地開通了交通樞紐專線,9輛嶄新的公交車每天在橋上穿梭。一天52個班次,每20分鐘一班,客流高峰時一天運送乘客7000人次,未來公交車還將增加到22輛。馬累島到胡魯馬累島之間連接得更加緊密了。

“這是我們想都沒想過的事。”公交車上,馬累居民哈迪倍感高興。此刻,他3歲的小兒子正透過車窗好奇地望著外面的風景,一臉的開心和淘氣。哈迪輕鬆地説:“現在隨時可以帶著他到橋那邊的公園玩,要在之前,想去玩可太麻煩了。”

“青年島”釋放新活力

胡魯馬累島,是馬爾地夫著名的人工島,也是馬爾地夫最大島嶼,又被人們稱為“青年島”。大橋的建成通車,為“青年島”經濟發展帶來了更強勁的動力。


遠眺中馬友誼大橋

晴空澄碧,海天一色。23歲的侯賽因開著小貨車行駛在大橋上,愜意地享受著清爽的海風。作為五金配件公司的銷售主管,侯賽因每天需要多次往返馬累和胡魯馬累兩地。今天看來普普通通的貨物交易過程,在過去卻十分艱難。“有一次我們運送一批零配件,光等船就等了5個多小時!”

“大橋開通後至少節約了70%的運輸成本,現在一天往返四五趟不成問題,我們的業務已經在胡魯馬累島全面鋪開了。”侯賽因興奮地説,“中國人建橋真厲害,非常感謝他們!”

胡魯馬累島上的飛魚餐廳,生意也變好了。“大橋通車後,來店裏的顧客明顯變多了,第一個月的客流量就增長了30%。尤其是週末,很多住在馬累島的人排著隊來用餐,店員們都忙不過來。”餐廳領班蓋斯説,“因為橋通了,很多馬累島的客人可以打電話向我們提前訂餐,然後騎摩托車十幾分鐘過來直接取走。”

海風、濤聲、椰子樹,夜晚的胡魯馬累島,充滿溫馨浪漫情調,忙碌一天的人們在這裡悠閒地喝著咖啡。

“大橋,讓我們的人氣更旺了!就算到晚上12點,從馬累島過來的客人們也不用著急回家了!大橋太棒了!”34歲的咖啡館老闆亞曼豎起大拇指稱讚。

夜幕降臨,大橋上的車輛依舊穿梭如織,在燈光的照耀下涌動著勃勃生機。

攜手共圓大橋夢

這座當地人期盼已久的跨海大橋,從建設伊始就受到馬爾地夫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為了促進大橋建設的順利推進,馬爾地夫政府在項目實施過程中提供了諸多支援,總統府辦公室牽頭成立了項目協調委員會。


胡魯馬累島的林蔭大道

負責該項目的時任馬爾地夫住建部部長每月都要到現場考察施工進度。當地學校、媒體也經常組織各種形式的參觀、交流和採訪。為了滿足民眾的觀橋願望,政府還專門在大橋旁邊修建了觀景平臺。在大橋修建的兩年多時間裏,觀橋幾乎成了當地百姓的日常習慣,人們都對它充滿好奇和期待。

大橋的建設者們不負馬爾地夫民眾的支援和期望,在超短工期內,戰勝了接踵而至的各種挑戰。在複雜的珊瑚礁地質環境下鑽研最佳作業方案,在強烈涌浪條件下尋找可施工“窗口期”,在登革熱肆意橫行的危險條件下堅守崗位,在高溫高鹽高腐蝕性的環境下探索新工藝、新材料、新技術……他們克服重重困難,助力馬爾地夫實現了跨越海峽的夢想,在印度洋上建成了這座設計使用壽命100年的現代化宏偉橋梁。

這座宏偉橋梁,是兩國友誼的美好見證。

馬爾地夫80多歲高齡的前建設部部長漢•烏馬爾•扎希爾視察大橋時動情地説:“這是一座寄託了馬爾地夫當地人民世紀夢想的大橋,在其他國家表示不可能時,是中國讓我們的夢想變成了現實。”

延伸閱讀

  項目概況

  這中馬友誼大橋跨海連接馬爾地夫首都馬累島和機場島,總長約兩公里。項目由跨海大橋、兩岸接線工程、沿線附屬設施、景觀工程、橋梁助航標誌及預留市政管線通道等組成。主橋全長760米,為六跨疊合混合梁V型鋼構橋。大橋由中國援建,中交公路規劃設計院有限公司實施項目管理,中交第二航務工程局有限公司負責建設。

  中馬友誼大橋的建成通車,在馬爾地夫歷史上首次實現了首都馬累島與其他島嶼的跨海連接,極大改善了當地居民的出行條件,進一步帶動大馬累地區的經濟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