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盟有了“議事廳”

作者:胡一峰 [衣索比亞]范塔洪•米歇爾

  在“非洲屋脊”衣索比亞高原上,亞的斯亞貝巴的天際線不再只有群山,一組雄偉的環形建築群拔地而起,讓人們對非洲的未來充滿了希望。它就是由中國援建的非洲聯盟會議中心。

非洲聯盟(簡稱“非盟”)在維護和促進非洲大陸和平與穩定、推行改革和減貧戰略、實現非洲發展與復興等方面,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建設非盟會議中心對促進非盟更好發揮作用具有重要意義,同時,也寄託了中國人民對非洲發展復興的美好祝福。

非盟盼望有個“議事廳”

非盟成立於2002年7月,前身是成立於1963年的非洲統一組織,現已有55個成員,是集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社會等為一體的全洲性實體。

自成立以來,非盟積極推動各成員加強基礎設施建設,吸引外資和爭取援助,促進非洲大陸經濟一體化,推動非洲以更為積極主動的方式融入全球化進程。


非洲聯盟會議中心全景圖

非盟首腦會議是非盟最高權力機構,每年都會舉行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級會議。但在非盟會議中心建成之前,非盟總部最大的一個會議室也僅有不足500個座位。非盟每次召開峰會,不得不借用可容納800人的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的會議中心應急。

即便這樣,在新聞記者的鏡頭中,會議現場依然顯得十分擁擠。有的隨同人員站在墻邊聽會,記者們要蹲在地上、圍在非盟主席身邊向他提問。

非盟一直渴望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現代化、綜合性大型會議中心,結束借用其他地方召開首腦會議的歷史。

2006年11月,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各國領導人共商推動中非關係發展、促進發展中國家團結合作的大計。非盟會議中心一事提上議事日程。中國宣佈無償援建非盟會議中心,支援非洲國家聯合自強和一體化進程。

“議事廳”建好了

在即將成立十週年之際,非盟搬入了“新家”。

非盟會議中心作為非盟的新總部大樓,包含辦公、會議、接待、媒體發佈、醫療急救中心等多項功能,達到了與聯合國、歐盟等國際組織的會議中心相一致的使用標準。

代表們無法掩飾他們的興奮和欣喜——

現在,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樣在會議室外的走廊上小聲商議。他們可以在小會議室或VIP會議室暢所欲言,也可以在足夠寬敞、能容納2500多人的大會議廳內交談。

高速網路是他們大腦的延伸,同傳設備是他們更為靈敏的耳朵,話筒讓他們的聲音更加清晰有力,表決器則代表了他們的意志。遠端會議設備、現場錄音錄影等功能則保障了跨區域會議和重要資訊的備份收集。

當錄影機自動追蹤到發言嘉賓,影像會被投放到大螢幕上,全場人員都能清晰地看到。


俯瞰非盟會議中心

會議期間,代表們體驗著這座功能完備的現代化會議中心的高品質服務,商討並做出對非洲大陸影響至深的重要決定。

開會之餘,他們可以移步至仿佛鑲嵌于大自然之中的中庭,在明亮的主門廳藝術墻邊欣賞浮雕《升騰》中描繪的非洲大陸的輝煌傳説。

非盟會議中心建成後,見證並保障了非盟一系列重要會議的召開和重大決議的誕生。

2013年,第21屆峰會通過了《非盟/非統50週年宣言》,表明瞭要將21世紀變為非洲的世紀的決心。

2014年,第24屆峰會審議了關於啟動“三方自由貿易協定”談判的報告。

…………

2019年,第32屆峰會對非洲難民以及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建設等問題進行了磋商。

作為非洲歷史上最重要的公共建築之一,非盟會議中心已成為當地的地標性建築。雖然亞的斯亞貝巴的大街小巷很多還沒有名字,但百姓們已開始習慣用它來辨別方向。

美美與共的設計

會議中心整個建築群呈U字形結構,寓意用雙手共同托起非洲未來。建築圍繞同心放射開來,寓意非洲各國的團結與非盟的輻射力。主樓建築高度為99.9米,象徵著1999年9月9日的“非洲聯盟日”。主樓豎向線條自下而上一氣呵成,象徵非洲的崛起。

非盟會議中心採用了很多先進的建築技術與材料,體現了環保節能的建築理念。

為了實現大會議廳橢球結構的精緻與輕靈,以及環形中庭的張力與技術感,建築採用了鋼結構。有高度變化和韻律感的曲線鋼梁,形成階梯形採光窗,使得整個環形大廳不需要人工照明與空調。

事實上,除了少數會議廳,包括主樓辦公樓在內的公共空間裏都不設空調,也不需要人工採光,對自然風與自然光的利用令整幢大樓能耗極低。

亞的斯亞貝巴雨季的降雨量非常大,有時還夾帶冰雹,橢球與環形中庭的屋面幕墻防水經受了嚴峻考驗,完全達到了設計要求。

項目總設計師是同濟大學建築設計研究院(集團)有限公司總建築師任力之。這座備受非洲人喜愛的建築雖然出自中國建築設計師之手,但設計團隊在一開始就對非洲的文化背景、非盟的角色和作用等方面進行了深入的研究,並邀請了在同濟大學就讀的非洲留學生參與方案討論,徵求他們對建築方案的意見和建議,了解非洲民眾對建築形式和色彩的審美偏好。結合對建築功能與總體關係的進一步理解,對建築形態進行了有針對性的調整和優化。


非洲聯盟會議中心大會議廳

最終的設計方案充分考慮了非洲的地域性特點和非洲人的審美要求,獲得中方與非盟方的一致認可,被確定為中標實施方案。

在建築內部,會議中心門廳藝術墻引人注目。這幅名為《升騰》的雕塑作品專為非盟而作,主題表現崛起的非洲精神,象徵初升的太陽升騰在富饒沃土之上;金屬非盟標誌象徵團結、和平、進步;火焰狀光環、羽毛狀的升騰象徵希望,象徵著發展和無限的生命力。以藝術墻為背景的會議中心門廳深受各國領導人喜愛,成為他們會後合影留念的最佳選擇地。

這座屬於非洲、助力非洲發展的建築,贏得了非洲人民發自內心的喜愛,在電視上、報紙上、網頁裏,各方都豎起了大拇指。一位當地官員説:“建成那天,我感到非常非常震驚,我沒法用語言表達我的讚美。”

手牽手保峰會

衣索比亞的氣候就像這座建築一樣簡潔分明,只有旱雨兩季。會議中心項目建築材料部分需要進口,而且30個月的工期遭遇了整整三個雨季,這讓如期完工變得非常困難。

為了保障項目建設,加快施工速度,當地在建築材料進口、建築工人保障方面給予了很多便利。在各方的通力協作下,非盟會議中心順利完工。

除了保證建設品質,做好運營維護對會議中心也非常重要。項目完工交付後,中國技術援助組繼續留下來,提供技術支援,幫助當地培養技術人員,保障會議中心設施設備正常運作,保障各項重要會議順利召開。

在項目組的幫助下,越來越多的本地技術人員擔負起了為會議中心“保駕護航”的任務。

助理工程師奧力嘎就是這樣一名本地技術人員。起初,面對複雜的電氣問題,他一次次打起了退堂鼓。在技術組的鼓勵和引導下,他一面努力學習電氣知識,一面努力學習中國師傅的技術經驗,最終成了非盟中心的電氣專家。

有好幾次,都是在深夜,因為市政供電不穩,會議中心強電系統出了故障。為了保證第二天的會議正常進行,住在附近的奧力嘎總會第一時間抵達現場,與中國技術專家一道排除故障、解決問題。經歷了無數次大型會議保障工作後,現在,他的技術水準已經大大提高了。

為了讓當地人能夠儘早獨立承擔大型會議的保障工作,技術組把每一次大型會議都當作一次現場實戰教學,手把手地傳授技術。在沒有會議的時間裏,技術組也會培訓當地一線操作員和維修工。到目前為止,已累計為衣索比亞培訓了260多名專業技術工人,帶動就業2000余人。

一名當地操作員説:“為了與我們溝通,加快我們的學習進度,工程師們專門學習了我們的語言。這幾年,我掌握的技術越來越多,工程師們會説的詞彙也越來越多。”

如今,在會議代表步入會場之前,各會議廳的同聲傳譯指示燈已經點亮,電梯在等候指示,會場大螢幕已顯示圖像,網路和通信信號滿格,安保系統全面啟動。在雙方技術人員的共同努力下,會議中心像一部精密的自動化機器一樣開始運轉。


非洲聯盟會議中心外景圖

非盟每年度的第一次首腦會議舉辦時間都在中國農曆新年前後。為了保障首腦會議順利召開,中方的技術人員不能與家人團聚,共度新年。

54歲的張鎖新是常駐技術組成員,自非盟會議中心順利移交並投入使用,他已經連續七年沒有回家過年了。“峰會期間絕對不能掉鏈子,必須全力以赴!”

為了保障非洲各國首腦的“大團聚”,技術組的中方人員就這樣一次次地犧牲了自己和家人的“小團聚”。

“那是一艘大船!”

“不對,是一扇大門!”

“不,它更像一艘太空艙!”

三個衣索比亞小孩在非盟會議中心前爭得不可開交,他們在想像這組建築更像什麼。

無論它像什麼,對於非洲而言,都預示著更加燦爛的明天。這片廣袤的土地,曾經孕育了最古老的人類文明,而今,中國人民正與非洲人民攜手合作,共同創造更加美好的未來!

延伸閱讀

  項目概況

  非洲聯盟會議中心項目是中國政府繼坦讚鐵路後對非洲最大的援建項目,由同濟大學建築設計研究院(集團)有限公司負責設計、中國建築股份有限公司負責建設。

  非洲聯盟會議中心項目位於非盟總部所在地亞的斯亞貝巴市。總佔地面積約11萬平方米,建築面積50537平方米。辦公樓高99.9米,地下1層,地上20層。會議中心包括一個2500多個座位的大會議廳、697個座位的中會議廳,以及小會議廳、VIP會議室、多功能廳、緊急醫療中心、數字圖書館等。

  非盟輪值主席、非盟委員會主席及多個非洲國家領導人曾表示,中國援建的非盟會議中心,體現了中國對非洲的深厚友誼和對非洲聯合自強的堅定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