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

2013年7月16日 AM 10時0分

地點:

人民網

人物:

條約法律司   楊國華副司長;
公平貿易局   周大霖副司長;
産業損害調查局   吳岩副司長;

內容:

  7月16日10時,商務部條約法律司副司長楊國華、進出口公平貿易局副局長周大霖、産業損害調查局副局長吳岩做客人民網強國論壇,以“積極應對國際貿易摩擦”為題與網友進行線上交流。(以下文字實錄來源於人民網)

文字實錄

嘉賓訪談:7月16日10時,商務部條約法律司副司長楊國華、進出口公平貿易局副局長周大霖、産業損害調查局副局長吳岩做客人民網強國論壇,以“積極應對國際貿易摩擦”為題與網友進行線上交流,這是商務部新聞辦公室聯手人民網等七家主流網路媒體開展的“商務工作系列網路訪談”的第八期,歡迎參與。2013-07-16 10:00:00
主持人:各位網友大家好,歡迎收看人民網強國論壇視頻訪談。據商務部統計顯示,中國已經連續18年成為全球遭受貿易摩擦最多的國家。今年上半年,共有15個國家和地區對我國發起了39起貿易救濟調查,涉案金額20.9億美元。我們的貿易摩擦為何如此頻繁?中國政府和企業又該如何應對呢?今天,我們榮幸地邀請到商務部的三位司局領導來到我們的演播室,與網友交流“積極應對國際貿易摩擦”的話題。
  首先介紹一下三位嘉賓,坐在我旁邊的是商務部條約法律司副司長楊國華,楊司長您好,歡迎做客人民網。2013-07-16 10:18:11
楊國華:各位網友大家好。2013-07-16 10:19:40
主持人:旁邊這位是商務部公平貿易局副局長周大霖。周局長您好,歡迎做客人民網。2013-07-16 10:19:50
周大霖:主持人好,大家好。2013-07-16 10:20:00
主持人:再旁邊這位是商務部産業調查局副局長吳岩,吳局長您好,歡迎做客人民網。2013-07-16 10:20:20
吳岩:主持人好,網友朋友們好。2013-07-16 10:20:53
主持人:再次對三位的到來表示歡迎。直接切入今天的主題,網友對於今天的話題也是非常關注。國外産品以不公平貿易方式進入我國市場造成衝擊的時候,我們國內的産業是如何提起反傾銷和反補貼的申訴,隨後立案調查的程式又是怎樣的呢?2013-07-16 10:20:59
周大霖:我先介紹一下。如果我們國內的企業認為進口産品存在傾銷或者補貼等不公平的貿易行為,並且對國內的産業造成損害,他就有權向商務部對進口産品提起反傾銷、反補貼調查的申訴,當然這個申請是有條件的,得符合一定的條件。比如,首先你這個申請人要符合資格的要求,也就是説,通常來説,這些申請人産量的總和要達到産品的全部總産量的50%以上,這是一個條件。另外一個條件,申請通常應該以書面的方式提交,申請還要提供存在傾銷/補貼以及損害、因果關係這方面的初步的或者表面證據,需要有證據支援你的申請。如果商務部在審查之後,認為申請是符合這個法律要求的,我們就會發佈立案公告進行調查。調查通常會是一年的時間,在特殊情況下,可以延長半年,也就是到18個月。最終,如果調查作出的結論是肯定性的,也就是説,存在傾銷、存在補貼或者對國內造成了損害,就可以採取反傾銷反補貼的措施來徵收反傾銷反補貼稅,大致流程是這樣的。2013-07-16 10:21:16
主持人:這是一般的流程,如果一旦發生國際貿易糾紛,我們申訴和救濟的流程是怎樣的呢?2013-07-16 10:21:40
楊國華:我們條法司主要負責是WTO的爭端解決,也就是説,我們中國企業、中國的政府認為外國的政府採取了一些措施,不公平地對待我們中國的企業,中國就可以利用我們中國作為WTO成員的資格來提起訴訟,所以商務部條法司的職責基本上是打官司的。比如中國政府告美國政府、中國政府告歐盟,當然反過來也一樣,不是説我們只是原告,沒有被告。比如剛才周局長講的這種情況,是講中國的商務部公平局和産業損害調查局,他們在調查的時候,如果外國人、外國的企業和政府認為我們的調查有問題,他們當然也可以利用WTO爭端解決,WTO成員的資格,在世貿組織裏面起訴中國,這時候應訴的也是我們商務部條法司,我們在世貿組織裏面基本上是打官司的,應該是最後一步,法律解決的,基本是這樣的情況。2013-07-16 10:22:28
主持人:在這個流程當中,條法司、公平局和調查局又是怎麼互相協同和協作的呢?2013-07-16 10:25:05
吳岩:剛才周局長已經把申訴和救濟的流程給各位網友做了一個介紹,我在這裡再補充幾點。
  第一,當調查機關,也就是商務部正式接收立案申請以後,有一個立案的審查期,通常在60天,如果決定立案,自公告發佈之日起,就正式進入了調查程式。由於調查涉及的利害關係方比較多,而且我們要處理大量的數據、資訊和相關的資料,所以一般的調查是在12個月以內完成,特殊情況下,剛才周局長也談到了,可在18個月結案。如果從企業遞交申請到一個案件的裁決,通常情況下需要14個月的時間,最長可以到20個月。
  在這裡我還想強調指出的一點,根據我國的相關法律規定,如果調查機關認為存在傾銷或補貼,而且對國內産業造成了損害,我們也可以自主發起立案調查,但目前在我們的實踐當中還沒有這樣的案例。需要提醒企業或者網友的一點是,因為貿易救濟是一個專業性比較強的工作,涉及到法律、財務、産業以及貿易方面的知識,所以,通常情況下,企業或者行業組織,要委託專門的律師事務所來代理進行。2013-07-16 10:25:30
主持人:感謝三位領導的介紹。我們看一下網友們對這個話題有哪些問題。有一個網友叫“又摘桃花換酒錢”,他説,我國遭遇的貿易摩擦為何如此頻繁呢?商務部是如何應對的呢?咱們國家對此的原則和立場有哪些?2013-07-16 10:39:00
周大霖:我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這裡面有好幾個問題。首先比如會問為什麼貿易摩擦會這麼頻繁地發生,它的原因是什麼。首先,我認為貿易摩擦是貿易過程的一個伴生物,也就是説有了貿易,才會有摩擦。貿易多了,摩擦自然也會增加。這就跟我們在馬路上,比如車多了,就容易發生刮蹭事故,這是一樣的道理。
  現在中國經過30多年的改革開放,我們現在已經是全球第一大貨物出口國,所以我們遇到的貿易摩擦相對會多一些,我覺得這是一個正常的現象,也是一個主要原因。
  另外一個原因,我覺得我們可以看到,現在國際上的確有一種貿易保守主義抬頭的趨勢,我覺得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外部因素,尤其是在金融危機之後,大家的日子都不好過,首先大家都會想到,我先把進口産品打出去,自己國內的産業留出市場空間,保住自己的就業機會。所以,在經濟情況不好的時候,這種貿易摩擦容易會增多,這種現象可以找到很多實證依據支援的。
  還有一個原因存在於我們自身,我們的確有的産品産能過大,過於依賴國際市場,尤其集中依賴於某一個國際市場,對對方的産業造成的衝擊很大,客觀上也會容易引發貿易摩擦。
  總體來説,我覺得貿易摩擦是一個多方面因素造成的綜合現象,背後的原因很複雜。2013-07-16 10:40:38
主持人:商務部如何應對呢?2013-07-16 10:40:50
周大霖:説起應對來,首先,我們怎麼看待貿易摩擦。首先,我們還是要有一個平常的心態,就是貿易摩擦是一個正常的現象,它並不可怕。沒有摩擦,反倒是不正常的,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我們還是要高度的重視,積極開展應對,因為涉及到摩擦的企業對它來説,可能對它的出口、對它的員工就業造成很大的影響,所以還是要處理好。
  在這方面,我們商務部有一些原則和立場。第一,我們堅決反對貿易保護主義,我們堅決反對濫用貿易救濟措施,我們堅決反對把貿易問題政治化,這是我們的一個立場。
  第二個,我們會堅決地主張,應該通過對話、磋商、談判來解決摩擦,這是我們解決方式上的一個立場。
  第三,我們還會堅決主張産業之間要多加強溝通和對話、合作,只有加強合作,才能互利共贏,去化解摩擦,這是解決摩擦最好的辦法。
  另外,中國政府會堅決地維護中國的企業、産業的合法權益,這個決心是毋庸置疑的。2013-07-16 10:41:09
楊國華:我補充一下。剛才你提到商務部如何應對,其實也涉及到我們三個司局的職責。假如有這樣一個事情,國外對中國的産品採取了不公平的貿易措施、限制措施、貿易保護主義措施,這個時候我們基本上採取兩個措施,第一是跟他交涉,你不可以這樣做,這時候主要是公平局和産業調查局的職責範圍,分工的問題。第二個商務部要做的就是在交涉不能實現我們目標的情況下,我們要依法提起訴訟,就是打官司,世貿組織,這是現在唯一的途徑。在世貿組織裏面起訴這個國家,認為你這個措施是違反世貿組織規則的,從過去的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一共12年的時間,我們有十幾起案件,都是在遇到不公平待遇的時候,我們堅決使用法律的武器在世貿組織裏起訴歐洲和美國,這樣保護我們産業的利益,這也是具體落實到剛才周局長提到的從商務部的角度怎麼樣去應對,怎麼樣維護産業利益的一個具體措施。
  總的來説,和我們的職責相關,他們兩個基本上是交涉的,我們條法司基本上是後手,在交涉不行的情況下,磋商達不成協議的情況下,這個時候,我們商務部的條法司就要用法律的武器提起訴訟,基本上是這樣的。2013-07-16 10:42:03
主持人:最近有一個大家特別關注的案件,關於歐盟對華光伏産品“雙反”案的情況,這個案件最新的進展怎麼樣呢?2013-07-16 10:48:02
周大霖:大家都知道歐盟在去年,也就是2012年9月和11月分別對光伏産品發起反傾銷和反補貼調查。就在上個月,就是6月5號,歐盟公佈了反傾銷調查的初裁的結果,就是要徵收47.6%的關稅。這個案子因為涉及到我們出口利益很大,所以方方面面都非常重視,大家在網上也能看到李克強總理親自做歐方的工作,進行交涉,後來歐方同意把稅從47.6%降到11.8%,11.8%是從6月6日開始的兩個月的時間,也就是到8月6日,這段時間雙方進行談判,達成一個協議來解決。如果談不成的話,從8月6日開始,這個稅又會恢復到47.6%。應該説目前在這個階段稅收是11.8%,這個結果的得來,的確是難能可貴的,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也就是説我們有這段時間可以和對方進行磋商解決。現在雙方的工作團隊還是在緊鑼密鼓地進行談判,談判一直在進行。
  我想,總的來説,談成一個協議,雙方都可以接受的一個協議,這個我想是符合雙方利益的。因為一方面,中國的光伏産品,我們需要歐盟的市場;另外一方面,反過來説,歐盟也非常需要來自中國的物美價廉的光伏産品,這個對歐盟發展綠色能源産業、節能減排是非常有好處的。所以,大家相互有這個需求,這是談判達成協定的一個基礎。所以,我認為如果談成一個協議,通過協議方式化解摩擦,這是符合雙方利益的。2013-07-16 10:48:10
主持人:再來看網友下一個問題,這位網友叫“魂靈幾多錢”,他説企業如何將其認為的外國貿易壁壘訴諸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呢?2013-07-16 10:49:02
楊國華:剛才我已經介紹過,中國是世貿組織成員,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現在快12年的時間。世貿組織有一個特點,它有一套爭端解決機制,可以通俗地稱為法院,叫國際貿易法院。法院的作用是解決爭端的,但是它解決的是國家和國家之間的爭端。
  針對這位網友的具體問題,企業在出口、投資的時候,在國外遇到不公平的待遇,如果他認為對方違反了世貿組織規則,他可以向我們商務部條法司提出來,是什麼樣的措施,是怎樣違反世貿組織規則的。我們收到了以後,我們會和企業進行溝通、進行研究、進行評估。一旦我們認為這是一個不公平的貿易措施,是違反世貿組織規則的,我們就會使用WTO的爭端解決程式,起訴到世貿組織。我剛才也介紹過,在過去12年的時間裏,我們已經有11起案件進行了起訴,有些案件也獲得了勝訴。在這個過程中,我覺得,這些案件我們勝訴以後最直接受益者就是企業,比如起訴反傾銷的,起訴反補貼的,把國外不公平的措施給消除了,消除以後,企業出口、投資的環境就更加好了,基本上是這樣的。
  總的來説,企業如果遇到問題,我們商務部條法司是一個渠道,並且是法律的渠道,很重要的渠道。2013-07-16 10:50:20
主持人:我們再來看下一個網友的問題,網友“一壺鐵觀音”説,跟發達國家的貿易摩擦一直比較突出,但目前還有一個趨勢值得關注,就是咱們跟發展中國家、新興經濟體貿易摩擦也呈上升趨勢,這背後有哪些原因呢?2013-07-16 10:54:26
吳岩:我先給出兩組數字。剛才主持人在開始的時候也曾經談到,今年上半年,我國遭遇的貿易摩擦已高達39起,涉案金額達到20.9億美元,從39起涉案的案件來説,涉及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的案件就已經達到了22件,涉及的金額達11億美金。數量的佔比,佔到了整個上半年涉案的56.4%,涉及的金額達到了我們今年上半年涉案總金額的52.7%,這是一組數字。
  再回顧到過去的2012年,我們在全球遭遇的貿易救濟案件中,其中有54起都是由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對我們發起的,這個佔比已經佔到了2012年涉案總量的70.1%。這是兩組數字。
  談到原因,我想無非是這麼兩個方面的因素,一個是外在的因素。就是説近年來,國際市場在持續低迷的情況下,我們中國對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的出口在快速地增長。在與發展中國家實現互利共贏的同時,貿易摩擦這個問題也就伴隨而生了,這是外部因素。
  從內部因素來説,我們和許多的發展中國家以及新興經濟體,在發展階段方面比較相近,而且我們的産品結構、産業結構也趨同或者相似,這樣的話,雙方之間這種競爭關係就非常明顯。因此,我們的出口産品容易成為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進行貿易救濟的對象。
  面對這種形勢,商務部一直在努力地維護與發展中國家穩定和可預期的這种經貿關係,也維護這種貿易環境。我們也希望通過雙邊的協調和磋商,共同地維護健康穩定的雙邊關係,特別是雙邊的經貿關係。通過開展對話和溝通,以及業界合作這樣的途徑,來力阻貿易摩擦向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蔓延的趨勢。2013-07-16 10:55:30
主持人:有一個網友叫“一切隨便”向楊司長提出了一個問題,請問您怎麼看待法律因素在貿易摩擦中的影響?在應對國際貿易摩擦的法律事件中,比較突出的問題有哪些?條法司又做了哪些工作?2013-07-16 11:05:10
楊國華:第一個問題是法律因素在貿易摩擦中的影響。我本人是學法律的,我們在商務部條法司也是做法律工作的,從中國加入世貿以來,我們看到一個非常重要的進展,貿易摩擦可以通過打官司解決,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變化。打官司主要用的是法律,所以從我們的角度看,我們認為法律因素在貿易摩擦中起到的作用是非常關鍵的。
  剛才我也提到,磋商、交涉是一方面,如果磋商、交涉不成怎麼辦?就像正常的社會中一樣,違反買賣合同,一方説欠錢,一方説欠貨,當然要交涉了,要談了,談不成怎麼辦?有法院。所以法律在貿易摩擦中的作用,就類似于在國內買賣合同中,法院在解決合同糾紛中的作用,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這是我的一個理解。
  剛才我也提到我們很多案件,我們起訴了11起案件,我們也感覺到了這一點,既然有法律,法律可以作出判斷,是非、對錯,然後敗訴的一方要執行判決,這是非常關鍵的。
  你説的第二個問題是在應對國際貿易摩擦的實踐中比較突出的問題,我們現在感覺從法律的角度來看,從打官司的角度來看,突出的問題,基本上是我們的出口産品遇到了,比如出口到歐洲、美國,遇到了不公正的反傾銷的、反補貼的這方面的待遇,不公正的待遇。
  我想舉兩個簡單的例子。在2008年的時候,我們就在世貿組織起訴美國,它在搞反傾銷、反補貼的時候有一種計算的方法,把補貼額計算兩次,等於對中國出口到美國的産品,有一個雙重徵稅,就是同樣的補貼算兩次,我們認為這是不公平的。我們認為這是違反世貿組織規則的,我們就在世貿組織起訴美國。經過世貿組織的類似于國際貿易法院,它的裁決認為,美國是違反了世貿組織規則的,後來美國就做了一些修改。這是一個例子。
  第二個例子,2009年的時候,我們起訴歐盟的反傾銷措施,緊固件螺絲螺母這種産品。他們在計算反傾銷稅的時候有一種做法叫單獨稅率,我們叫分別稅率,這可能是專業詞彙,我不需要多解釋。我們認為這種計算的方法是違反世貿組織規則,對中國企業不公平的,我們也起訴到世貿組織的爭端解決機制。經過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裁決,認為歐盟這種做法是違反世貿組織規則的,歐盟後來也做了修改。
  剛才你的第二個問題,比較突出的問題,就是我們企業在出口過程中遇到的主要是一些,我們叫貿易救濟,主要是反傾銷和反補貼方面的一些不公平待遇。我剛才講了,我們利用世貿組織的成員資格及權利,用WTO國際貿易法院這樣的平臺,來維護我們的利益。
  第三個問題是條法司做了哪些工作。我想我剛才已經回答了,我們商務部條約法律司主要是負責打官司的。2013-07-16 11:06:20
主持人:我們看下一個網友提出的問題,網友“半隻橙”説,貿易摩擦如果集中爆發,會對國內的産業形成巨大的危害,一些企業甚至會遭遇滅頂之災,那麼在産業損害預警機制的健全和完善方面我們有哪些舉措?如果爆發貿易戰,中國勝算幾何?2013-07-16 11:13:25
吳岩:首先解釋一下我們國家産業損害預警建設的情況。産業損害預警機制是從2001年開始建設,到現在已經12個年頭了,目前我們已經初步建立了國家、地方、行業、以及企業這樣“四位一體”的産業損害預警體系,全國除西藏外,已經實行了各省區市的全覆蓋。預警體系目前監測的有15個重點的行業,涉及到456類具體産品。我們目前已經建立了一個完備的、科學的産業安全數據庫,這也是商務部做好維護産業安全和應對貿易摩擦的一個有力支撐,對更好地維護國家利益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産業損害預警機制主要是通過預警模型和專家系統,用定量和定性相結合的這種分析的方法,分析和評價進出口異常變化對我國行業以及産業的影響,對可能發生的貿易摩擦以及對産業發展的阻礙進行預測評估,並及時向相關的政府部門以及行業協會和企業發佈預警資訊,為有關方面提供決策支援。同時,我們根據近年來面臨的貿易摩擦的新情況和新特點,也在對原有的預警體系進行進一步的完善和調整,進一步加大預警成果轉化和發佈,同時我們還在加強中外産業間的合作和交流,力圖通過對話和磋商增信釋疑,化解或者避免貿易摩擦,以適應貿易摩擦預測、預防和應對的新要求。2013-07-16 11:13:50
主持人:如果真的要爆發了貿易戰爭,我們中國勝算有多少呢?2013-07-16 11:19:22
周大霖:因為我覺得首先貿易摩擦是一個正常的現象,但關鍵就是看你怎麼處理,我們一直是主張通過對話、磋商、合作、溝通來解決,這樣就能夠很好地管控分歧和風險,這樣就可以妥善地處理好貿易摩擦。當然,貿易摩擦的處理需要雙方都要有努力、有這種意願,如果摩擦處理不好,走到貿易戰這一步也是有可能的。
  至於説勝算有多少呢?首先,貿易戰是沒有贏家的,它肯定是雙輸的格局,對雙方都是不利的,都要受損。有時候甚至貿易摩擦也會殃及到無辜的産業和國家,所謂的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這種現象也會有,所以,不僅是雙輸,是多輸。大家都是受損的。
  話説回來,對待貿易摩擦,如果真要爆發了,我們的態度,第一是反對,我們不希望看到貿易戰,第二是不怕。為什麼説不怕呢?我想,我們是有這個勇氣,也有這個底氣,所謂的勇氣就是説中國政府維護自己的企業和産業權益的決心是毋庸置疑的,這在過去很多貿易摩擦處理當中,大家都能看得到。
  第二,我們也有這個底氣,現在經過30多年的改革開放,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一大貨物出口國、第二大進口國,我們國內有13億人的巨大市場,而且這個市場還在不斷地增長,跟這麼大的一個市場打貿易戰,我想任何一個對手都得掂量掂量。2013-07-16 11:19:50
主持人:周局長,網友“南北不知東西”給您提了一個問題,應對貿易摩擦,中國的反制措施是否已經達到了對等效果呢?近些年來,可能大家感覺到,打這個仗是勝訴少、敗訴多,中國好象一直處於比較被動的狀態,事實情況是不是這樣呢?2013-07-16 11:23:20
周大霖:首先網友提到的我們反制措施是否能達到效果。實際上就是我剛才説的,我們在處理貿易摩擦的時候,實際上採取多管齊下、綜合應對的方法,實際上並不是説上來就是反制措施這麼一種。
  首先政府會和對方進行磋商、進行交涉,我們的企業也會去應訴,我們的行業協會也會組織企業去抗辯,這些都是我們在處理貿易摩擦過程中使用的一些方法和手段,通過政府之間的交涉,通過法律抗辯,通過推動業界之間的合作,甚至通過公關遊説活動。當然,在必要的時候,我們也會毫不猶豫地採取必要的、合法的反制的手段來維護我們自己的利益。
  應該説,實際上大家感覺可能我們敗訴多、勝訴少,實際上我們有很多勝訴的例子。比如剛才楊司長説了,我們在WTO起訴美國、歐盟,在這方面實際上我們有很多勝訴的案例。另外,在國外對我們採取的反傾銷、反補貼的案件當中,我們有很多的案件獲得了非常好的結果,甚至包括我們有的企業,把美國、歐盟調查機關不公平的做法,把它告到了它本國的法院,而且都贏得了官司,這方面的例子也是非常多的。
  另外,我們對進口産品發起了很多的反傾銷、反補貼調查來維護我們國內産業的合法權益。如果從1997年開始到現在,我們開始第一起對進口産品的反傾銷到現在,我們應該已經發起了有122起對進口産品的反傾銷調查,有7起反補貼調查,還有一起保障措施調查。現在中國也是少數在世貿組織成員裏面能夠運用三種救濟措施的一個成員。所以,我覺得的確還是有很多好的例子,我覺得可能是我們以後要多到人民網來,跟大家介紹,提振大家的士氣。2013-07-16 11:23:56
主持人:我們再來看下一位網友提出的問題,有一位網友叫“歲月是個美人”問到,在目前的外貿環境下,對中小貿易企業來説,生存狀態可能不太輕鬆的,請問吳局長,您對他們在規避國際貿易風險方面有什麼建議呢?行業協會在其中又發揮了怎樣的作用?2013-07-16 11:28:07
吳岩:結合今天的訪談主題,我想這位網友關心的主要是中小企業如何規避國際貿易中的貿易摩擦風險。
  客觀地説,和大企業相比,中小企業在規避貿易摩擦風險方面確實處於劣勢。特別是對一些出口目的地比較單一的這些中小企業來説,往往一次貿易摩擦就可能導致企業遭受滅頂之災,這種現象是存在的。那麼,如何有效地避免貿易摩擦的風險?我想可以從以下三個方面著手。
  從長期來説,中小企業要加強自律,要苦練內功,要加快産業的轉型升級,提高産業的核心競爭力,跳出以往低價競爭的那种老路,要變“以價取勝”為“以質取勝”,這是一點。
  第二,從中期來看,中小企業要加強國際貿易風險管控能力,在産品出口的時候,要注意和當地産業錯位競爭。像我們紡織、輕工這些中小企業比較多,而且具有一定競爭優勢,優勢又非常明顯的行業,特別要注意這方面的問題。
  第三,短期來看,一旦我們遇到了貿易摩擦,我們的中小企業也要克服兩種傾向,一種是畏懼心理,不願意打官司,怕麻煩;另外一種是搭便車,認為應訴是大企業的事情,我們跟在後面就可以了。我們中小企業要把應對的過程當成是一種學習的過程,中小企業要團隊作戰,要積極應訴,這樣盡力而為。
  談到行業組織的作用,實際上在實踐當中,我們更多的是依靠企業本行業的行業組織,這也是中小企業規避貿易摩擦風險的一個比較現實的路徑。歸納協會在當中的作用呢?我想主要從四個方面來講:首先是能力建設。行業組織可以利用它具有的這種專業的優勢,通過加強培訓,加強對企業有關WTO規則、貿易救濟規則的把握和了解,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風險防範,行業組織可以利用它自身的資訊優勢,指導企業的運營,幫助企業在開拓國際市場的過程中,儘量減少和當地企業的直接競爭,避免我們的出口産品成為被對方打擊的對象。
  第三點,協調和溝通。行業組織如果發現有摩擦苗頭産生的時候,可以及時地幫助和組織企業與國外的同行進行溝通,增信釋疑,化解矛盾。
  第四點,當貿易摩擦真正發生以後,行業組織應該組織本行業的企業積極地應訴,爭取自身的合法權益,同時也及時地向商務部反映有關情況,推動政府間的交涉,為我們的企業爭取公正待遇。2013-07-16 11:28:53
主持人:企業不能怕麻煩而去躲避這些風險,而應該積極應對這些風險,在無數次的交涉當中積累自己的經驗,走好這條路。2013-07-16 11:29:22
周大霖:我補充一點。在應對當中,實際上我們商務部有一個機制,叫四體聯動機制。這個四體是哪四體呢?就是商務部、地方的商務主管部門、商業協會和企業,剛才這位網友問到企業和商業協會在這當中發揮什麼作用,實際上在這個機制當中,我們就是要充分發揮企業和商協會在應對貿易摩擦當中的積極性和主動性,來共同形成合力。2013-07-16 11:29:57
主持人:謝謝兩位局長。我們有一個網友提出的問題説,近年來,中國在WTO爭端解決當中,起訴案件到底有多少?是問司長的,結果如何呢?對中國的國際貿易有何幫助?2013-07-16 11:31:22
楊國華:案件數量我剛才已經簡單提過,中國加入世貿組織12年的時間,2001年底加入的,到現在我們起訴案件有11起,結果如何?我們起訴的案件大多數都獲得了勝訴,剛才周局長也援引了應對貿易摩擦我們做了哪些事情。利用國際貿易法院,就是世貿組織爭端解決機制,國際貿易法院這樣一個平臺來維護我們企業的權益。
  具體對中國的國際貿易有何幫助?我剛才舉了一個例子應該能夠説明一點問題,我們起訴美國一個案子,2008年起訴的,它把我們的補貼額算了兩次。我們起訴以後,他敗訴,他修改做法。對企業來説,其實就很明顯,將來的稅率就要降低的。所以,對他們貿易的出口就會得到有利的條件,這是很明顯的一個例子。
  所以爭端解決機制,WTO的國際貿易法院這樣的一個制度,我想對我們在促進中國的國際貿易方面應該起到一種非常積極的作用。2013-07-16 11:32:45
主持人:今天難得請您到人民網演播廳,剛才您一直在訪談過程中提到WTO的爭端解決機制,可能對很多網友來説,對這個詞彙比較陌生,您給我們科普一下,這個機制究竟有什麼特點呢?它是怎樣運作的?2013-07-16 11:34:37
楊國華:我想作一個比喻。剛才我用過一個違反合同,比如大家在現實生活中看到,買賣關係,有人賣東西,另外一方給他錢,但是後來雙方發生了矛盾,這個時候怎麼辦?除了交涉之外,還有一種方法就是起訴到法院,就是告到法院。WTO的職能其實也類似于法院,但是這個法院的原告和被告不是兩個企業,而是兩個國家。我剛才舉了一個例子,中國告美國,中國政府告美國政府,告的是他對我們的稅收雙重徵稅,雙重救濟那種做法,是這樣一種形式。所以把它類比成法院打官司,可能比較容易理解,大家都知道。我想借此機會也簡單講一下這個官司打起來和國內法院有什麼區別。
  一般來説,它這個官司打要分四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叫磋商,就是WTO框架下的磋商。第二個階段就是專家組審查。WTO成立一個三人專家組,審查這個案件誰是誰非。這類似于國內的一審法院,第一審。如果有一方對一審法院,就是專家組裁決不服的話可以上訴,WTO有個上訴機構,上訴機構有7個人,每個案子由其中三個人來審,審這個案件專家組裁的對不對,這是第三個階段,叫上訴機構審議。第四個階段就是執行,上訴機構,類似于二審法院,所以,兩審,終審了,和中國的法院很像。經過兩審以後就是最終判決。第四個階段就是執行裁決。所以,基本上磋商、專家組、上訴機構和執行這樣四個階段。
  每個案子都要開庭的,就像法院一樣要開庭,開庭的地點,大家都知道,WTO總部在瑞士日內瓦。開庭的時候,商務部條法司要組織相關的部門到日內瓦WTO的總部去開庭,像法院開庭一樣。一個案子從磋商到執行的大概時間,大概是兩年左右的時間,一個案子從開始起訴到最後結束大概是兩年左右的時間,這是我經常用的比較多的一個概念,就是什麼叫WTO的爭端解決機制,類比于國內的法院可能比較容易理解。只是有一些像國家有一些特點。
  最後我想説一點,爭端解決機制非常重要,我想國家之間交往,特別在國際經濟貿易中,剛才兩位局長提到過,貿易交往越多,貿易摩擦的可能性越大。這個時候,如果國際上沒有一個解決摩擦的法律的場所,如果沒有人説到底誰是誰非的話,對摩擦的解決是不利的,所以,WTO爭端解決機制是非常關鍵的。從國際法的角度來講也很重要,第一次在人類歷史上,真正具有了法律的特點。表現在兩個方面:它有強制管轄權,所謂的管轄權,就是只要我起訴美國,美國必須進行應訴,他不可以不應訴的,叫強制管轄權,他不可以説我不去。第二,強制執行力,就是WTO作出裁決,經過兩審終審以後,作出裁決,必須執行,不執行要遭遇到後果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這是有點類似于國內法院,比較真正意義上的法院,它叫WTO爭端解決機制,有點專業的術語,但是我們可以俗稱為國際貿易法院,它是這樣一個具有強制管轄權、強制執行力。大家不要忘了,這個管的是國家,國家和國家之間。所以,這在國際法的發展、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好處方面都非常關鍵。我們起訴了11起案件,利用這個國際貿易法院來堅決地維護中國企業的合法利益,我想效果是非常明顯的。2013-07-16 11:34:59
主持人:在國家與國家之間達到了一個公平、公正、對等的狀態,通過法律的權力,維護國家的利益,這是非常重要的。今天談了這麼多關於貿易摩擦上的問題,最後我們再談一談後半年的一個狀態。2013年前半年已經過去了,我們開篇也説過,今年上半年一共有15個國家和地區對我們發起了39起案件摩擦,那麼下半年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呢?請三位嘉賓預測一下吧。2013-07-16 11:36:21
周大霖:我覺得下半年甚至更長的一段時間裏,貿易摩擦多發的態勢可能還是一個常態。原因,我想從國際上來看,金融危機也還沒有結束,全球經濟的復蘇也還在很困難地進行當中,所以這種保護主義的思潮會有回潮的態勢。
  從國內來説,我們自己要打造中國經濟的升級版,中國的外貿要有自己的核心競爭力,要有自己的品牌,要有自己的核心技術,要轉型升級。我想這些事情也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夠實現的。這種情況下,我們的出口量又是這麼大,在國際市場上,市場份額還是在不斷地增加。所以,我想接下來的一段時期,貿易摩擦頻發可能還會是一個常態,我們要有足夠的思想準備。2013-07-16 11:36:54
吳岩:對於下半年的外貿形勢和貿易摩擦如何應對,剛才周局長已經做了一個全面的分析和判斷,我完全同意。這裡我想把它概括為兩句話,一句話叫做形勢不容樂觀;另一句話叫機會不容錯過。我們國家遭遇全球貿易摩擦最多,這種現狀已經持續了17年。而且我覺得這種現象在短期內還難有根本性的改觀。貿易摩擦的頻發,應該是我們企業未來一段時間都要面臨的一種形勢。所以,我們的企業應該要學會適應這種形勢,要善於變危機為轉機,以實現我們企業的轉型升級,持續地做大做強我們的企業。2013-07-16 11:37:41
楊國華:我也説一下。我剛才講我們是負責打官司的。只能做一個表態吧。我想要充分利用WTO國際貿易法院這樣一個平臺,堅決地維護中國企業的合法利益。2013-07-16 11:37:58
主持人:我們今天聊了很多關於如何來積極應對國際貿易摩擦這麼一個話題,相信很多網友也很關注這個話題。再次感謝三位領導做客人民網,跟我們聊了這麼多。我們相信在這樣的路途當中,我們可能還要走很遠,但是我們要有堅定的信心,相信我們國家的實力,而且在不斷的摩擦中積累自己的經驗,才能更好地把我們中國的産品和我們中國的威信力帶到國際市場上。再次感謝三位領導做客人民網,謝謝。感謝收看這期的視頻訪談,請關注其他的視頻訪談節目。2013-07-16 11:3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