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帶一路”倡議實施的背景

“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基於多重國際與國內因素。

 

(一)“一帶一路”倡議提出的國際環境

 

1.應對全球政治經濟格局的新變化

 

全球金融危機後,國際秩序仍處於深度調整之中,新興經濟體參與全球治理的作用不斷增強。目前我國已成為世界120多個國家的第一大貿易夥伴,我國的經濟利益邊界已延展到亞洲、非洲、歐洲、美洲、大洋洲等世界各大區域。未來通過全方位對外開放大戰略維護並拓展自身利益是我國面臨的一項迫切任務。“一帶一路”將成為新時期我國對外開放的重要戰略依託,通過與廣大發展中國家開展經濟合作,密切彼此之間的經濟聯繫,形成相互依賴的利益紐帶,為提升我國在全球事務中的話語權和主導權創造條件,將有利於我國確立在世界經濟合作新格局中的地位。

 

2.應對全球區域經濟一體化的新形勢

 

全球金融危機後,經濟全球化不斷深入,區域經濟一體化進程日益加快,以美國為代表的世界主要發達經濟體掀起了“TPP”和“TTIP”等區域貿易安排新浪潮,合作地域之廣、合作領域之寬,合作水準之高前所未有。而廣大歐亞地區國家多為發展中國家或新興經濟體,基於地緣和發展水準的限制難以加入到如此高水準的區域經濟合作之中。與此同時,他們迫切希望參與區域經濟合作以激活自身發展的內在動力,迅速提升經濟發展水準。習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以中國擴大開放為契機,在推動本國經濟發展的同時,也促進與“一帶一路”區域內國家建立相互融合,更加緊密的經濟聯繫,為各國發展創造新機遇,也為其參與廣泛的區域經濟合作搭建了新平臺。

 

 

1312014年8月21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烏蘭巴托同蒙古國總統額勒貝格道爾吉舉行會談。

 

2014年8月,習近平主席訪問蒙古國時提出“搭車論”,希望各國搭乘中國經濟發展的快車,帶動其發展,實現互利共贏。“一帶一路”的實踐將有利於消除中國威脅論,樹立負責任大國的形象,“一帶一路”建設將為我國經濟發展與國際合作創造良好的外部條件。

 

(二)“一帶一路”倡議提出的國內環境

 

1.維護國家安全的需要

 

2014年4月,我國首次提出總體國家安全觀,我國的對外開放戰略也根據新形勢的需要,以維護國家安全為目標進行調整。2014年5月,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與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聯合發佈了《中國國家安全研究報告(2014)》,指出,中國面臨十分複雜的海洋安全環境,霍爾木茲海峽和馬六甲海峽是中東和非洲輸出石油的必經之路。目前我國約80%的能源進口及進出口貨物需經過馬六甲海峽,此地水路狹窄,極易封鎖,我國在兩處海峽的航路安全完全受制於人。雖然我國已開通了中哈、中俄和中緬石油管道,加強了我從中亞、東北亞和海上石油的進口安全,但通過上述通道進口的原油僅佔我國原油進口總量的20%左右,我國海上石油運輸安全問題並未得到根本解決,維護海上咽喉通暢的實力亟待進一步增強。“一帶一路”建設,尤其“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將有利於提升我國陸路運輸通道的能力,降低海上運輸通道的壓力,從而實現陸海運輸的平衡發展,增強國家安全保障。

 

2.提升我國對外開放水準的需要

 

根據國家統計局統計,2014年,我國累計實現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1028.9億美元,同比增長14.1%,而同期我國實際使用外資1195.6億美元(未含銀行、證券、保險領域數據)二者已十分接近,這預示著中國將很快成為資本凈輸出國,由此我國的對外開放也將進入新階段。積極參與全球價值鏈的分工與貿易將成為我國提升對外開放水準的重要方向,也將形成優進優出開放型經濟新格局,從而促使我國經濟與世界經濟在更高層次上實現深度融合。“一帶一路”開放戰略將深化我國與廣大發展中國家基於産業鏈的合作,通過中國裝備走出去和推進國際産能合作,有利於我國打造産業升級的2.0版,同時也可為廣大展中國家提供經濟適用技術和資金支援,加速工業化進程,實現互利雙贏。

 

3.實現我國區域經濟平衡發展的需要

 

2014年5月1日,李克強總理在《關於深化經濟體制改革的若干問題》一文指出,過去30年來,我國對外開放主要在沿海地區,內陸和沿邊地區對外開放相對滯後。儘管我國實施了中部崛起和西部大開發戰略,西部和一些中部省份增長速度加快,但是我國中西部地區與東部沿海地區經濟不平衡仍在加劇。2013年寧夏、青海、甘肅、貴州、新疆、雲南和重慶7個省區的GDP總和仍低於山東省的GDP。積極推動“一帶一路”建設,可使中西部地區由對外開放的末梢變為前沿,激活其發展潛力,加速其對外開放進程,擴大開放的區域和迴旋餘地,利用全球市場為我國創造的機會,全面實施“引進來”和“走出去”相結合的對外開放戰略,拉動中西部地區實現快速發展,緩解區域之間經濟的平衡,為我國整體經濟發展提供更為廣闊的空間。

 

(劉華芹 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