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外直接投資的迅速發展

 

雖然自1949年建國起,我國就開始向廣大的亞非拉發展中國家提供資金、人員、技術、物資等多方面的支援。然而,當時的投資大多是出於政治方面的考慮,政府是投資的主體,而且受到當時自身經濟實力的制約,投資的數量、品質非常有限,並且幾乎是無償的。中國真正意義上的對外投資是在1978年實行改革開放政策以後,並逐漸成為中國開放型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

 

中國對外投資的發展階段:

 

一、探索階段(1978-1991)

 

1978年12月中國共産黨第十一屆三中全會,首次做出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重大改革決定,而後又明確了經濟建設應打開“國內市場”和“國外市場”、綜合利用“國內資源”和“國外資源”的方針政策,由此拉開了我國對外直接投資的序幕。1979年8月13日,國務院在《關於經濟體制改革十五項措施》中首次正式提出要出國辦企業。1984年中共第十二屆三中全會頒布的《中共中央關於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再次重申了進一步深入貫徹“對內搞活、對外開放”的方針政策,加速生産力的發展,這些政策措施的出臺為我國當時對外直接投資的發展營造了良好的政策環境。但由於我國對外投資尚處於起步階段,絕大多數的對外直接投資仍由政府主導,投資規模較小。

 

二、波動發展階段(1992-2001)

 

20世紀90年代以來,鄧小平拉開了進一步深化經濟體制改革的序幕。中共十四大號召加快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建設和對外開放的步伐,並明確提出我國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目標,是要“積極擴大我國企業的對外投資和跨國經營”。這一階段我國對外直接投資額增長明顯,但同時也呈現出“大起大落”的特徵。對外直接投資流量1992年猛增到40億美元,是1991年的4倍多,2000年又降為9.2億美元,回到了1992年以前的水準,而到2001年又猛增至68.9億美元,比2000年增長648.9%。這種大幅波動的特徵,反映出在當時我國市場化經濟體制改革的展開和對外開放進程加快的背景下,國內企業獲得了更多的經營自主權,開始有意識的實施和擴大對外直接投資。但受各方麵條件的制約,此時企業的對外直接投資受偶然因素和短期利益目標的驅動明顯,並非真正起因于企業的長期經營發展需要,大多數企業的對外直接投資缺乏清晰的投資目標和長遠的戰略定位。

 

三、快速增長階段(2002-至今)

 

121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

 

隨著我國對外開放程度不斷加深,2001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十五計劃綱要》正式把“走出去”列入國家發展規劃綱要,2002年中共十六大決定實施“走出去”戰略,支援和鼓勵各類企業開展對外直接投資活動,2005年中國共産黨十六屆五中全會再次明確,支援有條件的國內企業走出去,依照國際通行的規則到國外進行直接投資,鼓勵和支援境外工程承包和勞務輸出等經濟活動,2007年中共十七大提出要創新對外投資合作方式,2012年黨的十八大再次提出要進一步加快走出去步伐,並努力提高企業核心競爭力和國際化經營能力。2013年11月,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指出,要擴大企業及個人對外投資,確立企業及個人對外投資主體地位,允許發揮自身優勢到境外開展投資合作,允許自擔風險到各國各地區自由承攬工程和勞務合作項目,允許創新方式走出去開展綠地投資、並購投資、證券投資、聯合投資等。2017年8月,發改委等部門發佈了《關於進一步引導和規範境外投資方向的指導意見》,按“鼓勵發展+負面清單”模式引導和規範企業境外投資方向,明確了鼓勵、限制、禁止三類境外投資活動。隨著國內政策環境日益成熟,企業走出去的經驗逐漸豐富,這一階段與前兩個階段形成鮮明的反差,我國對外直接投資穩步、快速增長。

 

據商務部和國家外匯管理局統計,2016年我國境內投資者共對全球164個國家和地區的7961家境外企業進行了直接投資,實現全行業對外直接投資額1832億美元,連續第二年位列世界第二,其中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1701億美元,同比增長44.1%,,是2015年15%增長率的兩倍多。“十二五”期間中國對外直接投資5390.8億美元,是“十一五”的2.4倍。UNCTAD數據顯示,2016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下滑,但中國對外投資逆勢增長44%,達1830億美元,成為全球第二大對外投資國。2017年,我國對外直接投資1582.9億美元,同比下降19.3%,首次出現負增長,但仍為歷史第二高位(僅次於2016年),非理性對外投資得到有效遏制。2018年,在國際形勢日趨複雜多變的情況下,我國對外投資合作保持平穩有序健康發展。2018年全年,我國全行業對外直接投資1298.3億美元,同比增長4.2%。對外承包工程完成營業額1690.4億美元,同比增長0.3%。對外勞務合作年末在外各類勞務人員99.7萬人,較上年同期增加1.7萬人。截至2018年底,我國對外直接投資存量達到1.94萬億美元。2019年1-11月,我國全行業對外直接投資1044億美元。製造業等實體經濟領域對外投資穩步增長。企業對外投資並購活躍,在全球52個國家(地區)實施完成並購項目294起,實際交易總額294億美元。

 

新時期對外直接投資在迅速發展的同時也呈現出一些新的特徵:

 

(一)雙向投資趨於平衡

 

2

2014年11月9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同與會亞太工商界代表合影。

 

2014年全國對外直接投資規模與同期我國吸引外資規模僅差35.6億美元,這也是我國雙向投資按現有統計口徑首次接近平衡。2018年我國對外投資流量首次超過吸收外資金額,成為資本凈輸出國。2018年我國對外直接投資流量已連續四年高於吸收外資金額,中國雙向投資進入均衡發展的新階段。

 

(二)對外直接投資發展潛力巨大

 

UNCTAD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我國FDI存量為19388.7億美元,佔世界FDI存量的比重不足6.3%,與發達國家相比仍存較大差距,增長空間巨大。經濟研究公司榮鼎諮詢(Rhodium Group)和柏林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聯合發佈的研究報告也指出,預計到2020年,中國在全球的對外直接投資存量將從目前的7440億美元猛增至2萬億美元,存在巨大的發展潛力。

 

(三)對外直接投資産業、區域結構繼續優化

 

近幾年來,租賃和商務服務業、採礦業、批發零售業成為我國對外直接投資的主要領域,對外直接投資産業結構日趨多元化,非資源類投資明顯增加。從區域結構來看,過去五年,中國對拉美和非洲的對外投資大幅增加,在一定程度上分散了亞洲地區所佔比重。

 

(四)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在國際社會上獲得讚譽

 

中國企業在海外更加注重環境保護、企業社會責任等,在國際社會上獲得越來越多的讚譽。莫三比克共和國總理艾雷斯·阿裏在“第二屆世界投資論壇”上表示,中國為非洲國家的基礎設施、礦産等項目發展提供投資,為非洲快速擺脫危機、增加吸引外國投資起到了積極作用。

 

中國對外承包工程商會在2015年發佈的工作報告中指出,多重政策利好中國企業對外投資。首先,中國政府把對外經濟合作作為經濟外交戰略的重要內容,加快建設全方位對外開放新格局,將為行業發展帶來難得機遇。“一帶一路”、中巴和孟中印緬經濟走廊、中非合作框架等一系列戰略構想,勾畫出中外經濟合作的新藍圖。其次,政府加大審批制度改革,進一步簡政放權,自貿協定談判不斷取得新進展,極大地激發企業國際化發展的積極性。商務部修訂發佈的《境外投資管理辦法》,明確企業對外投資主體地位,保證企業投資決策自主權,允許發揮自身優勢到境外開展投資合作,自擔風險到各國各地區自由承攬工程和勞務合作項目等,這為中國企業開展海外投資業務減少了束縛和障礙。中韓、中澳等自貿協定的簽署,在對外投資、承包工程、勞務合作等領域做了便利化安排,中國企業在市場準入方面將面臨新的有利條件。

 

習近平總書記2017年1月在世界經濟論壇上發表主旨演講時指出,預計未來5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將超過7500億美元。中國在全球外國直接投資中的影響力不斷擴大,2018年流量佔全球比重14.1%,連續3年超過一成,較上年提升3個百分點;2018年底存量佔6.4%,較上年提升0.5個百分點,皆創歷史新高。

 

(白光裕 編撰 馬林靜 更新)

 

參考資料:
  1.UNCTAD:《World Investment Report 2018》,United Nations Publication,2018。
  2.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網站:http://www.gov.cn
  3.彭金美:《多重政策利好,2015中國對外投資迎來“機遇年”》,中國經濟網,2014年12月13日。
  4.商務部、國家統計局、國家外匯管理局:《2017年度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統計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