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富菌草紮根斐濟

作者:任飛帆

[ 斐濟 ] 阿帕伊蒂亞 • 拉瓦加 • 馬克納威 [ 斐濟 ] 阿特勒尼 • 卡魯瑪拉

  在聯合國總部的一個專題研討會上,現場嘉賓正在熱議一種神秘植物。斐濟、賴索托、寮國、尼日利亞等國的官員對其讚不絕口。這種植物就是中國科學家歷經數十年研究培育出的菌草。
  什麼是菌草?幾乎所有人都會打個問號。

致富菌草紮根斐濟

菌草是草的一個新類別,也是一種重要的農業資源。它的葉、莖、根都能被多樣化利用,既可以防風固沙、改良土壤,又可以做菌料培育菌菇,還可以作為飼料餵養牲畜,形成“草”“菌” “畜”三物的迴圈方式。

位於南太平洋的斐濟共和國旱季牲畜缺乏飼料,菌類産品完全依賴進口。中國無償將菌草技術援助給斐濟,一方面,讓當地百姓學會了種菌草喂牲畜;另一方面,教會他們將菌草粉碎製成菌袋,再用菌袋培育食用菌和藥用菌,自己食用或到市場上銷售,使菌草真正成了這裡百姓的脫貧草、致富草!

旱季的牛羊有草吃

斐濟只有旱雨兩季。每年旱季來臨,中西部地區青飼料無法供應,牛羊掉膘嚴重,養殖戶只好降價拋售,經濟損失較大。旱季飼料匱乏成了影響斐濟養殖業發展的大問題。

菌草植株高大,環境適應力強,産量高,粗蛋白含量相當於青儲玉米,牛羊特別愛吃,非常適合作為斐濟旱季的飼料。

植株高大的菌草
植株高大的菌草

為幫助斐濟種植菌草,專家們克服重重困難從中國帶來19株草種,又將每株草種一分為二,精心培育了38株菌草苗。如今,這38株菌草苗不斷繁殖、擴大,不但繁衍出百畝草原,還源源不斷地為斐濟全國提供菌草苗。這促進了菌草種植面積的擴大,保證了旱季牛羊青飼料的供應。

斐濟遠近聞名的楊嘎拉牧場,佔地約3000英畝,是斐濟重要的肉牛、肉羊供應基地。幾年前,每當談起牧場的經營情況,總經理艾德里安•拉姆總是搖頭嘆氣。

菌草種植區示範園
菌草種植區示範園

那時候,牧場每到旱季就被青飼料短缺困擾。於是,他們就抱著試試看的心態,種植了7英畝菌草。幾個月後,菌草生長茂盛,鬱鬱蔥蔥,洪水浸泡不倒伏,旱季來臨不枯萎,可以全天候“通吃”,長期困擾他們的青飼料短缺問題終於找到了解決辦法。實實在在體會到菌草的好處後,牧場員工們在中國專家幫助下,掌握了菌草擴大繁育技術,將菌草種植面積擴大到了50英畝。

如今,牧場存欄已經從僅有1000余頭牛提高到5700余頭牛,300余頭羊。拉姆興奮地透露,牧場計劃將菌草種植面積擴大到1000英畝,並大幅增加牛羊存欄數。他們已經申報了有機牛羊肉認證,下一步還打算出口肉牛呢!

菌草不僅受到大牧場的青睞,也得到小農戶的鍾情。默罕默德•薩喜姆在楠迪有幾十英畝場地,養了60隻山羊,110隻綿羊,還有60頭牛。以前,一到旱季飼料短缺,他的牛羊草不夠吃,體重都會降二三成,讓他非常心疼。項目專家們免費給他菌草的草種,又教會了他種植技術。“現在,菌草旱季都長得老高,牛羊吃得膘肥體壯。”薩喜姆掩飾不住興奮地説。

斐濟能種蘑菇啦

“斐濟不適合種菇類。”這是之前一個外國專家留下的斷言。長期以來,斐濟沒有自己的食用菌産業,只能依靠進口。中國援助斐濟菌草技術,打破了這種斷言。這也難怪時任斐濟農業部部長伊尼亞•塞魯伊拉圖先生格外重視,曾前前後後36次前往楠迪研究站視察菌草項目。

菌草技術來到斐濟,解決了種植蘑菇的菌種和原料問題。但要成功種出蘑菇,還得先解決那個傳統難題:怎樣克服當地不適宜菇類生長的氣候條件?專家們想出了一套好辦法。

溫度太高怎麼辦?在選好品種,選擇適宜季節的前提下,挖個40釐米深的菌菇種植溝,把菌袋排在裏面,再蓋上一層薄薄的土“被子”,靠樹蔭遮擋直射的陽光。

空氣乾燥怎麼辦?定期給菌袋上的土“被子”灑水、蓋薄膜保濕……

沒有出菇室怎麼辦?椰子樹、芒果林就是天然的菇場。

種植菌菇農戶豐收
種植菌菇農戶豐收

這些看似土得掉渣的方法,卻讓當地人看得懂、學得會、用得起。

短短幾年,斐濟的菌草菌業逐步發展起來,許多當地人自己第一次種出了菇,賺到了錢。斐濟無法種菇的歷史終結了。一朵朵菌菇成功培育的背後是中斐兩國的精誠合作。迄今,斐濟已栽培100多萬袋菌菇,産值達500多萬斐濟元(折合人民幣1600余萬元)。

儘管土法養菇成績斐然,但項目組並沒有滿足於此。他們還幫助斐濟建設了現代化的生産基地。如今,走進中國援建的斐濟菌草技術示範中心,一條年産300噸的菌草菇生産線映入眼簾。自動攪拌機、裝袋機、鍋爐和真空高壓滅菌鍋、無菌接種線、環境自動控制的培養和出菇系統……先進設備應有盡有,示範中心已成為太平洋島國菌草菌業升級發展的“搖籃”。

歌聲傳達深厚情誼

這一天,納維拉瓦村裏突然響起了悅耳的歌聲。

起初,是一位長者的獨唱。他穿著布拉衫,銀發白鬚,面容慈祥。清亮的歌聲仿佛是從天邊飄來,又好像是泠泠的山泉,悠揚清雅。

後來,獨唱慢慢變成了合唱。人們都站起來,表情虔誠。沒有指揮,沒有伴奏,但大家依然是那麼的默契。雖然項目組的專家聽不懂他們在唱什麼,但語言不通也沒關係,因為音樂就是世界通用的最美的語言……

這是發生在第20期種植技術培訓班上的一幕。村民們在培訓結束後,以真摯的歌聲表達了自己對中國專家的感激和留戀之情。

這樣的培訓在當地舉行了很多期。教室沒有桌椅,講課的、聽課的都席地而坐。然而,這絲毫沒有影響大家的熱情,專家們講得認真,村民們也記得仔細。

為了幫助斐濟人民更好地掌握種植技術,項目組的專家們經常深入偏遠地區進行示範種植、技術培訓和技術指導。道路崎嶇不平的山區,漂洋過海才能到達的偏僻小島,處處都留下了中國專家的身影。

“一顆花蕾將孕育出千百萬個果實。”這是斐濟著名的諺語。一株株種草,也孕育出千百萬的菌草、菌菇,植根斐濟大地。小小的種草結下的不只是果實,更有友誼和深情。

在斐濟,上至總統,下至百姓,對此都感同身受。

第34屆聯合國糧農組織亞洲及太平洋區域會議在斐濟楠迪舉行期間,斐濟總統喬治•孔羅特專門到菌草項目的展臺,與在場的中國專家一一握手。

斐濟菌草技術示範中心
斐濟菌草技術示範中心

總統拉著專家組組長林佔森的手,十分自豪地對在場的聯合國糧農組織總幹事説:“這是菌草項目的專家組長,是我的老朋友,他是個好人。菌草項目在斐濟發展得很好,對斐濟幫助很大。”

共同致富之路

菌草技術誕生於中國福建,巴布亞紐幾內亞是菌草技術對外援助的第一站。

2000年,中國福建省與巴布亞紐幾內亞東高地省簽署了菌草技術項目協議書。東高地省許多農戶都通過菌草菇項目獲得豐厚收入。巴布亞紐幾內亞前國防部部長卡拉尼甚至把自己女兒的名字改為“菌草”,並在報紙上公佈。

從那時候起,開始有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和了解菌草,也有越來越多的人依靠它,走上了脫貧致富的路。

有人説她是野草

有人説她是生命

她是食物,她是藥物

她是希望之物……

這是一首由賴索托女性菌菇合作社自創的賴索托民歌,歌唱的正是菌草。賴索托全國超過半數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中國無償提供菌草技術援助,使得數千名賴索托民眾能夠通過種植菌草,逐步擺脫貧困。

斐濟風光
斐濟風光

目前,盧安達、厄利垂亞等13個國家建立了菌草基地,這株神奇的“綠色使者”已經在那裏生根發芽。菌草技術作為中國對外援助技術已傳播到106個國家。伴隨著菌草種植面積的擴大,友誼的種子在更多國家播撒,不僅帶去了遙遠東方國度的善意和溫暖,也種下了對美好生活的希望和憧憬。

延伸閱讀

  項目概況

  菌草技術是福建農林大學林佔熺教授發明的一項由中國人完全擁有智慧財産權的原創技術。

  中國在菌草技術領域援助斐濟項目主要包括兩部分——技術合作與援建技術示範中心。

  援斐濟菌草技術合作目前已開展兩期,一期技術合作成功進行了8個食藥用菌品種的示範生産,結束了斐濟不能生産食藥用菌的歷史。二期技術合作于2017年12月啟動,為期3年。援助內容包括派遣11名技術專家在斐濟開展技術援助工作,在一期基礎上擴大菌草示範種植,生産食藥用菌,舉辦菌草技術培訓班等,幫助斐濟建立菌草産業。

  菌草技術示範中心項目包括建設菌草加工車間、實驗室、培訓教室、學員宿舍等設施,建築面積約3100平方米,苗圃面積約2萬平方米。

  中國援助斐濟菌草技術合作項目對斐濟增加就業、發展農村經濟、消除貧困具有重要意義。2019年2月,斐濟農業部把“優化利用菌草提高畜牧業生産力”作為促進斐濟農業發展的5項新舉措之一。該項目得到斐濟社會各界的關注和肯定。斐濟總統孔羅特、總理姆拜尼馬拉馬均視察過示範中心並給予高度評價,稱讚菌草技術合作是好項目、中國援助人員是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