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世”以後中國投資環境進一步改善

 

2001年“入世”以來,中國投資環境不斷完善,吸引了大量的外國直接投資。聯合國貿發會議(UNCTAD)統計數據顯示,中國2016年吸收外資規模達1337億美元,僅次於美國和英國,全球位列第三。中國投資環境的改善經歷了長期的探索和積累。

 

3

2001年11月11日,在卡達首都多哈舉行的中國加入世貿組織議定書籤字儀式上,中國外經貿部部長石廣生(前中)代表中國政府在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議定書上簽字。

 

一、修訂頒布法規,營造與國際接軌的營商環境

 

2000年-2001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關於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的決定》、《關於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外合作經營企業法〉的決定》、《關於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企業法〉的決定》,取消了對外商投資企業的外匯自行平衡限制,修改了優先在中國購買條款要求,取消了外資企業産品必須全部或大部分出口的規定,刪除了關於企業生産計劃備案的規定等等。

 

2008年1月,新《企業所得稅法》正式實施。同年8月,《反壟斷法》正式實施。新《企業所得稅法》使得外資企業與國內企業的所得稅實現了內外“並軌”,統一採取25%的稅率,同時建立了反避稅制度,加大了企業通過關聯交易逃稅的風險和成本。對於國家需要重點扶持的高新技術企業,不論外資企業還是國內企業,一律減按15%的稅率徵收企業所得稅,這對於鼓勵發展高新技術企業和小型微利企業,促進經濟結構調整和經濟增長方式轉變等都發揮了重要作用。《反壟斷法》借鑒了發達國家的立法經驗,對以下三種壟斷行為進行規範:“經營者達成壟斷協議”、“經營者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競爭效果的經營者集中”,明確禁止具有競爭關係的企業達成價格同盟,違法者將受重處。這兩大法律的實施標誌著中國引資政策的實質性調整和進步,即為內資和外資構建起一個公平競爭的政策環境。從2010年12月1日開始,外資企業適用國務院1985年發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維護建設稅暫行條例》和1986年發佈的《徵收教育費附加的暫行規定》,被徵收城市維護建設稅和教育費附加。至此,我國內外資企業的所有有關稅費全部實現統一。目前,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對境內所有企業都採取的是統一的唯一標準稅率。中國的這一做法標誌著國內經濟的運作環境進一步與國際規則接軌。

 

二、逐步擴大開放,提升對高品質外資的吸引力

 

2001年以後,中國幾次修訂《外商投資産業指導目錄》,擴大了開放領域,增加鼓勵類産業,減少限制性和禁止性産業,同時,取消了部分領域對外資的股比限制,2015年,商務部公佈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國投資法》(草案),取消外資三法確立的逐案審批制管理體制,探索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的管理模式,有重點地放開各産業領域,尤其是服務業領域的外資準入限制。

 

2015年4月10日,《外商投資産業指導目錄(2015年修訂)》開始執行,該目錄大幅減少了限制類條目,放寬外資股比限制,“合資、合作”條目從2011年版目錄43條減少到15條,“中方控股”條目從2011年版目錄44條減少到35條。鼓勵類條目數量基本不變,保持政策總體穩定性、連續性。鼓勵類修改了76個條目,主要是調整指標和優化結構,促進外商投資使用新技術、新工藝、新材料、新設備,進一步提高利用外資品質。部分專家學者指出,通過修訂,我國加大了負面清單管理模式的改革力度,壓縮了負面清單的條目數,逐漸減少産業涵蓋的領域,更具開放的積極意義。

 

2017年7月28日,《外商投資産業指導目錄(2017年修訂)》正式執行,新目錄進一步減少了外商投資限制性措施,保留63條(限制類條目35條、禁止類條目28條),比2015年版《目錄》93條限制性措施(鼓勵類有股比、高管要求條目19條、限制類條目38條、禁止類條目36條)減少了30條。此次《目錄》修訂的重要開放舉措是進一步縮小了外商投資企業設立及變更審批的範圍,除“境內公司、企業或自然人以其在境外合法設立或控制的公司並購與其有關聯關係的境內公司”以外,將不涉及準入特別管理措施的外資並購設立企業及變更,包括上市公司引入外國投資者戰略投資,均納入備案管理。新目錄進一步提高了營商環境的法治化、國際化、便利化水準,有助於更好地發揮外商投資企業對實體經濟發展的重要作用。

 

此外,我國在上海、天津、福建、廣東等11個地方建立的自由貿易試驗區(FTZ)先行先試,探索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模式,著力減少行政審批,放寬外資準入,提高外資管理體制的透明度。目前基本建立了以負面清單管理為核心的外商投資管理制度,伴隨《自由貿易試驗區外商投資準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2017年版)》的發佈,負面清單條目數已由上海自貿試驗區2013年的190條縮減至95條,其中製造業特別管理措施的數量由63條縮減至14條,金融、航運、商貿、專業服務、文化及社會服務領域的多項擴大開放措施全面實施。 2015年10月,國務院印發《關於實行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的意見》,提出從2015年12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在部分地區試行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從2018年起正式實行全國統一的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

 

三、加快簡政放權,構建新型政府監管體系

 

2013年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國務院頻密發文,進一步推動簡政放權,縮減行政許可審批事項,先後發佈了《國務院關於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審批項目的決定》、《國務院關於印發註冊資本登記制度改革方案的通知》、《國務院關於規範國務院部門行政審批行為改進行政審批有關工作的通知》、《國務院關於取消和調整一批行政審批項目等事項的決定》、《國務院關於取消非行政許可審批事項的決定》、《2015年推進簡政放權放管結合轉變政府職能工作方案》、《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加快推進“三證合一”登記制度改革的意見》、《關於第一批取消62項中央指定地方實施行政審批事項的決定》、《關於第一批清理規範89項國務院部門行政審批仲介服務事項的決定》、《關於“先照後證”改革後加強事中事後監管的意見》、《關於促進外資增長若干措施的通知》等文件,對於營造公平、公正、公開、透明的營商環境發揮了積極作用。自2013年以來,我國陸續取消和下放國務院部門行政審批事項618項,清理規範國務院部門行政審批仲介服務事項323項,取消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事項434項。通過連續兩年修訂政府核準的投資項目目錄,中央層面核準項目累計減少了90%,據抽樣調查辦理時間也縮短90%以上。

 

從市場條件和經濟環境來看,經過三十多年改革開放,中國已經積累了良好的産業配套基礎、優質的勞動力資源和比較完善的基礎設施。中國龐大的市場規模、穩定的社會環境、不斷提升的人力資本等因素,對市場尋求型外資的吸引力仍在不斷增強。習近平主席在博鰲亞洲論壇2015年年會期間強調,“隨著中國經濟發展步入新常態,中外經濟合作也在同步提升,意味著給世界各國及各國企業提供新的合作契機。中國將越來越開放,中國利用外資的政策不會變,對外商投資企業合法權益的保障不會變,為各國企業在華投資興業提供更好服務的方向不會變”。汪洋副總理在中國美國商會年度研討會上指出,“中國經濟進入自我調整期,給外商投資環境帶來了一些變化,一些外資企業認為投資優惠政策少了,勞動力成本上升了,環境成本增加了,市場監管更嚴了,賺錢不容易了,但這些變化並不能代表中國投資環境變差了,中國正在通過自己的努力創造符合外資長遠利益的投資環境”。中國美國商會發佈的《2016年度商務環境調查報告》稱,64%以上的會員企業在中國實現了盈利,近2/3的服務行業公司表示其實現了盈利增長,有60%的會員企業仍把中國視為全球三大投資重點之一,有近25%的企業認為中國是其投資首選地。中國歐盟商會主席伍德克也認為,中國龐大的經濟規模仍然能保證無限商機,在華外資企業將迎來一個長期且可持續的發展時代。

 

(白光裕 編撰)

 

參考資料:
  1.竺彩華:《對中國投資環境的再認識》,《國際經濟合作》,2012年第12期。
  2.韓冰:《中國投資環境惡化了麼》,《社會觀察》,2013年第9期。
  3.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網站:http://www.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