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業的公私合營

 

公私合營是中國在上世紀50年代對資本主義工商業實行社會主義改造所採取的國家資本主義的高級形式,大體上經過個別企業的公私合營和全行業公私合營兩個階段。個別企業的公私合營,是指在一部分重要行業或者經營困難的私營企業中增加公股,國家派駐幹部(公方代表)負責企業的經營管理。全行業公私合營就是指整個行業的企業全部實現公私合營,納入國家計劃統一管理。

 

一、個別企業的公私合營——私營經濟日益依附於國營經濟

 

新中國建立以後,黨對私營經濟的政策不斷調整。1949年-1951年的基本政策是“公私兼顧、勞資兩利”,積極幫助私人資本恢復生産。1952年對資本主義工商業的政策轉為更注重“節制資本”。從1953年起,中國共産黨在全國範圍內對資本主義工商業進行了大規模的社會主義改造。改造分為兩個步驟:第一步是把資本主義轉變為國家資本主義;第二步是把國家資本主義轉變為社會主義。

 

1953年6月,中共中央根據中央統戰部的調查,起草了《關於利用、限制、改造資本主義工商業的意見》。1954年9月2日,政務院第二百二十三次政務會議通過《公私合營工業企業暫行條例》,條例第九條規定合營企業受公方領導,由人民政府主管業務機關所派代表同私方代表共同負責經營管理。公私合營引起企業生産關係的深刻變化:企業由資本家所有變為公私共有,公方代表居於領導地位;資方開始喪失企業經營管理權。

 

1954年以後,私營工商業在生産經營方面遇到了嚴重的困難,部分私營工廠停工、停薪、停夥、甚至關門,部分私營商店停業,收入大幅度下降。這些困難,迫使私營工商業不得不越來越多地依靠政府的統籌兼顧、全面安排、加強改組改造等措施以渡過危機。進行公私合營的工商企業越來越多,到1955年,在工業總産值中,國營工業所佔的比重由1954年的59%上升到63%,國營和公私合營經濟的産值加總則佔工業總産值的83.8%,私營工業只佔16.2%,而在這個16.2%當中,又有45%已經納入加工訂貨等國家資本主義初級形式;到全行業公私合營高潮前夕的1955年秋天,在大型工廠(使用機器的工業的標準是雇傭16個工人以上,手工業是31個工人以上)中,實行公私合營的工廠已有1900多個,它們的産值佔56%;沒有公私合營的大型工業企業為國家加工訂貨的産值已經佔93%。全國163戶(1954年統計)500個工人以上的私營工廠,只剩下30家沒有公私合營了。在商業方面,全國共有18萬戶私營商店轉為公私合營商店和合作商店。國營和合作社商業已佔商業批發總額的94.8%,佔零售總額的67.6%;私營零售商業只佔全國商業零售總額的32.4%,而在這個32.4%的零售額中,又有45%已經納入經銷、代銷等國家資本主義的初級形式的合作化形式。銀行、鐵路、鋼鐵、礦山、電力、對外貿易等關鍵性經濟部門,也都掌握在國家手裏。再加上同一時期糧食統購統銷等政策的建立,私營工商業的經營普遍更加困難。到1955年,私營經濟已經基本上依附於國有經濟,離開國家的安排,就難以生存,它們已經失掉了獨立存在的條件,它們已經有“一隻半腳踏進社會主義’,剩下的那半隻腳也非跟進來不可了。

 

二、全行業公私合營運動的展開——緊鑼密鼓、快馬加鞭

 

1

1955年10月,毛澤東在中共七屆六中全會上講話。

 

在1955年10月4日至11日召開的黨的七屆六中(擴大)全會上,討論關於加快資本主義工商業改造步伐,以適應農業合作化需要的問題。七屆六中全會一結束,毛澤東就召集了兩次重要會議,部署加快資本主義商業社會主義改造的工作。1955年10月27日、29日,毛澤東兩次邀請民主建國會、全國工商聯的領導人陳叔通、李燭塵、鬍子昂、胡厥文、榮毅仁等人和出席全國工商聯會議的全體執行委員分別在頤年堂、懷仁堂舉行座談會。在座談會上,毛澤東系統地闡明瞭中共的和平改造和贖買政策,殷切希望工商業者要安下心來,認識社會發展規律,主動掌握自己的命運,進一步接受社會主義改造。毛澤東表示,“只需要1956年一個年頭,就可以基本上完成農業方面的半社會主義的合作化。再有3到4年,即到1959年,或者1960年,就可以基本上完成合作社由半社會主義到全社會主義的轉變。”

 

1955年11月,全國工商聯一屆二次執行委員會議通過了《告全國工商界書》,號召全國工商業者認清前途,服從黨和政府的領導,堅定愛國守法的立場,積極接受社會主義改造,把自己的命運同國家的前途結合在一起。同年11月16日至24日,中共中央召集各省、市、自治區黨委代表會議,集中討論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問題。

 

 

20090730141955年至1956年期間,在全國範圍內對資本主義工商業進行了和平改造,使之成為公私合營的企業。上海信大祥綢布店換上了公私合營的招牌。

 

全行業的公私合營是一個實踐不斷超越計劃的過程。陳雲剛剛向全國宣佈:私營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將於1957年底完成。這比毛澤東兩個月前説的“準備幾年”,已經大大加快了步伐。北京市委書記彭真就提出要在1956年完成改造工作。1956年1月上旬,當《人民日報》還在告誡人們,不要為了加速改造而盲目合併企業時,北京卻以電火行空般的速度,在幾天之內,實現了全行業公私合營。緊接著,手工業也奇跡般地在1月11日、12日完成了合作化。人們開始興高采烈地談論“跑步進入社會主義”了。1月15日,北京各界群眾20萬人,在天安門廣場舉行盛大的慶祝改造勝利大會。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出席了大會。北京走在前面,上海、武漢不甘後人,急起直追,也宣佈將在幾天內完成改造。1956年,僅用了最開始的一個月時間,全國幾乎所有城市都完成了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這場“全行業公私合營”的運動也採取了以往“運動”的常見方式,先是政治動員,部署。然後是召開大會,積極分子們紛紛上臺表態,最後批評落後,大會在口號聲中落幕。這一個月,是用敲鑼打鼓和燃放鞭炮的方式,為最後的資本主義送別,慶祝全行業公私合營順利完成。

 

三、全行業公私合營中的私營工商業者——順應時勢

 

儘管在公私合營初期,一些資本家不太理解,後來也有人心底有所不捨,但是,總體看資本家是持積極心態的。在公私合營的過程中,中央人民政府關於公私合營的政策符合中國的國情,比較得人心,能夠對資本家形成一種感召力量。《公私合營工業企業暫行條例》中明確規定:“對資本主義工業企業實行公私合營,應當根據國家的需要、企業改造的可能和資本家的自願。”

 

當時的工商業者,廣州市民主建國會的郭宏威回憶説:“為了表達自己的決心,在全體會員大會上,同志們紛紛上臺表示:除自己企業無條件一起參加全行業公私合營外,還以增資的形式表達自己的實際行動。據廣州市的不完全統計:用房地産增資的共有111間,其中較多的有周寶芬,61間;吳榮貴,21間。用現金、公債、實物等增資的有黃長水、陳祖沛、周康年等40余人,增資金額達到1700多萬元。

 

公私合營之後,生産資料由國家統一調配使用,資本家除定息外,不再以資本家身份行使職權,並在勞動中逐步改造為自食其力的勞動者。根據當時的規定,公私合營之後,國家對資本主義私股的贖買改行“定息制度”,就是把原來分給資本家的利潤,改變為按照固定資産價值付給定額利息。當時統一規定年息五厘。實行定息以後,工廠的生産關係有了很大的改變,國家對工廠的關係,資本家對工廠的關係,都改變了。企業基本上由國家按照社會主義的原則來經營管理。當時還規定,在全行業公私合營時,對所有的資方實職人員應該全部安置,要給飯吃,工資一般地不降低。要盡可能工作中使用資本家,不應該讓有經營能力的資方實職人員坐“冷板凳”,發揮他們的才能。1966年9月,定息年限期滿,公私合營企業最後轉變為社會主義全民所有制。

 

劉少奇在中共八大上指出:“這個社會主義改造運動高潮的出現,不是偶然的,而是1949年以來我國各種社會條件發展成熟的必然結果”;這個高潮“並不是憑主觀願望任意決定的,而是研究了各方面的實際情況和條件,針對國計民生的迫切需要而確定的”;“不但得到了廣大群眾的擁護,而且資本家也找不出任何一個站得往腳的理由來反對’。

 

四、公私合營的結果——利弊互見,有得有失

 

公私合營在本質上是一種“贖買”政策,具有雙贏性,使資本家自願參與合營。所謂贖買, 就是用和平的手段對資本家及其企業進行改造,其方法是國家在一定時間內付給資本家一定利潤,並將資本家所佔有的生産資料(如廠房、機器、原料等)收歸國家和全體人民所有,變資本主義私有制為社會主義公有制。 馬克思、恩格斯都曾認為和平贖買是“最便宜不過的”。 列寧曾也設想過用贖買的方法改變所有制,但因俄國資本家不配合而終未付實踐。但是中國的“贖買”政策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在建國後至1955 年,通過“按一定比例分配利潤”的形式,資本家共得到利潤17.25億元,相等於合營企業全部私股金額的 78%左右。1956年始實施定息制度,以每年支付1.1億元、定息7年計算,其數目約8億元,再加上公私合營企業私方人員的高薪部分,國家支付的贖金總額超過全國公私合營企業私股總額22億元。

 

公私合營也極大地增強了國營經濟的實力。國家並沒另外出資,且用少量的錢就購買了一個民族資産階級。1956年2月3日,時任中共廣東省委第一書記的陶鑄在資改工作座談會上談到:“我們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把資本家的全部財産拿過來,約計全省私營工商業的資金有一億九千多萬,現在被我們拿過來了,國家發了一筆洋財。一億九千多萬元相當於19多億斤大米。廣東年産大米是18億斤,即幾天時間被我們共了一大筆財産。這筆錢如不好好利用,就很可惜。開了這樣的會,毛主席也講了話,假如不利用這筆財産來好好經營,那就多此一舉,沒有意思。把財産‘共’過來,是要更好為國家服務,發展生産增加財富。廣東地方工業少,廣州是商業城市,共産過來,就要發展生産,逐步建設成為工業城市。”

 

歷時6年的工商業改造涉及幾億人口,牽動了幾乎各個行業。如此大規模的社會經濟體制變革,不僅沒有造成經濟下滑和生産力下降,而且還通過社會主義經濟同資本主義工商業的聯繫以及各種國家資本主義形式,在有效利用這部分企業的基礎上發展了生産,活躍了經濟,積累了資金,培訓了工人與幹部,促進了整個國民經濟的發展,確實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

 

儘管全行業公私合營的成就顯著,但在指導思想與實際工作中都存在著過急、過快和“一刀切”的缺點和錯誤,一些遺留問題給後來的經濟發展造成諸多不良後果。以後的發展歷程和經驗表明,對於瑞蚨祥布店、東來順涮羊肉這樣的服務業企業,國營的方式經營效率並不高。陳雲同志在北京市宣告全行業公私合營完成之後的一次國務會議上就説,“北京有個‘東來順’,涮羊肉很有名,現在不好吃了。為什麼呢?就是因為我們輕易地改變了它的規矩。它原先只用三十五斤到四十二斤的小尾巴羊,這種羊肉相當嫩。我們現在山羊也給它,老綿羊也給它,凍羊肉也給它,涮羊肉怎麼能好吃?羊肉價錢原來一斤是一塊二角八,合營以後要它和一般舖子一樣,統統減到一塊零八,説是為人民服務,為消費者服務。這樣它就把那些本來不該拿來做涮羊肉的也拿來用了,於是羊肉就老了。本來一個人一天切三十斤羊肉,切得很薄,合營後要求提高勞動效率,規定每天切五十斤,結果只好切得厚一些。羊肉老了厚了,當然就不如原來的好吃了。又如北京”全聚德”用的鴨子,原來從小喂起,大概要喂一百天左右,飼料主要是綠豆和小米,糧食統購統銷以後,給它勞改農場養的老鴨子,烤的鴨子就不好吃了。”

 

(彭波 編撰)

 

參考資料:
  1.毛澤東:《在資本主義工商業改造問題座談會上的講話》(1955年10月29日),《黨的文獻》1989年第3期。
  2.劉少奇:《中國共産黨中央委員會向第八次代表大會的政治報告》,《中國共産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文獻》,人民出版社1957年2月版。
  3.《陳雲文選》(1949一1956年),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
  4.薄一波:《若干重大決策與事件的回顧》上卷,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1991年版。
  5.趙德聲:《中國經濟通史 第十卷(上冊)》,湖南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
  6.楊堅白等著:《當代中國經濟》,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7年版。
  7.黃如桐:《資本主義工商業社會主義改造的歷史回顧》,《當代中國史研究》,1994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