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政策發佈>中國對外經濟貿易文告

來源: 類型: 分類: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公告2011年第54號,公佈關於原産于歐盟的進口馬鈴薯澱粉反補貼調查的最終裁定
【發佈單位】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
【發佈文號】公告2011年第54號
【發佈日期】2011-09-16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補貼條例》的規定,商務部于2010年8月30日發佈立案公告,決定對原産于歐盟的進口馬鈴薯澱粉進行反補貼調查。

  商務部對被調查産品是否存在補貼和補貼金額、被調查産品是否對中國馬鈴薯澱粉産業造成損害及損害程度以及補貼與損害之間的因果關係進行了調查。根據調查結果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反補貼條例》第二十五條的規定,商務部于2011年5月16日發佈初裁公告,認定被調查産品存在補貼,中國國內馬鈴薯澱粉産業受到了實質損害,而且補貼與實質損害之間存在因果關係。

  初步裁定後,商務部繼續對補貼和補貼金額、損害和損害程度以及補貼與損害之間因果關係進行調查。現案件調查結束,根據調查結果,並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補貼條例》第二十六條的規定,商務部作出最終裁定(見附件)。現將有關事項公告如下:

  一、最終裁定

  經過調查,商務部最終裁定,在案件調查期內,原産于歐盟的進口被調查産品存在補貼,中國國內馬鈴薯澱粉産業受到了實質損害,而且補貼與實質損害之間存在因果關係。

  二、被調查産品及調查範圍

  調查範圍:原産于歐盟的進口馬鈴薯澱粉

  被調查産品名稱:馬鈴薯澱粉,也稱馬鈴薯原澱粉、馬鈴薯精製澱粉、馬鈴薯生粉、馬鈴薯澱粉或洋芋澱粉等英文名稱:PotatoStarch

  被調查産品的具體描述:馬鈴薯澱粉是以馬鈴薯為原料加工而成的由多葡萄糖分子組成的一種白色粉狀物,其理化指標為:白度(457nm藍光反射率)點90%,水份點20%,粘度(4%濃度,700cmg)點1100BU,蛋白質(幹物質中含量)點0.15%。

  主要用途:馬鈴薯澱粉在中國主要用於食品行業,是生産乳化劑、增稠劑、穩定劑、膨化劑、賦形劑等的重要原料,廣泛應用於膨化食品,方便食品,香腸、火腿腸等肉類製品,冷凍食品,醬類、泥類、湯類食品,飲料,醬料,烹飪,制糖,水産品加工等行業。

  稅則號:該産品歸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口稅則》:11081300。

  三、徵收反補貼稅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補貼條例》第三十九條的規定,商務部向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提出對原産于歐盟的進口馬鈴薯澱粉徵收反補貼稅的建議。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根據商務部的建議作出決定,自本公告發佈次日起,對原産于歐盟的進口馬鈴薯澱粉徵收反補貼稅。

  對各公司徵收的反補貼稅稅率如下:

  1、法國羅蓋特公司 7.5%

  (ROQUETTEFRERES)

  2、荷蘭艾維貝公司 12.4%

  (AVEBEU.A.)

  3、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 12.4%

  (AvebeKartoffelstarkefabrikPrignitz/WendlandGmbH)

  4、其他歐盟公司 12.4%

  (AllOthers)

  自2011年9月17日起,進口經營者在進口原産于歐盟的進口馬鈴薯澱粉時,應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繳納相應的反補貼稅。反補貼稅以海關審定的完稅價格從價計徵,計算公式為:反補貼稅額=海關完稅價格×反補貼稅稅率。進口環節增值稅以海關審定的完稅價格加上關稅和反補貼稅作為計稅價格從價計徵。

  對自2011年5月19日起至本決定公告之日止,有關進口經營者依初裁決定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所提供的臨時反補貼稅保證金,按終裁所確定的徵收反補貼稅的商品範圍和反補貼稅稅率計徵並轉化為反補貼稅,並按相應的增值稅稅率計徵進口環節增值稅。對在此期間有關進口經營者所提供的保證金超出反補貼稅和與之相應的進口環節增值稅的部分,海關予以退還,少徵部分則不再徵收。

  對實施臨時反補貼措施決定公告之日前進口的原産于歐盟的進口馬鈴薯澱粉不再追溯徵收反補貼稅。

  對原産于歐盟的進口馬鈴薯澱粉徵收反補貼稅,實施期限自2011年9月17日起5年。

  四、復審

  在徵收反補貼稅期間,有關利害關係方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補貼條例》的相關規定,向調查機關書面申請復審。

  五、行政復議和行政訴訟

  對本案終裁決定及徵收反補貼稅的決定不服的,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補貼條例》第五十二條的相關規定,可以依法申請行政復議,也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六、本公告自2011年9月17日起執行

  特此公告

  附件: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關於原産于歐盟的進口馬鈴薯澱粉反補貼調查的最終裁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
二〇一一年九月十六日


  附件: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關於原産于歐盟的進口馬鈴薯澱粉反補貼調查的最終裁定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補貼條例》(以下簡稱《反補貼條例》)的規定,商務部于2010年8月30日發佈立案公告,決定對原産于歐盟的進口馬鈴薯澱粉進行反補貼調查。被調查産品歸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口稅則》:11081300。

  商務部對原産于歐盟的被調查産品是否存在補貼和補貼金額、被調查産品是否對中國國內馬鈴薯澱粉産業造成損害和損害程度以及補貼與損害之間的因果關係進行了調查。根據調查結果和《反補貼條例》第二十五條的規定,商務部于2011年5月16日發佈初裁公告,認定原産于歐盟的進口被調查産品存在補貼,中國國內産業受到了實質損害,而且補貼與損害之間存在因果關係。

  初步裁定後,商務部繼續對原産于歐盟的進口被調查産品是否存在補貼和補貼金額、被調查産品是否對中國國內馬鈴薯澱粉産業造成損害和損害程度以及補貼與損害之間的因果關係進行調查。現本案調查結束。根據調查結果,並依據《反補貼條例》第二十六條的規定,商務部作出最終裁定如下:

  一、調查程式

  (一)立案。

  2010年6月30日,中國澱粉工業協會馬鈴薯澱粉專業委員會代表國內馬鈴薯澱粉産業向商務部(以下稱調查機關)提交反補貼調查書面申請,請求對原産于歐盟的進口馬鈴薯澱粉進行反補貼調查。

  調查機關收到申請材料後,根據《反補貼條例》第十六條的規定,于2010年8月6日就有關反補貼調查事項向歐盟發出進行磋商的邀請,並向歐盟駐華代表團轉交了申請書的公開版。中歐代表于2010年8月23日進行了磋商。在磋商過程中,歐盟代表就申請書中指控的補貼項目進行了解釋和澄清,並就調查涉及的程式性問題向調查機關了解了情況。2010年8月26日,歐盟駐華代表團代表歐盟向調查機關提交了立案前磋商的書面意見。

  調查機關依據《反補貼條例》有關規定,對申請人資格、申請調查産品的有關情況、中國國內同類産品的有關情況、申請調查産品對國內産業的影響、申請調查國家(地區)的有關情況等進行了審查。同時,調查機關就申請書中提供的涉及補貼、損害及補貼與損害之間因果關係等方面的證據進行了審查。申請人提供的初步證據表明,申請人代表的馬鈴薯澱粉産量在2007年、2008年和2009年分別佔同期中國同類産品總産量的99.35%、98.94%和98.73%,符合《反補貼條例》第十一條、第十三條和第十七條有關國內産業提出反補貼調查申請的規定。同時,申請書中包含了《反補貼條例》第十四條、第十五條規定的反補貼調查立案所要求的內容及有關證據。

  根據上述審查結果及《反補貼條例》第十六條規定,調查機關於2010年8月30日發佈立案公告,決定對原産于歐盟的進口馬鈴薯澱粉進行反補貼調查。調查機關確定的補貼調查期為2009年1月1日至2009年12月31日,産業損害調查期為2007年1月1日至2009年12月31日。

  2010年8月30日,調查機關發佈立案公告,並向歐盟駐華代表團提供了立案公告的書面版及電子版,請其通知歐盟相關出口商和生産商。同日,調查機關將立案情況通知了本案申請人,將立案公告和申請書公開版本、登記應訴表格等材料通過特快專遞的形式通知了申請書中列明的歐盟馬鈴薯澱粉生産商,並將立案材料送至商務部貿易救濟措施公開資訊查閱室供利害關係方查閱。

  (二)補貼及補貼金額的初步調查。

  1.登記應訴

  在立案公告規定的登記應訴期內,歐盟駐華代表團(代表歐盟)、荷蘭政府、法國政府、法國羅蓋特公司、荷蘭艾維貝公司、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和歐洲澱粉産業聯合會向調查機關登記應訴參加反補貼調查。

  2.發放問卷和收取答卷

  2010年9月30日,調查機關向歐盟駐華代表團、荷蘭政府和法國政府發出反補貼調查政府問卷,要求歐盟在37天內按規定提交準確、完整的答卷。對於政府答卷,調查機關向歐盟駐華代表團指出,希望歐盟能夠代表其自身和成員國政府向調查機關統一提交完整的答卷。2010年10月15日,歐盟駐華代表團向調查機關提出延期遞交政府答卷的書面申請,申請將提交答卷的截止期限延長14日。經審查,調查機關同意了歐盟的延期申請。2010年11月19日,歐盟駐華代表團第二次向調查機關提出延期遞交政府答卷的書面申請,申請將提交答卷的截止期限延長8日。經審查,調查機關決定給予歐盟提交政府答卷的截止日期延長7日。2010年11月25日,歐盟駐華代表團第三次向調查機關提出延期遞交政府答卷的申請,申請將政府答卷法國政府涉及的部分附件提交截止日期延長至2010年12月13日。經審查,在確認該部分附件內容的前提下,調查機關同意接受該申請。2010年11月26日,歐盟駐華代表團向調查機關提交包含歐盟和荷蘭政府答卷在內的政府答卷;12月9日,歐盟駐華代表團向調查機關提交法國政府答卷;2010年12月13日,歐盟駐華代表團向調查機關提交法國政府答卷的附件。

  2010年9月30日,調查機關向法國羅蓋特公司、荷蘭艾維貝公司和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發出反補貼調查企業問卷,要求各公司在37天內按規定提交準確、完整的答卷。在問卷規定的期限內,三家應訴公司均提出了延期遞交答卷的申請並陳述了相關理由。經審查,調查機關同意給予三家應訴公司適當的延期。此外,歐洲澱粉産業聯合會向調查機關提出延期遞交答卷的申請。鋻於調查機關並未向該聯合會發放過調查問卷,因此調查機關沒有接受該聯合會的延期申請。2010年11月22日,三家應訴公司向調查機關提交了答卷。

  由於歐盟和三家應訴公司答卷的公開版與問卷要求不符。調查機關於2010年12月21日分別致函歐盟駐華代表團和三家應訴公司,要求各方于2011年1月10日前重新提交答卷的公開版本。2011年1月10日,三家應訴公司向調查機關重新遞交了答卷的公開版本。同日,歐盟駐華代表團向調查機關提出延期遞交答卷公開版本的書面申請。經審查,調查機關同意了歐盟提出的延期申請,但同時要求歐盟注意遵守關於延期問題的時限要求。2011年1月11日,歐盟向調查機關提交了重新填寫的政府答卷公開版。

  各方答卷的公開版本均已送至商務部貿易救濟措施公開資訊查閱室供利害關係方查閱。

  3.發放補充問卷和收取答卷

  調查機關針對歐盟及其成員國政府和三家應訴公司遞交的答卷中存在的問題,于2010年12月22日分別向歐盟駐華代表團和三家應訴公司發放了補充問卷。對於企業補充問卷,調查機關要求各應訴公司在2011年1月12日提交答卷;對於政府補充答卷,調查機關要求歐盟在2011年1月21日提交。荷蘭艾維貝公司、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和法國羅蓋特公司分別於2010年12月23日和12月28日向調查機關提出延期遞交補充答卷的書面申請。經審查,調查機關決定給予企業適當的延期。2011年1月20日,歐盟駐華代表團向調查機關提出延期遞交答卷的書面申請,要求將部分附件的遞交時間延長到1月25日。經審查,調查機關認為,在本案中,調查機關調查的補貼項目僅有6個,所要求的資訊也並未給歐盟造成任何不合理的負擔,並且本著合理的原則積極考慮歐盟的請求,多次給予歐盟延期。關於本次補充問卷,調查機關在考慮聖誕和新年假期影響及歐盟應訴反補貼的工作效率等因素基礎上,已給予歐盟充分的答卷時間。此外,調查機關多次強調,任何關於延期遞交答卷的申請,需要在合理的時間內向調查機關書面提出。然而,歐盟在提交補充答卷截止前一天提出延期申請,仍未在調查機關要求的合理時間內提出。儘管如此,調查機關考慮歐盟對本次調查配合的態度,決定同意歐盟的延期申請,但再次向歐盟強調指出,反補貼調查有嚴格的時限要求,調查機關須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調查。希望歐盟對此能夠給予充分的配合。2011年1月21日和25日,歐盟駐華代表團向調查機關提交了補充答卷。2011年2月14日,調查機關向歐盟駐華代表團和法國羅蓋特公司發出第二次補充問卷。歐盟駐華代表團于規定時間內提交了答卷。法國羅蓋特公司向調查機關提出延期遞交答卷的申請。經審查,調查機關決定給予該公司適當的延期。2月22日,法國羅蓋特公司向調查機關提交了答卷。

  各方補充答卷的公開版本均已送至商務部貿易救濟措施公開資訊查閱室供利害關係方查閱。

  4.相關利害關係方的評論

  (1)申請人的相關評論意見

  申請人主張以美國《1977年分類資産使用壽命及折舊範圍體系》中列明的穀物和穀物加工品行業非原料生産性實物資産的平均指導折舊年限,即17年,作為本案一次性補貼利益的調查和分攤期。申請人認為,歐盟與美國的折舊情況類似,而且,本案涉案歐盟公司在公開財務報告中披露的資産平均折舊年限也約為17年。

  調查機關將該評論意見送交商務部貿易救濟措施公開資訊查閱室供利害關係方查閱。沒有利害關係成員、利害關係方對此發表評論意見。

  此外,2010年9月30日,本案調查問卷中,調查機關提醒應訴各方可就17年作為本案一次性補貼利益的調查和分攤期提出不同主張,但應訴各方對該期限並無異議。

  調查機關在調查過程中,對申請人的該項主張依法予以了考慮。

  2010年12月27日,申請人就歐盟應訴方答卷提交評論意見,其主要觀點為應訴方沒有按照調查問卷的要求提供完整、準確的資訊和資料。此外對於答卷中保密資訊的處理不符合我國法律規定,未按照要求進行適當和必要的披露。

  調查機關將該評論意見送交商務部貿易救濟措施公開資訊查閱室供利害關係方查閱。沒有利害關係成員、利害關係方對此發表評論意見。

  調查機關在調查過程中,對申請人的該項主張依法予以了考慮。

  (2)其他利害關係成員、利害關係方評論意見

  立案後自本案初裁公告前,沒有其他利害關係成員、利害關係方向調查機關提交評論意見。

  (三)産業損害及損害程度的初步調查。

  1.參加産業損害調查活動登記

  2010年8月30日,調查機關發出《關於參加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産業損害調查活動登記的通知》(商調查函[2010]218號)。2010年9月19日,參加産業損害調查活動登記期截止,調查機關共收到6份有效登記材料。其中包括3家國外生産者,分別是:荷蘭艾維貝公司、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和法國羅蓋特公司;1家國外生産者/出口商協會:歐洲澱粉産業聯合會;2家利害關係成員歐盟和荷蘭政府分別由歐盟駐華代表團和荷蘭王國駐華大使館代表其參加登記。經審查,調查機關接受了上述登記。

  2.成立産業損害調查組

  2010年9月17日,調查機關成立了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産業損害調查組,並於當日發出《關於成立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産業損害調查組的通知》(商調查函[2010]233號)。

  3.發放和收回調查問卷

  根據《反補貼條例》第二十條和《反補貼産業損害調查規定》第二十四條、第二十五條的規定,調查機關於2010年9月20日向本案各利害關係方發放了《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産業損害調查問卷(國內生産者調查問卷)》(以下簡稱國內生産者調查問卷)、《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産業損害調查問卷(國外〈地區〉生産者/出口商調查問卷)》(以下簡稱國外〈地區〉生産者/出口商調查問卷)和《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産業損害調查問卷(國內進口商調查問卷)》(商調查函[2010]242、243、244號),並向歐盟駐華代表團和荷蘭王國駐華大使館發放了國外(地區)生産者/出口商調查問卷,請其通知歐盟的相關出口商和生産商。同時,調查機關將上述問卷送交商務部貿易救濟措施公開資訊查閱室。

  2010年10月18日,本案申請人向調查機關提交《關於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國內相關生産企業延期提交〈國內生産者調查問卷答卷〉的請求》。經審查,調查機關同意給予延期。

  在調查問卷規定的回收期限及經批准延期遞交答卷的期限內,調查機關共收回調查問卷答卷17份,分別是:中國澱粉工業協會馬鈴薯澱粉專業委員會會員企業內蒙古奈倫農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大荒馬鈴薯集團有限公司、內蒙古科鑫源食品集團、青海威思頓生物工程有限公司、雲南潤凱澱粉有限公司、寧夏固原福寧廣業有限責任公司、甘肅祁連雪澱粉工貿有限公司、晉城市古陵山食品有限公司、承德雙九澱粉有限公司、甘肅興達澱粉工業有限責任公司、雲南昭陽威力澱粉有限公司、四川必喜食品有限公司、呼倫貝爾鶴聲薯業發展有限公司、陜西榆林市新田源集團富元澱粉有限公司和甘肅騰勝農産品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遞交的國內生産者調查問卷答卷15份;法國羅蓋特公司、荷蘭艾維貝公司和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遞交的國外(地區)生産者/出口商調查問卷答卷2份,其中荷蘭艾維貝公司和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共同提交了1份答卷。

  應調查機關要求,2010年10月29日,荷蘭艾維貝公司和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向調查機關提交了《對〈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産業損害調查問卷〉答卷的補充説明》;2010年11月11日,本案申請人及提交答卷的15家國內生産者向調查機關提交了《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關於〈國內生産者調查問卷〉答卷第15題的更正説明》;2010年12月3日,法國羅蓋特公司向調查機關提交了《關於法國羅蓋特有限公司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産業損害調查問卷的説明》。

  4.聽取利害關係方意見陳述

  2010年9月1日,調查機關收到本案申請人提交的《關於召開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件申請人意見陳述會的申請》。根據《反補貼條例》第二十條的規定,調查機關於2010年9月9日發出《關於召開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申請人意見陳述會的通知》(商調查函[2010]230號)。2010年9月26日,調查機關召開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申請人意見陳述會,聽取了申請人就本案的相關背景情況、提起申請的主要理由和與産業損害調查相關問題的陳述。2010年9月27日,調查機關收到本案申請人提交的《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件申請人陳述會彙報材料》。

  5.接收利害關係方書面評論意見

  2010年10月27日,調查機關收到歐洲澱粉産業聯合會提交的《歐洲澱粉産業聯合會就産業損害調查做出的評論意見》(以下簡稱聯合會評論意見)。

  2010年10月28日,調查機關收到歐盟駐華代表團提交的《關於中國發起對於從歐盟進口馬鈴薯澱粉的反補貼調查的評論》(以下簡稱歐盟評論意見)。

  6.初裁前實地核查

  根據《反補貼條例》第二十條和《反補貼産業損害調查規定》第二十七條的規定,2010年11月15日,調查機關發出《關於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産業損害調查初裁前實地核查的通知》(商調查函[2010]278號)。2010年11月至12月,調查機關赴國內生産者調查問卷答卷企業青海威思頓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和北大荒馬鈴薯集團有限公司進行初裁前實地核查。實地核查期間,調查機關對本案申請書及上述兩家國內生産者提交的國內生産者調查問卷答卷中提供的資訊和企業財務數據等情況進行了核查,並收集了相關證據材料。核查結束後,上述兩家國內生産者分別向調查機關提交了初裁前實地核查後修改補充材料。

  根據《反補貼條例》第二十條和《反補貼産業損害調查規定》第二十七條、第二十八條的規定,2010年12月2日,調查機關向法國羅蓋特公司、荷蘭艾維貝公司和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發出《關於就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實地核查徵求意見的函》(商調查函[2010]290、291、292號)。2010年12月10日,調查機關收到荷蘭艾維貝公司和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提交的《關於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實地核查的意見》。2010年12月13日,調查機關發出《關於荷蘭艾維貝公司、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關於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實地核查的意見〉的回復》(商調查函[2010]第294號),對兩家企業的意見作出回應。2010年12月15日,調查機關收到法國羅蓋特公司提交的《關於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實地核查徵求意見函的回復》和荷蘭艾維貝公司、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提交的《關於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實地核查的答覆函》,3家企業表示同意調查機關進行産業損害調查實地核查。2010年12月15日,調查機關向歐盟駐華代表團發出《關於就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實地核查徵求意見的函》(商調查函[2010]第293號);同日歐盟駐華代表團回復表示對實地核查無異議。2011年1月,調查機關赴法國羅蓋特公司、荷蘭艾維貝公司和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進行了實地核查。核查期間,上述3家企業的財務人員、銷售人員和管理人員接受了調查機關的詢問,並根據要求提供了有關的證明材料。調查機關重點核實了上述3家企業向調查機關提交資訊的真實性和準確性。2011年1月27日,法國羅蓋特公司向調查機關提交了《對原産于歐盟的進口馬鈴薯澱粉的反補貼調查案實地核查後報告》;2011年1月28日,荷蘭艾維貝公司和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向調查機關提交了《馬鈴薯澱粉反補貼調查産業損害實地核查後提交的更正材料》。

  (四)初步裁定及公告。

  2011年5月16日,調查機關發佈2011年第19號公告,公佈了本案的初步裁定,認定原産于歐盟的進口被調查産品存在補貼,中國國內産業受到了實質損害,而且補貼與實質損害之間存在因果關係。公告決定自2011年5月19日起,對原産于歐盟的進口被調查産品實施臨時反補貼措施。自5月19日起,進口經營者在進口原産于歐盟的被調查産品時,須依據初裁決定確定的各公司從價補貼率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提供相應的臨時反補貼稅保證金。

  (五)補貼及補貼金額的繼續調查。

  1.接收各利害關係方、利害關係成員的評論意見

  調查機關在初裁決定公告中規定,各利害關係方、利害關係成員在初裁決定公告發佈之日起20日之內可以就初裁決定向調查機關提交書面評論意見並附相關證據。

  初裁決定公告發佈當日,調查機關向歐盟駐華代表團和提交答卷的各應訴公司披露並説明瞭初步裁定中計算各公司從價補貼率時所依據的基本事實,並給予歐盟和各應訴公司提交評論意見的機會。5月20日,歐盟駐華代表團向調查機關提出延期遞交對初裁公告和初裁決定所依據的基本事實的評論意見。經審查,調查機關決定將歐盟提交評論意見的期限延長至6月10日。6月1日,本案申請人向調查機關提交了關於初裁公告的評論意見。6月3日,荷蘭艾維貝公司、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和法國羅蓋特公司向調查機關提交關於初裁公告的評論意見。6月9日,歐盟通過其駐華代表團向調查機關提交了評論意見。6月13日,本案申請人提交了關於艾維貝公司評論意見的反評論。所有評論意見的公開版本,均已送至商務部貿易救濟措施公開資訊查閱室供各方評論。對於各利害關係方、利害關係成員提交的評論意見,調查機關在初裁後對補貼和補貼金額的繼續調查過程中依法予以了考慮。

  2.補貼及補貼金額的實地核查

  為進一步核實歐盟及其成員國政府和各應訴公司提交材料的完整性、真實性和準確性,調查機關組成反補貼調查實地核查小組,于2011年6月16日至7月7日分別對歐盟歐委會貿易總司、農業總司、法國政府食品、農業和漁業部、經濟、財政和工業部、創新署、阿圖瓦-庇卡底水務署、荷蘭政府經濟、創新和工業發展部、德國勃蘭登堡州農業廳以及法國羅蓋特公司、荷蘭艾維貝公司和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進行了實地核查。核查期間,歐委會貿易總司、農業總司及法國、荷蘭、德國政府相關部門的官員和被核查公司的財務人員、銷售人員和管理人員接受了核查小組的詢問,並根據要求提供了有關的證明材料。核查小組全面核查了歐盟相關補貼項目的法律依據、管理部門和具體執行情況,以及各公司對補貼項目的使用情況等資訊。對歐盟及其成員國政府和各應訴公司提交材料的完整性、真實性和準確性進行了調查,並進一步蒐集了相關證據。

  實地核查結束後,調查機關依據《反補貼調查實地核查暫行規則》第十九條的規定,將核查情況向歐盟駐華代表團和接受核查的各公司進行了披露。7月11日,荷蘭艾維貝公司和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向調查機關提交了實地核查後意見。對於該意見,調查機關在最終裁定中依法予以了考慮。

  3.最終裁定前的披露

  本案終裁前,調查機關依據《反補貼條例》第二十六條的規定,于2011年8月15日向歐盟駐華代表團和各提交答卷的應訴公司披露並説明瞭計算各公司從價補貼率時所依據的基本事實,並給予歐盟和各應訴公司提出評論意見的機會。在規定時間內,歐盟及其成員國政府和法國羅蓋特公司沒有提交評論意見,荷蘭艾維貝公司和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向調查機關提交了評論意見。

  在最終裁定中,調查機關對荷蘭艾維貝公司和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提交的評論意見依法予以了考慮。

  (六)産業損害及損害程度的繼續調查。

  1.接收利害關係方對初步裁定的書面評論意見

  在初裁公告規定的評論期內及經批准延期的期限內,調查機關共收到5份對初步裁定的書面評論意見,分別為本案申請人中國澱粉工業協會馬鈴薯澱粉專業委員會提交的《申請人對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初步裁定的評述意見》、荷蘭艾維貝公司及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提交的《關於對原産于歐盟的進口馬鈴薯澱粉反補貼調查初步裁定中損害裁定部分的評論意見》(以下稱艾維貝初裁評論意見)、歐洲澱粉産業聯合會提交的《對商務部2011年5月16日公佈的初步裁定提交的評論意見》(以下稱聯合會初裁評論意見)、法國羅蓋特公司提交的《對商務部2011年第19號公告的評論意見》(以下稱羅蓋特初裁評論意見)、歐盟駐華代表團提交的《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歐盟進口馬鈴薯澱粉徵收臨時反補貼稅的意見》(以下稱歐盟初裁評論意見)。

  2011年7月1日,調查機關收到本案申請人中國澱粉工業協會馬鈴薯澱粉專業委員會提交的《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件申請人對歐盟利害關係方關於初裁中損害裁定部分評論意見的評論意見》(以下稱申請人再次評論意見)。

  利害關係方在上述評論意見中提出的抗辯主張,調查機關均予以了充分考慮,並在裁定文件中的相應部分予以了回應。

  2.終裁前實地核查

  根據《反補貼條例》第二十條和《反補貼産業損害調查規定》第二十七條的規定,2011年6月22日,調查機關發出了《關於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終裁前實地核查的通知》(商調查函[2011]182號)。

  2011年7月,調查機關分別赴國內生産者內蒙古奈倫農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北大荒馬鈴薯集團有限公司進行了終裁前實地核查。實地核查期間,調查機關考察了馬鈴薯澱粉生産企業和馬鈴薯種植情況,就初裁後評論意見中利害關係方提出的有關問題進行了進一步查證和核實,並提取了相關證據材料。核查結束後,上述兩家公司分別向調查機關提交了終裁前實地核查相關材料。

  3.資訊公開及終裁前資訊披露

  根據《産業損害調查資訊查閱與資訊披露規定》第八條、第十四條關於公開資訊及送交資訊查閱室的規定,本案所有公開材料均已及時送交商務部貿易救濟措施公開資訊查閱室。各利害關係方可以搜尋、閱覽、摘抄、複印全部公開資訊。

  根據《反補貼條例》第二十六條和《産業損害調查資訊查閱與資訊披露規定》的規定,2011年7月27日,調查機關發出《關於原産于歐盟的進口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産業損害調查資訊披露的通知》(商調查函[2011]225號),向本案利害關係方披露《關於原産于歐盟的進口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産業損害裁定所依據的基本事實》(商調查函[2011]226號),並給予其提出評論意見的機會。

  2011年8月2日,歐盟駐華代表團向調查機關提交關於延期提交終裁前資訊披露評論的申請。經審查,調查機關同意歐盟駐華代表團于2011年8月9日前提出評論意見。

  在規定的時限內,法國羅蓋特公司和歐盟駐華代表團分別向調查機關提交了對終裁前資訊披露的評論意見(以下分別稱羅蓋特終裁前資訊披露評論意見、歐盟終裁前資訊披露評論意見)。

  2011年8月12日,本案申請人中國澱粉工業協會馬鈴薯澱粉專業委員會向調查機關提交了《馬鈴薯澱粉反補貼案件申請人對歐盟利害關係方關於終裁前産業損害調查資訊披露評論意見的評論意見》(以下稱申請人終裁前資訊披露再次評論意見)。

  在最終裁定中,調查機關對終裁前進一步調查獲取的資訊進行了認真分析和全面評估,對利害關係方提出的評論和意見依法給予了充分考慮。

  (七)延期公告。

  本案于2010年8月30日立案,通常應該2011年8月30日作出最終裁定。鋻於本案情況較為複雜,調查機關於8月15日發佈公告,將本案調查期限延長至2011年9月30日。

  二、被調查産品

  調查機關在立案公告中確定的本案調查範圍及被調查産品描述如下:

  調查範圍:原産于歐盟的進口馬鈴薯澱粉

  被調查産品名稱:馬鈴薯澱粉,也稱馬鈴薯原澱粉、馬鈴薯精製澱粉、馬鈴薯生粉、馬鈴薯澱粉或洋芋澱粉等英文名稱:PotatoStarch

  被調查産品的具體描述:馬鈴薯澱粉是以馬鈴薯為原料加工而成的由多葡萄糖分子組成的一種白色粉狀物,其理化指標為:白度(457nm藍光反射率)點90%,水份點20%,粘度(4%濃度,700cmg)點1100BU,蛋白質(幹物質中含量)點0.15%。

  主要用途:馬鈴薯澱粉在中國主要用於食品行業,是生産乳化劑、增稠劑、穩定劑、膨化劑、賦形劑等的重要原料,廣泛應用於膨化食品,方便食品,香腸、火腿腸等肉類製品,冷凍食品,醬類、泥類、湯類食品,飲料,醬料,烹飪,制糖,水産品加工等行業。

  該産品歸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口稅則》:11081300。

  三、中國國內同類産品和中國國內産業

  (一)國內同類産品的認定。

  根據被調查産品範圍中對被調查産品理化指標的描述,本案被調查産品應達到白度(457nm藍光反射率)點90%,水份點20%,粘度(4%濃度,700cmg)點1100BU,蛋白質(幹物質中含量)點0.15%,未達到該理化指標標準的馬鈴薯澱粉産品不屬於本次被調查産品範圍。根據《反補貼條例》第十二條和《反補貼産業損害調查規定》第十條、第十一條關於同類産品認定的規定,調查機關對國內生産的達到同等理化指標標準的馬鈴薯澱粉和被調查産品的物理和化學特性、品質指標、生産工藝流程、産品用途、産品的可替代性、銷售渠道、銷售區域、價格等因素進行了考察,調查證據顯示:

  1.國內生産的達到同等理化指標標準的馬鈴薯澱粉與被調查産品的外觀相同,均為白色粉狀物。兩者的物理和化學特性沒有區別,均具有高白度、高透明度、高粘度、低糊化溫度、高聚合度、低蛋白、低脂肪殘留量、低酸性及良好的成膜性、抗凝沉性等特性。品質指標基本相同,均符合我國國家標準(GB/T8884/2007)規定的優級品和一級品標準。包裝形式也基本相同,袋裝産品採用紙塑複合袋、塑編袋及紙質閥口袋,規格以25千克/袋為主;散裝産品一般由罐車或集裝箱運輸。

  2.國內生産的達到同等理化指標標準的馬鈴薯澱粉與被調查産品所採用的生産工藝流程基本相同,原材料均為馬鈴薯,均包括原料清洗、粉碎、汁水及蛋白分離、纖維與澱粉乳分離、澱粉乳洗滌及提純、脫水、乾燥、成品包裝等工序;主要設備也基本相同,均包括除草、除石機及清洗機,銼磨機,脫汁旋流器組或臥式離心機,離心篩組,精製旋流器組或立式離心機組,真空吸濾機或刮刀離心機,氣流乾燥機組等,並且國內生産企業的馬鈴薯澱粉加工技術和主要設備多自歐洲引進。

  3.國內生産的達到同等理化指標標準的馬鈴薯澱粉與被調查産品用途基本相同,均廣泛應用於食品、醫藥、石油化工、造紙、紡織、飼料、發酵、鑄造、建材等各工業領域;在我國主要用於食品行業,是生産乳化劑、增稠劑、穩定劑、膨化劑、賦形劑等的重要原料。

  4.國內生産的達到同等理化指標標準的馬鈴薯澱粉與被調查産品的銷售渠道基本相同,均包括直銷和分銷等方式,銷售區域也均集中在我國沿海地區和各大中心城市;兩者的客戶群體基本相同,而且很多客戶互相重合,這部分下游企業既使用國內生産的達到同等理化指標標準的馬鈴薯澱粉産品,也同時使用被調查産品;國內生産的達到同等理化指標標準的馬鈴薯澱粉價格總體變化趨勢與被調查産品進口價格總體變化趨勢基本一致。

  綜上所述,國內生産的達到同等理化指標標準的馬鈴薯澱粉産品與被調查産品之間基本的物理和化學特性沒有區別,産品外觀、包裝、生産工藝流程、生産設備、用途、銷售渠道、銷售市場區域、客戶群體等方面基本相同,價格總體變化趨勢基本一致,具有相似性和可比性,可以相互替代。因此,國內生産的達到同等理化指標標準的馬鈴薯澱粉産品與被調查産品屬於同類産品。

  荷蘭艾維貝公司和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在國外(地區)生産者/出口商調查問卷答卷中提出,由於原料馬鈴薯澱粉含量和産季時長存在差別,中國國內生産的馬鈴薯澱粉與歐盟馬鈴薯澱粉的顆粒尺寸存在差異。[詳見荷蘭艾維貝公司和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國外(地區)生産者/出口商調查問卷答卷第10頁]

  法國羅蓋特公司在國外(地區)生産者/出口商調查問卷答卷中主張被調查産品與中國國內馬鈴薯澱粉存在某些差別,主要體現在被調查産品具有更高的微生物品質,並稱法國羅蓋特公司的産品品質比中國標準中的優級品更高。[詳見法國羅蓋特公司國外(地區)生産者/出口商調查問卷答卷第12頁]

  調查機關認為:

  1.按照《反補貼産業損害調查規定》第十一條規定,調查機關認定同類産品時,全面考察了物理和化學特性、品質指標、生産工藝流程、産品用途、産品的可替代性、銷售渠道、銷售區域、價格等多方面因素,對國內生産的達到同等理化指標標準的馬鈴薯澱粉産品與被調查産品之間的相似性、可比性、可替代性進行了綜合評估。

  2.調查證據顯示,原料馬鈴薯澱粉含量和産季時長的差異並不會造成馬鈴薯澱粉品質上的差異,馬鈴薯澱粉顆粒尺寸也不是界定産品類別的實質性指標。

  3.中國國家標準中列明的各項指標是相應等級産品應達到的基本標準,而非最高標準。調查證據顯示,國內生産的達到同等理化指標標準的馬鈴薯澱粉産品和被調查産品均有部分指標優於國家標準,且某些指標國內産品優於被調查産品,某些指標被調查産品優於國內産品,但兩者均滿足國家標準的相應要求,具有相同的用途和重合的客戶群體,因此上述差異不構成實質性差別。

  4.荷蘭艾維貝公司和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在其提交的國外(地區)生産者/出口商調查問卷答卷中明確承認,中國新建工廠和歐洲工廠在技術和機器設備的使用上沒有差別,所生産的馬鈴薯澱粉可以與歐洲工廠相比;在中國市場,來自荷蘭和德國艾維貝的馬鈴薯澱粉與中國生産商的馬鈴薯澱粉産品相互競爭。[詳見荷蘭艾維貝公司和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國外(地區)生産者/出口商調查問卷答卷第10頁]法國羅蓋特公司在實地核查過程中也向調查機關確認,在中國國內馬鈴薯澱粉的主要應用領域食品行業中,中國生産者生産的符合國家標準中優級品和一級品標準的馬鈴薯澱粉與被調查産品可以替代使用,兩者在市場上存在競爭關係。

  (二)國內産業的認定。

  根據《反補貼條例》第十一條和《反補貼産業損害調查規定》第十三條的規定,調查機關對本案國內産業範圍進行了審查。

  現有證據顯示,調查期內,本案中提交國內生産者調查問卷答卷15家國內生産者的同類産品産量佔國內同類産品總産量的比例分別為47.04%、55.57%和70.52%,符合《反補貼條例》第十一條和《反補貼産業損害調查規定》第十三條關於國內産業認定的規定,可以代表國內産業。本案裁決依據的國內産業數據,除特別説明外,均來自上述15家國內生産者問卷答卷企業。

  四、補貼和補貼金額

  根據申請人的申請,在應訴各方無異議情況下,調查機關決定以17年作為本案一次性補貼利益的調查和分攤期,即對補貼調查期內及之前16年中可能給應訴公司帶來利益的財政資助以及任何形式的收入或價格支援展開調查。

  調查問卷要求,應訴公司及其符合條件的關聯公司均應填答問卷,法國羅蓋特公司、荷蘭艾維貝公司和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分別遞交補貼答卷。其中,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聲稱,其為荷蘭艾維貝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僅負責生産,其生産的産品全部由其母公司荷蘭艾維貝公司以荷蘭艾維貝公司名義進行銷售。經審查,調查機關認為,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雖然是單獨的法律實體,但其僅負責生産,實質上為荷蘭艾維貝公司的一個生産部門。調查機關決定在計算從價補貼率時將荷蘭艾維貝公司及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合併計算,並最終適用同一從價補貼率。在調查中,調查機關依據獲得補貼利益的産品範圍分攤補貼項目的利益。

  荷蘭艾維貝公司和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在初裁後評論意見中認為,如按照從價補貼率徵收反補貼稅,在出現價格上漲時,會超過認定的補貼金額,主張調查機關在終裁中採取從量徵稅的方法。調查機關認為,本案以調查期內應訴公司提交的資訊來計算應訴公司的從價補貼率,這一做法是適當的。並且,採取從價補貼率的方法徵收反補貼稅符合中國的反補貼實踐和世貿組織規則。應訴公司僅以遠遠超出調查期之外的某個月份的海關數據作為證明文件,其主張缺乏充分的證據支援,調查機關不予接受。

  通過初裁後繼續調查和實地核查,調查機關對各補貼項目作如下認定:

  (一)馬鈴薯澱粉生産商補貼

  初裁中,調查機關認定歐盟通過提供資金資助的方式向歐盟馬鈴薯澱粉生産商提供財政資助,並産生利益,構成了《反補貼條例》項下可採取反補貼措施的補貼。

  1.財政資助的認定

  初裁中,調查機關認定,歐盟理事會第1234/2007條例第95款明確規定向馬鈴薯澱粉生産商提供資金資助,歐盟通過歐洲農業擔保基金為該項目提供資金,屬歐盟財政預算,該項目由歐盟和成員國的部門依據歐盟法律共同管理實施。

  初裁後,調查機關對初裁中認定的事實進行了進一步調查。在實地核查中,調查機關在歐盟和成員國政府對實施該項目的法律依據、管理實施部門、資金來源、項目的申請、檢查、批准及撥付情況等內容進行了核實,確認了下述事實:歐盟在配額範圍內向馬鈴薯澱粉生産商提供資金資助,資助標準為每噸馬鈴薯澱粉22.25歐元;該項目資金來源於歐洲農業擔保基金,屬歐盟財政預算;該項目的管理方式為共管制,即由歐盟和成員國政府共同管理實施;歐盟負責制定法律和進行監管,成員國負責具體執行;各成員國的具體執行方式並不完全相同,但均需符合歐盟的法律規定;在歐盟層面該項目的主管機構是歐盟委員會,成員國的主管機構是其農業部門和經歐盟認證的付款機構。

  調查證據顯示,初裁中認定的事實並沒有發生改變,調查機關決定在終裁中繼續維持初裁中關於財政資助的認定,即歐盟向馬鈴薯澱粉生産商提供了《反補貼條例》第三條項下的財政資助。

  2.專向性的認定

  初裁中,調查機關認定,根據歐盟理事會第1234/2007條例第95A款和歐委會第571/2009條例,歐盟向特定産業,即符合條件的馬鈴薯澱粉生産商,提供財政資助,具有專向性。

  初裁後,調查機關對初裁中認定的事實進行了進一步調查。在實地核查中,調查機關在歐盟和成員國政府對該項目的授予對象和補貼標準等內容進行了核實,確認了下述事實:在配額範圍內,歐盟向符合條件的馬鈴薯澱粉生産商提供財政資助,資助標準均為每噸馬鈴薯澱粉22.25歐元;為獲得該項目下資助,馬鈴薯澱粉生産商具體需要滿足的條件包括(1)在配額範圍內生産馬鈴薯澱粉,(2)每年須基於配額與澱粉馬鈴薯種植者簽訂種植合同,(3)基於種植合同所採購的澱粉馬鈴薯的澱粉含量不得低於13%,(4)馬鈴薯澱粉生産商不能低於法律要求的最低價格向澱粉馬鈴薯種植者採購澱粉馬鈴薯。

  歐盟初裁後的評論意見,“鋻於補償可以通過適當特定獎勵的形式支付,鋻於授予馬鈴薯澱粉生産部門的獎勵必須以向馬鈴薯種植者支付最低採購價格為條件”也進一步確認了上述條件。

  因此,現有調查證據顯示,初裁中認定的事實沒有發生改變,即該項目只針對特定産業—馬鈴薯澱粉生産商提供資助。因此,調查機關決定在終裁中繼續維持初裁的認定,即該項目具有專向性。

  3.補貼利益的確定

  初裁中,調查機關認定,歐盟對於該項目的資金資助增加了馬鈴薯澱粉生産商的現金收入,降低了被調查産品的生産成本,進而使其獲得利益,並根據調查期內應訴公司在該項目下獲得的資助數額、馬鈴薯澱粉生産數量和向中國出口被調查産品的CIF價格,計算了應訴公司的從價補貼率。

  三家應訴公司對調查機關在初裁中關於利益的認定並無異議,歐盟則在初裁後評論中表示,“沒有證據顯示該項目僅用於補償馬鈴薯澱粉生産商較之穀物澱粉生産商的不利;正如歐洲理事會第1543/93條例所明確指出的,‘鋻於補償可以通過適當特定獎勵的形式支付,鋻於授予馬鈴薯澱粉生産部門的獎勵必須以向馬鈴薯種植者支付最低採購價格為條件’,馬鈴薯澱粉生産商必須支付的最低採購價格是其可以獲得該項目資助的原因之一。”

  根據《反補貼條例》第六條的規定,以撥款形式提供的補貼,補貼金額以企業實際接受的金額計算,公司在該項目下獲得的補貼金額,即利益額,為其實際收到的資助金額。因此,調查機關認為,上述評論意見並不影響調查機關對補貼利益的認定。

  初裁後,調查機關對初裁中認定的事實進行了進一步調查。在實地核查中,調查機關在成員國政府就該項目下實際撥付應訴公司資助的情況,應訴公司獲得該項目下資助及其賬務處理的情況,應訴公司被調查産品的生産和銷售情況等內容進行了核實,並了解到如下情況:在配額範圍內,歐盟按照馬鈴薯澱粉的理論産量向符合條件的馬鈴薯澱粉生産商提供每噸馬鈴薯澱粉22.25歐元的現金資助;應訴公司將收到的該項目下現金資助記錄為成本的減項,應訴公司會計系統所記錄的該項目下資助數額與答卷數額一致;而且,應訴公司馬鈴薯澱粉的實際産量高於其理論澱粉産量。

  因此,現有調查證據顯示,初裁中認定的事實沒有發生改變,歐盟對於該項目的資金資助增加了馬鈴薯澱粉生産商的現金收入,降低了被調查産品的生産成本,進而使其獲得利益。

  在終裁中,調查機關以應訴公司在調查期內在該項目下獲得的資助數額除以其馬鈴薯澱粉實際生産數量,得到公司單位馬鈴薯澱粉在該項目下獲得的利益額,再除以公司在調查期內向中國銷售被調查産品的CIF價格,計算得到法國羅蓋特公司在該項目下的從價補貼率為7.5%,荷蘭艾維貝公司和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在該項目下的從價補貼率為6.3%。

  為了充分尊重利害關係方的權利,調查機關對歐盟初裁後評論意見進行了進一步調查,並再次指出:該評論意見僅説明馬鈴薯澱粉生産商獲得該項目資助的條件之一是支付最低採購價格,該項目的設立目的不應與該項目的授予條件混為一談,不能在上下文缺失的情況下簡單地推斷該項目下的資助是用於補償澱粉馬鈴薯最低採購價格。對此,調查機關認為,調查機關並沒有否認馬鈴薯澱粉生産商獲得該項目資助的條件之一是支付最低採購價格,但現有調查證據均顯示,該項目設立的目的是對馬鈴薯澱粉生産商較之穀物澱粉生産商的不利地位的補償。具體理由如下:

  首先,如初裁所述,歐盟和應訴公司在原始答卷和補充答卷中均明確表示該項目下資助是用於補償馬鈴薯澱粉生産商較之穀物澱粉生産商的不利地位。

  其次,在實地核查中,調查機關對上述主張進行了核實,歐委會農業總司和成員國政府農業部門官員均明確表示,設置該項目的目的是彌補馬鈴薯澱粉生産商較之穀物澱粉生産商所存在的劣勢,該項目是項平衡津貼。其中,歐委會農業總司官員指出,該項目設立以來資助標準沒有顯著變化,最初該項目的標準是每噸馬鈴薯澱粉18.67歐元,1995年,由於貨幣兌換比例的原因,資助標準提升至每噸馬鈴薯澱粉22.25歐元,之後就一直未發生變化。設定資助標準時,主要考慮玉米澱粉和馬鈴薯澱粉直接競爭,但玉米澱粉的生産更具優勢。玉米澱粉可全年生産,而馬鈴薯澱粉的生産有週期性,該項目下資助是為了補償馬鈴薯澱粉生産商的結構性損失,該標準可以充分彌補馬鈴薯澱粉生産者的損失。在實地核查中,法國羅蓋特公司也指出,歐盟共同農業政策項下對馬鈴薯澱粉的干預政策,均來自於馬鈴薯澱粉與玉米澱粉政策的對接,但實際上兩者差異較大,馬鈴薯澱粉的原材料不宜儲存和運輸,而且生産馬鈴薯澱粉還要承擔其他額外成本,如只能在全年的6個月中生産。因此,歐盟在原始答卷和補充答卷中關於設立該項目目的是對馬鈴薯澱粉生産商較之穀物澱粉生産商不利地位的補償的主張在實地核查中得到了確認。綜上,調查機關認為,本案初裁中認定的事實並沒有發生改變,即該項目下資助是對馬鈴薯澱粉生産商較之穀物澱粉生産商所面臨的不利地位的補償。

  再次,調查機關認為,綜合分析歐盟的共同農業政策立法背景和目的以及對澱粉馬鈴薯生産商及其上下游的干預措施,可以發現,澱粉馬鈴薯最低採購價格是歐盟根據其各種客觀因素所確定的採購價格標準,是歐盟在其綜合干預體系下所認為的合理價格安排,並通過法律的形式予以規定。因此,調查機關認為,歐盟澱粉馬鈴薯最低採購價格要求是馬鈴薯澱粉生産商在歐盟共同農業政策下生産馬鈴薯澱粉的必要支出,也是歐盟認為的合理支出,而該項目實際使得應訴公司在必要支出的基礎上獲得額外資助資金,增加了其現金收入。

  最後,調查機關認為,儘管調查機關在原始及補充問卷中反覆要求歐盟提供能夠證明該項目設立目的的相關法律文件,但歐盟始終未能提供過歐洲理事會1543/93條例的任何具體條款,而僅是在初裁後評論中引用上述條款部分內容,並未提交該條例甚至該條款的完整內容。

  因此,調查機關決定在終裁中繼續維持初裁認定。

  (二)澱粉馬鈴薯種植者補貼

  在初裁中調查機關認定歐盟通過提供撥款的方式向澱粉馬鈴薯(以下稱馬鈴薯)種植者提供財政資助,並産生利益,構成了《反補貼條例》項下的可採取反補貼措施的補貼。

  1.財政資助的認定

  初裁中,調查機關認定,歐盟通過立法設立澱粉馬鈴薯種植者補貼項目,明確規定向符合條件的馬鈴薯種植者提供現金資助,構成財政資助。

  初裁後,調查機關對初裁中認定的事實進行了進一步的調查。通過實地核查,調查機關確認了以下事實:2009年歐盟理事會第73/2009條例第77和78條是關於建立該項補貼的條款,具體規定為“2009至2011農事年,種植馬鈴薯的農戶將獲得補貼,補貼金額以生産一噸馬鈴薯澱粉為基數進行計算。一噸馬鈴薯澱粉的補貼金額為66.32歐元”。該條例附件十二明確規定了該項目下歐盟給予馬鈴薯種植者的補貼預算總金額和各成員國之間的分配額。

  在實地核查中,歐委會農業總司的官員向調查機關確認,該項目資金來源於歐洲農業擔保基金,屬於歐盟財政預算。該項目由歐盟與成員國共同負責管理和實施。具體為,歐盟理事會和歐盟委員會負責制定該項目的整體法律框架,該項目的補貼金額標準、補貼申請和審查條件等均由歐盟相關法律和條例所規定。歐委會農業總司負責馬鈴薯澱粉配額的管理、澱粉補貼項目預算的分配,並就成員國在該項目下的支付進行返還、以及監管成員國對有關法律要求的遵守情況。成員國則按照歐盟法律規定負責接受申請,審核該申請是否符合資助條件以及撥付補貼等工作。成員國負責該項目實施的部門各不相同,有的是由政府農業部門直接負責,有的是由獨立於政府之外的支付代理機構負責。這些支付代理機構都經過歐盟的資格認證,其日常運轉的經費來自各成員國政府。

  通過實地核查,調查機關進一步確認,該項目下補貼的申請和支付流程為,馬鈴薯種植者直接或通過與其簽訂種植採購合同的澱粉生産商向成員國的農業部門或支付代理機構提出申請,成員國農業部門或支付代理機構經審核後向合格的申請人發放該項目下的補貼。此後,成員國農業部門或支付代理機構向歐委會農業總司申請返還其所發放的補貼。歐委會農業總司和成員國官員均確認,所有符合歐盟法律規定條件的申請每人平均將獲得補貼。調查期內,沒有任何該項目下的申請被拒絕。

  調查機關認為,實地核查中發現的事實與初裁中認定的事實一致,即歐盟通過立法設立該項目,明確規定向符合條件的馬鈴薯種植者提供現金資助,項目資金來源於歐盟預算,並由歐盟和成員國政府部門依據歐盟法律共同管理。因此,調查機關決定在終裁維持初裁中關於財政資助的認定。《反補貼條例》第三條規定,出口國(地區)政府或者任何公共機構,以撥款形式直接提供資金構成財政資助。歐盟通過立法明確規定向馬鈴薯種植者提供現金資助,符合《反補貼條例》第三條的規定,構成財政資助。

  2.專向性的認定

  在初裁中,調查機關認定該補貼項目具有專向性。

  經過初裁後的進一步調查和實地核查,調查機關確認以下事實:種植者獲得該項目下補貼的基本條件是必須按照歐盟法律規定與澱粉生産商簽訂種植採購合同,並完成合同約定的供貨義務。關於種植採購合同,歐盟理事會第571/2009號條例規定,種植採購合同應當包括下列主要相關內容:(1)澱粉生産商按照不低於歐盟委員會制定的工廠交貨最低價格向種植者購買馬鈴薯;(2)基於歐盟委員會確定的配額,簽訂種植採購合同;(3)種植者出售給澱粉生産商的馬鈴薯澱粉含量不得低於13%。

  在實地核查中,接受核查的歐委會農業總司及成員國官員均表示,歐盟沒有標準的種植採購合同模板,但只要包含法律規定要件的合同,就是有效的合同。而種植者只有在有效合同規定的數量範圍內向澱粉生産商供貨,才能獲得該項目下的補貼。同時,接受核查的應訴公司人員表示,在馬鈴薯澱粉配額機制下,馬鈴薯澱粉配額決定了生産商的澱粉産量,澱粉生産商每年從政府獲得生産配額後,根據配額與種植者簽訂種植採購合同。種植者根據種植採購合同確定其應播種的馬鈴薯數量。調查機關認為,上述事實與初裁中認定的事實一致,即根據歐盟法律規定,只有符合特定條件的馬鈴薯種植者,才有資格申請並獲得該項目下的補貼。

  通過對應訴公司的實地核查,調查機關確認,向荷蘭艾維貝公司提供馬鈴薯的種植者主要是作為公司股東的荷蘭或德國的農民;向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提供馬鈴薯的種植者既包括荷蘭艾維貝公司股東,也包括與公司簽訂長期種植採購合同的農民;向法國羅蓋特公司提供馬鈴薯的種植者為獨立於公司之外的農戶。種植者均須按照法律規定與應訴公司簽訂種植採購合同並履行供貨義務後,才可以獲得該項目下的補貼。

  在實地核查中,接受核查的歐委會農業總司及成員國官員和應訴公司人員都承認,與應訴公司簽訂種植採購合同的種植者,其一般都分佈在距應訴公司生産工廠40至100公里的半徑內。由於馬鈴薯種植的特點,如氣候、土壤、不適於長途運輸等,決定了馬鈴薯澱粉工廠一般只與其工廠周邊範圍內的種植者簽訂種植採購合同。歐委會也鼓勵澱粉生産商就近採購馬鈴薯並進行生産。除此之外,歐盟法律禁止澱粉生産商從其他途徑購買馬鈴薯。在歐盟內不存在公開的、自由交易的馬鈴薯市場,也沒有可供比較的馬鈴薯國際報價。

  因此,調查機關認定,上述事實表明,根據歐盟法律規定,獲得本項目下補貼的對象,只能是與馬鈴薯澱粉生産商簽訂種植採購合同的馬鈴薯種植者。由於馬鈴薯澱粉配額機制的存在和馬鈴薯的種植特點,也決定了只有位於歐盟境內,並受種植採購合同約束的馬鈴薯種植者才可以獲得該項目下的補貼。《反補貼條例》第四條規定,由出口國(地區)法律、法規明確規定的某些企業、産業獲得的補貼具有專向性。調查機關決定在終裁中維持初裁的認定,即歐盟在該項目下對符合特定條件的馬鈴薯種植者提供的補貼具有專向性。

  3.補貼利益的確定

  初裁中,調查機關認定馬鈴薯澱粉生産商獲得了該項目下的補貼利益,並將歐盟法律規定的種植者總收入(即法律規定的馬鈴薯採購最低限價與該項目的資助標準之和)推定為公平的馬鈴薯市場價格,用該價格與各應訴公司的實際採購價格進行比較,其差異即為各應訴公司在該項目下所獲得的補貼利益。初裁後、歐盟、荷蘭艾維貝公司和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兩家公司為關聯公司,以下統稱艾維貝公司)均就該項目提交了評論意見。在對各方評論意見進行充分考慮的基礎上,經過初裁後的進一步調查和實地核查,調查機關就該項目補貼利益認定如下:

  (1)該項目下補貼金額的確定。

  在初裁中,調查機關認定該項目下的補貼金額為等於或略低於每噸馬鈴薯澱粉66.32歐元。法國羅蓋特公司和艾維貝公司均在初裁評論中認為,“雖然歐盟理事會的條例中規定一噸馬鈴薯澱粉的補貼金額為66.32歐元,但在實踐中,給予馬鈴薯種植者的補貼金額以越來越大的幅度下調,以更多支援歐盟農村發展項目(此項目和馬鈴薯澱粉無關)。2009年馬鈴薯種植者每噸馬鈴薯澱粉實際獲得補貼金額比66.32歐元低7%,即61.68歐元。”

  針對應訴公司的評論意見,調查機關在實地核查中發現,根據歐盟法律規定,凡是符合條件的申請均可按照每噸馬鈴薯澱粉66.32歐元的標準獲得該項目下的補貼,但歐盟法律同時規定成員國可對該補貼金額按照一定比例進行調整。即成員國政府按照一定比例提取補貼金額用於農村發展。在實地核查中,歐委會農業總司官員向調查機關解釋了該項目補貼金額標準的設定依據和變化情況,並就補貼金額按比例調整的情況向調查機關提供了相關法律依據。根據歐盟理事會第73/2009條例第二章第7條規定:“在特定年份給予農民超過5000歐元的直接支付在2012年之前,包括2012年,每年按照下面比例下調:a)2009年7%;b)2010年8%;c)2011年9%;d)2012年10%。”因此,調查機關認為,上述法律規定證明了應訴公司的主張。調查機關在終裁決定中接受該主張,以實地核查中各成員國提交的實際補貼金額為基礎計算該項目下的補貼利益。

  (2)馬鈴薯澱粉生産商是否獲得該項目下補貼利益分析。

  在初裁中,調查機關曾詳細分析了生産商獲得該項目下補貼利益的原因:即該項目的立法目的、授予條件以及實際效果均表明,歐盟設立該項目的目的是為了維持馬鈴薯澱粉的生産,使馬鈴薯澱粉能夠與穀類澱粉競爭。該項目減少了馬鈴薯澱粉生産商的採購成本,使馬鈴薯澱粉生産商獲得了該項目下的補貼利益。

  艾維貝公司在初裁評論中主張,“該補貼項目的受益者是馬鈴薯種植者,而非馬鈴薯澱粉生産企業。調查機關忽略了本項目是歐盟共同農業政策下的內容之一,而共同農業政策的根本目的是保證農民的收入。由於要保證農民的收入,歐盟設立了各種農産品的最低限價。如果歐盟政府設定最低限價高於世界市場價格,歐盟政府必須通過生産返款和出口返款向下游生産商進行補償,以維持下游生産商的競爭力。如果歐盟政府設定最低限價保持與世界市場價格一致,那麼農民收入的減少通過歐盟政府直接資助進行補償,以維持農民的收入水準。”

  調查機關對艾維貝公司的上述評論意見進行了調查。在實地核查中,歐委會農業總司官員證實,其補貼政策的目的,其一是為了穩定農民收入,並保持馬鈴薯種植的可持續性,使馬鈴薯澱粉生産有穩定的原材料供應。對於農民而言,馬鈴薯只能賣給澱粉生産商才能獲得最大利益;其二是彌補馬鈴薯澱粉從原料種植(土地比較貧瘠的地區,且不利於長途運輸)到生産(週期短,一年中的特定月份進行而非全年進行)的結構性損失,使馬鈴薯澱粉能夠與穀類澱粉競爭。歐盟並非所有農産品都規定了最低限價,作為馬鈴薯澱粉主要競爭對象的穀物類澱粉而言,其主要原材料玉米不存在最低限價,而只有干預價格,種植玉米的農民在市場上出售産品,其成交價格既可能高於干預價格,也可能低於干預價格。歐盟澱粉生産商也可以從歐盟外購買玉米進行生産。但對於馬鈴薯澱粉生産商而言,其採購馬鈴薯支付的價格必須符合歐盟最低限價的要求,且只能向與其簽訂種植供貨合同的種植者購買馬鈴薯,而不能從其他渠道購買。

  根據實地核查確認的事實,調查機關形成結論如下:第一,調查機關並不否認保證農民收入是歐盟共同農業政策的根本目標之一,但共同農業政策框架下,針對不同農産品的具體補貼政策目標並不相同。就該補貼項目而言,從項目的設立目的看,該項目是針對馬鈴薯澱粉生産,並以保證馬鈴薯澱粉與穀類澱粉競爭為直接目標的;第二,從該項目資助標準設立的基礎和授予條件看,該項目也是針對馬鈴薯澱粉的。無論是歐盟法律規定的最低限價,還是該項目的補貼金額標準均是以馬鈴薯澱粉單位産量為基數的,而不是以馬鈴薯單位産量為基數。補貼金額的發放也是依據澱粉産量來確定的。因此,該項目依然是為了馬鈴薯澱粉的生産。馬鈴薯種植者只有按照種植採購合同的約定將馬鈴薯賣給澱粉生産商後,才有資格申請並獲得該項目下的補貼金額;第三,從該項目的實際效果來看,一方面,該項目下的補貼保證馬鈴薯種植者有穩定的收入來源,也保證了馬鈴薯澱粉生産有穩定的原材料供應;另一方面,通過該項目下的補貼向種植者提供資金支援,實質降低了馬鈴薯澱粉生産商的支付成本。綜上分析,調查機關認為,歐盟設立該項目,其目的是確保馬鈴薯澱粉的生産,該項目減少了馬鈴薯澱粉生産商對其原材料馬鈴薯的採購支出,馬鈴薯澱粉生産商從該項目下資助中獲得利益。因此,調查機關在終裁決定中對艾維貝公司的評論意見不予考慮,仍維持初裁認定,即馬鈴薯澱粉生産商可以獲得該項目下補貼利益。

  (3)馬鈴薯澱粉生産商從該項目下獲得補貼利益額計算。

  在初裁中,由於歐盟並不存在公開的、自由交易的澱粉馬鈴薯(以下稱馬鈴薯)市場,調查機關將歐盟法律規定的種植者總收入推定為基準的馬鈴薯市場價格,並用該價格與各應訴公司的實際馬鈴薯採購價格進行比較,其差異即為各應訴公司在該項目下所獲得的補貼利益。

  歐盟在初裁評論中主張,“關於對馬鈴薯澱粉種植者的支援,委員會強調了中國商務部關於傳遞效應分析以及傳遞給馬鈴薯澱粉生産商的效益計算分析的不足。特別是,中國商務部應該解釋為何種植者收到的所有的支付利益臨時被裁定為完全傳遞給了生産者,特別是考慮到付款是為了鼓勵種植者而不是放棄用於生産馬鈴薯澱粉的馬鈴薯種植。”針對歐盟的評論意見,調查機關強調,關於補貼利益計算方法,在初裁公告及初裁所依據的基本事實披露中,已有較為詳細的説明。調查機關強調,在計算補貼利益時,調查機關並沒有認為種植者接受的所有補貼利益都被傳遞給馬鈴薯澱粉生産商,而是通過推定馬鈴薯的公平市場交易價格的方法,進而比較公平市場交易價格與馬鈴薯澱粉生産商實際支付的馬鈴薯採購價格之間的差異,來確定馬鈴薯澱粉生産商的補貼利益。

  艾維貝公司在初裁評論中主張,“調查機關選用馬鈴薯種植者最低收入作為基準價格,存在錯誤。其原因為:其一、商務部採用的這個基準價格,按照商務部分析更是政府干預價格,與商務部設定基準價格時的標準相衝突。根據設定基準價格的公平、合理和獨立性原則,不該使用該價格;其二、艾維貝公司認為,對於馬鈴薯生産商來説,歐盟並不存在法律所保障的馬鈴薯種植者最低收入這個概念;其三,由於商務部在初裁中認定歐盟內部不存在一個真正市場化的、未受政府干預的澱粉馬鈴薯的市場價格,所以初裁採用任何歐盟的價格或價格組合均與商務部裁定不符。”

  調查機關通過進一步調查和實地核查後認為,本項目的一個重要特點是,表面上,接受財政資助的是馬鈴薯種植者,但澱粉生産商在實質上也接受了該項目下的補貼利益。由於歐盟實施的一系列干預手段,包括通過生産配額對馬鈴薯澱粉的産量進行限制、對馬鈴薯採購設定最低限價,要求種植者和澱粉生産商之間簽訂合同並對合同內容作出明確規定,禁止澱粉生産商從其他渠道購買馬鈴薯,向馬鈴薯種植者提供補貼支援等,事實上高度控制了馬鈴薯市場的供求關係。歐盟並不存在公平的,可供比較的馬鈴薯交易價格,並且,調查機關也沒有發現可供比較的國際市場價格。因此,調查機關推定歐盟法律規定的馬鈴薯種植者單位總收入為基準市場價格具有合理性。由於馬鈴薯澱粉生産商與馬鈴薯種植者的關係不同,為了保證本調查的公正性和準確性,調查機關在終裁時,根據應訴公司的實際情況計算應訴公司的補貼利益時。

  就法國羅蓋特公司而言,馬鈴薯澱粉只是該公司全部産品的極小一部分。向其供貨的馬鈴薯種植者與公司之間,除履行種植交貨合同外,並不發生其他的權利義務關係。因此,對於該公司而言,該項目是作為一個上游補貼而存在的,在計算該公司補貼利益時,調查機關決定維持初裁的計算方法。經計算,該公司並沒有獲得該項目下的補貼利益。

  經過實地核查,調查機關發現,艾維貝公司性質為農業合作社企業,其設立之初就是馬鈴薯種植者的銷售辦公室,其後從事馬鈴薯澱粉的生産。目前,公司的股東均為馬鈴薯種植者,股東以其持有的股份與公司簽訂種植交貨合同並履行交貨義務,即向艾維貝公司提供了主要用於生産馬鈴薯澱粉的投入品,並有權根據公司的盈利情況獲得艾維貝公司分紅。當艾維貝公司出現資金緊張時,股東需以個人資産緩解危機,當艾維貝公司出現資不抵債的情況時,股東還需以個人資産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而艾維貝公司除向股東購買馬鈴薯外,還負責承擔馬鈴薯的集中運輸(從種植地點運輸到工廠),代理股東申請該項目下的補貼,並可以預先向股東支付該項目下應得的補貼,再從政府得到返還,還可以根據公司利潤向股東進行分紅。特別需要説明的是,該公司為採購馬鈴薯支付的交易價格,由支付給股東的馬鈴薯採購價格和運費構成,其雖然在表面上符合歐盟法律關於馬鈴薯支付最低限價的規定,但實質上使公司承擔了作為其股東的種植者應承擔的運費。因此,在事實上,艾維貝公司與作為該公司股東的種植者之間是一體的,其本身既為種植者,也為生産者。其股東在該項目下接受的財政資助,即為艾維貝公司在該項目下接受的財政資助,艾維貝公司獲得了該項目下的補貼利益。

  鋻於艾維貝公司屬於農業合作社這一特點,調查機關在核查後決定在終裁計算該公司補貼利益時,將作為該公司股東的種植者在調查期內接受該項目下的補貼金額,除以艾維貝公司在調查期內的銷售收入和作為艾維貝公司股東的馬鈴薯種植者向公司銷售馬鈴薯的收入之和,再乘以該公司馬鈴薯澱粉銷售單價,得到該公司單位馬鈴薯澱粉在該項目下獲得的利益額,用該利益額除以該公司在調查期內向中國銷售馬鈴薯澱粉的CIF價格,計算出艾維貝公司(包括荷蘭艾維貝公司和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在該項目下的從價補貼率為6.1%。

  需要進一步説明的是,除了艾維貝公司股東向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供貨外,還有與該工廠存在長期合同的種植者(非股東)向其供應馬鈴薯。這些種植者雖然與該工廠之間存在長期合同關係,表明他們之間的供貨生産關係是穩定的。但是,由於這些種植者是一個個獨立的個體,其並不像艾維貝公司股東那樣根據持有的股份享受權利及履行義務,因此,在計算艾維貝公司就該部分財政資助所獲得的補貼利益時,調查機關仍按照初裁的認定和計算方法。經計算,在其他非艾維貝公司股東種植者供貨方面,艾維貝公司沒有獲得該項目下的補貼利益。

  (三)法國污水處理設備投資補貼

  初裁中,調查機關認定,阿圖瓦-庇卡底水資源管理署(以下簡稱,管理署)在該項目下以贈款類投資補貼的形式向法國羅蓋特公司提供財政資助,該資助具有專向性,且被調查産品從中獲得了利益,構成了《反補貼條例》項下的可採取反補貼措施的補貼。

  初裁後,法國政府和法國羅蓋特公司均在初裁評論中表示法國政府的該類資助並不具有專向性。對此,在實地核查中,調查機關就該項目詢問了管理署工作人員,請其就該項目所屬的去除水污染類援助的補貼資格和補貼數量標準情況進行解釋。管理署工作人員指出,管理署針對其管轄區域內的各類團體和組織提供該類援助,包括工業企業、中小企業、手工業、農民等私營主體,也包括從事健康與社會活動等非營利團體。援助並不針對特定地區、企業或産業,而是一視同仁。管理署文件明確規定了補貼資格和補貼數量的標準,標準客觀、中立且得到嚴格執行,授予機關沒有自由裁量權,所有符合基本環境要求和保證項目建設效率的申請都會獲得批准。調查機關在實地核查中現場審查了2002年至2007年獲得該類資助的企業名單,調查機關發現獲得該類資助的企業所屬産業廣泛,不限于工業企業,還包括其他各類私營主體和非營利團體,而且授予機關及其依據的法律給予補貼的標準是客觀、中立和可自動獲得的,因而從補貼授予方式和獲得結果來看,該項目不能滿足《反補貼條例》第四條項下的關於專向性的認定標準。因此,調查機關在終裁中認定,管理署的該類資助不具有專向性,該項目不構成《反補貼條例》項下的可採取反補貼措施的補貼。

  此外,經初裁後實地核查和繼續調查,調查機關未能獲得充足證據材料證明法國羅蓋特公司的被調查産品從法國綠色化工補貼中獲得利益,因此調查機關在本案終裁中認定該項目不構成《反補貼條例》項下的可採取反補貼措施的補貼。

  對於其他項目,調查機關作出如下裁定:

  調查期內未向被調查産品授予利益的項目

  馬鈴薯澱粉出口返款補貼

  荷蘭投資項目補貼

  法國綠色化工補貼

  對於其他未應訴的歐盟公司,根據《反補貼條例》第二十一條的規定,調查機關決定採用可獲得的事實作出從價補貼率的裁定,以本案調查中從價補貼率最高的應訴公司的從價補貼率作出從價補貼率的認定。

  綜上,各公司從價補貼率分別為:

  法國羅蓋特公司7.5%

  荷蘭艾維貝公司12.4%

  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12.4%

  其他歐盟公司12.4%

  五、産業損害及損害程度

  (一)被調查産品進口量及所佔中國國內市場份額。

  1.被調查産品進口數量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統計數據,2007年、2008年和2009年來自於歐盟的被調查産品進口數量分別為7357.47噸、8745.01噸和31597.12噸。2008年比2007年增長18.86%;2009年比2008年增長261.32%。

  2.被調查産品在中國國內市場所佔的份額

  調查證據顯示,調查期內來自於歐盟的被調查産品佔中國國內市場份額2007年為2.44%;2008年為2.80%,比2007年上升0.36個百分點;2009年為9.78%,比2008年上升6.98個百分點。

  (二)被調查産品進口價格及對中國國內同類産品價格的影響。

  1.被調查産品進口價格

  調查證據顯示,2007年、2008年和2009年來自於歐盟的被調查産品進口價格(CIF價格)分別為5296.02元/噸、5298.90元/噸和3158.70元/噸。2008年比2007年上升0.05%,但從2008年6月起持續下降,2008年12月進口價格較同年6月下降26.04%;2009年比2008年下降40.39%。

  2.國內同類産品價格

  調查證據顯示,國內同類産品銷售價格2007年為4644.98元/噸;2008年為4553.45元/噸,比2007年下降了1.97%;2009年為4197.36元/噸,比2008年下降了7.82%。

  3.被調查産品進口對中國國內同類産品價格的影響

  如上所述,調查期內,被調查産品進口價格與中國國內同類産品價格的變化趨勢基本一致,調查期內均總體呈下降趨勢。

  調查證據顯示,被調查産品進口數量2008年比2007年增長18.86%,2009年比2008年增長261.32%,進口價格2008年與2007年基本持平,2009年較2008年大幅下降40.39%。調查期內,由於原材料、人工、燃料動力等成本上漲,國內同類産品單位銷售成本持續上升,2008年、2009年分別同比上漲1.56%和4.01%,但受被調查産品進口影響,2008年、2009年國內同類産品價格卻分別下降1.97%和7.82%,可見,被調查産品進口變化對國內同類産品銷售價格造成抑制和壓低。實地核查中國內生産者提供的原始訂購合同、調價記錄、最終銷售發票等材料證明,被調查産品進口變化對國內同類産品銷售價格産生明顯影響。

  綜上,現有證據顯示,調查期內,來自於歐盟的被調查産品進口數量呈逐年增長趨勢,價格總體下降,所佔國內市場份額上升,對中國國內同類産品的銷售價格産生了抑制和壓低。特別是2009年被調查産品進口數量大增,進口價格大幅下降,嚴重壓低了中國國內同類産品的價格,導致國內同類産品未能達到合理的價格水準,産業盈利水準急劇下降。

  艾維貝初裁評論意見稱,本案初裁認定的對馬鈴薯種植者和馬鈴薯澱粉生産者的補貼不構成出口商收入的增加,並不對出口價格造成直接影響,因而也不會對國內同類産品價格産生《反補貼條例》規定的價格削減、抑制或壓低。[詳見艾維貝初裁評論意見第4頁]

  對此,申請人再次評論意見中通過舉例説明瞭國內補貼對歐盟馬鈴薯澱粉的內銷價格和出口價格都會造成影響。正是由於補貼的存在,導致歐盟廠商存在降價空間,可以低價大量向中國出口,進而對國內同類産品的價格造成嚴重的壓低和抑製作用。[詳見申請人再次評論意見第8頁-第10頁]

  調查機關認為:

  首先,《反補貼條例》第八條中有關價格削減、抑制或者壓低認定的規定要求調查機關考察補貼進口産品對國內同類産品價格的影響,而非補貼對被調查産品出口價格的影響。關於被調查産品進口對國內同類産品價格的影響,調查機關已在初裁中進行了分析,調查機關的結論也得到了相關證據的印證。

  其次,關於調查期內歐盟向馬鈴薯種植者和馬鈴薯澱粉生産者提供的補貼及其構成的利益,調查機關已在初步裁定中進行了認定,認為馬鈴薯澱粉生産補貼增加了馬鈴薯澱粉生産企業的收入,降低了被調查産品的成本;馬鈴薯種植者補貼影響了馬鈴薯澱粉生産商對其原材料馬鈴薯的採購支出。上述補貼均使歐盟馬鈴薯澱粉生産商獲取了利益,從而為其低價出口提供了空間。

  綜上,艾維貝初裁評論意見中的主張與事實不符,且未提供支援其主張的證據和理由,不能成立。

  歐盟初裁評論意見提出,被調查産品CIF價格已受到徵收反傾銷稅的影響,在與國內同類産品價格進行比較時,應當考慮被調查産品CIF進口價格,而中國商務部未能做到這一點。[詳見歐盟初裁評論意見第4頁]

  調查機關認為:

  首先,歐盟初裁評論意見中僅簡單主張被調查産品CIF價格受到反傾銷稅的影響,但未説明受到何種影響及影響程度,且未提供相應的證據及理由。

  其次,調查機關在初裁中就被調查産品進口價格對國內同類産品價格影響進行分析時依據的正是被調查産品CIF進口價格,不存在歐盟指稱的未考慮被調查産品CIF進口價格的情況。

  第三,調查機關關於被調查産品對國內同類産品價格影響的分析,並不是就二者價格高低進行簡單的比較,而是基於二者變化趨勢及被調查産品進口數量的影響進行綜合分析,得出被調查産品進口壓低和抑制了國內同類産品價格的結論。

  綜上,歐盟初裁評論意見中的上述主張不能成立。

  歐盟終裁前資訊披露評論意見中進一步提出,調查機關的價格分析存在缺陷,應當將被調查産品對應的關稅、反傾銷稅等計算在內,按此測算被調查産品進口價格已明顯高於國內同類産品價格。[詳見歐盟終裁前資訊披露評論意見第3頁]

  對此,申請人終裁前資訊披露再次評論意見認為:

  首先,反補貼法律並未明確規定在分析被調查産品進口對國內同類産品價格的影響時,對進口價格是否需要調整關稅和反傾銷稅。

  其次,被調查産品進口價格高於國內同類産品的價格,並不能説明被調查産品進口未對國內同類産品價格造成影響。根據相關法律規定,補貼進口産品對國內同類産品的價格影響只要滿足價格削減、價格壓低和價格抑制中的情形之一即可。本案中調查機關對於被調查産品和國內同類産品價格的比較,並不是就二者價格高低的比較,而是基於二者變化趨勢的分析,進而認定被調查産品進口壓低和抑制了國內同類産品的價格。因此,本案即便不存在被調查産品價格低於國內同類産品(即價格削減)的情況,也已經符合法律規定。以不存在價格削減就得出沒有對國內同類産品價格産生影響的結論,顯然是錯誤的。[詳見申請人終裁前資訊披露再次評論意見第6頁-第7頁]

  調查機關認為:

  首先,本案中關於被調查産品對國內同類産品價格影響的分析,並不是就二者價格高低進行簡單的比較,而是基於二者價格變化趨勢及被調查産品進口數量的影響進行綜合分析,得出被調查産品進口壓低和抑制了國內同類産品價格的結論。

  其次,依據國外生産者調查問卷答卷中提供的價格數據測算,調查期內包含關稅和反傾銷稅的被調查産品進口價格逐年下降,其變化趨勢支援調查機關關於價格影響的結論。

  綜上,調查機關的價格影響分析符合《反補貼條例》和《反補貼産業損害調查規定》的相關規定。

  (三)國內産業相關經濟因素和指標的評估。

  根據《反補貼條例》第八條及《反補貼産業損害調查規定》第六條等規定,調查機關對被調查産品影響國內産業的相關經濟因素和指標進行了調查,調查顯示:

  市場需求量

  調查期內,國內同類産品市場需求量2007年為30.21萬噸;2008年為31.21萬噸,比2007年增長3.30%;2009年為32.29萬噸,比2008年增長3.48%。

  羅蓋特初裁評論意見質疑初裁中2009年市場需求量數據及計算方法,稱與其根據國內同類産品産量、總進口量、出口量和庫存計算所得數字不符。[詳見羅蓋特初裁評論意見第5頁]

  對此,調查機關認為:

  首先,申請人在申請書中使用表觀消費量數據來説明國內市場需求。調查顯示,馬鈴薯澱粉具有季節性生産、全年銷售的特點,國內産業在每個日曆年末保有大量期末庫存,這些庫存是滿足次年銷售和市場需求的重要部分,如果採用表觀消費量的計算公式錶示市場需求,則無法反映由這部分庫存所滿足的市場需求,計算結果與實際市場需求存在較大誤差。因此,調查機關在裁決中採用國內同類産品總內銷量與總進口量之和代表國內市場需求量,能夠更加準確的反映國內市場需求量。

  其次,初裁中市場需求量為國內同類産品總內銷量與總進口量之和,而羅蓋特初裁評論意見中引用的産量、庫存等數據是代表國內産業並提交調查問卷答卷的15家國內生産者的合計數據,而非國內同類産品的總體數據。

  綜上,羅蓋特初裁評論意見使用了錯誤的計算方式和錯誤的數據基礎,因此無法得出正確的結論。

  産能

  調查期內,國內産業同類産品産能2007年為38.90萬噸;2008年為42.90萬噸,比2007年增長10.28%;2009年為46.90萬噸,比2008年增長9.32%。

  歐盟終裁前資訊披露評論意見認為,調查期內國內産業同類産品産能高於市場需求量,影響了國內産業的收益率。[詳見歐盟終裁前資訊披露評論意見第3頁]

  對此,申請人終裁前資訊披露再次評論意見認為:

  首先,決定馬鈴薯澱粉市場供應量的數據應是市場實際投入量,即産量數據。本案調查期內,國內産業同類産品的産量均維持在馬鈴薯澱粉需求量之下,不存在國內同類産品供給大於需求的過剩情況。

  其次,在市場需求穩定增長的情況下,即使産能增長,産量也應保持相對穩定,不應出現産量大幅減少的狀況。國內産業開工率的過度下降明顯受到了被調查産品的大量低價進口的干擾,即導致國內産業同類産品無法獲得合理的利潤空間,進而被迫減産、降低開工率。

  再次,調查期內國內産業産能增加是由於個別企業規模化和集團化發展的結果,因此導致馬鈴薯澱粉生産集中度有所提高。這有利於企業降低産品生産成本,提高競爭能力。但即使如此,由於歐盟被調查産品的大量低價進口,國內生産企業仍受到嚴重的實質損害,財務狀況也急劇惡化。[詳見申請人終裁前資訊披露再次評論意見第7頁-第8頁]

  調查機關認為,調查證據顯示,調查期內,被調查産品進口數量持續上升,進口價格自2008年6月起持續下降,抑制和壓低了國內産業同類産品銷售價格,致使國內産業無法消化原材料、人工、燃料動力等成本上漲,盈利水準急劇下降。可見,國內産業收益能力的下降是被調查産品進口造成的,而非“産能高於市場需求量”所造成的。産能偏高是本案馬鈴薯澱粉季節性生産特點的體現,歐盟馬鈴薯澱粉的産能、産量均高於其市場需求。歐盟終裁前資訊披露評論意見中僅簡單提出主張,並未提供支援其主張的分析和證據,本案調查證據也不支援歐盟終裁前資訊披露評論意見中提出的主張。

  産量

  調查期內,國內産業同類産品産量2007年為16.23萬噸;2008年為18.06萬噸,比2007年增長11.29%;2009年為11.14萬噸,比2008年減少38.30%。

  銷售量

  調查期內,國內産業同類産品銷售量2007年為12.84萬噸;2008年為13.33萬噸,比2007年增長3.82%;2009年為15.69萬噸,比2008年增長17.69%。

  市場份額

  調查期內,國內産業同類産品市場份額2007年為38.47%;2008年為40.04%,比2007年上升1.57個百分點;2009年為47.71%,比2008年上升7.67個百分點。

  銷售價格

  調查期內,國內産業同類産品銷售價格2007年為4644.98元/噸;2008年為4553.45元/噸,比2007年下降1.97%;2009年為4197.36元/噸,比2008年下降7.82%。

  銷售收入

  調查期內,國內産業同類産品銷售收入2007年為59913.83萬元;2008年為61397.51萬元,比2007年增長2.48%;2009年為65791.82萬元,比2008年增長7.16%。

  稅前利潤

  調查期內,國內産業同類産品稅前利潤2007年為2983.19萬元;自2008年起,國內産業陷入虧損,2008年和2009年的虧損額分別為1015.53萬元和9421.58萬元。

  投資收益率

  調查期內,國內産業同類産品投資收益率2007年為1.74%;2008年為-0.50%;2009年為-4.29%,處於調查期內最低水準。

  開工率

  調查期內,國內産業同類産品開工率2007年為41.72%;2008年為42.10%,比2007年上升0.38個百分點;2009年為23.76%,比2008年下降18.34個百分點,處於調查期內最低水準。

  每人平均年工資

  調查期內,國內産業同類産品就業人員每人平均年工資2007年為13847.06元;2008年為17151.31元,比2007年增加23.86%;2009年為16452.63元,比2008年減少4.07%。

  就業人數

  調查期內,國內産業同類産品就業人數2007年為1892人;2008年為2083人,比2007年增加10.10%;2009年為1993人,比2008年減少4.32%。

  勞動生産率

  調查期內,國內産業同類産品勞動生産率2007年為85.77噸/人;2008年為86.70噸/人,比2007年提高1.08%;2009年為55.91噸/人,比2008年下降35.51%,處於調查期內最低水準。

  期末庫存

  調查期內,國內産業同類産品期末庫存量2007年為6.86萬噸;2008年為11.33萬噸,比2007年增加65.08%;2009年為6.33萬噸,比2008年減少44.16%。

  歐盟初裁評論意見認為,2007年至2008年國內産業的大幅生産過剩導致期末庫存大幅增加,進而主張國內産業為消化庫存壓力在2009年減少生産。[詳見歐盟初裁評論意見第5頁]

  申請人再次評論意見中認為,本案中國內産業同類産品屬於季節性生産,當年的大部分産量要結轉到次年銷售。因此年度期末庫存應當保持平穩或上升,才能滿足第二年市場不斷增長的需求。國內産業2009年産量大量減少並不是為了消化之前的期末庫存而有預期的減産。而是由於2008年下半年以來被調查産品的大量低價進口,對國內産業同類産品的生産經營造成了嚴重的衝擊,生産量越多虧損越大而導致的。2009年國內産業産量和期末庫存的減少,將會進一步對2010年的市場供應造成極大的衝擊。歐盟的上述觀點完全脫離國內産業同類産品的季節性生産特點,有關2007年和2008年産量過剩、期末庫存大量增加進而導致2009年國內同類産品大量減産的分析與事實不符。[詳見申請人再次評論意見第19頁]

  調查機關認為:

  首先,如前所述,馬鈴薯澱粉具有季節性生産、全年銷售的特點,在每個日曆年末都應保有大量期末庫存以供次年銷售。穩定增長的期末庫存是為了滿足次年市場需求的增長,而非生産過剩的結果。

  其次,正如調查機關在初裁中的認定,被調查産品進口價格自2008年6月開始持續下降,嚴重抑制和壓低了國內同類産品價格,致使國內産業不能消化上升的成本,企業盈利能力受到嚴重影響,2008年國內産業開始出現虧損,為避免虧損進一步擴大,國內産業不得不在2009年減少産量。

  綜上,歐盟初裁評論意見中的上述主張不能成立。

  經營活動現金凈流量

  調查期內,國內産業同類産品經營活動現金凈流量在2007年和2008年均為現金凈流出,流出額分別為4308.95萬元和1946.25萬元;2009年轉為凈流入5326.20萬元。

  投融資能力

  調查期內,部分國內生産者公司上市計劃和同類産品的擴産、投資項目被迫擱置、延緩或取消,部分國內生産者的銀行信用等級降低,貸款申請被銀行拒絕,股票或債券發行受挫等。2008年和2009年,國內産業同類産品的稅前利潤為負值,投入的資金無法産生相應效益,對下一步投融資活動産生負面影響。

  (四)國內産業受到實質損害。

  上述證據顯示,調查期內,國內同類産品需求持續增長。為滿足國內市場需求的增長,國內産業産能保持了一定程度的增長。2007年至2008年,國內同類産品的産量、銷售量、銷售收入、就業人數、每人平均年工資等指標均實現一定程度的增長,開工率、勞動生産率有所上升。但隨著被調查産品進口數量出現增長,佔國內市場份額上升,2008年下半年進口價格持續下跌,國內同類産品銷售價格下降,國內産業開始出現虧損,投資收益率降為負值。2009年,被調查産品進口數量大幅上升,進口價格急劇下降,嚴重壓低了國內同類産品銷售價格,國內産業無法消化原材料、人工和燃料動力等成本上漲,虧損進一步擴大,進而被迫減産,産量、開工率、每人平均年工資、就業人數、勞動生産率全面下降。受此影響,部分國內生産者公司上市計劃和新建項目被迫擱置、延緩或取消,信用等級被下調,銀行貸款申請遭拒,股票或債券發行計劃延緩,對未來投融資活動産生負面影響。綜上,調查機關認定國內産業受到了實質損害。

  歐盟駐華代表團在其提交的歐盟評論意見中提出,調查機關應考慮2007年前歐盟馬鈴薯澱粉的進口情況及國內産業狀況;歐盟評論意見同時引用了2005年歐盟馬鈴薯澱粉向中國出口數量、價格和佔中國國內市場份額數據,主張2009年自歐盟進口未對國內産業造成實質性損害。[詳見歐盟評論意見第3頁]

  調查機關認為,本案立案公告明確本案産業損害調查期為2007年1月1日至2009年12月31日,歐盟駐華代表團提出的2005年有關數據不在本案産業損害調查期之內。

  荷蘭艾維貝公司和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在其提交的國外(地區)生産者/出口商調查問卷答卷中主張,鋻於馬鈴薯澱粉生産具有季節性的特點,依據産季劃分産業損害分析期較之以日曆年度進行分析更加客觀、合理。[詳見荷蘭艾維貝公司和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國內(地區)生産者/出口商調查問卷答卷第21頁]

  調查機關認為,證據顯示,國內馬鈴薯澱粉生産者與歐盟生産者、歐盟內部不同生産者之間的産季時間均存在差異,無法確定一個適用於所有生産者的産季作為分析基礎。在此情況下,日曆年度是一個通用且較為客觀的分析基礎。實地核查過程中,荷蘭艾維貝公司明確表示認同以日曆年度確定産業損害調查期。

  歐盟初裁評論意見中提出“不可否認的是,不管中國商務部用自然年或銷售年來衡量有關産品,銷售年更合適”。[詳見歐盟初裁評論意見第4頁]

  調查機關認為,初裁中調查機關已就為何選取日曆年度作為分析基礎進行了充分的説明,相關歐盟生産者也明確表示認同以日曆年度確定産業損害調查期。歐盟初裁評論意見中並未對調查機關選取日曆年度的理由提出異議,也未提供支援其主張的證據和理由,其“銷售年更合適”的主張不能成立。

  (五)被調查産品出口地區的生産能力、出口能力及對國內産業可能産生的進一步影響。

  歐盟是全球馬鈴薯澱粉的主要産地,具有巨大的生産能力。調查證據顯示,調查期內,歐盟馬鈴薯澱粉年生産能力超過194萬噸,實際年産量與生産能力基本持平,而同期歐盟內部市場需求量僅為每年40萬噸至50萬噸。可見歐盟馬鈴薯澱粉生産能力遠超過其內部市場需求,具有很強的出口能力。

  初裁前實地核查結果顯示,歐盟生産企業視中國市場為重要出口目標和調節市場。國外(地區)生産者/出口商調查問卷答卷數據也顯示,調查期內,3家歐盟生産者被調查産品出口數量在其總銷量中佔比較大,向中國出口量逐年增長,且增速高於出口總量增速和向其他國家出口量增速,向中國出口量佔出口總量的比例也迅速上升。

  綜上所述,歐盟被調查産品生産能力大,出口能力強,中國是其重要的出口目標和調節市場,調查期內對中國的出口數量持續增長,對中國出口占其出口總量比例上升明顯。調查機關認定,被調查産品可能對中國國內産業造成進一步影響。

  艾維貝初裁評論意見提出,歐盟每年生産的194萬噸馬鈴薯原澱粉中有100萬噸會經過加工成為改性澱粉,滿足歐盟內部對於改性澱粉的市場需求,並據此質疑初裁中關於歐盟“具有很強的出口能力”的結論。[詳見艾維貝初裁評論意見第6頁-第7頁]

  羅蓋特初裁評論意見和聯合會初裁評論意見均提出,2009年歐盟馬鈴薯澱粉總産量達150-200萬噸,其中45-50萬噸用於盟內消費,50-100萬噸用於生産“改良澱粉”,45-50萬噸出口盟外市場,對中國出口只佔歐盟總出口的10%,認為歐盟出口量遠低於商務部估算的數值。[詳見羅蓋特初裁評論意見第8頁,聯合會初裁評論意見第4頁]

  申請人再次評論意見認為,歐盟是全球最大的馬鈴薯澱粉生産地區,年産量高達200萬噸,儘管歐盟利害關係方認為除用於直接消費外,馬鈴薯澱粉還有100萬噸用於生産變性澱粉,即便如此,歐盟馬鈴薯澱粉的合計消費量也不超過150萬噸。與近200萬噸的産量相比,還有50萬噸的過剩産量。如艾維貝在評論意見中所述的“在歐盟,經濟環境始終受到2009年全球經濟危及的影響,對於馬鈴薯澱粉的需求在減退”,因此未來歐盟馬鈴薯澱粉的過剩産量還將進一步增加。從歐盟的海關數據來看,2009年歐盟馬鈴薯澱粉的總出口量高達40.96萬噸,所佔産量比重近20%,而在2010年,歐盟的出口量進一步增至49.44萬噸,所佔産量比重進一步提高到25%。因此,歐盟馬鈴薯澱粉具有強大的出口能力。中國市場始終都是歐盟馬鈴薯澱粉出口的重要市場。2009年,歐盟對中國的出口量為3.16萬噸,佔其總出口量的比重約為7%。2010年,歐盟對中國的出口量進一步增至14萬噸,佔其總出口量的比例大幅增至28%。歐盟廠商極有可能進一步低價對中國大量出口馬鈴薯澱粉。[詳見申請人再次評論意見第20頁-第21頁]

  調查機關認為:

  首先,申請人再次評論意見中的主張和分析符合實際。初裁中,調查機關依據調查證據對歐盟馬鈴薯澱粉的生産能力、實際年産量和盟內市場需求量進行了認定,艾維貝初裁評論意見並未對調查機關認定的上述數據提出異議。羅蓋特初裁評論意見和聯合會初裁評論意見中僅提及了2009年的相應數據,但並未提供對應的證據材料。經調查機關對比,其提交數據與初裁中的認定數據基本一致。

  其次,即便扣除100萬噸左右用於生産改性澱粉的馬鈴薯澱粉,歐盟馬鈴薯澱粉年出口量仍達到約50萬噸。羅蓋特初裁評論意見和聯合會初裁評論意見中提供的2009年出口數據也與此相符。相對於歐盟40-50萬噸的盟內銷售量和我國不足40萬噸的市場需求量而言,歐盟馬鈴薯澱粉依然具備很強的出口能力。

  綜上,調查機關認為初裁中對於歐盟馬鈴薯澱粉出口能力的認定具備事實基礎。艾維貝初裁評論意見、羅蓋特初裁評論意見和聯合會初裁評論意見中的相關主張不能成立。

  羅蓋特終裁前資訊披露評論意見和歐盟終裁前資訊披露評論意見均認為,調查機關承認了在認定歐盟出口能力數據上存在失誤,歐盟出口能力應是40萬噸而非150萬噸,主張調查機關應當對進一步損害風險部分的結論加以修改。[詳見羅蓋特終裁前資訊披露評論意見第2頁,歐盟終裁前資訊披露評論意見第4頁]

  對此,申請人終裁前資訊披露再次評論意見認為:法國羅蓋特公司和歐盟駐華代表團的上述對調查機關認定內容的理解存在偏差。事實上,國內馬鈴薯澱粉産業仍較脆弱,對進口數量和進口價格變化的反應敏感,歐盟50萬噸的出口量足以對國內産業造成嚴重威脅和衝擊,2004/2005年、2008/2009年歐盟産品兩次大量低價進口均導致國內産業經營嚴重困難,已説明歐盟出口能力的巨大影響。如艾維貝初裁評論意見所述,歐盟對於馬鈴薯澱粉的需求在減退,若對變性澱粉的需求也出現下降,歐盟馬鈴薯澱粉的出口能力將進一步提高。此外,調查機關對於被調查産品是否會對國內産業造成進一步損害的分析並非完全建立在出口能力數據的基礎之上。申請人據此認為,在歐盟馬鈴薯澱粉出口能力十分強大,出口能力由於經濟危機的影響而不斷增加,且2010年歐盟對中國的出口量已經增至14萬噸的事實背景下,歐盟廠商極有可能進一步低價對中國大量出口馬鈴薯澱粉,而國內馬鈴薯澱粉産業將面臨進一步的衝擊並遭受更加嚴重的實質性損害。[詳見申請人終裁前資訊披露再次評論意見第4頁-第5頁]

  調查機關認為:

  首先,調查機關並未認定歐盟馬鈴薯澱粉出口能力僅為40萬噸。終裁前資訊披露中,調查機關認定的事實是即便按最高用量扣除用於生産改性澱粉的部分,歐盟馬鈴薯澱粉的年出口量仍可達到約50萬噸。

  其次,調查機關對各利害關係方的相關主張進行了客觀、全面、充分的考慮。初裁前實地核查結果顯示,歐盟馬鈴薯澱粉年生産能力和産量均接近200萬噸,從歷史數據看,其用途主要包括盟內銷售約50萬噸、轉化為改性澱粉約100萬噸和出口約50萬噸。若歐盟內部馬鈴薯澱粉和改性澱粉需求發生變化,200萬噸産量中的大部分均可能轉化為實際出口。因此歐盟出口能力並不僅限于50萬噸。

  第三,調查機關在綜合考慮歐盟被調查産品生産能力、出口能力、對中國出口變化趨勢等因素的基礎上,認定歐盟被調查産品生産能力大,出口能力強,中國是其重要的出口目標和調節市場,調查期內對中國的出口數量持續增長,對中國出口占其出口總量比例上升明顯,被調查産品可能對中國國內産業造成進一步影響。申請人提供的數據顯示2010年歐盟對中國的出口量已經增至14萬噸,比2009年增長了4倍以上,進一步驗證了調查機關對該問題的判斷。

  六、因果關係

  (一)受到歐盟補貼支援的被調查産品造成了國內産業的實質損害。

  調查證據表明,受到補貼支援的歐盟馬鈴薯澱粉産業維持著194萬噸以上的年生産能力,遠超過其每年40至50萬噸的歐盟內部市場需求,具有巨大的出口能力,同時補貼也為被調查産品低價銷售(包括低價出口)提供了前提。初裁前實地核查中歐盟生産者承認,2008年以來,受金融危機影響,歐盟經濟衰退預期上升,內部市場低迷,銀根收緊,歐盟被調查産品生産者採取低價出口策略提振銷售,以消化庫存,緩解資金壓力。中國市場需求持續增長,被歐盟生産企業視為重要出口目的地和調節市場,也成為被調查産品大量出口的對象。

  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統計數據顯示,2007年、2008年和2009年,被調查産品進口數量分別佔同期中國進口總量的73.79%、70.48%和90.27%;佔中國國內市場份額也從2.44%持續上升至9.78%。作為中國國內市場的主要進口來源,在進口數量持續增加、市場份額不斷上升的情況下,被調查産品進口的變化已對國內産業同類産品的銷售産生重大影響。實地核查中國內生産者提供的原始訂購合同、調價記錄、最終銷售發票等材料也證明,調查期內,受被調查産品進口影響,國內生産者被迫降低國內同類産品價格,説明被調查産品進口變化對國內同類産品銷售價格的影響明顯。

  調查期內,被調查産品進口數量持續增長,尤其是2009年進口數量大幅增長261.32%,同時價格下降40.39%,嚴重抑制和壓低了國內同類産品價格,國內産業盈利能力急劇下降。因此,在國內市場需求持續增長的背景下,自2008年開始,國內産業經營出現虧損,投資收益率降為負值。2009年,在被調查産品持續衝擊下,國內産業産量、開工率、每人平均年工資、就業人數、勞動生産率全面下滑,虧損進一步擴大。受此影響,部分國內生産者公司上市計劃和新建項目被迫擱置、延緩或取消,信用等級被下調,銀行貸款申請遭拒,股票或債券發行計劃延緩,對未來投融資活動産生負面影響。

  綜上所述,調查機關認為,證據顯示,調查期內,受到歐盟補貼支援的被調查産品進口造成了國內産業的實質損害。

  歐盟初裁評論意見稱,調查期內被調查産品與國內同類産品市場份額增長基本相同,説明歐盟進口量的增加對國內産業的市場份額未造成影響,進而主張被調查産品與國內産業損害之間不存在因果關係。[詳見歐盟初裁評論意見第5頁]

  申請人再次評論意見認為,根據世貿組織規則,評估損害時任何一個或多個經濟指標都不應當是決定性的,並不要求各個經濟指標分開來單獨審查且都能表明損害成立,而是要結合國內産業的特定市場狀況,將各個經濟指標結合在一起,從它們之間的總體變化和相互關係來考慮。在本案中,由於國內市場需求持續增長,國內産業同類産品的産能、産量、市場份額總體呈現一定幅度的增長是很正常的,並不表示沒有受到損害。如果結合國內同類産品價格下降、國內産業利潤等財務指標的惡化,就可以看出在被調查産品大量低價進口的衝擊下,國內産業為了維持市場份額和企業運轉,被迫降價保量,這本身就是國內産業遭受嚴重損害的直接體現。[詳見申請人再次評論意見第14頁-第15頁]

  歐盟終裁前資訊披露評論意見提出,被調查産品進口增加並未造成國內同類産品銷售量的減少,國內同類産品所佔市場份額出現上升。[詳見歐盟終裁前資訊披露評論意見第3頁]

  申請人終裁前資訊披露再次評論意見重申了綜合而非孤立評估國內産業經濟指標的主張,並認為在本案中,由於國內産業的規模化、集團化發展和部分新建項目的實施,同類産品的産能、銷量、市場份額總體呈現一定幅度的正常提升。這些指標對於正處於成長期的國內産業的損害認定不具有決定作用,無法改變調查期內國內産業因受到被調查産品的衝擊而受到損害的事實。申請人認為歐盟駐華代表團的上述主張過於簡單、片面和孤立,得出了錯誤結論。[詳見申請人終裁前資訊披露再次評論意見第5頁-第6頁]

  調查機關認為,本案現有數據支援歐盟關於“被調查産品進口增加並未造成國內同類産品銷售的減少,國內同類産品市場份額出現上升”的主張。

  同時,調查機關更認同申請人關於全面而非孤立評估國內産業經濟指標的主張。初裁中,調查機關已就包括市場份額在內的國內産業相關經濟指標進行了全面評估和分析,並依據相關證據認定在進口數量持續增加、市場份額不斷上升的情況下,被調查産品進口的變化對國內産業同類産品的銷售産生重大影響,抑制和壓低了國內同類産品價格,使國內産業在國內市場需求持續增長的背景下,無法保持應有的盈利能力,企業經營出現虧損,相關經濟指標趨於惡化。

  艾維貝初裁評論意見提出,2009年最後一個季度,被調查産品的進口數量和價格均大幅增長,同期國內同類産品價格大幅上漲,被調查産品並未引起中國國內同類産品價格的下降,由此認為被調查産品進口未對國內産業造成損害。[詳見艾維貝初裁評論意見第5頁-第6頁]

  申請人再次評論意見援引相關數據和事實對艾維貝上述主張進行了詳細回應,認為本案初裁中,調查機關在“年度數據”的基礎上考察被調查産品對國內産業的影響是完全符合法律規定的客觀性審查原則的,也符合我國反傾銷和反補貼的長期法律實踐做法,艾維貝並未就此提出異議。而且,不管是以“年度”數據為基礎,還是以“2009年各月”數據為基礎,被調查産品進口總體均呈明顯的量增價跌趨勢,並抑制或壓低了國內産業同類産品的銷售價格。艾維貝所謂“最後一個季度”的相關主張和情況説明或與事實不符,或沒有提供肯定性的證據加以支援,或是以偏概全,不具有客觀性。因此,艾維貝的上述主張不能成立。[詳見申請人再次評論意見第3頁-第7頁]

  針對上述問題,初裁後調查機關進行了進一步調查,調查機關認為:

  首先,艾維貝初裁評論意見中的上述主張僅是簡單論斷,沒有提供相應的證據支援。

  其次,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統計數據,2009年9-12月,被調查産品進口呈現數量增長、價格下跌趨勢,艾維貝初裁評論意見中所稱被調查産品2009年最後一季度價格大幅增長的主張與事實不符。

  第三,調查機關注意到艾維貝初裁評論意見中有關2009年4季度“國內同類産品價格大幅上漲”的主張,並在終裁前實地核查中進行了調查。被核查企業反映2009年9-12月,受被調查産品影響,國內同類産品價格呈下降趨勢,並提供了相應的證據。上述調查結果顯示,艾維貝初裁評論意見中2009年最後一季度國內同類産品價格大幅增長的主張與事實不符。

  綜上,艾維貝初裁評論意見中的上述主張缺乏事實基礎,不能成立。

  (二)其他因素分析。

  調查機關對可能使國內産業受到損害的其他已知因素進行了調查。

  1.其他國家(地區)進口産品情況。

  除被調查地區外,調查期內,向中國出口馬鈴薯澱粉産品的國家還有朝鮮、南韓、日本、泰國等。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統計數據,調查期內,上述國家進口産品在中國總進口量中各自佔比均較小,遠低於被調查産品在中國總進口量中佔比,其合計佔中國國內市場份額也僅在1%左右,且其進口平均價格呈上升趨勢。沒有證據顯示其他國家(地區)的進口造成了國內産業損害。

  2.市場需求、消費模式的變化和替代産品情況。

  調查證據顯示,調查期內我國馬鈴薯澱粉市場需求持續增長,2008年、2009年國內市場需求分別同比增長3.30%和3.48%。國內沒有出現限制馬鈴薯澱粉的政策變化,也沒有出現其他替代産品等消費模式變化而導致同類産品需求的萎縮。

  3.國內産業生産經營管理和技術進步情況。

  國內産業的馬鈴薯澱粉生産技術和關鍵生産設備主要從歐洲引進,並且在生産實踐中不斷創新改造,生産工藝與歐盟被調查産品生産者基本相同。國內産業生産的同類産品與被調查産品在産品品質等方面基本相同,客戶群體也基本相同,很多客戶相互重合。調查證據顯示,國內産業無論是在生産工藝、技術裝備、産品品質,還是生産經營管理上都具備良好的市場競爭能力,不存在生産工藝及技術落後和管理不善對國內産業造成負面影響的情況。

  4.商業流通渠道和貿易政策。

  隨著改革開放的進一步深入以及市場經濟體制的不斷完善,目前國內産業同類産品實行市場化的價格機制,生産經營受市場規律調節。國內産業同類産品的銷售渠道、銷售區域與被調查産品基本相同,在商業流通領域並不存在其他阻礙國內同類産品銷售或造成國內産業損害的因素。調查期內國內沒有頒布限制馬鈴薯澱粉産業發展的貿易政策。國內外正當的競爭也沒有對國內産業造成損害。

  5.國內同類産品出口情況。

  調查期內,國內産業同類産品出口數量佔總銷售量的比例較小。調查證據顯示,國內同類産品出口未對國內産業造成負面影響。

  6.不可抗力情況。

  調查期內,沒有發現不可抗力事件對國內産業的正常生産經營造成意外影響。

  荷蘭艾維貝公司、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法國羅蓋特公司、歐盟駐華代表團和歐洲澱粉産業聯合會在國外(地區)生産者/出口商調查問卷答卷或評論意見中均主張,由於乾旱等惡劣天氣的影響,2009年中國馬鈴薯歉收,生産原料短缺導致國內同類産品産量減少,無法滿足下游用戶需求。[詳見荷蘭艾維貝公司和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國外(地區)生産者/出口商調查問卷答卷第23頁;法國羅蓋特公司國外(地區)生産者/出口商調查問卷答卷第21頁;歐盟評論意見第3頁;聯合會評論意見第1頁]

  調查證據顯示,2009年中國馬鈴薯産量達到7323萬噸,較2008年的7078萬噸增長3.46%,並不存在上述答卷和評論意見中主張的馬鈴薯歉收導致國內産業減産並無法滿足下游需求的情況。[詳見《2009中國農業統計資料》(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部編)第15頁]

  歐盟初裁評論意見、羅蓋特初裁評論意見和聯合會初裁評論意見均引用了美國農業部對外農業服務局的一份報告,堅持認為2009年國內惡劣氣候造成國內馬鈴薯減産,隨之而來的原料供應短缺導致了國內産業産量減少、財務狀況惡化和被調查産品進口增加。艾維貝初裁評論意見中也提出2009産季由於不利氣候條件原因造成的馬鈴薯歉收,引起了原料供應短缺。[詳見歐盟初裁評論意見第4頁;羅蓋特初裁評論意見第6頁-第7頁;聯合會初裁評論意見第2頁-第3頁;艾維貝初裁評論意見第5頁]

  申請人再次評論意見中提出:

  首先,美國農業部報告關於馬鈴薯産量的數據期間為2009/2010農事年(即2009年9月至2010年8月),已經超出了本案的産業損害調查期(2007年至2009年)。以美國農業部2009/2010農事年的相關數據來説明産業損害調查期內的情況是不準確的。

  其次,歐盟利害關係方只是簡單論述了2009年馬鈴薯産量因自然災害等因素的影響而有所減少,不足以説明馬鈴薯減産是否會對國內同類産品的生産造成影響以及影響程度。實際上,在2009年國內馬鈴薯高産的情況下,國內同類産品生産企業所需耗用的馬鈴薯原料可以得到充分的保障。

  第三,被調查産品的大量低價進口才是造成國內同類産品大幅減産的最根本原因,也是造成國內産業其他經濟指標全面下滑,乃至國內産業遭受實質性損害的最直接原因。歐盟利害關係方不應對被調查産品進口量增價跌和對國內産業造成衝擊的不利事實避而不談。[詳見申請人再次評論意見第15頁-第18頁]

  調查機關認為:

  首先,美國農業部對外農業服務局的報告中關於中國馬鈴薯及馬鈴薯澱粉的數據均是基於2009-2010銷售年度,與本案裁決所依據的産業損害調查期並不一致。

  其次,美國農業部對外農業服務局的報告中明確使用了“對外農業服務局/北京估計2009-2010銷售年度中國新鮮馬鈴薯産量為64MMT”的表述,表明該産量數據並非準確統計數據。

  第三,調查機關在初裁中引用了中國農業部有關2009年中國馬鈴薯産量的官方統計數據,説明2009年國內馬鈴薯並不存在歉收問題。歐盟初裁評論意見、聯合會初裁評論意見、羅蓋特初裁評論意見和艾維貝初裁評論意見均未對調查機關引用的上述數據及數據來源的真實性和權威性提出異議。

  第四,對國內生産者的實地核查結果表明,2009年國內産業産量大幅減少和財務狀況惡化並非由於原料供應不足,而是因為受被調查産品衝擊,國內同類産品價格被嚴重壓低,國內産業盈利水準急劇下降,財務指標惡化,為避免進一步虧損,國內産業不得不減少産量。

  綜上,調查機關認為,歐盟初裁評論意見、羅蓋特初裁評論意見、聯合會初裁評論意見和艾維貝初裁評論意見中的上述主張缺乏可靠的事實基礎,不能成立。

  歐盟終裁前資訊披露評論意見仍堅持中國國內馬鈴薯存在短缺導致國內産業損害的觀點,並認為調查機關並未披露所援引的2009年中國馬鈴薯産量數據的來源。[詳見歐盟終裁前資訊披露評論意見第3頁]

  申請人終裁前資訊披露再次評論意見認為:首先,調查機關已對2009年國內馬鈴薯是否存在歉收進行了調查,並根據中國農業部公佈的官方統計數據得出不存在歉收現象的結論。其次,調查機關認定美國農業部報告中關於中國馬鈴薯及馬鈴薯澱粉的數據為預測數據,且期間與本案調查期不一致,法國羅蓋特公司和歐盟駐華代表團的主張缺乏事實基礎。第三,調查機關在初裁中明確指出2009年馬鈴薯産量數據來源於中國農業部編制的《2009年中國農業統計資料》,屬主管機關發行的權威書籍,利害關係方可以從公開渠道獲得。[詳見申請人終裁前資訊披露再次評論意見第2頁-第3頁]

  調查機關認為:

  首先,調查機關在資訊披露中指出,關於歐盟初裁評論意見等多份評論意見引用的美國農業部對外農業服務局的報告,其中關於中國馬鈴薯及馬鈴薯澱粉的數據期間與本案産業損害調查期不一致,且並非準確統計數據,歐盟終裁前資訊披露評論意見並未對此提出異議。

  其次,調查機關已在初裁及資訊披露中明確註明,所引用的2009年馬鈴薯産量數據來源於農業部編制的《中國農業統計資料(2009年)》,是中國農業主管機關發佈的權威統計數據。歐盟終裁前資訊披露評論意見中關於調查機關未披露資訊來源的主張與事實不符。

  此外,羅蓋特終裁前資訊披露評論意見還提出,由於中國所有的最終用戶均使用同一種馬鈴薯,調查期內馬鈴薯的産量不足以滿足澱粉生産商以及馬鈴薯其他應用行業的全部需求,造成了中國市場開工鈴薯澱粉的短缺,從而合理導致了歐盟對中國馬鈴薯澱粉出口量的增加。[詳見羅蓋特終裁前資訊披露評論意見第2頁]

  對此,申請人終裁前資訊披露再次評論意見認為,關於馬鈴薯澱粉生産商和其他加工商都使用同一種馬鈴薯的主張,法國羅蓋特公司並沒有提供相應的證據材料作為支援。調查期內,國內企業已經開始依託基地建設,培育專門用於澱粉生産的馬鈴薯品種,以滿足馬鈴薯澱粉加工需求。法國羅蓋特公司的上述説法不準確。法國羅蓋特公司也沒有提供相應的客觀事實或證據説明其他加工行業對馬鈴薯的使用量變化情況以及該變化情況是否會對馬鈴薯澱粉生産造成影響以及影響的程度有多大,其主張純屬主觀斷言,不能成立。[詳見申請人終裁前資訊披露再次評論意見第3頁-第4頁]

  調查機關認為:

  首先,羅蓋特終裁前資訊披露評論意見中僅簡單提出了上述主張,並未提供任何支援其主張的證據和分析。

  其次,調查證據顯示,2007年至2009年,中國國內馬鈴薯産量分別為6479萬噸、7078萬噸和7323萬噸,呈逐年上升趨勢,證明調查期內並不存在馬鈴薯減産現象。

  第三,中國市場開工鈴薯澱粉短缺與否,均不應成為被調查産品以不公平方式衝擊國內産業的理由。

  綜上,羅蓋特終裁前資訊披露評論意見的主張缺乏依據,不能成立。

  歐盟初裁評論意見中提出,2009年國內産業銷售收入增加,但是利潤降低,並不是由於歐盟進口價格引起,而是原材料價格飆升所致。[詳見歐盟初裁評論意見第5頁]

  申請人再次評論意見提出,如初裁中調查機關所認定,被調查産品的量增價跌行為對國內同類産品的價格抑制和壓低才是導致國內産業損害的直接原因。原材料成本上漲只是表面現象,並不是國內産業損害的原因。儘管國內産業同類産品的價格會受到原材料馬鈴薯價格上漲的影響,但是原材料成本的上升並不意味著國內産業就必須受到損害。調查期內國內市場需求處於持續增長的趨勢,在正常的市場條件下,原材料馬鈴薯成本的增加完全可以合理地向下游傳導。事實上,整個産業損害調查期內,國內馬鈴薯的價格一直持續上漲。2007年在被調查産品進口量增價跌行為以前,國內産業同類産品價格始終跟隨成本上漲,同期毛利潤、毛利潤率也均為調查期內的最高水準。2008年下半年以來,國內産業同類産品價格走勢與原材料馬鈴薯價格走勢相背離,價格嚴重偏離成本的變化趨勢,是國內産業同類産品價格受到被調查産品嚴重抑制和壓低的結果。[詳見申請人再次評論意見第18頁]

  調查機關認為申請人的上述分析符合本案實際,2009年,被調查産品進口數量大幅上升,進口價格急劇下降,嚴重壓低了國內同類産品銷售價格,國內産業無法消化原材料、人工和燃料動力等成本上漲,虧損進一步擴大,進而被迫減産,産量、開工率、每人平均年工資、就業人數、勞動生産率全面下降。可見,被調查産品進口壓低了國內同類産品價格,國內産業無法消化正常的成本上漲是造成國內産業損害的原因。

  艾維貝初裁評論意見、羅蓋特初裁評論意見和聯合會初裁評論意見均提出調查機關在分析補貼進口與國內産業損害之間的因果關係時,應當區別和分析傾銷進口對國內産業造成的影響。其中,艾維貝初裁評論意見認為,如果中國國內産業受到實質損害,則是傾銷進口而非補貼進口導致的。羅蓋特初裁評論意見和聯合會初裁評論意見中同時提出“確定將徵收的反補貼稅數額時,宜同時考慮在同一産品上徵收的反傾銷稅,該反傾銷稅也有抵消同一損害的作用”。[詳見羅蓋特初裁評論意見第7頁-第8頁;聯合會初裁評論意見第3頁;艾維貝初裁評論意見第4頁-第5頁]

  申請人再次評論意見對此進行了回應:

  首先,雖然法律規定,不得將造成損害的“其他因素”歸因于“補貼進口”,但法律並不要求證明,除了補貼進口外,不存在其他導致損害的因素,也不要求補貼進口是造成損害的主要原因或唯一原因。相反,只要補貼進口是導致損害的起作用的原因之一即可。因此,艾維貝以“中國國內産業還在受到傾銷進口造成的實質損害”而推斷“補貼進口與國內産業損害之間沒有因果關係”的觀點沒有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

  其次,歐盟、美國、加拿大等國的法律實踐均沒有單獨評估補貼進口和傾銷進口各自對國內産業造成的損害影響。本案調查機關在裁決中沒有單獨評估傾銷進口産品對國內産業造成的損害的做法完全符合各國的法律實踐。

  第三,從世貿組織相關法律規定以及上訴機構的裁決精神看,如艾維貝在評論意見中所述,本案中“補貼進口産品”和“傾銷進口産品”是單一的。也就是説,在“補貼進口産品”和“傾銷進口産品”相同的情況下,“傾銷進口産品”並不是除“補貼進口産品”以外的其他已知因素,因此調查機關在損害裁決中不需要單獨評估傾銷進口産品對國內産業造成的損害。[詳見申請人再次評論意見第10頁-第12頁]

  調查機關認為,艾維貝初裁評論意見、羅蓋特初裁評論意見和聯合會初裁評論意見僅簡單提出觀點,並未提供任何證據及相關分析。儘管如此,調查機關仍然注意到上述主張,並進行了考慮。本案産業損害調查期為2007年1月1日至2009年12月31日,中國自2006年8月18日開始對原産于歐盟的馬鈴薯澱粉實施反傾銷措施,並於2010年4月19日對這一反傾銷措施進行了期中復審,本案中補貼進口産品與國內産業損害之間的因果關係並不因此受到影響。

  七、最終調查結論

  根據以上調查結果,調查機關最終裁定:在本案調查期內,原産于歐盟的進口被調查産品存在補貼,中國國內馬鈴薯澱粉産業受到了實質損害,且補貼與實質損害之間存在因果關係。

  各公司的從價補貼率如下:

  1、法國羅蓋特公司7.5%

  (ROQUETTEFRERES)

  2、荷蘭艾維貝公司12.4%

  (AVEBEU.A.)

  3、德國艾維貝馬鈴薯澱粉工廠12.4%

  (AvebeKartoffelstarkefabrikPrignitz/WendlandGmbH)

  4、其他歐盟公司12.4%

  (AllOth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