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隆會議以後中國的對外援助

 

萬隆會議,又稱第一次亞非會議(Asian-African Conference),是部分亞洲和非洲發展中國家于1955年4月18日至4月24日在印度尼西亞萬隆召開的,第一次沒有殖民國家參加情況下討論亞非事務的大型國際會議。中國總理周恩來率代表團參加。萬隆會議後中國對社會主義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援助規模進一步擴大。

 

1131周恩來在亞非會議上發言。

 

一、萬隆會議及其成果

 

萬隆會議主要討論了保衛和平,爭取民族獨立和發展民族經濟等各國共同關心的問題。主要目的是促進亞非國家之間的經濟文化交流,並共同抵制一些大國的殖民主義和新殖民主義活動。以周恩來總理為團長的中國代表團參加萬隆會議,這也是新中國政府在國際場合的首次重要亮相。

 

經過充分的協商,會議一致通過了包括經濟合作、文化合作、人權和自決、附屬地人民問題、促進世界和平和合作的宣言等多項內容的《亞非會議最後公報》。其中《關於促進世界和平與合作的宣言》,提出了處理國際關係的十項原則。

 

這十項原則體現了亞非人民為反帝反殖、爭取民族獨立、維護世界和平而團結合作、共同鬥爭的崇高思想和願望,被稱之為“萬隆精神”。十項原則包括了1954年由中國、印度和緬甸三國共同倡導的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主要內容,被認為是處理國與國之間關係的準則。

 

二、萬隆會議後中國的對外援助

 

萬隆會議為進一步開展中國和亞非各國間的友好合作關係創造了條件。從1955年會議閉幕到1963年年底,與中國建立外交關係的國家增加了20個(其中除了古巴外都是亞非國家)。隨著中國對外關係的發展,中國的對外援助工作得到加強。

 

首先是援助範圍的擴大,中國除了繼續幫助越南和朝鮮進行戰後重建外,還向亞洲的一些國家、 歐洲的阿爾巴尼亞、匈牙利以及遠在拉丁美洲的古巴提供了經濟技術援助。

 

123456789

1969年,北京群眾隆重集會慶祝阿爾巴尼亞解放25週年。

 

1956年6月21日,中柬兩國政府在北京簽訂了經濟援助協定和建設成套項目議定書,根據議定書,中國將幫助柬埔寨建設紡織廠、水泥廠等成套項目,這是中國同亞非國家簽訂的第一個經援協定。1956年10月7日,中國外貿部長葉季壯與尼泊爾駐華大使拉納簽訂了兩國政府經濟援助協定,規定在協定生效3年內,中國無償援助尼泊爾6000萬印度盧比。1955年巴基斯坦遭受自然災害,糧荒嚴重,中國政府低價供給巴方大米6萬噸,無償贈送4000噸。1957年9月19日,中國政府同錫蘭政府簽訂了經濟援助協定。1956 年8月29日,中國與蒙古簽訂了經濟技術援助的協定,協議規定:中國在1956年至1959年內向蒙古提供1.6 億盧布(舊幣)的無償援款,幫助蒙古建設工業、農業、交通、文化設施等13個項目(後來實際建成14個項目)。1952年匈牙利發生災荒,中方迅速向其提供了5萬噸糧食的援助。1957年5月,中匈兩國政府又簽訂了中國向匈牙利提供現匯貸款的協定。為支援古巴捍衛民族獨立的鬥爭,1960 年 11 月中古兩國政府簽訂了經濟合作協定,中國承諾從1961年到1965年給予古巴2.4億盧布(折合6000萬美元)的無息貸款。1961年,中國還決定以優惠價格購買古巴商品,包括食糖100萬噸,以緩解由於美國停購古巴食糖給古巴造成的經濟困難。

 

其次向亞非新獨立國家提供了力所能及的援助。亞非新獨立的民族主義國家過去曾是西方國家的殖民地或半殖民地,經濟十分落後。獨立以後,都面臨著發展經濟,通過實現經濟獨立來鞏固政治獨立的艱巨任務。中國和這些國家有著相同的命運,儘管當時中國自己也面臨著許多經濟困難,但仍然盡可能地向這些國家提供了一些援助,為這些國家的政治獨立和經濟發展貢獻自己的力量。1957年3月5日,周恩來總理在政協二屆三次全體會議上所作的關於訪問亞歐11國的報告中指出:“目前,中國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正在向某些亞非國家提供一些經濟援助。這些援助就其數量來説是極其微小的,然而是不附帶任何條件的,這表示了我們幫助這些國家獨立發展的真誠願望。”這一時期中國向亞洲的柬埔寨、尼泊爾、葉門、緬甸、巴基斯坦、錫蘭(現名斯里蘭卡)、印度尼西亞、寮國、敘利亞等國提供了經濟技術援助,還同非洲的埃及、阿爾及利亞、幾內亞、迦納、馬利、索馬利亞等國政府簽訂協定,向他們提供軍事和經濟技術援助。這標誌著中國同這些新獨立國家之間合作關係的加強。

 

第三是援外管理體制進一步完善。在20世紀50和60年代,中國對外援助的管理體制基本上是參考蘇聯向中國提供成套設備項目的做法,實行的是總交貨人部制。1958 年10月29日,中共中央在批准並轉發陳毅和李富春《關於加強對外經濟、技術援助工作的請示報告》中指出 :“為了確保援外項目的工程品質和按期完成,擬採取總交貨人制度。國家計委按援外項目的專業性質,指定中央有關部門擔任總交貨人。總交貨人應該根據承擔的項目,負責選調人員,蒐集資料,勘察廠址,編制和審定設計任務書,編制援外預算,供應設備和材料,進行設備安裝、調整和試運轉等工作,並且負責培訓受援國家的生産技術人員。但是,鋻於體制改變後中央各部部分權力下放的實際情況,中央總交貨人部可以根據地方的工業特點和生産能力,委託某一個省、市、自治區負責完成援外項目的全部或者一部分任務。總交貨人部和有關地區必須加強協作,共同保證任務的完成。”1961年以後,由對外經濟聯絡總局和後來的對外經濟聯絡委員會負責協調各總交貨人部和協作交貨人部的工作。

 

三、萬隆會議後中國對外經濟的新發展

 

萬隆會議之後,中國對外關係進一步改善,與一些國家的經貿往來增多。1955年下半年,中泰建立接觸渠道,達成了交往協議。1955年12月泰國經濟文化代表團秘密訪華。毛澤東主席接見了他們,並表示中國可以和泰國貿易,只講和平共處,講友好和做生意。這期間,中泰兩國還簽訂了《中泰貿易會談紀要》。1956年1月到2月,泰國人民促進友好訪華代表團公開訪華,毛澤東、周恩來分別接見他們,進一步闡明瞭和平友好、發展經貿關係的立場。此外,中國與東南亞其他國家的關係也取得進展。1956年6月4日馬來西亞宣佈取消不準向中國輸出橡膠的禁令。1956年8月新加坡工商貿易考察團訪華,並與葉季壯部長及中國相關公司會談,達成320萬英鎊的貿易協定。另外,中日民間貿易繼續增長。1956年5月,日本政府還同意與中國互派民間貿易代表。萬隆會議後,我國對外經濟關係獲得了新的發展。

 

(彭波  編撰)

 

參考資料:
  1.張鬱慧:《“一邊倒”的外交智慧與中國對外援助》,《國際關係學院學報》,2011 年第3期。
  2.劉磊:《萬隆會議與中國同亞非國家的經貿關係》,《中共黨史研究》,2010年第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