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

對中國改革的兩種評價

     

 

要點摘錄:1985年8月21日,鄧小平同志會見坦尚尼亞聯合共和國總統尼雷爾時説:我們的經濟改革,概括一點説,就是對內搞活,對外開放。對內搞活,也是對內開放,通過開放調動全國人民的積極性。農村經濟一開放,八億農民的積極性就起來了。城市經濟開放,同樣要調動企業和社會各方面的積極性。對內搞活經濟,是活了社會主義,沒有傷害社會主義的本質。至於吸收外國資金,這是作為發展社會生産力的一個補充,不用擔心它會衝擊社會主義制度。搞活開放也會帶來消極影響,我們要意識到這一點,但有辦法解決,沒有什麼了不起。因為從政治上講,我們的國家機器是社會主義性質的,它有能力保障社會主義制度。從經濟上講,我國的社會主義經濟在工業、農業、商業和其他方面已經建立了相當堅實的基礎。這就是我們對這個問題的看法。《對中國改革的兩種評價》(1985年8月21日)鄧小平文選第三卷

 

世界上對我國的經濟改革有兩種評論。有些評論家認為改革會使中國放棄社會主義,另一些評論家則認為中國不會放棄社會主義。後一種看法比較有眼光。我們所有的改革都是為了一個目的,就是掃除發展社會生産力的障礙。過去我們進行了新民主主義革命,建國後完成了土地改革,又進行了農業、手工業和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建立了社會主義經濟基礎,那是一個偉大的革命。那個革命搞了三十幾年。但是在建立社會主義經濟基礎以後,多年來沒有制定出為發展生産力創造良好條件的政策。社會生産力發展緩慢,人民的物質和文化生活條件得不到理想的改善,國家也無法擺脫貧窮落後的狀態。這種情況,迫使我們在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召開的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9〕上決定進行改革。我們總的原則是四個堅持: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堅持共産黨的領導,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這已經寫進中國的憲法。問題是怎麼堅持。是堅持那種不能擺脫貧窮落後狀態的政策,還是在堅持四項原則的基礎上選擇好的政策,使社會生産力得到比較快的發展?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進行改革,就是要選擇好的政策。改革的性質同過去的革命一樣,也是為了掃除發展社會生産力的障礙,使中國擺脫貧窮落後的狀態。從這個意義上説,改革也可以叫革命性的變革。

 

我們的經濟改革,概括一點説,就是對內搞活,對外開放。對內搞活,也是對內開放,通過開放調動全國人民的積極性。農村經濟一開放,八億農民的積極性就起來了。城市經濟開放,同樣要調動企業和社會各方面的積極性。對內搞活經濟,是活了社會主義,沒有傷害社會主義的本質。至於吸收外國資金,這是作為發展社會生産力的一個補充,不用擔心它會衝擊社會主義制度。搞活開放也會帶來消極影響,我們要意識到這一點,但有辦法解決,沒有什麼了不起。因為從政治上講,我們的國家機器是社會主義性質的,它有能力保障社會主義制度。從經濟上講,我國的社會主義經濟在工業、農業、商業和其他方面已經建立了相當堅實的基礎。這就是我們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我們的改革不僅在中國,而且在國際範圍內也是一種試驗,我們相信會成功。如果成功了,可以對世界上的社會主義事業和不發達國家的發展提供某些經驗。當然,不是把它搬給別國。我們的原則是把馬克思主義同中國的實踐相結合,走中國自己的道路,我們叫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這是鄧小平同志會見坦尚尼亞聯合共和國總統尼雷爾時談話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