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公告2003年第48號

來源: 類型: 分類: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的規定,經商原國家經濟貿易委員會,原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于2002年3月29日發佈公告,決定對原産于美國、南韓、日本、俄羅斯和台灣地區的進口聚氯乙烯進行反傾銷調查。


  原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對被調查産品是否存在傾銷和傾銷幅度進行了調查,原國家經濟貿易委員會對被調查産品是否對中國大陸産業造成損害及損害程度進行了調查。在本案調查期限內,經全國人大十屆一次會議批准,由新組建的商務部承擔反傾銷調查職能。根據調查結果,商務部于2003年5月12日發佈初裁公告,初步裁定存在傾銷和實質損害,並且傾銷與中國大陸産業所受實質損害之間存在因果關係。


  初裁公告後,商務部對傾銷和傾銷幅度、損害及損害程度繼續進行調查,根據調查結果,並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二十五條的規定,做出終裁決定。現將有關事項公告如下:


  一、終裁決定


  經過調查,商務部終裁決定存在傾銷和實質損害,同時,商務部認定傾銷和實質損害之間存在因果關係。有關裁定的具體內容見本公告附件《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關於對原産于美國、南韓、日本、俄羅斯和台灣地區的進口聚氯乙烯的反傾銷調查的最終裁定》。


  二、徵收反傾銷稅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的有關規定,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決定,自2003年9月29日起,對原産于美國、南韓、日本、俄羅斯和台灣地區的進口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聚氯乙烯徵收反傾銷稅。


  應徵收反傾銷稅的産品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進口稅則號39041000項下的聚氯乙烯純粉,不包括該稅則號下的聚氯乙烯糊樹脂。對應徵收反傾銷稅的産品的詳細描述如下:


  産品名稱:聚氯乙烯純粉


  英文名稱:Polyvinyl Chloride


  化學結構式:(CH2-CHCL)n


  種類:聚氯乙烯純粉包括通用型聚氯乙烯樹脂、高聚合度聚氯乙烯樹脂、交聯聚氯乙烯樹脂


  通用型聚氯乙烯樹脂是指由聚乙烯單體在引發劑的作用下聚合形成。平均聚合度在700-1300,外觀為白色粉末,表觀密度為0.40-0.62g/ml,顆粒直徑在100-190μm,增塑劑吸收(吸油率)14-32g/100gpvc。


  高聚合度聚氯乙烯樹脂是指在氯乙烯單體聚合體系中加入鏈增長劑聚合而成的樹脂。平均聚合度在1700以上(K值77以上、VN在155ml/g以上),又稱為超高分子量聚氯乙烯。其外觀為白色粉末,表觀密度為0.41-0.6g/ml,顆粒直徑在120-190μm,增塑劑吸收大於32g/100gpvc。


  交聯聚氯乙烯樹脂是在氯乙烯單體聚合體系中加入含有雙烯或多烯的交聯劑聚合而成的樹脂。凝膠含量一般在2%以下,平均聚合度一般在800-4000,其外觀為白色粉末。


  製造工藝:聚氯乙烯的生産工藝主要分為電石乙炔法和乙烯氧氯化法。電石乙炔法是用電石制乙炔,與氯 化 氫制氯乙烯單體,聚合成聚氯乙烯;乙烯氧氯化法是乙烯直接氯化、氧氯化制二氯乙烷,裂解得到氯乙烯,聚合製成聚氯乙烯。


  主要用途:聚氯乙烯是重要的有機合成材料,具有良好的物理特性和化學特性,主要用於建材、包裝、電子電氣、傢具裝飾、日用百貨等。


  對各公司徵收反傾銷稅稅率如下:


  美國公司


  1.美國信科有限公司(Shintech Incorporated):83%


  2.台灣塑膠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德州)(Formosa Plastics Corporation Texas):11%


  3、其他美國公司(All Others):83%


  南韓公司


  1.(株)LG化學(LG CHEM, LTD):6%


  2.韓華石油化學株式會社(HANWHA CHEMICAL CORPORATION):12%


  3.其他南韓公司(All Others):76%


  日本公司


  1.日本信越化學工業株式會社(Shin-Etsu Chemical Co., Ltd.):17%


  2.日本V-tech株式會社(V-Tech Corporation):21%


  3.大洋聚氯乙烯株式會社 (TAIYO VINYL CORPORATION):7%


  4.日本新第一聚氯乙烯股份公司(SHIN DAI-ICHI VINYL CORPORATION):34%


  5.鐘淵化學工業株式會社 (KANEKA CORPORATION):30%


  6.其他日本公司 (All Others):84%


  俄羅斯公司


  1.俄羅斯考斯第克股份有限公司(J/S Co. KaustiK):34%


  2.其他俄羅斯公司 (All Others):47%


  台灣地區公司


  1.華夏海灣塑膠股份有限公司(China General Plastics Corporation):12%


  2.台灣塑膠工業股份有限公司:10%


  3.大洋塑膠工業股份有限公司:22%


  4.其他台灣地區公司(All Others):25%


  俄羅斯薩彥斯克化學塑膠股份公司(Joint Stock Company 《SAYANSKCHIMPLAST》)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于2003年9月27日簽署了價格承諾協議,並於29日生效,該公司適用價格承諾協議的有關規定。


  三、徵收反傾銷稅的方法


  進口經營者自2003年9月29日起,在進口原産于美國、南韓、日本、俄羅斯和台灣地區的被調查産品時,應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繳納相應的反傾銷稅。反傾銷稅以海關審定的成交價格為基礎的到岸價格作為計稅價格從價計徵,計徵公式為:反傾銷稅額=海關完稅價格×反傾銷稅稅率。進口環節增值稅以海關審定的成交價格為基礎的岸價格加上關稅和反傾銷稅作為計稅價格從價計徵。


  四、反傾銷稅的追溯徵收


  對自2003年5月12日起至本決定公告之日止,有關進口經營者依初裁決定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所提供的現金保證金,按本決定所確定的徵收反傾銷稅的商品範圍和反傾銷稅稅率計徵並轉為反傾銷稅,並按反傾銷稅稅額相應計徵進口環節增值稅。對在此期間有關進口經營者所提供的現金保證金超出反傾銷稅和與之相應的進口環節增值稅的部分,海關予以退還,不足部分不再補徵。


  對實施臨時反傾銷措施決定公告之日前原産于美國、南韓、日本、俄羅斯和台灣地區的進口聚氯乙烯不再追溯徵收反傾銷稅。


  五、對原産于美國、南韓、日本、俄羅斯和台灣地區的進口聚氯乙烯徵收反傾銷稅,實施期限自2003年9月29日起5年。


  六、新出口商復審


  對於上述國家和地區在調查期內未向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口被調查産品的新出口經營者,符合條件的,可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四十七條的規定,向商務部書面申請新出口商復審。


  七、其中復審


  在徵收反傾銷稅期間,有關利害關係方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四十九條的規定,向商務部書面申請期中復審。


  八、行政復議和行政訴訟


  對本案終裁決定及徵收反傾銷稅的決定不服的,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五十三條的規定,可以依法申請行政復議,也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特此公告


  附件: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關於對原産于美國、南韓、日本、俄羅斯和台灣地區的進口聚氯乙烯反傾銷調查的最終裁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印)

二OO三年九月二十九日




  附件: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關於對原産于美國、南韓、日本、俄羅斯和台灣地區的進口聚氯乙烯的反傾銷調查的最終裁定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的規定,原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以下簡稱"原外經貿部")經商原國家經濟貿易委員會(以下簡稱"原國家經貿委"),于2002年3月29日發佈立案公告,決定對原産于美國、南韓、日本、俄羅斯和台灣地區的進口聚氯乙烯進行反傾銷調查。原外經貿部對被調查産品是否存在傾銷和傾銷幅度進行了調查,原國家經貿委對被調查産品是否對中國大陸産業造成損害及損害程度進行了調查。在本案調查期限內,經全國人大十屆一次會議批准,由新組建的商務部承擔反傾銷調查職能。2003年5月12日,商務部發佈初裁公告,初步裁定存在傾銷和實質損害,並且傾銷和實質損害之間存在因果關係。初步裁定後,調查機關對傾銷及傾銷幅度、損害及損害程度繼續進行調查,現本案調查結束,根據本案的調查結果,並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二十五條的規定,做出最終裁定如下:


  一、調查程式


  (一)公告立案


  2002年3月1日,上海氯鹼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滄州化學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大沽化工有限責任公司、北京化二股份有限公司、錦化化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代表中國大陸聚氯乙烯産業向原外經貿部正式提交了對原産于美國、南韓、日本、俄羅斯和台灣地區的進口聚氯乙烯産品進行反傾銷調查的申請書。原外經貿部審查了申請材料之後,認為申請人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十一條及第十三條和第十七條有關中國大陸産業提出反傾銷調查申請的規定,有資格代表中國大陸聚氯乙烯産業提出申請,且申請書中包含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十四條、第十五條規定啟動反傾銷調查所要求的內容和證據。經商原國家經貿委後,原外經貿部于2002年3月29日發佈立案公告,決定開始對原産于美國、南韓、日本、俄羅斯和台灣地區的進口聚氯乙烯進行反傾銷調查。原外經貿部確定的本案傾銷調查期為2001年1月1日至2001年12月31日。原國家經貿委確定本案的産業損害調查期為1999年1月1日至2001年12月31日。


  (二)初步調查


  1、傾銷及傾銷幅度的初步調查


  (1)立案通知


  2002年3月29日,原外經貿部調查主管官員約見了美國、南韓、日本、俄羅斯駐華大使館官員,向其正式遞交了立案公告和申請書的公開部分,請其通知其國內相關出口商和生産商,同時調查機關將本案立案情況通知了本案申請人。調查機關還通過其他途徑將立案公告及申請書公開部分送交給台灣地區的有關部門。


  (2)登記應訴


  根據立案公告的要求,上述國家和地區的出口商和生産商應在本案立案公告之日起20天內向調查機關申請參加應訴。截至2002年4月17日止,美國信科有限公司、南韓LG化學、日本信越化學工業株式會社、俄羅斯薩彥斯克化學塑膠股份公司、台灣塑膠工業股份有限公司等二十家公司向調查機關登記應訴。


  (3)各利害關係方進行評述


  調查期間,南韓、日本的政府代表分別約見了調查機關有關官員,代表産業和企業陳述了對本次調查的觀點和意見。有關利害關係方及其代理人也分別拜會了調查機關,並就被調查産品範圍等問題向調查機關提交了評述意見和相關的證據材料。調查機關將上述評述意見向各利害關係方進行了披露,有關利害關係方針對上述意見向調查機關提交了評述和抗辯。調查機關在初裁決定中對上述利害關係方的意見和評述依法給予了考慮。


  (4)收集證據


  2002年5月8日,調查機關向已知的、報名應訴的生産商和出口商發出了反傾銷調查問卷,並要求其在37天內按規定提交準確、完整的答卷。在該期間內,部分應訴公司在問卷規定的期限內向調查機關申請延期遞交答卷並陳述了相關理由。經審查,調查機關同意申請公司的延期要求。至答卷遞交截止之日,調查機關共收到15家公司的答卷,其中日本三菱商事株式會社作為貿易商提交了説明。另外,在答卷公司中,華夏塑膠(中山)有限公司作為台灣華夏海灣塑膠股份有限公司的關聯公司單獨提交了答卷,南韓株式會社LG商事(LG International Corp.)和株式會社韓華(Hanwha Corporation)分別作為(株)LG化學和韓華石油化學株式會社的出口代理商單獨提交了答卷的相應部分。


  2、産業損害初步調查


  本案立案後,原國家經貿委産業損害調查局成立了本案反傾銷産業損害調查組,按照規定的調查程式對美國、南韓、日本、俄羅斯四國和台灣地區的進口聚氯乙烯對中國大陸聚氯乙烯産業造成的損害及損害程度進行了調查。


  2002年4月1日和5月10日,調查機關分別向中國大陸相關生産企業、進口商和國外(地區)生産者發放了中國大陸生産者調查問卷、中國大陸進口商調查問卷和國外(地區)生産者調查問卷。在規定的時間或經批准延期遞交的時間內收回中國大陸生産者調查問卷答卷9份,國外(地區)生産者調查問卷答卷15份。


  調查機關於2002年4月16日召開了本案申請人陳述會,聽取了申請人的陳述意見;2002年7月至8月,聽取了部分國外生産者的陳述意見,對中國大陸聚氯乙烯生産企業上海氯鹼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化二股份有限公司、錦化化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部分生産企業進行了實地核查。


  2002年10月至2003年1月日本大洋聚氯乙烯株式會社、日本信越化學工業株式會社、日本鐘淵化學工業株式會社、日本V-TECH公司、台灣塑膠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分別通過代理人向原國家經貿委遞交了對本案的無損害抗辯意見書及補充材料。


  調查機關對申請書及其所附證據、收回的調查問卷答卷和實地核查結果進行了認真分析和全面的審查,對各利害關係方的意見依法給予了充分的考慮。


  (三)初裁決定及公告


  2003年5月12日,商務部發佈初裁決定,認定原産于美國、南韓、日本、俄羅斯和台灣地區的進口聚氯乙烯存在傾銷,中國大陸産業存在實質損害,且傾銷和實質損害之間存在因果關係。根據初裁決定結果,商務部發佈公告,決定自初裁決定之日起,對原産于美國、南韓、日本、俄羅斯和台灣地區的進口聚氯乙烯開始實施臨時反傾銷措施。進口經營者在進口原産于美國、南韓、日本、俄羅斯和台灣地區的進口聚氯乙烯時,必須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提供與初裁決定所確定的傾銷幅度相應的現金保證金。


  (四)繼續調查


  1、對傾銷和傾銷幅度繼續調查


  (1)進一步調查和蒐集證據。根據初裁決定公告的要求,各利害關係方在初裁決定發佈之日起20天之內可以就初裁決定向調查機關提出書面評論並附相關證據。同時,本案初裁後,調查機關依據《反傾銷調查資訊披露暫行規則》的規定,向各提交答卷的應訴公司披露並説明瞭初裁決定中計算各公司傾銷幅度時所依據的基本事實,並給予各應訴公司提出評論意見的機會。


  調查機關在規定的時間內收到國內申請人、上述國家和地區各應訴公司等有關利害關係方對初裁決定和初裁傾銷幅度計算的書面評論。對於所遞交的書面評論,調查機關在終裁裁定中依法予以了考慮。


  (2)實地核查。為進一步核實各應訴公司提交材料的真實性和準確性,調查機關組成聚氯乙烯反傾銷調查實地核查小組,于2003年6月至8月赴美國、南韓、日本和俄羅斯的應訴企業進行了實地核查。


  核查期間,被核查公司的財務人員、銷售人員和管理人員接受了核查小組的詢問,並根據要求提供了有關的證明材料。核查小組全面核查了各公司的整體情況、被調查産品的內銷情況、被調查産品的出口銷售情況、生産被調查産品的成本及相關費用情況,對公司提交材料的完整性、真實性和準確性進行了調查,並進一步蒐集了相關證據。調查機關對這些材料進行了整理、核實和驗證。對於實地核查中收集的材料和資訊,調查機關在最終裁定中依法予以了考慮。


  對於台灣地區的應訴企業,調查機關針對各應訴公司提出的評論意見以及其他在初裁決定中暫時認定的內容發放了補充問題單,各應訴公司在規定的時間內提交了對問題單的答覆。調查機關在最終裁定中考慮了以上台灣地區應訴企業的答覆內容。


  (3)最終裁定前的資訊披露。本案終裁前,調查機關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二十五條第二款和《反傾銷調查資訊披露暫行規則》的規定,向各提交答卷的應訴公司披露並説明瞭計算各公司傾銷幅度時所依據的基本事實,並給予各應訴公司提出評論意見的機會。在最終裁定中,調查機關對應訴公司提出的意見和評論依法進行了考慮。


  2、對産業損害繼續調查


  2002年11月5日日本官民代表團就本案有關內容拜會調查機關,調查機關聽取了日方對本案的意見。


  2003年3月至4月,調查機關對滄州化學工業股份有限公司、福建省東南電化股份有限公司進行了實地核查。


  本案初裁決定公告發佈之日起20天內,調查機關收到了俄羅斯薩彥斯克化學塑膠股份公司、日本鐘淵化學工業株式會社及其代理人遞交的書面評論,其他利害關係方沒有提交書面評論意見。應俄羅斯薩彥斯克化學塑膠股份公司要求,2003年6月6日調查機關當面聽取了俄羅斯薩彥斯克公司對本案初裁的評論意見。


  根據初裁後本案産業損害調查的需要,2003年6月2日調查機關發出中國大陸生産者補充調查問卷,並於7月2日收回全部答卷。


  2003年7月3日調查機關召開中國大陸聚氯乙烯生産企業意見陳述會,聽取了中國大陸聚氯乙烯生産企業就有關問題的陳述。


  2003年7月7日調查機關收到了中國大陸申請人提交的對被訴方評論意見的反駁意見及相關證據材料。


  2003年7月8日至8月2日,調查機關先後對中國大陸聚氯乙烯生産企業浙江巨化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大沽化工有限責任公司、天津渤海化工有限責任公司天津化工廠、中國石化齊魯股份有限公司等企業進行終裁前實地核查。


  在對本案9戶聚氯乙烯生産企業的核查期間,調查組全面核查了上述企業的整體情況、産品的生産、銷售及有關財務和經濟技術指標,對企業提交材料的真實性和完整性進行了調查,並進一步蒐集了相關證據。本終裁使用的數據是經過實地核查後調查機關確認的數據。


  調查機關對申請書及所附證據、回收的調查問卷、實地核查情況,以及初裁後進一步調查的結果、利害關係方的書面評論、反駁意見及所附證據材料進行了認真分析和全面審查,對各利害關係方的意見依法給予了充分考慮。


  二、被調查産品


  (一)被調查産品基本描述


  應徵收反傾銷稅的産品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進口稅則號39041000項下的聚氯乙烯純粉,不包括該稅則號下的聚氯乙烯糊樹脂。對應徵收反傾銷稅的産品的詳細描述如下:


  産品名稱:聚氯乙烯純粉


  英文名稱:Polyvinyl Chloride


  化學結構式:(CH2-CHCL)n


  種類:聚氯乙烯純粉包括通用型聚氯乙烯樹脂、高聚合度聚氯乙烯樹脂、交聯聚氯乙烯樹脂


  製造工藝:聚氯乙烯的生産工藝主要分為電石乙炔法和乙烯氧氯化法。電石乙炔法是用電石制乙炔,與氯 化 氫制氯乙烯單體,聚合成聚氯乙烯;乙烯氧氯化法是乙烯直接氯化、氧氯化制二氯乙烷,裂解得到氯乙烯,聚合製成聚氯乙烯。


  主要用途:聚氯乙烯是重要的有機合成材料,具有良好的物理特性和化學特性,主要用於建材、包裝、電子電氣、傢具裝飾、日用百貨等。


  (二)關於本案被調查産品範圍


  1、關於聚氯乙烯糊樹脂和氯化聚氯乙烯的主張


  在立案公告中,原外經貿部確定被調查産品範圍是稅則號為"39041000"項下的聚氯乙烯純粉。


  在調查中,有的應訴公司提出,根據産品物理化學特性的差異及行業慣例,聚氯乙烯糊樹脂(EPVC)和氯化聚氯乙烯(CPVC)與被調查産品不屬同類産品,不應包括在本案被調查産品範圍中。經調查,調查機關認定,聚氯乙烯糊樹脂和氯化聚氯乙烯與本案被調查産品不屬於同類産品,不在本案確定的被調查産品範圍之內。


  2、關於三種專用聚氯乙烯的主張


  在立案後的調查中和初裁決定後,日本應訴公司鐘淵化學工業株式會社提出,該公司生産的高聚合度聚氯乙烯樹脂、交聯聚氯乙烯樹脂和共聚物型聚氯乙烯樹脂等專用聚氯乙烯在中國大陸沒有生産,它們在化學結構和物理特性上、互相替代性上、生産工藝上以及用途上與通用聚氯乙烯樹脂不同,無法由中國大陸申請企業所生産的通用型聚氯乙烯樹脂産品所代替,因此應當排除在本次反傾銷調查之外。經審查,調查機關認為,聚氯乙烯純粉包括通用型聚氯乙烯樹脂、高聚合度聚氯乙烯樹脂和交聯聚氯乙烯樹脂。高聚合度聚氯乙烯樹脂和交聯聚氯乙烯樹脂等專用聚氯乙烯與通用聚氯乙烯樹脂應屬於同類産品,屬於聚氯乙烯純粉中的不同型號,應包括在本案被調查産品範圍之內。共聚物型聚氯乙烯樹脂不屬於聚氯乙烯純粉,不應包括本案被調查産品範圍之內。


  (1)通用型聚氯乙烯樹脂


  通用型聚氯乙烯樹脂是指由聚乙烯單體在引發劑的作用下聚合形成。平均聚合度在700-1300,外觀為白色粉末,表觀密度為0.40-0.62g/ml,顆粒直徑在100-190μm,增塑劑吸收(吸油率)14-32g/100gpvc。通用型聚氯乙烯樹脂是最通用的一類聚氯乙烯純粉,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2001年進口稅則號中列為39041000。


  (2)高聚合度聚氯乙烯樹脂


  高聚合度聚氯乙烯樹脂是指在氯乙烯單體聚合體系中加入鏈增長劑聚合而成的樹脂。平均聚合度在1700以上(K值77以上、VN在155ml/g以上),又稱為超高分子量聚氯乙烯。其外觀為白色粉末,表觀密度為0.41-0.6g/ml,顆粒直徑在120-190μm,增塑劑吸收大於32g/100gpvc。高聚合度樹脂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2001年進口稅則號中列為39041000。


  高聚合度聚氯乙烯樹脂是聚氯乙烯純粉的一種,雖然其聚合度(或K值)高,但與普通聚氯乙烯純粉在外觀、密度、含氯量、溶解性等物理化學特性上基本相同。在生産工藝上相同或類似,主要是採用懸浮聚合法;用途上相同,可以相互替代。中國大陸企業也曾生産並銷售過高聚合度聚氯乙烯樹脂。


  (3)交聯聚氯乙烯樹脂(消光製品專用樹脂)


  交聯聚氯乙烯樹脂是在氯乙烯單體聚合體系中加入含有雙烯或多烯的交聯劑聚合而成的樹脂。凝膠含量一般在2%以下,平均聚合度一般在800-4000,其外觀為白色粉末。


  交聯聚氯乙烯樹脂是聚氯乙烯純粉的一種,交聯聚氯乙烯樹脂與聚氯乙烯純粉在外觀、密度、含氯量、溶解性等物理化學特性上基本相同;在生産工藝上相同或類似,主要是採用懸浮聚合法;用途上相同,可以相互替代。中國大陸企業也曾生産並銷售過交聯聚氯乙烯樹脂。


  (4)共聚合物型聚氯乙烯樹脂


  共聚合物型聚氯乙烯樹脂是在氯乙烯單體中加入第二、甚至第三種單體,聚合成二元或三元共聚物,其種類繁多,特性各異。共聚合物型聚氯乙烯樹脂中,沒有一種單體的重量佔到95%以上,物理化學特性及用途上與聚氯乙烯純粉不同,中國大陸産業界也認為與普通聚氯乙烯純粉不屬同類産品。其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2001年進口稅則號中列為39043000、39044000,不在本次調查的稅則號39041000項下。因此,調查機關認定共聚合物型樹脂不屬於本案被調查産品範圍之內。


  3、關於鐘淵化學工業株式會社生産的S1007和S1008兩個牌號聚氯乙烯的主張


  日本鐘淵化學工業株式會社提出該公司生産的S1007和S1008兩個牌號聚氯乙烯在物理和化學特性上以及在特定的最終用途上與其他通用聚氯乙烯樹脂有差異,彼此不能互相替代使用,因此不構成競爭。且中國大陸生産的與該公司生産的S1007和S1008兩個牌號相似的聚氯乙烯産品也無法滿足客戶對純凈度、透明度、及拉伸強度的要求。因此要求將上述兩個牌號的聚氯乙烯也排除在本案被調查産品範圍之外。


  調查機關對鐘淵化學工業株式會社提出主張進行了調查,經調查,調查機關認定,該公司生産的上述兩個牌號的聚氯乙烯與其他通用聚氯乙烯在物理化學特性及用途上並無重大區別,中國大陸廠家生産的與上述牌號同類型的樹脂在品質、用途、加工性能等方面與鐘淵化學工業株式會社的産品基本相同,能滿足大多數下游客戶的要求。因此,調查機關認定鐘淵化學工業株式會社生産的S1007和S1008兩個牌號聚氯乙烯與其他通用型聚氯乙烯純粉屬於同類産品,應包括在本案被調查産品範圍之內。


  三、中國大陸同類産品和中國大陸産業


  (一)被調查産品和中國大陸同類産品的相似性


  調查機關對中國大陸生産的聚氯乙烯與被調查産品的相似性進行了審查,認為:


  1、中國大陸生産的産品在外觀、密度、含氯量、溶解性等物理化學特性上與被調查産品相同。


  2、中國大陸生産的産品與被調查産品在生産工藝上相同或類似。在聚合工藝上,中國大陸生産的産品與被調查産品基本相同,主要是採用懸浮聚合法。


  3、中國大陸生産的産品與被調查産品在用途上相同。主要用於建材、包裝、電子電氣、傢具裝飾、日用百貨等。


  4、中國大陸産品與被調查産品在銷售渠道上基本相同,均是通過中間商轉銷或直接銷售到産品的最終用戶。


  經過對被調查産品和中國大陸生産的聚氯乙烯在物理和化學性能、製造工藝、産品用途以及産品的相互競爭性、替代性等方面的調查,調查機關認定原産于南韓美國、南韓、日本、俄羅斯和台灣地區的進口聚氯乙烯與中國大陸企業生産的聚氯乙烯為同類産品,二者具有可比性和可替代性。


  (二)中國大陸産業範圍


  調查機關依法對本案中國大陸産業範圍進行了審查。中國大陸5戶申請企業2001年同類産品的總産量佔全國同類産品總産量35%。在中國大陸産業中,除申請企業外另有14戶企業向調查機關提交了支援本案調查的聲明,這14戶企業2001年産量合計佔全國同類産品總産量的27.1%。


  為了更全面考察中國大陸産業受損害情況,調查機關除對中國大陸申請企業進行調查外,增加了對支援本案調查的天津渤海化工有限責任公司天津化工廠、中國石化齊魯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巨化股份有限公司、福建省東南電化股份有限公司4戶企業的調查。上述9戶企業2001年同類産品産量佔全國同類産品總産量的50%以上,根據《反傾銷條例》第十一條規定,9戶企業的相關數據可以代表中國大陸産業的情況。


  四、傾銷和傾銷幅度


  調查機關審查了各應訴公司的答卷,對各公司的傾銷幅度作如下認定:


  (一)正常價值、出口價格及價格調整項目的認定


  美國公司


  美國信科有限公司


  (Shintech Incorporated)


  由於該公司在答卷中沒有提供關於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的國內銷售交易情況及生産成本和相關費用情況,使調查機關無法確定該公司的正常價值。因此,調查機關在初裁決定中,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二十一條的規定,決定依據已經獲得的事實和可獲得的最佳資訊確定該公司的正常價值。


  對於出口價格,該公司對中國大陸出口銷售被調查産品一部分由公司直接出口到中國大陸,一部分通過非關聯貿易公司出口。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五條的規定,直接出口到中國大陸的部分依據直接出口價格作為確定其出口價格的基礎;通過非關聯貿易公司出口的部分,依據該公司銷售給非關聯貿易公司的價格作為確定其出口價格的基礎。


  在上述基礎上,調查機關對認定的正常價值和出口價格進行了一定的調整,計算出該公司的初步傾銷幅度。


  初裁裁定後,該公司未提交對初裁決定的評論意見,並且未接受調查機關的實地核查,調查機關無法核實其所提供資料的完整性和準確性,因此,決定在終裁中維持初裁時所作的認定結果和決定。


  台灣塑膠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德州)


  (Formosa Plastics Corporation Texas)


  1、正常價值


  初裁後通過實地核查,調查機關進一步審查了該公司的國內銷售情況,認定調查期內該公司國內銷售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數量佔同期向中國大陸出口銷售數量的比例大於5%,符合作為確定正常價值的數量要求。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所銷售被調查産品的型號進行了核查,決定根據公司報告的型號劃分情況確定國內銷售和出口銷售的型號,並以之為基礎確定正常價值和出口價格。經核查,該公司與出口型號相一致的國內銷售的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數量佔該型號同期向中國大陸出口銷售數量的比例大於5%,符合作為確定正常價值的數量要求。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國內銷售中通過關聯公司銷售的部分進行了核查,調查機關對各型號的關聯交易進行了核查,認為這部分交易雖屬於關聯交易,但與非關聯交易在價格上差別不大,基本上可以反映市場交易狀況,能夠代表公平的市場價格,在終裁時調查機關決定對這部分交易不予排除。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報告的成本數據進行了核查。調查機關在初裁決定中,沒有接受該公司報告的管理費用中一項稅的損益,並以此對該公司的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的成本進行了重新核算。該公司在初裁後的評論意見及實地核查中,主張該項稅的損益是基於美國聯邦所得稅法規定進行的調整,並出示了相關的證明材料。調查機關認為該公司的主張是合理的,並且提供的證據能夠起到證明作用,因此接受了該公司的成本數據和該公司報告了歸集和分攤銷售費用和財務費用的方法。


  調查機關根據該公司提交的月平均成本和調查期加權平均成本對國內銷售交易是否存在低成本銷售分型號進行了審查。調查機關發現,調查期內該公司有部分銷售是低於成本進行的,但低於成本銷售的交易的數量不足20%,因此,調查機關認定,該部分交易屬於正常貿易過程中的交易,在計算正常價值時不予排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四條的規定,在終裁時,調查機關以該公司的全部國內銷售價格為基礎,確定其正常價值。


  2、出口價格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的出口價格進行了核查。該公司被調查産品對中國大陸的出口銷售一部分通過非關聯貿易公司進行,其餘皆由該公司自行出口。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五條的規定,在終裁時,直接出口到中國大陸的部分以直接出口價格為依據,確定其出口價格;通過非關聯貿易公司出口的部分,以該公司銷售給非關聯貿易公司的價格為依據,確定其出口價格。


  3、調整項目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的價格調整部分逐一進行了核查。


  (1)正常價值


  在初裁後的評論及實地核查中,該公司要求對調查機關在初裁時沒有接受的國內銷售中的數量折扣項目的主張予以重新認定和調整,並提供了國內銷售過程中數量折扣分攤比例的計算過程以及調查期內實際發生的數量折扣金額的證明文件。調查機關通過實地核查認定,該公司的主張是合理的,並且證據能夠起到充分的證明作用,因此,在終裁時,調查機關決定接受該公司關於此項調整的主張,並在計算傾銷幅度時,根據調查期內該公司實際發生的數量折扣金額對正常價值進行了調整。


  經核查,對該公司報告的內陸運費和信用費用等其他調整項目,調查機關認為可以接受,在終裁計算傾銷幅度時,對正常價值進行了調整。


  (2)出口價格


  經核查,對該公司報告的國際運費、國際保險費、信用費用、報關代理費等調整項目,調查機關認為可以接受,在計算傾銷幅度時,對出口價格進行了調整。


  南韓公司


  (株)LG化學


  (LG CHEM, LTD)


  1、正常價值


  初裁後通過實地核查,調查機關進一步審查了該公司的國內銷售情況,認定調查期內該公司國內銷售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數量佔同期向中國大陸出口銷售數量的比例大於5%,符合作為確定正常價值的數量要求。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所銷售被調查産品的型號進行了核查,決定根據公司報告的型號劃分情況確定國內銷售和出口銷售的型號,並以之為基礎確定正常價值和出口價格。經核查,該公司與出口型號相一致的國內銷售的被調查産品的數量佔該型號同期向中國大陸出口銷售數量的比例大於5%,符合作為確定正常價值的數量要求。


  在初裁後的評論意見及實地核查中,該公司主張調查機關應該接受在初裁決定中沒有接受的公司報告的成本數據中財務費用部分的建設利息、權益法評估收益、住宅資金利息等項目。調查機關在核查中發現,沒有充分的證據證明上述項目與被調查産品的生産和銷售有關,並且公司不能對此進行合理的解釋,因此,調查機關決定在終裁認定成本及進行低於成本測試時維持初裁決定中認定的結果和結論。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四條的規定,在終裁時,對於排除了低於成本銷售部分的型號,調查機關以剩餘的正常貿易過程中的國內交易為依據,確定其正常價值;對於未排除低於成本銷售部分的型號,調查機關以該型號的全部國內交易為依據,確定其正常價值。


  2、出口價格


  南韓株式會社LG商事作為(株)LG化學的關聯貿易商單獨提交了答卷。調查機關在實地核查中發現,調查期內(株)LG化學有的出口通過關聯貿易商南韓株式會社LG商事以及其他關聯貿易商對中國大陸出口被調查産品,有的出口通過非關聯貿易商對中國大陸出口。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五條的規定,在終裁時,通過非關聯貿易商對中國大陸出口的部分,調查機關以(株)LG化學向非關聯貿易公司銷售的價格為依據,確定出口價格;通過關聯貿易商對中國大陸出口銷售的部分,調查機關以關聯貿易商轉售給第一個獨立購買人的價格為依據,確定出口價格。


  3、調整項目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的價格調整部分逐一進行了核查。


  (1)正常價值


  經核查,對該公司報告的內陸運費、信用費用、包裝費用、佣金等調整項目,調查機關認為可以接受,在終裁計算傾銷幅度時,對正常價值進行了調整。


  (2)出口價格


  關於出口價格,該公司在答卷中未報告通過關聯貿易商的銷售中發生的佣金費用,在初裁決定中,調查機關認為,該公司的關聯貿易商在出口銷售過程中作為代理商,應發生一定的佣金費用,並依據出口代理商的通常佣金水準從出口價格中扣除了相應的金額。在初裁後的評論意見及實地核查中,公司提供了調查期內實際發生佣金費率的計算過程及相關的證明文件,調查機關認為這些證明文件能夠證明調查期內實際發生的佣金費率,因此接受公司關於該項調整項目的主張,在終裁計算傾銷幅度時,對出口價格進行了調整。


  在初裁後的評論意見中,該公司要求調查機關對初裁決定中未被接受的出口銷售的貨幣兌換項目進行重新認定,經核查,調查機關認為,公司所報的此調整項目屬於交易中正常的匯率波動損益,未對價格及價格對比産生實質影響,因此,終裁時,調查機關對公司的此項調整主張不予接受。


  在初裁後的評論意見中,該公司要求調查機關對初裁中未被接受的出口退稅調整項目進行重新認定,並補充了相關的證據材料。調查機關依法對上述意見進行了考慮。在實地核查中,調查機關核實了南韓出口退稅有關的法律法規、退稅的具體操作過程,對調查期內該公司關於進口原材料、被調查産品生産,出口銷售情況和退稅的會計記錄和憑證進行了核查,認為該公司主張的出口退稅調整項目是可以接受的,退稅金額確為實際發生的退稅數額,且其與被調查産品的生産和對中國大陸出口有直接關係,因此,調查機關接受該公司對此項調整項目的主張,在終裁計算傾銷幅度時,對出口價格進行了調整。


  實地核查中,調查機關發現,在公司所報被調查産品的出口銷售中,FOB交易條件項下實際發生了港務費用及港口雜費,但公司在答卷中沒有報告該項費用,因此,調查機關決定根據已經獲得的事實和可獲得的最佳資訊,在終裁計算傾銷幅度時,對該部分出口交易的價格進行了調整。


  經核查,對該公司報告的出廠裝卸費、內陸運費、國際運費、國際保險費、包裝費用、信用費用、報關代理費等其他調整項目,調查機關認為可以接受,在終裁計算傾銷幅度時,對出口價格進行了調整。


  韓華石油化學株式會社


  (HANWHA CHEMICAL CORPORATION)


  1、正常價值


  初裁後通過實地核查,調查機關進一步審查了該公司的國內銷售情況,該公司調查期內國內銷售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數量佔同期向中國大陸出口銷售數量的比例大於5%,符合作為確定正常價值基礎的數量要求。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所銷售被調查産品的型號進行了審查,在初裁決定中,暫根據公司報告的型號劃分情況確定國內銷售和出口銷售的型號,並以之為基礎確定正常價值和出口價格。經審查,該公司與出口型號相一致的國內銷售的被調查産品的數量佔該型號同期向中國大陸出口銷售數量的比例大於5%,符合作為確定正常價值的數量要求。


  該公司的國內銷售一部分通過關聯貿易公司進行,調查機關核查了關聯公司之間的價格,認為這部分交易雖屬於關聯交易,但基本上可以反映市場交易狀況,能夠代表公平的市場價格,在終裁時,調查機關決定不排除關聯公司之間的交易。


  關於成本方面,調查機關在初裁決定中沒有接受該公司關於各項費用的分攤方法。在初裁後的評論意見中,該公司對其費用分攤方法進行了説明,並在實地核查中提供了相應的計算過程。調查機關對該公司報告的被調查産品及其同類産品的生産成本及各項費用數據進行了實地核查,認為關於生産成本和各項費用的數據是真實的,因此決定在終裁中以該數據為基礎確定被調查産品及其同類産品的成本。但就分攤方法,調查機關認為,公司所使用的各項費用的分攤方法是不合理的,不應依據生産數量進行,因此,決定在終裁中維持初裁決定中的認定。調查機關以該公司在調查期內對不同市場的銷售額為基礎,分別重新確定了各項費用佔國內銷售、對中國出口以及對第三國出口的比例,依據該比例計算出被調查産品及其同類産品的國內銷售、對中國出口以及對第三國出口的各項費用總額和調查期加權平均單位費用。


  根據上述調整,調查機關重新核算了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的成本,並根據重新核算後的調查期加權平均單位成本對國內銷售交易是否存在低成本銷售分型號進行了審查。調查機關發現調查期內該公司所有型號的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的國內銷售中絕大部分是低於調查期加權平均成本進行的,比例均為90%以上。調查機關認為,該部分交易屬於非正常貿易過程中的交易,在計算正常價值時予以排除。調查機關審查了排除後剩餘的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的國內交易情況,發現剩餘的國內銷售交易的數量不具有代表性,因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四條的規定,在終裁決定中,調查機關決定維持初裁決定中的認定,依據該公司各型號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的生産成本加合理費用、利潤確定的結構價格來確定該公司的正常價值。


  2、出口價格


  該公司的關聯貿易商株式會社韓華作為該公司的出口代理商單獨提交了答卷。調查機關在實地核查中認定,調查期內,該公司對中國大陸出口銷售一部分直接銷售給非關聯客戶,一部分通過關聯貿易商株式會社韓華銷售給中國大陸客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五條的規定,在終裁時,通過非關聯貿易商對中國大陸出口的部分,調查機關依據該公司銷售給非關聯客戶的價格作為確定出口價格的基礎;通過關聯貿易商銷售的部分,調查機關依據關聯貿易商轉售給第一個獨立購買人的價格作為確定出口價格的基礎。


  3、調整項目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的價格調整部分逐一進行了審查。


  (1)正常價值


  經核查,對該公司報告的內陸運輸費用、包裝費用、信用費用等調整項目,調查機關認為可以接受,在終裁計算傾銷幅度時,對正常價值進行了調整。


  (2)出口價格


  在初裁後的評論意見中,該公司要求調查機關對初裁中未被接受的出口退稅調整項目進行重新認定,並補充了相關的證據材料。調查機關依法對上述意見進行了考慮。在實地核查中,調查機關核實了南韓出口退稅有關的法律法規、退稅的具體操作過程,對調查期內該公司關於進口原材料、被調查産品生産,出口銷售情況和退稅的會計記錄和憑證進行了核查,認為該公司主張的出口退稅調整項目是可以接受的,退稅金額確為實際發生的退稅數額,且其與被調查産品的生産和對中國大陸出口有直接關係,因此,調查機關接受該公司對此項調整項目的主張,在終裁計算傾銷幅度時,對出口價格進行了調整。


  經核查,對該公司報告的內陸運輸費用、國際運輸費用、包裝費用、信用費用、報關費用等調整項目,調查機關認為可以接受,在終裁計算傾銷幅度時,對出口價格進行了調整。


  日本公司


  日本信越化學工業株式會社


  (Shin-Etsu Chemical Co., Ltd.)


  1、正常價值


  初裁後通過實地核查,調查機關進一步審查了該公司的國內銷售情況,認定調查期內該公司國內銷售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的數量佔同期向中國大陸出口銷售數量的比例大於5%,符合作為確定正常價值的數量要求。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所銷售被調查産品的型號進行了核查,並根據公司報告的型號劃分情況確定國內銷售和出口銷售的型號,以之為基礎確定正常價值和出口價格。經核查,與出口型號相一致的國內銷售的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的數量佔該型號同期向中國大陸出口銷售數量的比例大於5%,符合作為確定正常價值的數量要求。


  該公司的國內銷售中,有部分交易是通過關聯貿易公司銷售給最終用戶或者直接銷售給關聯的最終用戶,調查機關對這部分關聯交易進行了核查,認為這部分交易雖屬於關聯交易,但基本上可以反映市場交易狀況,關聯公司之間的價格能夠代表公平的市場價格,在終裁確定正常價值時,調查機關決定不排除這部分關聯公司之間的交易。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報告的成本數據進行了核查。經核查,調查機關認為該公司提供的有關成本的數據可以接受,並依據該公司報告的成本數據對國內銷售交易是否存在低於成本銷售分型號進行了核查。調查機關對各型號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國內銷售的每一筆交易與其月平均成本進行比較,發現有些型號的國內銷售中有部分交易是低於成本進行的,但這些型號中低於成本銷售的部分佔該型號全部國內銷售數量的比例均不足20%。調查機關認為這些低於成本銷售的交易屬於正常貿易過程中的交易,在終裁計算正常價值時,不予以排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四條的規定,在終裁時,調查機關以全部正常貿易過程中的國內銷售價格為依據,確定該公司被調查産品同類産品的正常價值。


  2、出口價格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的出口價格進行了核查。該公司被調查産品的對中國大陸出口銷售通過非關聯貿易商銷售給中國大陸客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五條的規定,在終裁時,調查機關以該公司銷售給非關聯貿易商的價格為依據,確定該公司被調查産品的出口價格。


  3、調整項目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的價格調整部分逐一進行了審查。


  (1)正常價值


  該公司在初裁後的評論意見中,主張對調查機關在初裁決定中沒有接受的國內銷售時最終價格與暫定價格之差作為其他折扣項目進行重新認定並要求在實地核查中進一步説明和澄清。調查機關考慮了該公司的意見。在實地核查中,調查機關發現在被調查産品同類産品的國內銷售中,先有暫定價格,後根據市場實際情況進行價格返還的做法在日本是比較普遍的商業做法。該公司在實地核查時向調查機關解釋了關於該做法的全過程,並提供了價格調整過程的全部證明文件及調查期內的實際發生的價格調整金總額。調查機關通過實地核查,認定該公司關於事後定價的調整項目是可以接受的,因此決定接受該公司關於價格調整的主張,在終裁計算傾銷幅度時,根據該公司在調查期內實際發生的價格調整金總額,對正常價值進行了調整。


  該公司在初裁後的評論意見中,主張對初裁決定中未被接受的由於出口銷售和國內銷售在貿易環節上的不同而造成的費用差別進行重新認定。經核查,調查機關認為,該公司所報告的銷售渠道及客戶資訊未能證明中國大陸出口銷售和國內銷售的客戶間在貿易環節上存在實質差異,雖然在出口和國內銷售存在批貨規模方面的差異,但該公司在初裁後的評論及實地核查中均未充分説明進行貿易環節調整的合理性,及對價格公平比較的影響,因此,在終裁時,調查機關對此項調整主張不予接受。


  該公司在初裁後的評論意見中,主張對初裁決定中未被接受的國內銷售的廣告費用進行重新認定。經核查,調查機關發現,該公司雖然提供證明上述費用發生的有關證據,但未能證明上述費用的發生直接與被調查産品的國內銷售相關,且未能證明上述費用的發生僅使國內銷售獲益,因此,在終裁時,調查機關對此項調整主張不予接受。


  經核查,對該公司主張的內陸運費、內陸保費、出廠裝卸費、信用費用等其他調整項目,調查機關認為可以接受,在終裁計算傾銷幅度時,對正常價值進行了調整。


  (2)關於出口價格


  公司在初裁後的評論意見中,主張對初裁決定中未被接受的出口銷售中記賬匯率與實際收款日之間的貨幣兌換損益進行重新認定。經核查,調查機關認為,該公司所主張的調整項目屬於交易中正常的匯率波動損益,且未對價格及價格比較産生實質影響,因此,在終裁時,對該公司的此項調整主張不予接受。


  經核查,對於該公司主張的國際運費、國際保險費、內陸運費、出廠裝卸費、港口裝卸費、信用費用、報關代理費等調整項目,調查機關認為可以接受,在終裁計算傾銷幅度時,對出口價格進行了調整。


  日本V-tech株式會社


  (V-Tech Corporation)


  1、正常價值


  初裁後通過實地核查,調查機關核查了該公司的國內銷售情況,認定調查期內該公司國內銷售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的數量佔同期向中國大陸出口銷售數量的比例大於5%,符合作為確定正常價值的數量要求。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所銷售被調查産品的型號進行了核查,該公司在答卷成本部分按照大類型號報告了其在國內銷售和對中國大陸出口銷售的産品各型號的成本。在初裁決定中,調查機關決定暫按照該公司確定成本的大類型號劃分情況確定該公司的正常價值。經核查,按照確定成本劃分的大類型號,與出口型號相一致的國內銷售的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的數量佔該型號同期向中國大陸出口銷售數量的比例大於5%,符合作為確定正常價值的數量要求。


  該公司在答卷中報告,在其國內銷售中存在與其他非關聯公司特殊交易的情況。經進一步審查,調查機關認為,這些特殊交易情況存在特別的價格安排,不能代表正常的市場價格,不屬於正常貿易過程中的交易,在終裁確定正常價值時,對該公司的此部分交易予以排除。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報告的成本數據進行了核查。該公司在所報告的生産成本中,將基建暫記賬向被調查産品做了分攤,經核查,公司沒有提供證據證明該項目的發生與被調查産品的生産直接相關,因此,終裁時,調查機關決定對該項費用不予接受,並在低於成本測試時維持初裁決定的做法。因低於成本銷售的部分均不足國內銷售總量的20%,調查機關認為這些低於成本銷售的交易屬於正常貿易過程中的交易,在終裁計算正常價值時,不予以排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四條的規定,在終裁時,調查機關以全部正常貿易途徑中的國內銷售價格為依據,確定其正常價值。


  2、出口價格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的出口價格進行了核查。該公司對中國大陸出口銷售一部分由公司自行完成,一部分通過非關聯的貿易商出口到中國大陸。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五條的規定,在終裁時,該公司自行完成的部分依據自行出口的價格作為確定出口價格的基礎;通過非關聯貿易商出口的部分依據該公司銷售給非關聯貿易公司的價格作為確定出口價格的基礎。


  3、調整項目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的價格調整部分逐一進行了審查。


  (1)正常價值


  該公司在初裁後的評論意見中,主張對調查機關在初裁決定中沒有接受的國內銷售時最終價格與暫定價格之差作為其他折扣項目進行重新認定並要求在實地核查中進一步説明和澄清。調查機關考慮了該公司的意見。在實地核查中,調查機關發現在被調查産品同類産品的國內銷售中,先有暫定價格,後根據市場實際情況進行價格返還的做法在日本是比較普遍的商業做法。該公司在實地核查時向調查機關解釋了關於該做法的全過程,並提供了價格調整過程的全部證明文件及調查期內的實際發生的價格調整金總額。調查機關通過實地核查,認定該公司關於事後定價的調整項目是可以接受的,因此決定接受該公司關於價格調整的主張,在終裁計算傾銷幅度時,根據該公司在調查期內實際發生的價格調整金總額,對正常價值進行了調整。


  該公司在初裁後的評論意見中,主張對初裁決定中未被接受的由於出口銷售和國內銷售在貿易環節上的不同而造成的費用差別進行重新認定。經核查,調查機關認為,該公司所報告的銷售渠道及客戶資訊未能證明中國大陸出口銷售和國內銷售的客戶間在貿易環節上存在實質差異,雖然在出口和國內銷售存在批貨規模方面的差異,但該公司在初裁後的評論及實地核查中均未充分説明進行貿易環節調整的合理性,及對價格公平比較的影響,因此,在終裁時,調查機關對此項調整主張不予接受。


  該公司在初裁後的評論意見中,主張對初裁決定中未被接受的物理特性差異調整進行重新認定。核查中,該公司未能提供充分的證據證明其出口銷售和國內銷售的産品間存在物理特性上的差異,因此,在終裁時,調查機關對該公司的此項調整主張不予接受。


  該公司在初裁後的評論意見中,主張對初裁決定中未被接受的"其他需要調整的項目"進行重新認定,其內容包括土地租金及折舊費,還包括特殊産品的開發費用以及國內宣傳費用等。經核查,調查機關認為這些費用的發生未與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的國內銷售直接相關,不應直接歸集到國內銷售上,因此,在終裁時,調查機關對該公司的此項調整主張不予接受。


  經核查,對該公司報告的出廠裝卸費、售後倉儲費、國內運費、包裝費用、信用費用等調整項目,調查機關認為可以接受,在終裁計算傾銷幅度時,對正常價值進行了調整。


  (2)關於出口價格


  經審查,對於該公司所報告的出廠裝卸費用、國際運費、國際保險費、港口裝卸費用、包裝費用、信用費用等調整項目,調查機關認為可以接受,在終裁計算傾銷幅度時,對出口價格進行了調整。


  大洋聚氯乙烯株式會社


  (TAIYO VINYL CORPORATION)


  1、正常價值


  初裁後通過實地核查,調查機關核查了該公司的國內銷售情況,認定調查期內該公司國內銷售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的數量佔同期向中國大陸出口銷售數量的比例大於5%,符合作為確定正常價值的數量要求。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所銷售被調查産品的型號進行了核查,並根據公司報告的大類型號劃分情況確定被調查産品的國內銷售和出口銷售的型號,並以之為基礎確定正常價值和出口價格。經進一步審查,與出口型號相一致的國內銷售的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的數量佔該型號同期向中國大陸出口銷售數量的比例大於5%,符合作為確定正常價值的數量要求。


  該公司的國內銷售中,有部分交易是通過關聯貿易公司銷售給最終用戶或者直接銷售給關聯的最終用戶。經核查,調查機關發現這些關聯交易的價格明顯與其他非關聯交易價格不同,調查機關認為這部分交易不能代表公平的市場價格,不是正常貿易過程中的交易,在終裁確定正常價值時,調查機關決定排除這部分關聯交易。


  該公司的國內銷售中,存在與其他非關聯的公司的特殊交易情況。經核查,調查機關認為,這些特殊交易情況存在特別的價格安排,不能代表公平的市場價格,不屬於正常貿易過程中的交易,在終裁確定正常價值時,調查機關對該公司的此部分交易予以排除。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報告的成本數據進行了核查。經核查,調查機關認為該公司提供的有關成本的數據可以接受,並依據該公司報告的成本數據對國內銷售交易是否存在低於成本銷售分型號進行了審查。調查機關對各型號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國內銷售的每一筆交易與其月平均成本進行比較,未發現有低於成本銷售的情況。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四條的規定,在終裁時,調查機關依據全部正常貿易途徑中的國內銷售交易作為確定其正常價值的基礎。


  2、出口價格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的出口價格進行了核查。該公司被調查産品的對中國大陸出口銷售全部通過國內的非關聯貿易商進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五條的規定,在終裁時,調查機關採用該公司銷售給非關聯貿易商的價格作為確定出口價格的依據。


  3、調整項目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的價格調整部分逐一進行了審查。


  (1)正常價值


  該公司在初裁後的評論意見中,主張對調查機關在初裁決定中沒有接受的國內銷售時最終價格與暫定價格之差作為其他折扣項目進行重新認定並要求在實地核查中進一步説明和澄清。調查機關考慮了該公司的意見。在實地核查中,調查機關發現在被調查産品同類産品的國內銷售中,先有暫定價格,後根據市場實際情況進行價格返還的做法在日本是比較普遍的商業做法。該公司在實地核查時向調查機關解釋了關於該做法的全過程,並提供了價格調整過程的全部證明文件及調查期內的實際發生的價格調整金總額。調查機關通過實地核查,認定該公司關於事後定價的調整項目是可以接受的,因此決定接受該公司關於價格調整的主張,在終裁計算傾銷幅度時,根據該公司在調查期內實際發生的價格調整金總額,對正常價值進行了調整。


  該公司在初裁後的評論意見中,主張對初裁決定中未被接受的由於出口銷售和國內銷售在貿易環節上的不同而造成的費用差別進行重新認定。經核查,調查機關認為,該公司所報告的銷售渠道及客戶資訊未能證明中國大陸出口銷售和國內銷售的客戶間在貿易環節上存在實質差異,雖然在出口和國內銷售存在批貨規模方面的差異,但該公司在初裁後的評論及實地核查中均未充分説明進行貿易環節調整的合理性,及對價格公平比較的影響,因此,在終裁時,調查機關對此項調整主張不予接受。


  經核查,對該公司主張的內陸運費和信用費用等其他調整項目,調查機關認為可以接受,在終裁計算傾銷幅度時,對正常價值進行了調整。


  (2)關於出口價格


  在實地核查中,調查機關發現,該公司在出口銷售和國內銷售中,存在包裝費用上的差異,同時在出廠裝卸環節也存在費用方面的不同,但是該公司在答卷中未報告該兩項費用,因此調查機關決定根據已經獲得的事實和可獲得的最佳資訊來確定該項費用,並在終裁計算傾銷幅度時,對出口價格進行了調整。


  經核查,對該公司主張的內陸運費、信用費用等調整項目,調查機關認為可以接受,在終裁計算傾銷幅度時,對出口價格進行了調整。


  日本新第一聚氯乙烯股份有限公司


  (SHIN DAI-ICHI VINYL CORPORATION)


  1、正常價值


  該公司在答卷中,對於國內銷售部分,僅提供了對一個客戶的詳細銷售情況,沒有提供全部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的國內交易情況,且表格中的數據相互不一致,使調查機關無法完整地審查該公司的國內銷售情況和産品的成本情況,無法確定該公司的正常價值。在初裁決定中,調查機關根據已經獲得的事實和可獲得的最佳資訊確定該公司的正常價值。


  初裁決定後,該公司提交了評論意見,提出該公司在原答卷中對國內交易情況的回答時,在填卷過程中發生了錯誤,並重新提交了修改後的國內銷售部分答卷,請求調查機關依據修改後的答卷確定該公司的正常價值。考慮到該公司的實際情況,調查機關在實地核查中,進一步核實了公司重新提交的國內銷售數據的真實性,並決定以此為基礎,確定被調查産品的正常價值。同時,調查機關在核查中發現,在公司重新提交的國內銷售數據中,有部分國內交易沒有報告,對此,調查機關在確定正常價值時,依法考慮了該部分未報告的國內銷售情況。


  調查機關審查了該公司國內銷售情況,認定調查期內該公司國內銷售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數量佔同期向中國大陸出口銷售數量的比例大於5%,符合作為確定正常價值的數量要求。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報告的成本數據進行了審查,經審查,調查機關認為該公司提供的有關成本的數據可以接受,並依據該公司報告的成本數據對國內銷售交易是否存在低於成本銷售進行了審查。調查機關對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國內銷售的每一筆交易與其月平均成本及調查期內加權平均成本進行比較,發現超過20%的國內銷售既低於月平均成本,又低於調查期內的加權平均成本,低於成本的交易佔有足夠的數量,因此調查機關認定,該部分交易屬於非正常貿易過程中的交易,在終裁計算正常價值時予以排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四條的規定,在終裁時,調查機關以剩餘的正常貿易過程中的國內銷售價格為基礎,確定該公司被調查産品的正常價值。


  2、出口價格


  初裁後,調查機關對該公司的出口價格進行了審查和進一步調查。該公司對中國大陸出口銷售被調查産品均通過非關聯貿易公司出口。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五條的規定,在終裁時,調查機關以該公司與非關聯貿易公司之間的交易價格為基礎,確定該公司被調查産品的出口價格。


  3、調整項目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的價格調整部分逐一進行了審查。


  (1)正常價值


  該公司在初裁後的評論意見中,主張對調查機關在初裁決定中沒有接受的國內銷售時最終價格與暫定價格之差作為其他折扣項目進行重新認定並要求在實地核查中進一步説明和澄清。調查機關考慮了該公司的意見。在實地核查中,調查機關發現在被調查産品同類産品的國內銷售中,先有暫定價格,後根據市場實際情況進行價格返還的做法在日本是比較普遍的商業做法。該公司在實地核查時向調查機關出示了價格調整過程的證明文件。在核查中,調查機關發現,該公司在答卷中主張的調整金額與實際金額存在一定差異。調查機關根據核查結果,認定該公司關於價格調整的主張是合理的,在終裁計算傾銷幅度時,根據公司在調查期內實際發生的價格調整金總額,對正常價值進行了調整。


  該公司在答卷中,主張對國內銷售的廣告費用進行調整。經核查,調查機關發現,該公司雖然提供證明上述費用發生的有關證據,但未能證明上述費用的發生直接與被調查産品的國內銷售相關,且未能證明該費用的發生僅使國內銷售獲益,因此,在終裁時,調查機關對此項調整主張不予接受。


  對於該公司主張的內陸運費、出廠裝卸相關費,包裝費、售後服務費等調整項目,調查機關進行了審查及進一步核查,認定該公司提供的資料和證據可信,並對調整項目具有證明作用,因此,在終裁時,調查機關決定接受該公司關於上述項目調整的主張,並在計算傾銷幅度時,對正常價值進行了調整。


  (2)出口價格


  對該公司主張的內陸運輸費用、出廠裝卸費、國際運費、國際保險費用、包裝費用、信用費用等調整項目,調查機關進行了審查及進一步核查,認定該公司提供的資料和證據可信,並對調整項目具有證明作用,因此,在終裁時,調查機關決定接受公司關於上述項目調整的主張,並在計算傾銷幅度時,對出口價格進行了調整。



  鐘淵化學工業株式會社


  (KANEKA CORPORATION)


  1、正常價值


  初裁後通過實地核查,調查機關進一步審查了該公司的國內銷售情況,認定調查期內該公司國內銷售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的數量佔同期向中國大陸出口銷售數量的比例大於5%,符合作為確定正常價值的數量要求。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所銷售被調查産品的型號進行了核查,並根據公司報告的型號劃分情況確定國內銷售和出口銷售的型號,以之為基礎確定正常價值和出口價格。經審查,與出口型號相一致的國內銷售的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的數量佔該型號同期向中國大陸出口銷售數量的比例大於5%,符合作為確定正常價值的數量要求。


  該公司在初裁後的評論意見中,主張將國內銷售中通過關聯貿易公司進行的銷售排除。調查機關核查了關聯公司之間的價格,認為這部分交易雖屬於關聯交易,但與公司與非關聯貿易商之間的交易價格並無明顯差異,基本上可以反映市場交易狀況,能夠代表公平的市場價格,因此,在終裁確定正常價值時,調查機關決定不排除關聯公司之間的交易。


  該公司在初裁後的評論意見中,主張將公司調查期內從其他日本公司購買的被調查産品及其同類産品排除,調查機關核查了這部分交易,發現公司外購的被調查産品及其同類産品同時在國內銷售和對中國大陸出口銷售,與公司自己生産的被調查産品及其同類産品並無不同。因此,在終裁時,調查機關決定不排除此部分交易,將此部分交易也作為計算傾銷幅度的依據。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報告的成本數據進行了核查,經核查,調查機關認為該公司提供的有關成本的數據可以接受,並依據該公司報告的成本數據對國內銷售交易是否存在低於成本銷售分型號進行了審查。調查機關對各型號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國內銷售的每一筆交易與其月平均成本進行比較,發現有些型號的國內銷售中有部分交易是低於成本進行的,但這些型號中低於成本銷售的部分佔該型號全部國內銷售數量的比例均不足20%。調查機關認為這些低於成本銷售的交易屬於正常貿易過程中的交易,在終裁計算正常價值時,不予以排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四條的規定,在終裁時,調查機關依據各型號的全部國內銷售交易作為確定其正常價值的基礎。


  2、出口價格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的出口價格進行了核查,該公司對中國大陸出口銷售大部分通過非關聯貿易商進行,另外很少部分由公司直接銷售給最終用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五條的規定,在終裁時,通過非關聯貿易商銷售的,調查機關依據該公司銷售給非關聯貿易商的價格作為確定出口價格的依據;公司直接銷售給最終用戶的,調查機關依據直接銷售給最終客戶的價格作為確定出口價格的依據。


  對於該公司在調查期內從其他日本公司購買被調查産品及其同類産品,調查機關決定維持初裁決定的做法,在計算傾銷幅度時,調查機關將這部分産品的國內銷售與這部分産品的出口銷售價格對比,計算出傾銷幅度,然後與該公司自産産品的傾銷幅度加權平均,得出該公司的傾銷幅度。


  3、調整項目


  調查機關對該公司的價格調整部分逐一進行了審查。


  (1)正常價值


  該公司在初裁後的評論意見中,主張對調查機關在初裁決定中沒有接受的國內銷售時最終價格與暫定價格之差作為其他折扣項目進行重新認定並要求在實地核查中進一步説明和澄清。調查機關考慮了該公司的意見。在實地核查中,調查機關發現在被調查産品同類産品的國內銷售中,先有暫定價格,後根據市場實際情況進行價格返還的做法在日本是比較普遍的商業做法。該公司在實地核查時向調查機關解釋了關於該做法的全過程,並提供了價格調整過程的全部證明文件及調查期內的實際發生的價格調整金總額。調查機關通過實地核查,認定該公司關於事後定價的調整項目是可以接受的,因此決定接受該公司關於價格調整的主張,在終裁計算傾銷幅度時,根據該公司在調查期內實際發生的價格調整金總額,對正常價值進行了調整。


  該公司在初裁後的評論意見中,主張對初裁決定中未被接受的國內銷售的廣告費用進行重新認定。經核查,調查機關發現,該公司雖然提供證明上述費用發生的有關證據,但未能證明上述費用的發生直接與被調查産品的國內銷售相關,且上述費用的發生僅使國內銷售獲益,因此,在終裁時,調查機關對此項調整主張不予接受。


  經審查,對該公司主張的內陸運輸費用、包裝費用、信用費用等其他調整項目,調查機關認為可以接受,在終裁計算傾銷幅度時,對正常價值進行了調整。


  (2)關於出口價格


  經核查,對於該公司主張內陸運輸費用、國際運費、國際保險費、包裝費用等調整項目,調查機關認為可以接受,在終裁計算傾銷幅度時,對出口價格進行了調整。


  俄羅斯公司


  俄羅斯考斯第克股份有限公司


  (J/S Co. Kaustik)


  在初裁決定中,對於正常價值,調查機關依據該公司正常貿易過程中的國內銷售交易作為確定其正常價值的基礎;對於出口價格,調查機關依據該公司銷售給非關聯貿易公司的價格作為確定出口價格的基礎;在上述基礎上,調查機關對認定的正常價值和出口價格進行了一定的調整,計算出該公司的傾銷幅度。


  初裁後,該公司提交了對初裁決定的評論意見,但對傾銷幅度計算未提出任何意見。之後,調查機關擬對該公司進行實地核查,但因該公司未按要求準備好核查資料,調查機關未能對其進行實地核查,在終裁決定中,調查機關決定維持初裁時所作的認定和處理方法。



  台灣地區公司


  華夏海灣塑膠股份有限公司


  (China General Plastics Corporation)


  1、正常價值


  在初裁決定中,調查機關認定該公司調查期內內銷數量佔同期向中國大陸出口的數量的比例大於5%,符合作為確定正常價值基礎的數量要求;調查機關根據公司報告的被調查産品的型號劃分情況確定內銷和對大陸出口銷售的型號,並以之為基礎確定正常價值和出口價格;調查機關認定該公司與出口中國大陸型號相一致的內銷的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的數量佔該型號同期向中國大陸出口銷售數量的比例大於5%,符合作為確定正常價值的數量要求。


  在初裁決定中,調查機關將該公司報告的成本數據中某些項目進行了調整,並依據重新核算後的調查期加權平均成本對內銷交易是否存在低成本銷售分型號進行了審查。對於沒有低於成本銷售的型號,調查機關依據該型號的全部內銷交易作為確定其正常價值的基礎;對於低於成本銷售的部分不足該型號全部內銷數量比例20%的型號,調查機關依據該型號的全部內銷交易作為確定其正常價值的基礎;對於低於成本銷售的部分超過該型號全部內銷數量比例20%的型號,調查機關依據該型號中排除低於成本交易後剩餘的正常貿易過程中的內銷交易作為確定其正常價值的基礎;對於全部低於成本銷售的型號,調查機關依據該型號的生産成本加合理費用、利潤確定的結構價格確定其正常價值。


  初裁後,該公司提交了對初裁決定的評論意見,調查機關針對該公司提出的評論意見以及其他在初裁決定中暫時認定的內容發放了補充問題單,該公司在規定的時間內提交了對問題單的答覆。


  該公司在評論意見以及對初裁後問題單的答覆中提出,在認定成本時,不應將保險理賠收入從財務費用中排除,並提供了相應的證據材料。調查機關審查了該公司的主張及所附的證據,該公司此項目保險理賠收入是由於賠償生産被調查産品及同類産品的生産設備意外損失産生的,與被調查産品及同類産品的生産和銷售直接相關,其具體分攤數額符合通用會計準則,併合理的反映了與被調查産品及同類産品的生産和銷售有關的成本費用情況,調查機關決定在終裁決定中接受該公司的此項主張,在認定成本時,不排除此項目費用。


  依據此成本認定情況,調查機關重新對該公司內銷交易是否存在低成本銷售分型號進行了審查。調查機關對各型號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內銷的每一筆交易與其月平均成本進行比較,調查機關發現,調查期內該公司有的型號內銷中沒有低於成本銷售的情況,在終裁決定中,調查機關依據該型號的全部內銷交易作為確定其正常價值的基礎;有的型號內銷中有部分是低於成本進行的,但這些低於成本銷售的部分佔該型號全部內銷數量的比例不足20%,調查機關認為這些低於成本銷售的交易屬於正常貿易過程中的交易,在計算正常價值時不予以排除,依據該型號的全部內銷交易作為確定其正常價值的基礎;有的型號內銷中有部分是低於成本進行的,且這些低於成本銷售的部分佔該型號全部內銷數量的比例超過20%。調查機關認為這些低於成本銷售的交易屬於非正常貿易過程中的交易,在計算正常價值時予以排除,依據該型號中剩餘的正常貿易過程中的內銷交易作為確定其正常價值的基礎。


  該公司在對初裁決定的評論意見中還提出,該公司內部不同部門之間的聚氯乙烯交易價格是依據市場價格而定,因此要求在確定正常價值時,包括此部分交易情況。經審查,調查機關認為,此部分交易為公司內部不同部門之間的貨物流動,不應屬於市場交易,因此在確定該公司正常價值時,未包括此部分交易情況。


  2、出口價格


  在初裁決定中,對於該公司自行出口和通過非關聯貿易公司銷售給中國大陸的出口交易,調查機關採用自行出口的價格和向非關聯貿易公司銷售的價格作為確定出口價格的基礎;對於中國大陸內關聯公司轉售的交易,調查機關採取其銷售給第一個獨立購買人的價格作為確定出口價格的基礎。


  該公司在對初裁決定的評論意見中提出,該公司對中國大陸內關聯公司的銷售價格是根據銷售當時的市場價格確定的,關聯公司之間的交易價格能夠代表公平的市場價格。調查機關對此價格進行了審查,認定這部分交易價格能夠代表公平的市場價格,在終裁決定中,對此部分交易依據該公司銷售給中國大陸內關聯公司的價格為基礎確定出口價格。


  3、調整項目


  (1)關於正常價值


  在初裁決定中,調查機關對該公司報告的內陸運輸費用、信用費用等國內銷售調整項目進行了調整。終裁決定時,調查機關根據該公司對初裁後問題單的答覆情況,決定維持上述正常價值調整項目的認定和處理方法。


  (2)關於出口價格


  在初裁決定中,調查機關對該公司所報告的內陸運輸費用、台灣地區運輸至中國大陸的運費、台灣地區至中國大陸的運輸保險費、港口裝卸費、信用費用、報關代理費用等出口價格調整項目進行了調整。終裁決定時,調查機關根據該公司對初裁後問題單的答覆情況,決定維持上述出口價格調整項目的認定內容。


  台灣塑膠工業股份有限公司


  1、正常價值


  在初裁決定中,調查機關認定該公司調查期內內銷數量佔同期向中國大陸出口的數量的比例大於5%,符合作為確定正常價值基礎的數量要求;調查機關根據公司報告的被調查産品的型號劃分情況確定內銷和對大陸出口銷售的型號,並以之為基礎確定正常價值和出口價格;調查機關認定該公司與出口中國大陸型號相一致的內銷的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的數量佔該型號同期向中國大陸出口銷售數量的比例大於5%,符合作為確定正常價值的數量要求。


  在初裁決定中,調查機關依據該公司報告的成本數據對內銷交易是否存在低於成本銷售分型號進行了審查。調查機關對各型號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內銷的每一筆交易與其月平均成本進行比較,發現有些型號的內銷中有部分交易是低於成本進行的,但這些型號中低於成本銷售的部分佔該型號全部內銷數量的比例均不足20%。調查機關認為這些低於成本銷售的交易屬於正常貿易過程中的交易,在計算正常價值時,不予以排除,依據各型號的全部內銷交易作為確定其正常價值的基礎。


  初裁後,該公司提交了對初裁決定的評論意見,調查機關針對該公司提出的評論意見以及其他在初裁決定中暫時認定的內容發放了補充問題單,該公司在規定的時間內提交了對問題單的答覆。調查機關審查了答覆內容並重新審查了公司提供的調查問卷答卷等材料,決定在最終裁定中維持以上依據該公司正常貿易過程中的內銷交易作為確定正常價值基礎的認定和處理方法。


  2、出口價格


  在初裁決定中,調查機關發現該公司被調查産品對中國大陸的出口銷售一部分直接出口,一部分通過在台灣地區的非關聯貿易公司進行。直接出口中國大陸的部分依據該公司直接出口價格作為確定出口價格的基礎;通過非關聯貿易公司的部分依據該公司銷售給非關聯貿易公司的價格作為確定出口價格的基礎。


  終裁決定時,調查機關根據該公司對初裁後問題單的答覆情況,決定維持出口價格的認定內容和處理方法。


  3、調整項目


  (1)正常價值


  在初裁決定中,對於該公司主張的在正常價值方面調整出口和內銷在貿易環節上的不同而造成的費用差別,調查機關未發現該公司對中國大陸出口銷售和內銷的貿易環節有差別,該公司的主張不能説明有貿易環節的差異並影響了價格的公平比較,因此,調查機關對該項主張不予接受。


  該公司在對初裁的評論意見中提出應當接受公司主張的貿易環節調整,並提供了相關證據。調查機關也針對此問題向公司發放了問題單。經審查,調查機關認為,該公司仍未能説明有貿易環節差異影響了價格的公平比較,因此決定在終裁決定中維持初裁決定的認定結果和處理方法。


  在初裁決定中,調查機關對公司報告的內陸運費、信用費用、退款及賠償、售後服務費用以及"其他需要調整的項目"等內銷調整項目進行了調整。終裁決定時,調查機關根據該公司對初裁後問題單的答覆情況,決定維持上述正常價值調整項目的認定內容和處理方法。


  (2)出口價格


  在初裁決定中,調查機關對該公司報告的台灣地區運輸至中國大陸的運費、台灣地區至中國大陸的運輸保險費、出廠裝卸費、信用費用、包裝費用等出口銷售調整項目進行了調整。終裁決定時,調查機關根據該公司對初裁後問題單的答覆情況,決定維持初裁中對上述出口價格調整項目的認定內容和處理方法。


  大洋塑膠工業股份有限公司


  1、正常價值


  在初裁決定中,調查機關認定該公司調查期內內銷數量佔同期向中國大陸出口的數量的比例大於5%,符合作為確定正常價值基礎的數量要求;調查機關根據公司報告的被調查産品的型號劃分情況確定內銷和對大陸出口銷售的型號,並以之為基礎確定正常價值和出口價格;調查機關認定該公司與出口中國大陸型號相一致的內銷的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的數量佔該型號同期向中國大陸出口銷售數量的比例大於5%,符合作為確定正常價值的數量要求。


  在初裁決定中,調查機關認定該公司內銷中直接銷售給關聯最終用戶的交易能夠代表正常的市場價格,在正常價值認定時未排除這部分關聯公司之間的交易。


  在初裁決定中,調查機關認定該公司報告的生産成本中沒有包括財務費用,而根據該公司調查期內財務報告中的數據對財務費用進行分攤,重新確定該公司被調查産品的同類産品的成本,並依據此成本數據對內銷交易是否存在低成本銷售分型號進行了審查。調查機關發現調查期內該公司所有型號的內銷中均有部分交易是低於成本進行的,且每一型號中低於成本銷售的交易佔該型號全部交易的比例均超過20%,調查機關認為,這些低於成本銷售的交易屬於非正常貿易過程中的交易,在計算正常價值時予以排除,依據這些型號中剩餘的正常貿易過程中的內銷交易作為確定其正常價值的基礎。


  初裁後,該公司提交了對初裁決定的評論意見,調查機關針對該公司提出的評論意見以及其他在初裁決定中暫時認定的內容發放了補充問題單,該公司在規定的時間內提交了對問題單的答覆。調查機關審查了答覆內容並重新審查了公司提供的調查問卷答卷等材料,決定在最終裁定中維持以上依據該公司正常貿易過程中的內銷交易作為確定正常價值基礎的認定和處理方法。


  2、出口價格


  在初裁決定中,調查機關依據該公司出口給中國大陸客戶的銷售價格作為確定出口價格的基礎。終裁決定時,調查機關根據該公司對初裁後問題單的答覆情況,決定維持出口價格的認定內容和處理方法。


  3、調整項目


  (1)正常價值


  在初裁決定中,對於該公司主張的內銷數量折扣調整,調查機關發現該公司並未提供證明上述費用發生的證據,也沒有提供上述分攤數據的計算過程,因此未接受此項調整主張。


  初裁後該公司在評論意見中説明瞭數量折扣的具體操作情況以及具體數額,並提供了相應的證據,經審查,調查機關認為此部分數據可以接受,在終裁決定中進行了調整。


  在初裁決定中,調查機關對該公司主張的"其他調整項目"未予接受。初裁後,該公司在評論意見中提出此部分費用為準備存貨的庫存成本,該公司未能説明此部分費用應當進行調整的合理性,調查機關決定在終裁決定中維持初裁決定的認定結果和處理方法。


  在初裁決定中,調查機關對該公司報告的內陸運費和信用費用等其他內銷調整項目進行了調整。終裁決定時,調查機關根據該公司對初裁後問題單的答覆情況,決定維持上述正常價值調整項目的認定內容和處理方法。


  (2)關於出口價格


  在初裁決定中,調查機關對該公司所報告的內陸運輸費用、台灣地區運輸至中國大陸的運費、台灣地區至中國大陸的運輸保險費、港口裝卸費、報關代理費用等出口價格的調整項目進行了調整。終裁決定時,調查機關根據該公司對初裁後問題單的答覆情況,決定維持上述出口價格調整項目的認定內容和處理方法。


  (二)價格比較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六條的規定,調查機關對進口産品的出口價格和正常價值,考慮了影響價格的各種可比性因素,按照公平、合理的方式進行了比較。調查機關在當事人提交的證明材料基礎上,將各應訴公司的正常價值和出口價格在出口國出廠價的基礎上予以比較。在計算傾銷幅度時,調查機關將加權平均正常價值和加權平均出口價格進行比較,得出傾銷幅度。對於生産並銷售不同型號被調查産品的公司,調查機關對不同型號的加權平均正常價值和加權平均出口價格分別進行比較,得出各型號的傾銷幅度,各型號傾銷幅度的加權平均為該公司的傾銷幅度。


  對於美國、南韓、日本、俄羅斯和台灣地區未提交答卷的公司的傾銷幅度,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傾銷條例》第二十一條的規定,調查機關根據已經獲得的事實和可獲得的最佳資訊做出裁定。


  (三)傾銷幅度


  經過計算,各公司的傾銷幅度分別為:


  美國公司


  1.美國信科有限公司(Shintech Incorporated):83%


  2.台灣塑膠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德州)(Formosa Plastics Corporation Texas):11%


  3、其他美國公司(All Others):83%


  南韓公司


  1.(株)LG化學(LG CHEM, LTD):6%


  2.韓華石油化學株式會社(HANWHA CHEMICAL CORPORATION):12%


  3.其他南韓公司(All Others):76%


  日本公司


  1.日本信越化學工業株式會社(Shin-Etsu Chemical Co., Ltd.):17%


  2.日本V-tech株式會社(V-Tech Corporation):21%


  3.大洋聚氯乙烯株式會社 (TAIYO VINYL CORPORATION):7%


  4.日本新第一聚氯乙烯股份公司(SHIN DAI-ICHI VINYL CORPORATION):34%


  5.鐘淵化學工業株式會社 (KANEKA CORPORATION):30%


  6.其他日本公司 (All Others):84%


  俄羅斯公司


  1.俄羅斯考斯第克股份有限公司(J/S Co. KaustiK):34%


  2.其他俄羅斯公司 (All Others):47%


  台灣地區公司


  1.華夏海灣塑膠股份有限公司(China General Plastics Corporation):12%


  2.台灣塑膠工業股份有限公司:10%


  3.大洋塑膠工業股份有限公司:22%


  4.其他台灣地區公司(All Others):25%


  五、産業損害及損害程度


  (一)累積評估


  調查機關在考察了相關證據材料後認為,從被訴國家和地區進口的聚氯乙烯産品之間的競爭條件以及這些被調查産品與中國大陸同類産品之間的競爭條件基本相同,且進口産品的數量和被訴傾銷幅度不屬可忽略不計範圍。根據《反傾銷條例》第九條的規定,調查機關認為,可以對來自上述國家和地區的進口聚氯乙烯對中國大陸産業的影響進行累積評估。


  本案初裁後,日本鐘淵公司提出將中國大陸産業劃分為南、北方兩個産業進行産業損害評估。主要理由是:中國華南市場上僅有福建省東南公司一家生産商,而其他地區的中國大陸生産企業向華南市場供應很少。


  針對初裁後鐘淵公司提出的上述問題,調查機關專門進行了調查。


  現有證據表明,中國聚氯乙烯市場歷來是一個統一市場。由於南方加工企業眾多,市場需求巨大,而華南地區大型規模氯鹼生産企業數量較少,因此南方市場也是眾多北方聚氯乙烯生産廠家的銷售地。特別是冬季,北方加工進入淡季,北方貨源更是紛紛南下。在物流配送日漸發達的今天,在南方市場一年四季都有來自中國大陸幾乎所有聚氯乙烯廠家的貨源,例如:上海氯鹼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中國石化齊魯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大沽化工有限責任公司、滄州化學工業股份有限公司、錦化化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在廣東、福建等南方市場均設有經銷點,部分廠家在南方的銷售量已佔其生産量的50%以上。


  由此可見,鐘淵公司提出的中國有兩個相對獨立的聚氯乙烯地域市場,與事實不符。因此,調查機關對該公司的有關主張不予接受。


  (二)被調查産品的進口數量和佔中國大陸市場份額的變動情況


  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統計,1999年、2000年、2001年被訴國家和地區向中國大陸出口的被調查産品數量分別為1028708.86噸、1155872.13噸和1517288.43噸,2000年和2001年分別比上年增長12.36%和31.27%,呈逐年上升趨勢。


  調查期內被訴國家和地區出口到中國大陸的被調查産品佔中國大陸市場份額一直高達30%以上,其中2001年達到34.38%,比2000年增加了2.5個百分點。


  (三)被調查産品的進口價格及對中國大陸同類産品價格的影響


  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統計,1999年、2000年、2001年被訴國家和地區出口到中國大陸的被調查産品的加權平均價格分別為每噸578.73美元、692.23美元和565.86美元,2001年比2000年下降18.26%,降至調查期內最低點。受進口被調查産品價格下降的影響,中國大陸産業同類産品價格出現大幅度下降,2001年比2000年下降了25.87%,降至調查期內最低點。被調查産品價格下降對中國大陸同類産品的價格産生了明顯的壓制。


  (四)被調查産品對中國大陸産業的影響


  1、調查期內,中國大陸産業處於成長期,但調查期末呈現增長不足,增幅回落。為適應不斷擴大的中國大陸市場需要,中國大陸産業通過技術改造等手段,擴大産能。隨著技術改造項目的陸續竣工投産和相繼達産,産量不斷提高。1999年、2000年和2001年中國大陸産業生産能力分別比上一年增長34.02%、11.19%和12.19%。調查期末呈現增長不足,增幅回落。2001年中國大陸産業同類産品産能增幅比調查期內的平均增長幅度低6.5個百分點,比市場需求量的增幅低9.53個百分點,比被調查産品進口數量的增幅低19.08個百分點。


  2、中國大陸産業的同類産品産量增長,但增長相對不足。1999年、2000年和2001年産量分別比上年增長25.18%、13.47%和18.87%;與同期市場需求量相比,分別低9.61、7.29和2. 85個百分點。調查期末增長幅度比調查期內平均增長幅度低0.21個百分點,比市場需求量的增幅低2.85個百分點,比被調查産品進口數量的增幅度低12.4個百分點。


  3、中國大陸産業的同類産品銷售數量增長不足,庫存增加。由於中國大陸市場需求的不斷擴大,在中國大陸産業同類産品銷售數量逐年增加的同時,被訴國家和地區向中國大陸出口的被調查産品數量也逐年上升,2001年與上年相比,增幅高達31.27%,比中國大陸産業同類産品銷售數量增幅高出15.04個百分點。調查期內銷售數量增幅低於中國大陸需求量增幅5.49--8.7個百分點,銷售量增幅與市場需求量增幅相比存在較大的下降,銷售數量增幅呈下降趨勢,調查期內下降了9.86個百分點。受銷售數量的影響,調查期內庫存量呈現波動較大,調查期末庫存比上一年增加55.91%。


  4、中國大陸産業的同類産品銷售收入先增後降,增長受到抑制。1999和2000年銷售收入分別比上一年增長37.92%和38.53%。進入2001年,由於受被調查産品低價進口影響,中國大陸産業被迫降低銷售價格,在銷售數量比2000年增長16.23%的情況下,銷售收入卻比2000年下降了13.72%。銷售量的增加並沒有給企業帶來應有的收益,銷售收入的增長受到嚴重抑制。


  5、中國大陸産業的同類産品稅前利潤下降,企業虧損嚴重。1999年至2000年,中國大陸同類産品價格有所上升,進入2001年後,受進口被調查産品的影響,中國大陸産業聚氯乙烯産品的加權平均價格出現大幅下滑,比2000年下降25.87%,降至調查期內最低點。受此影響,稅前利潤的增長趨勢受到嚴重抑制, 2001年由增長變為下降,比2000年下降144.59%,造成嚴重虧損,虧損額近3億元。


  如前所述,2001年中國大陸産業同類産品的産能增加,銷售數量增加,但受進口被調查産品的傾銷價格壓制,中國大陸産業同類産品銷售價格大幅下滑,降至調查期內最低點,造成銷售收入下降。與此同時,有關數據表明,中國大陸産業同類産品的單位銷售成本、銷售稅金及附加和期間費用也有不同程度的下降。由此可見,稅前利潤的下降及企業的虧損,不是成本和期間費用等其他因素造成的,銷售價格的大幅下滑是造成稅前利潤下降的主要原因。


  6、中國大陸産業的市場份額逐年下降。1999年、2000年和2001年分別比上一年下降2.31、1.61和1.44個百分點,由1999年的33.48%降至2001年的30.43%,降至調查期內最低點。如前所述,調查期內被訴國家和地區出口到中國大陸的被調查産品佔中國大陸市場份額一直高達30%以上,其中2001年達到34.38%,比2000年增加了2.5個百分點。可見調查期末中國大陸産業的市場份額下降的同時,被訴國家和地區出口到中國大陸的被調查産品佔中國大陸市場份額上升。


  7、中國大陸産業開工率基本穩定,但開工率相對不足。聚氯乙烯産業特性決定了企業在生産過程中必須考慮其上下游的生産平衡、相對穩定的低成本生産,以及部分企業新投産設備運作的逐步正常等因素。調查期內,中國大陸産業(9戶企業)的開工率基本維持在82.08%-88.74%。1999年、2000年和2001年分別比上一年下降5.79、增加1.67和4.99個百分點。但是,從全國聚氯乙烯産業情況看,2001年全行業的開工率僅為69%。面對強勁的市場需求,企業的開工率相對不足。


  8、中國大陸産業就業率下降。隨著中國大陸産業産能的擴大,1999年就業人數比上一年增長6.05%; 2000年和2001年就業人數分別比上一年下降1.5%和9.57%,2001年就業人數降至調查期內最低水準,就業率比上一年下降4.41個百分點。


  9、勞動生産率逐步提高。調查期內,中國大陸産業通過不斷的技術改造和加強經營管理水準,勞動生産率逐步得到提高。1999年、2000年和2001年中國大陸産業勞動生産率分別比上年提高18.03%、15.20%和31.45%。


  10、中國大陸産業工資總額、每人平均年工資增速回落。1999年、2000年和2001年,中國大陸産業工資總額分別比上一年增長26.8%、16.06%和2.18%;每人平均年工資分別比上一年增長19.41%、17.97%和7.88%。工資總額和每人平均年工資增長呈現快速回落,2001年分別比上一年回落13.88和10.09個百分點。


  11、中國大陸産業同類産品投資收益率、現金流量及投融資能力等情況惡化。受進口被調查産品的影響,中國大陸産業同類産品經營情況呈惡化趨勢, 2001年與2000年相比,稅前利潤急劇下滑,由盈利變為虧損;投資收益率下降了10.37個百分點;現金流量凈額下降了62.94%。


  現金流量指標惡化與同類産品的市場、銷售及價格均有著互動的、密不可分的關係。由於同類産品的大量低價進口,使得中國大陸生産企業原有市場份額被擠佔,中國大陸生産企業為了保持原有的市場份額和維持現有的生産規模,不得不削價競爭,價格的下降和銷量的被壓制,直接導致銷售收入的減少,使同類産品銷售困難,資金回籠緩慢,存貨積壓難以變現。因此經營活動産生的現金流入大大減少,即維持企業生存和發展最為根本的資金來源被大幅削減。


  同樣,由於各種財務指標的惡化,企業償債能力、盈利能力及運營能力不斷下降,這又直接影響企業的資信水準和吸收投資的能力,再度籌融資受到影響,致使籌資活動産生的現金流入大量減少。


  在同類産品成本及其他相關費用投入相對穩定的情況下(即現金流出量保持相對穩定的水準),現金流入量的銳減勢必導致現金流量凈額大大減少,資金的嚴重匱乏,已無法滿足企業正常生産經營之需要,預期收益無法實現,原已計劃項目被擱淺,財務陷入困境,暴露出潛在的財務風險和經營風險。


  12、有關國家/地區對中國出口傾銷幅度較大。


  終裁認定,有關公司的傾銷幅度較大。上述傾銷幅度,足以對中國大陸産業産生很大的負面影響。


  (五)被調查産品的生産能力和出口能力對國內産業可能産生的進一步影響


  已經收回的15份國外生産者調查問卷答卷顯示,15家公司具有巨大且不斷增加的聚氯乙烯生産能力,總能力已達600多萬噸。1999-2001年生産量、開工率逐年提高,期末庫存量逐年下降;出口量佔其産量的1/4-1/3 ,其中向中國大陸的出口量佔其出口總量的60-70%左右,1999年、2000年、2001年分別比上一年增長29.35%、54.21%、20.66%,呈快速增長態勢;2001年向中國大陸出口的價格與2000年相比呈下降趨勢。由此可見,被訴國家和地區聚氯乙烯的生産能力巨大,出口能力很強,向中國大陸出口的數量呈快速增長趨勢、價格呈下降趨勢。存在進一步向中國大陸市場低價出口的可能性。


  (六)中國大陸産業受到實質損害


  上述證據表明,在調查期內中國大陸聚氯乙烯産業處於成長期,市場需求呈逐年上升趨勢。受中國大陸市場需求的拉動,中國大陸聚氯乙烯生産能力、産量、銷售量呈不同程度的增長。與此同時,進口被調查産品價格下降、進口量大幅增加。由於受進口被調查産品的影響,中國大陸産業的發展受到嚴重抑制,尤其是調查期末的2001年,中國大陸同類産品價格下降,銷售受阻,庫存增加,市場份額下降,銷售收入和稅前利潤銳減,虧損嚴重,企業的生産和經營陷入困境。中國大陸産業受到實質損害。


  六、傾銷與損害的因果關係


  (一)被訴國/地區向中國低價出口聚氯乙烯産品是造成中國大陸聚氯乙烯産業受到實質損害的直接和主要原因


  現有證據表明,在調查期內來自被訴國家和地區的聚氯乙烯進口量佔中國大陸進口總量的比例一直高達80%左右,且進口數量增長很快,2001年比2000年增長了31.27%,大大超過中國大陸市場需求量的增長、中國大陸同類産品産能的增長和産量的增長。同時,由於被調查産品與中國大陸同類産品之間品質相當,競爭程度較高,其出口到中國大陸的聚氯乙烯産品的價格不斷降低直接壓制了中國大陸同類産品的銷售價格,造成中國大陸産業在産能、産量、銷售量增長的情況下,銷售收入和稅前利潤銳減,虧損嚴重,企業的生産和經營陷入困境。


  (二)其他因素分析


  對其他因素的調查表明,損害並非是由以下因素造成的:


  1、中國大陸需求的變化。近年來,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中國大陸對聚氯乙烯的需求量呈逐年增加的趨勢,調查期內平均增長速度達25%以上。因此,可以排除需求變化給中國大陸産業的發展帶來負面影響的可能性。


  2、消費模式的變化。調查期內中國大陸沒有限制聚氯乙烯産品使用的政策變化,沒有出現由於其他替代産品等消費模式變化而導致的中國大陸聚氯乙烯産品市場萎縮的情況。


  3、中國大陸産業經營管理的變化。2001年,中國大陸産業的期間費用下降,勞動生産率提高,單位銷售成本下降。中國大陸産業的管理狀況良好,各項企業管理制度嚴格。不存在經營管理不善導致産業遭受損害的情況。


  4、貿易政策影響。調查期內,中國大陸聚氯乙烯産業沒有遇到國家限制該産業産品貿易行為的政策,沒有受到這方面的負面影響。


  5、國內外競爭狀況。中國大陸聚氯乙烯産業經過多年來不斷的技術改造,通過嚴格的品質管理,産品品質不斷提高,其産品性能和品質與進口産品相同。國內外的正當競爭沒有導致中國大陸聚氯乙烯産業遭受損害。


  6、技術進步因素。初裁前,部分利害關係方提出,中國大陸電石乙炔法生産工藝是造成中國大陸産業損害的主要原因。初裁後,有關利害關係方進一步提出,調查期內中國大陸採用電石乙炔法生産工藝的企業被迫關閉以及該工藝落後是造成中國大陸産業損害的主要原因。對此,調查機關在整個的調查活動中一直比較關注,針對初裁後利害關係方提出的質疑,調查機關專門進行了調查。


  目前,我國聚氯乙烯樹脂生産的原料路線主要有電石乙炔法、乙烯氧氯化法,其中電石乙炔法生産的聚氯乙烯産量比例已由九十年代的70%降至43%左右。調查機關注意到,國外于20世紀70年代基本完成了聚氯乙烯生産原料路線由電石乙炔法向乙烯氧氯化法的轉換。電石乙炔法與乙烯氧氯化法工藝均是通過氯乙烯單體聚合生成聚氯乙烯,主要區別是生産氯乙烯單體的方法不同。我國的電石乙炔法生産工藝經過幾年來的技術改造,不斷進步,生産所産生的廢渣、廢水處理後已得到較好回收與利用,其氯乙烯單體品質得到明顯提高。從産品品質、用途、成本等進行比較,兩種方法生産的産品並無明顯差別或根本無差別。在中國大陸很多地區電石資源較為豐富,以電石乙炔法生産聚氯乙烯投資少、見效快,成本較低。


  調查期內,9戶企業電石乙炔法的産量佔其總産量的1/3左右,遠低於全國平均水準。生産能力和産量一直維持在一定的比例範圍內,基本無變化。沒有發生採用電石乙炔法生産工藝的企業被迫關閉的情況。由此可見,採用電石乙炔法生産工藝的影響在調查期內是連續性的,其影響是正面的。部分利害關係方提出的上述觀點是缺乏根據的。


  7、中國大陸同類産品出口的影響。調查期內,中國大陸産業生産的聚氯乙烯産品出口量僅佔其總銷售量的1%以下(0.19%-0.97%),對中國大陸産業基本沒有影響。

8、來自其他國家或地區進口的影響。數據表明,調查期內來自被訴國家和地區的聚氯乙烯進口量佔中國大陸進口總量的比例一直高達80%左右,而其他國家和地區的進口總量遠遠不及被訴國家和地區的進口量。


  9、不可抗力因素。中國大陸聚氯乙烯産業在調查期內未發生自然災害及其他不可抗力事件,生産裝置運作正常,未受到意外影響。


  10、關於世界經濟的影響。有關利害關係方主張,2001年世界經濟低迷以及"9.11"事件的影響是中國大陸聚氯乙烯産業受到損害的主要原因。調查機關認為:中國正在融入世界經濟,而且與國際接軌的步伐正在加快,世界經濟形勢會對中國經濟整體的發展帶來一定的影響。但是,就本案而言,這種影響是極小的。首先,中國生産的聚氯乙烯産品的市場絕大部分在中國大陸,出口量極小;其次,近幾年來,中國的經濟發展一直保持了比較高的增長速度,調查期內中國大陸聚氯乙烯産品的市場需求旺盛,需求量平均增長速度一直保持在25%以上,遠遠高於世界平均增長速度;此外,中國聚氯乙烯生産中電石乙炔法生産工藝佔有相當的比重,相對於乙烯氧氯化法,以電石為原料生産聚氯乙烯受國際原油價格,特別是乙烯價格波動的影響小,具有相對穩定性,市場競爭力強。因此,調查機關對有關利害關係方的上述主張不予接受。


  綜上所述,原産于美國、南韓、日本、俄羅斯四國和台灣地區進口的聚氯乙烯産品是造成中國大陸聚氯乙烯産業受到損害的直接和主要原因。


  七、終裁決定


  根據以上調查,商務部終裁決定,原産于美國、南韓、日本和俄羅斯和台灣地區的進口聚氯乙烯存在傾銷,中國大陸聚氯乙烯産業存在實質損害,且傾銷和實質損害之間存在因果關係。



二OO三年九月二十九日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