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務大事記1958年

 

1月1日起 商業部撤銷若干個專業商貿公司,改組為商業部內部的專業局,並規定各專業貿易局除直接領導一級外,對外各省、市、自治區相應公司不再保持領導關係。隨後大部分省、市、自治區相應也將專業公司改為商業廳(局)內部的經理部,實現政企合一。(內貿)

 

2月1日 中國礦産出口公司和中國五金進口公司,同以稻山嘉寬為團長的日本鋼鐵代表團在北京簽訂了長期鋼鐵貿易協定,雙方商定自1958年至1962年五年期間,雙方各出口1億英鎊,中方出口鐵礦、煤炭等,日方出口多種鋼材等。(外貿)

 

2月21日 根據全國人大通過的決定,中央商業部門進行了合併,將商業部改為第一商業部,城市服務部改為第二商業部,將供銷合作總社與第二商業部合併。9月,第一、第二商業部又合併為統一的商業部。(內貿)

 

3月1日 經過兩年時斷時續的談判,中國貿促會同日本國會議員促進日中貿易聯盟、日本貿易促進會和日中輸出入組合等三個團體組成的訪華代表團在北京簽訂第四次貿易協定。協定金額增加到各出口3500萬英鎊,還規定雙方相互辦展覽,加強技術交流,對重要物資確保長期供應關係,特別是在備忘錄中規定了互設商務代表機構待遇等有關事項。從1953年起到1958年3月兩國民間機構先後簽訂了四次中日貿易協議或協定。(外貿)

 

4月11日 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發佈《關於物價管理許可權和有關商業管理體制的幾項規定》,將地方商業機構的設置和人員編制權、農産品收購權、冷背殘傷商品的降價權、生産資料分配權和工商利潤分配權下放給省、市和自治區。(內貿)

 

4月23日 中蘇兩國政府簽訂《中蘇通商航海條約》,為兩國開展貿易活動和經濟合作奠定了法律基礎。中蘇兩國貿易在10年間迅速發展,至1959年,兩國間貿易額達到18.9億盧布(折合20.98億美元),佔當時中國對外貿易總額的48%,比1950年增長了5.2倍。隨著中蘇兩國經濟貿易關係的發展,在兩國領土接壤地區還開展了邊境貿易。(法律)

 

5月1日 中蘇兩國外貿部門換文。根據換文,中國的黑龍江省同蘇聯的哈巴羅夫斯克(伯力)邊區、沿海邊區和阿木爾州,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同蘇聯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3個加盟共和國,內蒙古自治區同蘇聯的赤塔州,自1958-1960年先後開展了邊境貿易,本著互通有無的原則,進行滿足邊民生産和生活需要的商品交換,成為兩國國家貿易的一個補充。同時,兩國商業部門之間還于1958年和1959年進行了日用消費品交換。50年代中蘇兩國貿易的蓬勃發展,對新中國恢復和發展國民經濟和進行社會主義建設具有重要的意義和積極作用。(貿易)

 

5月4日 由於5月2日在日本長崎發生了暴徒侮辱中國國旗事件,中國政府決定停止簽發日本的進出口許可證。中日貿易再度中斷。(外貿)

 

5月24日 對外貿易部發佈《關於對資出口經營工作的幾項措施和暫行辦法》。(外貿)

 

6月4日 中國政府和挪威政府貿易和支付協定在北京簽訂。(外貿)

 

6月25日至8月15日 全國外貿局長會議在上海舉行。7月6日,周恩來總理接見出席會議代表並作重要指示。(外貿)

 

8月11日 毛主席參觀天津出口商品陳列館。(外貿)

 

8月26日 中央工商行政管理局在天津市召開市場管理和對私改造工作現場會議,會議確定在新形勢下工商行政管理的任務是:“加強對私改造,將一切殘存的個體戶納入社會主義改造的各種形式;要加強市場管理,積極地為工農業生産服務,為消費者服務,保證國家計劃的完成,消滅資本主義經濟殘余,將全國城鄉某些分散的市場,完全改造為有組織有計劃的市場。”(內貿)

 

8月 中共中央頒布《關於對外貿易必須統一對外的決定》和《關於外貿外匯體制改革的決定》,對新中國成立以來的對外貿易體制進一步給予肯定,並決定在集中統一方面進一步加強,制止盲目放權風,保證在統一對外原則下發展對外貿易。1958年全國掀起“大躍進”放權浪潮,出現了以“快”為主的傾向,各省、市、自治區都要建立獨立完整的工業體系,盲目下放計劃、財務、工業、商業、人事管理權,計劃經濟體制的國民經濟的發展一度受到干擾。在對外貿易領域,國營對外貿易企業統一經營的局面有所鬆動,對外貿易部門除了財權仍歸中央財政外,計劃、機構、人員編制都有所下放,地方強烈要求擴大地方進出口經營權,同時,在對資本主義國家貿易中,有些口岸違反原有經營分工的規定,相互爭配額、爭市場、抬價搶購、低價競銷,個別地方甚至不經過對外貿易機構對外進行貿易活動。(外貿)

 

9月17日 中國政府和錫蘭(現斯里蘭卡)政府在科倫坡就中國幫助錫蘭進行水災善後恢復工作貸款換文。(援外)

 

9月24日 中共中央、國務院頒布《關於改進計劃管理體制的決定》,提出實行“專業部門和地區相結合”,以地區綜合平衡為主的計劃管理體制。由於指導思想上“左”的錯誤,改革過程過急過快,改革環境不盡合理,致使這次改革出現許多重大失誤。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次全局性的宏觀決策上失控,造成國民經濟陷入全面失調的困境。(內貿)

 

9月25日 中國政府和突尼西亞政府貿易協定在突尼西亞簽訂。(外貿)

 

9月27日 中國政府和朝鮮政府關於貸款給朝鮮政府的協定在北京簽訂。薄一波副總理和朝鮮內閣副首相分別代表本國政府簽字。(援外)

 

10月20日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設成就展在柬埔寨首都金邊開幕。(援外)

 

10月29日 中共中央批准並轉發陳毅、李富春同志《關於加強對外經濟、技術援助工作領導的請示報告》。這是建國以來中央首次以正式文件的形式對中國對外經濟技術援助工作做出明確指示。(援外)

 

10月 對外貿易部發佈了《出口商品檢驗工作細則》。明確規定商檢工作的範圍還包括進出商品的殘損和短缺檢驗、重量鑒定、裝載出口商品的船艙檢驗等。(外貿)

 

11月9日 國務院發佈《關於農副産品、食品、畜産品、絲、綢等商品分級管理辦法的規定》,根據這些商品在國計民生中重要程度及生産分佈和供應情況分為三類,實行分級管理,從農副産品開始。(內貿)

 

11月21日 批准在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內設立海事仲裁委員會,並明文規定,海事仲裁委員會的受案範圍為:1.關於海上船舶互相救助、海上船舶和內河船舶互相救助報酬的爭議;2.關於海上船舶碰撞,或者海上船舶損壞港口建築物或設備所發生的爭議;3.關於海上船舶租賃業務、海上船舶代理業務和根據運輸合同、提單或其他運輸文件而辦理的海上運輔業務以及海上保險等所發生的爭議。海事仲裁委員會根據雙方當事人在爭議發生前或發生後所簽訂的契約、協議等受理海事爭議案件。海事仲裁委員會的裁決是終局裁決,雙方當事人不得向法院或其他機關提出變更要求。海事仲裁委員會的設立,進一步充實、完善了中國的涉外仲裁製度,在當時中國司法系統涉外訴訟機制尚不健全的情況下發揮了積極作用。(外貿)

 

12月4日 中央工商行政管理局在廣東省廣州市召開商標工作會議,提出商標註冊的目的不是單純為了保護“專用權”,而是為了促使生産企業保證和提高産品品質。(外貿)

 

12月8日 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主席南漢宸率領中國代表團出席在開羅舉行的亞非經濟合作組織會議第一次會議。(經濟合作)

 

12月15日 中國政府和阿聯酋政府貿易協定在開羅簽訂。(外貿)

 

12月23日 周總理接見外貿部召開的口岸外貿局長座談會代表,就外貿政策問題做了重要講話,明確指出,對外貿易“要量力而行,逐步發展”,要“重合同、守信用、重品質先於重數量”。(外貿)

 

12月29日 中國政府和蒙古政府關於給予蒙古經濟技術援助協定在北京簽訂。賀龍副總理和蒙古部長會議副主席分別代表本國政府簽字。(援外)

 

12月31日 1958年起掀起了大躍進高潮,農業推行人民公社化運動,工業搞“並、轉、升”的同時,商業在所有制方面更是急於過渡,集體所有制轉為全民所有制。供銷合作社由集體所有制轉化為全民所有制。合作商店、合作小組升級過渡和下放轉讓,其中10萬人轉入國營商業;50萬人下放到農業或轉為運輸業;50萬人轉入城市人民公社;20萬人退職。(內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