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警鐘長鳴

迷失在“風水”中——湖北省咸寧市城市建設資金管理中心原副主任佘朝禮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文章來源:
文章類型: 內容分類:

    佘朝禮,男,1964年生,湖北鹹安人,1994年11月加入中國共産黨。歷任湖北省咸寧地區財政局商貿科、綜合計劃科副科長,咸寧市財政局綜合計劃科主任科員,咸寧市城市建設資金管理中心副主任兼財務總監,咸寧市城市建設投資開發有限公司財務總監,咸寧市城市建設資金管理中心副主任、黨組成員。

  2017年3月,咸寧市紀委對佘朝禮進行紀律審查。經查,佘朝禮違反政治紀律、組織紀律、廉潔紀律、生活紀律,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涉案金額1100余萬元,並且在黨的十八大後不收斂、不收手。同年6月,佘朝禮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總開關”失靈,不信馬列信鬼神

  在佘朝禮諸多嚴重違紀行為中,違反政治紀律表現為信仰宗教,參與迷信活動,並造成不良影響。而這,正是佘朝禮理想動搖、信念滑坡的一個有力明證。

  2008年12月,佘朝禮被提拔為咸寧市城市建設資金管理中心副主任兼財務總監,進入副縣級幹部序列。正是這一年,他結識了風水信徒、咸寧市恒基商品混凝土公司負責人張某某。應張某某請求,佘朝禮在工程款撥付方面多次給予其幫助。彼此熟識後,張某某經常請佘朝禮吃飯,席間常有一位“風水大師”查某某作陪。張某某大肆鼓吹查某某是風水界“高人”,精通風水、面相,經常幫人調風水以逢凶化吉,自己的公司能順利發展,也是得益於查某某調的風水。

  查某某與張某某等人經常講一些風水方面的故事給佘朝禮聽。起初他對此將信將疑,在請查某某為其看面相,被查某某預先作好功課、早有準備的“説中算準”後,佘朝禮對此深信不疑,主動請查某某為其打卦預測工作、生活等吉兇情況,給自己祖墳、住所、辦公室調風水,幫自己兒子改名字等,並多次參加查某某主講的風水培訓班。

  佘朝禮很快對此癡迷到了瘋狂的地步,自己買來羅盤、魯班尺,開車到處實地看風水,以增加經驗;請江湖道士為自己寫“五星”(命卦)書,計算預測一生的運程吉兇;將道士送的護身符放進錢包裏,隨身攜帶,希求能保平安。

  據辦案人員介紹,佘朝禮學習風水後,在自己的辦公室中大擺風水魚缸,專門買三個水桶裝上水放在他的辦公桌後面以“消災免難”。2015年國慶節期間,咸寧市城市建設資金管理中心統一斷電斷水。假期結束後,佘朝禮在辦公室擺放的風水魚因自動增氧器斷電,全部缺氧死亡,造成整層辦公樓持續一段時間都有股惡臭味。後來整個單位都知道這是因為佘朝禮信奉風水,按照“大師”指點在辦公室擺放此類物品而導致的,此事在單位造成了非常惡劣的影響。

  “我走上領導崗位以後,開始學習風水、迷信風水、傳播風水。迷信風水,是我政治思想上‘缺鈣’的表現。”在後來的反思中,佘朝禮如是説。

  “中毒”風水後的佘朝禮,從網際網路下載視頻、網購有關書籍潛心鑽研。2009年至2012年,在自認為學有所成後,他主動要求為同事等人住所、辦公室調整風水。

  後經人介紹,佘朝禮多次赴北京、上海、杭州等地參加一些所謂的培訓班,當培訓時間與工作日發生衝突時,他則向單位領導請假,謊稱出差聯繫業務。

  2012年下半年,佘朝禮開始信仰佛教。此後,多次參加佛教廟宇活動及儀式。他不僅開始學習佛法經文,還按佛教儀式做早晚課、誦經,甚至“懺悔”自己的“罪孽”,徹底喪失了一名共産黨員的信仰。與此同時,佘朝禮還將佛像擺在家中,每晚睡覺前誦經,每逢初一、十五點檀香。

  佘朝禮在懺悔書中寫道,“我平時基本不參加政治學習,導致信仰缺失、思想空虛,靠研究風水與佛教,來填補自己空虛的思想與心靈,最終變為一個有神論者。”

  實際上,佘朝禮不僅自己蛻變成為一個有神論者,還向身邊的親戚朋友、黨員幹部大肆傳播,造成惡劣影響。2014年至2016年,佘朝禮在外“學習”後,多次帶回佛法宣傳資料向同事及家人推薦,當其弟弟出面勸阻時,他仍不收斂。其兒子是武漢某重點大學政治學院在讀博士研究生,係中共黨員,在他的誘導下,也違規違紀信奉佛教。“我把兒子帶入了歧途,我真是糊塗啊!”佘朝禮每想至此,總是痛哭流涕。

  作風籬笆不緊,黨員幹部底線盡失

  “走到今天這一步是理想與信念的動搖和滑坡。思想上放了閘,行動上就會滑坡,以致我嚴重地違反了黨紀國法,仍渾然不知。”佘朝禮懺悔道。檢視佘朝禮整個違紀違法過程,放鬆政治學習,作風的“籬笆”沒有紮緊是主要原因。

  佘朝禮一直從事經濟工作,注重業務能力的提升而忽視政治學習,對廉政教育和黨規黨紀根本不重視。平時佘朝禮所在黨支部組織政治學習、“三會一課”等組織生活時,他經常以業務忙為藉口請假,或安排他人代為參加。

  “我對黨內法規的內容,可謂是知之甚少,有些黨內法規甚至都沒有聽説過。被組織審查後,市紀委的領導幫助我分析我所犯的錯誤,認為黨的六項紀律我全違反了,有些還涉嫌嚴重違法。我聽後瞪大了雙眼,張大了嘴巴,只差驚掉了自己的下巴。我對黨紀與國法的無知已達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佘朝禮在懺悔書中反思自己違法犯罪的原因。

  1993年佘朝禮通過全國第二批註冊會計師資格考試。取得會計師證後,他無視《中華人民共和國註冊會計師法》中註冊會計師不得允許他人以本人名義執行業務的規定,將自己的註冊會計師證違規挂靠到海南某會計師事務所,並收取挂靠費3.3萬元。

  在與張某某等人的交往過程中,佘朝禮親眼見證了張某某等人從一個個小包工頭,一步步發展為當地商界“有頭有臉”的人物。這些商人應酬時左擁右抱,消費時揮金如土。佘朝禮心理髮生微妙變化。

  為求手頭“活泛”,佘朝禮開始入股化工企業,與張某某、查某某合夥開辦採石廠、砂廠,累計違規獲利323.4516萬元。梳理佘朝禮的墮落過程,辦案人員發現其腐化蛻變的軌跡幾乎與其參加迷信活動、信奉佛教同步。佘朝禮從2008年開始迷信風水,繼而信奉佛教,結果他從2009年開始包養情婦,繼而貪污公款,大肆收受財物。

  自擔任城投公司財務總監後,求佘朝禮辦事的人就多了起來,給他送紅包禮金的人也隨之增多。他對別人送的紅包禮金,幾乎是不加拒絕,照單全收。經查,2007年至2017年,佘朝禮在擔任市城市建設投資開發有限公司財務總監,市城市建設資金管理中心副主任、黨組成員等職務期間,先後264次收受管理服務對象所送禮金、購物卡共計人民幣58.3萬餘元。

  佘朝禮絞盡腦汁為自己謀取私利,他自詡“經濟頭腦”越來越靈活。他將城投公司的鉅額資金轉賬到其他公司,然後夥同出納饒某私分由此獲利的31.5萬元利息,其中佘朝禮實得20.4萬元;各會計師事務所、評估公司到市城投公司承接業務,他直接對這些仲介機構負責人講“潛規則我都懂”,於是幾十萬上百萬的回扣源源而來,為掩人耳目,他又指使其外甥成某某專門成立裝飾公司,通過裝修費的名義收受賄賂。他將外甥張某某安排到某設計公司工作作為該公司承接業務的條件,後因張某某工作能力太差,該設計公司直接付給張某某18萬元“薪酬”了事。

  心存僥倖,以闖關心態對待組織監督

  佘朝禮小時候家中用火爐生火做飯,火爐裏的火總是不旺,他的父親教導他説:火要空心,人要忠心。柴火要相互交錯,架空起來燒才會讓火旺起來。人要忠心,對人忠心,對家忠心,對國忠心,才會事業興旺發達。其父親用簡單樸實的語言教育佘朝禮,做人要對家庭忠誠、對組織更要忠誠。而他卻將父親的教誨忘得一乾二淨。

  2010年,時任咸寧市城市建設資金管理中心副主任、黨組成員的佘朝禮,在未對單位擬出租辦公樓進行評估的情況下,與北京某公司就房屋出租事宜進行洽談並形成租賃合同正式文本,擅自將該辦公樓整體出租,就房屋出租價格、方式、租賃期限、免租期等重要事項,未按規定向市委、市政府報批,造成了國有資産流失,佘朝禮作為分管領導,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2016年,咸寧市紀委對此事進行違紀責任追究時,他對市紀委認定的事實,提出保留意見,拒絕配合組織調查。

  2015年初,咸寧市委要求黨員幹部按照規定填報個人有關事項報告,佘朝禮瞞報以其妻鄭某某入股企業的事實,並且對持有因私出國護照、赴香港、澳門、台灣通行證,私自前往香港、台灣旅遊等情況不如實進行報告。

  2016年6月2日,咸寧市紀委向佘朝禮進行函詢,要求其對組織和群眾關注的10個方面問題進行回復。十幾天后,佘朝禮就函詢所涉問題進行了書面説明。在説明中,他對違規為武漢一公司4000萬元貸款提供反擔保問題輕描淡寫,對是否存在收受紅包禮金、不正當男女關係等問題極力隱瞞,不予填報,不如實回答,企圖矇混過關。“這是對組織不忠誠的表現,是組織意識淡薄、黨性觀念不強的表現。我沒有好好把握組織上給予的機會,主動和組織上講清楚問題,而是闖關心態佔了上風,自以為是,自作聰明。”佘朝禮承認,在報告個人事項和回復組織函詢時,他完全是以闖關的心態對待組織的監督,心存僥倖,認為躲過一次算一次。

  “如果我有重新選擇的機會,我一定選擇做一個模範遵守黨紀與國法的黨員幹部!只可惜,我沒有這樣的機會了。”等待佘朝禮的,將是法律的嚴懲。

推薦文章:

    商務部網站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站及其子站註明“文章類型:原創”的所有作品,其版權屬於商務部網站及其子站所有。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註明:“文章來源:商務部網站”。

    2、凡本站及其子站註明“文章類型:轉載”、“文章類型:編譯”、“文章類型:摘編”的所有作品,均轉載、編譯或摘編自其他媒體,轉載、編 譯或摘編的目的在於傳遞更多資訊,並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保留本站註明的文章來源,並自負 法律責任。

    聯繫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