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務大事記1993年

 

2月15日 國務院發出《關於加快糧食流通體制改革的通知》。(內貿)

 

2月27日 中日經濟貿易定期協商會第六次會議27日-29日在廣州召開。(外貿)

 

2月28日 外經貿部部長助理劉山在率領中國政府經貿代表團28日-3月5日訪問南非。這是中國部長級代表團首次訪問南非。3月4日,劉山在和南非司法部長在約翰內斯堡共同主持長城貿易中心(南非)的開業儀式。(外貿)

 

3月1日 中斷了四年之久的中美關貿總協定雙邊磋商在北京恢復。以外經貿部副部長佟志廣為首的中國代表團和以美國助理貿易代表格拉斯為首的美國代表團就中國復關議定書的主要內容進行了具體討論,並在部分問題上達成了共識。佟志廣指出,中國完全有能力履行關貿總協定的各項義務,希望通過中美之間積極和建設性的磋商推動總協定中國工作組的談判進程。格拉斯自發言中重申美國支援中國獲得關貿總協定締約國地位的努力,並表示願與中國代表團一起,做出一切努力,以實現這一目標。(外貿)

 

3月8日 國務院批轉國家體改委《關於1993年經濟體制改革要點》,要求各地各部門根據實際情況認真貫徹執行。《要點》提出,本年度將大力發展市場體系,加快以改革進口管理體制為重點的外貿體制改革。(外貿)

 

3月9日 由外經貿部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駐華辦事處聯合舉辦的“中國/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第四週期合作方案第二次全國項目主任會議9-11日在昆明舉行,經貿部副部長佟志廣出席會議。(發展援助)

 

3月16日 第八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決定,對外經濟貿易部更名為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綜合)

 

3月22日 中國、丹麥經貿混委會第十三次會議22日-26日在北京舉行。(國際經濟合作)

 

3月29日 外經貿部部長吳儀同德國聯邦經濟部長君特代表本國政府在北京簽署關於成立中德經濟合作投資委員會的意向書和關於中德中小企業經濟合作投資委員會書。此外,雙方還簽訂南平鋁廠軋機器公司和西安啤酒裝線合作協議。(利用外資)

 

4月 1993年海峽兩岸經貿交流在交流層次、規模上有了新的突破。在新加坡舉行了具有歷史意義的汪辜會談,這是海峽兩岸授權的民間團體最高負責人之間首次舉行的民間性、經濟性、事務性、功能性會談。會談形成“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共識。會談的成功舉行標誌著海峽兩岸關係邁出了歷史性和重要的一步。會談簽署的《汪辜會談共同協議》指出,“雙方均認為應加強兩岸交流、互補互利”。(綜合)

 

4月26日 中國、比利時-盧森堡經濟聯盟部長級混合委員會第九次會議26日-27日在布魯塞爾舉行。26日,外經貿部部長吳儀與比利時外貿和歐洲事務大臣代表本國政府簽署了會談紀要和比利時向中國提供政府貼息貸款的備忘錄。(國際經濟合作)

 

4月28日 中國、南韓第一次貿易事務會議28日-29日在北京舉行。(外貿)

 

5月 新當選的美國總統克林頓以行政命令方式延長1993-1994年度對華貿易最惠國待遇,同時提出將視中國人權方面的進展決定是否給予中國1994-1995年度最惠國待遇。美國每年對華貿易最惠國待遇審議,給兩國企業界的經貿合作帶來了不確定性和不可預測性。(外貿)

 

6月24日 中共中央、國務院下發《關於當前經濟情況和加強宏觀調控的意見》,即1993年中央六號文件。文件指出:我國經濟中出現的一些新的矛盾和問題,一是貨幣過量投放,金融秩序混亂;二是投資需求和消費需求都出現膨脹的趨勢;三是財政困難狀況加劇;四是由於工業增長速度越來越快,基礎設施和基礎工業的“瓶頸”制約進一步強化;五是出口增長乏力,進口增長過快,國家外匯結存下降較多;六是物價上漲越來越快,通貨膨脹呈現加速之勢。上述情況表明,當前的宏觀經濟環境已經繃得很緊,有些矛盾和問題還在繼續發展,如果不抓住時機,進一步深化改革,抓緊實施宏觀調控措施,勢必導致社會供需總量嚴重失衡,通貨膨脹進一步加劇,甚至會引起經濟大的波動,影響社會安定。為此,文件提出一系列加強和改善宏觀調控的措施,主要包括實行適度從緊的財政貨幣政策、整頓金融秩序、控制投資規模、增加有效供給、運用進口調劑國內市場、整頓流通環節、加強價格監管等。文件指出:在解決問題時,要把加快發展的注意力集中到深化改革、轉換機制、優化結構、提高效益上來。(綜合)

 

7月15日 國務院召開全國加強邊境地貿易管理工作會議15日-16日在北京舉行。會議主要目的是,貫徹落實中共中央領導重要指示,加強對地方貿易的管理,制止偽劣商品出口國境,促進邊地貿易持續、穩定、健康地發展。有關省、市、自治區及計劃單列市政府,外經貿委及國務院有關部門的負責同志出席了會議。(外貿)

 

8月5日 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國家體改委、國家經貿委關於印發《對外經濟貿易企業轉換經營機制實施辦法》的通知。要求外貿企業真正成為自主經營、自負盈虧、自我發展、自我約束的法人實體和市場競爭主體。國家相繼批准對一些大型專業外貿公司進行試點,組建企業集團,加強工貿(技貿)結合,發展實業化、集團化、國際化經營。之後,各省市地方外貿企業也相繼組建集團。外貿企業與生産企業在自願互利的基礎上,以股份等經濟形式結合起來,實現優勢互補,逐步成長為在國際市場上有競爭力的、以外貿為龍頭的貿工(貿技)相結合的外向型企業集團或股份聯營公司。(外貿)

 

11月11日-14日 中共十四屆三中全會在北京舉行。全會審議並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干問題的決定》。《決定》指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是同社會主義基本制度結合在一起的。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就是要使市場在國家宏觀調控下對資源配置起基礎性作用。(綜合)

 

11月 黨的十四屆三中全會後,我國外貿企業改革進入了以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為標誌的新階段。建立現代企業制度要求外貿企業加快轉換經營機制,建立産權清晰、權責明確、政企分開、管理科學的企業制度。按照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的總體部署,中國糧油食品進出口公司、中國成套設備進出口總公司、中國醫藥對外貿易總公司等一批中央和地方外經貿企業進行了建立現代企業制度試點工作,分別改組為國有獨資公司或者有限責任公司。在理順産權關係的基礎上,分別建立了新的法人治理結構,並從人事制度、分配製度、組織機構設置、財務體制等方面進行了相應的改革。(外貿)

 

11月20日 亞太經濟合作組織領導人首次非正式會議在美國西雅圖舉行。這是自1989年11月亞太經濟合作組織成立以來舉行的最高級別的會議。應美國總統克林頓的邀請,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出席會議併發表講話,提出要把一個和平與繁榮的世界帶入21世紀。(國際經濟合作)

 

12月6日 外經貿部、海關總署和國家商檢局聯合召開“全國第三次打擊紡織品非法轉口工作會議閉幕。我國政府一貫重視查禁和打擊紡織品非法轉口活動工作,並採取了一系列具體的打擊措施,使得非法紡織品轉口工作得到了一定抑制。(外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