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歷史記憶是“一帶一路”合作的寶貴財富

 

(一)珍視一帶一路沿線人民共同的歷史記憶

 

人生活在歷史長河當中的,時間是人的一個維度。任何一個個人、國家與文明都不能切斷自己的歷史,歷史總是深刻而且持續地影響當下。當我們告訴“一帶一路”沿線各國,我們要建立的是“絲綢之路”的時候,這個名字就會喚起那些國家與民族的歷史記憶,因為“絲綢之路”不是中國的,而是世界的,“絲綢之路”雖然發源於中國,但它本來就是由沿線各國人民共同創造和發展的,是沿線各國歷史的一部分,符合各國人民發展的利益。建設“一帶一路”是沿線各國人民共同的事業,而不只是中國的戰略。“一帶一路”維護的是沿線各個國家與民族的共同利益,而不是僅僅中國的利益。這就是歷史記憶的作用。對於絲綢之路的有關戰略。

 

lixihuofen

1877年李希霍芬宏著《中國─親身旅行和據此所作研究的成果》。

 

絲綢之路(德文:die Seidenstrasse),常簡稱為絲路,此詞並非中國人所創造,它最早來自於德國地理學家費迪南·馮·李希霍芬于1877年出版的《中國——親身旅行和據此所作研究的成果》(China, Ergebnisse eigener Reisen)。廣義的絲綢之路起源很早,從上古開始陸續形成,是遍及歐亞大陸甚至包括北非和東非在內的長途商業貿易和文化交流線路的總稱。除了上述的路線之外,還包括約于前5世紀形成的草原絲綢之路。西南絲綢也起源很早。海路絲綢之路的起源至少不比西北陸上絲綢之路晚,以後由於西北絲綢之路被阻隔,而航海技術不斷提升。在宋代,海上絲綢之路取代西北絲綢之路成為東西方之間的主要交流通道。

 

在這條逾7000公里的長路上,絲綢與同樣原産中國的瓷器一樣,成為當時一個東亞強盛文明的象徵。各國元首及貴族曾一度以穿著用腓尼基紅染過的中國絲綢,家中使用瓷器為富有榮耀的象徵。“絲綢之路”上運輸的不僅僅是中國的産品,沿線其他地區的特産同樣借助這一道路進行廣泛貿易。

 

阿富汗的青金石貿易就比中國的絲綢與瓷器貿易史要早得多。産自今中亞地區的阿富汗巴達克山的青金石早在西元前31世紀就開始出現在中國、印度、埃及——這意味著中亞地區的商旅貿易開始的時間要比這一地區部分國家的誕生還要早些。這種珍貴的商品曾是兩河流域各國財富的象徵。約1000年後,青金石的貿易開始傳入印度的哈拉帕(Harappa),被那裏的佛教徒供奉為佛教七寶之一,令青金石增添了悠遠的宗教色彩。這種遠早于絲綢的貿易品在歐亞大陸的廣泛傳播為帶動歐亞貿易交流做出了貢獻。

 

絲綢之路上的另一重要商品是香料。香料是具有芳香氣味商品的總稱。香料貿易在人類歷史上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尤其是中世紀的歐洲香料,作為當時最貴重的商品之一,其價值幾與黃金相當。英語中”Spice”(香料)這個詞來源於拉丁語”species”,常用來指代貴重但量小的物品。在世界歷史上,對香料的渴望直接催生了地理大發現。從遙遠的東方運送香料到歐洲的貿易線路被稱為香料之路。古代中國也大量進口香料。香料之路在相當大程度上是與絲綢之路重合的。對於西方來説,這條路是絲綢之路,對於中國來説,這條路更應該被稱為香料之路。商隊從中國主要運出鐵器、金器、銀器、鏡子和其他豪華製品。

 

作為世界上最早出現國家的文明之一,目前很多考古發現證明埃及人在很早以前就開始從事北非、地中海及西亞的貿易。人們相信,在前14世紀時期,埃及人已經造出了船。一些人認為是前1070年左右絲綢殘骸的碎片已經被發現,這意味著至少在前1070年埃及可能已經與中國有了間接的貿易往來。

 

絲綢之路是一條具有深遠歷史意義的國際通道,是連接中國和西方世界的第一座橋梁。通過這條古道,把古老的中國文化、印度文化、波斯文化、阿拉伯文化和古希臘、古羅馬文化連接起來,促進了東西方文明的交流。

 

正是通過這條道路,西方的葡萄、胡桃、石榴、苜蓿、香料、藥材、胡椒、寶石、玻璃、旬牙、駿馬、獅子,以及音樂、舞蹈、天文曆法和基督教、佛教、伊斯蘭教等文化,大量傳入中國。另一方面,中國的絲綢、漆器、竹器、銅鐵、火藥、金銀器、瓷器、桃、梨,以及造紙、打井、煉銅、興修農田水利和製造火藥的技術,也經由這一路線傳往西方。

 

絲綢之路的開闢和發展,不但大大增進了中西各國各族人民的相互了解和友誼,而且大大豐富了東西方人民的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對社會經濟的發展和人類社會的進步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但是,自從8世紀初海上航路日益發達以後,西方商人和旅行家改從海上絲綢之路來到中國,陸上絲綢之路已有衰落的趨勢。然而,海路並沒有完全取代陸路。事實上,直到此後的三四百年間,陸上絲綢之路仍然是中西交通的重要通道。只是由於各國政治形勢的變化,使得絲路時盛時衰,路線也經常變遷。

 

(二)“一帶一路”建設將帶來共同的經濟文化復興

 

MAIN201504150827000552919776299

1955年4月18日,在印度尼西亞萬隆舉行的亞非會議上,周恩來總理兼外長提出求同存異的方針,為會議的成功舉行作出了重要貢獻。

 

國與國之間不可能有持久的友誼,但是人與人之間卻是可能存在的。正是因為考慮到歷史對現實的深刻影響,習近平主席在哈薩克的演講中反覆強調中哈之間的歷史友誼:“中哈兩國是唇齒相依的友好鄰邦。1700多公里的共同邊界、兩千多年交往歷史、廣泛的共同利益,把我們緊密的聯繫在一起,也為發展兩國關係和深化互利合作開闢了廣闊的前景。”在印尼,習近平主席指出:“早在2000多前的中國漢代,兩國人民就克服大海的阻隔,打開了往來的大門。15世紀初,中國明代著名航海家鄭和七次遠洋航海,每次都到訪印尼群島,足跡遍及爪哇、蘇門答臘、加裏曼丹等地,留下了兩國人民友好交往的歷史佳話,許多都傳誦至今。”“在上世紀爭取民族獨立和解放的歷史進程中,兩國人民始終相互同情、相互支援。新中國成立後,印度尼西亞是最早同中國建交的國家之一。1955年,中國和印尼兩國同其他亞非國家攜手合作,在萬隆會議上共同倡導了以和平共處、求同存異為核心的萬隆精神。”

 

中國與“一帶一路”的沿線各國不僅存在歷史上的友誼,還要建立起當代的友誼。用友誼傳遞友誼。薪盡火傳,友誼永遠傳遞。

 

在哈薩克,習近平主席講了兩個故事。一個是中國小夥兒與哈薩克姑娘瓦蓮金娜真心相愛並結婚生子的故事,二是哈薩克留學生魯斯蘭為中國人無償獻血的故事。在第一個故事當中,還包含有破除政治阻礙,發展民族友誼的內涵在內。習近平主席總結説:“青年是人民友誼的生力軍。青年人情趣相近、意氣相投,最談得來,最容易結下純真的友誼。”為了進一步促進兩國人民之間的友誼長青,習主席提出:“為促進上海合作組織框架內的青年交流,中國將在未來10年向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提供3萬個政府獎學金名額,邀請1萬名孔子學院師生赴華研修。希望你們能夠利用上述獎學金到中國學習交流。在此,我也邀請貴校200名師生明年赴華參加夏令營活動。”

 

在印尼的演講中,習近平主席同樣堅持了這一信念。習主席也講了兩個事例,説明中國與印尼在歷史上的相互幫助。習近平主席還回憶起蘇西洛總統在中國訪問中,“在漓江上産生了創作靈感,提筆寫下了一首優美的歌詞”,“蘇西洛總統在中國的山水之間觸景生情,想起自己的童年、自己的家鄉,説明我們兩國人民是心相通、情相近的。”習近平主席同樣強調要發展中印青年人之間的友誼,加強中印兩國之間的了解與認識,消除誤解與隔閡。“我們要促進青年、智庫、議會、非政府組織、社會團體等的友好交流,為中國—東盟關係發展提供更多智力支撐,增進人民了解和友誼。中國願向東盟派出更多志願者,支援東盟國家文化、教育、衛生、醫療等領域事業發展。”“我和蘇西洛總統一致同意,兩國將擴大並深化人文交流,今後5年,雙方將每年互派100名青年訪問對方國家,中國將向印尼提供1000個獎學金名額。我相信,隨著越來越多的青年人投身到中國和印尼友好的大潮當中,兩國友好交往事業一定會薪火相傳、興旺發達。”

 

就現實而言,“一帶一路”貫穿歐亞大陸,東邊連接亞太經濟圈,西邊進入歐洲經濟圈。無論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還是應對危機、加快調整,許多沿線國家同我國有著共同利益。歷史上,陸上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就是我國同中亞、東南亞、南亞、西亞、東非、歐洲經貿和文化交流的大通道,“一帶一路”是對古絲綢之路的傳承和提升,容易獲得廣泛的認同。

 

(彭波 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