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中國與自由貿易夥伴成員的貿易

 

自2002年以來,我國與自由貿易夥伴的貨物貿易佔比不斷增加,關稅水準不斷降低,雙向投資佔比也穩步上升,自由貿易區建設成就斐然。未來,我國需要進一步加快自由貿易區建設步伐,優化自由貿易區空間佈局,提高自由貿易區的層次和水準。

 

自2002年,我國與東盟簽訂第一個自由貿易協定以來,隨著自貿夥伴的不斷增多,我國與自貿夥伴貿易額佔我進出口總額的比重不斷增加,關稅整體水準也隨之不斷降低。

 

1.中國與自貿夥伴成員的貨物貿易

 
(1)中國與自貿夥伴貿易總額所佔比重逐年上升
 

2002年11月4日,我國與東盟簽署《中國-東盟全面經濟合作框架協議》,協議與2003年7月開始生效。繼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協定之後,2003年,我與香港和澳門簽訂了內地與港澳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2005年,我與巴基斯坦簽訂了自由貿易協定;2006年,我與智利簽訂了自由貿易協定;2008年,我與紐西蘭和新加坡分別簽訂了自由貿易協定;2009年,我與秘魯簽訂了自由貿易協定;2010年,我與哥斯大黎加簽訂了自由貿易協定,與台灣簽訂了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2013年,我與冰島、瑞士分別簽訂了自由貿易協定;2015年,我與南韓和澳大利亞分別簽訂了自由貿易協定。隨著我國自由貿易夥伴成員的增多,我與自由貿易夥伴成員之間的貨物貿易額也呈現出快速增加的趨勢,貿易額佔比逐年穩步大幅上升。2003年,我國與自由貿易夥伴成員的貨物貿易額為782.55億美元,佔當年我對外貿易總額的比重為9.20%。到2015年,我與自由貿易夥伴的貨物貿易總額達到13341.72億美元,是2002年的17.05倍。2003-2015年,我與自由貿易夥伴貨物貿易總額的年均增長率達到26.66%,比同期我對外貿易的年均增長率高出12.98個百分點。從佔比情況來看,我與自由貿易夥伴的貨物貿易額佔我對外貿易總額的比重從2003年的9.20%增加到2015年的33.66%。12年間佔比大幅增加了24.47個百分點,增幅和增速都較為可觀。

 

zmq1圖1 中國與自貿夥伴的進出口總額及其佔比情況

 

數據來源:根據UN COMTRADE數據庫計算,每年的自由貿易夥伴數量根據相應自貿協定的生效時間有所不同。例如,2015年的自貿夥伴包括全部14個自由貿易夥伴,而2014年則包括12個自由貿易夥伴,2013年包括10個自由貿易夥伴。UN COMTRADE不提供中國與我國台灣地區的雙邊貨物貿易額,故此圖中自貿夥伴貿易額不包含中國與我國台灣地區的貨物貿易額,下同。

 

分自貿夥伴看,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貨物貿易規模最大,佔比最高。2015年,我與東盟國家的貨物貿易額為4652.96億美元,佔我對外貿易總額的11.99,佔我與所有自貿夥伴貨物貿易總額的31.58%。其次是香港,2015年我與香港的貿易規模為3408.90億美元,佔我對外貿易和與自貿夥伴貿易的比重分別為8.78%和23.14%。再其次為南韓,2015年我與南韓的貿易規模為2757.17億美元,佔我對外貿易和與自貿夥伴貿易的比重分別為7.10%和18.71%。

 

123321123321

 

(2)中國與自貿夥伴的進出口額所佔比重逐年上升

 

從出口額來看,2003年,我對自貿夥伴貨物貿易的出口額為309.27億美元,佔我對外貿易出口總額的7.06%。到2015年,我對自貿夥伴的出口則增加到8053.80億美元,佔比增加到35.29%。2003-2015年,我對自貿夥伴貨物貿易出口額的年均增長率為31.21%,比我對外貿易出口總額的年均增長率高出16.47個百分點。

 

zmq3圖2 中國對自貿夥伴的出口額及其佔比情況

 

從進口額來看,2003年,我從自貿夥伴的貨物貿易進口額為473.28億美元,佔我對外貿易進口總額的11.47%。到2015年,我從自貿夥伴的貨物進口額增加到5287.92億美元,佔比增加到31.44%。2003-2015年,我從自貿夥伴貨物貿易進口額的年均增長率為22.28%,比我對外貿易出口總額的年均增長率高出9.86個百分點。

 

zmq4圖3 中國從自貿夥伴的進口額及其佔比情況

 

(3)中國與自貿夥伴的貿易順差波動明顯
 

從貿易順差額來看,由於從2003年開始,幾乎每年我都會與相應國家新簽自由貿易協定。由此導致我與自由貿易夥伴的貿易差額較不穩定。2003年,我與自貿夥伴的貨物貿易是逆差,逆差額為164.01億美元。從2004年開始,我與自貿夥伴的貨物貿易變成順差,當年的順差額為704.06億美元,是我對外貿易順差總額的2.19倍。到2015年,我與自貿夥伴的貨物順差額為2765.89億美元,佔我對外貿易順差總額的比重為46.08%。

 

zmq5圖4 中國與自貿夥伴的貿易順差及其佔比情況

 

(4)中國與自貿夥伴農産品貿易所佔比重逐年上升

 

從我與自貿夥伴的農産品貿易來看,出口方面,2003年,我對自貿夥伴的農産品出口額為21.73億美元,佔我農産品出口總額的13.61%。到2015年,我對自貿夥伴農産品的出口額增加到235.40億美元,佔我農産品出口總額的比重增加到46.59%,佔比增加的趨勢十分明顯。

 

zmq6圖5 中國對自貿夥伴的農産品出口額及其佔比情況

 

進口方面,2003年,我從自貿夥伴的農産品進口額為27.21億美元,佔我農産品進口總額的16.29%。到2015年,我從自貿夥伴的農産品進口額增加到313.03億美元,佔我農産品進口總額的比重上升到28.81%,佔比增加趨勢同樣十分明顯。

 

zmq7圖6 中國從自貿夥伴的農産品進口額及其佔比情況

 

(5)中國與自貿夥伴工業製成品貿易所佔比重逐年上升

 

從我與自貿夥伴的工業製成品貿易來看,出口方面,2003年,我對自貿夥伴的工業製成品出口額為287.03億美元,佔我工業製成品出口總額的6.81%。到2015年,我對自貿夥伴的工業製成品出口額增加到7799.33億美元,佔我工業製成品出口總額的比重增加到34.99%。佔比12年間大幅增加了28.18個百分點。

 

zmq8圖7 中國對自貿夥伴的工業製成品出口額及其佔比情況

 

進口方面,2003年,我從自貿夥伴的工業製成品進口額為445.67億美元,佔我工業製成品進口總額的11.29%。到2015年,我從自貿夥伴的工業製成品進口額增加到4488.36億美元,佔我工業製成品進口總額的比重增加到30.07%。佔比12年間大幅增加了18.78個百分點。

 

zmq9圖8 中國從自貿夥伴的工業製成品進口額及其佔比情況

 

2.中國與自由貿易夥伴互降了關稅

 

隨著我國自由貿易區建設的不斷深入,我貨物貿易的關稅水準不斷降低。我與自由貿易夥伴的關稅水準明顯低於中國對外貿易的整體水準。

 

(1)中國從自貿夥伴實際進口産品零關稅稅目逐步增多

 

從2002年開始,我國從自貿夥伴實際進口産品零關稅稅目逐步增多。2002年,我從自貿夥伴進口産品零關稅稅目佔比為5.56%。此後,隨著我自貿夥伴數量的不斷增多,我從自貿夥伴進口産品零關稅稅目佔比也快速增加。截至2015年,我從自貿夥伴進口産品零關稅稅目佔比已經增加到60.84%,較2002年大幅提高了55.28個百分點。同期,我對外貿易進口産品零關稅稅目佔比從2002年的6.08%增加到2015年的26.16%,增加了20.08個百分點。

 

zmq10圖9 中國從自貿夥伴及世界進口産品零關稅稅目佔比(%)

 

數據來源:根據UNCTAD TRAINS數據庫數據計算,為全面衡量我與自由貿易夥伴的降稅情況,2000-2015年關稅數據均包含我全部14個自由貿易夥伴成員,下同。

 

分14個自由貿易夥伴來看,2015年,我從東盟成員進口産品零關稅稅目佔比最高,達到96.16%。智利、哥斯大黎加、紐西蘭、新加坡和冰島零稅目佔比均在90%以上,分別為97.93%、97.29%、96.08%、96.05%和93.39%。南韓和澳大利亞零稅目佔比較低,分別為8.35%和10.77%。

 

zmq11

 

(2)中國從自貿夥伴實際進口産品稅率進一步下降

 

無論從簡單平均稅率[指某一年從某一國家(或地區)實際進口的所有産品6位HS碼稅率的簡單平均。6位HS碼稅率是稅目稅率的簡單平均,即一個國家的稅目如果是用8位(10位或更多)HS碼表示,那麼6位HS碼稅率是8位(10位或更多)HS碼稅率的簡單平均。]還是從加權平均稅率[某一年從某一國家進口産品所徵收的關稅與進口總額的比值,相比稅目簡單平均稅率和簡單平均稅率,該指標更能反應一國實際進口産品的真實關稅水準。]來看,我國從自貿夥伴實際進口的産品稅率都呈明顯的下降趨勢。我從自貿夥伴實際進口的産品稅率也明顯低於我外貿實際進口的産品稅率。2002年,我從自貿夥伴成員進口和外貿實際進口産品的簡單平均稅率分別為12.17和11.81,此後二者的數值逐年下降,到2015年,二者的數值分別下降到4.01和7.55,分別下降了8.16和4.26,下降幅度較大。我從自貿夥伴成員實際進口産品簡單平均稅率下降趨勢明顯,且下降幅度遠遠高於我外貿實際進口的簡單平均稅率下降幅度。從加權平均稅率來看,2002年,我從自貿夥伴實際進口和我外貿實際進口産品的加權平均稅率分別為7.38和7.56,此後二者的數值逐年下降,到2015年,二者的數值分別下降到1.86和3.41,分別下降了5.52和4.15。我從自貿夥伴實際進口産品加權平均稅率下降趨勢更為明顯,下降幅度也遠遠高於我從世界進口的平均水準。

 

zmq12圖10 中國從自貿夥伴及世界進口關稅平均水準對比

 

數據來源:根據UNCTAD TRAINS數據庫數據計算。

 

分14個自由貿易夥伴來看,2015年,我從智利進口産品的加權平均稅率最低,僅為0.04。我從哥斯大黎加、秘魯、新加坡和東盟進口加權平均稅率均小于1,其分別為0.11、0.23、0.34和0.86。我從巴基斯坦和瑞士進口的加權平均稅率較高,分別為5.22和5.03。

 

zmq13

 

(3)中國從自貿夥伴實際進口産品稅率分佈進一步優化

 

我從自貿夥伴實際進口産品稅率分佈進一步優化,且明顯優於自世界進口的平均水準。2002年,我從自貿夥伴進口産品關稅為0-5%的稅目佔比僅為16.37%,此後,這一佔比呈現出明的上升趨勢,到2015年,這一佔比已經增加到69.17%,較2002年大幅增加了52.80個百分點。同期,我外貿進口産品關稅為0-5%的稅目佔比僅從2002年的17.74%增加到2015年的38.42%,增長了20.68個百分點。

 

zmq14圖11 中國從自貿夥伴進口産品關稅稅率分佈(%)

 

數據來源:根據UNCTAD TRAINS數據庫數據計算。

 

zmq15圖12 中國自世界進口産品關稅稅率分佈(%)

 

數據來源:根據UNCTAD TRAINS數據庫數據計算。

 

(4)中國從自貿夥伴實際進口産品關稅高峰大幅減少

 

自2002年以來,我從自貿夥伴實際進口産品關稅高峰進一步減少,且明顯少於外貿進口平均水準。2002年,我從自貿夥伴實際進口産品的國際關稅高峰[ 國際關稅高峰:稅率大於15%。]佔稅目總數的比例為30.52%,此後這一數值呈現出下降的趨勢,到2015年,這一數值下降到12.66%,較2002年下降了17.86個百分點。我從自貿夥伴實際進口産品的國內關稅高峰[ 國內關稅高峰:稅率是國內平均關稅的3倍以上。]佔稅目總數的比例有所增加,從2002年的0.90增加到了2015年的1.15%,增長了0.25個百分點。

 

zmq16圖13 中國從自貿夥伴及世界進口産品關稅高峰(%)

 

數據來源:根據UNCTAD TRAINS數據庫數據計算。

 

(5)中國從自貿夥伴零關稅進口額所佔的比重逐年上升

 

從我國從自貿夥伴及對外貿易零關稅進口額所佔的比重來看,我從自貿夥伴成員零關稅進口額所佔的比重逐年增加,且遠遠大於外貿進口零關稅的總體水準。2002-2015年,我國從自貿夥伴零關稅進口額佔我對外貿易零關稅進口的比重分別從2002年的27.97%和25.20%增加到2015年的69.88%和52.47%,分別增長了41.91個和27.27個百分點。我從自貿夥伴零關稅進口額所佔的比重明顯高於我外貿零關稅進口額佔進口總額的比重。

 

zmq17圖14 中國從自貿夥伴及世界零關稅進口額所佔比重:2005-2011

 

數據來源:根據UNCTAD TRAINS數據庫數據計算。

 

分14個自由貿易夥伴來看,2015年,我從智利零關稅進口額所佔的比重最高,高達99.44%。另外,我從哥斯大黎加、東盟和澳門零關稅進口額所佔比重均在90%以上,分別為92.28%、91.27%和90.69%。我從瑞士、巴基斯坦、冰島和南韓零關稅進口額所佔的比重均在50%以下,分別為20.94%、29.88%、32.71%和43.24%。

zmq18

 

(梁明 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