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警鐘長鳴

一個檢察官的感受

文章來源:
文章類型: 內容分類:

新調來的張幹事,有多年財務工作經驗,曾被選調到檢察院工作,對口負責經濟案件偵查。據他所述,是因為性格上的原因,不願面對犯罪嫌疑人痛哭流涕的痛苦和嫌疑人家屬悲傷的眼神,終於在五年之後,主動請求調出檢察院。

我和張幹事在一個辦公室,案件是我們閒暇之餘的必談話題,我之所以愛聽他講些刺激的故事,一方面是為自己積累點談資,另一方面也是弄清什麼樣的行為算“打擦邊球”,什麼樣的舉動算“越雷池”。

  張幹事參與調查的經濟犯罪案件很多,其中最大的一起,涉案金額有2000多萬元,犯罪嫌疑人當時已過知天命的年紀,是從基層一步步幹起來的領導,由於罪行較大,晚年也許要在鐵窗裏度過了。用張幹事的話來總結整個犯罪過程,那就是,忘記了“常思貪慾之害”和“勿以惡小而為之”的警世恒言。哪個腐敗分子一下子敢貪那麼多錢,還不是從一萬、兩萬開始的?今天收了一萬,心怦怦直跳,但是暫時平安無事;明天又收了一萬,悄悄消費了,體驗到花錢的感覺真好;於是慾望越來越大,別人送禮要是再停留在一兩萬的水準,貪官自己都會瞧不起他們。

  談起幾年來的工作體會,他覺得做人還是要本分些,有錢人的生活令人羨慕,但沒錢也有沒錢的活兒法,如果一切向錢看,等於作繭自縛,正應了那句話:欲壑難填。

  張幹事説,去嫌疑人家裏調查取證的時候,他們看到的家屬沒有一個不是愁雲滿面,更有的,竟還生了一場大病,臥床不起。走進嫌疑人的家,家屬們全是慚愧萬分,不敢説一句話,屋裏安靜得嚇人,只能聽到檢察幹部們輕翻衣物的聲音。

  有個嫌疑人,原先在單位是個主管單位不動産的領導,在接受審訊時拒不交代問題,態度惡劣,還狡辯自己是為了單位的利益“拆東墻補西墻”,並能做到“墻墻不倒”,單位這種“卸磨殺驢”的做法深深地傷害了他的感情。張幹事問他有什麼要求,他説想看看小孫子的照片。於是,在去家裏取證的時候,張幹事專門帶了臺DV機,錄下了小孫子吵嚷著要爺爺抱的畫面。看守所裏,當看到一家人以淚洗面的場景時,嫌疑人的心理防線徹底被攻破了,老淚縱橫,悔不當初———要不是因為他自己的貪慾,一家三代人將是多麼的幸福。

  接觸的時間長了,我發現張幹事有兩個特點,一是愛對我説,“小子,防腐要從年輕人抓起呦。”二是喜歡買彩票,但他運氣不佳,兩個月來竟連末等獎都沒中過。我勸他,張哥,把買彩票的錢用來買煙多好。他説,老弟,誰家都希望過得寬裕些,可是你嫂子掙得也不多,咱又不能幹違法的事,買彩票一方面是支援福利事業,另一方面也算是個精神寄託,這也算“取之有道”吧。他還説,我看過的行刑場面太多了,有首詩不是寫了嘛,多想再多看世界一眼,可是我卻急促地離去。在刑場,死刑犯被兩個武警戰士架過來,行刑人命令其跪下,犯人的膝蓋剛碰地面,槍就響了,子彈從後腦打進去,從前面……咳,那場景———
人!連多看一眼世界的機會都沒有。

  跟他的感受相同,我想起了去年到法院辦事,看到走廊裏有二十多個等待接受審判的嫌疑人,雙手反銬,低著頭齊刷刷在墻邊蹲著,連大氣兒都不敢出,只要有人稍微挪動一下身子,就會引起民警的警覺。那時我就深有感觸,幹啥可千萬別幹壞事啊!人生最大的痛苦莫過於失去自由。

  以前自己出去辦事時,有時會遇到“多報多拿”的機會,當時自己也認為這樣做是不對的,但是僅僅經過簡單的思想鬥爭,僥倖心理就佔了上風,畢竟沒幾個錢嘛。自從張幹事坐在我對面這兩個月來,每次出去辦事,只要僥倖心理一冒頭,我的後背立刻就會冒出冷汗,趕緊對自己説:“值得嗎?為這點錢,等檢察幹部找談話啊!”

推薦文章:

    商務部網站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站及其子站註明“文章類型:原創”的所有作品,其版權屬於商務部網站及其子站所有。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註明:“文章來源:商務部網站”。

    2、凡本站及其子站註明“文章類型:轉載”、“文章類型:編譯”、“文章類型:摘編”的所有作品,均轉載、編譯或摘編自其他媒體,轉載、編 譯或摘編的目的在於傳遞更多資訊,並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保留本站註明的文章來源,並自負 法律責任。

    聯繫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