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警鐘長鳴

一起具有新特點的腐敗案件

文章來源:
文章類型: 內容分類:

  前不久,上海市檢察機關對上海市房屋土地資源管理局原副局長殷國元提起公訴。殷國元被控犯有受賄罪、鉅額財産來源不明罪、濫用職權罪和私藏彈藥罪等,涉嫌獲取非法收入4000余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殷國元多次以明顯低於市場的價格購買房産,以親屬名義收受他人乾股,在退休後大肆索賄受賄。2007年出臺的《中共中央紀委關於嚴格禁止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牟取不正當利益的若干規定》(以下簡稱《中紀委規定》)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受賄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以下簡稱《兩高意見》),就是針對這些新類型的腐敗行為作出的規定。

  一、利用特定關係人收受乾股

  2002年底,殷國元與上海惠格置業發展有限公司、上海金農置業發展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江某某共謀商定,由殷國元利用職務便利,為江某某活動提供幫助,屆時由江某某給予好處費。從2002年到2004年,殷國元利用職務便利,要求上海市房地局土地利用處原處長朱文錦(已被判刑)從速辦理土地徵用手續,要求上海市嘉定區房地局等相關部門將轄區內一項目交由江某某負責開發。嗣後,殷國元又要求嘉定區房地局下屬上海嘉房置業有限公司降低在惠格公司中的持股比例。據統計,從2004年到2006年期間,殷國元從江某某那裏索取和收受賄賂總計3280萬餘元。

  2005年,上海惠格置業發展有限公司股份變更時,殷國元以上海園順物貿發展有限公司名義收受江給予的惠格公司10%的股份,價值1000萬元。而這個園順物貿發展有限公司,名義上由殷國元的胞弟和弟媳婦經營。

  《中紀委規定》和《兩高意見》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託人謀取利益,授意請託人將有關財物給予特定關係人,以受賄論處。在本案中,殷國元利用胞弟和弟媳婦經營的上海園順物貿發展有限公司收受江某某給予的惠格公司10%的股份,價值1000萬元,是一種新類型的受賄犯罪行為。這種特定關係人與國家工作人員在主觀和客觀上存在的密切聯繫,有共同的受賄故意和共同受賄行為,符合共同犯罪的特徵,因此雙方構成了共同受賄犯罪。

  二、超低價“買房”

  殷國元多次向自己提供過便利的房地産公司“買房”,價格明顯低於市場價格。更出格的是,他的大部分購房款,還是向房地産開發商索取的,自己沒掏一分錢。殷國元曾為上海茗嘉房地産發展有限公司在動遷許可證方面謀取過便利。2004年,殷國元以110萬元購買了茗嘉公司名下的一處別墅,比市場價低91萬元,而且這筆110萬元購房款,是向另外一家房産公司江某某索賄得來的。檢察機關查明,殷國元曾以139萬餘元的價格購買市場價253萬餘元的上海楊浦區房屋兩套,大部分房款也是向江某某索取的;2002年,殷國元以28萬餘元的價格購買了市場價近50萬元的上海膠州路上一處商鋪,這筆房款是向另一房地産公司老總盧某索取的;2002年,殷國元以133萬餘元購買了市場價259萬元的浦東新區“康橋半島”小區房屋兩套••••••

  本案中,殷國元以近乎“對折”的方式“購買”房産,涉案金額數百萬元。在《中紀委規定》和《兩高意見》中均有明確規定,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便利為請託人謀取利益,以明顯低於市場的價格向請託人購買房屋、汽車等物品,以受賄論處。

  三、退休後變本加厲索賄受賄

  殷國元于2005年退休後,擔任上海市土地協會會長。直到案發,他仍然索取、收受鉅額賄賂。2005年全年,他僅向江某某一人就索賄、受賄2800余萬元,比在位時有過之而無不及。

對於這種情況,《中紀委規定》和《兩高意見》都明確規定為受賄:其一,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託人謀取利益之前或者之後,約定在其離職後收受請託人財物,並在離職後收受的,以受賄論處。其二,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請託人謀取利益,離職後繼續收受請託人財物的,離職前後收受部分均應計入受賄數額。

商務部網站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站及其子站註明“文章類型:原創”的所有作品,其版權屬於商務部網站及其子站所有。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註明:“文章來源:商務部網站”。

2、凡本站及其子站註明“文章類型:轉載”、“文章類型:編譯”、“文章類型:摘編”的所有作品,均轉載、編譯或摘編自其他媒體,轉載、編 譯或摘編的目的在於傳遞更多資訊,並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保留本站註明的文章來源,並自負 法律責任。

聯繫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