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少奇

加強基層領導,改進工作作風

     

要點摘錄:1962年7月,1962年5月中共中央工作會議後,中央書記處決定從中央直屬機關和國家機關抽調一批司局長以上幹部下放到主要産糧區,加強地委、縣委和基層的領導。劉少奇在對這批對下放幹部的講話時説:要實行按勞分配,同時對困難戶要照顧好。必須實行責任制。河南新鄉那個地方就是實行責任制,叫作大農活集體幹,小農活分散幹,組包片 (一個生産小組包一片),戶包塊(一戶包一塊),超産獎勵。他們不是單收單打,還是集體收,集體打場,只是到要收的時候,找個有經驗的農民估計一下,這塊地産量多少,超産獎勵。他們説,這樣就使農活品質提高了。但是,實行這種辦法,農活品質還是不如農民種的自留地的品質好,也不如初級合作社時的品質好。我看實行責任制,一戶包一塊,或者一個組包一片,那是完全可以的。問題是如何使責任制跟産量聯繫起來。現在分開打場有困難,不分開打場産量就難搞準確,只能找老農估計,大家評定。如何使産量跟責任制聯繫起來,這是要研究的。《加強基層領導,改進工作作風》《劉少奇選集》下

 

同志們:

 

你們是從黨中央機關和國家機關抽調出來的一批優秀幹部,大部分下放到地委、縣委去工作,一小部分去工廠。

 

聽組織部的同志講,你們都是自己請求下放的,我感到很高興。

 

同志們下去的任務是什麼?我想是不是有這樣幾項:第一,加強地委、縣委和基層的領導;第二,貫徹執行中央正確的政策;第三,如實地反映情況;第四,改變地方黨組織中某些不正確的作風;第五,鞏固集體經濟,發展農業生産。現在我就分開來講一講。

 

第一,加強地委、縣委和基層的領導。

 

現在,我們的國家正處在一個困難的時期。各個地方、各項工作都有許多困難和問題,需要我們去幫助克服和解決。各地方的工作沒有轉變,地方的情況不好轉,我們整個國家、整個黨的工作是不會好轉的。因此,為了克服困難,就要到各地方去,加強基層的領導。現在有情況比較好的地方,也有情況一般的地方,還有情況不好、困難大的地方。那末,你們到一些什麼地方去呢?我想,同志們不是要到那個工作好的地方去,而是要到有困難的地方,甚至困難最大的地方去。正是那些地方,才需要你們去,需要我們黨從中央派比較優秀的幹部、比較優秀的黨員去加強那個地方的領導,推動那裏的工作,把困難的局面轉變成為不困難的局面,把不好的局面轉變成為好的局面。

 

你們是去加強那裏的領導,一般來講,不是去代替那裏的領導,而是要同原來的領導同志好好地合作。凡是可能合作的,凡是屬於有缺點有錯誤但還是共産黨人、還是願意把工作搞好的,就要跟他們很好地合作。你們要主動團結他們,很好地幫助他們。如果你們跑下去,情況還不清楚就發號施令,到處指手劃腳,挑毛病,這也不是,那也不是,這種態度就不正確。假如你們採取這種態度,一開始人家就可能不跟你們合作,或者開始跟你們合作,以後也可能出問題。所以,你們下去,對原來的幹部要採取一種正確的態度。這對於你們能夠長期在那個地方工作,跟他們一道把工作做好,是很有關係的。你們下去後,一定會發現一些當地工作中間的缺點錯誤。對於那些缺點錯誤,你們沒有責任,而當地幹部是有責任的。這就要做耐心的説服工作,同他們統一認識,總結經驗教訓。有些問題一下子講不通也不要緊,頭一次講不通,下次再來嘛,第二次講通那麼一點,第三次再講通一點,只要有一種正確的態度,就能逐步講通。許多問題的最後説服,常常是在客觀見了效果之後。所以,你們下去,要同原來的領導同志好好地合作,形成那裏黨委的集體領導。

 

在黨委裏面,要實行民主集中制,少數服從多數,不能個人包辦,不能獨斷專行。最近一個時期,黨委集體領導有所削弱。你們下去,也要警惕這個問題。凡是重大的事情,都要跟當地幹部共同商量決定。有的同志開始下去的時候比較謹慎,經過一段時間,工作見了成效,順利了,就可能疏忽,就放肆起來。這是許多同志容易犯的毛玻如果你們留心,就好一點。尤其是在工作順手的時候,要特別留心,注意這個問題。當然,不只是你們注意,要讓大家都注意。你們到那裏去,不論是做一把手,還是第二號人物、三把手,都要在這個問題上起作用,在黨委內部真正實行民主集中制,建立黨委的真正的集體領導,造成一種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紀律又有自由,又有統一意志又有個人心情舒暢、生動活潑的局面。

 

第二,貫徹執行中央正確的政策。

 

中央一九六○年制定了“十二條”,一九六一年制定了“六十條”,今年一月擴大的中央工作會議以來,又決定了許多政策,例如精簡機構,城市減人,清理倉庫等等。

 

七月底,中央準備再召集一次工作會議,還要決定一批政策,如農業、商業方面的政策,以及工業支援農業的政策等。當著政策沒有制定的時候,我們要制定政策;當著政策已經制定了,重要的問題就在於正確地貫徹執行。你們下去,一個重要目的,就是去貫徹執行中央正確的政策。

 

現在許多政策已經執行了,但是還有某些政策貫徹得不好。

 

“十二條”、“六十條”決定了反對“五風”,現在“五風”在大部分地區已經改正,但在某些地方還沒有完全反掉。比如瞎指揮、特殊風、“共産風”等還有尾巴,“六十條”中有些政策也還沒有貫徹。中央工作會議上決定了反對分散主義,加強集中統一。這個政策決定以後有些效果,但是在許多方面還沒有認真執行。比如商業方面的層層封鎖、畫地為牢,現在還有。還有人認為地方企業是地方所有制,覺得那個地方的商業機關就是他的,那個地方的工廠就是他的,産品不歸國家支配,利潤也不上交,等等。還有些地方做生意,經商,甚而至於不只是公社、大隊經商,縣委、縣政府也經商。這些事情是歷來不許的嘛。

 

中央所決定的這些政策,你們都學習過,如果還沒有學好,再學一下。你們下去,就要貫徹執行這些政策。

 

執行這些政策,要注意因地制宜,要有主動性,要有能動性,不能只是把這些政策照搬到底下去就完事了。這種主動性、能動性,不是否定中央的政策,而是為了更好地、更正確地執行中央的政策。不能因為自己執行得不好,而説中央的政策有毛病,或者説中央的政策對我這個地方的某些特殊情況沒有規定。同志們,中央制定政策,要把每一個縣、每一個地方的特殊情況都規定到,那是不可能的。中央的政策是一般的規定,到了各個地方,就要考慮各個地方的情況怎麼樣,局勢怎麼樣,什麼時候執行,經過什麼過程執行,如何執行才能執行得好、執行得通。這裡就需要動一番腦筋,腦子裏頭就要想一想。想一想,不是不執行,不是反抗,不是自己重新規定一套政策,而是使中央的政策在地方具體化,得到最好的執行。
政策是由中央統一制定的,只有中央才有權力決定政策,你們去是執行中央的政策。這一條,在觀念上要明確。

 

當然,某些地方有特殊情況,根據這種特殊情況,可以制定某些地方政策,但是都要經過中央決定,經過中央批准。

 

不向中央請示報告,就自己獨斷專行,隨便制定政策,甚而至於制定的政策同中央的政策相矛盾,那是不允許的。

 

有些地方之所以不執行中央的政策,或者對中央的政策消極怠工,敷敷衍衍,或者將中央的政策改頭換面,其目的,就是要執行他自己的那個政策。中央派你們下去,就是要幫助各地方正確地貫徹執行中央的政策。毛澤東同志説過,黨的政策是黨的生命。不是執行正確的政策,就是執行錯誤的政策。當然,還有一些政策是中央沒有規定的,即使是中央規定的政策,也可能有某些規定得不對的地方。對於沒有規定政策的,或者政策規定得不對的,各地方都可以經過研究,提出建議,請求中央規定或修改,這是完全允許的。對政策關心、負責的地方黨委,就是這樣做的。他們感覺某些政策規定得不好,規定得不對,或沒有規定,對黨的損失很大,就採取積極的態度,向中央提出建議。

 

地方黨委、地方政府雖然不制定政策,但是應該研究政策。如果不經過研究,不經過考慮,就是機械地執行,那也會出毛玻政策執行得好不好,完全執行或不完全執行,機械地執行或比較實事求是地執行,這中間差別很大。

 

有些人對黨的政策各取所需,只執行自己所需要的,不需要的就不執行,或者執行反了、偏了,這就會危害黨的事業。所以,不要把執行政策看成是個簡單的事情。制定政策固然不易,要經過調查研究,但是,重要的問題還在於執行政策。制定政策是集中起來的過程,執行政策是堅持下去的過程;制定政策是從群眾中來的過程,執行政策是到群眾中去的過程。執行政策就是實踐,在實踐中間調查研究,在實踐中間認識客觀世界,在實踐中間發現我們的錯誤,在實踐中間發現新的問題,制定新的政策。所以,重要的問題在於執行,在於實踐。中央的政策也是實踐過程的總結,是總結過去的實踐。你們下去如果發現哪些地方執行中央的政策不正確,或者馬馬虎虎,或者執行偏了,要提出意見,要進行爭論。當然爭論的態度要好,方式要講究,要注意場合,這樣才能説服人家。但也不要因為注意團結,對於政策性問題、原則性問題的不同意見都不爭論了,那也是不對的。

 

第三,如實地反映情況。

 

如實反映情況,是黨政幹部的三大紀律之一。最近幾年有一種情況,就是作假報告,用各種方法弄虛作假。當然,這種情況不是很多。但是,把成績誇大一點,或者把困難誇大一點,看領導上的意圖講話,你要求什麼,喜歡什麼,他就把那方面的情況反映給你,這種情況恐怕相當普遍,在許多地方已經成為一種不良的風氣。你們下去一定要改變這種情況,改變這種不良的作風。

 

對數字,對情況,要採取嚴肅的態度,反覆核實,不要隨隨便便報一個數目宇,隨隨便便確定某一種情況。上面隨便要統計數字,甚而至於打了多少蚊子、多少蒼蠅,也要報個數字。對上面這種不嚴肅的態度要抵制。數目字確實就是確實,不確實就是不確實,估計的就是估計的,統計的就是統計的,要採取嚴肅負責的態度。

 

如實反映情況並不那麼容易。如果對實際情況不那麼清楚,又沒有調查研究,只是道聽途説,下面怎麼反映,就怎麼往上報,這雖説不是造假,也常常搞錯。所以,情況的來源怎麼樣,確實不確實,調查過沒有,都要認真對待,要多聽一些人的話,注意聽反面的意見。比如對某個數字,有些人説有那麼多,有些人説沒有那麼多,就要採取嚴肅的態度去搞清情況。對已經上報了的數字和情況,如果後來發現錯了,事實不是那樣,要立刻加以改正。

 

各地方黨委向上級的報告,即使是經過大家討論過了的集體的報告,黨委幾個人中間也可能有不同的看法。有不同意見的委員,可以在集體報告上面附上個人的意見。

 

比如説我對這個報告有所懷疑,我有我的意見,就寫一段放在下面。下級黨委幾個委員中間有某些看法不同,發生爭論,向上級報告是完全正常的,不要隱瞞。此外,個人可以直接向省委、向中央反映情況,提出意見。過去有些黨委是禁止這樣做的,説你向上面寫報告不經過黨委集體討論,這是向中央告狀,向省委告狀。這種風氣我覺得不好,這就不生動活潑嘛。個人的意見可以不經過黨委討論。

 

當然,也可以告訴黨委,我向上級寫了報告,寫了信。向中央、向省委寫個人的意見寫不得呀?這叫沒有民主嘛!我寫你也寫,大家寫嘛。看能不能形成這種風氣。你們是從中央機關去的,要向中央如實反映情況,也要鼓勵其他的委員,其他的同志,向省委、向中央如實反映情況。這樣,形成了習慣,就不覺得奇怪了。如實反映情況,這也是一個作風問題。

 

第四,改變地方黨組織中某些不正確的作風。

 

現在艱苦奮鬥的作風有所削弱,特殊化的風氣有所發展。有些地方蓋別墅,蓋高標準住房,搞跳舞常中央是不是也有呢?中央也有特殊化。省委學中央,地委就學省委,縣委就學地委,公社就學縣委,這樣學起來,那還得了呀!現在我們改變過來好不好?從中央改起,各省委、地委、縣委、公社,一律把這個風氣改變過來。某些年紀大的,有病的,或者工作上有某些需要的,可以特殊一點,正式規定,照顧需要。但是某些東西就只許中央搞,不許地方搞。比如人民大會堂,就只許中央搞。各省都蓋那麼一個大會堂,怎麼得了!某些東西只許中央有,省委都不許有,某些東西只許省委有,地委、縣委不許有。你們下去要恢復艱苦奮鬥的作風,改變特殊化的風氣。

 

我們的黨是一個統一的黨,我們的國家是一個統一的國家。地方黨委只是黨的一個部分的領導機關,不要把那個地方的黨委看作是獨立的。加強黨的統一性,這也是一個作風問題。最近我們黨和國家的統一性受到了削弱,在某些方面受到了阻礙,受到了破壞,我們必須糾正這種現象,反對分散主義。現在有些地方的市場跟全國的統一市場是矛盾的,畫地為牢,別的地方的東西不許來,這是不允許的。資本主義國家都有統一的國內市場,沒有統一的國內市場,資本主義就不能發展。社會主義國家怎麼能夠沒有統一的國內市場呢?設這樣多的關卡,這不是按經濟的客觀規律辦事,這是人為地製造障礙、壁壘。資本主義國家之間不是有關稅壁壘嗎?我們有些地方的做法比關稅更厲害,就是不準別的地方的産品進來,或者不準自己的産品出去。這是必須糾正的。

 

為了糾正這些東西,需要進行一些必要的鬥爭。你們去,要為改變地方黨組織中某些不正確的作風和風氣進行一些工作。

 

第五,鞏固集體經濟,發展農業生産。

 

現在人民公社的集體經濟不夠鞏固,相當多的集體經濟發生動搖,許多地方的農民,甚而至於幹部,要求單幹,要求分田到戶,或者包産到戶。集體經濟不鞏固,有內部的原因,也有外部的原因,有天災的原因,也有過去的“五風”使農業生産受到很大破壞的原因,有國家徵購糧食和其他農産品太多的原因,還有國家的價格政策不合理的原因。集體經濟內部的原因,就是幹部作風不好,多吃多佔,不勞動,責任制、評工記分搞得不好。還有國家支援也不夠。雖然過去國家花錢不少,可是用得不適當,效果不大。這都是引起集體經濟不鞏固的原因。你們可以去研究一下這個問題。對於這個問題,中央正在討論,即將規定若干政策措施。你們到農村工作的、到地委和縣委工作的同志,要抓鞏固集體經濟的問題。而且你們現在下去,就要採取措施,就要想出辦法,抓緊今年的秋收分配,要使社員多得到一點好處。今年的積累要少扣留一點,國家徵購也準備減少一點,盡可能使農民在集體裏面多分一點。
如果今年的秋收分配搞不好,農民分不到什麼,那末,估計今年秋後還有一批生産隊會要散。所以,這個問題帶有若干緊急性質。

 

一方面要鞏固集體經濟,另一方面又要抓緊生産。現在有一種議論,有一種意見,説集體經濟不能夠發展生産,把發展生産跟集體經濟對立起來。這種意見,群眾中間有,基層幹部中間有,地、縣委幹部中間也有,省委幹部中間也有,從高級幹部到基層幹部,都有這種意見。這幾年,因為“五風”,國家徵購太多,瞎指揮,對集體經濟的信唸有所喪失,農民這幾年從集體經濟中間沒有得到好處。

 

但是曾經有一個時期合作社是增産的。這幾年減産,不能證明集體經濟就不能發展生産。集體經濟能發展生産,是要在一定的條件下,不是只要組織起來就能發展生産。幹部多佔、不勞動,責任制又實行得不好,國家支援得不夠,徵購太多,在這樣的條件下,集體經濟的確不能發展生産。

 

把中國五億多農民引導到社會主義、共産主義的軌道上面來,這個工作是一項頭等重要的、光榮的工作。有什麼工作比這個工作更大、更重要呢?在全世界,至少在今天,恐怕這也是一個頭等重要的任務,因為其他國家沒有這樣一個五億多農民的問題。毛澤東同志講過,嚴重的問題是教育農民。教育農民幹什麼呢?教育農民幹社會主義,幹共産主義,這是一個很困難的任務。中國農民這樣多,如果五億多農民不搞社會主義,我們這個社會主義國家能鞏固嗎?發展農業,使農業過關,使糧食過關,只能是大農業。

 

歷史經驗證明,大農業才能發展農業生産,才能使農業過關。不是資本主義的大農業,就是社會主義的大農業。現在美國的農業已經過關了,它是大農業,是資本主義的大農業。最近法國也在重視搞農業,大量地投資,聽説也搞好了。小農經濟是不能使農業過關的。無論是資本主義也好,社會主義也好,小農經濟不能更大地發展農業。雖然蘇聯的農業現在還沒有過關,但是它是大農業。有美國的經驗,有蘇聯的經驗,現在還要創造我們中國的經驗。我們不能照抄美國,也不能照抄蘇聯,我們有我們中國的特殊情況。要使中國的農業過關,使農民走社會主義道路,而且能夠發展生産,就要創造中國的經驗。這是一個長期的、頭等重要的工作,值得我們共産黨花很大的力量,值得我們國家花很大的力量,來做這件事。毛澤東同志提出以農業為基礎,農、輕、重的次序,就是感到這個任務的重大。中央最近準備討論這個問題,討論國家支援農業的問題。派你們下去,到農村去,就是為了解決這個任務。
怎樣鞏固集體經濟呢?

 

一是調整集體內部的關係。現在集體內部扣留太多,幹部太多,幹部工分補貼太多。有的幹部多吃多佔、命令主義,不是民主辦社,不是勤儉辦社,經濟不公開。這些關係要加以調整。如果實行真正的民主辦社,勤儉辦社,經濟公開,社員就會滿意,就會調動農民的積極性。

 

二是要實行按勞分配,同時對困難戶要照顧好。必須實行責任制。河南新鄉那個地方就是實行責任制,叫作大農活集體幹,小農活分散幹,組包片 (一個生産小組包一片),戶包塊(一戶包一塊),超産獎勵。他們不是單收單打,還是集體收,集體打場,只是到要收的時候,找個有經驗的農民估計一下,這塊地産量多少,超産獎勵。他們説,這樣就使農活品質提高了。但是,實行這種辦法,農活品質還是不如農民種的自留地的品質好,也不如初級合作社時的品質好。我看實行責任制,一戶包一塊,或者一個組包一片,那是完全可以的。問題是如何使責任制跟産量聯繫起來。現在分開打場有困難,不分開打場産量就難搞準確,只能找老農估計,大家評定。如何使産量跟責任制聯繫起來,這是要研究的。

 

三是要搞多种經營。不搞多种經營,就沒有現金收入,集體經濟就沒有錢。

 

四是國家支援。國家支援一個是徵購多少的問題,一個是收購農産品的價格問題。此外,還有機械化問題。現在農業機械沒有那麼多,一下子又造不出來,所以,把現有的農具加以改良,比較起來是最實際的辦法。

 

你們到農村工作,一方面要調整各方面的關係,另一方面要搞農業的技術改造,從改良農具到機械化。只有農業技術改造見了效果,集體經濟才能最後鞏固起來。

 

搞好中國的農村,辦好集體經濟,實現農業的技術改造,這是我們黨的一項光榮的、偉大的任務。要使我們國家的經濟好轉,要使中國發展起來,實現工業化,就要抓農業。農業不發展,國家工業化沒有希望。

 

現在我們正處在一個困難時期,需要全黨動員,嚴肅地、謹慎地去克服困難,來完成建設社會主義的艱巨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