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專題調研

打開向海經濟的突破口加快推進中新互聯互通南向通道建設

文章來源: 文章類型: 內容分類:

2017 年 4 月,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廣西,強調廣西要釋放海的潛力,大力發展向海經濟。在習近平總書記視察一週年之際,向海經濟如何破題開局,仍然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一、廣西向海經濟的突破口在南向通道建設

向海經濟的突破口不在於對海洋自然和生態資源的開發利用,而在於依託海洋提供的全球大通道,實現産業、貿易、市場的全球化對接。海洋國家和臨海地區的發展崛起都走過了這條相似的道路,荷蘭、英國的發展壯大充分利用了海洋創造的國際貿易空間,美國東西海岸的依次開發都沒有離開紐約、洛杉磯等國際港口的戰略支援。我國改革開放以來,率先崛起的三大經濟區域——珠三角、長三角、環渤海,都是抓住沿海優勢,依託海上大通道,整合工業、科教、人力等多種資源要素,踏上了産業、貿易、市場的全球化對接進程。

把廣西以及北部灣經濟區放到向海經濟的大格局中看,需要將南向通道作為戰略支撐和實際依託。向海經濟發展的兩大基礎,一個是足夠的産業實力形成的國際貿易需求,另一個是國際化的港航體系形成的物流效率。2017 年長三角地區的上海市、江蘇省、浙江省外貿進出口分別達到32237.8 億、40022.1 億、25604.2 億。地處珠三角核心區的廣東的進出口達到 68155.9 億。經過十多年的開放開發,廣西開放型園區平臺體系、臨港産業發展都打下了很好的基礎,2017 年全區外貿進出口 3866.3 億元,但是僅靠我區的經濟體量不足以啟動向海經濟發展。另外,經過整合後的北部灣港,港口體系日趨完善,與東盟 7 個國家的 47 個港口實現海上互聯互通,但是港口與經濟腹地的交通集疏運體系不健全,外貿航線的數量和密度偏低,港口服務水準與上海、寧波國際化大港有很大差距。

應該説,南向通道一端連接著雄厚的産業、貿易實力,一端連接國際港航體系,正是啟動向海經濟的兩個必備要素。南向通道和我區歷史上歷次推動大通道建設最大差別,就是帶來了西部省份的真實參與。近年來,西部省份經濟增長迅速,已經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新一極,外向型經濟有了長足進步,2017 年,重慶外貿進出口4508.25 億元,四川 4605.9 億元,陜西 2714.9 億元,雲南 1578.7 億元,進出口規模合計近兩萬億。西部地區的進一步發展必須通過海洋,加快産業、貿易、市場的全球化對接進程。另一方面,南向通道對我區港航體系的戰略價值,就是帶來了新加坡、香港等國際航運中心的積極參與,新加坡PSA、太平船務等行業巨頭已經參與到了南向通道港航體系中來。

二、南向通道的生命源、生命線和生命力

南通道建設,是我區落實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廣西講話精神和中央賦予廣西“三大定位”,激發我區開放發展潛力,服務我國新一輪開放佈局和西部地區下海遠行的戰略抓手。要推動南向通道長期持續蓬勃發展,需要緊緊抓住其生命源、生命線、生命力。

南向通道的生命源——産業和物流的互動、融合發展。南向通道首要的目標是物流發展,物流存在的基礎是貿易發展,而貿易來源於産業發展。沒有沿線地區産業發展的支撐,南向通道就沒有貨源,就是無源之水。應該説,壯大南向通道源流應該分兩步走:第一步,在北部灣臨港大産業體系形成之前,必須依託成都、重慶等西南重鎮的産業基礎,豐富南向通道貨源。無論南向通道的戰略定位如何演變,都需要確保不打消成都、重慶等産業重鎮參與南向通道的積極性。第二步,依託南向通道的物流效率和國際資源配置能力,在北部灣經濟區佈局和沿線國家地區産業關聯度高的電子資訊、石油化工、橡膠、汽車配件、紡織、成衣等産業,增強廣西持續支撐南向通道持續發展的內生動力。

南向通道的生命線——高效運轉的鐵海聯運主幹線。在公海、鐵海、鐵空等多式聯運中,南向通道前期建設當聚焦鐵海運,不宜分散用力。物流體系規模化才能降低綜合成本,鐵路和海運是規模化運輸的兩個主要方式。美國西部大開發的成功經驗就是集中發展鐵海聯運,為了解決制約西部開發和東西部物資交流的瓶頸問題,僅 1865—1890 年的 25 年間,美國政府就出資15—20 億美元,先後修成了 6 條平行的由東向西的鐵路大幹線:太平洋鐵路(1869 年最先建成)、大北鐵路、芝加哥—密爾沃基—聖保羅鐵路、南太平洋鐵路、北太平洋鐵路和聖菲鐵路。併發展洛杉磯、舊金山等重要港口。美國西部海鐵聯運大通道的打通,助推了美國的西部大開發,以及東西的平衡發展。當前,打通國際陸海貿易大通道的主幹線,要實現鐵路與西南最近出海口—北部灣港的無縫銜接。公海等其他線路可作為鐵海聯運的必要補充,形成以鐵海聯運為幹線,其他支線相互支援的網路格局。

南向通道的生命力——綜合物流成本的錯位競爭。南向通道從蘭州、重慶、貴陽關鍵節點經廣西沿海、沿邊聯通新加坡等東盟國家,主幹線為重慶—北部灣的鐵海聯運線路,這條線路從一開始就需要在激烈的競爭環境中找到生存空間。重慶為緩解長江航道的壓力,加大了至深圳、寧波港的集裝箱班列的開行力度,這將分流南向通道的貨運量。而廣東南沙港、越南海防港建設正在對北部灣港形成夾擊之勢。南向通道建設必須降低物流成本,形成對珠三角、長三角港口體系運輸成本的比較優勢,依靠市場機制驅動,才能使南向通道長期健康發展。並且要瞄準物流細分市場,確定南向通道的主攻領域,開發有針對性的物流服務産品。

三、南向通道建設的三個當務之急

南向通道要撬動的是我區整個開放佈局和開放型經濟發展,要激活我區沿海、沿邊的區位優勢和資源優勢,決定了它是從物流、貿易到産業發展的一個長期系統工程。但是,圍繞南向通道生命源、生命線、生命力,有三個當務之急。

第一,堅決加強與重慶、成都等産業重鎮的合作。西部地區汽車配件、電子産品、化工原材料與東盟有較高的關聯度,同時對東盟的海鮮、大米、熱帶水果等農副産品有大量需求,這在相當長時間內將是南向通道賴以生存的生命之源。首先,避免名號之爭。目前南向通道的定位是在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範項目框架下,部分中央部委和民主黨派提出,南向通道不能限于中新項目框架下,建議將南向通道上升為國家戰略,並命名為“‘一帶一路’南向通道”。事實上,習近平總書記在 2017 年 9 月會見新加坡李顯龍總理時,已明確指出了南向通道建設的實質,就是要把“一帶”和“一路”連接起來,並在地區層面帶動其他國家共同參與建設這條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為避免名號之爭傷及南向通道建設本源,宜進一步明確“中新互聯互通南向通道”和國家戰略的關係,建議對內表述為:“中新互聯互通南向通道”是構建“‘一帶一路’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的核心內容和戰略支撐。對外合作,推動沿線各國參與“‘一帶一路’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建設。其次,進一步夯實機制化合作關係。上升為國家戰略迎來系列國家政策支援非常重要,同時,從發展實際來看,與重慶的合作關係只宜加強,不宜削弱,並且需要迅速啟動與成都的機制化合作。在合作平臺建設、線路運營、支援政策等方面統一考慮四川這個重量級參與者。另外,要拓展大宗商品物流服務。在現行玉米、玻璃纖維、紙板、汽車零部件建築陶瓷、摩托車零部件等貨源基礎上,要從西部地區 700 多萬輛汽車年産量中挖掘貨源,密切對接成都、重慶、柳州等汽車生産商及東盟地區經銷商,拓展整車運輸市場。

第二,匯聚力量建設南向通道鐵海聯運主幹線。鐵海聯運是南向通道的主線,鐵路和港口的無縫對接和高效率運轉就是當前在基礎設施建設上的重中之重。最為緊急的就是欽州集裝箱辦理站的規劃建設以及與港口的對接問題。一是迅速啟動欽州港東站鐵路集裝箱辦理站核心區建設。國內其他集裝箱中心站基本在 1000—2000 畝,建議以核心區 2000 畝為建設內容,不要與大規模填海用地事宜捆綁,導致耽誤建設時機。現規劃特貨區、快貨區和倉儲區可向後方腹地轉移,且無需與辦理站同步建設。並與欽州港東站二三期工程統一規劃,以避免重復建設。二是集裝箱辦理站鐵路必須進港。當前,欽州港集裝箱堆場—欽州港東站集裝箱堆場轉駁是運輸實效的一個硬約束,短運費是綜合運價的一個硬約束。鐵路規劃必須進港,否則産生轉駁費用,將嚴重制約鐵海聯運發展。三是加強與大型專業公司合作。中鐵聯集參與了國內 18 個鐵路集裝箱中心站的建設運營,具有豐富的經營和雄厚的實力。當前,欽州集裝箱辦理站要注意與中鐵聯集這類有實力、有經驗的公司合作建設該項目。

第三,優化北部灣港運輸價格和綜合服務水準。南向通道物流比較優勢是運輸價格、服務品類和服務品質的綜合較量,需要抓住這三個關鍵。一是提升全程運價的競爭力。南向通道海鐵聯運一方面是分流部分長江航運的貨源,另一方面直接與珠三角港口體系的競爭。重慶到上海港出海的全程運價約合 2600 元/TEU。重慶到廣州港出海的全程運價約合 6100 元/TEU(其中鐵路運價5552 元/TEU)。當前,南向通道重慶至北部灣集裝箱班列通過鐵路運價下浮 30%和運營企業降價優惠,將運價下降到內貿箱 3150 元/TEU、外貿3300 元/TEU。目前對江運的分流主要依靠時效,要進一步確立價格競爭優勢,要通過鐵路進港,減少當前收取的欽州港集裝箱堆場—欽州港東站集裝箱堆場短運費,並且爭取參照中歐班列,將鐵路運價下浮 45%,顯著增強對現有長江貨源的吸引能力。目前對廣州港等珠三角港口保持了價格優勢,一旦其採取同樣的降價措施,北部灣港要保持競爭優勢就需要打好價格和服務的組合拳。二是精準服務物流細分市場。南向通道物流發展要重點瞄準冷鏈物流和面向東盟的跨境電商配套物流。針對中國市場對東盟的海鮮、熱帶水果等農副産品的巨大要求,運營公司安排專門團隊整合貨源,大力發展冷鏈物流,從加挂冷鏈箱逐步發展到定期開行冷鏈班列。要對接電商龍頭企業,參與設計跨境電商配套物流體系,提供高品質的跨境物流服務。三是提升港口服務水準和綜合運轉效率。需要進一步提高通關服務效率,儘快解決沿線海關工作時間不一致造成的通關時間延長問題。企業反映北部灣港報檢費用遠高於臨近的廣州港、黃埔港等港口的水準,需儘快規範整頓。需積極開拓和加密國際航線,發展船舶管理、航運經紀等現代航運服務業,增強港口的綜合服務能力。


推薦文章:

    商務部網站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站及其子站註明“文章類型:原創”的所有作品,其版權屬於商務部網站及其子站所有。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註明:“文章來源:商務部網站”。

    2、凡本站及其子站註明“文章類型:轉載”、“文章類型:編譯”、“文章類型:摘編”的所有作品,均轉載、編譯或摘編自其他媒體,轉載、編 譯或摘編的目的在於傳遞更多資訊,並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保留本站註明的文章來源,並自負 法律責任。

    聯繫方式

    地址: 廣西南寧市園湖南路17號

    郵編: 530022

    電話: 0771-5867858

    傳真: 0771-5867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