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已簽協定自貿區

 

我國自2001年底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以來,對外開放步伐不斷加快,在積極參與國際多邊合作的同時,不斷推進區域經濟一體化進程。

 

從2002年與東盟簽訂第一個自由貿易協定開始,我國的自由貿易區從無到有,從少到多,從一地到多地,目前已經遍及世界五大洲。截止到2016年11月,我國已形成涉及35個國家和地區、涵蓋四大洲的自貿區網路。我國已先後與東盟、香港、澳門、巴基斯坦、智利、紐西蘭、新加坡、秘魯、哥斯達黎、台灣地區、瑞士、冰島、澳大利亞、南韓簽署了14個自由貿易協定,涉及22個國家和地區。在談自貿協定7個,涉及23個國家和地區。

 

此外,我國還與印度、以色列、尼泊爾、摩爾多瓦、哥倫比亞、斐濟等國完成或正在開展聯合可行性研究。

 

111111111111

 

截止目前,我國已經簽署並生效的自貿協定共有14個,其中7個自貿協定的夥伴位於亞洲,2個在大洋洲,3個在拉美,2個在歐洲;涉及的22個國家/地區中,15個為亞洲周邊國家。我國積極推進對已簽協定的自貿區建設,不僅推動新簽自貿協定早日生效進入實施階段,還積極與有關協定夥伴開展磋商,解決自貿協定落實過程中的種種問題,推動相關補充協定和自貿區升級版文件的簽署,以進一步提升自貿區建設水準。

 

tu2

 

1.中國-東盟自貿區

 

11

2002年11月4日,第六次東盟-中國領導人會議在柬埔寨首都金邊舉行。朱鎔基總理出席了會議,雙方簽署了《中國與東盟全面經濟合作框架協議》。

 

2002年,中國與東盟簽署《全面經濟合作框架協議》,正式啟動自貿區建設。2004-2009年期間,雙方相繼簽署《貨物貿易協議》、《服務貿易協議》和《投資協議》。2010年10月第十三次中國-東盟領導人會議期間,中國商務部陳德銘部長與東盟各國經貿部長共同簽署了《〈中國-東盟全面經濟合作框架協議貨物貿易協議〉第二議定書》,對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原産地規則項下的簽證操作程式進行了更新,以進一步促進貿易便利化,提高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的利用率。2011年11月,中國與東盟簽署了《關於實施中國-東盟自貿區〈服務貿易協議〉第二批具體承諾的議定書》。議定書將在各國完成國內法律審批程式後,已于2012年1月1日起正式生效。相比第一批具體承諾,中國的第二批具體承諾根據我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承諾,對商業服務、電信、建築、分銷、金融、旅遊、交通等部門的承諾內容進行了更新和調整。同時,第二批具體承諾還進一步開放了公路客運、職業培訓、娛樂文化和體育服務等服務部門。與此同時,東盟各國的第二批具體承諾涵蓋的部門也明顯增加,不僅在其WTO承諾基礎上做出更高水準的開放,許多國家的承諾還超出了WTO新一輪談判出價水準。2012年12月19日,第15次東亞領導人系列會議期間,中國與東盟簽署了《關於修訂<中國-東盟全面經濟合作框架協議>的第三議定書》和《關於在<中國-東盟全面經濟合作框架協議>下<貨物貿易協議>中納入技術性貿易壁壘和衛生與植物衛生措施章節的議定書》。其主要內容分別是明確中國-東盟自貿區聯合委員會的法律地位和職責範圍,以及雙方在技術性貿易壁壘和衛生與植物衛生措施方面的權利、義務和合作安排。上述議定書確定了中國與東盟國家之間的溝通協調機制,有助於確保自貿區各項協議的切實執行,及時磋商解決各方企業遇到的技術性貿易壁壘問題,從而為廣大工商界營造更加優惠便利的經營環境,促進各國經濟的共同發展。

 

2013年10月,中國國家總理李克強在第16次中國-東盟領導人會議上提出倡議,儘快啟動中國-東盟自貿區升級版,打造更全面、更高品質的自貿區協定。2014年8月,中國—東盟經貿部長會議正式宣佈啟動升級談判。經歷了一年零三個月和四輪談判之後,2015年11月22日,中國與東盟就自貿區升級協議達成一致,簽訂了《關於修訂<中國—東盟全面經濟合作框架協議>及項下部分協議的議定書》(以下簡稱《議定書》)。《議定書》涵蓋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投資、經濟技術合作等領域,秉承包容發展、靈活務實的合作理念,按照先易後難、漸進自由化的方式,在原有協議的基礎上進行補充和完善,實現了對協議內容的豐富和提升。

 

相關連結:中國-東盟自貿協定文本
  http://fta.mofcom.gov.cn/dongmeng/dongmeng_special.shtml

 

2.內地與香港、內地與澳門兩個CEPA協議

 

7

2015年11月29日,香港與內地簽署《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服務貿易新協議

 

8

2003年10月17日,《內地與澳門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在澳門正式簽署。

 

2003年,內地與香港特區及澳門特區政府分別簽署了《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和《內地與澳門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以擴大對港澳的開放。此後,又于2004年-2013年間分別簽署了十個《補充協議》,漸進式對港澳不斷擴大開放領域,逐步提升貿易和投資自由化和便利化程度。2006年,內地與港澳實現貨物貿易領域的零關稅。隨著2013年《補充協議》十的簽署和生效,內地對香港在服務貿易領域開放措施已達403項,對澳門服務貿易領域累計總開放措施已達到383項。

 

2014年12月18日,《內地與香港CEPA關於內地在廣東與香港基本實現服務貿易自由化的協議》和《內地與澳門CEPA關於內地在廣東與澳門基本實現服務貿易自由化的協議》(以下簡稱《廣東協議》)分別在香港、澳門簽署,于2015年3月1日起正式實施。《廣東協議》簽署後,內地在廣東率先與香港、澳門基本實現服務貿易自由化,同時為內地與香港、澳門基本實現服務貿易自由化先行先試積累經驗。

 

2015年11月27-28日,在《廣東協議》先行先試經驗的基礎上,《內地與香港CEPA服務貿易協議》及《內地與澳門CEPA服務貿易協議》(以下簡稱《協議》)相繼簽署。《協議》于2016年6月1日起正式實施。《協議》是首個內地全境以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方式全面開放服務貿易領域的自由貿易協議,標誌著內地全境與香港、澳門基本實現服務貿易自由化。隨著《協議》的實施,內地對香港開放服務部門達到153個,涉及世界貿易組織160個服務部門的95.6%,其中62個部門實現國民待遇,比《廣東協議》增加4個部門;使用負面清單的領域,限制性措施為120項,比《廣東協議》負面清單中132項限制性措施減少12項,且其中的28項限制性措施進一步放寬了準入條件;跨境服務、文化、電信等使用正面清單的領域,對香港和澳門新增開放措施分別為28和20項。

 

相關連結:內地與港澳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專題
  http://tga.mofcom.gov.cn/article/zt_cepanew/

 

3.中國-巴基斯坦自貿區

 

5

2006年11月18日,胡錦濤主席訪問巴基斯坦期間,兩國政府代表簽署《中國-巴基斯坦自由貿易協定》。

 

中國與巴基斯坦于2003年11月簽署優惠貿易安排,2005年4月簽署自貿協定早期收穫協議,2006年11月簽署自貿協定,2009年2月簽署自貿區服務貿易協定,同年10月10日,《服務貿易協定》生效實施。2010年,中巴自貿協定中的正常産品實現零關稅。2011年3月,中國-巴基斯坦自由貿易區第二階段降稅第一輪談判在伊斯蘭堡舉行,此次談判中,中巴雙方回顧了中巴自貿區第一階段降稅實施成果,確定了第二階段降稅談判大綱,並就降稅模式等問題交換了意見。目前,中巴自貿區第二階段談判談判領域已經拓展至服務貿易領域。2015年10月14—16日,中巴自貿區第二階段談判在北京舉行,雙方就第二階段貨物貿易降稅模式、服務貿易領域進一步擴大開放、巴調節稅、原産地直接運輸、海關數據交換合作等議題進行了磋商。

 

相關連結:中國-巴基斯坦自貿協定文本
  http://fta.mofcom.gov.cn/pakistan/pakistan_special.shtml

 

4.中國-智利自貿區

 

2004年11月,中國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與智利前總統拉戈斯共同宣佈啟動中智自貿區談判。2005年11月,在南韓釜山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期間,雙方簽署《中智自貿協定》。《中智自貿協定》納入了與貨物貿易有關的所有內容,包括市場準入、原産地規則、衛生與植物衛生措施、技術貿易壁壘、貿易救濟、爭端解決機制等,並且將經濟、中小企業、文化、教育、科技、環保、勞動和社會保障、智慧財産權、投資促進、礦産和工業領域的合作涵蓋在內,于2006年10月1日實施。2006年9月,雙方啟動中智自貿區服務貿易談判,歷時1年半,經過6輪談判,最終於2008年4月13日在海南三亞簽署《中智自貿協定關於服務貿易的補充協定》(即中智自貿區服務貿易協定),並於同年8月1日實施。根據該協定,中國的電腦、管理諮詢、房地産、採礦等23個部門和分部門,以及智利的法律、建築設計、工程、電腦等37個部門和分部門將在各自WTO承諾基礎上向對方進一步開放。與此同時,中智兩國積極推進投資協定的談判,于2012年9月9日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智利共和國政府自由貿易協定中關於投資的補充協定》,協定涵蓋了常規投資保護協定包括的主要內容和要素,包括投資和待遇的實體規定和有關爭端解決的程式性規定兩部分內容,標誌著中智自由貿易區協定文本談判的全面完成。

 

12

2012年9月9日,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在俄羅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和智利總統皮涅拉共同出席《中智自由貿易協定關於投資的補充協定》簽字儀式。

 

2015年5月25日,在中智自由貿易協定簽署的十年之際,中智共同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和智利共和國外交部關於中國—智利自由貿易協定升級的諒解備忘錄》,同意探討中智自貿協定升級的可能性,並決定啟動自貿協定升級聯合研究。

 

相關連結:中國-智利自貿協定文本
  http://fta.mofcom.gov.cn/chile/chile_special.shtml

 

5.中國-紐西蘭自貿區

 

6

2008年4月7日,在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和紐西蘭總理克拉克的見證下,商務部部長陳德銘與紐西蘭貿易部長菲爾·戈夫簽署《中國-紐西蘭自由貿易協定》。

 

2004年11月,中國與紐西蘭決定啟動自貿區談判。2004-2007年間,兩國舉行了15輪談判。2008年4月7日,中新兩國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紐西蘭政府自由貿易協定》。同年10月1日,《協定》正式生效實施。2010年11月,兩國完成了中國-紐西蘭自貿區的第一次聯合審議報告,報告對自貿區運作兩年來的實施情況進行了回顧,指出自貿區給兩國帶來了顯著的貿易和其他經濟收益,同時也指出下一步應該加強的工作。此後,在實施好中國-紐西蘭自貿區的同時,雙方將自貿區合作領域由傳統的貿易投資拓展至衛生與植物衛生領域。2011年11月,中新自貿協定衛生與植物衛生(SPS)聯合管理委員會第三次會議和技術工作組會議在紐西蘭惠靈頓召開,雙方聽取了技術工作組會議的報告,回顧了第二次聯合管理委員會會議各項決議的落實情況,強調了加強雙邊SPS領域合作、利用中新自貿協定SPS章節對促進雙邊貿易的重要性。2012年10月15-17日,中國-紐西蘭自貿協定副部級SPS聯合管理委員會第四次會議在北京召開,雙方就等效性和區域化等問題繼續進行了交流,更新了SPS聯繫點,簽署了《關於中國從紐西蘭輸入雛雞及種蛋檢疫和衛生要求議定書》。2015年3月24-25日,在中國-紐西蘭自貿區聯委會第六次會議期間,雙方就貨物貿易、服務貿易、自然人移動、原産地規則等領域的實施情況進行了審議,並同意啟動中新自貿區升級談判聯合評估機制。

 

相關連結:中國-紐西蘭自貿協定文本
  http://fta.mofcom.gov.cn/newzealand/newzealand_special.shtml

 

6.中國-新加坡自貿區

 

中國-新加坡自由貿易協定談判于2006年8月啟動,經過8輪磋商,雙方于2008年9月結束談判,于同年10月正式簽署自貿協定。2010年4月和2011年5月,雙方分別在新加坡和北京舉行了兩次中國-新加坡自貿協定審議會議,就擴大或修改協定達成共識。2011年7月,兩國簽署了《關於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新加坡共和國政府自由貿易協定〉的議定書》。《議定書》對中新自貿協定中的原産地規則做出了修訂,並將雙方各自在中國-東盟自貿協定《服務貿易協議》第二批具體承諾納入中新自貿協定,以進一步提高中新自貿區的自由化水準。隨著中新自貿區的不斷落實,在兩國的共同需求下,合作領域也在不斷延伸至金融領域。2012年7月6日,兩國簽署了在中國-新加坡自由貿易協定項下進一步開放銀行業的換文。根據換文,新方將儘快給予兩家中資銀行特許全面銀行業務牌照(QFB);中方將在可行條件下儘快選擇其中一家作為新加坡人民幣業務清算行,並加速審理新加坡大華銀行(中國)有限公司、星展銀行(中國)有限公司和華僑銀行(中國)有限公司各自提出的在華設立分支行的申請。

 

2015年11月6日至7日,習近平主席對新加坡進行國事訪問期間,中國商務部高虎城部長和新加坡貿工部林勳強部長共同簽署了《關於同意啟動中國-新加坡自貿協定升級談判的換函》,雙方正式啟動中新自貿協定升級談判。中新自貿協定升級談判重點將放在進一步提高雙邊貿易便利化水準、加快服務業開放、促進雙向投資、探索並挖掘新的合作領域等領域,以推動兩國經貿關係邁向更高的水準,並商訂力爭在2016年內結束談判。

 

相關連結:中國-新加坡自貿協定文本
  http://fta.mofcom.gov.cn/singapore/singapore_special.shtml

 

7.《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

 

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會長陳雲林與台灣海峽交流基金會董事長江丙坤于2010年6月29日在重慶簽署了《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

 

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的正式談判始於2010年1月,經過兩岸有關方面3次正式磋商和多次業務溝通,同年6月,大陸海協會會長陳雲林與台灣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在重慶正式簽訂了《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ECFA)。ECFA包括序言、5章16條及5個附件,其最大的特色就是著眼于兩岸經濟發展的需要,結合兩岸産業互補現實,達成了一個規模大、覆蓋面廣的涵蓋貨物貿易和服務貿易領域的早期收穫計劃。2011年1月1日,ECFA的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早期收穫計劃全面實施。同時正式成立的兩岸經濟合作委員會于2011年2月、11月分別召開了兩次例會,就ECFA後續單項協議的商談進展、貨物和服務貿易早期收穫計劃的實施等事項進行了磋商。2012年4月和12月舉行的第三次和第四次例會上,雙方回顧了ECFA貨物及服務貿易早期收穫計劃執行情況,總結了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投資、爭端解決、産業合作、海關合作6個小組的工作進展,並就未來工作規劃交換意見。

 

2012年8月9日,《海峽兩岸投資保護和促進協議》和《海峽兩岸海關合作協議》在台北完成簽署。2013年1月31日,海協會與台灣海基會互以書面通知對方,表示《海峽兩岸投資保護和促進協議》已各自完成相關程式,將於2月1日正式生效。

 

2013年6月,兩岸簽署《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協議規定了兩岸服務貿易的基本原則、雙方的權利義務,未來合作發展方向及相關工作機制等內容。協議明確了兩岸服務市場開放清單,在早期收穫基礎上更大範圍地降低市場準入門檻,為兩岸服務業合作提供更多優惠和便利的市場開放措施。其中,大陸對臺開放共80條,台灣對大陸開放共64條,雙方市場開放涉及商業、通訊、建築、分銷、環境、健康和社會、旅遊、娛樂文化和體育、運輸、金融等行業。

 

8.中國-秘魯自貿區

 

4

2009年4月28日,商務部副部長易小準與秘魯外貿旅遊部部長梅塞德斯·阿勞斯分別代表兩國政府在人民大會堂簽署了《中國-秘魯自由貿易協定》。

 

2007年9月,在雪梨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期間,胡錦濤主席與秘魯加西亞總統共同宣佈啟動中秘自貿區談判。2008年11月,經過八輪談判和一次工作組會議,兩國領導人宣佈中國-秘魯自貿協定談判成功結束。2009年4月,雙方在北京正式簽署自貿協定。2010年3月1日,中國-秘魯自貿協定正式實施。目前,雙方正按協定要求,穩步推進貨物貿易領域的降稅安排,到2020年,兩國將分別實現97%和98%的貿易商品的零關稅。

 

相關連結:中國-秘魯自貿協定文本
  http://fta.mofcom.gov.cn/bilu/bilu_special.shtml

 

9.中國-哥斯大黎加自貿區

 

3

2010年4月8日,商務部部長陳德銘與哥斯大黎加外貿部長魯伊斯在北京分別代表兩國政府簽署了《中國-哥斯大黎加自由貿易協定》。

 

中國-哥斯大黎加自貿協定談判正式啟動於2009年1月,在13個月內共進行了六輪談判,最終達成一致。完成了各自的國內審批程式後,2010年4月,中哥兩國在北京簽署了自貿協定。該協定涵蓋領域廣泛,開放水準高,是我國與中美洲國家簽署的第一個涵蓋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智慧財産權、貿易救濟等領域的所有自貿協定。2011年8月1日,中-哥自貿協定正式生效。目前,雙方正按協定要求,穩步推進貨物貿易領域的降稅安排,到2026年,兩國將分別實現96.7%和91%的貿易商品的零關稅。

 

相關連結:中國-哥斯大黎加自貿協定文本
  http://fta.mofcom.gov.cn/gesidalijia/gesidalijia_special.shtml

 

10.中國-冰島自貿區

 

1366034201659_1366034201659_r

2013年4月15日,在中國總理李克強和冰島總理西于爾扎多蒂共同見證下,中國商務部部長高虎城與冰島外交外貿部長奧敘爾·斯卡費丁松代表各自政府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冰島政府自由貿易協定》。該協定是我國與歐洲國家簽署的第一個自由貿易協定,涵蓋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投資等諸多領域。

 

2006年12月4日,中國商務部與冰島外交部簽署了《關於啟動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冰島共和國自由貿易協定談判的議定書》,正式啟動了自貿區談判。2007年-2008年期間,兩國進行了四輪談判,就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投資、經濟合作及協議文本等問題進行了深入磋商。2009年,因冰島提出加入歐盟申請,雙方談判中止。2012年4月,中冰兩國領導人商定重啟中冰自貿區談判。經過兩輪談判,2013年4月15日,中國商務部部長高虎城與冰島外交外貿部長奧敘爾斯卡費丁松代表各自政府在北京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冰島政府自由貿易協定》。該協定是中國與歐洲國家簽署的第一個自由貿易協定,涵蓋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投資等諸多領域。根據自貿協定規定,冰島自協定生效之日起,對從中國進口的所有工業品和水産品實施零關稅,這些産品佔中國向冰島出口總額的99.77%;與此同時,中國對從冰島進口的7830個稅號産品實施零關稅,這些産品佔中方自冰進口總額的81.56%,其中包括冰島盛産的水産品。中冰自貿區建成後,雙方最終實現零關稅的産品,按稅目數衡量均接近96%,按貿易量衡量均接近100%。此外,雙方還就服務貿易做出了高於WTO的承諾,並對投資、自然人移動、衛生與植物衛生措施、技術性貿易壁壘、原産地規則、海關程式、競爭政策、智慧財産權等問題做出了具體規定。2014年1月,冰島議會通過決議授權冰島政府批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冰島政府自由貿易協定》。2014年7月1日,中冰自由貿易協定正式生效。

 

相關連結:中國-冰島自貿協定文本
  http://fta.mofcom.gov.cn/iceland/iceland_special.shtml

 

11.中國-瑞士自貿區

 

9

《中國-瑞士自由貿易協定》于2014年7月1日正式生效,中國商務部部長特別代表、中國常駐世界貿易組織代表俞建華(左)和瑞士聯邦委員兼經濟部長約翰·施奈德-阿曼出席新聞發佈會。

 

2011年1月,商務部部長陳德銘與瑞士經濟部長施奈德-阿曼共同宣佈啟動雙邊自貿區談判。雙方隨後於2011年舉行了兩輪談判,確定了談判大綱,設立了談判工作機制。2012年雙方舉行了三輪談判,就自貿區貨物貿易降稅模式、服務貿易、原産地規則、海關合作和貿易便利化、衛生與植物衛生措施、技術性貿易壁壘、法律和機構條款、智慧財産權、競爭政策、貿易救濟、爭端解決和經濟技術合作等有關內容充分交換了意見,並達成一系列共識,談判取得了較大進展。2013年5月24日,中國商務部長高虎城與瑞士聯邦委員兼經濟部長施耐德-阿曼在瑞士伯爾尼簽署《關於結束中國-瑞士自由貿易協定談判的諒解備忘錄》。同年7月6日,中國商務部部長高虎城和瑞士聯邦委員兼經濟部長施耐德-阿曼在北京簽署了《中國-瑞士自由貿易協定》,這是中國與歐洲大陸國家簽署的第一個所有自貿協定,是一個高品質、內涵豐富、互利共贏的協定。根據《協定》,瑞方將對中方99.7%的出口立即實施零關稅,中方將對瑞方84.2%的出口最終實施零關稅。如果加上部分降稅的産品,瑞士參與降稅的産品比例是99.99%,中方是96.5%。工業品方面,瑞方對中國降稅較大的産品有紡織品、服裝、鞋帽、汽車零部件和金屬製品等。這些都是中國的主要出口利益産品,瑞方均承諾自協定生效之日起立即實施零關稅。在農産品方面,除了一般農産品外,瑞方還對中方有出口利益的23項加工農産品在取消工業成分關稅的同時,將農業成分的關稅削減40%。上述23項加工農産品涵蓋了幾乎中國對瑞有出口利益的所有加工農産品,包括口香糖、甜食、糕點、意粉等,平均降稅幅度高達71%,使中國農産品在瑞士市場獲得優於其他國家的準入條件。2014年3月,瑞士聯邦議會聯邦院通過《中瑞自由貿易協定》。2014年7月1日,中瑞自由貿易協定正式生效。

 

相關連結:中國-瑞士自貿協定文本
  http://fta.mofcom.gov.cn/ruishi/ruishi_special.shtml

 

12.中國-南韓自貿區

 

1

中國商務部部長高虎城和南韓産業通商資源部長官尹相直2015年6月1日在南韓首爾分別代表兩國政府正式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大韓民國政府自由貿易協定》。

 

中韓自貿區官産學聯合研究于2007年3月啟動。2007-2008年期間,雙方召開了5次聯合研究會議,就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投資等問題進行了全面深入的研究。2008年6月在北京舉行的第五次會議上,雙方還就聯合研究報告中的農林漁業、韓棄用兩項“特保條款”和總體結論建議等議題進行了協商和討論。2010年5月,正在南韓訪問的溫家寶總理與南韓總統李明博宣佈結束中韓自貿區官産學聯合研究,並由雙方經貿部長簽署諒解備忘錄。雙方商定,下一步將就各自關心的問題進一步交換意見,為早日啟動談判創造條件。

 

2012年5月2日,中國商務部部長和南韓外交通商部部長樸在北京發表《部長聯合聲明》,宣佈正式啟動中韓自由貿易協定談判。兩國部長認為,建設中韓自貿區,可以進一步加強和拓展兩國經貿合作,也有利於深化中韓戰略合作夥伴關係。隨後,中韓兩國于2012年5月-2013年9月先後舉行了中韓自由貿易協定第一輪至第七輪談判。在2013年9月3-5日在山東省濰坊市舉行的中韓自貿區第七輪談判中,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俞建華和南韓通商産業資源部部長助理禹泰熙共同出席並主持。此輪談判雙方最終就協定範圍涉及的各領域模式文件達成一致。至此,雙方完成了中韓自貿區模式階段談判,下一步進入出要價談判階段。2013年11月-2014年11月,通過第八至第十四輪談判,中韓雙方就談判文本達成一致。2014年11月10日,中韓兩國簽署《結束中韓自貿區實質性談判的會議紀要》。2015年6月1日,兩國正式簽署《中韓自由貿易協定》。2015年12月20日,中韓自貿協定正式生效。

 

總體上看,中韓自貿協定是一個高水準、寬領域的自由貿易協定。從總體開放水準看,中韓雙方絕大多數産品和貿易將實現零關稅。經過最長20年過渡期後,中國91%的産品將對南韓實現零關稅,這些産品覆蓋2012年中國自南韓進口總額的85%;如再加上部分降稅産品,中方參與降稅的産品將達到92%,覆蓋中國自南韓進口總額的91%。同時,南韓92%的産品將對中國實現零關稅,這些産品覆蓋2012年南韓自中國進口總額的91%;如再加上部分降稅和關稅配額等産品,韓方參與降稅的産品將達到93%,覆蓋南韓自中國進口總額的95%。從涵蓋領域來看,中韓自貿協定不僅包含了傳統的貨物、服務和投資等領域,還涉及到競爭政策、智慧財産權、環境、透明度、電子商務、經濟合作等規則領域。

 

相關連結:中國-南韓自貿協定文本
  http://fta.mofcom.gov.cn/korea/korea_special.shtml

 

13.中國-澳大利亞自貿區

 

2

2015年6月17日上午,中國商務部部長高虎城與澳大利亞貿易與投資部長安德魯羅布在澳大利亞堪培拉國家美術館分別代表兩國政府正式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澳大利亞政府自由貿易協定》。

 

2003年10月,中澳兩國簽署《中國和澳大利亞貿易與經濟框架》,決定開展自貿區可行性聯合研究。2005年3月,聯合研究完成,認為中澳自貿區可行,總體上將給兩國帶來實際利益。同年4月,中國商務部與澳大利亞外交貿易部簽署了《關於承認中國完全市場經濟地位和啟動中華人民共和國與澳大利亞自由貿易協定談判的諒解備忘錄》,正式啟動了自貿區談判。

 

2005-2008年,兩國啟動了13輪談判,就FTA框架內容、貨物貿易市場準入、專業服務、金融和教育服務、智慧財産權、投資等問題進行了深入磋商。此後,談判陷入停滯,直至2010年才恢復談判。2010年2月,中澳自貿區第14輪談判在澳大利亞首都堪培拉舉行,雙方就農産品市場準入、原産地規則、服務貿易、投資等議題進行了深入討論,交換了意見。雙方同意,將儘快商定下一輪談判的有關安排。2011年,中、澳于6月、7月、11月分別舉行了三次談判,並於2012年3月在堪培拉舉行了第18輪談判,雙方代表分為農業、非農産品、服務和綜合議題四個小組,針對相關議題展開深入談判。雙方在貨物貿易、SPS議題、海關程式、原産地規則和技術性貿易壁壘等章節有較大進展,一些章節接近完成談判,同時就服務和投資章的一些內容達成共識。2013年6月,第十九輪談判在北京舉行,雙方進行了深度磋商和討論,維持了談判勢頭,為下一步取得實質性突破奠定了良好基礎。2014年期間,經過第二十輪和二十一輪的攻堅談判,雙方就協定文本達成一致,並於11月17日簽署了《關於實質性結束中澳自貿協定談判的意向聲明》。2015年6月17日,兩國正式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澳大利亞政府自由貿易協定》,同年12月20日,中澳自貿協定正式生效。

 

中澳自貿協定在貨物領域達到了很高的自由化水準,在服務貿易、投資等領域也達成了高水準的談判成果。從關稅稅目來看,中國96.8%的稅目將實現自由化,其中5年內完成降稅的稅目比例為95%,剩餘産品降稅過渡期最長不超過15年。澳大利亞所有産品均對中國完全降稅,自由化水準達到100%,其中91.6%的稅目關稅在協定生效時即降為零,6.9%的稅目在協定生效第3年降為零,最後1.5%的稅目關稅在協定生效第5年降為零。從貿易額角度看,中國實現自由化的産品自澳大利亞進口額佔自澳進口總額的97%,其中協定生效時關稅即降為零的産品進口額佔比為85.4%,5年內關稅降為零的産品進口額佔比為92.8%。澳大利亞協定生效時關稅即降為零的産品進口額佔自中國進口總額也是85.4%,3年內關稅降為零的産品進口額佔比為98.4%,5年內所有産品關稅均將降為零。在服務貿易領域,澳方同意對中方以負面清單方式開放服務部門,成為世界上首個對我國以負面清單方式作出服務貿易承諾的國家。在中澳自貿協定框架下,中澳雙方簽訂了《投資便利化安排諒解備忘錄》,旨在對中國赴澳投資企業的相關人員給予一定的簽證便利化安排,同時也同意將按照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的模式與澳方進行談判,進一步提升投資自由化和便利化水準;納入投資者-東道國爭端解決機制,為中澳雙方投資者提供充分的權利保障和救濟途徑。

 

相關連結:中國-澳大利亞自貿協定文本
  http://fta.mofcom.gov.cn/Australia/australia_special.shtml

 

(袁波 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