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邁向可兌換的歷程

 

早在1993年黨的十四屆三中全會,我國就提出了將人民幣發展成為“可兌換貨幣”的目標,人民幣開始了向可兌換發展的進程。

 

1996年,我國接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協定》第八條款義務,實現了人民幣經常項目完全可兌換。然而,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進程卻因隨後不久爆發的亞洲金融危機而被擱置。2003年10月,黨的十六屆三中全會再一次明確了“逐漸將人民幣變為可自由兌換貨幣”的目標,並推出了很多簡化外匯管理和促進資本賬戶可自由兌換的措施。但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又使這一改革的進程陷入停滯。

 

全球金融危機之後,由於缺乏硬通貨和主要貨幣的波動性增加,很多國家對人民幣的需求增加了。作為回應,中國開始在跨境貿易和直接投資中推進人民幣的使用,以一種合理且有秩序的方式擴大人民幣在跨境貿易和投資中的使用,包括允許外國機構投資本國銀行間債券市場和開展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制度;持續深化雙邊貨幣合作,與夥伴國家簽訂了雙邊貨幣互換協議;促進離岸人民幣市場的穩定發展,在其他國家和地區建立起人民幣清算銀行。這些措施不僅支援了人民幣國際化的快速發展,而且進一步強化了人民幣資本賬戶的可自由兌換。2011年,國家“十二五”規劃提出了加快推進人民幣實現資本項目可兌換,同時在金融改革中明確提出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2013年,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宣佈中國將尋找機會推進“人民幣資本賬戶可自由兌換的進程”。李克強總理在2015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要穩步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擴大人民幣國際使用”,2017年又進一步提出要“堅持匯率市場化改革方向,保持人民幣在全球貨幣體系中的穩定地位”。2018年4月,中國人民銀行將凈流入和凈流出宏觀審慎調節系數均調整為0.5,進一步完善跨國企業集團跨境人民幣資金池業務政策,提升了資本項目可兌換程度。

1171

位於倫敦金融城的中國銀行倫敦分行。

 

近幾年,我國在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方面取得了一些新的進展,包括:對於企業“走出去”過程中的投融資行為,實現了匯兌環節按實需原則購匯和支付,推出了滬港通,允許外國投資者直接購買在上海交易所上市的股票,而無需事先獲得批准,境外機構在境內發行人民幣債券更加便利,上海自貿區分賬核算單元有關文件也已發佈。目前,我國只有少數資本賬戶項目完全不可自由兌換。根據IMF對資本賬戶交易的分類,40項中的35項全部或者部分實現了可自由兌換,只有5項仍舊完全不可自由兌換。這五項主要涉及到個人跨境投資以及非居民在本國市場發行股票和其他金融工具。

 

2015年6月,中國人民銀行在《人民幣國際化報告(2015)》中再次重申,將進一步推動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改革,包括考慮推出合格境內個人投資者(QDII2)境外投資試點。QDII2是指在人民幣資本項下不可兌換的條件下,有控制地允許合格的境內個人投資境外資本市場的股票、債券等有價證券投資業務的一項制度安排。11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進行了每五年一次的特別提款權(SDR)審查,拉加德總裁就SDR審查發表聲明,IMF工作人員已向執行董事會提交了一份關於SDR審議的文件,文件認為人民幣已符合“可自由使用”貨幣的要求,因此工作人員建議執董會認定人民幣可自由使用,並將其作為除英鎊、歐元、美元和日元之外的第五種貨幣納入SDR籃子,對此各國相繼表態表示支援。12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董事會會議決定把人民幣納入到SDR貨幣籃子,人民幣緊隨美元和歐元成為第三大儲備貨幣,在籃子中佔比10.92%。2016年10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把人民幣正式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人民幣躋身過去由美元、歐元、日元、英鎊組成的“精英儲備貨幣俱樂部”,成為國際儲備貨幣。IMF 于 2017 年首次公佈人民幣儲備資訊, 據不完全統計,2017 年四季度,已有超過 60 個境外央行或貨幣當局將人民幣納入官方外匯儲備。 2018 年以來,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匯率基本穩定。

 

2828

2015年11月30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部宣佈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2016年10月1日正式生效。

 

中國人民銀行在《人民幣國際化報告(2019)》中指出,2018年,中國人民銀行先後與澳大利亞、阿爾巴尼亞、南非、白俄羅斯、巴基斯坦、智利、哈薩克、馬來西亞、英國、印度尼西亞、烏克蘭等國家或地區央行或貨幣當局續簽雙邊本幣互換協議,與尼日利亞、日本央行新簽署了2個雙邊貨幣互換協議。截至2018年末,中國人民銀行已與38個國家和地區的中央銀行或貨幣當局簽署了雙邊本幣互換協議,協議總規模達36787億元人民幣。我國與22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簽署了本幣互換協議,與8個沿線國家實現了貨幣直接交易,在7個沿線國家建立了人民幣清算安排。2018年末人民幣國際化指數為2.95,較2017年初強勢回升了95.8%。

 

加入特別提款權後,人民幣在全球官方外匯儲備佔比一直穩步提升,截至2018年末,人民幣全球外匯儲備規模增至2027.9億美元,同比增加793.17億美元,在外匯儲備中的佔比為1.89%,較2017年的1.23%增長了53.66%,是全球第五大儲備貨幣。根據SWIFT數據,2019年第一季度人民幣外匯儲備規模已超過2100億美元,佔比1.95%。2019年5月人民幣國際支付份額為1.95%,是全球第五大支付貨幣。

 

2018年3月,以人民幣計價結算的原油期貨在上海期貨交易所掛牌交易,並引入境外交易者;5月,大連鐵礦石期貨交易引入境外交易者。截至2018年3月末,已在23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人民幣清算安排,覆蓋亞洲、歐洲、美洲、大洋洲和非洲等地。自2015年10月上線以來,跨境人民幣支付清算系統(CIPS)累計處理業務超過400萬筆,金額超過60萬億元。截至2019年6月底,CIPS已有31家直接參與者,847家間接參與者;實際業務覆蓋全球160多個國家和地區,其中63個國家和地區(含中國大陸和港澳臺地區)處於“一帶一路”沿線。

 

《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提出,擴大金融業雙向開放,有序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推動人民幣加入特別提款權,成為可兌換、可自由使用貨幣。這一切都表明,我國離實現人民幣資本賬戶可自由兌換的目標不遠了。

 

(白光裕 編撰 馬林靜 更新)

 

參考資料:
  1.周小川:中國的計劃是使人民幣更可自由使用,搜狐財經,2015年4月24日。
  2.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網站:http://www.gov.cn。
  3.中國人民銀行網站:http://www.pbc.gov.cn。
  4. 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分析小組:《2018年第一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2018年5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