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諾瓦”們的“中國媽媽”

作者:胡一峰 [阿爾及利亞]姑卡

  在非洲北部,地中海沿岸,有一個美麗的國家,她就是阿爾及利亞。在那裏,有一萬多人名叫“西諾瓦”,意思是“中國人”。他們是中國醫療隊援助阿爾及利亞最生動的見證。   

每個“西諾瓦”都有一位“中國媽媽”,湖北省黃岡市婦産專家徐長珍就是其中之一。走在阿爾及利亞的大街上,經常有婦女拉著孩子跑到她面前説:“媽媽徐,你還記得嗎?西諾瓦是你給接生的!都長這麼高了。”

從1993年開始,徐長珍4次參加援阿醫療隊,和隊友們共治療婦産科門診病人3.2萬多人次,住院病人及産婦6.8萬餘人次,開展手術1.5萬餘臺次,搶救危重病人780多人次,接生了數以萬計的難産胎兒。她用精湛的醫術和仁心大愛,成為阿爾及利亞人民心中的“中國媽媽”。


阿爾及爾非洲聖母院

四次援阿 情深意長

徐長珍出生於一個醫學之家,她的父親、哥哥、嫂子都畢業于白求恩醫科大學。耳濡目染之下,她從小就立志要做白求恩那樣的醫生。1993年,當她所在的黃岡市人民醫院接到組建援阿醫療隊的任務時,接受過系統法語培訓的她毫不猶豫地報了名。

抵達阿爾及利亞第一天的情景,徐長珍至今記憶猶新。那天夜裏,長途跋涉後的徐長珍本該回駐地休息,但醫院來了一位重度胎盤早剝、失血性休克的産婦。病情就是命令!把行李一扔,徐長珍直接進了搶救室。

看到床上臉色煞白、雙唇微顫的産婦,徐長珍馬上緊急搶救。胎兒被順利取出後,徐長珍又為産婦剝除胎盤止血。一通忙活下來,已經累得滿頭大汗。

正當護士準備為徐長珍拭去額頭的汗珠,剛剛落地的新生兒卻發生了窒息,眼看心跳越來越微弱。


徐長珍(右三) 與當地醫生在一起

這時候,徐長珍才注意到,這家醫院的手術室條件十分艱苦,不僅沒有吸痰器,也沒有急救物品。她沒有多想,立刻伏下身,口對口吸出新生兒口中的羊水和分泌物,再一次次地做人工呼吸。

震驚、讚許、感激、欽佩……當地醫生們的目光都集中在這位中國女醫生身上。漸漸地,孩子的小臉紅潤起來,開始有了呼吸,最後“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剎那間,人們情不自禁地鼓起掌來。

此時,徐長珍的衣服已經被汗水濕透了。

…………

從這個“第一天”起,在阿爾及利亞,徐長珍有了新名字——媽媽徐。

2000年,黃岡市人民醫院再次收到來自阿爾及利亞的邀請函,請徐長珍去坐診。考慮到當地條件十分艱苦,家裏人強烈反對,但最終還是拗不過她。這一次,她被派往馬斯卡拉省醫院。不少老病人聽説徐長珍回來了,特地從很遠的地方跑來看她。

女病人薩布麗娜患有巨大子宮肌瘤,在徐長珍第一次援阿時,她就希望找徐大夫診治,卻因為一些原因沒能完成手術。再次見到徐大夫時,薩布麗娜的病情已經加重了。徐長珍為薩布麗娜安排了手術,切除了她身上的重負,讓她可以實現做媽媽的夢想。幾個月後,薩布麗娜帶著男友來探望徐長珍,並邀請她參加婚禮。婚禮上,薩布麗娜與徐醫生緊緊相擁,流下了喜悅而幸福的淚水。

2007年,很多病人找到中國駐阿爾及利亞大使館,要求“媽媽徐”再回來。第三次應邀前往阿爾及利亞的徐長珍再次被派往馬斯卡拉省醫院。這一次她碰到一名産後出血患者。當時患者心跳停止,沒有呼吸,瞳孔散大。徐長珍知道後,二話不説,上前為病人徒手心肺復蘇。15分鐘後,心電監護屏上出現了患者的心跳曲線……就這樣,憑藉豐富的經驗和高超的醫術,徐長珍把這位病人從“鬼門關”拉了回來。從此,當地人談到“媽媽徐”,總要在前面加上“中國神醫”。在阿爾及利亞人心中,徐長珍不僅是一名醫生,更是給人們送去健康幸福生活的天使。


阿爾及利亞首都阿爾及爾風光

2010年,徐長珍第四次援阿。這一次,她主動要求到最偏遠的賽義達省工作。時差還沒倒過來,徐長珍就和隊友投入工作。當天,就接連搶救回3名危重産婦和新生兒,當地同行紛紛豎起大拇指。

在賽義達省婦兒保健院,中國醫生承擔著很大的工作量,超強度的工作負荷使得幾乎每個月都有醫生手腕、肩部和腰部損傷,長期倒班也使很多醫生嚴重失眠。但令人欣慰的是,在中國醫療隊的努力下,賽義達省婦兒保健院的孕産婦死亡率明顯下降,新生兒的死亡率也逐步下降。中國醫生精湛的醫術和熱情的服務,得到了阿爾及利亞各界的高度讚揚。

醫者仁心 救死扶傷

中國對阿爾及利亞的醫療援助可以追溯到20世紀60年代。

1962年,阿爾及利亞獲得獨立後,外國醫生大規模撤離,整個國家陷入缺醫少藥的困境。當時,阿爾及利亞向世界求救,呼籲各國提供醫療援助。

中國政府最先做出回應,並於1963年初派出援外醫療隊。這是中國派出的第一支援外醫療隊,也是阿爾及利亞獨立後接受的第一支外國醫療隊。

當年,這支24人組成的醫療隊跋山涉水,歷時兩個多月,歷經千辛萬苦才到達阿爾及利亞的“沙漠之門”——賽義達省。當地人民生活比較貧困,醫療條件不佳,聽説中國大夫來了都非常興奮。隊員們抵達當天,就展開了工作。中國大夫辦事負責,不計較工作時間、條件,説幹就幹,吃住和當地工作人員一樣,很快就贏得了信任和尊敬。有的外省病人寧願趕幾百公里路,也要專門來找中國大夫看病。

39歲的曾俊珍,長眠在了阿爾及利亞的土地上。

這位武漢市第二醫院的眼科醫生,在阿爾及利亞患上了“急性黃疸性肝萎縮”。這種病的病程發展快,死亡率高,雖經全力搶救,但終未能有效控制病情。她在遺書中寫道:“媽媽、姐姐:我參加援外醫療隊,犧牲了自己的生命也是光榮的,不要難過。”


中國派往阿爾及利亞賽義達省醫院的第一支援外醫療隊

50多年來,中國醫生們,用時間乃至生命,換來了阿爾及利亞醫療水準的不斷提高。

2012年5月,時任阿爾及利亞衛生部部長的賈邁勒 "烏爾德 "阿拜斯在接見中國援阿醫療隊代表時激動地説:“中國醫療隊員是我們最值得信賴的朋友,你們不辱使命,是中華民族的優秀使者!”

白衣天使 大愛無疆

半個多世紀以來,一個個中國醫生前赴後繼,無怨無悔地守護著異國他鄉的人們。

梅進華醫生就是其中之一。2015年6月,阿爾及利亞蒂亞雷婦産醫院來了一位26歲的高危産婦,患者出現高血壓、疤痕子宮、胎膜早破等症狀,孕期只有31周,但已經臨産。

救人如打仗,産房就是沒有硝煙的戰場。梅進華醫生為産婦做了仔細檢查後,猶豫是順産還是剖宮産。因為順産可能導致病人子宮破裂,剖宮産則擔心病人子宮收縮乏力可能造成大出血,甚至需要切除子宮。經過臨床觀察和隊友討論,醫生們最後選擇了剖宮産。三個橫位、一個頭位,梅進華大夫頂著壓力,操刀手術,成功取出兩男兩女四個健康新生兒。

這是當地首例平安生産的龍鳳四胞胎!母子平安,産婦醒來後流下了喜悅的淚水,家屬和當地醫院都對中國醫生稱讚有加。


當地媒體關於首例龍鳳四胞胎的報道

20世紀60年代,周恩來總理曾説過:“中國醫療隊遲早要走的,我們最重要的任務是要給當地人民留下一支永遠也不走的醫療隊。”中國政府一直踐行這一理念,除派遣醫療隊外,還與阿爾及利亞政府共同推動兩國醫院對口合作,啟動了“中阿婦産中心”項目,幫助阿爾及利亞培育更多的優秀醫生,造福更多人民。

今天,“中國媽媽”的隊伍仍在不斷壯大。一代又一代的醫療隊員奔赴阿爾及利亞,促進了阿爾及利亞醫療條件的不斷改善,贏得了阿爾及利亞人民的真心讚譽。

2013年,在中國派遣援非醫療隊50週年之際,阿爾及利亞郵政部門專門發行了一套紀念郵票。這套郵票由阿方設計,中方印製,寓意“中華民族的優秀使者”為非洲大陸的病患帶來了關懷、光明與希望。


紀念中國向阿爾及利亞暨向非洲派遣醫療隊 50 週年紀念郵票

在古絲綢之路上,滿載貨物的商隊穿越茫茫沙漠,從東方走向西方,促進了東西方的共同繁榮和興旺。而今天,同樣有一支穿越沙漠的隊伍,他們穿著白色大褂,步伐堅定地走向每一個需要他們的角落,不問回報,不辭辛勞,在異國的土地上續寫著大愛無疆的傳奇。

延伸閱讀

  項目概況

  中國援阿爾及利亞醫療隊組建於1963年,截至2019年5月,中國共派出援阿醫療隊26個批次,3426人次。

  據不完全統計,醫療隊先後在賽義達省、馬斯卡拉省、赫利讚省、梅迪亞省、蓋爾瑪省、阿德拉爾省等地設立醫療點,共收治門診病人2370萬人次,收治住院病人220多萬人次,開展各類手術165萬例,中國醫生接生的阿爾及利亞新生兒已達160萬之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