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來

當前財經形勢和新中國經濟的幾種關係

     

 

要點摘錄:1949年12月,周恩來在全國農業會議、鋼鐵會議、航務會議上提出“國家建設是以國內力量為主還是國外援助為主?我們的回答是以國內力量為主,即自力更生為主。小國應該這樣,有四億五千萬人口的大國更應該這樣。毫無疑問,生産建設上要自力更生,政治上要獨立自主”。《當前財政形勢和新中國經濟的幾種關係》,《周恩來選集》下卷

 

諸位同志:

 

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以後,各部委分別召開了全國性的會議,一方面了解情況,一方面確定今後一個時期的工作方針和計劃,這是必要的。各部委工作的總的方針在《共同綱領》〔1〕中都已經規定了,可是怎樣使這些方針具體化,怎樣貫徹下去,就需要召開一些業務會議來解決。各部委都是草創,不可能立刻掌握全面情況,也需要通過開會或者去各地調查來了解。

 

諸位這次來北京開會,除了討論本部門的業務以外,有權要求了解全面的政策,了解全國政治、軍事、經濟和文化等方面總的方針。只有這樣,你們才能知道本部門的業務同總的方針怎樣配合,才能有整體的觀念。不然,你們業務的進行就會是孤立的、迷失方向的,成為盲目的工作。盲目不是科學的態度,不能建設新國家。我今天對同志們談話,目的就在於使大家有個整體觀念。今天要談的是總的方面的問題。我想,你們不僅對中央,就是在地方上,也有權要求負責同志在一定時期向你們做這樣的報告。有人説,這是國家大事,要保守秘密,不能隨便告訴別人。國家大事中有秘密的,也有不秘密的,在秘密的範圍內也還要區別對待。我認為國家大事必須與聞,應該使每個人有與聞國家大事的習慣。也有人説,工作忙,完成工作任務就可以了,沒有必要去與聞國家大事。這是舊社會裏公務員辦公事的態度。新中國的工作人員對自己的國家應有責任感,這樣才能涌現出成千成萬具有積極性和創造性的工作人員。

 

按照剛才所説的要求,我下面講兩個問題。第一,國家財經計劃問題。講財經計劃的目的在於給大家一個整體觀念。現在,全國的工作已經開始從軍事方面轉向建設方面,財經計劃就體現了在這種形勢下政府採取的一些政策。比如,從國家財經計劃中可以看出在總的安排上是軍事為主還是建設為主,在生産上是工業為主還是農業為主,也可以看出政府在文教、外交等各方面的政策。第二,新中國經濟的幾種關係問題。處理各方面的關係問題也是工作問題。做好工作決定於處理好各種關係,看出工作的重點所在。

 

國家財經計劃問題

 

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批准的一九五○年度全國財政收支概算,是個一年的計劃。為什麼只訂一年的計劃呢?因為現在還處在戰爭狀態中,成都附近、西藏、台灣、海南島等地還沒有解放。在這種情況下還不能制定出一個幾年的計劃。就是這一年的計劃也只是個大體的、不很準確的,還要在執行的過程中不斷地修正,才能準確。要求一下子訂出一個準確的計劃是不可能的,不實際的。在中國此時此地,只能做到有個這樣大體的計劃,這倒是科學的,合理的。就是你們的業務計劃現在也只能如此。

 

全國財經計劃是根據什麼觀點、什麼理由制定的呢?我提出四點來講。

 

(一)承受負擔。為了全國的勝利,要求人民承受必要的負責。我把這種負擔叫做勝利負擔。解放戰爭已經取得基本的勝利,只剩下成都附近以及西藏、台灣、海南島等地尚待解放。只有這些地方解放了,才能得到完全的勝利。因此,還要有軍事上的準備,不僅要有陸軍的而且要有海軍、空軍的準備。這樣,軍費在財政支出上仍要佔很大的比重。軍隊的人數也要增加。現在是四百七十萬人,因為要把被我們俘虜或者改編的國民黨軍隊包下來,估計明年最高峰會達到五百五十萬人。大家知道,去年以來,特別是今年一年,被我們俘虜或者改編的國民黨軍隊大部分都被我們包下來了。北京解放後,我們曾把幾百個國民黨軍官遣送回家,但是綏遠〔2〕解放以後,又碰到了他們。現在對國民黨的官兵已經再沒有地方送了。假如不管他們,就會影響社會治安,所以非把他們包下來不可。武的包下來,文的也要包下來。前些時候上海實行精兵簡政,裁減人員,鬧得上海、南京都不安,引起了政府的注意。解決他們的吃飯問題是個重要的問題。根據他們的要求,三個人的飯五個人吃,把他們全部包下來了。這樣,全國公教人員要從現在的二百萬增加到三百五十萬。文武加起來,就是九百萬。

 

靠公家吃飯的人增加到這樣多,是要由人民來負擔的,這是件大事。但這九百萬人的吃飯問題解決了,對國家的生産建設是有利的。要告訴人民,這是勝利的負擔,是推不開的。包下來的幾百萬人並不是沒有用處的,要下決心使他們變成生産的力量。我們這樣説是有把握的,在抗日的時候就實行過這種方針,現在是在全國範圍內開始這樣做了。毛澤東同志對軍隊生産有個意見:首先進行農業生産和手工業生産,還可以搞工業生産、兵工生産等。我們相信,這樣做,兩三年後就會有很大的成績。目前,公教人員是不需要三百五十萬人的。我們要進行準備,使他們除做好業務工作外還參加生産和學習,成為既適應工作需要又有勞動觀點和科學知識的人,成為新中國所需要的革命的工作人員。各級政府都要做好這項工作。現在的政府工作人員太多,這些人將來不一定都在機關工作,一部分人可以轉到企業中去。

 

(二)恢復生産。國家明年的負擔很大,不抓生産是不行的。毛澤東同志説,軍隊向-前進,生産長一寸。現在不抓生産靠什麼來支援戰爭和鞏固勝利?生産是我們新中國的基本任務。當前生産任務的重心是恢復而不是發展,當然也不排斥可能而且必要的發展。抗日戰爭以前全國糧食的最高年産量是二千八百億斤,今年的産量比那時大概減少了百分之二十。明年計劃增産一百億斤,但距二千八百億斤還很遠。棉花生産的情況也是這樣。整個説來,當前各方面首先是需要恢復,然後再在這個基礎上發展。毛澤東同志説過,三年五年來恢復,十年八年便發展。如果我們能在三五年內達到或超過戰前水準,那就很好了。農業的恢復是一切部門恢復的基礎,沒有飯吃,其他一切就都沒有辦法。輕工業的原料,輸出的産品,現在絕大部分都要依靠農業。國家計劃中的經費,除去軍事開支和行政開支,主要的是用於恢復生産。只有生産恢復以後,才能使幾百萬人轉到企業中去。

 

(三)開源節流。這雖是老生常談,但還是有道理的。財政收入增加了,開支才有可能增加,赤字也才能減少。我們開源主要是依靠人民:一是來自農村的負擔;二是來自城市的負擔;三是國家企業的收入;四是預支,即借債。

 

先談農村負擔。過去我們的老解放區負擔相當重,負擔的時間也相當長,從抗日戰爭開始到現在,十二年來沒有得到喘息的機會。目前,全國性的勝利很快就要到來了,那麼是不是可以減少老解放區的負擔呢?提出這個要求是合理的,但一時還不能實現。因為戰爭還在進行,新解放區的一切還沒有組織好,土改尚未進行,稅收工作也沒有就緒,所以還是老解放區要負擔得多一些,不能減少。我們從抗戰以來的經驗中研究出一個比例:農民的負擔是東北高、西北低、華北適中,農村平均每人每年的收入約四百斤糧食,交給公家八十斤,按軍隊每人每年開支合四斤斤糧食計算,每一百個農民可以負擔兩個公家人。如果合乎這個比例就正好,超過就困難些。按照這個比例,我們支援了十二年。將來在一個相當的時期內,農民大概還要拿出收入的百分之二十左右作為負擔。這個事實也可以説明中國農民的偉大。

 

城市中的負擔是稅收。從前幾乎全部負擔靠農村,現在形勢變了,也要靠城市,也要由工商業來負擔。但開始的時候不能把城市的負擔提得很高,要比農村少一點。現在農村負擔佔國家財政收入的百分之四十一點四,城市負擔佔百分之三十八點九,而實際上許多稅收如鹽稅、貨物稅、屠宰稅等,很多還是要轉嫁到農民身上的。要求城市在目前負擔很大是不對的,但城市工作人員要説服工商業家繳納應該繳納的負擔。

 

國家企業收入佔財政收入百分之十七點一。

 

以上三種收入還不夠,還會有赤字,這就要發公債。一九五○年整個預算支出的百分之八十二是靠各種收入,百分之七靠公債,其他靠發行貨幣。這樣就可以度過明年在勝利中出現的困難。是不是可以借外債呢?我們需要外援。友邦的援助我們是歡迎的,因為它是真誠的。但中國的建設主要應靠自力更生。

 

開支方面,國家財經計劃的安排是節約的。

 

第一,在整個預算中,軍事費佔百分之三十八點八。陸軍開支每人每年僅合四千斤糧食,總共二百一十億斤。建設海軍、空軍的費用除外。

 

第二,行政費佔百分之二十一點四。我們的行政開支是不大的,實行供給制的每人每年平均一千八百斤至二千斤糧食,實行薪金制的每人每年平均四千二百斤糧食。現在還不能把供給制改為薪金制,原來是薪金制的也不能改為供給制。兩者比較,收入是不平等的,但我們不能不要求實行供給制的同志多忍耐些,政府知道他們的家庭困難,也正在設法解決一些必須解決的困難。

 

第三,經濟建設和文教費用約佔百分之三十。一是國營企業投資,二是文教建設,三是地方建設。其中第一項佔百分之二十三點九。

 

第四,總預備費約佔百分之十,用於臨時遇到的事項,如救災等。

 

從預算的分配來看,開支主要的還是用於支援戰爭,解放全中國,其次是用於建設,恢復生産。財政支出總共不到六百億斤糧食,這説明我們的開支是節約的,生活水準是低的。中華民族有勤勞勇敢的傳統,我們黨又有艱苦奮鬥的革命傳統,在開始建設新中國的時候,我們要求全體工作人員保持和發揚這種傳統。

 

(四)掌握政策。我們一定要在上面説的總的方向下掌握政策,進行工作,這樣才能避免各部門鬧獨立性。我們要重視重工業,但決不能把它當作唯一的工業。重工業中,鋼鐵業是佔第一位的,但它也不是重工業的全部。農業方面,要水利與農業生産並重,水利要配合農業。交通方面,鐵路的恢復最重要,恢復得也最快,預定今年恢復到一萬八千公里,現已超額兩千公里,明年可以全部恢復,並可新建一些。公路、航運等的恢復放在其次。

 

每個單位必須有整體觀念,要在總的財經計劃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認識自己的方向,有重點有計劃地恢復生産和發展生産。這樣才能不犯本位主義,不單純依賴國家,並在各自的範圍內做出最大的成績。

 

幾種關係問題

 

現在講六種關係,即城鄉關係、內外關係、工商關係、公私關係、勞資關係和上下關係。

 

(一)城鄉關係。

 

在中國,城鄉關係是一種非常重要的關係。一方面,中國革命要由工人階級領導;另一方面,要使革命取得勝利,又必須依靠農民階級和廣大鄉村。要徹底解放城市,必須依靠廣大農村建立革命根據地,組織力量,積蓄力量,發動武裝鬥爭,以鄉村包圍城市,一塊一塊地奪取敵人的陣地,最後解放城市;回過來,再以城市領導鄉村,恢復和發展生産,進行建設。對我國城鄉關係的這種辯證的處理,是毛澤東同志運用馬克思列寧主義解決我國革命問題的一個最成功的範例。

 

在誰領導誰的問題上,今天我們確定了城市領導鄉村、工業領導農業的方針。城市領導鄉村、工業領導農業,資本主義社會就是如此,社會主義社會更是如此。從我國國民經濟的構成來説,農業和手工業佔百分之九十左右,現代工業佔百分之十左右,鄉村比重大,城市比重小,但並不能認為因此就可以取消或減弱城市領導鄉村、工業領導農業的作用。城市對糧食和工業原料的需要刺激鄉村的農業生産,城市以消費品和生産資料的供應保證和促進鄉村的農業生産。

 

既然是集中的城市領導分散的鄉村、工業領導農業,那麼,是不是就可以不要依靠農業這個基礎並從而忽視鄉村呢?不能。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能取消或忽視鄉村這個廣大的農業基礎。城市與鄉村、工業與農業都是辯證的兩方面,決不能取消或忽視任何一方面。我們強調城市領導鄉村、工業領導農業,決不是忽視廣大的農業生産對發展工業的作用。如果沒有廣大農業的發展,工業發展是不可能的。目前的任務首先要恢復農業生産,然後再進一步發展農業生産。明年計劃增産一百億斤糧食,經過三五年的努力就可以恢復到年産二千八百億斤的戰前最高水準。這樣就可以提高四億農民的購買力,增加他們對工業品的需要和對工業原料的供應,也就可以在恢復和發展農業的基礎上恢復和發展工業生産。今年全國棉花産量為八百多萬擔,明年計劃增加到一千三百萬擔。如果沒有這一千三百萬擔棉花,一百萬紗錠就得停轉。如果沒有糧食,城市人民就不能生活下去。京、津、滬三地一千萬人口的吃穿都要靠鄉村來供應。城市離不開鄉村而且要依靠鄉村,工業離不開農業而且要以農業為基礎。

 

在城鄉關係問題上,必須防止兩種偏向。從老解放區鄉村來的幹部,有一套很好的農村生産經驗,懂得如何組織農業勞動,但不能因此就説農業是重心而忽視工業,否認或者忽視城市領導鄉村、工業領導農業的作用。不防止與糾正這種偏向,就會發生錯誤。農業不能作為重心,它必須在工業的領導下才能發展。必須把城市工業組織起來發揮領導作用,才能使農業現代化、機械化。黨的七屆二中全會〔3〕決定,今後黨的工作的重心應該轉向城市,應該把主要力量放在城市,恢復與發展工業以促進農業的恢復和發展。同時,也要防止另一種偏向,就是在城市中工作的同志,不能因工業領導農業、城市領導鄉村而忽視農業和鄉村。中國農民佔全國人口百分之八十以上,農業和手工業在國民經濟構成中佔百分之九十左右,工業生産要顧到農村的需要。如修鐵路,首先要想到這條鐵路在城鄉交流、工業品與農産品的交換中所能起的作用。誰忽視了農民和農業,誰就要犯錯誤。

 

我們必須在發展農業的基礎上發展工業,在工業的領導下提高農業生産的水準。沒有農業基礎,工業不能前進;沒有工業領導,農業就無法發展。這個辯證的正確的方針是毛澤東思想在工農業關係、城鄉關係上的運用。

 

(二)內外關係。

 

國家建設是以國內力量為主還是以國外援助為主?我們的回答是以國內力量為主,即自力更生為主。小國應該這樣,有四億五千萬人口的大國更應該這樣。毫無疑問,生産建設上要自力更生,政治上要獨立自主。美帝國主義封鎖我們,給我們帶來了很大的困難,但我們決不能因此就向美帝國主義屈服。我們不但要經受這些困難,並且,正因為封鎖和轟炸,逼迫著我們多想些辦法,建設好我們的國家。一百零九年的鬥爭,犧牲了多少仁人志士,經過了多少挫折和失敗,中國人民終於勝利了。現在這樣的局面,我們是有辦法對付的,要迎接困難,“多難興邦”。

 

帝國主義不同我們做買賣並不可怕。過去他們侵略我們,使我國淪為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生活過不下去了,這才鬧革命。現在我們當然不能依靠他們。再説中國過去同他們做買賣並不多,抗日戰爭以前每年只有幾億元,抗戰時期每年才不過幾千萬元。現在同帝國主義國家也可以在有利的條件下做買賣,對此我們不拒絕,也不強求。要打破依賴帝國主義的觀念。這種觀念是一百多年來形成的,在一些人中間是根深蒂固的。舊中國不但在經濟方面,而且在文化教育方面也是依賴帝國主義的;不但經濟上受剝削,思想上也受毒化,這是很危險的。現在要清算、清除這些毒素。不要依靠他們,也不要怕他們,這樣,自力更生的基礎才會鞏固。我們需要的物資大部分可以自己解決,一部分可以從朋友那裏解決,決不要依靠敵人。此外,我們的物資是可以找到有利的市場的。我們明年增産一百億斤糧食,四百多萬擔棉花。糧食增産了,可以增加出口,換取外匯;棉花增産了,可以減少進口,少花外匯。我們歡迎友邦在平等互助基礎上的幫助。這種真正的幫助,有助於我們自力更生。

 

(三)工商關係。

 

工業和商業比較,當然是以工業為主。那麼,商業佔多數的城市是不是要以商業為主呢?不,也要以發展工業為主。國家方面主要是經營重工業。我們的國營商業和合作社商業是以服務於工農業品的流通、服務於人民為主的,必須防止投機現象。對私人資本方面,要提倡、鼓勵和幫助它發展工業生産。對私營商業,在十分必要的情況下也可以給予幫助。解放前夕,城市的生産幾乎都破壞了,只剩下商業投機,這種情況要改變過來。

 

(四)公私關係。

 

新民主主義的中國,為了恢復和發展國家的經濟,需要私人資本的幫助和合作。除了國營企業外,還允許私營企業的存在和發展。在《共同綱領》中寫上了毛澤東同志提出的“公私兼顧”的方針。私人資本的問題,在我們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的過程中是必須解決的。

 

在公私關係上應該確定以公為主。國營經濟應該是領導的成分。雖然它在國家的經濟構成中現在只佔百分之五,但它是社會主義性質的經濟,它的領導能夠保證中國走向社會主義。凡與國計民生有重大關係而不應該由私人操縱的企業都要歸國家經營。國民黨政府曾利用官僚資本壟斷國家的經濟。這種官僚資本不但奴役人民而且也窒息私營經濟的發展,應該將它沒收。但是另一方面,官僚資本壟斷使得許多大的企業不斷地集中,給我們的國家準備了集中的生産組織。這樣,舊社會中的某些事物一旦到了人民的手中,便立刻變成了積極的力量。為了使國營經濟的比重不斷地增加和保證它的領導,政府把百分之二十三點九的預算支出用在國營經濟上。

 

既然以公為主,是不是就不管私人企業了呢?不,當然要管的。現在整個工業中有一半是屬於私人經營的,它對國家的經濟發展是有很大幫助的。在那些有利於國計民生的私人企業遇到困難的時候,政府是會幫助它的。國營企業應該起帶頭作用,使私人企業對我國的生産發展有利。我們允許私人資本主義企業存在,但是要引導它不走舊資本主義的道路,而走新民主主義的道路。我們要經過一個相當長的時期,使我們的國家健全地、有步驟地、不急躁地走向社會主義。

 

(五)勞資關係。

 

這個問題在國營企業中不存在,在私人企業中則是存在的。在這個問題上,毛澤東同志確定了“勞資兩利”的方針。但這並不是把勞資兩個方面平列起來。人民的國家是以工人階級為領導的,在勞資關係上,我們要採取保護勞動的政策,對於資方也要給予適當的利潤。我們對於私人資本採取限制政策,對有利於國計民生的私人企業要鼓勵它經營,對有害的則要禁止。我們對於私人資本取得利潤也有兩個條件:第一,不允許有非法的利潤,只許可有合法的利潤;第二,不能有過分的利潤,只能有合理的利潤。工人不應該為了眼前的利益要求過高的工資,那樣會使資方無法經營而企業倒閉,結果會弄得自己失業。我們不要為一時的利益而損害長遠的利益。工人的勞動是應該實行八小時工作制的,但現在一般還得工作八個多小時到十個小時。工人的生活水準應該同中國的現有情況相適應。今天的主要問題,是先做到不失業、不饑餓。勞動條件不可能一下子變得很好,只能逐步改善。工人階級應該用自我犧牲的精神來努力生産。我們必須在發展生産的基礎上保護勞動和限制資本。

 

(六)上下關係。

 

這裡説的上下關係是指中央與地方的關係。在今天的情況下,我們還不能完全做到集中和統一,但也不允許各自為政。我們實行的是民主集中制,不是封建割據。要既利於國家統一,又利於因地制宜,這是《共同綱領》中確定了的。比如鋼鐵生産,就要在工業投資、礦石生産和銷路等方面對各産鋼地區進行統一安排。棉花生産計劃的制定,也得看各地的條件。航務計劃也得照顧到各個方面,不要犯本位主義,不要妨害地方的積極性。毛澤東同志領導中國革命戰爭,在戰略領導上抓得很緊,在戰役的組織和戰術的運用上就交給下面去辦,因為他們最了解具體情況,只有充分發揮幹部和群眾的積極性和創造性才能打勝仗。打仗是這樣,建設也是這樣。人民的創造力是無窮的。在中央的統一領導下發揮地方的積極性,才能使各方面的工作生氣勃勃,否則就死氣沉沉。只有廣大人民在生産中發揮了積極性和創造性,才能提高他們的物質生活和文化生活水準,也才能更有效地克服官僚主義。

 

上述六種關係,各個部門都會遇到,尤其是生産部門。必須正確解決這六種關係,才不會犯本位主義,才能有全局觀念,才能使本部門的生産在統一計劃中佔有適當的地位,才能使各方面的計劃掌握重心,準確地加以實施。

 

*這是對參加全國農業會議、鋼鐵會議、航務會議人員的講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