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

善於利用時機解決發展問題

     

 

要點摘錄:1990年12月24日,鄧小平同志同幾位中央負責同志的談話時説:我們必須從理論上搞懂,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區分不在於是計劃還是市場這樣的問題。社會主義也有市場經濟,資本主義也有計劃控制。資本主義就沒有控制,就那麼自由?最惠國待遇也是控制嘛!不要以為搞點市場經濟就是資本主義道路,沒有那麼回事。計劃和市場都得要。不搞市場,連世界上的資訊都不知道,是自甘落後。
  不要怕冒一點風險。我們已經形成了一種能力,承擔風險的能力。為什麼這次治理通貨膨脹能夠見效這麼快,而且市場沒有受多大影響,貨幣也沒有受多大影響?原因就是有這十一二年改革開放的基礎。改革開放越前進,承擔和抵抗風險的能力就越強。我們處理問題,要完全沒有風險不可能,冒點風險不怕。《善於利用時機解決發展問題》(1990年12月24日)鄧小平文選第三卷

 

現在國際形勢不可測的因素多得很,矛盾越來越突出。過去兩霸爭奪世界,現在比那個時候要複雜得多,亂得多。怎樣收拾,誰也沒有個好主張。第三世界有一些國家希望中國當頭。但是我們千萬不要當頭,這是一個根本國策。這個頭我們當不起,自己力量也不夠。當了絕無好處,許多主動都失掉了。中國永遠站在第三世界一邊,中國永遠不稱霸,中國也永遠不當頭。但在國際問題上無所作為不可能,還是要有所作為。作什麼?我看要積極推動建立國際政治經濟新秩序。我們誰也不怕,但誰也不得罪,按和平共處五項原則〔14〕辦事,在原則立場上把握住。

 

對一年半以來中央的工作,我滿意。對這次統一思想,制定出新的五年計劃和十年規劃,我完全贊成。看來我們農業的潛力大得很,要一直抓下去。鋼要有一億到一億二千萬噸才夠用,這是個發展戰略問題。核電站我們還是要發展,油氣田開發、鐵路公路建設、自然環境保護等,都很重要。本世紀末實現翻兩番,要穩紮穩打。在翻兩番的基礎上,再用三十年到五十年時間,我國綜合國力達到世界前列,社會主義的優越性就真正體現出來了。

 

我們必須從理論上搞懂,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區分不在於是計劃還是市場這樣的問題。社會主義也有市場經濟,資本主義也有計劃控制。資本主義就沒有控制,就那麼自由?最惠國待遇也是控制嘛!不要以為搞點市場經濟就是資本主義道路,沒有那麼回事。計劃和市場都得要。不搞市場,連世界上的資訊都不知道,是自甘落後。

 

不要怕冒一點風險。我們已經形成了一種能力,承擔風險的能力。為什麼這次治理通貨膨脹能夠見效這麼快,而且市場沒有受多大影響,貨幣也沒有受多大影響?原因就是有這十一二年改革開放的基礎。改革開放越前進,承擔和抵抗風險的能力就越強。我們處理問題,要完全沒有風險不可能,冒點風險不怕。

 

沿海如何幫助內地,這是一個大問題。可以由沿海一個省包內地一個省或兩個省,也不要一下子負擔太重,開始時可以做某些技術轉讓。共同致富,我們從改革一開始就講,將來總有一天要成為中心課題。社會主義不是少數人富起來、大多數人窮,不是那個樣子。社會主義最大的優越性就是共同富裕,這是體現社會主義本質的一個東西。如果搞兩極分化,情況就不同了,民族矛盾、區域間矛盾、階級矛盾都會發展,相應地中央和地方的矛盾也會發展,就可能出亂子。

 

我不止一次講過,穩定壓倒一切,人民民主專政不能丟。你鬧資産階級自由化,用資産階級人權、民主那一套來搞動亂,我就堅決制止。馬克思説,階級鬥爭不是他的發現,他的理論最實質的一條就是無産階級專政。無産階級作為一個新興階級奪取政權,建立社會主義,本身的力量在一個相當長時期內肯定弱于資本主義,不靠專政就抵制不住資本主義的進攻。堅持社會主義就必須堅持無産階級專政,我們叫人民民主專政。在四個堅持中,堅持人民民主專政這一條不低於其他三條。理論上講清楚這個道理是必要的。

 

中國問題的關鍵在於共産黨要有一個好的政治局,特別是好的政治局常委會。只要這個環節不發生問題,中國就穩如泰山。國際上不可能小視我們,來中國投資的人會越來越多。要善於把握時機來解決我們的發展問題。後年黨代會要選一些年輕一點的精力充沛的人進政治局,進常委會更好。這一年多的成績不可低估,國內外形勢比我們預料的要好。最關緊要的是有一個團結的領導核心。這樣保持五十年,六十年,社會主義中國將是不可戰勝的。

 

(這是鄧小平同志同幾位中央負責同志的談話要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