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務大事記1952年

 

2月10日 中國政府和朝鮮政府1951年及1952年貸款和貿易議定書在北京簽訂。(外貿)

 

4月1日 中國貿易部部長葉季壯同越南國家銀行行長阮良朋分別代表本國政府在北京簽訂了中越第一個貿易協定書。在1951年至1978年的二十多年間,中越貿易的發展,同中國支援越南的民族解放戰爭和經濟建設所提供的大量援助密切聯繫。1951年中國同越南建立貿易關係時,越南正處於艱難的抗法戰爭時期,中國是當時唯一同越南進行貿易的國家,雖然貿易額不大,主要是生活日用品,但對越南人民解決戰時急需是雪中送炭。1954年中方順差近200萬美元,全部轉為對越南的無償援助。此外,為照顧兩國邊境居民探親訪友、相互趕集和交換小量生産資料和生活必需品的習慣,1952年,中越兩國政府還簽訂了邊境小額貿易的議定書,雙方邊民根據自産、自銷、自用的原則,在指定的口岸按規定的限額進行小額貿易。(外貿)

 

4月2日 莫斯科國際經濟會議開幕,會期10天,包括中國在內的48個國家的471位代表出席。會議期間,南漢宸率領的中國代表團于4月8日同英國代表簽訂了《中英貿易議定書》,4月12日進一步簽訂了一個當年年底成交的正式貿易協定──《中英貿易協定》,成交額為2000萬英鎊。英國曾經是中國早期對資本主義國家的主要貿易對象。中英兩國貿易關係歷史悠久。1951年5月,英國政府追隨美國對中國實行封鎖禁運後,兩國貿易關係受到了嚴重的影響,給英國的經濟利益帶來了損失,日益引起了英國廣大人民的不滿,要求恢復和發展中英貿易關係的呼聲越來越高。在莫斯科召開的國際經濟會議,為恢復西方國家同中國的貿易創造了條件。(外貿)

 

4月2日 莫斯科國際經濟會議期間,由加德羅斯率領的法國工商界代表團同中國代表團進行了首次接觸,就開展中法兩國間貿易往來問題交換了意見,並簽訂了第一個中法民間貿易協議,從此開啟了中法貿易關係的大門。中法兩國間的貿易關係有悠久的歷史。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由於法國不承認新中國,同台灣國民黨政權繼續保持“外交關係”,並且追隨美國對中國實行“封鎖、禁運”,中法兩國間的貿易額很小。莫斯科會議後,1953年6月,由法國國際貿易促進會主席德普拉率領的法國工商業貿易代表團首次訪問了中國,同中國進出口公司簽訂了關於易貨貿易的協定。(外貿)

 

5月4日 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在北京召開成立大會。大會選舉南漢宸為貿促會主席,李燭塵、雷任民為副主席,冀朝鼎為秘書長。(外貿)

 

6月1日 中國貿促會主席南漢宸同日方國會議員高良富等三位代表在北京簽訂中日貿易協定。這是第一次中日民間貿易協議。協議規定,到1952年底,各方出口3000萬英鎊,出口貨物按重要程度分甲、乙、丙三類,雙方按相應比例輸出商品,並且明確以同類物質交換為原則。儘管由於美國和日本政府的阻撓,協議只完成原計劃的5%,但中日民間貿易邁出了第一步。(外貿)

 

8月17日 周恩來總理帶著中國“一五”計劃的設想和輪廓草案(包括《三年來中國國內主要情況及今後五年建設方針的報告提綱》、《中國經濟狀況和五年建設的任務》及八個附表、《中國國防軍五年建設計劃概要》等資料)到莫斯科尋求支援,史達林表示願意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在資源勘探、企業設計、設備供應、提供技術資料、派遣專家和提供貸款等方面給中國以幫助。(經濟合作)

 

9月3日 中央貿易部分為商業部和對外貿易部。商業部歸口領導和管理國內貿易,對外貿易部歸口領導管理對外貿易。對外貿易部成立後設立了商品檢驗局,統一領導全國進出口商品檢驗工作。對外貿易部還管理對外物資援助,組織下屬各出口總公司實施。(外貿)

 

9月21日 中國同芬蘭簽訂了兩國政府間貿易協定。隨後,英國、挪威和荷蘭于1954年相繼同中國建立了外交和半外交關係。中國同這些國家官方和民間貿易往來的發展,對打破西方國家的“封鎖”和“禁運”,拓展同西歐各國的貿易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外貿)

 

9月 外貿部決定,在原中國國際經濟研究所(1948年在香港成立)的基礎上,成立對外貿易部國際貿易研究所。(外貿)

 

11月1日 經政務院批准,中央私營企業局與外資企業局合併為中央工商行政管理局,為政務院直屬局,主要管理私營企業、公私合營企業、外資企業以及工商行政工作。(內貿)

 

11月12日 中共中央發出調整商業的指示,指出“根據各地最近的報告,國內工商業自入秋以來,日見活躍,熱門貨供不應求”。“但公私經營的比重有了顯著的變化,即公營商業與合作社商業的比重一般增加了,私營商業的比重一般下降了。”“商業中公私比重的變化是不可避免的,但私營商業營業金額的過急下降或過早下降,則一定會增加失業人員,並影響城鄉的交流和廣大人民的生計。目前已在廣大區域內形成了公私關係的緊張形勢,失業人員已在大量增加,許多中小工商業者家庭商店及攤販,已在埋怨我們。因此我們必須予以調整”。“對於農業産物和農業削産物的收購價格,當然必須照顧到産地的成本與生産情況,但是同時又必須照顧到銷地售價,只顧一方面的思想是錯誤的。”“只有照顧到生産者,販運者與消費者三方面,才能實實在在保護農民的利益。中央商業部對於各種農業副産物,應規定適當的比價”。“為了保障人民利益,暢通城鄉交流,為了提高私府經營的積極性,除了合理調整價格與適當劃分經營範圍之外,還應取消各地對於私商的各種不適當的限制,禁止各地交易所的獨佔壟斷行為”。(內貿)

 

12月18日 中國與錫蘭(現斯里蘭卡)政府簽訂《中國與錫蘭關於橡膠和大米的五年貿易協定》(俗稱《米膠協議》),其主要內容為我國每年以27萬噸大米換取錫蘭5萬噸橡膠。這是新中國同非社會主義國家第一筆重大易貨貿易協定。“米膠協定”的簽署和執行,是我國打破“封鎖”“禁運”的一個標誌性措施。該協定從1952年執行到1982年,長達30年。(外貿)

 

12月30日 國營商業在全國已建立起3萬多個商店,比1950年增加3倍,職工達到57.7萬人,同時政府大力倡導和協助組織農村供銷合作社和城市消費合作社,使它成為發展商品流通的重要力量。私營商業和個體商業也得到了發展。據不完全統計,1952年私營商業增加28萬戶,從業人員增加1千萬人,商品零售額增加19.1億元。遍佈城鄉的個體小商小販達650萬人,成為商品流通不可忽視的力量。(外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