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2002-2011:對外直接投資快速發展

 

進入21世紀,在“走出去”戰略和中國加入WTO的大力推動下,我國對外直接投資飛速發展,一大批有比較優勢的各種所有制企業積極對外投資,帶動商品和勞務出口,形成了一批有實力的跨國企業和著名品牌。我國對外投資躍上了一個歷史新高度,進入了一個全新的發展階段。

 

(一)加快實施“走出去”戰略

 

2001年11月我國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0),為我國企業積極開展對外直接投資創造了廣泛的外部發展空間。2002年11月,黨的十六大報告提出,“實施‘走出去’戰略是對外開放新階段的重大舉措,鼓勵和支援有比較優勢的各種所有制企業對外投資”。再次明確提出“堅持‘引進來’和‘走出去’相結合,全面提高對外開放水準。適應經濟全球化趨勢和加入世貿組織的新形勢,在更大範圍和更高層次上參與國際經濟技術合作和競爭,充分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優化資源配置,拓寬發展空間,以開放促改革促發展”。此後,國家發改委、商務部、財政部、外匯管理局等逐步啟動了政策調整的步伐,開始了實質性的政策支援。

 

2003年10月,黨的第十六屆三中全會通過的《關於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指出:“繼續實施‘走出去’戰略,完善對外投資服務體系,賦予企業更大的境外經營管理自主權,健全對境外投資企業的監管機制,促進我國跨國公司的發展。‘走出去’戰略是建成完善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和更具活力、更加開放的經濟體系的戰略部署,是適應統籌國內發展和對外開放的要求的,有助於進一步解放和發展生産力,為經濟發展和社會全面進步注入強大動力”。

 

胡錦濤主席對 “走出去”戰略的實施有一系列的指示,“要積極鼓勵和支援有條件的企業‘走出去’,更多更好地利用國外資源和國際市場,要進一步完善相關政策法規,加強對境外投資的統籌協調,改善服務和監管,務求實效”。“要積極穩妥地實施‘走出去’戰略,在取得實效上下功夫。這既是新形勢下充分利用兩個市場、兩種資源的重要途徑,也是擴大國際經濟技術合作、提高企業競爭力的重大舉措。”

 

2005年,溫家寶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進一步實施‘走出去’戰略。鼓勵有條件的企業對外投資和跨國經營,加大信貸、保險外匯等支援力度,加強對‘走出去’企業的引導和協調。建立健全境外國有資産監管制度”。

 

2006年10月,國務院常務會議審議通過《國務院關於鼓勵和規範企業對外投資合作的意見》。2007年,黨的十七大報告明確指出:“堅持對外開放的基本國策,把‘引進來’和‘走出去’更好地結合起來,擴大開放領域,優化開放結構,提高開放品質,完善內外聯動,互利共贏、安全高效的開放型經濟體系,形成經濟全球化條件下參與國際經濟合作和競爭的新優勢”。這些文件預示著我國“走出去”“引進來”的雙向開放向縱深發展。這一時期,在“走出去”戰略大力實施的推動下,我國對外開放進入了一個新高度,我國企業進行對外直接投資的進程駛入了高速發展的快車道。

 

zgtzmqh

1993年3月,中國石油中標泰國邦亞區塊項目,同年10月與秘魯國家石油公司簽署塔拉拉油田7區作業服務合同,由此拉開了我國石油進軍海外市場的帷幕。截至2015年底,中石油海外業務已遍佈38個國家,當年海外油氣權益當量産量達到7204萬噸, 2016年,中石油實現海外油氣權益産量當量再創新高,達到7601萬噸,同比增長5.5%。圖為中石油海外部分投資列表

 

(二)對外直接投資管理政策的改革創新

 

1、對外直接投資審批制度逐步放權

 

為了促進我國企業積極參與境外投資,我國商務部、財政部、中國人民銀行、國家外匯管理局等多部門制定頒布了一系列的相關法規,在稅收、外匯、金融、保險、出入境等方面出臺了多項優惠措施,改革投資審批工作,減少審批程式,拓展投資渠道,幫助企業降低投資風險,積極引導企業通過不同方式“走出去”。

 

2003年,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改組為商務部,牽頭組織對外直接投資統計、境外中商企業商會工作、對外投資綜合績效評價和境外投資聯合年檢。同年,商務部發佈《關於做好境外投資審批試點工作有關問題的通知》,並在北京等十二個省市進行了下放境外投資審批許可權、簡化審批手續的改革試點,地方外經貿部門的審批許可權由100萬美元提高到300萬美元。

 

2004年7月,國務院頒布了對外投資管理體系發展過程中里程碑式的文件——《關於投資體制改革的決定》,改革項目審批制度,規定企業在投資活動中享有主體地位,自行行使投資決策權,如果企業的項目不使用政府投資建設,則一律不再實行審批制,根據實際情況實行核準制和備案制。同時規定發改委負責核準境外投資項目,商務部核準境外開辦企業。這一年,我國對外投資項目也從審批制向核準(備案制)發生根本性轉變:對於中方投資3000萬美元及以上資源開發類境外投資項目和中方投資用匯額1000萬美元及以上的非資源類境外投資項目,由國家發改委核準;除上述項目之外的其他境外投資項目,屬於中央管理企業投資的項目報國家發改委、商務部備案,而其他企業投資的項目由地方政府按照有關法規辦理核準。另外,國內企業對外投資開辦企業(金融企業除外)由商務部核準。

 

2004年8月,商務部和國務院港澳辦聯合發佈了《關於內地企業赴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投資開辦企業核準事項的規定》。同年9月,商務部發佈《關於境外投資開辦企業核準事項的規定》。為配合該《規定》,商務部于2005年又發佈了《境外投資開辦企業核準工作細則》,並啟用了中國企業境外投資批准證書。上述管理政策為有比較優勢的各種所有制企業進一步明確、簡化境外投資程式提供了政策依據,有效促進了中國企業的對外投資活動。

 

2008年6月,商務部、外交部、國資委共同發佈相關管理辦法,進一步規範了我國企業對外投資合作行為。2009年,商務部修訂發佈了《境外投資管理辦法》,進一步規定了核準許可權。商務部負責核準中方投資額在1億美元以上的企業,地方商務主管部門負責核準1000萬美元~1億美元地方企業。其餘企業,只需按要求填寫商務部的“境外投資管理系統”申請表進行核準。對予以核準的企業,頒發《企業境外投資證書》。新的管理政策進一步放寬了對外投資的核準制度。

 

2、對外直接投資的監管力度逐步加大

 

政府在放鬆對境外直接投資審核的同時,加大了對投資後的監管力度,更加注重後續的監管和服務。相關部委加強了對外投資外匯管理資訊化建設,創建數據統計與檢測資訊平臺,提升監管手段和監管效率。

 

2002年10月,外經貿部聯合其他管理部門先後頒布了《對外直接投資統計制度》、《成立境外中資企業商會(協會)的暫行規定》、《境外投資聯合年檢暫行辦法》和《境外投資綜合績效評價辦法(試行)》,從規範性和投資業績兩方面制定了考核境外企業的具體細則。

 

2010年8月,商務部會同其他部門印發了《境外中資企業機構和人員安全管理規定》,明確了各相關主管部門和駐外使領館在對外投資企業境外安全管理方面的職責分工和境外安全突發事件的應急處置程式,還將安全防範和突發事件處置工作作為企業考核的內容。2011年3月,商務部又會同有關部門發佈了《境外中資企業(機構)員工管理指引》,要求對外投資企業要樹立“互利共贏、共同發展”的經營理念,儘量多地為當地創造就業機會,開展屬地化經營。

 

2012年10月,為了增加金融業投資組合的多樣性,分散投資風險,提高投資收益,中國保監會公佈《保險資金境外投資管理暫行辦法實施細則》。

 

3、對外直接投資的指導服務愈加完善

 

2003年商務部組建外商投資促進中心(投資促進事務局),並在商務部網站上搭建了企業境外投資意向資訊庫,用於發佈我國企業境外投資意向資訊,提供給境內外各類機構和企業相互了解和溝通的資訊平臺。並自該年起,商務部開始逐年編寫《國別貿易投資環境報告》,同時陸續印發了非洲、中東歐、拉美、亞洲等四個地區的行業《境外加工貿易國別指導目錄》。

 

2004年7月20日,商務部和外交部聯合發佈了首批《對外投資國別産業導向目錄》,旨在支援有比較優勢的各種所有制企業進行對外投資、完善對外投資服務體系、加快實施“走出去”戰略。這是我國首次在對外投資方面對國別、産業進行方向性的指導,引導企業有針對性地到東道國(地區)開展境外投資。同時,印發了《在拉美地區開展紡織加工貿易類投資國別導向目錄》、《在亞洲地區開展紡織服裝加工貿易類投資國別指導目錄》,積極引導企業開展對外投資活動,為企業境外投資創造了良好的服務環境。

 

2006年6月,商務部與中國各駐外經商機構建立了“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國別(地區)數據核查制度”。7月,商務部頒布了《中國企業境外投訴服務暫行辦法》,並在北京成立了“商務部中國企業境外商務投訴服務中心”,無償提供中國企業境外商務投訴服務。發改委于2006年7月發佈了《境外投資産業指導政策》和《境外投資産業指導目錄》,明確規定了鼓勵類和禁止類境外投資項目。

 

4、對外直接投資的外匯管制逐步放寬

 

隨著21世紀以來,市場體制的進一步完善與對外開放進一步擴大,外匯使用形式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外匯管理也從“寬進嚴出”向均衡管理轉變,審批許可權逐步下放,對外投資用匯規模限制逐步取消。

 

2002年以來,我國逐步實行了具有“簡化手續、放寬管制、開展試點、全面推行”特點的外匯管理制度變革。國家外匯管理局從2002年10月1日開始,陸續在浙江、江蘇和上海等6省開展境外投資外匯管理改革試點工作,簡化了境外投資外匯管理手續,明確了境外投資的産權關係和境內投資主體,強化境內投資主體的管理責任,加強對境外投資的事後管理與監控,在外匯管理上基本保障了合理的境外投資需求。

 

2003年,國家外匯管理局逐步簡化和取消中國企業境外投資外匯資金來源審查手續,退還境外投資的匯回利潤保證金,解除境外投資外匯風險審查等26項行政審批項目,並允許利用境外企業産生的利潤進行增資或者在境外再投資。同年10月,國家外匯管理局發佈《關於進一步深化境外投資管理改革有關問題的通知》,允許經國家外匯管理局批准進行對外投資外匯管理改革試點地區的分局、外匯管理部,可以直接出具中方外匯投資額不超過300萬美元的對外投資項目外匯資金來源審查意見。

 

2004年,國家外匯管理局發佈《關於跨國公司外匯資金內部運營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該通知規定屬於境內成員的企業可以將其外匯資金以及拆借于其他境內成員的外匯資金,通過境外放款或者境外委託放款給境外成員企業,解決境外公司融資難題,更好地利用外匯資金。

 

2005年,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進一步改革,開始實行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照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的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這一改革對於人民幣匯率的彈性和靈活性有顯著提高作用,外匯市場加快發展。這一時期,對外匯資金實行的流入流出均衡管理的原則和管理制度逐步確定下來。2005年5月,國家外匯管理局發佈了《國家外匯管理局關於擴大境外投資外匯管理改革試點有關問題的通知》,擴大境外投資外匯管理改革試點的範圍,覆蓋全國,同時提高了外匯資金來源審查許可權至1000萬美元,極大程度地解決了國內企業對外投資用匯問題。

 

在試點的基礎上,國家外匯管理局于2006年7月發佈《關於調整部分境外投資外匯管理政策的通知》,取消了對外投資購匯額度的限制,以充分滿足國內企業對外投資的外匯需求。

 

2008年8月,經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匯管理條例》進一步簡化了對外投資的用匯管理,放寬了境內企業對外直接投資過程中的外匯資金來源審查要求,提高了境外直接投資的用匯自由度,更加突出了均衡管理原則和國際收支應急保障制度。

 

2009年,外管局又發佈了《境內機構境外直接投資外匯管理規定》。該規定正式取消外匯資金來源審查,僅需説明對外投資的資金來源情況,極大地拓展了對外投資的外匯自由度。

 

2011年11月,中國人民銀行制定了有關境外人民幣結算管理辦法,有力地為銀行業金融機構和境內機構開展境外直接投資人民幣結算業務提供了便利。

 

這一系列的舉措,使得外匯的使用風險與成本大大降低。政府管理水準的全方位發展,也為開展對外直接投資提供了有利條件。

 

5、對外直接投資的資金支援力度加大

 

在“走出去”戰略指導下,為適應近些年全球經濟發展的大背景,以及根據對外直接投資的發展情況,在放鬆對企業境外直接投資限制的同時,政府制定了成體系的對外直接投資管理的支援政策與法律,加大資金支援力度,拓寬資金融資渠道,以保證企業對外直接投資行為的順利進行。

 

2004年10月,國家發改委和中國進出口銀行聯合頒布了《關於對國家鼓勵的境外投資重點項目給予信貸支援政策的通知》,其中明確指出對於以下四類境外投資項目給予資金支援:①能彌補國內資源相對不足的資源類境外投資;②帶動國內技術、産品、設備等出口和勞務輸出的境外生産型項目和基礎設施項目;③能利用國際先進技術、管理經驗和專業人才的境外研發中心項目;④能提高企業國際競爭力、加快開拓國際市場的境外企業收購和兼併項目。每年安排“境外投資專項貸款”,以出口信貸優惠利率支援對外投資的重點項目。中國進出口銀行在每年的出口信貸計劃中,專門安排一定規模的信貸資金用於支援國家鼓勵的境外投資重點項目,享受出口信貸優惠利率。2011年底,中國進出口銀行與加拿大投資銀行集團(Canacord Genuity Group)共同成立一家10億美元、專門投資于加拿大自然資源領域的基金。隨後的2012年3月,中國進出口銀行又與美洲開發銀行共同發起成立一家10億美元的基金,在拉美地區進行股權投資。

 

除了中國進出口銀行之外,另一家政策性金融機構國家開發銀行先後與國內外機構合資設立了三個産業投資基金和一個發展基金用於支援中國企業海外投資,分別為:1998年設立的中瑞合作基金、2003年設立的中國-東盟中小企業投資基金、2004年設立的中國比利時直接股權投資基金以及2007年設立的中非發展基金。其中中非發展基金規模較大,初始設計規模50億美元(2015年12月,習近平主席在中非合作論壇約翰內斯堡峰會上再次宣佈,為支援中非“十大合作計劃”實施,為中非發展基金增資50億美元。基金總規模提升為100億美元)。

 

2005年12月,財政部、商務部在出臺了《對外經濟技術合作專項資金管理辦法》,採取直接補貼或貼息的方式支援到海外設立經貿合作區。具體而言,每一個經商務部門批准設立的境外經貿合作區國家都將給予2-3億元人民幣的財政支援和不超過20億元人民幣的中長期貸款。此外,中國政府還推出了四個專項資金用來促進境外投資,分別為:促進中小企業開拓國際市場活動、規避市場與政策風險的“市場開拓專項資金”、扶持特殊資源類對外直接投資、對外經濟合作項目的“礦産資源風險勘查專項資金”、支援境外高新技術研發的“對外經濟技術合作專項資金”和支援有實力的紡織企業海外建廠及支援海外紡織工業園區建設的“紡織企業‘走出去’專項資金”。這些專項資金的建立,是對特殊行業或者技術項目的鼓勵性政策,能夠有效地在特定情況下提高企業對外直接投資的積極性,並解決一部分企業所面對的對外直接投資的瓶頸問題。

 

yqnfgc

一汽南非工廠年産中重型卡車5000輛,是中國在非最大汽車組裝項目,被南非總統祖馬譽為“南非的底特律”。2014年首輛在南非本土製造的一汽商用汽車從一汽南非車輛製造有限公司的生産工廠裝配線上正式下線,圖為南非總統雅各布、一汽集團副總裁秦煥明先生與駕駛J6司機在下線儀式舉辦現場的合影

 

2006年中非論壇北京峰會後,為推動中非新型戰略夥伴關係的發展,促進中國和非洲國家在更大範圍、更廣領域、更高層次上的合作,中國政府在2007年6月26日正式成立中非發展基金有限公司。“中非發展基金”第一期資金由國家開發銀行籌集,採取自主經營、市場化運作、自擔風險的方式進行運作和管理,主要對到非洲開展投資和經貿活動的中國企業和項目進行投資參股,幫助企業解決資金不足的問題,同時獲得基金的投資收益。自設立以來,中非發展基金走進非洲,不斷尋找適合非洲發展需要的合作項目,帶動大批中國資金進入非洲。這些投資有效推動了中非産能合作,助力非洲工業化進程。截至2017年,中非發展基金帶動中國汽車、電器、機械、水泥、玻璃等優勢産能赴非投資,每年為非洲市場提供中重型卡車1.1萬輛、空調30萬台、冰箱45萬台、電視56萬台及水泥160萬噸,為非洲經濟增長提供持續動力。

 

6、鼓勵非公有制企業對外投資

 

改革開放初期,中國對外投資的實施主體主要是國有大型企業,國家扶持政策也主要傾向於這些公司,但是隨著改革開放進程的推進,個體、私營及其他經營主體開始在中國經濟舞臺活躍,除發揮其應有的作用,在對外直接投資活動中也展露鋒芒。為了保障非公有制經濟主體的權益,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于1988年和1999年進行了兩次憲法修正,增加了對私營經濟鼓勵的內容,為今後私營企業大規模走出去提供了法律保障。

 

“走出去”戰略提出以後,為了配合對外投資管理體制的改革,推動非公有制企業對外投資建廠,2005年2月24日國務院出臺了《關於鼓勵支援和引導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若干意見》,提出“鼓勵和支援非公有制企業擴大出口和‘走出去’,到境外投資興業,在對外投資、進出口信貸、出口信用保險等方面與其他企業享受同等待遇。鼓勵非公有制企業在境外申報智慧財産權。”在此基礎上,商務部聯合其他部門出臺扶持非公有制企業對外直接投資的政策,採取具體措施加大對個體、私營經濟的支援。2005年8月與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制定《關於實行出口信用保險專項優惠措施支援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企業開拓國際市場的通知》,2007年5月會同財政部、人民銀行和全國工商聯發佈了《關於鼓勵支援和引導非公有制企業對外投資合作的若干意見》等,明確提出了要“鼓勵支援和引導非公有制企業對外投資、對外承包工程、對外勞務合作等多種形式,積極參與國際競爭與合作,形成一批有較強國際競爭能力的跨國企業”。上述文件的頒布為非公有制企業“走出去”營造了良好的制度和法律環境。

 

yqnfgc

2010年8月2日,吉利控股集團完成對沃爾沃轎車公司全部股權的收購,成為中國首家汽車跨國企業,也是迄今為止中國汽車行業最大的海外並購之一

 

總結來説,這一時期,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的管理政策逐步細化,政府下放了境外投資審批許可權、簡化了審批手續,放寬中國外匯管理制度,出臺了一系列的鼓勵、支援、服務政策,逐步建立並完善了有中國特色的對外直接投資管理體系。中國政府在對外直接投資領域也頒布了相關法律法規,最終確立了以管理、鼓勵和服務為主的一整套具有中國特色的對外直接投資法律體系。

 

(三)對外投資發展情況

 

這一階段,通過不斷完善“走出去”的政策促進體系、服務保障體系及風險控制體系,我國企業的對外直接投資進程不斷加快,對外直接投資規模大幅增加,在全球的位次穩步上升。

 

1、對外投資規模大幅增加

 

這一時期,我國每年的對外直接投資流量大幅提升,由2002年的27億美元增加至2011年的746.9億美元,年均增速達到44.6%,對外直接投資流量在全球的位次由第26名上升至第6名,存量位次由第25名上升至第13名。

 

2004年我國對外直接投資由審批制改為核準制,這一制度的改革極大地促進了對外投資的發展,當年對外直接投資流量由2003年的28.5億美元大幅升至55億美元,增長了93%。2005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初具規模,達到122.6億美元,首次超過100億美元大關。此後對外直接投資規模逐年增長,2007年達到265.1億美元,在全球的位次上升至第17位。

 

2008年金融危機席捲全球,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均受到了重創。在此背景之下,我國政府推出一系列促進企業對外直接投資的改革措施,轉變政府職能,明確權力清單,簡化審批手續,不斷激發企業“走出去”的內生動力,相關促進對外直接投資便利化政策的出臺,為我國企業積極開展對外直接投資創造了良好的發展空間,有力地促進了我國對外直接投資的迅速增長,我國對外直接投資發展迅猛。2008年,我國對外直接投資流量由上一年的265.1億美元大幅增長至559.1億美元,增速達110.9%。投資企業達到8500多家,投資區域遍佈全球174個國家和地區,主要集中在亞洲和非洲地區,投資領域主要集中在採礦業、金融業、服務業、批發和零售業和交通運輸業。2009年我國對外直接投資流量在全球位次提升至第5位,是歷史上首次排進全球前五名。2010年對外直接投資保持快速增長勢頭,流量達到688.1億美元,同比增長21.7%,年度流量首次超過日本(562.6億美元)、英國(110.2億美元)等傳統對外投資大國。

 

2011年,我國對外直接投資實現了自2003年以來連續十年的增長,達到746.5億美元,同比增長8.5%。我國境內投資者共對全球132個國家和地區的3391家境外企業進行了非金融類直接投資,累計實現非金融類投資685.8億美元,同比增長14%。我國1.35萬多家境內投資主體共在全球177個國家(地區)設立對外直接投資企業1.8萬家,境外企業資産總額近2萬億美元。截至2011年底,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存量近4300億美元,在全球位次排名第13位。境外企業1.8萬家,分佈在全球178個國家和地區,年末境外企業資産總額近2萬億美元。

 

b5zgdwzjtzqk20022011

 

2、對外投資區域分佈

 

中國對外投資從起步時先進入中國香港,到21世紀初已遍及世界五大洲的177個國家和地區。從中國企業對外直接投資的流量和存量顯示,亞洲的國家和地區是中國對外投資的重點區域,此外,中國企業對拉丁美洲的直接投資份額較大。對歐洲、北美洲等地區的直接投資份額不多,但由於雙方在技術研發、市場拓展等方面具有較強的互補性,因此具有較大的發展潛力。

 

截至2011年,中國在亞洲地區設立境外企業數量近萬家,對外直接投資存量比例為71.4%,主要分佈在中國香港、新加坡、南韓、寮國、柬埔寨、印度尼西亞、泰國、越南、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在非洲地區設立的境外企業數量超過2000家,構成對外直接投資存量比例為3.8%,主要分佈在南非、埃及、尼日利亞、蘇丹、尚比亞、阿爾及利亞、衣索比亞等。在歐洲地區設立的境外企業數量近2500家,構成對外直接投資存量比例為5.8%,主要分佈在義大利、法國、俄羅斯、荷蘭、英國、德國等國家。在拉丁美洲設立的境外企業數量800多家,構成對外直接投資存量比例為13%,主要分佈在英屬維爾京群島、墨西哥、阿根廷、智利、開曼群島、巴西、秘魯等。在北美洲地區設立的境外企業數量近2500家,構成對外直接投資存量比例為3.2%,主要分佈在美國和加拿大。在大洋洲地區設立的境外企業500多家,構成對外直接投資存量比例為2.8%,主要分佈在澳大利亞、紐西蘭、斐濟、巴布亞紐幾內亞、薩摩亞。

 

b6zgdwtjtzlldqgcb20032011

 

b7zgdwzjtzcldq20032011

 

b7zgdwzjtzcldq20032011

 

2011年末,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前20位的國家(地區)存量累計達到3856.09億美元,佔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存量的90.8%。它們是:中國香港、英屬維爾京群島、開曼群島、澳大利亞、新加坡、美國、盧森堡、南非、俄羅斯聯邦、加拿大、法國、哈薩克、中國澳門、英國、德國、緬甸、巴基斯坦、蒙古、柬埔寨、印度尼西亞。

 

3、對外投資行業分佈

 

2011年末,中國對外直接投資覆蓋了國民經濟所有行業類別,其中商務服務業、金融業、採礦業、批發零售業、製造業、交通運輸業六個行業累計投資存量3780億美元,佔我國對外直接投資存量總額的89%,形成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的主要行業架構。

 

2011年末分佈在租賃和商務服務業(主要為投資控股)的存量1422.9億美元,佔33.5%,在所有行業中所佔比重最大。其次為金融業673.9億美元,佔15.9%,其中銀行業存量539.6億美元,佔金融業存量的80.1%;證券業35.2億美元,佔5.2%;保險業11.4億美元,佔1.7%;其他金融活動87.7億美元,佔13%。採礦業670億美元,佔15.8%,主要分佈在石油和天然氣開採業、黑色金屬、有色金屬礦採選業。批發和零售業490.9億美元,佔11.6%;主要為貿易類投資。製造業269.6億美元,佔6.3%;主要分佈在通信設備、電腦及其他電子設備製造業、交通運輸設備製造業、通用設備製造業、化學原料及化學製品製造業、專用設備製造業、紡織業、金屬製品業、醫藥製造業、有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紡織、服裝、鞋、帽製造業、黑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造紙及紙製品業、木材加工業等。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252.6億美元,佔5.9%,主要分佈在水上運輸業、裝卸搬運及其他運輸服務業、航空運輸業。

 

zgdwzjtzclhyfb2011

 

點擊進入:六、2012至今:對外直接投資健康規範發展

 

(馬林靜 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