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雷埃夫斯港的“神話”

作者:宋冉 [希臘]塞諾斯•裏亞古斯

  希臘雅典西南約10公里,是碧海藍天的比雷埃夫斯港(以下簡稱“比港”)。從地圖上看,比港瀕臨“海上十字路口”的愛琴海,輻射歐洲大陸、中東和非洲,位置十分重要。西元前5世紀,一位名叫希波達穆斯的建築師設計了這個港口,在當時及之後相當長一段時間裏,比港成為希臘乃至歐洲最繁華的港口之一。

有關比港的故事如燦爛星辰一樣繁多。古希臘戲劇家阿裏斯托芬曾經這樣描寫比港:“人們朝著船長周圍的人群叫喊,紛紛購買皮革、皮帶、罐子,或者大蒜和橄欖油、成網的洋蔥、花環、鳳尾魚……船首的雅典娜雕像是鍍金的。碼頭下面,充斥著錘子敲打木釘的聲音、鑽槳孔的聲音、蘆笛和排簫的聲音、水手長的聲音以及鳥叫聲。”


愛琴海風光

那時候,比港人聲鼎沸,商旅不絕,繁華之景,一時無兩。

然而,這個“扼守通道之地”的重要港口卻在全球金融危機的巨大衝擊下黯然失色。直到中遠海運參與港口經營後,比港才再度煥發了勃勃生機。

文明融合添活力

早在西元前5世紀,中國的絲綢就已經由斯基泰人通過海路運到鼎盛時期的比港,再銷往希臘各地。在歷史悠遠漫長的交往合作中,中華文明和希臘文明相映生輝。中遠海運能夠迅速融入比港運營,文化融合與民心相通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十多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機,讓比港經歷了“至暗時刻”。所有人都在降薪和失業的陰影籠罩下焦慮不安,罷工、堵門、破壞的事情時有發生。絕大多數設備得不到及時維修和保養,使用記錄也不知去向;集裝箱堆場混亂不堪,靠港船舶壓港嚴重,港區門口卡車堵塞長達5公里;一批批船東棄港而去,客戶幾乎流失殆盡……

恢復秩序、穩定人心、提振業務……多重考驗擺在中遠海運面前。

進駐伊始,中遠海運就發佈《告員工書》,管理層鄭重承諾:中國管理團隊不會拿走這裡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柱。比港過去屬於、現在屬於、未來也將永遠屬於希臘人民。中遠海運管理團隊不會超過七名中國人,其他所有崗位都屬於希臘員工。

管理層是這樣説的,更是這樣做的。


比雷埃夫斯港集裝箱碼頭

接手港口經營後,中遠海運與本地員工一起奮力開拓。當地市場有限,管理層就帶著大家集中精力拓展國際市場;貨源不多,就設法多拉轉机貨物;設施老化,就親力親為帶頭搶修更換……員工看在眼裏,記在心裏,疑慮在逐漸消除,人心在迅速凝聚。

員工午餐不方便,公司就提供免費午餐並讓員工自主管理餐廳。為弘揚中希文明相近的“家”文化傳統,新年時邀請工人們參加聚會,為員工家中學習優秀的孩子們頒發獎學金……如沐春風的管理方式,讓信任升級為融合,進而轉化成更加強大的發展合力。

“他們不是來搶我們飯碗的,反而創造了更多就業機會。不到半年,比港就開始連續單月盈利了,他們做到了多年來我們想做而沒有做到的事情。”如今已是公司商務經理的塔索斯充滿敬意,心悅誠服。他從16歲起就一直在比港工作,親歷了比港的興旺、衰落和新生,最清楚人們對中國企業從疑慮到信任再到融合的全過程。

看著一天天走向繁榮興旺的比港,公司索賠部經理尼古勞斯無限感慨,“我們希臘有句諺語,‘從智慧的土壤中生出三片綠芽:好的思想,好的語言,好的行動’。中遠海運將東方智慧與希臘文化完美結合,他們用先進的理念、有效的溝通、踏實的行動,尊重並守護了我們希臘人的千年比港情懷,讓比港的未來無限光明。”


比雷埃夫斯港全景

比港的新生

維塔利船長是義大利那不勒斯人,為一家船舶公司服務已經十多年了,他的工作就是往返于地中海一帶運送各種物資。他熟悉這條航路上大多數港口,見證了比港翻天覆地的變化。

回憶起之前停靠比港的經歷,維塔利船長認為太糟糕了!當年他滿載著一整船的汽車到達比港,等待引導船就耗費了很長時間。好不容易靠岸卸貨,車輛卻被眾多海鳥“折騰”得面目全非。還有漫長的等待,等待拖船,等待出港……這些都讓維塔利船長非常頭疼。

如今再來比港,情況大不相同。出境還有一段距離,就收到泊位通知,引導船即時迎接入位。靠岸後,大型的轉運設備和輕便的運輸車輛,加上行動迅速的裝卸工人迅速到位,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減少了等待時間。碼頭設置了智慧驅逐海鳥的設備,再也不會發生貨物被海鳥污染的情況。出境前1小時,港務部門還會對船舶安全進行仔細檢查,引導船早已提前準備就位。

“比港現在的管理非常好,各種服務都在改進,裝貨、卸貨、出境、靠岸、拖船、領航、維修等都井井有條。服務水準和硬體設施在整個歐洲也是一流的。”維塔利船長一邊在休息區愜意地喝著咖啡,一邊對比港的今非昔比讚嘆不已。


滾裝船碼頭

經過十年的辛苦耕耘,中遠海運在這個擁有無數古老神話的國度創造了現代版的“比港神話”。二號、三號碼頭先後得到翻建和擴建;配備世界一流的裝卸運輸設備,管理服務有了質的飛躍;“集裝箱碼頭”“郵輪碼頭”“汽車碼頭”“修造船”“渡輪碼頭”以及“物流倉儲”六大業務板塊先後投入運營,形成了覆蓋航運、港口、綜合物流的整條産業鏈。

散失的船東重新回到比港。集裝箱航運業的三大聯盟都已成為比港的長期客戶,保證了每月挂靠船舶200艘次的穩定業務量。他們還帶來了15條遠洋主幹航線、51條歐洲地區支線等更多資源。

2018年,比港集裝箱吞吐量已經從中遠海運參與經營前的68萬標箱提升至491萬標箱,在全球港口中的排名由第93位躍升至第32位;橋吊裝卸速度從每小時15標箱提高到27標箱,位列歐洲港口前茅。比港還可以同時裝卸5艘14000標箱以上的超大型船舶,世界最大型的21000標箱船舶挂靠作業也完全沒問題。

2018年,比港累計實現收入3.3億歐元,利潤總額7318萬歐元。面對比港如此靚麗的成績單,時任希臘議長武齊斯表示,希臘堅定地認為希中在比港項目上的合作是積極的、平等的,對希臘是重要的幫助。


橋吊正在卸載集裝箱

中歐陸海快線聯通海陸

長久以來,儘管佔據優越的地理位置,又身為希臘最大的港口,比港卻只是一個純粹的本地港,停泊在此的船舶只是以此為終點站。中遠海運接手後,不僅讓比港扭虧為盈,還有力地支援了希臘以比港為依託,建設區域交通、能源和服務樞紐的目標。

索福克勒斯是出生在比雷埃夫斯市老城區的一名計程車司機,他對家鄉的變化感受最深,每次談起來都神采飛揚。“我每天穿行在大街小巷,沒人比我更熟悉這座城市。不過,這幾年,這裡的發展實在太快了,連我這樣的老司機都得花很長時間才能記得住新站點、新建築。”

以前,索福克勒斯主要在老城區拉活,乘客不多,車程也不遠,每天早早收工。二號、三號碼頭相繼擴建後,來往于城區和碼頭的乘客越來越多,他越來越忙,收入也噌噌往上漲。“比雷埃夫斯的變化,還得感謝來自遙遠東方的中國人。他們有禮貌、有知識。所有這一切要是來得再早一些就更好了!”

索福克勒斯道出了很多人對家鄉變化的感受和心聲,而這些變化隨著一段鐵路的開通,將更加令人振奮。

比港連接著數條海上航線,海上運來的貨物,在比港靠岸後,如果通過鐵路運送到歐洲內陸國家,運輸時間將比其他傳統路線大大縮短,費用也大大降低。

為此,中遠海運整合海上航線網路與比港樞紐港建設兩方面的綜合優勢,啟動中歐陸海快線,將傳統西北歐海鐵聯運的運輸週期縮短了7~11天。目前,中歐陸海快線每週運作班列已經達到17班,覆蓋了9個國家1500個內陸點,讓整個歐洲內陸的連接更加高效、便捷了。

儘管金融危機給希臘的發展帶來重重困難,但希臘政府仍通過私有化國家鐵路公司提高鐵路運營效率,為中歐陸海快線的開通提供了重要支援。

希臘總統帕夫洛普洛斯這樣評價比港:“比雷埃夫斯港是從中國和亞洲進入歐洲的重要樞紐,中遠海運在比港的投資是雙方和諧相處、互利共贏的一個典範。”


陽光下的比雷埃夫斯市

一樣的勤勞勇敢,相近的文化內涵,兩個古老文明在數千年前各領風騷,在數千年後共創傳奇。在中希兩國的共同努力下,比港正一路高歌猛進,創造著更加耀眼的榮光。

延伸閱讀

  項目概況

  比雷埃夫斯港是全球50大港口之一,是希臘最大、地中海第二大港口。比港是歐洲大陸距離遠東最近的深水大港,是船舶駛往大西洋、印度洋、黑海的轉机港,海陸交通連接巴爾幹、黑海、南歐、西歐、中東歐、中東及非洲等地區。

  中遠海運通過競標獲得比港二號、三號集裝箱碼頭35年的特許經營權,並在此基礎上成立中遠海運比雷埃夫斯集裝箱碼頭有限公司(Piraeus Container Terminal S.A.,簡稱PCT)。

  之後,PCT投資翻新二號碼頭,又投資建設三號碼頭東側及西側工程。

  2016年,中遠海運與希臘共和國資産發展基金簽署了“比雷埃夫斯港務局多數股權交易完成備忘錄”,使運營範圍從二號、三號碼頭擴大至整個比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