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來

經濟建設的幾個方針性問題

     

 

要點摘錄:1956年11月,周恩來在中國共産黨第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做關於1957年國民經濟計劃的報告時説:毛澤東同志在這幾個月常説,我們又要重工業,又要人民。這樣結合起來,優先發展重工業才有基礎。發展重工業,實現社會主義工業化,是為人民謀長遠利益。為了保衛人民的福利和社會主義成果,必須依靠人民。如果不關心人民的當前利益,要求人民過分地束緊褲帶,他們的生活不能改善甚至還要降低水準,他們要購買的物品不能供應,那麼,人民群眾的積極性就不能很好地發揮,資金也不能積累,即使重工業發展起來也還得停下來。所以,這一經驗也值得我們在建設中經常想到。一些社會主義國家發生的事件值得我們引為教訓。《經濟建設的幾個方針性問題》,《周恩來選集》下

 

八大〔126〕以後,對明年的計劃數字已經修改多次。明年是很難安排的一年。必須早一點把明年計劃的方針定下來,取得全會同意。今天,我想講一講幾個方針性的問題。

 

第一個問題,根據剛才少奇同志的政治報告,我們從國際事件中所取得的教訓,聯繫到我們的建設,有兩點值得注意。

 

第一點,就是社會主義國家也可能犯而且有的已經犯了沙文主義〔67〕的錯誤。按照毛澤東同志的分析,這種錯誤,就是對外的大國主義,對內的大民族主義,對人民的專制主義。這樣的錯誤在有的社會主義國家已經産生,那麼,在我們這個社會主義國家是不是也可能産生呢?當然可能避免,而且應該盡力避免,但是也有可能産生,並且有些萌芽在過去的工作中已經發現。例如,對周圍兄弟國家的大國主義的個別事件,對兄弟民族還有大漢族主義傾向,也産生過領導脫離群眾不關心群眾利益的事情,我們領導者的生活和工作制度有些特殊化官僚化。這就不能不使我們在建設中時常注意這些問題。

 

第二點,也就是剛才少奇同志説的,蘇聯和其他一些社會主義國家都是優先發展重工業,這個原則是對的,但是在發展中忽視了人民的當前利益。直接與人民利益關係最大的是輕工業、農業,輕視這兩者就會帶來不好的後果,就會發生經濟發展上的嚴重不平衡。毛澤東同志在這幾個月常説,我們又要重工業,又要人民。這樣結合起來,優先發展重工業才有基礎。發展重工業,實現社會主義工業化,是為人民謀長遠利益。為了保衛人民的福利和社會主義成果,必須依靠人民。如果不關心人民的當前利益,要求人民過分地束緊褲帶,他們的生活不能改善甚至還要降低水準,他們要購買的物品不能供應,那麼,人民群眾的積極性就不能很好地發揮,資金也不能積累,即使重工業發展起來也還得停下來。所以,這一經驗也值得我們在建設中經常想到。一些社會主義國家發生的事件值得我們引為教訓。

 

此外,在中國還有中國的特點,那就是封建性很大。我們儘管打倒了封建主義,但封建官僚的習俗在社會上還存在著。脫離群眾,高高在上,生活特殊,講究排場,中國的統治階級過去是這樣的,我們也很容易這樣做。從上到下,凡叫“長”的,就容易被人家看得特殊一點。所以,社會主義制度在中國的土壤上實現以後,如果不有意識地經常地排除某些舊的社會習俗,它就會經常來侵蝕我們。

 

要重工業,又要人民。人民的問題對我們來説是人口眾多,這有它的好處;但是人口眾多也有一個困難,人多消費需要的量就大。衣食住行,首先是食。我國人口現在平均每年增長百分之二左右,每年增加一千多萬人,這是一個可觀的數目,而我們的糧食平均每年增長百分之三左右,增長量並不大。農業合作化可以使我們提高單位面積産量,增加復種面積。今年這麼大的災荒,我們的收成還是比去年增加了,這就是合作化的優越性,社會主義的優越性。可是我們也要看到,耕地面積、糧食産量總是增加得慢。不能把這方面的工作看得那麼容易。昨天我在政治局會議上説了,要提倡節育。這個問題的發明權本來是鄧小平同志的,後來邵力子〔127〕先生在人民代表大會上講了。我們的黨和青年團要用一定的力量宣傳這個問題。這實際上是廣大人民所需要的,首先是城市人民所需要的。現在看得很清楚,我們在短時期內還不可能使大家都就業,工資的增長也不可能使職工養活很多的家庭人口。我覺得甚至提倡晚婚也是有好處的。

 

第二個問題,毛澤東同志提出的十大關係〔128〕是黨的八大的指導方針。在三大改造〔129〕高潮出現以後,全國人民的社會主義積極性空前高漲,各部門、各省市向中央提出了各種報告和要求。毛澤東同志到各地同各省市的同志接觸,少奇同志在北京跟各部的同志接觸,以後毛澤東同志又跟各部的同志談話,覺得需要正確地解決這十大關係問題,我們的社會主義建設才能夠安排得更恰當。這些關係的許多方面在八大報告中都提到了。但是我們要認識,這十大關係問題並不是一提出來就能解決得了的,具體的解決還需要今後在實踐中、在採取具體措施中、在反對錯誤的傾向中不斷努力。前五種關係直接聯繫到建設。比如農、輕、重的比例究竟如何才恰當?現在還不可能回答得很完滿,必須經過多次反覆摸索,才能使這三者的比例安排得比較恰當。一個時候恰當了,過一個時候還要修改。

 

第三個問題,八大規定的建設方針是,“為了把我國由落後的農業國變為先進的社會主義工業國,我們必須在三個五年計劃或者再多一點的時間內,建成一個基本上完整的工業體系”。這個方針,把過去的為社會主義工業化而奮鬥的提法具體化了,提出了建設一個基本上完整的工業體系的要求。我們的工業化,就是要使自己有一個獨立的完整的工業體系。任何一個國家建設社會主義總要有一點獨立的能力,更不用説象我們這樣一個大國。太小的國家,原料很缺,不可能不靠旁的國家。而我們這樣的大國,就必須建立自己的完整的工業體系,不然一旦風吹草動,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支援我們完全解決問題。我們所説的在我國建立一個基本上完整的工業體系,主要是説:自己能夠生産足夠的主要的原材料;能夠獨立地製造機器,不僅能夠製造一般的機器,還要能夠製造重型機器和精密機器,能夠製造新式的保衛自己的武器,象國防方面的原子彈、導彈、遠端飛機;還要有相應的化學工業、動力工業、運輸業、輕工業、農業等等。但是,應該指出,基本上完整並不是説一切都完全自足。就是大國也不可能什麼都有。美國算是一個有完整工業體系的大國吧,但是有的東西它也沒有,橡膠就沒有。蘇聯也有它沒有的東西。另外,所謂完整的工業體系,是不是一定要有很高的産量呢?當然,産量是要高一點,但是不一定很高,這個任務的實現是決定於東西的有無,不決定於是否有很高的産量。從這樣的要求來看,我們覺得八大的決議上寫三個五年計劃或者再多一點的時間是恰當的。現在看,時間可能要長一點。

 

過去設想的遠景規劃,發展速度是不是可以放慢一點?經過八大前後的研究,我們覺得可以放慢一點。比如,原來設想鋼産量在第三個五年計劃的最後一年要達到年産三千萬噸,肯定地説,照現在這個速度是不可能實現的。八大的建議已經把這個要求改變了。我們設想第三個五年計劃的指標定在二千萬到二千五百萬噸上,將來如果執行得好,有可能超過,但是現在不能定到三千萬噸。因為定到三千萬噸,其他就都要跟上去。那就會象我們常説的,把兩腳懸空了,底下都亂了,不好佈局,農業、輕工業也會受影響,結果還得退下來。要達到原來遠景規劃設想的生産指標,肯定時間要更長一些,有可能要四個五年計劃,或者在第四個五年計劃期間。陳雲〔78〕同志曾經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説,既然達不到,就應該允許在三個五年計劃以外再加兩年。我説,甚至可以設想加兩年不夠再增加一兩年。這樣一個大國,數量上的增長稍微慢一點,並不妨礙我們實現工業化和建立基本上完整的工業體系。這樣,我們的計劃就好安排了。不然,討論起來,遠景規劃的幾個數字就把自己框住了。

 

此外,還有兩點也想提出來請大家考慮:

 

第一是關於八大建議的數字。這只是個建議,有某些達不到的指標是不是可以修改?我覺得是可以的。過去説計劃就是法律,這實際上行不通。當然,計劃成為廢紙也不對。計劃不合實際就得修改,實際超過了計劃也得承認,計劃不能一成不變。建議中有些數字當時覺得是恰當的,現在發現還有矛盾需要解決,那就應該解決,我想這是許可的。

 

第二是關於農業發展綱要四十條。這也是一個建議,是一個草案。在草案提出的時候毛澤東同志説,有些東西在實際執行中還要修改。實際上,某些數字已經勾掉了。草案現在執行快一年了,事實證明有些是需要重新研究的,這些並不是不可以修改的。比如擴大耕地面積,要求十二年內開墾一億四千萬畝顯然是有困難的。如果每年開墾一千萬畝,就要投資五億元。這五億元的投資,明年度無論如何也擠不出來,今後也不是每年都可以擠出來的。至於其他的組織工作、動員工作、各種條件的配合,還不去説它。

 

八大的建議和農業四十條,是規定了每年進度指標的。這兩個文件經過我們研究以後覺得可以修改。上不去,就不能勉強,否則把別的都破壞了,錢也浪費了,最後還得退下來。凡是不合實際的都可以修改,這樣就把我們的思想解脫了,不然自己圈住了自己。

 

第四個問題,對第一個五年計劃的估計。八大已經作了簡單的估計,在制定明年計劃的時候,大家又很容易聯想到究竟應該怎樣估計第一個五年計劃。經過國務院常務會議多次討論,大家認為,第一個五年計劃基本上是正確的,成績很大,但是錯誤不少。這好象也是老套子了,但從實際中摸索到最後,覺得還是這樣説好。

 

第一,從生産指標方面看,今年的多數指標都接近了五年計劃的指標。到明年,四十六種工業指標中有三十九種一定會超額完成預定的計劃,估計只有七種完不成,實際上,真正完不成的就是石油。完成了第一個五年計劃的生産指標,這不就是一個成績嗎?當然,農業比工業差一點,值得我們重視。但是,儘管有兩年特大的災害,糧食和棉花還是可以完成計劃的。八種農産品中主要是麻、大豆、油料作物不能完成,這是我們沒有安排好。同工業相比,我們對農業的重視和安排不夠,農業量大面廣,有時也不容易考慮得很恰當。

 

第二,從基本建設方面看,投資超過了計劃數字。設計項目中,蘇聯設計的主要項目多數是完成了,我們自己設計的主要項目多數也都完成了。蘇聯設計的有一部分沒有完成,主要是國防工業,我們推遲了,當然也有其他的項目。至於自己設計的項目,有些是不應該設計那麼多的,這是我們工作上有錯誤。但總起來説,在這方面基本上也是有成績的。

 

第三,從預算上看,我們打得比較更穩當一點。財政支出超過得不多。

 

所以,整個看起來,第一個五年計劃大體上是正確的,成績很大,這方面不多説了。

 

另一方面應該承認,錯誤也不少。這一點,我想多説幾句。第一次制定五年計劃,不可能一下子制定得很恰當。一九五二年提出的五年計劃是粗線條的,然後一九五三年、一九五四年、一九五五年不斷地修改,而且每年的年度計劃還要修改。計劃不那麼準確是很自然的,因為我們缺乏經驗和知識,是在不斷地發現錯誤、修正錯誤的過程中前進的。一九五三年小冒了一下,今年就大冒了一下。去年的基本建設搞得少了一點,還有一點餘力,結果是多餘的器材減價出賣,鋼材出口,水泥減産,木料也減價出賣了。這當然是不恰當的,是比較大的錯誤。至於小錯誤,各個部門都會有的。計劃問題是值得我們研究的,就是到現在提出明年年度計劃的時候,也不能説我們的缺點就都發現了。希望在全會分組討論的時候,大家能揭發出更多的錯誤缺點,這對明年度的計劃和今後的建設工作有好處。明年的計劃到執行的時候,還會發現有些訂得不恰當,還要在摸索中不斷地改正。在第一個五年計劃完成以後做全面總結的時候,就可以得出更多的經驗教訓,就會比八大時的認識更完全更深入。

 

現在看來,第一個五年計劃中的一些變化,有的是由於形勢的變化而需要修改,有的是由於經驗和知識不足而犯了錯誤。我覺得這兩點值得談一談。

 

首先是形勢的變化。當我們開始訂第一個五年計劃的時候,朝鮮戰爭〔26〕還在進行,那時候設想,應該加緊發展的不僅是重工業,國防工業也要平行發展。一九五三年停戰以後,一九五四年、一九五五年又出現台灣海峽局勢的緊張,整個世界局勢怎樣還要看一看。直到日內瓦會議〔97〕、萬隆會議〔96〕以後,到去年年終和今年年初,才慢慢感到國際局勢是緩和下來了。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才設想今年、明年把國防工業步子放慢,有些生産規模可以縮小。這也是很自然的。毛澤東同志在政治局會議上提出,現在把國防工業步子放慢,重點加強冶金工業、機械工業和化學工業,把底子打好;另一方面,把原子彈、導彈、遙控裝置、遠端飛機搞起來,其他的可以少搞,比如炮,有一個廠也行,現在先打底子,將來再發展數量。設想可能有一個和平時期,容許我們把完整的工業體系建設起來,這是最好的,我們把方針擺在這上面。但是我們還要準備另外一種可能,即發生戰爭,這決定於敵人是否要冒險。如果今後十二年內發生了戰爭,那怎麼樣呢?那不是我們犯了錯誤嗎?到時候打起來軍火少了,後備力量動員起來又沒有軍火,大家就哇哇叫了。可以設想一下,戰爭就是來了,敵人也不能馬上解決問題。敵人打來了我們會先受一點損失,但他們爬上大陸以後,還是要打長期戰爭的。我們頂多犯那樣的錯誤。毛澤東同志把這個問題提到政治局,我根據毛澤東同志的説法,把它提到中央全會,大家也想一想這個問題。如果算錯誤,我們大家一道犯,到那時候將功折罪,戴罪圖功。只有這個辦法,不然就徘徊歧路,東邊走幾步又回到西邊走。把器材、資金統統集中搞國防工業,別的生産少了,人民的生活也不能改善,各方面緊張,而武器製造出來,仗又不打,炮不能吃,槍也不能吃,子彈生産多了還不利。所以非下決心不可。中央政治局談到明年計劃和第二個五年計劃時就下了這個決心。這是由於形勢的變化,我們有的步子加快了,有的步子放慢了。

 

第二是由於我們的經驗和知識不夠,在有些項目上犯了錯誤。現在看起來有些錯誤犯得有點可笑,但是當時的確沒有弄清楚。比如説,請蘇聯設計的項目,以為能夠提早給我們設備、提早一兩年完成總是好的,而沒有分清哪幾種快對我們有好處,哪幾種快會給我們背上包袱,凡是各部提出要加快的,報到國務院,報到中央,總覺得應該批准。象汽車廠就加快了,明年度可以生産一萬八千輛到兩萬輛,可是這就要有很多的器材進口,同時要供應很多的汽油,這就要花外匯。現在汽油沒有那麼多,就得減少汽車産量。減少生産,勞動力就要閒置。外國朋友參觀長春汽車廠時説,你們生産能力多了,一定要閒置。內行人一看就懂。原來還打算建設第二個汽車廠,現在要推遲了。再比如鋁加工廠和機械廠,軍工部門有的,民用工業部門可以不搞,可以結合起來共用,現在和平時期可以用作普通的民用的機械生産。過去沒有很好地考慮,這樣就閒置了一些資金。

 

因此,第一個五年計劃儘管成績很大,可是應該承認,缺點錯誤也不少。缺點錯誤已經知道的固然不少,但可能還有我們不知道或者沒有揭露出來的,希望參加這次會議的同志在這方面多提一些意見。

 

*這是在中國共産黨第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做的關於一九五七年國民經濟計劃的報告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