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中歐BIT談判

 

雙邊投資協定(Bilateral Investment Treaty,BIT)是國際上應用最為廣泛的國際間投資協議形式。上世紀90年代以來,隨著經濟全球化的深入發展,雙邊投資協定的數量也出現了較快增長。UNCTAD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全球雙邊投資協定的數量達到2933個,其中生效的近2500個。自1982年與瑞典簽訂第一個雙邊投資協定開始,截至2018年底,中國已經累計簽署了128個BITs,其中生效的有109個BITs。中美和中歐BIT談判是中國目前正在進行的兩項比較重要的BIT談判。

 

一、中美投資協定談判

 

中美BIT談判早在2008年就已經啟動,但始終沒有取得實質性突破。直到2012年在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期間才決定重啟。2013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加州莊園會晤期間,中方承諾以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的方式同美國開展投資協定談判。2014年7月,雙方達成共識,將爭取2014年完成投資協定的文本談判,2015年啟動負面清單談判。2015年3月,中美BIT談判經過7年長跑,歷經19輪談判,終於完成文本談判,進入負面清單談判環節。6月,雙方首次交換了負面清單出價,正式開啟負面清單談判,標誌著談判進入新階段。從此次提交的負面清單來看,中方將重點擴大服務業和一般製造業開放,把外商投資限制類條目縮減一半;美方列舉了關鍵基礎設施、重要技術、國家安全三項,但對此均未作定義。9月9日,在第21輪談判中,雙方按照第七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中的承諾,交換了各自的負面清單改進出價,均提出了進一步的市場開放舉措,提高了負面清單的品質。9月22日,習主席訪美期間,中美元首重申達成一項高水準投資協定的談判是“兩國之間最重要的經濟事項”,雙方同意“強力推進談判,加快工作節奏”。11月,在第23輪談判中,雙方同意將繼續落實兩國領導人就談判達成的重要共識,推動談判取得積極進展。截止目前,中美兩國已在2016年底于華盛頓完成第31輪磋商,並交換第3次負面清單改進出價。不過美國大選以來,中美BIT談判暫時擱置。

 

1182013年6月,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安納伯格莊園同美國總統奧巴馬舉行中美元首會晤。

 

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張向晨表示:“負面清單的提出是中美投資協定談判的重大進展,具有里程碑的意義。接下來的問題是清單的長度和品質。中美都有意願在已交換負面清單的基礎上推進談判,改進清單品質、縮短清單長度”。有學者指出,中美談判不僅是世界兩個最大經濟體之間的談判,也是世界最大發達國家和最大發展中國家之間的談判,而且由於中國過去採用的是比較簡化的傳統歐式投資條約模式,因此這還是傳統歐式條約和美式條約之間的一場談判。所以,它不僅在國內被稱為“中國的第二次入世談判”,在國際上也堪稱世界雙邊投資條約的“世紀談判”。

 

彼得森經濟研究所公佈的研究報告——《聯接亞太:通往美中自由貿易和投資》顯示,如果中美BIT能夠達成,將使美國的年均出口和國民收入分別增加4000億美元和1000億美元,是TPP和其他潛在協定的2倍。同時,達成中美FTA也能夠進一步提升中國的勞動生産率,使得中國的年均國民收入總量有所增加,所以BIT會使世界最大的發達國家動力和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動力有一個共振,形成“1+1可能大於2”的效果。屆時,對於全球開放發展,建立更加開放的貿易體系,反對各種形式的保護主義,將發揮一種重要的示範和引領作用。

 

2018年10月11日,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指出,中方對兩國重啟雙邊投資協定談判、適時啟動雙邊自貿協定談判持開放態度,但美方一直未展示誠意。雖然特朗普政府可能不會立刻重啟中美雙邊投資協定的談判,但中美兩方都認為一個高標準的中美雙邊投資能在消除直接投資壁壘,促進兩國經濟發展上發揮重要作用。

 

二、中歐投資協定談判

 

454545

2012年2月14日,第十四次中歐領導人會晤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時任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與歐洲理事會主席范龍佩及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共同出席。

 

中國已經與多個歐洲國家簽訂有雙邊投資協定,多數是在上個世紀80-90年代時簽訂的,內容多僅涉及投資保護,而沒有市場開放的內容。本次中歐BIT談判能夠同時反映中國作為投資接受國和日益重要的對外直接投資國的地位,相較于之前中國與歐盟各成員國分別簽訂的BIT自由化標準更高,涉及市場準入、透明度、勞工待遇、環境、投資仲裁等多方面內容。

 

中歐BIT談判的倡議最早可以追溯到2012年2月中歐峰會。這次峰會上,雙方達成儘快開啟BIT談判的共識。之後,歐盟于2012年5月23日正式向成員國提出與中國談判投資協定的建議。但直到2013年11月21日,在北京舉行的第16次中國歐盟領導人會晤後,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與歐洲理事會主席范龍佩、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才共同宣佈,正式啟動中歐BIT談判,並表示雙方將積極探討自貿區建設的可行性。2017年7月,中歐已經完成第十四輪談判。目前來看,雙方僅就談判的安排、可能涉及議題、投資協定的概念性問題以及協議文本等進行了磋商,談判進展緩慢。服務業開放、投資保護等議題將成為後面的談判重點。2018年11月,中歐投資協定談判已經完成19輪磋商,12次會間會,雙方已對文本中投資自由化和投資保護的部分重要條款達成一致,對投資市場準入方面的清單出價將進行實質性談判。2019年,中歐經貿團隊共舉行了六輪正式談判和三次會間會。12月16-19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舉行了第25輪中歐投資協定談判,談判為期四天,雙方繼續圍繞文本展開談判,並交換了關於投資市場準入的清單改進出價,取得了積極進展。

 

中歐啟動的BIT談判,是歐盟作為整體談判的第一份投資協定,且首次在貿易投資保護的框架內討論市場準入問題。該協定將現行的中國和27個歐盟成員國之間的雙邊投資保護協定精簡為一個統一的文本;另一成員國愛爾蘭未與中國簽有雙邊投資協議,將來統一納入中歐投資協定範圍中。

 

與中美BIT談判相比,中歐BIT談判進展相對緩慢。一方面是談判本身存在一定的難度,另一方面則是由於歐盟內部因素造成的。各成員國利益訴求不一,發達成員國優先保護本國在華的投資利益,而中東歐成員國則更關注吸引來自中國的投資,歐盟每一次出價和還價都必須建立在內部協商一致的基礎上。相關資料顯示,歐方對投資協定談判的主要目標包括:降低在中國投資的壁壘、提升歐盟在華以及中國在歐投資所受到的保護、提升歐盟投資者在華待遇的法律確定性。而市場準入、環境與勞工標準、國有企業透明度及公平競爭環境等問題則被列為中國BIT談判的核心話題。

 

272012年2月在北京舉行的中歐工商峰會。

 

有學者指出,歐洲和美國分別是兩種主要類型投資條約模式(歐洲模式和美國模式)的締造者和決定性影響者。中國和這二者的談判決定了這兩場談判的難度,也決定了它們將産生廣泛而深遠的影響。歐盟中國商會最近發佈的《歐盟企業在中國建議書2015/2016》指出,目前進行的中歐BIT談判是迄今為止對中歐雙邊經濟關係進行重新定位以及為中歐企業營造公平和競爭環境的最佳平臺。若談判達成,協定的成果將大幅超越中國此前與歐盟成員國單獨簽訂的雙邊投資協定的成果,並可能給中國帶來繼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後又一輪經濟增長。歐盟中國商會主席伍德克認為,中歐BIT堪比“WTO2.0版本”。

 

商務部部長鍾山指出,中歐雙向投資潛力巨大,已成為中歐經貿合作新的亮點,啟動投資協定談判是中歐雙方領導人做出的重大戰略決策,成為雙邊經貿關係中最重要的事項之一。2017年,中歐雙方領導人在第19次會晤期間達成共識,將正在進行的投資協定談判稱為“首要任務”,重申將以合作和務實的精神加快談判,力爭儘快達成一份富有雄心和平衡的成果,為雙方投資者建立和保持友好、可預期、宜商的政策環境。2018年在第20次雙方領導人會晤期間,雙方正式交換了清單出價,標誌著中歐投資協定談判進入了新階段。

 

(白光裕 編撰 馬林靜 更新)

 

參考資料:
  1.UNCTAD:《World Investment Report 2018》,United Nations Publication,2018。
  2.李春頂:《中美和中歐BIT談判要謹防臨渴掘井》,中國社科院世經政所IGI(國際問題研究)系列討論稿,2014年2月10日。
  3.陸振華:《歐委會閉門通報,中歐BIT談判進展》,《21世紀經濟報道》,2014年2月17日。
  4.汪閩燕:《中歐中美投資談判進入“投資條約2.0”時代》,《法制日報》,2015年3月24日。
  5.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網站:http://www.gov.cn。
  6.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網站:https://investmentpolicyhub.unctad.org/I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