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

必須學會做經濟工作

     

要點摘錄:1945年1月10日,毛澤東在陜甘寧邊區勞動英雄和模範工作者大會上的講話曾經明確指出:“我們是主張自力更生的。我們希望有外援,但是我們不能依賴它,我們依靠自己的努力,依靠全體軍民的創造力”。《必須學會做經濟工作》,《毛澤東選集》第四卷

 

各位勞動英雄,各位模範工作者!

 

你們開了會,總結了經驗,大家歡迎你們,尊敬你們。你們有三種長處,起了三個作用。第一個,帶頭作用。這就是因為你們特別努力,有許多創造,你們的工作成了一般人的模範,提高了工作標準,引起了大家向你們學習。第二個,骨幹作用。你們的大多數現在還不是幹部,但是你們已經是群眾中的骨幹,群眾中的核心,有了你們,工作就好推動了。到了將來,你們可能成為幹部,你們現在是幹部的後備軍。第三個,橋梁作用。你們是上面的領導人員和下面的廣大群眾之間的橋梁,群眾的意見經過你們傳上來,上面的意見經過你們傳下去。

 

你們有許多的長處,有很大的功勞,但是你們切記不可以驕傲。你們被大家尊敬,是應當的,但是也容易因此引起驕傲。如果你們驕傲起來,不虛心,不再努力,不尊重人家,不尊重幹部,不尊重群眾,你們就會當不成英雄和模範了。過去已有一些這樣的人,希望你們不要學他們。

 

你們的經驗,這次會議做了總結。這個總結文件説得很好,不但這裡適用,各地也可以適用,我就不講這些了。我想講一點我們的經濟工作。

 

近幾年中,我們開始學會了經濟工作,我們在經濟工作中有了很大的成績,但這還只是開始。我們必須在兩三年內,使陜甘寧邊區和敵後各解放區,做到糧食和工業品的全部或大部的自給,並有盈餘。我們必須使農業、工業、貿易三方面都比現在有更大的成績。到了那時,才算學得更多,學得更好。如果哪一個地方的軍民生活沒有改善,為著反攻而準備的物質基礎還不穩固,農業、工業、貿易不是一年一年地上漲,而是停止不進,甚至下降,便證明哪個地方的黨政軍工作人員還是沒有學會經濟工作,哪個地方就會遇到絕大的困難。

 

有一個問題必須再一次引起大家注意的,就是我們的思想要適合於目前我們所處的環境。我們目前所處的環境是農村,這一點好像並沒有什麼問題,誰不知道我們是處在農村中呢?其實不然。我們有很多同志,雖然天天處在農村中,甚至自以為了解農村,但是他們並沒有了解農村,至少是了解得不深刻。他們不從建立在個體經濟基礎上的、被敵人分割的、因而又是遊擊戰爭的農村環境這一點出發,他們就在政治問題上,軍事問題上,經濟問題上,文化問題上,黨務問題上,工人運動、農民運動、青年運動、婦女運動等項的問題上,常常處理得不適當,或不大適當。他們帶著城市觀點去處理農村,主觀地作出許多不適當的計劃,強制施行,常常碰了壁。近幾年來,由於整風,由於在工作中碰了釘子,我們的同志有了很多的進步。但是還須注意使我們的思想完全適合於我們所處的環境,然後才能使我們的工作樣樣見效,並迅速見效。如果我們真正了解了我們所處的環境是一個建立在個體經濟基礎上的、被敵人分割的、因而又是遊擊戰爭的農村根據地,如果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從這一點出發,看起來收效很慢,並不轟轟烈烈,但是在實際上,比較那種不從這一點出發而從別一點出發,例如説,從城市觀點出發,其工作效果會怎麼樣呢?那就決不是很慢,反而是很快的。因為,如果我們從後一點出發,脫離今天的實際情況,做起來不是效率快慢的問題,而是老碰釘子,根本沒有效果的問題。

 

比如我們提倡採取現有樣式的軍民生産運動,發生了很大的效果,就是一個明顯的證據。

 

我們要打擊日本侵略者,並且還要準備攻入城市,收復失地。然而我們是處在個體經濟的被分割的遊擊戰爭的農村環境中,怎樣能夠達到這個目的呢?我們不能學國民黨那樣,自己不動手專靠外國人,連棉布這樣的日用品也要依賴外國。我們是主張自力更生的。我們希望有外援,但是我們不能依賴它,我們依靠自己的努力,依靠全體軍民的創造力。那末,有些什麼辦法呢?我們就用軍民兩方同時發動大規模生産運動這一種辦法。

 

由於是農村,人力物力都是分散的,我們的生産和供給就採取“統一領導,分散經營”的方針。

 

由於是農村,農民都是分散的個體生産者,使用著落後的生産工具,而大部分土地又還為地主所有,農民受著封建的地租剝削,為了提高農民的生産興趣和農業勞動的生産率,我們就採取減租減息和組織勞動互助這樣兩個方針。減租提高了農民的生産興趣,勞動互助提高了農業勞動的生産率。我已得了華北華中各地的材料,這些材料都説:減租之後,農民生産興趣大增,願意組織如同我們這裡的變工隊一樣的互助團體,三個人的勞動效率抵過四個人。如果是這樣,九千萬人就可以抵過一億二千萬人。還有兩個人抵過三個人的。如果不是採取強迫命令、欲速不達的方針,而是採取耐心説服、典型示範的方針,那末,幾年之內,就可能使大多數農民都組織在農業生産的和手工業生産的互助團體裏面。這種生産團體,一經成為習慣,不但生産量大增,各種創造都出來了,政治也會進步,文化也會提高,衛生也會講究,流氓也會改造,風俗也會改變;不要很久,生産工具也會有所改良。到了那時,我們的農村社會,就會一步一步地建立在新的基礎的上面了。

 

如果我們的工作人員用心地研究這項工作,用極大的精力幫助農村人民展開生産運動,幾年之內,農村就會有豐富的糧食和日用品,不但可以堅持戰鬥,不但可以對付荒年,而且可以貯藏大批糧食和日用品,以為將來之用。

 

不但要組織農民生産,而且要組織部隊和機關一齊生産。由於是農村,由於是經常被敵人摧殘的農村,由於是長期戰爭的農村,部隊和機關就必鬚生産。由於是分散的遊擊戰爭,部隊和機關也可能生産。在我們陜甘寧邊區,則更由於部隊和機關的人數和邊區人口比較,所佔比例數太大,如果不自己生産,則勢將餓飯;如果取之於民太多,則人民負擔不起,人民也勢將餓飯。因此,我們決定開展大規模的生産運動。拿陜甘寧邊區説,部隊和機關每年需細糧(小米)二十六萬擔(每擔三百斤),取之於民的佔十六萬擔,自己生産的佔十萬擔,如果不自己生産,則軍民兩方勢必有一方要餓飯。由於展開了生産運動,現在我們不但不餓飯,而且軍民兩方面都吃得很好。

 

我們邊區的機關,除糧食被服兩項之外,其他用費,大部自給,有些單位則全部自給。另有許多單位,並且自給一部分糧食,一部分被服。

邊區部隊的功勞更大。許多部隊,糧食被服和其他一切,全部自給,即自給百分之一百,不領政府一點東西。這是最高的標準,這是第一個標準,是在幾年之內逐漸達到的。
 

前方要作戰,不能採取這個標準。前方可以設立第二、第三兩個標準。第二個標準是除糧食被服兩項由政府供給之外,其他如油(每人每日五錢)、鹽(每人每日五錢)、菜(每人每日一斤至一斤半)、肉(每人每月一斤至二斤)、柴炭費、辦公費、雜支費、教育費、保健費、擦槍費、旱煙、鞋子、襪子、手套、毛巾、牙刷等,一概生産自給,約佔全部用費的百分之五十,可以在兩年至三年內逐漸地做到。現在已有做到了的。這個標準,在鞏固區內可以實行。

第三個標準,是在邊沿區和遊擊區內實行的,他們不可能自給百分之五十,但是可能自給百分之十五到二十五。能夠這樣,也就很好。
 

總之,除有特殊情形者外,一切部隊、機關,在戰鬥、訓練和工作的間隙裏,一律參加生産。部隊和機關,除利用戰鬥、訓練和工作的間隙,集體參加生産之外,應組織專門從事生産的人員,創辦農場、菜園、牧場、作坊、小工廠、運輸隊、合作社,或者和農民夥種糧、菜。在目前條件下,為著渡過困難,任何機關、部隊,都應建立起自己的家務。不願建立家務的流氓習氣,是可恥的。還應規定按質分等的個人分紅制度,使直接從事生産的人員能夠分得紅利,藉以刺激生産的發展。又須首長負責,自己動手,實行領導骨幹和廣大群眾相結合、一般號召和具體指導相結合的辦法,才能有效地推進生産工作。
 

有人説:部隊生産,就不能作戰和訓練了;機關生産,就不能工作了。這種説法是不對的。最近幾年,我們邊區部隊從事大量的生産,衣食豐足,同時又進行練兵,又有政治和文化學習,這些都比從前有更大的成績,軍隊內部的團結和軍民之間的團結,也比從前更好了。在前方,去年一年進行了大規模的生産運動,可是去年一年作戰方面有很大的成績,並且普遍地開始了練兵運動。機關因為生産,工作人員生活改善了,工作更安心、更有效率,邊區和前方都是這樣。
 

由此可見,處在農村遊擊戰爭環境中的機關和部隊,如果有了生産自給運動,他們的戰鬥、訓練和工作,就更加有勁,更加活躍了;他們的紀律,他們的內部的團結和外部的團結,也就更好了。這是我們中國長期遊擊戰爭的産物,這是我們的光榮。我們學會了這一條,我們就對一切物質困難都不怕了。我們將一年一年地更有生氣,更有精力,愈戰愈強,只有我們去壓倒敵人,決不怕敵人來壓倒我們。
 

在這裡,有一點還須引起我們前方同志的注意。我們有些地區開闢不久,還頗富足,但是那裏的工作人員自恃富足,不肯節省,也不肯生産。這樣就很不好,他們在將來一定會要吃虧的。任何地方必須十分愛惜人力物力,決不可只顧一時,濫用浪費。任何地方必須從開始工作的那一年起,就計算到將來的很多年,計算到長期堅持戰爭,計算到反攻,計算到趕走敵人之後的建設。一面決不濫用浪費,一面努力發展生産。過去有些地方缺少長期打算,既未注意節省人力物力,又未注意發展生産,吃了大虧。得了這個教訓,現在必須引起注意。
 

關於工業品,陜甘寧邊區決定在兩年內,做到花、紗、布、鐵、紙及其他很多用品的完全自給。原來根本沒有或者出産很少的,要一概自種自造自給,完全不靠外面。所有這些,由公營、私營和合作社經營三方面完成任務。一切産品,不但求數量多,而且求品質好,耐穿耐用。邊區政府、八路軍聯防司令部、黨中央西北局,對於這些抓得很緊,這是非常之對的。希望前方各地也是這樣做。有許多地方已是這樣做了,希望他們得到成功。
 

我們邊區和整個解放區,還要有兩年至三年工夫,才能學會全部的經濟工作。我們到了糧食和工業品全部或大部自種自造自給並有盈餘的日子,就是我們全部學會在農村中如何做經濟工作的日子。將來從城市趕跑敵人,我們也會做新的經濟工作了。中國靠我們來建設,我們必須努力學習。

 

(這是毛澤東在陜甘寧邊區勞動英雄和模範工作者大會上的講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