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1964年-1977年,中國對外經濟技術援助的成長壯大階段

 

20世紀60年代,萬隆會議以後,世界範圍內的民族解放運動在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蓬勃發展,到了70年代,殖民體系土崩瓦解,亞洲有7個國家獨立,非洲有35個國家獨立,其中1960年就有17個國家取得獨立(這一年確定為非洲獨立年)。拉丁美洲和南太平洋島國也有6個國家獨立。越來越多的殖民地國家在贏得獨立後,陸續走上和平的發展道路,成為維護世界和平的重要力量。毛澤東主席指出:“從亞洲、非洲、拉丁美洲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十幾年的歷史上看,就知道亞非拉人民的前途。”(毛澤東一九六四年七月九日《從歷史來看亞非拉人民鬥爭的前途》) 1963年、1964年毛澤東提出“兩個中間地帶”的思想,改善和發展與歐洲的國家的關係,1964年中國與法國建交,對於孤立、封鎖中國的政策提出挑戰。這一階段,中國仍然以支援正在爭取獨立的民族解放運動以及支援新獨立的民族主義國家維護民族獨立為重要內容。

 

這一時期,周恩來總理代表中國政府訪問亞非14國,在訪問非洲期間,宣佈中國經濟技術援助八項原則,確立了中國對外經濟技術援助的基本理論。“兩阿提案”獲得通過,在發展中國家支援下,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在聯合國合法席位,中國走上國際舞臺,承擔了更多的國際主義義務。1771年至1978年,中國提供援助的國家增加到66個。中國逐步增加對外經濟技術援助規模和力度,援建了一批規模較大的工業、農業和基礎設施項目。這些項目包括1860.5公里的坦讚鐵路,為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發展和支援這些國家的民族獨立做出貢獻,也為中國外交和和平環境做出貢獻。

 

(一)周恩來總理訪問亞非14國,提出對外經濟技術援助八項原則

 

以周恩來總理訪問亞非14國期間提出中國經濟技術援助八項原則開始,到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中國的對外經濟技術援助也進入大發展時期。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非洲民族解放運動如火如荼,到1963年底,獨立國家已有30多個,中國和其中12個建交。

 

周恩來總理訪問非洲10國把新中國的良好形象帶進了非洲。這是新中國第一代領導人對非洲最重大的一次外交活動,訪問國家之多、時間之長、活動內容之豐富多彩,訪問取得的豐碩成果和産生的深遠影響,不僅是中非關係史上的一座豐碑,也為國際交往中所罕見,堪稱當代外交史上政府首腦出訪的一個光輝典範。

 

1963年12月14日至1964年2月4日,周恩來總理率中國政府代表團先後訪問了阿拉伯聯合共和國、阿爾及利亞、摩洛哥、突尼西亞、迦納、馬利、幾內亞、蘇丹、衣索比亞和索馬利亞非洲10國,其中包括6個阿拉伯國家,歷時50多天,為發展中國人民與非洲和阿拉伯人民的傳統友誼做了奠基性的工作。

 

周總理訪問非洲期間,1964年,中國政府宣佈以平等互利、不附帶條件為核心的對外經濟技術援助八項原則,確立了中國開展對外經濟技術援助的基本方針。

 

中國對外經濟技術援助八項原則的主要內容是:(一)中國政府一貫根據平等互利的原則對外提供援助,從來不把這種援助看作是單方面的賜予,而認為援助是相互的;(二)在提供對外經濟技術援助的時候,嚴格尊重受援國的主權,絕不附帶任何條件,絕不要求任何特權;(三)以無息或者低息貸款的方式提供經濟援助,在需要的時候延長還款期限,以儘量減少受援國的負擔;(四)提供外援的目的是幫助受援國逐步走上自力更生、經濟上獨立發展的道路;(五)幫助受援國建設的項目,力求投資少,收效快,使受援國政府能夠增加收入,積累資金;(六)中國政府提供自己所能生産的品質最好的設備和物資,並且根據國際市場的價格議價,如果中國政府所提供的設備和物資不合乎商定的規格和品質,中國政府保證退換;(七)中國政府對外提供任何一種技術援助的時候,保證做到使受援國的人員充分掌握這種技術;(八)中國政府派到受援國的專家,同受援國自己的專家享受同樣的物質待遇,不容許有任何特殊要求和享受。

 

中國對外經濟技術援助的八項原則是周恩來總理在總結建國以來中國對外經濟技術援助實踐中的經驗教訓的基礎上提出來的。周恩來曾指出,它不僅適用於中國對非洲新興國家的援助,也適用於中國對亞洲和其他新興國家的援助。這八項原則體現了中國在對外經濟技術援助中一貫堅持的真誠無私、尊重主權、平等互利的精神,是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和萬隆會議十項原則在中國對外經濟技術援助工作中的具體體現。八項原則的提出和實施,不僅促進了中國同新興的發展中國家之間的友好合作關係,而且從理論和實踐上推動了發展中國家為建立國際經濟新秩序所作的努力,具有重大的理論和歷史意義。

 

中國對外經濟技術援助八項原則的提出在受援國中引起了強烈反響。據當時隨周恩來出訪的國務院外事辦公室副主任孔原回憶,對外經濟援助的八項原則,處處為受援國考慮,不附加任何政治條件,使中國對外經濟援助的原則理論化、系統化、方針化。訪問中,這八項原則在各國報紙上都刊登在突出的位置,産生了積極而深刻的影響。

 

有的受援國指出:這八項原則是“對帝國主義的英勇挑戰。”“中國並不富裕,它是一個真正的第三世界發展中國家。然而,中國人民卻同意與我們分享他們艱苦勞動的有限成果。”有的國家的外交部長甚至向周恩來建議,把八項原則提到聯合國去,作為國與國之間開展經濟技術援助的準則。

 

對外經濟技術援助的八項原則提出之後,作為中國對外經濟技術援助的基本指導原則被貫徹到中國對外經濟技術援助工作的實踐中。改革開放後,在新的歷史條件下,中國開始嘗試對對外經濟技術援助進行一些改革,但這種改革是在堅持對外經濟技術援助八項原則的基礎上進行的。正如1979年7月鄧小平同志在一次會議上所指出的,在援助問題上,方針要堅持,基本上援助的原則還是那幾條。

 

(二)“兩阿提案”在聯合國第26屆大會上獲得通過,中國恢復在聯合國合法席位

 

latatghyxyhgjddbhhql

“兩阿提案”通過後,一些友好國家的代表頓時歡呼起來

 

1945年4月25日,50個國家的代表參加了在舊金山召開的聯合國國際組織會議。6月26日,舊金山會議通過《聯合國憲章》,中國代表團首席代表顧維鈞第一個在憲章上簽下了自己名字,中國成為了聯合國創始會員國。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卻未能獲得在聯合國中的合法地位和權利。

 

“兩阿提案”即1971年10月25日聯合國大會在紐約聯合國總部由阿爾巴尼亞、阿爾及利亞、緬甸、錫蘭(現斯里蘭卡)、古巴、赤道幾內亞、幾內亞、伊拉克、馬利、毛里塔尼亞、尼泊爾、巴基斯坦、葉門民主人民共和國、剛果人民共和國、羅馬尼亞、獅子山、索馬利亞、蘇丹、敘利亞、坦尚尼亞聯合共和國、阿拉伯葉門共和國、南斯拉伕和尚比亞23個國家提出“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組織中的合法權利”的議案,簡稱“兩阿提案”。表決結果出來了後,76票贊成,35票反對,17票棄權,3票缺席。聯合國秘書長吳丹當即表示:“恢復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席位,聯合國才能説真正開始了工作。”雷鳴般的掌聲和歡呼聲從四面八方響起,足足持續了兩分鐘。坦尚尼亞代表薩利姆穿著事先換上的“毛制服”(中山裝),與非洲兄弟們在過道裏跳起了桑巴舞,阿爾巴尼亞代表則高喊:“美國人的巨大失敗”。大會主席和57個國家的代表致詞歡迎,會場上洋溢著對中國友好的氣氛。

 

qghdszlhgdycfy

喬冠華在聯合國大會上第一次發言

 

qghfyhggdssqws

喬冠華發言後各國大使上前握手

 

阿爾巴尼亞和阿爾及利亞提案國中,均為發展中國家。其中,8個亞洲國家,11個非洲國家,1個加勒比國家,3個歐洲國家,非洲國家佔48%。除羅馬尼亞、南斯拉伕和伊拉克外,其餘20國都是接受我國援助的國家。其中,19國至今還是我受援國。在76個贊成票國家中,發展中國家佔70%。按地域上分,非洲國家26票,佔34.2%;歐洲23票,佔30.2%;亞洲19票,佔25%;美洲8票,佔10.5%。從上述兩組比例上看,非洲國家是支援我國恢復在聯合國合法席位的中堅力量,當然也包括與中國友好的歐洲國家。

 

毛主席多次對來華訪問的非洲國家領導人説,中國和非洲同屬第三世界,中國永遠反對霸權主義。隨著非洲國家的獨立,中非友誼的加深,以非洲國家為主的23國提出了要求新中國恢復聯合國的一切合法地位的“兩阿提案”,它的提出對新中國恢復聯合國的席位具有重大的意義。從上世紀60年代起,阿爾及利亞、阿爾巴尼亞等國便年年提出,不僅要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還要立即將蔣介石集團驅逐出聯合國。但有西方大國為國民黨當局撐腰,這一提案整整討論了10年而未通過。中國恢復在聯合國合法席位以後迎來了第三次建交高潮。

 

中國人民在並不富裕的情況下,努力幫助非洲國家興建工廠、農場、水利、能源、交通、電信和文教衛生等各類經濟和社會基礎設施;而非洲國家在恢復中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上給予中國有力的支援。絕大多數剛獲得獨立的非洲國家與中國有著共同遭遇、相同目標而成為聯合國裏支援中國恢複合法權益的強大力量。歐洲阿爾巴尼亞和非洲阿爾及利亞都是經濟並不發達的貧窮國家,他們敢於面對美國等西方大國的阻撓,敢於面對國民黨的反對,10年支援中國重返聯合國,是什麼力量支撐著他們,這些還不值得我們深思嗎?

 

(三)中國援建坦尚尼亞-尚比亞鐵路

 

1964年,在非洲民族解放運動的浪潮中坦尚尼亞和尚比亞相繼獨立,兩國迫切需要經濟上的獨立來支援政治上的獨立。尚比亞是一個內陸國家,作為當時世界上的第三大銅礦産地,卻苦於沒有出海口而使得銅礦貿易大大受限,尚比亞需要一條通往坦尚尼亞出海口的交通命脈。坦尚尼亞可以通過鐵路運出生産的煤、鐵、木材,帶動國家的經濟發展。

 

坦讚兩國政府曾一起向西方申請援建坦讚鐵路,但是被婉拒。坦尚尼亞副總統卡瓦瓦訪問當時的某國時,請求其幫助修建鐵路,卻再度遭拒絕。坦尚尼亞總統尼雷爾和尚比亞總統卡翁達分別向中國提出援建坦讚鐵路。1965年2月,坦尚尼亞總統尼雷爾訪華,劉少奇主席和周恩來總理在與尼雷爾總統會談時表示,中國政府同意幫助修建一條由坦尚尼亞到尚比亞的鐵路。在這樣的背景下,援建坦讚鐵路是一個正確的決定。1967年9月5日,中國、坦尚尼亞、尚比亞三國政府在北京簽訂《關於修建坦尚尼亞-尚比亞鐵路的協定》。

 

tztltgsg

坦讚鐵路正在進行鐵軌施工

 

中國派出勘察設計團隊前往坦讚兩國開展全線踏勘,于1969年12月完成了詳實的踏勘報告。中國派出5萬餘名鐵路建設者自1970年10月開始,在坦尚尼亞和尚比亞的崇山峻嶺之間、遍地荊棘之中、疾病肆虐之下,歷時六年時間建成了舉世矚目的坦讚鐵路。坦讚鐵路于1975年10月試辦運營,1976年5月完成了全線工程收尾和設備安裝配套等工作。坦讚鐵路東起坦尚尼亞首都達累斯薩拉姆,西至尚比亞中央省的卡皮裏姆博希,與尚比亞原有鐵路接軌,全長1860.5公里,是一條貫通東非和中南非的大幹線,極大地改善了坦、讚兩國的交通運輸狀況。鐵路沿線時而可見裂谷天塹、高山峽谷、湍急河流,時而是茂密的原始深林,時而荊棘叢生、淤泥流沙,許多地區荒無人煙、野獸出沒。1970 年至1976 年間,有70位中國援外人員為修建坦讚鐵路而犧牲,他們當中約有20 人在工地施工中殉職,約30 人在交通事故中犧牲,約20 人被惡性瘧疾等疾病奪去了生命。在犧牲的70 位烈士中,有51 人長眠于坦尚尼亞,18 人長眠于尚比亞,1 人長眠于大海。在如此艱苦的生活和施工條件下,中國援外人員用鮮血和生命譜寫了一曲撼天動地的歷史樂章。

 

在坦讚鐵路建成之時,坦尚尼亞總統尼雷爾動情地説: 中國援建坦讚鐵路是“對非洲人民的偉大貢獻”,“歷史上外國人在非洲修建鐵路, 都是為掠奪非洲的財富,而中國人相反,是為了幫助我們發展民族經濟。”尚比亞總統卡翁達讚揚説:“患難知真友,當我們面臨最困難的時刻,是中國援助了我們。”坦讚兩國人民乃至整個非洲把坦讚鐵路譽為“自由之路”、“南南合作的典範”。2010 年3 月4 日,尚比亞總統魯皮亞·班達來華訪問, 他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在坦讚鐵路援建過程中,一些中國援建職工犧牲在一線。這也就為什麼我們決定要在我們的國家修建坦讚鐵路紀念碑。這樣,我們的年輕一代人就能夠記住,中國人為了支援尚比亞獨立, 不僅給予了經濟上的援助,也奉獻出了寶貴的生命。”坦讚鐵路除了鋪設2044.7 公里鋼軌(其中含站線和專用線184.2 公里)外,在全長1860.5 公里的鐵路線上他們共修築320 座橋梁,打通22 座隧道,建成93 個車站,建設37.6 萬平方米房屋。為建設坦桑鐵路,中國從國內發運100 多萬噸設備材料。中坦讚三國工程技術人員和工人為建設鐵路共同揮灑汗水,結下了深厚的友情。

 

tztljnb

坦讚鐵路公墓紀念碑

 

(四)中國援建一批基礎設施項目

 

這一時期,中國援建的項目符合非洲國家的實際需要,建設速度快、品質好,中國的專家和工人與當地人民同甘共苦、平等相待,使非洲國家和人民對新中國有了進一步的了解,也更加堅信中國援助的真誠無私,加深了中非傳統友誼,為中非關係的進一步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

 

突尼西亞麥崩水渠工程。該項目是由我國設計和施工的大型工程。根據中國和突尼西亞兩國政府1972年8月27日簽訂的“經濟技術合作協定”和1974年7月14日簽訂的“關於實施中、突兩國經濟技術合作協定的執行協議”,由中國援建麥崩水渠。水渠起自突尼西亞北部的麥熱爾德河,終於崩角腹地。渠線全長120.2公里,中途兩級揚水抬高水位,渠首設計流量16立方米/秒,末段設計流量8.83立方米/秒,灌溉面積19000公頃,其中柑橘林灌溉面積6131公頃。工程建設各類型建築物470座,其中大型20座。水渠沿線經過艾勒巴當、貝家洼、哈馬馬利夫等十余個重要城鎮,並環繞突尼西亞市的西南和東部。麥熱爾德-崩角水渠于1979年8月15日正式開工,1984年5月21日全線正式通水。麥崩水渠解決該國首都突尼西亞市工業、居民用水及大面積柑橘灌溉用水問題。

 

葉門薩那至荷臺達公路工程。這條公路是中國援助葉門的第一個大型基建項目,也是葉門國內第一條公路,1961年建成,是中也友誼的見證,在葉門稱為“友誼之路”。從薩那到荷臺達直線距離雖然只有130多公里,但山路崎嶇曲折,全長240公里,大小彎道有900多處,其中150公里是盤山路,崎嶇、險要,彎道急促,中間還有一段要越過海拔3200米山路。公路全線建在連綿起伏的崇山中,宛如一條巨龍,穿雲破霧,蜿蜒在海拔3000米的雲海之間。公路的起點有一個中國公墓,第一位在此長眠的是當時在建項目工程師張其弦烈士。2015年3月30日,中國從葉門撤離449名中國公民時,撤僑車隊就是沿著這條公路用了5個多小時才達到葉門荷臺達港的,中國海軍濰坊護衛艦早已經等候在港口。

 

馬利上卡拉糖業聯合公司。該公司是馬利大型國有企業,是中國在1965年援建的項目,也是中國在非洲援建的糖廠中規模最大的一個。馬利地處熱帶,是西非的一個內陸國家,廣闊的撒哈拉大沙漠橫亙馬利北部,年平均氣溫27.6℃。充足的光熱資源非常有利於甘蔗的生長,這裡的糖業企業都擁有自己的甘蔗種植農場用來生産工業需要的原料甘蔗。馬利糖聯總佔地面積為60平方公里,由2個甘蔗農場和2個糖廠(杜加布古和西利巴拉糖廠)以及畜牧場和林場等組成。配有完善的運輸網路系統和排灌水利系統和設施。日處理甘蔗2500噸,年産糖能力3萬噸,佔馬利國民年白糖消費市場份額的30%。馬利糖聯平時雇傭3千馬利當地人,高峰時達到8千人,為當地提供了大量就業崗位,甚至對馬利全國都有舉足輕重的影響。企業足額繳納稅賦,解決當地政府公務員的工資發放問題。

 

喀喇崑崙公路。1963 年,中國和巴基斯坦簽訂了《邊界協定》。三年後,兩國達成一致,決定修建一條公路,以促進兩國間的互惠互利合作。這條路跨過喜馬拉雅山脈、喀喇崑崙山脈和帕米爾高原,大部分道路兩旁是高聳陡峭的山脈和高原沙漠,每年的降水量不到 100 毫米。公路北起新疆喀什,途經塔什庫爾幹、紅其拉甫山口、蘇斯特、帕蘇、洪扎、吉爾吉特,南抵塔科特,再加上塔科特以南至伊斯蘭堡,全長1230公里。其中中國境內420公里,巴基斯坦境內810公里。喀喇崑崙公路被稱為世界上最高最美的公路,整條公路中國境內最低海拔1154米,最高海拔4733米,被譽為”世界十大險峻公路”之一。喀喇崑崙山脈整個山系的 37% 被冰雪覆蓋,擁有超過 50 公里長的冰川和世界上海拔最低的冰舌。在這裡鑿山修路堪稱天方夜譚,但中國人卻在 1966 年至 1978 年間,援助巴基斯坦修建完成了喀喇崑崙公路,被譽為 “ 群山間的綢帶 ”。喀喇崑崙公路巴基斯坦境內 800 余公路中有 613 公里是中方援建的。喀喇崑崙公路是名副其實的 “天路 ”,修築難度極大。這條路成為中巴合作的象徵。這條公路不僅是中巴兩國唯一的陸上通道,還使得中國可以與中亞各國連通,為兩國老百姓帶來極大的好處。1986 年,喀喇崑崙公路面向商旅開放,方便了兩國人民之間的交往,促進了商貿往來。

 

klklgl

新疆阿克陶縣布倫口水庫附近拍攝的一段喀喇崑崙公路(2017年11月9日無人機拍攝)

 

馬爾他30萬噸級幹船塢項目。該項目是我國大型援外工程,位於馬爾他大港灣的法國灣內。船塢長360米,寬62米,深10.3米。塢門為單面板氣動臥倒門,自重970噸。修船碼頭長450米,採用混凝土空心方塊結構和鋼筋混凝土鑲面板形式。項目1975年1月正式開工,1980年10月建成移交。30萬噸級“紅色船塢”是公認的工程壯舉,也是馬中友誼的歷史豐碑。今天看來,它不僅還是馬爾他最大船塢,也是地中海地區最大幹船塢之一。本項目獲1981年國家優秀設計金獎、1983年國家品質銀獎和1985年第六屆國際技術銀像獎。馬爾他1972年贏得獨立, 1975年1月9日,馬爾他總理明托夫訪華時希望中國援建一座30萬噸級的超級大船塢。馬爾他由於地理位置的便利,修船業是其重要的工業支柱産業。中國政府提供無息貸款,派出施工隊伍為其修造了地中海地區最大的30萬噸6號船塢,使得幹船塢成為地中海地區最具競爭力的船廠之一。工程從考察到竣工,中方派遣職工年均140余人,最高峰240余人。馬爾他參加施工的工人600人,高峰時達千人。在施工中,為馬爾他培養了300余名技術工人。30萬噸級幹船塢的建成,在國際上的影響是巨大的,此舉不僅促進了中馬友誼,並且收到了可觀的經濟效果。

 

索馬利亞貝萊特溫-布勞公路。這條公路于1973年7月開始修建,1978年完工。在這5年裏,索中兩國技術人員和工人不顧酷熱、風沙等帶來的困難,共同勞動,修建了這條經過5個州、全長970公里的公路,這條公路至今完好。

 

klklgl

索馬利亞貝萊特溫至布勞公路

 

喀麥隆拉格都水電站。該電站是我國援建喀麥隆的水電工程。電站建在喀麥隆境內尼日河支流貝努埃(Benoue)河上,位於北方省首府加魯阿市上游40公里的拉格都峽谷,電站裝機容量72MW,總庫容76.98億立方米,年發電量3.22億千瓦時。水庫正常高水位216米,最高洪水位218.18米,為多年調節水庫,經水庫調節後,萬年一遇最大下泄洪水流量為4028立方米/秒。工程1978年8月正式開工,1982年12月首臺機組發電,1984年竣工,成為當時我國最大的援外水利水電工程之一。直到現在,喀麥隆北方地區的用電主要依靠來自拉格都電站的電力供應。

 

kmllgdsdz

喀麥隆拉格都水電站

 

毛里塔尼亞友誼港。該港口是非洲大陸西北部新開闢的重要門戶,毛里塔尼亞最大的出海口。該港在毛里塔尼亞首都努瓦克肖特市以南15公里處,是一個單突堤半掩護港口,1978年由中國援建,1988元旦正式開港,2014年7月擴建項目竣工。友誼港是中國上世紀70年代在毛里塔尼亞援款建設的重要基礎設施,承擔著毛里塔尼亞90%以上的貨物進口卸載任務。友誼港2010年開始擴建,友誼港擴建後,年吞吐量將超過400萬噸。

 

班達拉奈克國際會議大廈。位於科倫坡貝塔區中心地帶,建築宏偉,精美壯觀,是該市標誌性建築之一。1964年,周總理訪問錫蘭,班達拉奈剋夫人希望中國為錫蘭援建一座國際會議大廈,以迎接1976年8月在科倫坡召開的第五屆不結盟國家首腦會議。大廈是由中國政府無償援助斯里蘭卡的,于1973年5月竣工。2003年1月和4月,由中國援助建成的紀念西麗瑪沃·班達拉奈克展覽中心和班達拉奈克國際研究中心與大廈構成統一的整體,被譽為“中斯友誼的象徵”,是斯里蘭卡的一顆明珠。為紀念已故所羅門·班達拉奈克總理,大廈命名為紀念班達拉奈克國際會議大廈,簡稱“班廈”。雄偉壯麗的班廈自落成以來,一直是斯里蘭卡舉行重大國際和國內會議的場所,也是招商引資展覽會的重要地點,甚至許多斯里蘭卡青年將這裡選為他們舉行婚禮的地方。美麗的班廈作為科倫坡市的一景,至今仍是各國遊人來訪的必到之處。班夫人説,這是周總理送給斯里蘭卡人民最好的禮物,是斯中友誼至高無上的象徵。

 

bdlnkgjhyds

班達拉奈克國際會議大廈

 

蘇丹四大工程項目。1970年,蘇丹國家主席尼邁裏訪華,兩國政府簽署了我國政府向蘇丹政府提供長期無息貸款協議,在非洲和阿拉伯世界引起了強烈反響。根據蘇丹政府要求,我國政府于當年底前向蘇丹派出14個考察組,實地考察具體實施項目。經過考察和雙方協商,決定援建蘇丹四大項目,即喀土穆國際會議廳(後稱友誼廳)、瓦迪邁達尼市至卡道裏夫市220公里公路、邁達尼市郊的青尼羅河大橋和哈薩黑薩紡織廠。上述四項目分別於1972年和1973年開工。蘇丹政府對此非常重視,尼邁裏主席等政要曾多次前往工地視察,了解施工進度,並一再指示當地政府予以密切配合。1975年上半年,四個項目陸續竣工,並於當年5月25日革命節慶典期間,舉行竣工典禮。這是我國當時援建規模大、項目多、竣工快、貸款使用率高的項目,主持政府工作的鄧小平副總理決定派對外經濟聯絡部部長方毅率團出席竣工典禮。方部長接受記者採訪,強調中國、蘇丹兩國之間的傳統友誼,感謝蘇丹政府和人民對我援建項目的大力支援,並表示,我國政府對蘇丹的援助是有限的,而且援建也是相互的。蘇丹政府和人民一直支援我國政府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支援一個中國,不同台灣發生任何關係,這是對我們的最大支援。1975年5月26日上午10時,友誼廳落成典禮,近千名蘇丹朝野人士和群眾聚集在廳外。尼邁裏總統和方部長共同剪綵,尼邁裏説,友誼廳是蘇丹中國友誼的象徵,是喀土穆一顆璀璨的明珠。它宏偉壯觀,造型優美,既有東方的神韻,又有阿拉伯風格,充分體現了具有5000年文明史的偉大勤勞的中國人民的創造、智慧和天才。方毅部長強調,友誼廳的建成標誌著由毛主席和尼邁裏總統共同培育的中國、蘇丹友誼之樹已開花結果。

 

(五)1964年至1973年的援越抗美

 

1964年8月5日,美國借“北部灣事件”,發動侵略戰爭,軍用飛機侵入中國海南島地區和雲南、廣西上空,投擲炸彈和發射導彈,打死打傷中國船員和解放軍戰士,威脅中國安全。1965年5月1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為加強社會主義建設和援越抗美而鬥爭》中首次提出 “援越抗美”口號。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中越關係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兩國人民的傳統友誼有了進一步發展。胡志明主席曾熱情讚揚越中兩國人民的友誼是:“越中情誼深,同志加兄弟。” 1965年4月,越南勞動黨請求中國支援。中國政府宣佈:7億中國人民是越南人民的堅強後盾,遼闊的中國領土是越南人民的可靠後方。中國向越南提供設備、物資,恢復交通設施、尤其是鐵路交通,派遣專家、顧問,接收近千越南實習生等。1965年到1975年,中國總共援助越南糧食500多萬噸、布匹3億多米、汽車3萬多輛、各類船舶600多艘、機車100多臺和車廂4000多節、汽油近200萬噸,以及各種針織品和日用百貨,包括中成藥、醫療器、電爐、輪船、電話機、燈泡等一批物資。中國還為越南提供農業援助,項目從農作物栽培、選種育種、病蟲害防治,到建獸醫院、家畜防疫藥劑製造廠、火柴廠、加固水壩等,還包括10個碾米廠、兩個汽油庫。在越南這場戰爭中,中國20多個省、市、自治區和數千家科研單位、工廠先後擔負了援越抗美的任務。越南抗美戰爭期間,通過中國鐵路轉運的其他國家的援越物資達179列火車5750個車皮,共63萬噸,中方免收運費(過境)。中國對越南的援助是對外經濟技術援助中時間最長、數量最大的。對於中國經濟援助的作用,用黃文歡(原越南黨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國會副主席)的話説:“幫助我國建設了一個比較完整的經濟體系,作為實現自力更生的物質基礎。”。1973年1月27日,越共、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美國、南越阮文紹政權四方在巴黎簽署了《關於在越南結束戰爭、恢復和平的協定》。3月,美軍部隊開始撤出越南南方。

 

(六)中國開啟向南太平洋島國的經濟技術援助

 

1975年11月5日,中國與南太平洋島國斐濟建立外交關係,同年11月6日同薩摩亞建立外交關係,此後先後與巴布亞紐幾內亞、萬那杜、密克羅尼西亞、庫克群島、東加和紐埃建立外交關係。中國自1975年起向太平洋島國提供經濟技術援助,至2015年期間,援建了近100個工業、農業、基礎設施和民用建築等項目,實施了農業、醫療、體育等多領域技術合作,提供了各類設備和物資,為這些國家培訓了4000多名管理和技術人才,對相關受援國經濟建設、社會發展和人民生活水準提高發揮了積極促進作用。

 

點擊進入:三、1978-1999年,中國對外經濟技術援助的改革發展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