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蘇關係破裂對兩國經貿的影響

 

新中國成立後,中蘇關係曾經有過一段“蜜月期”。上世紀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中國與蘇聯關係逐步破裂。這對中蘇兩國之間的貿易和經濟合作造成了較大的消極影響。

 

建國之初,中蘇交好。由於中蘇兩國在政治上的一致性和經濟上的迫切需要,雙方本著真誠合作的願望,經過共同努力,簽訂了一個貸款協定、三個創辦合股公司的協定和一個貿易協定,正式建立了兩國的經濟貿易關係。最明顯的例子之一,就是兩國貿易額有了很大增長。從1950年到1957年,中蘇貿易額從14億盧布上升至54億盧布,在中國對外貿易總額中所佔的比重增至50%多。

 

20世紀50年代後期,中國共産黨和蘇聯共産黨在有關史達林的評價、無産階級專政、無産階級國際主義等意識形態問題上産生分歧,同時,在涉及國家主權的所謂“長波電臺”和“聯合艦隊”等問題上也産生了不愉快。60年代初,隨著國際形勢出現整體緩和以及雙方各自的國家利益開始上升為外交鬥爭的最高利益,中蘇之間在意識形態和雙方戰略利益方面的分歧和矛盾越來越大,最後演變為公開的論戰。

 

1966年3月,蘇共召開二十三大,邀請中共參加,遭到拒絕。至此,中蘇兩黨關係中斷,時間長達23年。

 

 

8545695111958年12月31日,洛陽軸承廠工人在火車站歡送蘇聯專家回國。

 

在此期間,兩國之間的經貿關係也逐步惡化,對中國國內的經濟建設帶來了極其消極的影響。蘇聯原先曾承諾在火箭、航空技術和原子彈技術等方面給予中國援助。這一承諾的執行最初還較順利。但當1958年蘇聯提出要在中國建立由蘇聯控制的長波電臺和共同艦隊的要求遭中方拒絕後,蘇共中央遂于1959年6月20日致函中共中央,決定中斷向中共提供原子彈樣品的有關技術資料等項目。1960年7月16日,蘇聯政府照會中國政府,決定召回全部1390名在華的蘇聯專家。同時,蘇聯政府還通知中方終止派遣專家900名,以及停止供應中國急需的若干重要設備。蘇聯專家分佈在國內經濟、國防、文化教育和科學研究等250多個企業和部門。他們在撤退時,帶走了所有圖紙、計劃和資料,使中國大批企事業單位的建設項目陷於停滯,造成極大損失。兩國間進出口總額呈直線下降趨勢,除通常的商品貿易尚能勉強維持外,其他形式的經濟合作陸續中止。

 

56564

因蘇聯專家撤走而停産的工廠。

 

1961年,蘇聯又趁中國遭受自然災害困難之機,要求中國償還抗美援朝時蘇聯支援中國的軍事物資貸款。1950年至1956年,蘇聯共計向我國提供貸款567600萬舊盧布,其中用於抗美援朝的軍事貸款佔64.4%。蘇聯不僅對這些貸款“援助”照樣計價索還,而且額外索取1~2%的利息。這批貸款中還有12.7%是蘇軍從旅大撤走時移交的物資折價款,這些物資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從日本手中繳獲的戰利品,蘇聯也一律折價,以貸款的方式轉賣給我國。這迫使中國在極其困難的條件下不得不節衣縮食還債。1964年,中國還清了欠蘇聯的最後一筆債務,本息共計達1406億盧布。

 

4523

1969年包頭鋼鐵工人舉行“聲討蘇修大會”。

 

中蘇貿易方面,由於1958年國民經濟“大躍進”中“左”的指導思想影響,1959年以後又出現了連續三年的罕見自然災害,國民經濟陷入極大困難,致使1959年對外簽訂的合同有相當一部分不能履行。再加上中蘇交惡,中蘇貿易從1959年的20.97億美元降至1962年的7.01億美元。到了1966年僅剩3億美元,1969年降至5400萬美元,僅佔當年中國進出口總額的1.3%。1968年和1969年,中蘇雙方甚至連兩國政府間的貿易協定也沒有簽訂。與之相對應的,中國在蘇聯對外貿易中的比重也從1960年的14.9%降至1966年的1.9%,位次也從第2位降為第14位。這種大起大落的情況,對兩國的貿易和經濟發展都造成了巨大損失。

 

(劉建穎、余茜 編撰)

 

參考資料:
  1.黃紀蓮:《中蘇關係史話》,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1年。
  2.孟憲章:《中蘇經濟貿易史》,哈爾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1992年。
  3.孫其明:《中蘇關係始末》,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
  4.師哲:《在歷史巨人身邊》,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1年。
  5.田繼軍:《中國共産黨黨史紀實-歷史的豐碑第二卷》,北京:黨史研究出版社,2010年。
  6.吳本祥:《中華人民共和國史》,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