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利用外資進一步深入發展階段(加入世貿- )

 

以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為標誌,中國對外開放開始進入全方位、寬領域、多層次的新時期,由有限範圍和有限領域內的開放,轉變為全方位的開放;由以試點為特徵的政策主導下的開放,轉變為法律框架下可預見的開放;由單方面為主的自我開放,轉變為與世貿組織成員之間的相互開放;從“引進來”為主,轉向“引進來”與“走出去”並重。這為中國擴大利用外資規模、提高利用外資品質和水準創造了難得的開放機遇期。

 

在這一時期,中國積極有效利用外資的政策導向進一步明確。在2001年7月國務院召開的第三次全國外資工作會議上,朱鉻基總理對吸收外資工作提出了實現“三個結合”的要求,即吸收外資要與國民經濟戰略性調整相結合,要與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相結合,要與發展開放型經濟相結合,這奠定了新時期擴大對外開放、積極有效利用外資的思想基礎,明確了工作方向。2002年,黨的十六大報告提出:“進一步吸引外商直接投資,提高利用外資的品質和水準。逐步推進服務領域開放。把利用外資與國內經濟結構調整、國有企業改組改造結合起來,鼓勵跨國公司投資農業、製造業和高新技術産業”。2007年,黨的十七大報告提出:“創新利用外資方式,優化利用外資結構,發揮利用外資在推動自主創新、産業升級、區域協調發展等方面的積極作用”。2010年,國務院下發了《國務院關於進一步做好利用外資工作的若干意見》(國發[2010] 9號),從“優化利用外資結構”、“引導外資向中西部地區轉移和增加投資”、“促進利用外資方式多樣化”、“深化外商投資管理體制改革”、“營造良好的投資環境”五個方面,提出了多條具體措施。

 

這一時期,中國積極履行對外承諾,進一步擴大開放,在世貿組織分類的160個服務貿易部門中,中國已開放100個,佔62.5%,接近發達成員國的平均水準;外商投資法律法規體系更加完備、透明、規範,市場更加開放,內外資企業的適用政策逐步趨向一致;外資審批和核準範圍不斷縮小,審批層級不斷下放,投資便利化進展加快。中國外商投資環境進一步優化,對外商投資的吸引力不斷增強。2010年和2011年,在聯合國貿發會議等權威機構開展的投資前景預測中,中國多次被評為跨國公司海外投資首選地。

 

在上述政策的影響下,這一階段外商直接投資數額仍保持大幅度增長,品質進一步提高。

 

(一)利用外資政策的進一步完善

 

1.完善原有法律法規

 

2001 年,我國加入 世界貿易組織(WTO)。在此前後,對外商直接投資的政策和法規作了相應修改和完善。

 

在加人世界貿易組織之前,中國外商投資法律法規及有關政策規定中,含有大量與世界貿易組織《與貿易有關的投資措施協定》相違背的措施。為做好加人世貿組織的準備工作,2000-2001年,根據世貿組織的要求,全國人大及其常委修訂了《中外合資企業法》、《中外合作企業法》、《外資企業法》及其實施細則或實施條例。

 

2002年,我國又頒布了新的《外商投資産業指導目錄》,進一步放寬了外商投資的股權比例限制,取消了獨資企業與合資企業在稅收、匯率等方面的差別政策,對獨資經營領域的限制也進一步放寬。政策的日益寬鬆增強了跨國公司在華成立獨資企業或增加控股權的積極性,有助於為跨國公司營造公平、公正的競爭環境。由於政策的開放,獨資或控股勢必成為跨國公司在華投資形式的新選擇。

 

中國自1993年實施《公司法》以來,雖然《公司法》及其配套的行政法規對外商投資企業的法律適用做了適當安排,但在外資市場準入方面《公司法》與外資三大法兩套法律並存、交叉適用。就工商登記而言,登記程式性規定基本適用外資三法及其配套規定,而法律責任部分適用公司法,以體現監督管理方面的國民待遇。2005年對《公司法》修訂後,對股東的適合性、公司組織形式、公司註冊資本的實繳制和認繳制、公司組織機構等問題作出了修改,如承認了除國有獨資公司、外商獨資公司以外的一人公司的存在,特別是對公司註冊資本的分期認繳製作出了新的規定,從而使《公司法》與外資三大法的部分條款並軌,有機地銜接了兩大法律體系。

 

2.出臺創新利用外資方式的法規規章

 

為了鼓勵外商來華投資高新技術産業,建立和完善中國的創業投資機構,2002年,外經貿部會同科技部、工商總局、稅務總局、外匯局出臺了《外商投資創業投資企業管理規定》,允許外國投資者設立有限責任公司或不具有法人資格的中外合作企業向未上市的高新技術進行股權投資,併為之提供創業管理服務。為吸引跨國公司在華設立地區總部,2004年,商務部對外商投資舉辦投資性公司的規定進行整合,出臺了《關於外商投資舉辦投資性公司的規定》(商務部令〔2004〕第22號)。2005年,商務部會同證監會下發《關於上市公司股權分置改革涉及外資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商資發[2005]565號)指導外商投資企業推進股權分置改革工作;2005年,商務部還會同證監會等4部門公佈《外國投資者對上市公司戰略投資管理辦法》,以規範外國投資者對A股上市公司進行戰略投資,引進境外先進管理經驗、技術和資金,改善上市公司治理結構,保護上市公司和股東的合法權益。2009年,國務院發佈《外國企業或者個人在中國境內設立合夥企業管理辦法》(國務院令[2009〕第567號),允許外國企業或者個人在中國境內設立合夥企業;2011年10月,為推進人民幣跨境使用,滿足外國投資者以境外人民幣出資需求,商務部出臺《關於跨境人民幣直接投資有關問題的通知》,允許使用境外人民幣直接投資,受到境外投資者特別是香港投資者的普遍歡迎。

 

3. 完善外商投資産業和區域引導政策

 

2002年,國務院頒布新修訂的《指導外商投資方向規定》(國務院令〔2002〕第346號),首次以行政法規的形式明確中國吸收外商直接投資的産業導向,並將外商投資項目的分類調整為鼓勵、允許、限制和禁止四類,完善了對各個分類的要求。並先後在2002年、2004年、2007年和2011年對《外商投資産業指導目錄》進行了四次修改。其中,2002年、2004年和2007年的修改,主要是適應我國履行加入世貿組織承諾、分期開放的要求,以及結合中國國民經濟發展、産業結構調整的需要,總體體現了減少限制、放寬要求。2011年發佈的《外商投資産業指導目錄(2011年修訂)》,總條目473條,其中鼓勵類354條、限制類0條、禁止類39條,分別比原來增加3條、減少7條、減少1條;同時,取消了部分領域對外資的股比限制,鼓勵類和限制類中有股比要求的條目比原來減少11條。新《目錄》緊緊圍繞“十二五”規劃綱要確定的總體要求,適應國際經濟合作與競爭新趨勢,充分體現了實行積極主動的開放戰略,通過利用外資結構調整促進國民經濟平衡發展的目標,體現了中國穩步推進服務業開放、鼓勵外資參與戰略性新興産業、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的政策導向。

 

在區域投向引導方面,為鼓勵外商到中西部地區投資,促進區域經濟協調發展,2004年和2008年,經國務院批准,對《中西部地區吸收外商投資優勢産業目錄》作了修訂。根據中西部地區發展特色産業的需要,調整增加了更有利於推動中西部地區加快發展、承接産業轉移的項目,促進外資投向西部地區的基礎設施、礦産資源、旅遊資源開發、生態環境保護、農牧業産品加工、現有生産能力的改造、新型電子元器件開發製造等科技項目,有效發揮西部地區的資源優勢和經濟優勢,突出發展特色經濟。國家還出臺支援西部地區發展的稅收優惠政策,將西部地區鼓勵類項目享受15%所得稅優惠稅率的期限延長到2020年。2005年,商務部辦公廳發佈了《關於擴大開放提高吸收外資水準促進中部崛起的指導意見》(商資字[2005]130號),促進中部地區全面提高開放水準。在鼓勵外資開展研發方面,商務部與財政部、海關總署、國家稅務總局印發《關於繼續執行研發機構採購設備稅收政策的通知》(財稅[2011]88號),將外資研發中心採購國産設備和進口設備享受免退稅政策的執行期延至2015年年底,降低了外資企業的研發成本,促進其在華開展研發活動和技術創新。

 

4.建立健全安全開放機制的審查制度

 

2011年2月,國務院辦公廳發佈了《關於建立外國投資者並購境內企業安全審查制度的通知》(國辦發[2011] 6號),這標誌著外資並購安全審查制度的創立。該通知明確了外資並購安全審查範圍、審查內容、聯席會議機制及相關程式。為更好地實施該通知的有關要求,指導外國投資者的申報工作,2011年3月和8月,商務部分別印發了關於實施外國投資者並購境內企業安全審查制度有關事項的規定和指引,從而進一步明確了商務部審查工作的內容、程式及有關要求。

 

5.改革外資的管理制度

 

2002年以來,結合國務院關於深化行政審批體制改革、投資體制改革的總體要求,商務部積極推動外商投資審批體制改革,不斷簡化審批程式,下放審批許可權,以部公告、部令、部函等形式幾十次下發文件,將外商投資廣告、租賃、貨運代理、分銷、無船承運、印刷、建築、道路運輸、城市規劃、國際船舶代理、光碟複製、認證培訓等服務貿易領域的審批權下放到省級和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商務主管部門,將大部分商務部審批的外商投資企業變更事項以及股份有限公司、創業投資企業、投資性公司的審批權下放,取消了外商投資企業設立境內分公司審批以及外商投資企業名稱、投資者、法定地址變更的審批。並將這些取消和下放的改革措施納入《國務院關於第四批取消和調整行政審批項目的決定》(國發[2007]33號)和《國務院關於第五批取消和下放管理層級行政審批項目的決定》(國發[2010]21號)。

 

2004年,國務院下發《國務院關於投資體制改革的決定》(國發[2004]20號),明確將《外商投資産業指導目錄》中總投資(包括增資)1億美元以下鼓勵類、允許類項目的審批權和總投資(包括增資)5000 萬美元以下限制類項目的審批權下放給地方人民政府。2010年,國務院下發《關於進一步做好利用外資工作的若干意見》(國發[2010]9號),進一步將《外商投資産業指導目錄》中總投資(包括增資)3億美元以下的鼓勵類、允許類項目,下放地方政府有關部門核準。

 

6.統一內外資企業稅收政策

 

改革開放以後,中國一直給予外商投資企業稅收優惠,以吸引外商來華投資,內外資企業長期分別適用不同的稅收政策。一些地方政府從扶持本地企業和吸引外資的角度出發,也出臺了一些稅費減免政策,為外商投資創造優惠條件。

 

加入世貿組織後,為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同時實施非歧視性待遇原則,推進內外資企業公平競爭,2007年3月16日,十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通過了《企業所得稅法》,並於2008年1月1日起施行。新企業所得稅法規定對外商投資企業和國內企業徵收同等稅率的企業所得稅,中國對內外資的所得稅實現了兩稅合一,稅率調整為25%,統一規範了內外資企業所得稅徵集、管理,廢止了1994年頒布的適用於內資企業《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所得稅暫行條例》和1991年實施的應用於外資企業《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企業和外國企業所得稅法》。2010年,國務院下發了《關於統一內外資企業和個人城市維護建設稅和教育費附加制度的通知》(國發[2010]35號),明確:“自2010年12月1日起,外商投資企業、外國企業及外籍個人適用國務院1985年發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維護建設稅暫行條例》和1986年發佈的《徵收教育費附加的暫行規定》。1985年及1986年以來國務院及國務院財稅主管部門發佈的有關城市維護建設稅和教育費附加的法規、規章、政策同時適用於外商投資企業、外國企業及外籍個人。”自此,外商投資企業不再享受特殊的稅收優惠,內外資企業適用的稅收政策基本一致。

 

7.主動利用國際資本市場

 

這個階段,我國企業在海外上市也呈現與國際接軌的現象,其標誌是上市企業擴及壟斷性行業,以石油、電信為代表的大型國有企業實現整個行業的重組和海外上市,如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電信、中國石油、中國石化、中國海洋石油;以銀行業為主的新一輪海外上市,如中國工商銀行、中國建設銀行等。此外,還引入了利用外資的最新實踐,即建立了QFII制度。

 

2002年11月中國證監會、中國人民銀行聯合發佈的《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境內證券投資管理暫行辦法》,以及國家外匯管理局《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境內證券投資外匯管理暫行規定》的出臺,對QFII制度所涉及的外匯管理進行了規定,標誌著QFII制度在中國正式推行。2003年7月,QFII正式投資于中國證券市場。2006年8月,在充分總結QFII制度三年試點經驗的基礎上,中國證監會、中國人民銀行、國家外匯管理局聯合發佈了《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境內證券投資管理辦法》,進一步完善了QFII制度。

 

8.“引進來”與“走出去”並重。

 

1997年12月,中央領導同志在接見全國外資工作會議代表時,首次把“走出去”作為一個重要戰略提出來,並把它置於國家發展戰略的重要位置。2002年11月,“走出去”戰略寫進了黨的十六大報告。報告指出“實施‘走出去’戰略是對外開放新階段的重大舉措。”“堅持‘引進來’和‘走出去’相結合,全面提高對外開放水準。”

 

“走出去”戰略的主要內容是:鼓勵和支援有比較優勢的各種所有制企業跨出國門開展多種形式的國際經濟技術合作,開展跨國經營,通過開展境外投資和對外承包工程勞務合作,充分利用國內、國外兩個市場、兩種資源,進而推動我國國民經濟的發展,促進與世界各國互利共贏共同發展。

 

與“引進來”相比,“走出去”政策反映了中國利用外資區域上的變化。中國企業由在境內利用外資轉向在境外利用外資,在利用外資方面更加主動,空間也更大。

 

實施“走出去”戰略,借鑒其他國家的經驗和做法,在國際市場上配置資源,加強境外資源開發合作與綜合利用,實現我國國民經濟的長遠發展。通過實施“走出去”戰略,帶動貨物、技術和服務出口,提高國際市場佔有率,在國際分工與合作中取得有利地位;“走出去”戰略標誌著我國對外經濟發展進人了一個新階段,即我國廣泛吸收外來投資、中國投資也開始走向國外的雙向發展,不僅有資本輸人,也開始了資本輸出。

 

實施“走出去”的開放戰略,既是我國進一步提高對外開放水準的內在要求,又是應對經濟全球化挑戰的必然選擇,也是提高國際競爭力的必由之路。

 

9.“一帶一路”開啟改革開放實踐的新篇章

 

2013年,中國提出了“一帶一路”發展倡議,加強沿線國家政策溝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設施聯通、民心相通,建設沿線國家共商共建共用的命運共同體,展現了中國負責任大國的形象,開啟了中國發展的新征程,將譜寫出新一輪改革開放的歷史篇章。

 

“一帶一路”發展倡議標誌著中國進入全方位開放的新時期。長期以來,中國改革開放主要依託東部沿海港口優勢,借助東向的海上貿易發展經濟,並逐步向中西部內陸延伸。“一帶一路”倡議既強調海上合作,也強調陸路聯通,既鼓勵與歐美等發達國家合作,也積極推動對發展中國家的開放。通過向西開放,連接亞歐陸路大通道,推動向東開放和向西開放均衡發展。“一帶一路”建設強調同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等國家戰略的對接,同西部大開發、東北振興、中部崛起、東部率先發展、沿邊開發開放的結合,真正實現了與國內發展戰略的全面對接與貫通,帶動形成了內外聯動、陸海統籌和東西互濟的全方位開放新格局。“一帶一路”發展倡議鼓勵加強與沿線國家合作,目前建設境外合作區已達75個。

 

10.自貿試驗區深化了對外開放內容

 

建設自貿試驗區是黨中央、國務院在新形勢下全面深化改革和擴大開放的一項戰略舉措。2013年9月,上海自貿試驗區掛牌。2014年12月,黨中央、國務院決定要進一步擴展上海自貿試驗區的範圍,並且在廣東、天津、福建再新設3個自貿試驗區。2016年8月底,為在更大範圍進行改革創新實踐和探索,建設更多改革開放“試驗田”,進一步構建全方位對外開放的新格局,黨中央、國務院決定,在遼寧、浙江、河南、湖北、重慶、四川、陜西等省市再設立7個新的自貿試驗區,並於2017年3月底,正式批復設立7個自貿試驗區。至此,中國自貿試驗區已覆蓋東中西部及東北“四大板塊”,以及“一帶一路”建設、京津冀協同發展和長江經濟帶發展“三大戰略支撐帶”,形成了“1+3+7”11個自貿試驗區佈局。

 

shanghaizimaoqu

2013年9月29日,首批入駐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的企業在掛牌儀式上領取證照

 

目前,自貿試驗區已成為踐行“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載體。從前4個自貿試驗區的實踐經驗來看,4個自貿試驗區以服務國家戰略為根本,差別化功能舉措不斷推出。4個自貿試驗區各辟蹊徑推動“一帶一路”建設,上海自貿試驗區建立亞太示範電子口岸網路;廣東自貿試驗區“走出去”與伊朗、馬來西亞、印尼等國家自貿園區開展合作;天津自貿試驗區推出“一帶一路”過境貨物專項便利檢驗檢疫制度;福建自貿試驗區以中歐班列(廈門)常態化運營為契機,融入“一帶一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建設成效顯著。

 

我國前兩批4個自貿試驗區在通關便利化、園區合作、資本合作、資金流動、貿易往來等多個領域已經取得了巨大成就,新批的7個自貿試驗區將在更大範圍、更寬領域、更高層次上進一步豐富“一帶一路”建設內容。

 

(二)這一階段中國利用外資的成績

 

1.中國利用外資的迅速增長

 

這一階段,中國外商直接投資一支獨秀,保持了較高的增長速度。2002年實現實際利用外資527.43億美元,突破500億美元大關,第一次超過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外資吸收國。

 

2002-2011年,中國吸收外商直接投資從527.4億美元增加到1160.1億美元,累計批准設立外商投資企業348328家,累計實際使用外資金額7719.7億美元,分別佔改革開放以來吸收外資總量的47.2%和66%;其中,新設立外商投資企業數比第二階段略有增長,但累計實際使用外資翻了一番,單項投資規模達220萬美元。跨國公司持續看好並加大在華投資,截至2011年年底,中國累計批准設立外商投資企業超過73.8萬家,實際使用外資超過1.16萬億美元,已連續20年居發展中國家首位。尤其是越來越多的跨國公司將中國作為其全球投資戰略的重要區域,全球500強企業超過480家來華投資。2012-2014年,中國吸收外資的規模仍然持續增長。2014年,中國吸收外商直接投資達到1280億美元,增長3%,首次超過美國,居世界第一位。

 

2333333232323

 

2011年,佔中國企業總數3%的外商投資企業,實現工業産值22萬億元,佔全國工業産值的26. 1%;繳納稅收19638億元,佔全國稅收收人的20.5%;進出口額18602億美元,佔全國進出口總額的51.1%。外商投資企業直接就業人員約4500萬。其中,從2001年開始,外資企業在中國出口及進口中所佔比重超過內資企業,出口額始終佔據中國總出口規模的50%以上;2001-2011年外商投資企業加工貿易進出口額佔全國的平均比重為82%,為中國國民經濟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與此同時,國民經濟的快速發展、規模不斷擴大,又為吸收外資提供了更具吸引力的市場條件。

 

據統計,2016年1-12月,全國新設立外商投資企業27900家,同比增長5%;實際使用外資金額8132.2億元人民幣(折1260億美元),同比增長4.1%。2017年1-11月,全國新設立外商投資企業30815家,同比增長26.5%;實際使用外資金額8036.2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9.8%(折1199.1億美元,同比增長5.4%)。(商務部網站)

 

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發佈的《2017年世界投資報告》則顯示:亞洲發展中經濟體FDI流入量在2016年下降15%,至4430億美元,是自2012年以來的首次下降。但中國對外資的吸引平穩發展,2016年FDI流入量1340億美元,較上年微降1%,居全球第三位。

 

與此同時,中國企業走出去利用外資發展迅猛。中國2016年對外投資飆升44%,達到1830億美元,成為全球第二大對外投資國。

 

2.外資進入中國形式的改變

 

從跨國資本的進人方式及演變的時間歷程來劃分,可把外資在華的投資結構演變劃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自提出改革開放至1992年以前,這是外國資本進入中國的初期階段,外資的投資步伐都很謹慎,主要進入方式為合資、合作方式,外國資本主要把中國作為低端製造轉移中心;第二階段為1992年之後,跨國公司開始意識到中國巨大的製造能力和市場容量,開始大規模進入中國,並在中國建立營運中心,如亞洲地區總部及研究中心,在此期間外資投資形式呈現多樣化並且開始利用資本運營手段,但仍然把中國當作勞動密集型製造業中心;第三階段,自上個世紀末本世紀初以來,中國加入WTO前後出現的獨資化浪潮,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新的外商直接投資進入中國一般採取獨資的形式,二是己有的外商投資企業由外商買斷和控股。

 

3.外資利用品質提升

 

這一期間外商直接投資的主要特點是以大型跨國公司為投資主體,投資領域集中在石化、汽車、電子通訊、機械設備、鋼鐵等製造業領域等重化工業的中國急需的基礎原材料工業以及大型連鎖超市等商業領域,項目的技術含量顯著提高,地區總部和研發機構數量明顯增加。

 

中國高科技産業吸收外資金額從2002年的79.3億美元提高到2011年的108.9億美元,東部沿海某些地區吸收高新技術産業外商直接投資尤為突出。據科技部統計,截至2010年年底,外商投資的高新技術企業佔全國高新技術企業總數的比例達23.8%。截至2011年,外資研發中心已達1600多家,從事先導技術研究的近50%,60%以上的研發中心將全球市場作為其主要服務目標。

 

4、服務業吸收外資發展迅速

 

服務業吸收外資由2002年的121億美元增長到2011年的552億美元,佔全國實際使用外資總量的比重從22.3%提高到47.6%,在2011年首次超過製造業所佔比重。外商在華設立的地區總部、營運中心、物流中心等功能性機構的數量和品質均有較大提升。外商投資生産性服務業、現代服務業,如融資租賃大幅增長,2017年底已達8000多家,外商投資商業保理企業亦大幅增長。服務外包、連鎖經營、無店舖銷售等新興業態也獲得了較快發展,外商投資服務業促進了流通業經營效率的提升、國內消費市場的擴大和企業生産經營環境的改善。

 

中國在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談判過程中,對銀行、證券、保險等領域的市場開放做出承諾。截至2010年年底,共有37家外商投資銀行、223家分行、1216家代表處設立;批准13家合資證券管理公司和37家基金管理公司;共設立外資保險公司54家,169家外資保險代表機構。中國金融業通過引進戰略投資者,借鑒國外先進管理經驗,改善法人治理結構,完善監管制度和手段,增強了自身發展活力,壯大了行業整體實力,在不斷做大的“蛋糕”中獲取了更多的市場份額。以保險業為例,2010年中國保險業總資産達5萬億元,與2001年相比增加了近10倍。

 

5.外資區域佈局改善

 

新增外資和沿海地區外資向中西部地區轉移明顯,西部地區實際使用外資從2002年的20億美元增加至2011年115.7億美元,佔全國的比重也從2002年的3.8%提升到2011年的10.0%;外資對於東北老工業基地國有企業的改組改造和區域內相關産業發展的促進作用也明顯增強,2011年,該區域實際使用外資金額同比增長達到9.7%,高於全國平均水準。

 

6.承接新一輪國際製造業轉移取得顯著成效

 

首先,這一階段外商投資企業尤其是跨國公司開始大量引進最先進的技術,2002年以後新建外商投資項目中接近60%以上採用了其母公司最先進的技術,其中很多新産品把中國作為全球首發市場,最先進的産品首先在中國市場推出。其次,跨國公司加大了在中國的研發規模和水準,原創性的研發內容增加,許多跨國公司的中國研發中心技術已經達到全球同行業的一流水準。再者,外商對服務業投資興趣不斷增加,2006年,非金融類服務業新設外商投資企業7129家,實際利用外資金額146.92億美元,佔到全年實際利用外資比重21.15%,其中房地産業實際使用外資金額82.3億美元,同比增長52.7%,佔全年服務業實際利用外資的56%。

 

另外,這一階段外商在華投資有了一些新的突破和變化,隨著加入世貿組織政策環境的逐漸寬鬆,跨國公司開始重組和合併其在華業務,並作為戰略性投資者參與到國有大型企業的改革和重組過程中。在不同地區,外商直接投資已形成IT、石化、汽車等特色産業聚集區和聚集帶,産業鏈條不斷延伸,産業聚集效應不斷增強,已形成面向全球的配套生産基地。

 

7.自由貿易區內雙向投資發展迅速

 

雙向投資是自由貿易區成員間經貿合作的重要領域之一。2011年,中國香港、中國台灣、新加坡,分別位居對華投資的第一、第二和第四位,對華實際投資金額分別為770.11億美元、67.27億美元和63.28億美元,合計佔中國實際利用外資總量的76.52%,比上年增長12.86個百分點。對外直接投資方面,中國對東盟、智利、巴基斯坦等大部分自由貿易區成員投資流量都實現了快速增長。以東盟為例,中國內地2011年對東盟非金融類直接投資25.4億美元,同比增13.1%,東盟現已成為中國對外投資的主要目的地之一。

 

8.“一帶一路”成果豐碩

 

“一帶一路”標誌著中國逐步邁入主動引領全球經濟合作的新階段。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近四年來,建設成果豐碩,已有10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積極響應支援,4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同中國簽署合作協議,30多個國家同中國開展機制化産能合作,“一帶一路”的“朋友圈”不斷擴大。中國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貿易總額超過3萬億美元,對沿線國家投資累計超過500億美元,中國企業已在20多個國家建設56個經貿合作區,一系列重大項目落地開花,帶動了各國經濟發展,創造了大量就業機會。當前,全球總需求不振,新的經濟增長點尚未形成,擴大經貿合作是“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的共同願望。中國發揮貿易和投資大國優勢,以開放的胸懷持續向世界釋放發展正能量,有力帶動了沿線國家實現貿易優化升級。“一帶一路”倡議不僅提振了我國與各國共同應對複雜嚴峻國際經濟形勢的信心,也提振了我國與新興經濟體共同推動全球經濟朝著更加開放方向發展的信心。

 

“一帶一路”的推進,有利於促進中國資本走出去,促進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更好地開展全方位合作,實現資源優化配置,實現中外資本深入融合,提升中國企業在境內外主動利用資本的效率。

 

點擊進入:五、中國利用外資的前景展望

 

(彭波 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