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來

在亞非會議全體會議上的發言

     

 

要點摘錄:1955年4月,周恩來在亞非會議全體會議上説: “根據互相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內政、平等互利的原則,社會制度不同的國家是可以實現和平共處的。在保證實施這些原則的基礎上,國際間的爭端沒有理由不能夠協商解決”。
  “為了維護世界和平,我們處境大致相同的亞非國家首先應該友好合作,實現和平共處。過去殖民統治在亞非國家間所造成的不和隔閡,不應該繼續存在。我們應該互相尊重,消除互相間可能存在的疑慮和恐懼”。《在亞非會議全體會議上的發言》,《周恩來選集》下

 

主要發言

 

主席、各位代表先生:

 

舉世矚目的亞非會議〔96〕已經開始。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團能同與會的各國代表團一起在這個會議上討論我們亞非國家的共同問題,感到非常高興。我們能夠在這裡會晤,首先要感謝緬甸、錫蘭、印度、印度尼西亞和巴基斯坦五個發起國家的倡議和努力,我們還應當感謝這次會議的主人印度尼西亞共和國政府為會議作了很好的安排。

 

亞非兩洲有這麼多的國家在一起舉行會議,這在歷史上還是第一次。在我們亞非兩洲的土地上生活著全世界半數以上的人民。亞非人民曾經創造過光輝燦爛的古代文化,對人類作出了巨大的貢獻。近代以來,亞非兩洲的大多數國家在不同程度上遭受了殖民主義的掠奪和壓迫,以致被迫處於貧困和落後的停滯狀態。我們的呼聲受到抑制,我們的願望受到摧殘,我們的命運被旁人擺布,因此我們不得不起而反對殖民主義。由於同樣的原因而受到的災難和為了同樣的目的而進行的鬥爭,使我們亞非各國人民容易互相了解,並在長期以來就深切地互相同情和關懷。

 

現在亞非地區的面貌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越來越多的亞非國家擺脫了或正在擺脫著殖民主義的束縛。殖民國家已經不能用過去那樣的方式來進行掠奪和壓迫。今天的亞洲和非洲已經不是昨天的亞洲和非洲。亞非兩洲的許多國家,經過長期的努力,已經把他們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我們的會議反映了這一深刻的歷史變化。

 

雖然如此,殖民主義在這個地區的統治並沒有結束,而且新的殖民主義者正在謀取舊的殖民主義者的地位而代之。不少亞非人民還在過著殖民地的奴隸生活,不少亞非人民還在受著各族歧視,他們的人權遭受著摧殘。

 

我們亞非各國人民爭取自由和獨立的過程是不同的;但是,我們爭取和鞏固各自的自由和獨立的意志是一致的。不管我們每一個國家的具體情況如何不同,我們大多數國家都需要克服殖民主義統治所造成的落後狀態,我們都應該在不受外來干涉的情況下按照我們各國人民的意志,使我們各自的國家獲得獨立的發展。

 

亞非人民曾經長期遭受侵略和戰爭的苦難。許多亞非地區的人民曾經被殖民主義者強迫充當進行侵略戰爭的炮灰。亞非人民不能不痛恨侵略戰爭。他們知道,新的戰爭威脅不僅危害到他們國家的獨立發展,而且還要加強殖民主義的奴役。因此,我們亞非人民更加深切地感覺到世界和平和民族獨立的可貴。

 

基於這些情況,保障世界和平、爭取和維護民族獨立併為此目的而促進各國間的友好合作就不能不是亞非各國人民的共同願望。

 

接著朝鮮停戰〔26〕之後,日內瓦會議〔97〕曾經在尊重民族獨立的基礎上,得到科倫坡五國會議〔98〕的支援,達成了印度支那的停戰〔99〕。當時,國際的緊張局勢確曾得到一定程度的緩和,給全世界人民特別是亞洲人民帶來了新的希望。但是,跟著而來的國際形勢的發展卻和人民的希望相反。無論在東方和西方,戰爭危機都在增加。朝鮮人民和德國人民要求和平統一的願望受到阻撓。日內瓦會議關於恢複印度支那和平問題的協議〔100〕有被破壞的危險。美國在台灣地區繼續製造緊張局勢。亞非以外國家在亞非地區建立的軍事基地越來越多。他們公開鼓吹原子武器是常規武器,準備原子戰爭。亞洲人民不能忘記第一顆原子彈是落在亞洲的土地上〔101〕,第一個死在氫彈試驗下的是亞洲人〔102〕。亞非各國人民和世界其他地區的人民一樣,不能不關切日益增長的戰爭威脅。

 

但是進行侵略、準備戰爭的人究竟是極少數。世界上不論是生活在哪一種社會制度中的絕大多數人民都要求和平,反對戰爭。世界各國人民的和平運動有了更加廣泛和深入的發展。他們要求終止擴軍備戰的競賽,首先各大國應該就裁減軍備達成協定。他們要求禁止原子武器和一切大規模毀滅性武器。他們要求將原子能用於和平用途,為人類創造幸福。他們的呼聲已經不能被忽視,侵略和戰爭的政策已經日益不得人心。戰爭策劃者日益頻繁地訴之於戰爭威脅,作為推行侵略政策的工具。但是,戰爭威脅是嚇不倒任何具有抵抗決心的人的,它只能使威脅者自己陷於更加孤立和更加混亂的地位。我們相信,只要我們同世界上一切願意和平的國家和人民一道,決心維護和平,和平是有可能維護得住的。

 

我們大多數亞非國家,包括中國在內,由於殖民主義的長期統治,經濟上還很落後。因此,我們不僅要求政治上的獨立,同時還要求經濟上的獨立。當然,我們要求政治獨立並不是要對亞非地區以外的國家採取排斥的政策。但是,西方國家控制我們命運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亞非國家的命運應該由亞非各國人民自己掌握。我們要努力實現各國的經濟獨立,這也並不是要排斥同亞非地區以外的國家的經濟合作。但是,我們要求改變西方殖民國家對東方落後國家的剝削狀態,我們要求發展亞非各國獨立自主的經濟。爭取完全獨立是我們大多數亞非國家和人民長期奮鬥的目標。

 

在中國,自從人民作了自己國家的主人以後,我們的一切努力就是要消除長期的半殖民地社會遺留下來的落後狀態,把我們的國家建設成為一個工業化的國家。五年以來,我們恢復了遭受長期戰爭破壞的國民經濟,並且從一九五三年起開始了經濟建設的第一個五年計劃。由於這些努力,我們在各個主要生産部門,例如鋼鐵、棉布、糧食的生産量,都已經超過了中國歷史上任何一個時期的水準。但是,這些成就比之於我們的實際需要還微小得很,比之於工業高度發展的國家,我們還落後得很。正象其他的亞洲國家一樣,我們迫切地需要一個和平的國際環境,來發展我國獨立自主的經濟。

 

反對殖民主義、維護民族獨立的亞非國家更加珍視自己的民族權利。國家不分大小強弱,在國際關係中都應該享有平等的權利,它們的主權和領土完整都應該得到尊重,而不應受到侵犯。所有附屬國人民都應該享有民族自決的權利,而不應遭受迫害和屠殺。各族人民不分種族和膚色都應該享有基本人權,而不應該受到任何虐待和歧視。但是,我們不能不注意到:對突尼西亞、摩洛哥、阿爾及利亞和其他爭取獨立的附屬國人民的暴力鎮壓還沒有停止;在南非聯邦和其他地區進行著的種族歧視和種族主義的迫害還沒有制止;巴勒斯坦的阿拉伯難民問題還沒有解決。

 

現在,應該説,反對種族歧視、要求基本人權,反對殖民主義、要求民族獨立,堅決維護自己國家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已經是覺醒了的亞非國家和人民的共同要求。埃及人民為收復蘇伊士運河地區的主權和伊朗人民為收復石油主權而進行的鬥爭,印度對果阿和印度尼西亞對西伊裏安島恢復領土權利的要求,獲得了亞非地區許多國家的同情。同樣,中國解放自己領土台灣的要求也獲得了亞非地區一切具有正義感的人民的支援。這證明我們亞非各國人民是互相了解、互相同情和互相關切的。

 

只有互相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和平才有保障。對於任何一個國家主權和領土的侵犯,對於任何一個國家內政的干涉,都不可避免地要危及和平。如果各國保證互不侵犯,就可以在各國的關係中創造和平共處的條件。如果各國保證互不干涉內政,各國人民就有可能按照他們自己的意志選擇他們自己的政治制度和生活方式。日內瓦會議關於恢複印度支那和平的協議就是在有關各方保證尊重印度支那各國的獨立、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並對其內政不予任何干涉的基礎上達成的。據此,日內瓦會議並規定,印度支那各國不參加軍事同盟和建立外國軍事基地。這就是為什麼日內瓦會議能夠為建立和平地區創造了有利的條件。但是在日內瓦會議之後,我們卻看到了一種相反的情況在發展,這是不利於印度支那各國人民的利益的,也是不利於和平的。我們認為,日內瓦會議關於恢複印度支那和平的協議應該嚴格地和忠實地予以履行,任何方面不得加以干涉和阻撓。朝鮮的和平統一問題也應該按照同樣的原則予以解決。

 

我們亞非國家需要在經濟上和文化上合作,以便有助於消除我們在殖民主義的長期掠奪和壓迫下所造成的經濟上和文化上的落後狀態。我們亞非國家之間的合作應該以平等互利為基礎,而不應該附有任何特權條件。我們相互之間的貿易來往和經濟合作應該以促進各國獨立經濟發展為目的,而不應該使任何一方單純地成為原料産地和消費品的銷售市場。我們相互之間的文化交流應該尊重各國民族文化的發展,而不抹煞任何一國的特長和優點,以便互相學習和觀摩。

 

在我們亞非地區的各國人民日益掌握了自己命運的今天,即使我們在目前經濟和文化的合作規模還不可能很大,但是,可以肯定地説,這種建立在平等互利的基礎上的合作是有遠大的發展前途的。我們深信,隨著我們亞非國家工業化的發展和人民生活水準的提高,隨著各國間貿易關係中人為的外來的障礙的消除,我們亞非各國間的貿易來往和經濟合作將會日益增進,文化交流也將日益頻繁。

 

根據互相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內政、平等互利的原則,社會制度不同的國家是可以實現和平共處的。在保證實施這些原則的基礎上,國際間的爭端沒有理由不能夠協商解決。

 

為了維護世界和平,我們處境大致相同的亞非國家首先應該友好合作,實現和平共處。過去殖民統治在亞非國家間所造成的不和和隔閡,不應該繼續存在。我們應該互相尊重,消除互相間可能存在的疑慮和恐懼。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完全同意南亞五國總理在茂物會議〔103〕聯合公報中所確定的關於亞非會議的目的。我們並認為,為了對於促進世界和平和合作作出貢獻,亞非各國應該首先根據共同的利益,謀求相互間的親善和合作,建立友好和睦鄰的關係。印度、緬甸和中國曾經確定了和平共處五項原則〔104〕作為指導相互關係的原則。這些原則獲得了越來越多的國家的支援。本著這些原則,中國同印度尼西亞關於兩國僑民國籍問題的初步談判已經取得了良好的結果。在日內瓦會議時,中國也曾表示願意在這五項原則的基礎上同印度支那各國發展友好的關係。根據這五項原則,中國同泰國、菲律賓等鄰國的關係沒有理由不能獲得改善。中國願以嚴格遵守這些原則作為它同亞非其他國家建立正常關係的基礎,並願促進中國和日本關係的正常化。為了增進我們亞非各國間的相互了解和合作,我們建議亞非各國的政府、國會和民間團體實行互相的友好訪問。

 

主席,各位先生,任意擺布亞非人民命運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我們相信,如果我們決心維護世界和平,就沒有人能夠把我們拖入戰爭;如果我們決心爭取和維護民族獨立,就沒有人能夠繼續奴役我們;如果我們決心友好合作,就沒有人能夠分裂我們。

 

我們亞非國家所需要的是和平和獨立,我們並無意于使亞非國家同其他地區的國家對立,我們同樣需要同其他地區的國家建立和平合作的關係。

 

我們的會晤是難得的。儘管我們中間存在著許多不同意見,但是這不應該影響我們所具有的共同願望。我們的會議應該對於我們的共同願望有所表示,使它成為亞非歷史值得珍貴的一頁。同時,我們在這次會議中建立起來的接觸應該繼續保持,以便我們對於世界和平能夠作出更大的貢獻。

 

印度尼西亞共和國總統蘇加諾閣下説得對,我們亞非人民必須團結起來。

 

讓我們預祝會議成功。

 

補充發言

 

主席,各位代表:

 

我的主要發言現在印發給大家了。在聽到了許多代表團團長的一些發言之後,我願補充説幾句話。

 

中國代表團是來求團結而不是來吵架的。我們共産黨人從不諱言我們相信共産主義和認為社會主義制度是好的。但是,在這個會議上用不著來宣傳個人的思想意識和各國的政治制度,雖然這種不同在我們中間顯然是存在的。

 

中國代表團是來求同而不是來立異的。在我們中間有無求同的基礎呢?有的。那就是亞非絕大多數國家和人民自近代以來都曾經受過、並且現在仍在受著殖民主義所造成的災難和痛苦。這是我們大家都承認的。從解除殖民主義痛苦和災難中找共同基礎,我們就很容易互相了解和尊重、互相同情和支援,而不是互相疑慮和恐懼、互相排斥和對立。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同意五國總理茂物會議所宣佈的關於亞非會議的四項目的,而不另提建議。

 

本來,對於美國一手造成的台灣地區的緊張局勢,我們很可以在這裡提出如同蘇聯所提出的召開國際會議謀求解決的議案,請求會議加以討論。中國人民解放自己領土台灣和沿海島嶼的要求是正義的,這完全是內政和行使自己的主權,並得到許多國家的支援。我們也很可以提議會議討論承認和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地位問題。去年,科倫坡五國總理會議,還有亞非其他國家,都曾經支援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地位。而且,中國在聯合國所受的不公正待遇,也可以在這裡提出批評。但是,我們並沒有這樣做。因為這樣一來,就很容易使我們的會議陷入對這些問題的爭論而得不到解決。

 

我們的會議應該求同而存異。同時,會議應將這些共同願望和要求肯定下來。這是我們中間的主要問題。我們並不要求各人放棄自己的見解,因為這是實際存在的反映。但是不應該使它妨礙我們在主要問題上達成共同的協議。我們還應在共同的基礎上來互相了解和重視彼此的不同見解。

 

現在,我首先談不同的思想意識和社會制度問題。我們應該承認,在亞非國家中是存在有不同的思想意識和社會制度的,但這並不妨礙我們求同和團結。第二次大戰後,亞非兩洲興起了許多獨立國家,一類是共産黨領導的國家,一類是民族主義者領導的國家。前一類國家並不多。但是某些人所不喜歡的,就是六萬萬中國人民選擇了中國共産黨領導的、屬於社會主義體系的政治制度,而不再為帝國主義所統治了。後一類國家很多,象印度、緬甸、印度尼西亞和亞非許多國家都是。我們這兩類國家都是從殖民主義的統治下獨立起來的,並且還在繼續為完全獨立而奮鬥。我們有什麼理由不可以互相了解和尊重、互相同情和支援呢?五項原則完全可以成為在我們中間建立友好合作和親善睦鄰關係的基礎。我們亞非國家,中國也在內,不論在經濟上或文化上都很落後。我們亞非會議既然不要排斥任何人,為什麼我們自己反倒不能互相了解、不能友好合作呢?

 

次之,我要談有無宗教信仰自由的問題。宗教信仰自由是近代國家所共同承認的原則。我們共産黨人是無神論者,但是我們尊重有宗教信仰的人。我們希望有宗教信仰的人也應該尊重無宗教信仰的人。中國是有宗教信仰自由的國家,它不僅有七百萬共産黨員,並且還有以千萬計的回教徒和佛教徒,以百萬計的基督教徒和天主教徒。中國代表團中就有虔誠的伊斯蘭教的阿訇。這些情況並不妨礙中國內部的團結,為什麼在亞非國家的大家庭中不能將有宗教信仰的和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團結在一起呢?挑起宗教紛爭的時代應該過去了,因為從挑起那種紛爭中得到利益的並不是我們中間的人。

 

第三,我要談所謂顛覆活動的問題。中國人民為反對殖民主義所進行的鬥爭超過一百年。中國共産黨領導的民族、民主的革命鬥爭也經歷了近三十年的艱難困苦的過程,才終於達到了成功。中國人民在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蔣介石統治下所受的苦難是數也數不盡的,最後才選擇了這個國家制度和現在的政府。中國革命是依靠中國人民的努力取得勝利的,決不是從外輸入的,這一點連不喜歡中國革命勝利的人也不能否認。中國古話説:“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我們反對外來干涉,為什麼我們會去干涉別人的內政呢?有人説,中國在國外有一千多萬華僑,可能利用他們的雙重國籍來進行顛覆活動。但是,華僑的雙重國籍問題是舊中國遺留下來的,蔣介石至今還在利用極少數的華僑進行對所在國的破壞活動。新中國的人民政府卻準備與有關各國政府解決華僑的雙重國籍問題。又有人説,在中國境內有傣族自治區威脅了別人。中國境內有幾十種少數民族共四千多萬人,其中傣族和相同系統的壯族將近千萬人。他們既然存在,我們就必須給他們自治權利。好象緬甸有撣族自治邦一樣,在中國境內各個少數民族都有他們的自治區。中國少數民族在中國境內實行自治權利,如何能説威脅鄰邦呢?我們現在準備在堅守五項原則的基礎上與亞非各國,乃至世界各國,首先是我們的鄰邦,建立正常關係。現在的問題不是我們去顛覆別人的政府,倒是有人在中國的周圍建立進行顛覆中國政府的據點。比如在緬甸邊境就存在著蔣介石集團的殘余武裝分子,對中緬兩國進行破壞。因為中緬友好,我們一直尊重緬甸的主權,信任緬甸政府去解決這個問題。

 

中國人民選擇和擁護自己的政府,中國有宗教信仰自由,中國決無顛覆鄰邦政府的意圖。相反的,中國正在受著美國政府公言不諱地進行顛覆活動的害處。大家如果不信,可親自或派人到中國去看。我們是容許不知真相的人懷疑的。中國俗語説:“百聞不如一見。”我們歡迎所有到會的各國代表到中國去參觀,你們什麼時候去都可以。我們沒有竹幕,倒是別人要在我們之間施放煙幕。

 

十六萬萬亞非人民期待著我們的會議成功。全世界願意和平的國家和人民期待著我們的會議能為擴大和平區域和建立集體和平有所貢獻。讓我們亞非國家團結起來,為亞非會議的成功努力吧!

 

*這兩個發言分別刊載于一九五五年四月二十日、二十一日《人民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