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帶一路”建設應充分發揮文化的力量

 

從歷史的發展和對社會的影響來説,文化是比經濟及政治更為長久與深刻的力量。文化的力量,既可能消減經濟與政治生活中的矛盾與衝突的程度,也容易促使其穩定合作,最終有效地降低交易成本。只有把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的友好合作深深地建基於文化的層次,這樣的友好才可能是長久的,並進而構成經貿關係持續穩定發展的基石。

 

5

2013年10月3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印度尼西亞國會發表題為《攜手建設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的重要演講。

 

中國政府深刻地意識到文化的深刻力量。2013年10月,習近平在周邊外交工作座談會上指出,為“鞏固和擴大我國同周邊國家關係長遠發展的社會和民意基礎……要全方位推進人文交流”[1]。習近平主席在哈薩克的演講中提到:“只要堅持團結互信、平等互利、包容互鑒、合作共贏,不同種族、不同信仰、不同文化背景的國家,完全可以共用和平,共同發展。這是古絲綢之路留給我們的寶貴啟示。”習近平主席還特別提到了冼星海在哈薩克創作歌曲的例子:“在阿拉木圖,冼星海創作了《民族解放》、《神聖之戰》、《滿江紅》等著名的音樂作品,並根據哈薩克民族英雄阿曼蓋爾德的事跡,創作出交響詩《阿曼蓋爾德》,激勵人們為抗擊法西斯而戰,受到當地人民的廣泛歡迎。”

 

在印尼的演講中,習近平主席也很強調這一方面,他説:“中國古典名著《紅樓夢》對來自爪哇的奇珍異寶有著形象描述,而印度尼西亞國家博物館則陳列了大量中國古代瓷器。這是兩國人民友好交往的生動例證,是對“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的真實詮釋。”習主席還特意提到:“2006年10月,蘇西洛總統來到中國廣西出席中國—東盟建立對話關係15週年紀念峰會。會議間隙,他在漓江上産生了創作靈感,提筆寫下了一首優美的歌詞:‘快樂的日子,在生命中不斷迴圈,我與夥伴,共同度過那美好時光。’”

 

音樂和詩歌是一國文化傳承中非常重要的部分,與文學作品一樣構成一國人民寶貴的精神財富。在一國的文化傳承當中,不同的宗教與傳統之間容易發生衝突,但是音樂、詩歌與文學作品,卻能夠跨越宗教與傳統的隔閡,促進人民心與心、情感與情感的直接交流。習近平主席強調中國與沿線各國人民在音樂、詩歌與文學作品之間的聯繫,尋求與各國人民的心靈呼應,容易得到感情上的共鳴與理解。

 

當前,與中國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強烈願望相比,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文化交流還顯得很不夠。由於“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大多比較落後,所以在文化交流方面往往被國內有關部門所忽視。吉爾吉斯斯坦文化、資訊和旅遊部原部長蘇爾丹拉耶夫就認為,沒有人文合作的發展,很難實現經濟合作的進步,希望通過人文橋梁,促進絲綢之路國家間合作的復興。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的文化交流既要秉承傳統,又要圍繞全球共融的時代和人類文明發展潮流突出自身特色,另辟路徑,打開歐亞文化“絲綢之路”交流的新局面。

 

(一)加強和豐富在文化領域的合作

 

sichouzhiluzhanlan

2014年11月6日至2015年1月4日,大型文物展“絲綢之路”在國家博物館展出。

 

包括開展各種體育交流,互辦藝術節、電影展和圖書展,共建聯合實驗室及研究中心和開展志願者服務等等,幫助緩解這些國家青年人的就業、創業和精神壓力。除了文藝展演、影視交流、新聞出版合作等傳統文化領域交流外,還要圍繞“一帶一路”功能特點,發揮中央主導和地方作為兩個作用,共同推動“一帶一路”文化合作與交流。對於中央政府而言,需要加強頂層設計和戰略部署,推動政府間文化交流與合作深入發展。同時整合國內有關省區的獨特資源,精心打造文化交流品牌。組織系列“絲綢之路”文物展活動,形成建設“一帶一路”的合力。深入挖掘絲綢之路的燦爛文化和寶貴精神,傳承絲綢之路友誼,弘揚絲綢之路精神,促進不同種族、不同文化的國家共用和平、共同發展。對於地方政府而言,則需要充分鼓勵其工作積極性,對地區的文化交流資源進行深度挖掘,並圍繞絲路歷史上的文化事件進行資源整合,舉辦絲路文化聯展,加深彼此國家民眾對古代雙方文化交流的全面了解。大力開展地方政府同沿線國家、地區文化互訪、交流,舉辦文化活動,發展文化貿易,深化友誼,實現文化資源互通共用。

 

文化旅遊對於擴大不同國家人民之間的交流,促進中國文化元素走出國門,實現文化與經濟利益的有機結合具有特殊的意義。2014年11月8日,習主席在加強互聯互通夥伴關係會上進一步指出,“應該發展絲綢之路特色旅遊,讓旅遊合作和互聯互通相互促進。”為此,國家旅遊局將2015年中國旅遊主題年確定為“美麗中國—2015中國絲綢之路旅遊”。充分調動中國所具備的軟實力資源,通過機制化的形式構建有效的人文交流機制,通過機制化的手段提升人文交流的能力和水準,也是更好地實現並維護“一帶一路”利益共同體的方式。

 

(二)推進教育合作與學術交流

 

一些發達國家長期以來通過推進教育合作與學術交流,改善本國與他國交往的軟環境。要推進“一帶一路”,就需要加強人文和教育互聯互通,完善中國同沿線國家人文教育交流合作平臺。例如建立長期穩定的教育人文合作機制,並使其機制化,而且需要政府與民間共同行動,促進教育交流合作長期穩定發展。完善配套政策,投入保障資金,特別是在學生和學者的學習交流方面。大力開展外語教學、雙語教學和多語種教學,促進文化交流和理解。進一步擴大對外教育交流的力度,積極實施各種“留學中國計劃”,擴大外國學生來華留學規模。2012年9月21日,第九屆中國—東盟商務與投資峰會、2012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論壇開幕式上,習近平主席提出,中方倡議建立中國-東盟留學生聯誼會,雙方要落實2020年把互派留學生規模擴大到10萬人的雙十萬計劃,讓更多青年參與到地區合作交流中來,使中國-東盟睦鄰友好薪火相傳。考慮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很多都比較落後,缺乏職業人才,所以亟需滿足其發展要求,積極開展各種類型的職業技術教育和培訓項目,積極開展校際交流和聯合科研,大力促進其人力資源能力建設。

 

(三)加強“一帶一路”國家智庫交流

 

智庫交流是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人文交流的重要組成部分,同時又在推動各方人文交流中發揮作用。可建立“絲綢之路研究院”一類的智庫,為政府“一帶一路”合作決策提供建議,在有爭議的問題上提供建設性的方案;運用智庫間合作機制不斷促進相互交流,在這一框架下,開展定期互訪,共同舉行研討會,派遣人員進行訪問研究。特別要加強青年研究人員的互動與交往,對於維繫和加強“一帶一路”人文交流意義更大。智庫還可利用專業知識引導媒體發揮積極作用,引領社會思考,在增進民眾對“一帶一路”國家間關係與政策選擇的理解方面發揮重要的作用,夯實國家間人文交流的民眾基礎。

 

(四)推進各國民族文化的交流

 

“一帶一路”沿線分佈著許多民族,發展程度不同,文化各具特色。有些民族是國家的主體民族,具有重要的政治影響力。有些民族不是國家的主體民族,但是在國內政治生活的某些具有領域同樣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切不可忽視。我國在一些國家的合作建設項目受阻,很大程度上就是中國的投資建設主體方把國內的政治理念套用到國外,只注意與政府合作,忽視地方民族的利益與心理感受。因此,促進民族間的文化交流與合作,是消除誤解,推動“一帶一路”發展的必經之路。

 

“一帶一路”沿線存在很多跨國境的民族,很多民族散佈在不同國家。例如苗族、傣族都廣泛分佈在東南亞地區。促進這些民族內部的聯繫與交流,有利於推進“一帶一路”沿線的民族和諧與文化融合。漢族自身就是一個跨越國境的民族,華人遍佈世界各地,尤其是在一些國傢具有比較大的影響力。華僑華人是推動“一帶一路”建設不可或缺的獨特力量,能在其中發揮獨特作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需要充分發揮華人華僑的獨特作用。“一帶一路”建設,特別是海上絲綢之路建設,與東南亞各國的華僑華人息息相關。“一帶一路”建設不拘泥于經濟領域,在教育、文化等方面,華僑華人都能發揮獨特作用。可以在博鰲亞洲論壇等場合舉辦華商和華人智庫圓桌會,參與“一帶一路”建設。也可以通過世界華商大會等平臺,宣傳、推介“一帶一路”發展構想。

 

中亞的很多民族,與中國或多或少也存在歷史的淵源。例如吉爾吉斯民族的一部分人,就自稱是中國漢朝將領李陵的後代。亞美尼嚴的某些家族,也自稱來自中國。阿富汗目前的幾大民族當中,普什圖族佔42%,塔吉克族佔27%,哈扎拉族9%,烏茲別克族9%,恰拉馬克族4%,土庫曼族3%,俾路支族2%,其他4%。其中塔吉克在中國國內也具有廣泛的分佈。哈扎拉族普遍被認為是成吉思汗的後代,由蒙古族西征後留在當地的士兵繁衍而來,至今保留相當部分中國文化的元素,例如十二生肖等等。烏茲別克族同樣具有蒙古人的強烈成分,烏茲別克也是成吉思汗的後裔。這些歷史文化資源在“一帶一路”的推進過程中都應得到發掘與利用。

 

(彭波 撰)

 

參考資料:
1.《習近平:讓命運共同體意識在周邊國家落地生根》,參見新華網,http://news.xinhuanet.com/2013-10/25/c_11787894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