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雲

進口工作中利用商品交易所的問題

     

 

今年四月,中國糧油食品進出口總公司佈置香港華潤公司所屬五豐行,儘快購買年內到貨的原糖四十七萬噸。當時國際市場砂糖求過於供,貨源緊張,價格趨漲。五豐行認為,如果我們立即大量購糖,必將刺激價格上漲,可能出了高價不一定能按時買到現貨。為了完成購糖任務,五豐行採取委託香港商人出面,先在倫敦和紐約砂糖交易所購買期貨[137]二十六萬噸,平均價格每噸八十二英鎊左右。然後立即向巴西、澳洲、倫敦、泰國、多明尼加、阿根廷購買現貨四十一萬多噸,平均價格每噸八十九英鎊左右。從五月二十日開始,市場傳説中國購入大量砂糖,紐約、倫敦砂糖市場大幅度漲價。然後,澳洲、巴西先後證實我向他們購糖,市價又進一步上漲,至五月二十二日漲至每噸一百零五英鎊。我因購買砂糖現貨任務已完成,從五月二十二日起至六月五日將期貨售出。除中間商應得費用和利潤六十萬英鎊外,我五豐行還賺二百四十萬英鎊。

 

我部核心小組討論了上述做法,認為利用交易所做買賣。

 

有一定風險,但在一定條件下,可以試做。

 

(一)目前我對資本主義國家的貿易已佔我進出口貿易的百分之七十五。資本主義國際市場上,因貨幣危機和供求關係的變化,商品價格反應非常敏感。外國商人認為我國購貨時只求完成任務,有時價格越漲越要買,常常乘機抬價。這點要注意。

 

(二)國際市場上的交易所是投機商活動場所,但也是一種大宗商品的成交場所。所以,資本主義市場的商品交易所有兩重性。我們買賣又大都經過中間商,不管採取那種中間商形式,進出口價格許多是參照交易所價格來確定的。過去我們沒有這樣利用過交易所,這次也是利用私商進行的。對於商品交易所,我們應該研究它,利用它,而不能只是消極回避。

 

(三)我們這次利用交易所,不是為了做投機買賣,不是為了賺二百四十萬英鎊,今後也不做投機買賣。這次利用交易所是一種迂迴的保護性措施,是為了使我們不吃虧或少吃虧。

 

(四)在今後兩年裏對交易所要認真進行研究。因為利用交易所,可能有得有失,但必須得多失少。我們決不做賣空的投機,只對進口物資有時經過交易所購買期貨,就是説只買進確實需要的物資。因此,像這次購糖做法是可以的,但次數不能多,每做一筆要請示報告,經過批准,每次總結經驗。

 

(五)必須嚴守黨紀,不能浪費分文,像這次購糖賺了二百四十萬英鎊,對於中間商在商業習慣上給以應得費用和利潤外,如果還需請吃一次飯,只需要一百元的話,決不要多花一元。應該嚴肅教育幹部和黨員,不能有任何浪費。

 

*這是陳雲同志為對外貿易部起草的向國務院的請示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