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對非洲國家的援助

 

進入20世紀60年代後,在團結亞非拉國家反對霸權主義的國際背景下,中國加大了對非洲國家的援助力度。

 

一、支援非洲國家的經濟建設

 

20世紀50-60年代,非洲民族國家紛紛脫離殖民統治,實現了民族獨立。獨立後,非洲國家的緊迫任務是發展民族經濟。中國積極支援非洲國家的經濟建設,加大了對非洲國家經濟技術援助的力度。針對非洲國家過去長期遭受殖民主義掠奪,經濟落後、資金短缺、人才匾乏的實際情況,為幫助它們逐步走上自力更生發展民族經濟的道路,中國對非洲的援助首先是援建一些解決吃穿用等人民生活必需的項目,使工業援助同農業援助相結合,成套項目和技術援助相結合。在成套項目援助中,力爭在建設工廠、開闢原料來源、教會技術和經營管理,以及提供當地費用等各個環節上給予全面幫助,負責到底。

 

1960年10月,幾內亞總統塞古·杜爾來華訪問。訪問期間,兩國政府簽訂了經濟技術合作協定。協定規定,中國給予幾內亞以無息的不附帶任何條件和特權的貸款,金額為2250萬盧布,用於提供成套設備和技術援助;並規定中國專家在幾工作期間的生活費用的標準,不超過幾內亞同等人員的生活水準。中國幫助幾內亞建設的第一批項目有火柴廠、捲煙廠、水電站、茶葉試驗站等。其中火柴廠和捲煙廠是中國在非洲援建的第一個成套項目,1964年7月建成。投産後,結束了幾內亞長期進口捲煙、火柴的歷史。

 

1962年,為解阿爾及利亞贏得獨立後的經濟困難,根據毛澤東的指示,中國將9000噸進口小麥直接轉撥阿方。1963年10月,中阿兩國簽訂經濟技術合作協定,由中國向阿爾及利亞提供25億多法郎無息貸款。同年,中國還向阿爾及利亞派出了由24名優秀醫務人員組成的醫療隊赴阿工作,由此,拉開了中國同第三世界國家以醫療隊為主要形式的衛生合作和援助的序幕。中國對阿爾及利亞提供的各類援助,使兩國關係不斷得到發展和鞏固,阿爾及利亞成為中國在北非最親密的夥伴之一。

 

 

1212121968年3月12日,中國醫療隊在索馬利亞阿弗戈依鎮巡迴醫療時,為當地兒童治病。

 

此後,應一些非洲國家的要求,中國在20世紀60年代開始向非洲派遣醫療隊,並每年無償提供一定數量的藥品和醫療器械,幫助這些國家減輕缺醫少藥的困難。到1970年,中國共向非洲8個國家派出了援外醫療隊。

 

二、周恩來總理訪問非洲十國

 

從1963年12月13日到1964年2月5日,周恩來總理和陳毅副總理率領中國代表團訪問了擁有非洲40%的人口和三分之一的面積的埃及(阿聯)、阿爾及利亞、摩洛哥、突尼西亞、迦納、馬利、幾內亞、蘇丹、衣索比亞、索馬利亞十國。在此輪訪問中,周恩來提出了中國對外援助八原則,中國根據八原則提供的援助被認為是“真誠無私、平等互利和不附帶任何條件、互通有無、取長補短的互助合作”。

 

110六七十年代中國援建坦讚鐵路。

 

周恩來總理訪非之後,中國分別向肯亞、蘇丹等東非國家提供了長期免息貸款和或贈款等項援助。1964年6月,中坦簽訂經濟技術援助的貸款協定,中方此後派出了 12個專家組赴坦尚尼亞調查和商談項目。1965年2月,中國在坦尚尼亞總統尼雷爾訪華之際,表示同意援建坦讚鐵路。最終協定在1967年正式簽訂。中國專家早在1965年即赴坦尚尼亞進行鐵路建設的勘探工作。坦讚鐵路無疑是中國對非援助中規模最大的工程,這項工程從開始到完成實際共計耗費了 約18億元人民幣。

 

1963年8月,索馬利亞前總理舍馬克訪華,中索簽訂經濟技術合作協定,根據協定,中國自1963年開始到1970年向索馬利亞提供8千萬瑞士法郎(約635萬英鎊)的無息貸款,同時,中國根據兩國的換文在1963年9月到1964年12月間向索馬利亞政府提供300萬美元的財政援助。1964年1月,中國主動追加援建索馬利亞一座劇場並無償援助價值50萬人民幣的救災糧食和藥品。

 

上世紀50、60年代,中國先後同幾內亞、馬利、阿爾及利亞、索馬利亞、剛果、阿聯(埃及)、肯亞、烏干達、坦尚尼亞、尚比亞、毛里塔尼亞等12個國家簽訂了援助協定。除提供一般物資(包括提供糧食援助)和現匯外,主要是援助成套項目。據統計,從1956一1966年,中國對上述12國總共提供了4.28億美元的援助。

 

1963年之前,中國經濟援助的75%給了亞洲國家,但1963年以後,中國主要的經濟援助對象變成了非洲和中東國家。

 

三、對非洲援助的效果

 

根據周恩來總理出訪非洲時提出的對外援助八項原則,中國用於援助的貸款是低息和免息的,甚至可以無條件延期償還,多數等於白送。中國一系列不計成本的援助在非洲國家中取得了雖然是暫時的但卻積極的作用。

 

援助在剛果(布)、坦尚尼亞、幾內亞、馬利、塞內加爾、達荷美、賴比瑞亞等國受到了歡迎,剛果(布)總統馬桑巴·代巴認為中國的援助是兄弟般的,幾內亞總統杜爾認為只有中國的援助才是真誠的。剛果(布)的新政權將中國視為首要的外來援助提供者。同時,中國迅速提供援助使得剛果(布)對美國相對緩慢而少量的援助不滿,他們切斷了與美國大使館人員的所有聯繫,並威脅關閉美國新聞署站點。

 

1971年10月25日,第26屆聯合國大會以壓倒多數通過了第2758號決議,恢復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及其安理會的一切合法權利,極大地提高了中國的國際地位。中國迎來了對外關係的空前大發展時期。據統計,從這時起到1978年底,又有52個國家與中國建立了外交關係,其中絕大多數是發展中國家。在與中國商談建交的同時,大多數發展中國家都希望中國向其提供援助,尤其是一些非洲國家。它們迫切希望中國派出援外人員來接替原來由台灣承擔的援助項目。為了滿足它們的要求,從1971年至1974年中國先後向獅子山、盧安達、迦納、多哥、貝南、扎伊爾、塞內加爾、查德、上沃爾特(現名布吉納法索)、加彭、馬達加斯加、尼日等12個國家派出600多名農業技術人員,及時接替了有關項目。1971—1978年的8年間,中國在繼續向原來的32個老受援國提供援助的同時,還向36個新的受援國提供了對外援助。中國的受援國數量增加到了68個。受援國數量的增加使中國對外援助的數量和規模急劇增長。

 

(彭波 編撰)

 

參考資料:
  1.《毛澤東外交文選》,中央文獻出版社、世界知識出版社1994年版。
  2.裴堅章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史1949一1956),世界知識出版社1994年版。
  3.王泰平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史1957一1969),世界知識出版社1998年版。
  4.韓懷智、譚族樵主編:《當代中國軍隊的軍事工作》,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9年版。
  5.裴堅章主編:《毛澤東外交思想研究》,世界知識出版社1994年版。
  6.石林主編:《當代中國的對外經濟合作》,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9年版。
  7.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周恩來年譜(1949-1976)》,中央文獻出版社19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