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來

第一個五年計劃的執行情況和第二個五年計劃的基本任務

     

 

要點摘錄:1956年9月,在中共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上,周恩來指出:“應該根據需要和可能,合理地規定國民經濟的發展速度,把計劃放在既積極又穩妥可靠的基礎上,以保證國民經濟比較均衡地發展。由於在編制長期計劃的時候,難以完全預計到在執行計劃過程中可能發生的各種新的情況和問題,因此,應該把長期計劃的指標定得比較可靠,而由年度計劃加以調整”。《第一個五年計劃的執行情況和第二個五年計劃的基本任務》,《周恩來選集》下卷,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

 

 

我在説明第二個五年計劃的建議以前,要説一説關於執行第一個五年計劃的基本情況。

 

在執行第一個五年計劃的過程中,由於全國人民首先是勞動人民的努力,我們的社會主義建設工作和社會主義改造工作都取得了比預想還要快還要大的勝利。我們的成就是巨大的,但是在工作中也發生了一些缺點和錯誤,需要我們努力加以克服。

 

在基本建設方面。預計到一九五七年底,全國基本建設的投資額,有可能比原計劃超額完成百分之十以上。計劃所規定的限額〔123〕以上的建設單位,除了少數的以外,都有可能如期完成或者提前完成建設進度,而且在各個年度中又增加了一些新開工的建設單位。到一九五七年底,預計大約有五百個新建和改建的限額以上的工業企業建設完工,這樣,就會提高我國的工業生産能力,為我國的工業創立某些新的部門和在一定程度上革新某些原有的部門,從而開始改變我國工業原來極端落後的面貌。經過第一個五年計劃的建設,我國以鞍山鋼鐵聯合企業為中心的東北工業基地就會大為加強,在內蒙古、西北、華北各地,就會開始出現許多新的工業城市。五年內新建和恢復的鐵路將達到五千五百公里左右,重要的幹線如集寧到二連、寶雞到成都等線都已經修通,鷹潭到廈門的鐵路也將要修通,蘭州到新疆的鐵路已經修到玉門以西。重要的公路如康藏線和青藏線等也都已經全部通車。這些鐵路和公路的建成,加強了我國西北、西南廣大地區同全國各地區的聯繫。關於水利建設,我們正在繼續根治淮河,開始興建黃河三門峽水利樞紐工程,並且舉辦了其他一些大型和很多中、小型的水利工程。許多建設完工的水利工程,對於防禦洪水和灌溉田地已經開始發揮一定的作用。這幾年來,地質工作也做出了很大的成績,保證了我國基本建設的需要。如上所説,我國第一個五年計劃的基本建設,從投資額和多數重要建設單位的進度説,將有可能達到我們預定的要求。但是也應該指出,某些部門有可能完不成原定的投資額計劃,少數重要建設單位的部分工程,也有可能完不成原定的進度計劃。這些部門和這些建設單位,在今後一年多的時間內,應該加強工作,盡可能地爭取完成原定的計劃。同時還應該指出,有一些建設單位只注意趕進度,忽視品質和安全,以致工程品質低劣,事故很多,並且造成浪費,這是應該引以為戒的。

 

在工業生産方面。工業總産值(包括現代工業和手工業的産值在內,按一九五二年的不變價格計算,下同)歷年都超額完成了年度計劃,一九五六年,將達到五年計劃規定的一九五七年的水準;到一九五七年,將有可能比原計劃超額完成百分之十五左右。從主要工業産品的産量説,到一九五七年,絕大多數産品都將超過原定的計劃指標。例如鋼將達到五百五十萬噸,發電量將達到一百八十億度,煤將達到一億二千萬噸,金屬切削機床將達到三萬台,發電設備將達到三十四萬千瓦,原木將達到二千四百萬立方米,棉紗將達到五百六十萬件,機制糖將達到八十萬噸,機制紙將達到八十萬噸。從重要的工業新産品説,我國過去不能夠製造的某些發電設備、冶金設備、採礦設備和新型號金屬切削機床,現在已經能夠製造了;我國過去不能夠製造的汽車和噴氣式飛機,現在已經能夠開始製造了;我國過去不能夠生産的大型鋼材和合金優質鋼,現在也已經開始部分生産了。但是,也有幾種産品,如石油、硫化青、食用植物油、捲煙、火柴等,由於原料不足、銷路不暢或者技術的原因,可能完不成原定的産量計劃。

 

在農業生産方面。一九五三年和一九五四年,我國許多地區受到了較大的自然災害,這兩年的農業生産計劃都沒有全部完成,但是糧食産量仍比豐收的一九五二年有所增加。一九五五年我國農産品豐收,糧食産量(不包括大豆,下同)達到三千四百九十六億斤,棉花産量達到三千零三十六萬擔,其他農産品的産量也都有增加。一九五六年許多地區遭受了洪水、內澇、颱風和乾旱的嚴重災害,某些農作物特別是棉花受了一定的損失。但是由於全國農村正處在合作化的高潮中,沒有遭受災害的地區將會增加生産,一九五六年全國的糧食總産量,仍然有可能達到第一個五年計劃規定的一九五七年的水準。只要今後一年多的時間內不發生特大的自然災害,一九五七年主要的糧食作物和某些經濟作物的産量,就有可能超額完成原定的計劃。但是大豆、花生、油菜籽、黃麻、洋麻的産量和某些牲畜的數量,有可能完不成原定的計劃,我們必須採取有效的措施來加強這些薄弱的環節。

 

在運輸和郵電方面。隨著工農業生産的發展和基本建設規模的擴大,運輸量和郵電業務量每年都有增長。預計到一九五七年,主要運輸部門的貨物運輸週轉量計劃,都有可能超額完成。但是由於某些原有線路和設備的技術改造沒有完成計劃,某些線路和交通樞紐目前發生了運輸緊張甚至堵塞的現象,這種情況正在努力加以改善。

 

在商業方面。隨著社會主義商業的日益發展,一個有計劃有組織的市場已經在國內形成,它的領導地位已經日益鞏固。一九五六年比一九五二年,國內社會商品零售總額將增長百分之六十六點三,對外貿易的進出口總值將增長百分之六十五。預計到一九五七年,國內的社會商品零售總額和多數商品銷售量的計劃,對外貿易的出口和進口的計劃,都有可能完成,有的可以超額完成。幾年來,在生産發展的基礎上擴大了國內商品的流轉額,並且對於最主要的幾種生活必需品,實行了統購統銷的政策,保證了人民生活必需品的供應,因而基本上保持了物價的穩定,促進了工農業生産的發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目前商業工作中的缺點,主要是商品供應的組織工作做得不好和經營管理不善,因而發生商品有時積壓有時脫銷的現象。

 

在文化教育、科學研究和保健事業方面。這幾年來,這些事業都有相當大的發展。預計到一九五七年,除了個別的以外,高等教育、中等教育、初等教育、科學研究、新聞、出版、廣播、文學、藝術、電影、體育和衛生醫療等事業,都有可能超額完成原定的計劃。例如,到一九五七年,高等學校在校學生將達到四十七萬人左右,超過原定指標約百分之九;中國科學院的研究機構將達到六十八所,比原定指標多十七所。

 

在農業和手工業的合作化方面。到一九五六年六月底為止,全國已經組織起九十九萬二千個農業生産合作社〔84〕,入社農戶佔全國農戶總數的百分之九十一點七,其中加入高級社的佔全國農戶總數的百分之六十二點六。組織起來的手工業者,約佔手工業者總數的百分之九十。我們預計,再經過一年多的工作,即到一九五七年底,在全國範圍內,除了個別邊疆地區以外,可以基本上實現農業和手工業的合作化。

 

在私營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方面。到一九五六年六月底為止,在資本主義工業中,已經有佔産值百分之九十九和佔職工人數百分之九十八的企業實現了公私合營;在私營商業和飲食業中,轉變為公私合營商店、合作商店和合作小組的,已經佔總戶數的百分之六十八,佔從業人員總數的百分之七十四。對資本主義工商業實行全行業公私合營和定息〔124〕制度,就為資本主義生産資料的國有化準備了條件。

 

這裡,我還要簡略地敘述一下人民物質生活改善的狀況。

 

這幾年裏面,從總的情況看,職工工資的增長速度同勞動生産率的增長速度,基本上是相適應的。但是有一段時間,工資的增長速度過分地低於勞動生産率的增長速度。例如,一九五五年比一九五四年,工業部門(不包括私營工業)的勞動生産率,約提高了百分之十,而職工的平均工資只提高了百分之零點六。其他部門也有類似的情況。這個工作中的錯誤,我們在一九五五年底發現以後,就著手糾正。從一九五六年四月份起,我們在全國範圍內實行了工資制度的改革,並且確定一九五六年職工的平均工資比一九五五年提高百分之十三左右。這樣,一九五六年職工的平均工資,就比一九五二年提高了百分之三十三點五,超過了五年計劃規定的五年內工資增長百分之三十三的指標。而勞動生産率的增長也將超過原定的計劃,例如,在國營工業部門,一九五六年將比一九五二年提高百分之七十點四,超過五年計劃規定的五年內勞動生産率增長百分之六十四的指標。

 

這幾年裏面,我們穩定了農民的農業稅負擔,並且適當地提高了糧食的收購價格,因而使農民在生産發展的基礎上逐步地改善了生活。但是我們也犯過錯誤,在一九五四年,由於我們沒有完全弄清楚全國糧食産量的情況,向農民多購了一些糧食,引起了一部分農民的不滿。在一九五五年,我們實行了定産、定購、定銷〔125〕的糧食政策,從而安定了農民的情緒和提高了他們的生産積極性。現在預計,五年內農民的全部收入有可能增長百分之三十左右。

 

由上面列舉的情況可以看出,我國發展國民經濟的第一個五年計劃,是一定能夠勝利完成的。只要我們加緊努力,並且今後不發生特大的自然災害和意外事故,大多數指標都可以超額完成。第一個五年計劃的執行和它的超額完成,已經使並且將繼續使我國國民經濟發生深刻的變化。這主要表現在:工農業的生産水準有很大的提高。預計到一九五七年,工農業總産值(包括現代工業、手工業和農業的産值在內)將比一九五二年增加百分之六十以上。在工農業總産值中,工業總産值(包括手工業的産值在內)的比重將達到百分之五十左右,而在工業總産值中,生産資料工業産值的比重將達到百分之四十以上,這就加強了工業在國民經濟中的領導作用。由於社會主義改造事業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無論在工業、農業、運輸業和商業中,社會主義的經濟成分都已經處於絕對統治的地位。目前,我國國民經濟的各個部門都出現了欣欣向榮的景象,文化教育和科學研究的事業,也正在進入一個繁榮的時期,因而也就為人民生活水準的繼續提高創造了條件。

 

應該指出,全國各族人民、各民主黨派和一切愛國人士,在中國共産黨的領導下的團結一致,對社會主義改造事業和社會主義建設事業所表現的積極性和熱情,是我們取得上述偉大成就的基礎和保證。

 

還應該指出,在我國實行第一個五年計劃的過程中,偉大的蘇聯和各人民民主國家給了我們巨大的援助。在這期間,蘇聯給予我國以優惠的貸款,幫助我國設計二百零五項工業企業和供應大部分設備,派來了大批的優秀專家,並且給了其他方面的許多技術援助。各人民民主國家在設備、材料和技術力量等方面也給了我們很大的援助。在我國工作的蘇聯和各人民民主國家的專家,對於我國社會主義建設事業,作出了卓越的貢獻。我們願意乘這個機會,對於蘇聯和各人民民主國家的這種真誠的兄弟般的援助,表示深切的感謝。

 

我們在執行第一個五年計劃的過程中,取得了不少的經驗和教訓。吸取這些經驗和教訓,就使我們有可能把社會主義建設的工作做得更好。現在,我只就近年來我們在領導經濟工作中所感到的幾個比較突出的問題,提出一些意見。

 

第一,應該根據需要和可能,合理地規定國民經濟的發展速度,把計劃放在既積極又穩妥可靠的基礎上,以保證國民經濟比較均衡地發展。由於在編制長期計劃的時候,難以完全預計到在執行計劃過程中可能發生的各種新的情況和問題,因此,應該把長期計劃的指標定得比較可靠,而由年度計劃加以調整。我國第一個五年計劃所規定的各項指標,基本上是正確的,過去四個年度計劃的安排,大體上也是符合於當時的具體情況的,因而有可能保證我國第一個五年計劃的超額完成。但是應該指出,一九五五年和一九五六年的計劃,部分地發生了偏低或者偏高的缺點,造成了工作上的一些困難。

 

我們在制定一九五五年計劃的時候,由於前兩年農業歉收,把基本建設的規模定得比較小了一些,而且在當年的節約運動中,又不適當地削減了某些非生産性的基本建設的投資。同時,還由於基本建設計劃變動的次數多,下達遲,因而計劃完成得比較差。結果,不但在財政上出現了過多的結余,並且在重要的建築材料方面,如鋼材、水泥、木材等,也出現了一時的虛假的過剩現象。如果我們能夠更早地準備一些預備項目,及時地擴大建設規模,或者有計劃地增加某些物資的儲備,物資一時積壓的問題是可以解決的。可是我們對以後發展的情況估計不足,把一時的物資過剩當作一個比較長期的趨勢,因而用出口的辦法來解決鋼材和水泥一時多餘的困難。顯然,這是不恰當的。

 

當我們制定一九五六年計劃的時候,由於上年度農業豐收,社會主義改造又取得了巨大的勝利,因而有必要也有可能把國民經濟發展的速度定得比較高些。但是我們沒有很好地對於基本建設規模和物資供應能力進行適當的平衡,因而把基本建設的規模定得大了一些。同時,國民經濟的某些部門也出現了齊頭並進和急於求成的傾向。結果,不但財政上比較緊張,而且引起了鋼材、水泥、木材等各種建築材料嚴重不足的現象,從而過多地動用了國家的物資儲備,並且造成國民經濟各方面相當緊張的局面。

 

經驗證明,我們在編制長期計劃的時候,應該按照我們實現社會主義工業化的根本要求和國家物力、財力、人力的可能條件,實事求是地規定各項指標,同時,還應該保留一定的後備力量,使計劃比較可靠。而在編制年度計劃的時候,就應該根據當年和以後年度的可能的發展條件,積極地發揮潛在力量,以保證長期計劃的完成和超額完成。經驗還證明,我們在編制年度計劃的時候,在有利的情況下,必須注意到當前和以後還存在著某些不利的因素,不要急躁冒進;相反地,在不利的情況下,又必須注意到當前和以後還存在著許多有利的因素,不要裹足不前。這就是説,我們應該對客觀情況作全面的分析,同時盡可能地把本年度和下年度的主要指標作統一的安排,以便使每個年度都能夠互相銜接和比較均衡地向前發展。

 

第二,應該使重點建設和全面安排相結合,以便國民經濟各部門能夠按比例地發展。在過去幾年裏,我們在優先發展重工業的同時,採取了加速發展農業合作化的方針來促進農業的增産,並且相應地發展了輕工業的生産,這就使國民經濟的幾個主要部門在發展中避免了互相脫節的危險。

 

但是我們在處理重點建設和全面安排這個關係的時候,也曾經部分地犯過錯誤。例如,在一九五三年,有些部門和有些地方,在建設工作中曾經發生過到處鋪開、百廢俱興、不顧條件、盲目冒進的偏向,結果,影響到國家的重點建設,並且造成了財政上的困難和人力、物力的浪費。在一九五六年初,當《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七年全國農業發展綱要(草案)》〔105〕公佈以後,又一次發生了這樣的偏向。有些部門和有些地方,急於求成,企圖把在七年或者十二年內才能夠做完的事情,在三年、五年甚至一年、二年內做完。這些偏向,都被黨中央及時地發現和糾正了。

 

在這個時期中間,也曾經出現了另一種偏向,就是某些重要工作過分突出,以致同有關方面脫節。例如,在一九五六年初,我們為著加速發展農業,曾經過高地估計了雙輪雙鏵犁和鍋駝機的當年需要量,制定了過高的生産計劃,雖然這兩種産品的計劃經過一再修改,壓縮産量,但是計劃仍然過高,結果不但消耗了過多的鋼材,造成一九五六年鋼材供應更加緊張的情況,而且使某些機械工廠發生了一時趕工增産、一時閒工減産的現象。又例如,在我們的建設中,某種工業企業由於前進過快,所需要的原材料無法全部供應,因而發生了生産能力不能充分發揮的困難。當然,在我們開始進行工業建設的時期,這種情況是難以完全避免的,但是預料到這樣的困難而更加妥善地進行安排,也並不是不可能的。

 

這幾年來,我們在建設事業中,對中央和地方的關係、近海地區和內地的關係,也作了大體適當的安排,但是我們在這方面還是有缺點的。有一段時間,我們重視了中央建設事業的發展,而對地方建設事業的發展注意得不夠;我們重視了內地建設事業的發展,而對近海地區建設事業的發展注意得不夠。今後,我們應該經常地注意調整上述的關係,避免發生片面性。

 

以上説明,我們強調重點建設,並不是説可以孤立地發展重點,而不要全面安排;我們要求全面安排,也不是説可以齊頭並進,而不要保證重點建設。我們在制定計劃和安排工作的時候,必須把重點和全面很好地結合起來。

 

第三,應該增加後備力量,健全物資儲備制度。在國民經濟的發展中,不平衡的現象是經常會出現的,這就必須保持必要的物資、財政、礦産資源、生産能力等的後備力量,特別要增加國家的物資儲備,以保證國民經濟的均衡發展和年度計劃的順利執行,並且應付可能遇到的意外的困難。今後若干年內,我國農業生産受自然災害的影響還會是很大的,為了應付歉收,就必須有糧食和主要經濟作物的儲備;為了滿足我國建設和生産的規模日益擴大的需要,就必須有器材和原料的儲備。此外,我們計劃工作還缺乏經驗,計劃常常有不全和不準的缺點,即使計劃當時訂得比較準確,也可能由於難以預料的因素又産生新的不平衡。例如,一九五六年由於採用新技術,提高了平爐和高爐的利用效率,礦石和焦炭便供應不足。為了消除或者減少在執行計劃中可能發生的各種不平衡現象,也必須保留必要的後備力量。

 

這幾年來,國家儲備的物資雖然還不很多,可是對於保證生産和基本建設的需要曾經起了一定的作用,對於一九五六年的物資供應的緊張狀況也曾經起了一定的緩和作用。但是應該指出,我們過去對於物資儲備的重要性還認識不夠。正象我們在前面説過的那樣,當一九五五年某些物資略有多餘的時候,就不適當地出口了一部分;到了一九五六年,由於基本建設規模的擴大,又感到這些物資的嚴重不足。

 

必須認識,象我們這樣一個經濟落後人口眾多的國家,在相當長的時期內,各種物資的缺乏是經常的現象,而物資的多餘是暫時的現象。這就需要我們更加注意增加後備力量,建立物資儲備制度,由國家儲備必要的物資,特別是比較缺乏的重要物資。同時,各個國營企業也應該有適當的儲備。當然,不論是國家的或者是國營企業的物資儲備,都應該加強計劃性,規定合理的定額,逐步增加,不能要求一下子增加很多,以免妨礙當前的生産和建設。並且,我們也要反對把由於盲目生産所造成的産品積壓,當做國家的物資儲備,因為這種做法,必然會造成國家資金的積壓和浪費,也是對生産和建設不利的。

 

第四,應該正確地處理經濟和財政的關係。多年來的經驗是:我們的財政收入必須建立在經濟發展的基礎上,我們的財政支出也必須首先保證經濟的發展。因此,應該首先考慮經濟、特別是工農業生産的發展計劃,然後根據它來制定財政計劃,用財政計劃保證經濟計劃的圓滿執行。不根據經濟發展的情況開闢財政來源,把財政收入計算得過少,或者單從節約財政開支著想,保留過多的後備力量,都將限制經濟建設的充分發展,這是不對的。

 

我們在制定財政收入計劃的時候,必須考慮到經濟發展的可能性,考慮到積累和消費之間正確的比例關係,避免把收入定得過分緊張。在制定財政支出計劃的時候,除了必鬚根據保證重點建設和國民經濟按比例發展的要求、進行正確的分配以外,還必須考慮到建設規模和物資供應之間的平衡,考慮到意外的需要而留出一定數量的預備費,避免把支出定得過分緊張。如果只顧建設的要求,不顧財政的可能,不顧設備、器材和技術力量是否能夠供應,而提出過高過大的撥款和投資的計劃,顯然也是不對的。

 

同志們常常喜歡爭論應該不應該有“財政框框”的問題。我們的意見是,不考慮經濟發展的需要,主觀地定出一個“財政框框”來限制經濟的發展,這當然是錯誤的,應該反對這樣的“財政框框”。但是,如果財政計劃符合於經濟發展的實際情況,體現著積累和消費之間的正確關係,重點建設和全面安排之間的正確關係,那末這樣的財政計劃,無疑地應該嚴格執行,決不能夠當作“財政框框”盲目反對。

 

在這裡還要指出,我們在工作中所發生的一些缺點和錯誤,有許多是同領導上的主觀主義和官僚主義分不開的。有些領導同志高高在上,不接近群眾,不了解實際情況,主觀地處理問題和佈置工作,因而所作的決定就很難正確,甚至發生錯誤。而上級的官僚主義,又助長了下級的命令主義。

 

現在國務院各部門機構大,層次多,因而公文多,電報多,表格多,弄得下級機關疲於奔命。而有的部門的領導同志,甚至還不知道自己的部門發了些什麼指示,作了些什麼規定。這樣的官僚主義的現象,必須迅速加以糾正。

 

在我們政府的工作中,雖然取得了巨大的成績,但是決不容許我們有絲毫的驕傲自滿。應該看到,我國的國民經濟正在迅速發展,情況的變化很快也很多,隨時隨地都有新的問題出現,許多問題又是錯綜複雜地聯繫著。因此,我們就必須經常地接近群眾,深入實際,加強調查研究工作,掌握情況的變化,對有利的條件和不利的條件進行具體的分析,對順利的方面和困難的方面都要有足夠的估計,以便及時地做出決定,調節國民經濟各部門和各方面的活動,避免發生互相脫節或者互相衝突的現象。在我們這樣一個地區廣闊、情況複雜並且經濟上正在劇烈變革的國家裏,任何疏忽大意,都可能發生重大的錯誤,造成重大的損失。因此,克服主觀主義和官僚主義,對我們有著特殊重要的意義。

 

 

黨中央委員會認為,編制我國發展國民經濟的第二個五年計劃,應該以第一個五年計劃可能達到的成就作為出發點,聯繫到大約在第三個五年計劃期末我國要完成過渡時期的總任務這個基本要求,實事求是地估計到第二個五年計劃期間國內外的各種條件,進行全面的規劃。這樣,才有可能使計劃既積極而又穩妥可靠。

 

黨中央委員會提出,我國發展國民經濟的第二個五年計劃的基本任務應該是:(1)繼續進行以重工業為中心的工業建設,推進國民經濟的技術改造,建立我國社會主義工業化的鞏固基礎;(2)繼續完成社會主義改造,鞏固和擴大集體所有制和全民所有制;(3)在發展基本建設和繼續完成社會主義改造的基礎上,進一步地發展工業、農業和手工業的生産,相應地發展運輸業和商業;(4)努力培養建設人才,加強科學研究工作,以適應社會主義經濟文化發展的需要;(5)在工業農業生産發展的基礎上,增強國防力量,提高人民的物質生活和文化生活的水準。

 

我國社會主義工業化的主要要求,就是要在大約三個五年計劃時期內,基本上建成一個完整的工業體系。這樣的工業體系,能夠生産各種主要的機器設備和原材料,基本上滿足我國擴大再生産和國民經濟技術改造的需要。同時,它也能夠生産各種消費品,適當地滿足人民生活水準不斷提高的需要。

 

有人問:既然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各國的經濟日益發展,並且在社會主義各國之間出現了經濟和技術的廣泛合作的可能性,我國是否還有必要建立完整的工業體系呢?我們認為,我國目前的情況雖然同蘇聯建國初期在經濟上處於孤立無援的情況有很大的不同,蘇聯和各人民民主國家的存在和發展,是我國社會主義建設的極有利的條件,但是象我們這樣一個人口眾多、資源較富、需要很大的國家,仍然有必要建立自己的完整的工業體系。這是因為,從國內的要求來説,我們必須迅速改變國民經濟長期的落後狀態;從國際的要求來説,我國建立起強大的工業,可以促進社會主義各國經濟的共同高漲,並且可以增強保衛世界和平的力量。因此,那種以為不必建立我國自己的完整的工業體系而專門靠國際援助的依賴思想,是錯誤的。

 

另一種關起門來建設的想法也是錯誤的。不用説,我國要建立起一個完整的工業體系,在長時期內還需要蘇聯和各人民民主國家的援助,同時也需要同其他國家發展和擴大經濟、技術、文化的交流。而且即使我們在將來建成了社會主義工業國之後,也不可能設想,我們就可以關起門來萬事不求人了。事實表明,不僅社會主義各國之間的經濟和技術的協作範圍將不斷地擴大,而且由於各國人民爭取和平、民主、民族獨立的力量日益強大,國際局勢日益趨於和緩,我國同世界各國在經濟上、技術上、文化上的聯繫,必然會一天比一天發展。因此,在建設社會主義事業中的孤立思想,也是錯誤的。

 

為了建立我國社會主義工業化的鞏固基礎,在第二個五年計劃期間,必須繼續擴大冶金工業的建設,大力推進機器製造工業的建設,加強電力工業、煤炭工業和建築材料工業的建設,積極進行工業中的落後部門——石油工業、化學工業和無線電工業的建設。同時,還必須推進國民經濟的技術改造,首先是進行工業的技術改造,以提高我國工業的技術水準。

 

經驗證明,以重工業為中心的工業建設,是不能夠也不應該孤立地進行的,它必須有各個方面的配合,特別是農業的配合。農業是工業發展以致整個國民經濟發展必不可少的條件。延緩農業的發展,不僅直接地影響輕工業的發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而且也將極大地影響重工業以至整個國民經濟的發展,影響工農聯盟的鞏固。因此,在第二個五年計劃期間,我們應該繼續努力發展農業,求得農業和工業的發展互相配合。為了使國民經濟的各個部門和各個方面按比例地互相協調地發展,我們又應該妥善地安排重工業和輕工業之間的關係,工農業生産和運輸、商品流轉之間的關係,經濟建設和文化建設之間的關係,國家建設和人民生活之間的關係;同時,還應該進一步地安排中央和地方之間的關係,近海地區和內地之間的關係,各個民族之間的關係,以便把一切積極的因素和有用的力量都組織到建設社會主義的偉大事業中來。

 

在第二個五年計劃期間,我國的基本建設和工農業生産將有可能繼續保持比較快的發展速度。黨中央委員會認為,在第二個五年計劃期間,在財政收入增加的基礎上,國家的基本建設投資在全部財政收入中所佔的比重,將由第一個五年的百分之三十五左右增加到百分之四十左右,因而第二個五年的基本建設投資額,就將比第一個五年增長一倍左右。在工農業生産方面,初步計算,一九六二年比一九五七年,工業總産值將增長一倍左右,其中,生産資料和消費資料的産值都會有很大的增長,但是生産資料産值增長的速度將會更快一些;農業總産值將增長百分之三十五左右。到一九六二年,我國工農業總産值將比第一個五年計劃規定的一九五七年的數字增長百分之七十五左右。

 

這裡應該加以説明,第二個五年計劃的建議中所列舉的增長百分數,都是以第一個五年的計劃數字作為基數進行比較的,並沒有把可能超額完成的因素計算進去,因而增長的百分數就顯得高些;等到第一個五年計劃結束以後,如果以一九五七年實際達到的數字作為基數,那末現在建議中的增長百分數將有可能相對地下降一些。例如:在建議中提出的我國的鋼産量,一九六二年計劃達到一千零五十萬噸到一千二百萬噸,這個數字同第一個五年計劃規定的一九五七年的産量四百一十二萬噸作比較,將增長一點五倍到一點九倍,但是,如果同現在預計的一九五七年産量五百五十萬噸作比較,那麼就增長將近一倍到一點二倍。

 

上述關於基本建設的規模和工農業生産的發展速度,我們認為是適當的,是積極而又穩妥可靠的。應該相信,只要我們善於依靠群眾,發揮群眾的積極性和創造性,我們就能夠取得偉大的力量,克服在前進道路上的一切困難,象執行第一個五年計劃那樣,勝利地完成第二個五年計劃的任務。

 

*這是在中國共産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所做的《關於發展國民經濟的第二個五年計劃的建議的報告》第一、二部分。報告全文最先刊載于一九五六年九月十九日《人民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