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黃海談“雙百市場工程”和“農超對接”

hh

黃海訪談錄

 

一、黃海談“萬村千鄉市場工程”

 

黃海:在中國,三農問題始終是個非常重要的問題,也一直是商務工作的一個重點工作。黨中央國務院多年來對開拓農村市場,搞活産品流通一直是非常重視,有時候甚至直接作出了很多指示。在我印象中,多年以來中央的文件中、一些政策中都有這個內容。但是給我印象比較深的是1996年的7月28號,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同志在北戴河專門召見了當時的國內貿易部的部長陳邦柱同志。

 

因為中辦通知的時候也沒有講什麼事情。我當時擔任國內貿易部的政策法規司司長,陳部長就想了我是綜合部門的情況熟悉,帶著我就去了。去之後,實際上總書記談的就是一個開拓農村市場的問題。當時他講到了就是國民經濟的一個新增長點,他考慮,國民經濟當時怎麼能夠有個新的亮點?他認為開拓農村市場可以能夠為國民經濟提供一個新的增長點,直接關係到國民經濟發展的全局。出了這樣一個題目。這個題目之後當然我們還是感到很受振奮,也很受鼓舞。因為畢竟作為一個總書記一個一把手能夠直接談這個問題,過去在我印象中好像還沒有過。正好按照原來的計劃,7月30號我們在北戴河要開一個部分城市的蔬菜工作座談會,研究菜籃子工作。當時李嵐清副總理分管內外貿,他到會。正好28號總書記江澤民講了這麼一句話之後,所以實際上在7月30號蔬菜工作座談會上,李嵐清副總理和陳邦柱部長就專門臨時增加了一個部署開拓農村市場的問題。所以以後呢,當時國內貿易部就把這項工作正式作為一項重點工作來抓。

 

很快1998年進行了機構改革,機構改革之後撤銷了國內貿易部,組建國家國內貿易局,機構進行了大幅度的精簡。這個時候新參加國務院領導工作的吳儀國務委員,她分管了內外貿,她作為國務委員,在機構改革中專門地聽了開拓農村市場的工作彙報。她當時做了一個批示,她説在1998年4月的時候,內貿局可以自己抓幾個試點,取得經驗,便於對全國的指導。而且她還要求説你們不要亂,因為業務實際上已經停滯了,趁機構改革的時候你們就利用這個時間搞農村市場調研。所以當時組建了12個調查組,幾乎就是新的國家內貿局內定的這些人員基本大部分都出動了,全體出動了,12個調查組在全國對開拓農村市場進行一個專項的調研。調研之後,根據吳儀國務委員的指示,她是要抓幾個點,自己抓幾個點,所以當時就確定了5個點,這都是經過跟吳儀國務委員一起決定的:山東的濰坊,河北的保定,四川的綿陽,江蘇的蘇州、河南的漯河。為什麼這5個市呢?既考慮到東中西部,也考慮到經濟發達和欠發達地區,既有北部的也有南部的,既有發達的蘇州,也有像綿陽這種西部地區。這幾個點呢,吳儀同志當時講了,她要都跑一遍。我陪著吳儀國務委員也跑了其中的兩三個點。後來到了2000年的時候,內貿管理機構再次進行改革,就把國家內貿局也撤銷了,然後把它並到了國家經貿委,成了內設局了,叫貿易市場局。我就由內貿局的總經濟師去擔任新成立的國家經貿委的貿易市場局局長。

 

在這期間,儘管機構變化了,但是對於開拓農村市場這個工作國務院領導一直沒有放鬆。當時我印象中吳邦國副總理有批示,因為他是管工業的,也是分管經貿委的領導,他有批示明確提出來,就是説利用機構改革,工業和商業到了一個部門管了,這樣更有利於開展開拓農村市場,更有利於改進我們的産品。當時溫家寶副總理主要從農業的角度也表示支援,而吳儀國務委員她也作為分管經貿委的。當時經貿委兩個領導分管,吳邦國是副總理,分管工業,貿易是由吳儀國務委員分管,他們都有一些批示。所以應該説特別是吳儀同志,因為後來2003年成立商務部,吳儀同志擔任了副總理,她繼續抓這項工作,應當説她一直抓下來了。所以我覺得商務部成立之後,應當説是延續了過去幾年國家國內貿易部、國家內貿局、國家經貿委的工作,領導也都是一以貫之的,(商務部)重點開展了幾項,就是在全國來講影響比較大,而且效果比較好的大概有這麼幾項工作。

 

一個就是叫萬村千鄉市場工程。萬村千鄉市場工程主要的意思就是要在農村開設連鎖店,叫萬村千鄉,就是農村大量開設連鎖店。連鎖店原來開到縣城就算到基層了,現在把它開到鄉,要開到村,就是萬村千鄉市場工程。這項工作,實際上我們在國家經貿委時期就在抓這項工作。當時我們發現江蘇的供銷社的果品公司的一個超市叫蘇果超市,它當時就是在農村開設連鎖店,開的效果就比較好。所以在2002年的時候我在國家經貿委工作中,1月份的時候我曾經給當時的家寶副總理,我給他報送了一下蘇果超市的材料。為什麼要給溫家寶同志報送呢?因為我們2002年1月在上海開了一個“全國推進流通現代化的工作現場會”,吳儀國務委員代表國務院在會上做了講話。在這個會上的典型經驗中,其中就有江蘇蘇果,我們當時就把它也作為一個類型,就是開拓農村市場類型。介紹經驗之後,因為我知道家寶同志分管農業,他始終很關心這個問題,所以我給他送那個材料。送完之後,(溫家寶同志)馬上就做了批示,他批給了杜青林、馬凱、王金山、段應碧,當時分別是農業部,還有國辦、供銷社、中財辦的幾個領導同志。他提出什麼呢?他提出在農村逐步發展連鎖經營,不僅有利於開拓農村市場,而且能夠推動農業産業化,他大概做了這麼一個比較長的一段批示。當然這裡面他還是比較謹慎的,比如他在“農村發展連鎖經營”,後來加了一個“逐步”。另外,他批示最後提出來,“供銷社要認真研究蘇果超市的經驗”,原來寫的發揮優勢,如何如何,但後來就把“認真研究蘇果超市的經驗”又給它勾掉了,看來家寶總理很慎重,就是説你們要如何如何,這是在2002年就有這樣的一個的過程。後來2004年的時候,當時商務部已經成立了,我又分管市場建設司,就是負責農村市場體系建設。當時我有一次偶然機會我聽到山東威海一個超市叫家家悅超市,它原來是我們國營的糖酒公司,轉制了搞超市。後來我跟它比較熟悉。它的總經理跟我講,王總他説他們現在也搞農村超市,而且在村裏,而且賣東西賣得很成功。當時我也很驚訝,就想去看一看。後來我跟當時的山東經貿委聯繫,他們説不止威海,濰坊也有,淄博也有,就山東講,沿海、山東中部和魯西,淄博屬於靠西邊了,不同的經濟發展區域,他們認為都有這樣典型。所以後來在2004年6月,當時我就去做了個調研,當時因為也是不成熟,也是不敢大張旗鼓,我只帶了當時市場建設的一個處長,還有我的秘書,三個人去了。調研結果非常好,看到當時威海的家家業悅超市,濰坊的中百超市,還有淄博的新星超市,實際他們的店舖大部分都已經開到了鄉和村了,已經深入到基層。而且我們看了看他那地方確實效果是很好,所以當時我們回來就寫了一個報告《發展農村超市,為農、便農、利農》,寫這麼個調查報告,分別送給了部領導,還有吳儀副總理。而且我們還拍了很多照片,把照片也送給了吳儀副總理,主要看看超市在農村、環境,農民去買東西都買什麼東西,超市中的陳設。當時吳儀副總理也很高興。後來吳儀副總理專門有一次跟我講,她很感興趣,她發現它裏面賣什麼呢?一個賣各種餐巾紙,紙製品賣得很好,因為農村過去環境比較差,紙的消費並不如城市,但現在不但衛生紙賣得很好,連餐巾紙,什麼東西都賣得很好。再一個吳儀副總理覺得很感興趣的就是一些化粧品,包括睫毛膏這些婦女的化粧品,吳儀説這個東西農村也賣得很好,就説明農村還是有這個需求。當時部裏領導也很重視這個報告。由於這麼一個機會,領導覺得現在既然有這樣的典型,部裏黨組就進行了正式研究。部裏黨組研究覺得現在比較成熟了,基本成熟了,在農村逐步推廣農村的,鄉鎮和村的連鎖店條件比較成熟。所以後來黨組經過研究之後,到2005年2月以商務部發個文件,就是《商務部關於開展萬村千鄉市場工程試點的通知》,就決定在全國進行試點。這個試點的大意就是説利用外貿發展基金進行扶持,對每在村裏或者鄉里開的連鎖店給予幾千塊錢的補貼。當然根據東部、中部、西部的差別,東部補得少一點,西部多一點。主要這錢用於買什麼呢?就是買一些比如貨架,超市嘛開架售貨得買貨架,另外總得粉刷一下,環境整得好一點,再有就是你得買臺電腦,因為你通過訂貨,通過配送都需要電腦,主要搞一些硬體設施,大概就給一些補貼,主要還是靠地方。當時利用了外貿發展基金這個這筆錢。

 

李健:萬村千鄉是一萬家的意思嗎?

 

黃海:當時不是這個意思,數量肯定超過了。當時就是覺得怎麼叫。因為當時就是説萬村千鄉,中國跟萬水千山一樣,就是為了表示一個多的意思,並不是確切的這個萬村千鄉。當時還是想著村儘量多一些,主要是在村裏面直接下到底,所以起了一個萬村千鄉,也是為了湊萬水千山嘛。

 

2005年2月商務部正式發通知,馬上進行部署,開展進行實施。在2005年7月的時候,我就把這情況就向總理,當時已經溫總理了,給他把材料送一了下,我就跟他講了,我説這個蘇果很成功,2002年的時候我們也沒有把握,當時只是看看,現在看來這個蘇果非常成功,越搞越好,範圍搞得非常大,而且我們現在總結了經驗之後,然後現在在全國開始搞萬村千鄉市場工程,向總理報告一下。這次總理收到這個第二個報告之後呢,就批了一個。他這次批示就很積極了,“要大力推動企業特別是商貿企業,開拓農村市場,在農村逐步發展現代流通方式,改善農村消費環境。蘇果超市的經驗可以總結推廣”,這次就明確説推廣了,也肯定了。然後根據總理的這個批示,另外根據進行的情況,商務部後來在江蘇就開了一個萬村千鄉的現場會。為什麼在江蘇開呢,主要是因為蘇果在江蘇,當然也看了看,不止是江蘇,還包括一些其他的企業,因為當時考慮,蘇果是在南京,但在南京開了一個農村超市的話,好像有點不太合適,因為南京是個大城市,所以最後選在當時在揚州開的。揚州應在江蘇算是一個不是很發達的地區,它是蘇北地區嘛,所以這樣就是除了蘇果在揚州也有點,那當然在揚州還要看一些當地的企業,所以就開這個現場會,這項工作基本就展開了,效果也是非常好。這項工作一直到了2013年,作為試點嘛,它畢竟不能無限制地推廣,2013年試點工作結束了。這幾年全國一共建設了這種農家店73萬個,73萬個這個數量就非常大了,覆蓋面是全國97%的鄉鎮,82%的行政村。鄉鎮97%基本就全覆蓋了,除了西藏新疆邊遠地區有些沒有覆蓋之外。行政村覆蓋了82%,所以應當説基本上還是算鋪開了。同時改造了配送中心4447個。因為農村超市的關鍵是配送,所以當時財政補貼一開始是補貼店,一個店給幾千塊錢,後幾年方向轉移到補貼配送中心,當然都是給補貼性質的,所以一共改造了4447個,還改造了鄉鎮的商貿中心822個。為什麼要改造鄉鎮商貿中心呢?後來我們考慮到,鄉鎮,特別是一些發達地區,它基本類似于這種小城鎮的意思一樣,就是很多周圍的農村,實際上農民趕集都到這來買,所以我們把這個鄉鎮商貿中心把它支援一下,搞得比較現代化一些規範化一些,有什麼好處呢?第一它可以滿足這個周圍的消費需求,同時它可以充當配送中心,就作為這個連鎖店總部配送到鄉鎮,然後由鄉鎮它再配送到村裏去,這樣就解決了物流的效率問題和成本問題,所以後來也支援了800多個。各級財政——因為除了中央財政補貼之外,就是我們外貿發展基金之外,地方也要配套資金——各級財政一共投入了105.6億元,其中中央財政是撥付了86.4億元,主要是中央外貿發展基金,省市配套19.2億元,這是財政的。然後撬動了社會的資金950億元,因為主要是企業投資,連鎖企業自己投,所以應當説乘數效應是九倍,就是一共投了財政資金105億,撬動了社會投資950億,所以財政部也很滿意,也認為這是一個比較成功的支援項目,所以應當説這項工作還是效果很好,包括我們出差到了很多地方都能看到萬村千鄉的這個店。

 

李健:有萬村千鄉的牌子?

 

黃海:牌子,對。包括到我自己去比較邊遠的地區,到新疆,新疆的一些基層地方,那個環境很差的,路也沒什麼路,房子也是個土坯房,很差,但一進去之後,馬上面貌一新,裏面就是説佈置了這個環境比較乾淨,刷了刷墻,開架售貨的超市商品擺在那,基本烏魯木齊有什麼,他那基本都有,都是統一配送的嘛,所以那個店長很得意地説,雖然我房子外表看不怎麼樣,但是我這裡的心兒那和烏魯木齊超市沒什麼差別。確實是。當然差別還是有,就是種類可能少。所以萬村千鄉應當説呢,我後來向總理報告,他解決了一個什麼呢?解決了農民本來是購物很難,不方便,另外買東西比較貴,再一個假貨,這樣通過萬村千鄉應該説基本上都解決了,包括一些地方領導同志也很有感觸。比如河南省一位副省長就是本地人,他是分管商務工作的副省長,他説他每年回家過春節,都要從鄭州買一車拉一車東西回家給他父母,後來他又拉完之後,他父母説別拉了,咱全有,説咱們村裏的這個店跟你的東西都一樣,所以他就非常有感觸,他説我自己抓了這項工作連自己家人都受益了,所以我去的時候他專門跟我講了這個例子,他説真是沒有想到的,這他本人都受益了,所以他特別有感觸。所以我想這個當然只是個例個案,但是確實是,我們到地方,地方的抓這項工作的領導幹部都認為非常好,當然那幾年開拓新農村,大家都覺得開拓新農村這是拿得出來的,農民呢更不用説了,超市也很高興,對農民擴大了銷售,當時我們還協調一些大的批發商,給予這些農村超市、這些連鎖超市比如二級供應商的(地位),本來要通過省代理、市代理、縣代理才能輪到我的鄉鎮,那層層這個扒皮啊,拿貨的價格就很高了,那這樣的話,凡是農村的我們的試點企業直接比如享受到市一級的這種代理的價格,效果非常好。所以這項工作被連續寫入了2006、2007、2008和2013年這四年的中共中央一號文件,所以這個我們當時也很受振奮,因為我一個部裏我們提出一項工作能夠連續四次被寫入中共中央一號文件,而且寫到了國民經濟社會發展的十一五規劃,十一五規劃當中也提到了萬村千鄉。至於説國辦的文件,那就提的次數更多了,因為國辦每年要發一些支援內貿發展文件,裏面都提到了。這是商務部抓了一項工作。

 

黃海:對!我還有一個,你們寫文字或者再加一個,農村賣紙、化粧品之外,還有水,這個忘了説了,就是飲用水賣得非常好。因為水太便宜了,一塊錢一瓶。農民過去到地裏幹活,我們都下過鄉的,當時農民就喝點河裏水了,我們知青不敢喝,那就是靠送點水。過去現在不都演的嘛,家屬挑這麼一罐水喝。現在農民幹活全是超市買礦泉水,因為現在都便宜得很,一兩塊錢一瓶,就這個賣得非常好。一個水、一個紙。吳儀同志對這個很感興趣,她説這個説明我們農村生活水準的本質性的變化。一個水,一個紙,這個賣的是非常好,再一個化粧品。還有一個賣得好的,就是你們的文字可以加進去,就是兒童的食品、玩具、用具,因為當時農村也是獨生子女,不一定都是獨生子女,有錢都消費嘛。對!就這塊賣得非常好,兒童的這個商品。包括玩具、包括食品都賣得好,就這幾樣可能是賣的非常好。

 

李健:以前農村假貨問題比較突出,統一配送後是否解決了這個問題?

 

黃海:是。原來農民收入低,他考慮什麼便宜買什麼,不考慮真假了,現在慢慢他也變了,他也考慮真貨假貨問題了。這個萬村千鄉我們一開始要求,全國都是要求配送,只有浙江(例外)。浙江那兒提出來,因為浙江涉及到咱們鐘部長,我也不知道最後誰決策也可能跟鐘部長無關,因為鐘部長管外貿的,可能是管內貿的金德水,一個副省長。浙江定萬村千鄉加上什麼呢?他説,採購不一定從這個配送,從市場採購也可以。所以當時我們跟他談,我説你這不行,這批發市場採購就難説了,但是我們也尊重浙江,因為浙江説我們現在做不到,它也比較發達做。所以當時我們談了,他們做了一個改善,就是他指定市場,你不能隨便批發市場採購,就從我指定市場中採購的,也可以做一個這樣的萬村千鄉。

 

李健:這市場可能比較規範。

 

黃海:對,比較規範。只有他一個例外,所以後來我們也讓步了。但是發展到後來,最後基本上還都是總部,都是從連鎖店總部給他配送,總部掙了這筆錢。當然除了品質之外,基本都要求統一配送。統一配送做的只有浙江當時是個例外。所以只要統一配送,假貨問題就解決了,除非你總部上當受騙,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最開始我們在農村市場,這個忘了説了,在90年代,當時給國務院給吳儀同志彙報中也提了農村市場什麼狀況,叫“油鹽醬醋找個體,日用百貨趕大集,大件商品到城裏”。當時把這個彙報之後,領導包括吳儀同志聽了都覺得很形象、很生動。當時農村市場狀況就是這個狀況,油鹽醬醋找個體,實際上找小攤。日用百貨趕大集,大件商品到城裏,你這個萬村千鄉開展之後,這個問題就基本解決了,因為都可以配送嘛,包括冰箱、電器這些東西都去了。後來國務院又搞了個家電下鄉,當時時間很短,家電下鄉實際上就是搞一些專業店,家電産品也到農村了,因為現在都是受篇幅限制,我不能講太長,實際跟它相關的還有一個我們叫一店多用,就是利用我們這個農村店商作依託,比如説原來這個農村一直想搞藥店,它也不能每村都搞,搞不起,然後就跟我們萬村千鄉就對接在一起了,他當時得審批,他不批,你不能賣藥,他就給咱們藥監都批賣藥,然後我們保證按照要求,比如藥品的專櫃要專門有溫度控制,這些我們都搞了,這樣和醫藥搞一店多用。再一個和農資,因為原來萬村千鄉都是搞消費品,後來搞農資,因為農村的農業生産資料化肥、農藥,但是我們要求,必須得兩個屋,這都得安全,不能擺一塊,你不能把農藥跟這個擺一起,要求有嚴格的監管條件。比如説屋子得分開,得兩個屋,我們也檢查了,但是有些做不到,但至少你不能擺一塊,這是絕對不行的,你不能飲料跟化肥擺,跟農藥擺,那還得了,這是一點作用,農業生産資料。另外和什麼呢?和電信,就是賣卡什麼的。原來它也弄不了,它也沒那個點,這樣我們替你賣卡,讓你給我們點優惠,最後跟電信合作。就是他給我們的萬村千鄉店優惠,解決優惠網路費,包月,你那替我買點卡,所以對雙方都有利。所以最後搞了一店多用,這個也是很成功的,包括賣書,賣什麼的。新華書店也跟進來了,全來了。這個物流配送當時跟誰合作呢?好多地方跟郵局合作,因為郵政它這個公共服務基礎服務,你國家得花錢,賠本也得幹。但郵車現在實際上很空了,沒那麼多信了,包裹也很少了,但是它必須送,郵路不能斷,所以我們説我跟你合作,你替我們送貨了,我們也給點錢,他還挺高興,錢等於進了他的收入。所以有一部分就利用郵政車配送,等等,反正當時搞了一系列。所以我覺得這個棋子下去之後,很多領域都搞活了,所以萬村千鄉為什麼連續寫入這麼多年的重要文件,中央對這個還是非常感興趣。而且我聽一些企業講,特別是溫總理,溫總理去湖北,他還跟人講,現在有萬村千鄉搞得很好,他還跟人宣傳這個萬村千鄉。總理對這個還確實比較(認可)。所以萬村千鄉是幾個工程中最成功的。

 

李健:萬村千鄉這幾年的數據一直在跟蹤吧?。

 

黃海:不,現在沒了,因為財政部提出來作為試點,不能長期地搞了,所以我説的數據就到2013年,你看我這材料都有。

 

李健:這個項目還繼續存在嗎?

 

黃海:這項目不存在了,但店還存在。2013年之前財政每年給錢的,以後就不給錢了,但是你這個企業你自己去運轉了。

 

李健:就像當時商務部種了一顆種子,現在自己生長了。

 

黃海:對,長大了。原來他每年定期施肥,現在我也不管了,我不施肥了,就靠你自己了。那裏面肯定有一些垮的,這是肯定的,什麼企業都保證不住,製造業、實體都在跨,但是其中恐怕大部分能夠活下來。當中呢,騙子也有。那中國就這樣,財政有支援,肯定有人騙,包括騙子,反正還是查得很嚴,包括騙取資金都有,這都有。但你要跟著現在這些什麼電動車什麼的,騙取資金比起來,那真是小巫見大巫了,當時處理得很嚴格,現在我看這些騙取什麼資金的電動車完全是假的嘛,我成立公司生産,然後成立公司收購銷售,全是假的,然後來了以後馬上你賣給我,我立刻把它拆了,拆了電池、零件都拿回去了,拿回去以後你那又重新生産,這東西根本就沒上市,整個封閉環節騙補貼,這太過分了!咱們商務部從來沒有這個。而且商務部,和民同志也退了,和民同志的紀檢組很認真,他親自查。和民到什麼程度?他帶著我們司裏同志,比如不到省會,坐飛機比如到一個地級市,下飛機之後,你不跟商務部打招呼,自己住一飯店,第二天早上打一車,他手裏名單,打車直接去,比如某某鄉某某村,這司機給拉下了,他當時看有沒有這個店,有,然後跟人聊,你們是不是試點,他説是試點,你們怎麼試點法,有補貼沒有,怎麼補貼,補多少錢,它手裏全有賬,全對,跟人家直接去對,所以我們當時非常緊張。商務部紀檢組長嘛,王和民同志剛剛退,當時我們聽了後非常緊張,我説這肯定有紕漏,但是和民同志這麼查法,但查完結果,他跟我説,還不錯,相當不錯,相當不錯。但肯定有些假的。我上次跟你講了一個,我們要求這個店裏你要把照片報上來,我們照片存檔,每個店拍張照片。但這樣也有騙子,他那個PS,因為照片上他把這個店名給改了,店名改了之後就把照片拿來,我們也核對不仔細。後來有人舉報,舉報後一查確實是假的。我上次跟你講了很多,就是遼寧的,那一個店,有的店門口比如擺輛自行車,那邊換個名字,還有那輛自行車,那他説農村最常有的事,我們抓典型,找遼寧的廳長講,有三隻雞,對不對,那個店也三隻雞,三隻雞的姿勢都一樣,那你這個就解釋不了,這個我們向部長報告,這是騙財政補貼。其實一個店才幾千塊錢, 4000到6000,但店多,你十個就好幾萬呢。一個店實際沒多少錢,所以我不説嘛,你跟後來跟現在這種騙,那簡直太小巫見大巫了。即使這樣,我們部裏很嚴格,王和民商務部紀檢組查了很厲害,它去了不是一個地兒,多次這麼幹,直接到最基層上去查。

 

李健:多個店合起來騙,金額就大了。

 

黃海:對。比如一百個店,100的店實際也沒多少錢,一個店,比如平均五千,十個五萬,一百台50萬。50萬,你要跟現在這種補,現在一補就多少億地騙。另外家電下鄉,為什麼後來停了,因為把一些庫存産品賣不出去的,不是假冒偽劣,趁給補貼了,全賣出去了,所以後來財政也覺得,這個從産業角度講,工業高興解決庫存,當時確實是,你這也有點問題,等於幫助他,現在應該去産能麼,但是我覺得你不能用現在政策來衡量當時了,説你們這不但不去産能而去幫助他,幫著擴大産能,所以當時也有這種意見,但基本上都還可以。

 

李健:謝謝!

 

二、黃海談“雙百市場工程”和“農超對接”採訪稿

 

黃海:再一項叫雙百市場工程。雙百市場工程的起因是,萬村千鄉市場工程,他改善了農村市場購物難,價格貴,假貨多,這個問題解決得比較好,但是對於解決農産品賣難這個問題上,它效果不是很大,因為農村市場本來就是一個雙向的,既有我們把工業品賣到農村去,同時還要承擔著把農産品收購上來這種雙向的任務,但萬村千鄉應當説工業品下鄉解決得比較好,但對於農産品進城問題,萬村千鄉的效果不是很明顯。儘管我們在設計的時候提出了這個要求,但實際操作中有很大的困難。我們看到就是有一部分企業解決得比較好,特別是一些比如説處於發達地區的城市郊區的,他這東西很快收購之後,農民把菜、水果、他馬上可以進城,運距很短,你不需要什麼保鮮保溫,所以這個可以,所以其他的一些就確實就是比較困難了。所以後來就考慮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呢?於是又提出一個雙百市場工程。在2006年2月就是一年後商務部又發了一個文件,就是《關於實施雙百市場工程的通知》。這個所謂雙百市場工程是個什麼含義,當時説抓一百個批發市場,因為當時農産品批發市場是農産品流通、收購很大很重要渠道,另外一百個是什麼呢?農産品的經銷企業,這一百個經銷企業既包括超市,也包括農産品專門的經銷商,同時也包括進出口,進出口貿易都可以,當時我們這麼設想,就一百個農産品經銷企業、一百個農産品的批發市場解決這個問題。這項工作推廣之後,應當説它還是彌補了萬村千鄉市場工程的一些不足,因為至少這一百個批發市場財政給他補貼資金,主要用於什麼呢?資訊化改造,再一個標準化改造,比如説原來的那些跟集貿市場都差不多的批發市場的標準化改造,還有進行了一些比如説集中的統一的收款,統一的結算等等,當然另外有些還用於保鮮,幫他建一些冷庫、保鮮庫等等,一百個批發市場還是效果很好,但一百個農産品流通企業也是在不斷地探索。因為進出口商、農産品經銷商和超市,它們都有不同的經營方針,對商品有不同的要求,但是總體講還是起到了很好的作用。這項工作一共實施了四年,2006到2009年。這四年中累計安排了財政資金也是外貿發展基金14.9億,將近15個億。支援了284家農産品批發市場和195家農産品流通企業。一開始我們定的時候準備搞三年,就是重點扶持“雙百”,連續扶持三年,把它做大做強,但實際支援發展中,這很難做到,因為地方政府他都不同意,都紛紛地到部裏來跑,要求給他們也列入。

 

所以到最後就變成了一共支援了284個農産品批發市場,195個農産品流通企業。實際上是這“雙百”沒有按照原來的設想,三年重點支援同樣“雙百”。結果,經過改造的農産品批發市場交易額大概佔全國總交易額的37%。就是説這284個農産品批發市場雖然數量它佔的比重遠遠小于37%,但他的交易額佔37%,示範作用還是很強的。這284個市場中,把它的農産品交易廳、交易棚一共改造了將近17萬平方米。新建冷庫大概90萬噸,另外帶動社會投資90多億。就是説財政投資了大概將近15個億,帶動社會資金90多億,1:6左右,撬動效應、乘數效應也是不錯的。雙百市場工程被寫到了2009和2010年這兩年的中央一號文件。

 

還有一項工作就是農超對接了。因為在雙百工程中,産銷銜接還是存在一些問題。後來我們就發現一些企業自己的經驗。比如説當時我們發現北京的物美超市,現在他收購了很多了,物美,美廉美什麼都是它的。物美超市它在農村直接去採購。另外外資包括像家樂福做得也比較好。家樂福主要是水果,物美是蔬菜,在山東直接派人去採購。家樂福的水果,不但在國內賣,它還要出口了。比如家樂福的臍橙,福建的蜜柚等等,還包括雲南的鮮花,它都是不但在國內超市賣,而且直接賣到歐洲市場,效果也比較好。所以當時我們考慮到,這實際上它雖然是雙百工程的一部分,但是它顯然和我們原來的設想有一些不同了。當時我們把它總結、歸納為農超對接。所以農超對接後來實際就把它從雙百工程中分出來了。這項工作試點開始得比較早,實際在2006年之後就在做了。在2008年正式地作為了一項工程。2008年12月商務部和農業部聯合發文,搞這個農超對接試點工作。後來到了2009年6月份,商務部、財政部、農業部又共同發了《做好農産品農超對接試點工作》。以前我説的這些工作從萬村千鄉開始,實際我們的錢都是外貿發展基金,都是需要財政部的支援,但是按照慣例就是財政部給錢就完了,但是後來因為國務院領導非常重視這項工作,這項工作在社會上的影響越來越大,所以財政部提出來它也要挂名,也要署名聯名,當然我們考慮這是好事,所以大家可以看到一開始文件都是商務部自己發的,到後來從農超對接開始就變成了商務部、財政部一起發,到後來再往後像農産品流通綜合試點等等都是幾個部委聯合發文。農超對接一共安排了中央財政資金6.2億,帶動了社會投資64億,這是1:10的撬動效應,這應該是最好的,為什麼這個效果好?由於這是企業進來了,都是一些大的連鎖零售企業,它本身有實力,所以只要你財政給它一些支援,它馬上自己投入大量資金。有800多家連鎖企業和1.56萬個合作社實現了對接,因為實際上直接和農民對接還是困難,主要是和專業合作社進行對接。應該説這對於縮短流動環節,提高農業組織化程度還是很好的。農超對接寫入了2009、2010、2012年的中央一號文件,後來我退休以後,商務部又提出了一些比如現代農産品流通綜合試點,這寫到了2012,2013年的中央一號文件。總之,黨中央國務院還是高度評價、充分肯定了商務部所開展的這些工作,

 

除了在黨中央國務院的文件,五年規劃中有體現之外,領導還具體地做了大量的批示、支援。特別是分管農業的回良玉副總理,他2007年7月17號他有個批示批給了中農辦的主任陳錫文,他批的什麼呢? “錫文同志,近幾年,商務部把加強農村流通管理體系建設,加大農村流通基礎設施投入和解決農産品賣難問題當做一件大事來抓,並取得了較好的成效,應予肯定和總結。”這個我們當時感到就是非常受鼓舞了。因為回良玉同志抓農業的副總理,他明確肯定了商務部這方面的工作,。實際上,溫家寶同志、嵐清同志、吳儀同志,良玉同志,他們都是投入大量的心血,做了很多指示。另外像財政部、發改委、農業部、交通運輸部、供銷總社、中農辦也都給予了大量的配合,而且直接參與。應當説這些工作都是商務部提出來商務部為主做的,但其他這些部門都做了大量的工作。

 

我個人體會比較深的,包括在職的時候還包括我退休,我在職時一直分管農村市場建設,退出現職以後,2008年到政協,我還是始終是比較關注這項工作。退了以後,我覺得我的身份就更自由了,我可以更直接地向國務院領導同志提一些要求,就不像在部裏的時候還要考慮到黨組啊協調啊,跟別的部門關係啊等等。我舉幾個領導很重視,也促進解決了一些相關政策的例子。一個是2008年的下半年,當時因為受國際金融危機影響,我們國家提出了擴大內需、擴大消費這樣的政策。當時我寫個材料,關於擴大消費的幾點想法,分別送給了溫總理和岐山副總理,岐山因為分管商務部。我在這裡面都提了一些建議,領導都很重視,總理專門批給了克強副總理,岐山副總理直接做了大量批示,表示完全同意,希望擴大內需爆髮式增長。這裡面我覺得最重要一條,就是我提出了一個財政資金的問題,因為從2005年開始,實際上這些所謂的中央財政資金實際全部是外貿發展基金。因為我們商務同志都知道,外貿發展基金它不是中央財政從稅收中給你的一部分補貼,它是從外貿企業有償使用配額許可證收費中把這錢(收上來),只不過這筆錢留在專戶裏,當時叫取之於外貿,用之於外貿。所以我們覺得在內貿發展的關鍵時刻,我們商務部從大局出發,我們分管外貿的同志也從大局出發,高風亮節,就是把這些取之於外貿,用之於外貿的錢拿出來一二百個億,100多個億用於支援內貿。所以我當時作為我自己也好,我們內貿領域同志都非常的感動,也非常的感謝,但這個事情總是不能長期地這樣下去,所以我在2008年我就利用擴大內需這個機會,向溫總理直接提出這問題了。我説我們這些錢實際都是外貿的錢,而且明確是取之於外貿,用之於外貿的錢,不是你中央財政稅收的錢。你這樣的話,我覺得長期這麼下去是不行的,也是不合適的。既然國家把擴大內需、擴大消費作為一個國策來抓了,所以我希望能夠解決這個問題。後來總理為什麼要批給克強副總理呢?因為李克強副總理是作為常務副總理,他是負責聯繫財政的。後來克強總理也明確批評了財政部。當然了,我們部裏多年來一直在做這項工作,爭取能夠把它列入到預算內的。所以從2009年開始,這個問題就解決了,財政除了我們的外貿發展基金之外,專門立了一個專戶,作為是國內貿易發展的一個基金。這是專項基金用於內貿。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其他的專項基金,比如中小企業發展基金等等,這都可以用於商業了。原來都是主要用於工業,用於其他。這樣就等於除了外貿發展基金、內貿發展專項基金之外,還有其他幾個專項基金都可以用於內貿,包括後來的科技發展(基金)等等,你內貿比如搞一些高科技,搞這個東西那個成果也都可以用,因此這樣就拓展了中央財政支援內貿發展。當然起因還是從農村市場開始。這是一個。再一個就是2009年的7月,2009年農超對接開展之後,我們發現有很多問題,最主要的問題就是説大型連超企業它的稅收監管非常嚴格的。但他從農民那兒收購農産品,他沒有發票,取得不了進項稅發票,因此在增值稅環節它無法抵扣。這樣的話,就是説一些小的企業無所謂,很松。但大的企業都是當地的稅收監管大戶,所以這個問題矛盾很突出了。農産品的流通當然國家是優惠的,13%的增值稅,其他是17%,但13%你這個沒有進項稅,抵扣不了,這同樣是個巨大的負擔。所以2009年7月,當時姜增偉副部長主持在山東威海開了一個座談會,請我參加了,為什麼在威海開?就是考慮到家家悅他們都在搞農超對接。我在會上專門開了一個座談會,請了幾個搞得比較好的企業。(後來)我就向總理反映了比較尖銳的意見了。因為我們商務部報告跟總理不好説,太尖銳,我個人就可以説了,我提出這個問題,我説這樣的話,農超對接就很難發展了。因為它稅收負擔太重了,而且這個抵扣不了,不是説它個人的問題,企業的問題,這制度上就是有問題的。因為農民你怎麼讓他拿進項稅發票?確實是沒有,所以總理也很快做了批示,他批給誰呢?他明確提了幾個,“旭人,肖捷同志參閱研究”,這個旭人是當時財政部長,肖捷是稅務總局局長,而且他一開始寫了參閱,後來又寫了研究。參閱的話看看就完了,讓他們研究,這不一樣了。所以後來稅務總局、財政部也很積極,他們也派人進行調研。調研結果他們發現確實有這個問題。後來這政策怎麼調整呢?就把它調整為,流通環節增值稅取消,當然就一部分農産品,就生鮮農産品,比如菜啊肉啊什麼的,流通環節增值稅把它取消了,根本就不徵了。一開始提的是先徵後退,後來企業説不行,先徵後退,徵時很積極,退就很費勁了,後來總理又指示改。目前就執行不徵了,免征。

 

再比如2010年12月,這是一個什麼問題?當時因為菜價上漲很快,所以有些媒體,包括我們國家一些部門,比如發改委的價格司幾位領導,就在電視上就明確講,説最後一公里存在著梗阻。一位發改委價格司副司長提出來“兩頭叫,中間笑”,農民也叫,賣不出好價錢,消費者叫,太貴了,誰笑呢?流通環節掙了錢了。這個説法是非常不對的。所以當時我們也進行了反駁,我現在我可以講這位副司長了,這位副司長現在已經由於觸犯黨紀國法,已經接受

 

組織調查,估計已經審判了,因為這個副司長不像大老虎那麼引人注目,估計都判了,因為好幾年了。當然他為什麼被審查我不知道,但是至少他的觀點,當時我們就是在內部、在媒體上就進行了反駁,後來我想這問題比較複雜,我給總理又寫了個調查報告,題目叫《關注最後一公里菜價飛漲的體制原因》。我跟溫總理講,我承認最後一公里確實價格上漲比較高,這是事實麼。但是為什麼最後一公里上漲,我當時向總理提了幾個問題,為什麼叫體制問題,一個我説這個城鄉二元結構。現在賣菜都是農民,農民他進城之後,他租房要錢,看病要錢,孩子上學要錢,而且還要多交錢,借讀費,因此他即使把菜價最後一公里翻了一番,他仍然是城市中最低收入群體。這個我們都做了大量的調研,包括姜增偉副部長到上海,就調研這個農貿市場,有沒有上海人,最後只有一個上海人,是當地一個殘疾人也幹不了別的,其他全部是外地的農民,所以我跟溫總理講,我説這就二元結構問題,農民沒有市民化,所以他必須漲,他不漲價維持不了,他沒笑。他笑什麼笑?他仍然是最艱苦的,收入最低的一個群體,這是一點,二元結構問題。再向溫總理提的還一個什麼問題?就是我要提出這個稅制的問題不合理,就是説你現在雖然增值稅解決一部分,但還是不很合理,有些企業乾脆建議,整個農産品、生鮮食品都應當免稅,現在只是一部分免稅。第三點,我跟總理提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國外為什麼它這個作為公益比較成功?政府大量的公益性設施,政府把農産品的整個批發市場作為公益性設施。而且我也給溫總理寄了一張我1992年在日本訪問的照片,那是日本的沖繩的一個村,它的一個農産品的一個合作社一個加工,很簡單,就是一個小冷庫,還有一個分撿線,把這種産品黃瓜、番茄、蛋大小簡單分一分,遇冷一下之後再上市,它就可以多保存很長時間。我跟總理講,關鍵因為那個我照了張相照片,他有個牌子上寫的字,就這個項目一共多少錢,其中中央政府地方政府補貼達到90%多,全是補貼,這我跟總理講,1992年日本政府已經這樣做了,我們現在不承認公益性流通環節、流通設施是公益性的,什麼政策也沒有。大體這麼幾條。後來這個報告總理很重視,溫總理批示:“請發改委、財政部、商務部研究,所提意見值得重視,要認真分析研究菜價上漲背後的體制性、政策性原因,採取標本兼治的辦法予以解決。”所以這三個部門後來也都分別進行研究。這次實際最後解決什麼問題呢?解決流通設施的公益性問題,這個問題最後解決了。所以現在國家承認,流通設施,當然整個還是市場化的,還是個競爭性行業,但其中一部分設施,比如説農産品流通設施,關係到國計民生的,比如批發市場、比如一些農産品的超市和農貿市場、社區菜店,這些政府應當支援。後來國務院發了一系列的文件,而且財政也很支援,也搞了很多試點。當然這個問題解決中有一些難度,比如説這公益性怎麼體現?它是老是不要利潤也不行,因為國外你像日本、南韓的,它的農産品的大型批發市場,它等於作為政府的事業單位來管理了,它就不讓你盈利了,而我們國家目前還是企業,你作為一個企業,你怎麼能夠處理好公益性和營利性的關係等等,這一系列的問題,當然這個問題不管怎麼講,總之開了個頭。後來2013年2月份,我們上屆政府的最後任期時,當時我帶一個團考察了南美,南美農産品流通,後來我向總理又報了一個材料,涉及到幾個方面,比如從農業的專業化,專業合作社,包括農産品的檢驗檢測等等,我們都提了一些建議。比如説我們提出來這專業合作社,中國我們老講農産品流通矛盾是小生産和大市場,總想把小生産,把農民專業合作社、農莊就行了。實際上相對於大市場而言,我覺得永遠是小生産,因為我們到阿根廷,它那個農莊有幾十萬畝,幾十萬公頃地,它仍然無法對接家樂福,因為大市場太大了,所以這裡面仍然還需要一部分機制,你現在老講這個恐怕解決不了問題,關鍵是怎麼能夠通過一些體制機制來銜接。再比如農産品的檢測,我們國家現在到超市中查,查完之後處罰超市,這和超市有什麼關係呢?菜又不是它種的,如果説你保存不好你可以負責,但它有農藥你要超市怎麼解決?國外還有農産品的追溯體系,你必須提供菜哪來的?只要你提供了,有問題不罰你,我罰那往下追溯等等。當然後來國家也都採納了。這個報告總理批了一個“分送張平、德銘、長賦、張勇同志參閱”,張平是發改委主任,德銘是咱們部長,長賦是農業部長,張勇是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局長,他是監管問題等等。這是在2013年2月,就是總理這屆政府在臨結束前幾天批的。

 

我想主要説一下,因為我跟溫總理報的這些東西,後來我仔細看了看,幾乎全部是在第二天批示,就是我寫的第二天批示。我為什麼我後來很感動,部領導也專門講過幾次,説你有什麼渠道,我説我沒有渠道,我都是通過我們部裏的機要交換,當年想著通過部裏機要交換,最快當天才能送到總理那,還有大量可能是第二天送到。但是我也不認識總理的秘書,現在我也不知道總理秘書是誰,但是我想只能説一條,就是溫總理他非常重視這個問題,他肯定跟他秘書有交代,商務部報上來關於農村市場的東西一定要第一時間給他放在那兒,所以我初步翻了翻,總理大概批過我七八份材料,幾乎全部是在第二天,就是我寫的第二天就批了,作為總理第一時間就批了。所以我覺得這個也充分體現了國務院領導同志對這項工作的關心。

 

總而言之,我覺得商務部這幾年在開拓農村市場方面成績還是很大的,而且很多奠定了基礎,包括這七十幾萬個連鎖超市,當然有些肯定是也不行了,但是大部分應當説還在運轉,它仍然在成為支撐我們現在農村市場發展的這樣一個什麼。因此現在我有時候看到媒體報道,説某某電商搞1萬個什麼店,我們媒體大量宣傳,實際我心裏就是很不平衡,我們搞了70萬個,你媒體你也不能説沒宣傳,宣傳不夠。現在一個企業説我搞一萬個農村便利店,媒體就當成一個大事來講。這個實際上我講我們作為政府部門,我們自己心裏還是很清楚的,我們商務部做的這個工作奠定了這項基礎,更重要的是這些政策體系的基礎,比如説財政的支援、引導基金的問題,比如説流通設施的公益性的問題,等等,這些我覺得還是一個起到了一個長遠的一個機制性作用,但如果説遺憾的話,我覺得最大遺憾就是農産品流通應當是個雙向的,但到目前為止,這個問題仍然是。就是説把消費品推向農村做得很好,但是從農村收購還是有問題,包括我們現在一些電商。我也查了一些數據,包括我們的阿裏、天貓等等,大家可以看一下它公佈的數據,它就是向農村賣的要遠遠大於從農村收的,但這個也是好事,至少幫農民還是提高農民的便利性,我只是説這個問題應當説它還是一個需要研究的問題,不是説我們傳統商業解決不了電商可以解決,電商也沒有解決,而且電商能不能解決這都恐怕還要研究。總之就這個問題我是希望今後還能認真地加以研究。

 

李健:謝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