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務大事記1953年

 

1月1日 國家開始執行第一個五年計劃(1953年-1957年)。黨和國家提出了過渡時期的總路線。其主要內容:在逐步實現國家的工業化同時,實現對農業、手工業和對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

 

根據第一個五年計劃,實行計劃管理體制,以“統一計劃,分級管理”為原則,對國民經濟實行直接計劃和間接計劃相結合的計劃制度。國營和公私合營企業主要實行直接計劃,即由國家下達指令計劃,主要生産資料由主管部門按計劃供應,産品由物資、商品部門收購或調撥。對農業、手工業、私營企業,主要實行間接計劃,即國家通過經濟措施、合同、政策等手段,將它們的經濟活動納入國家計劃,所需生産資料通過市場供應。對個體農業在農業合作化前實行結算性計劃,對糧、面、油實行統購、統銷以後,特別是農業合作化以後,對徵購、派購任務下達指令性計劃。

 

商業管理體制:實行統一領導、分級管理。商業部、總公司和省商業廳都有一定的商品分配權。對一、二類商品實行計劃分配,三類商品通過供應會議等形式自由成交。

 

外貿體制:實行集中管理的政策,進出口業務統一由各專業外貿公司經營,其他部門和單位不得對外成交。

 

物資體制:重要的生産資料實行中央統一分配製度,按照重要程度又分國家統一分配物資,如鋼鐵、木材、水泥、煤炭、汽車等;各中央主管部門分配的物資即部管物資。1953年中央統一分配的物資27種,後逐漸增至1957年的523種。

 

物價管理體制:以“統一領導、分級管理”為原則,1953年到1956年間,農産品收購價和市場價歸商業部統一管理,具體包括地區差價、進銷價、批差價、季節差價等作價原則和辦法。1954年以後,主要商品價格歸商業部管理,次要商品價格下放給各省、市、自治區管理。

 

從第一個五年計劃起,國家將生産資料從流通中分離出來,以“物資”的名義實行嚴格的統配部管,農副産品以統購派購為主,消費品則實行調撥分配,大多憑證憑票限定供應,市場處於全面緊張狀態,市場進入一個全面短缺的時期。(綜合)

 

1月1日 中央工商行政管理局出版《工商行政通報》。(內貿)

 

1月14日 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21次會議通過批准《關於海關與對外貿易管理機構實行合併的決定》。根據決定海關總署劃歸對外貿易
部領導。(外貿)

 

3月1日 對外貿易部對原有公司按商品經營分工進行了調整,成立了按商品分工的14家專業貿易公司以及海運和陸運兩家外貿運輸公司。它們分別是中國機械進口公司、中國五金電工進口公司、中國礦産公司、中國技術進口公司、中國化工雜品進口公司、中國進出口公司、中國雜品出口公司、中國畜産公司、中國茶葉出口公司、中國煙麻出口公司、中國食品出口公司、中國糧谷出口公司、中國油脂出口公司、中國陸運公司和中國海運公司。(外貿)

 

3月25日 全國國營對外貿易統計制度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會議制定了《國家對外貿易機構統計制度》。(外貿)

 

4月27日至5月9日 對外貿易部全國特派員會議在北京召開。(外貿)

 

4月27日 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工業展覽會在北京勞動人民文化宮大殿內舉辦。鄧小平副總理為展覽會剪綵。這是新中國建立以來接待的第一個來華國際展覽會。新中國成立後,為了打破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實行的封鎖和禁運,獲得國民經濟建設和發展的要素和資源,爭取更多國家的理解和支援,急需開闢通往國際市場的路徑,舉辦展覽是重要渠道之一。(外貿)

 

5月15日 中蘇兩國簽訂了關於蘇聯援助中國發展國民經濟的協定和議定書,簽訂了《中蘇經濟技術合作協定》,其中包括一項蘇聯無償向中國提供技術文件的獨立條款。根據這項條款,蘇聯向中國提供了國內相關領域裏的最新技術。蘇聯承諾援助中國新建和改建一大批規模巨大的工程項目,即1953—1959年內,援助我國建設與改建91個企業。(經濟合作)

 

6月 中共統戰部在報送中共中央的《關於利用、限制、改造資本主義工商業的若干問題》的報告中,總結了三年來對資本主義工商業實行利用、限制、改造的政策經驗,並提出公私合營的改造私有制的方式。(內貿)

 

6月5日 中國政府和波蘭政府貿易協定在北京簽訂。(外貿)

 

6月5日 中國進出口公司和法國工商業貿易代表團關於易貨貿易協定在北京簽訂。(外貿)

 

1953年夏季以後 國家開始逐步著手進行工商業社會主義改造工作。首先改造批發商業,然後改造零售業。國家運用多種措施限制私營批發商的經營活動,並實行替代私營批發商的政策。(內貿)

 

7月1日 為了打破封鎖禁運,開拓對資本主義國家的進出口業務,中國在東柏林設立了中國進出口公司代表處,作為開展對西歐國家開展貿易業務活動的一個窗口。新中國成立後,在1956年以前,中國與聯邦德國之間的貿易主要通過香港和英國間接地進行。當時聯邦德國政府追隨美國對中國實行“封鎖、禁運”,阻礙了雙邊貿易的發展。1953年7月,中國進出口公司代表處在東柏林成立後,同聯邦德國的德意志經濟東方委員會、東亞協會及工商界人士進行廣泛接觸,增進了相互了解。同時,中國進出口公司代表處還組團訪問了聯邦德國,這是新中國成立後,中國外貿公司代表團首次訪問聯邦德國。(外貿)

 

7月6日 倫敦出口公司董事長傑克•佩裏率領先遣團訪華,在北京同中國進出口總公司簽訂了兩國間的第一個貿易協議,也是西方國家商界與新中國簽訂的第一個貿易協定。也宣告48家集團(推動中英貿易關係發展的民間機構)正式成立。(外貿)

 

7月11日 中國工農業展覽會在莫斯科開幕。(外貿)

 

7月29日 朝鮮停戰協定簽訂後,日本“一部分經濟界人士和勞動團體等要求重新恢復中日貿易的呼聲日益高漲”,日中貿易議員聯盟策動國會于1953年7月29日在眾議院和7月30日在參議院先後通過了日中貿易促進決議案。中國貿促會抓住這一有利時機,邀請自民黨議員池田政之輔等訪華,商談簽訂貿易協定事宜。(外貿)

 

8月6日 中財委發出《關於市場管理的意見的指示》。《指示》規定:“在各級市場上,對消費者、農民小量的、非投機性的糧食交易不得限制。對代客買賣的糧行,應根據情況,給以一定的手續費,爭取他們為國營糧食部門服務”。(內貿)

 

8月20日 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博覽會中國館開幕。(外貿)

 

9月26日 波蘭經濟展覽會在北京開幕。鄧小平副總理為展覽會剪綵。(外貿)

 

10月16日 中共中央通過《關於實行糧食的計劃收購與計劃供應的決議》,提出“為了從根本上解決糧食問題,把糧食供應放在長期穩固的基礎之上,除了努力促進農業生産的互助合作化和技術改良,藉以增産糧食,把糧食生産發展的速度,逐步提高到足以保證國民經濟向前發展的水準外,必須在全國範圍內,採取如下的措施:(一)在農村向余糧戶實行糧食計劃收購(簡稱統購)的政策;(二)對城市人民和農村缺糧人民,實行糧食計劃供應(簡稱統銷)的政策,亦即是實行適量的糧食定量配售的政策;(三)實行由國家嚴格控制糧食市場,對私營糧食工商業進行嚴格管制,並嚴禁私商自由經營糧食的政策;(四)實行在中央統一管理之下,由中央與地方分工負責的糧食管理政策。上述四項政策,除少數偏僻地區和某些少數民族地區之外,必須全國各地同時實行。上述四項政策,是互相關聯的,統一不可的。只實行計劃收購,不實行計劃供應,就不能控制市場的銷量;只實行計劃供應,不實行計劃收購,就無法取得足夠的商品糧食”。(內貿)

 

10月16日 中共中央指示對外貿易部:“密切內外銷結合,擴大內外交流,保證供應工業建設的需要;”“凡對國計民生關係重大的商品(如糧食、大豆、植物油等),保證國內供應是需要的,但不能只強調這一方面,還必須想盡一切辦法擠出來,以供應出口。凡對國計民生關係較小的商品,應積極組織出口;有些商品(如肉類、花生)更可適當節減國內消費,以滿足出口需要。”(外貿)

 

10月29日 第二次中日民間貿易協議在北京簽訂。雙方簽訂了為期一年零二個月的第二次中日民間貿易協定。協定除了對商檢和仲裁條款作了規定外,對個別商品分類及出口比例進行了調整。協議金額與第一次相同,仍為各方出口3000萬英鎊。在執行計劃期間,也因受到美國和日本政府的禁運限制,14個月僅完成計劃的38.8%。(外貿)

 

11月15日 中共中央作出《關於在全國實行計劃收購油料的決定》。國家對棉花和棉布實行了計劃收購和供應。所有這些,都是在物資比較缺乏的情況下採取的必要的過渡性政策。這些政策的實施,在關係著國計民生的糧棉油等重要方面,取締了市場投機,保證了國家建設和人民生活的需要,並且初步切斷資産階級和農民的經濟聯繫,有利於對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內貿)

 

11月16日 中央人民政府頒布《進出口許可證制度實施辦法》。(外貿)

 

11月23日 中國總理周恩來和朝鮮首相金日成分別代表本國政府在北京簽訂了中朝經濟及文化合作協定,為兩國在經濟和文化方面進行長期合作奠定了基礎。此後雙邊貿易逐步發展。(經濟合作)

 

11月30日 中國政府和印度尼西亞政府貿易協定在北京簽訂,為中印雙邊貿易關係的發展奠定了基礎。在對中國實行貿易禁運之後,印尼同中國一度停頓的貿易關係開始恢復, 1954年6月,中國政府貿易代表團訪問印尼,兩國政府間又簽訂了年度貿易議定書和支付協定,規定兩國以記帳方式每年各出口價值840萬美元的商品,使兩國間的貿易得到進一步發展。(外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