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

關於在我國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

     

 

要點摘錄:1992年6月9日,江澤民同志在中共中央黨校省部級幹部進修班上講話時説:加快經濟體制改革的根本任務,就是要儘快建立社會主義的新經濟體制;在黨的十四大報告中,總得最後確定一種大多數同志都贊同的有關經濟體制的比較科學的提法,以利於進一步統一全黨同志的認識和行動,以利於加快我國社會主義的新經濟體制的建立,使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是可以為大多數幹部群眾所接受的。《關於在我國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1992年6月9日)江澤民文選第一卷

 

加快經濟體制改革的根本任務,就是要儘快建立社會主義的新經濟體制。而建立新經濟體制的一個關鍵問題,是要正確認識計劃和市場問題及其相互關係,就是要在國家宏觀調控下,更加重視和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作用。

 

歷史經驗説明,商品經濟的充分發展是實現社會經濟高度發達不可逾越的階段。充分發展的商品經濟,必然離不開充分發育的完善的市場機制。那種認為市場作用多了,就會走上資本主義道路的擔心,是沒有根據的,也是不正確的。一九九〇年底,鄧小平同志就明確指出:“我們必須從理論上搞懂,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區分不在於是計劃還是市場這樣的問題。社會主義也有市場經濟,資本主義也有計劃控制。資本主義就沒有控制,就那麼自由?最惠國待遇也是控制嘛!不要以為搞點市場經濟就是資本主義道路,沒有那麼回事。計劃和市場都得要。不搞市場,連世界上的資訊都不知道,是自甘落後。”〔1〕鄧小平同志在最近的談話中把這個問題講得更簡明、更深刻了。他説:“計劃多一點還是市場多一點,不是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本質區別。計劃經濟不等於社會主義,資本主義也有計劃;市場經濟不等於資本主義,社會主義也有市場。計劃和市場都是經濟手段。”〔2〕

 

關於“資本主義也有計劃”,恩格斯在他晚年就已開始察覺到了這個問題。一八九一年,他在批判德國社會民主黨綱領草案時指出,資本主義托拉斯的出現,標誌著生産的無計劃性沒有了。他説,綱領草案中所説的“‘根源於資本主義私人生産的本質的無計劃性’這一句需要大加修改”〔3〕。一九一七年四月,列寧也曾經指出,第一次世界大戰加速了資本主義向帝國主義發展,一般壟斷轉變為國家壟斷〔4〕,從而“正直接向它更高的、有計劃的形式轉變”〔5〕。列寧又説:“關於資本主義問題的提法,不估計到托拉斯的作用,卻説‘資本主義的特點是無計劃性’,那是不能令人滿意的。”〔6〕我引用恩格斯和列寧的這些話,是想引起同志們進一步注意,注意加強對資本主義經濟發展變化情況的研究,以利於分清哪些是資本主義的本質特點,哪些不屬於資本主義的本質特點。

 

到了本世紀三十年代,凱恩斯主義〔7〕出現後,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加強了對經濟生活的干預,也就是明顯加強了對經濟的宏觀控制。凱恩斯強調對全社會進行總需求管理,特別是利用財政政策來調節總需求,這對挽救三十年代西方國家經濟的大蕭條起了重要作用。此外,凱恩斯主義和後凱恩斯主義〔8〕還強調通過累進式個人所得稅、遺産稅和饋贈稅進行收入再分配的調節。這表明西方資本主義經濟除了各企業內部加強了計劃性,在宏觀層次上也出現了一定程度的計劃調節。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尤其是六十年代以來,隨著資本主義所固有的矛盾日益加深以及科學技術的迅速發展,一些西方發達國家紛紛制定和實施各種形式的宏觀經濟計劃。例如,日本先後制定了九個經濟發展計劃,法國也連續制定了十個經濟發展計劃。這些都説明,不少資本主義國家是很注意對經濟活動進行計劃控制的。因此,我們同志的思想不能再停留在過去的概念上了,不能把有計劃只看成是社會主義獨具的特徵。當然,社會主義制度下和資本主義制度下運用計劃手段的範圍和形式是會有些區別的,如同運用市場手段的範圍和形式也是會有些區別的一樣。

 

關於“社會主義也有市場”,通過十多年來的改革開放,應該説我們有了更深切的體會。我們把市場機制引入經濟生活,給我國社會主義經濟增添了生機和活力,對加快經濟發展起了顯著作用。過去,我們往往只看到市場的自發性方面所帶來的一些消極作用,而很少看到市場對激勵企業競爭、推動經濟發展的積極作用,特別是看不到市場也是一種配置資源的方式,看不到它對優化資源配置所起的促進作用。這顯然是一種認識上的片面性。大量事實表明,市場是配置資源和提供激勵的有效方式,它通過競爭和價格杠桿把稀缺物資配置到能創造最好效益的環節中去,並給企業帶來壓力和動力。而且,市場對各種信號的反應也是靈敏迅速的。正因為有這些優點,所以市場對經濟發展的積極作用,已為社會主義國家越來越多的人們所認識,過去對市場的片面認識和偏見正在被拋棄。當然,我們強調充分看到市場的優點,並不是説市場是全面的、萬能的。市場也有其自身的明顯弱點和局限性。例如,市場不可能自動地實現宏觀經濟總量的穩定和平衡;市場難以對相當一部分公共設施和消費進行調節;在某些社會效益重於經濟效益的環節,市場調節不可能達到預期的社會目標;在一些壟斷性行業和規模經濟顯著的行業,市場調節也不可能達到理想的效果。因此,這就要求我們必鬚髮揮計劃調節的優勢,來彌補和抑制市場調節的這些不足和消極作用,把宏觀經濟的平衡搞好,以保證整個經濟全面發展。在那些市場調節力所不及的若干環節中,也必須利用計劃手段來配置資源。同時,還必須利用計劃手段來加強社會保障和社會收入再分配的調節,防止兩極分化。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我們對計劃和市場問題及其相互關係的認識,有一個發展過程。黨的十二大時,講的是計劃經濟為主、市場調節為輔;黨的十二屆三中全會通過的《關於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提出了社會主義經濟是在公有制基礎上的有計劃的商品經濟的新概念;黨的十三大時,提出了社會主義有計劃商品經濟的體制應該是計劃與市場內在統一的體制;黨的十三屆四中全會以來,提出了建立適應有計劃商品經濟發展的計劃經濟與市場調節相結合的經濟體制和運作機制。我這裡講的是黨的正式文件中的一些提法,至於學術界、理論界在討論中的不同意見、不同提法就更多了。最近,經過學習鄧小平同志的重要談話,在對計劃和市場、建立新經濟體制問題的認識上又有了一些新的提法。大體上有這麼幾種:一是建立計劃與市場相結合的社會主義商品經濟體制,二是建立社會主義有計劃的市場經濟體制,三是建立社會主義的市場經濟體制。認識的發展變化,包括出現不同意見、不同觀點的討論,這是正常的,説明對客觀事物的認識不可能一次完成,特別是對一些重大問題,往往總是要經過反覆認識和反覆討論,並通過實踐不斷總結提高,才能得到比較科學的認識。現在,可以這樣講,經過十多年的摸索和總結國內外經驗,我們對建立社會主義的新經濟體制在理論上、實踐上的認識,已經比較成熟了,在全黨也進一步統一了,完全可以進入加快實施的階段了。

 

上述這幾種提法,究竟哪一種更切合我國的經濟實際,更易於為大多數同志所接受,更有利於促進我國經濟建設的發展,還可以繼續研究,眼下不必忙於作出定論。不過,我想在黨的十四大報告中,總得最後確定一種大多數同志都贊同的有關經濟體制的比較科學的提法,以利於進一步統一全黨同志的認識和行動,以利於加快我國社會主義的新經濟體制的建立。我個人的看法,比較傾向於使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這個提法。有計劃的商品經濟,也就是有計劃的市場經濟。社會主義經濟從一開始就是有計劃的,這在人們的腦子裏和認識上一直是清楚的,不會因為提法中不出現“有計劃”三個字,就發生是不是取消了計劃性的疑問。而且,前面已講到資本主義經濟也並不是無計劃。所以,我覺得使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是可以為大多數幹部群眾所接受的。雖然這是我個人的看法,但也與中央一些同志交換過意見,大家基本上是贊成的。當然,這還不是定論。不管黨的十四大報告中最後確定哪一種提法,都需要闡明我國社會主義的新經濟體制的主要特徵。我認為,主要特徵應該有這樣幾個:一是在所有制結構上,堅持以公有制經濟為主體,個體經濟、私營經濟和其他經濟成分為補充,多种經濟成分共同發展;二是在分配製度上,堅持以按勞分配為主體,其他分配方式為補充,允許和鼓勵一部分地區、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逐步實現共同富裕,防止兩極分化;三是在經濟運作機制上,把市場經濟和計劃經濟的長處有機結合起來,充分發揮各自的優勢作用,促進資源優化配置,合理調節社會分配。

 

要加快新經濟體制的建立,當前必須抓緊解決好幾個關鍵性問題。

 

一是轉變政府職能,切實實行政企職責分開。政府對社會經濟活動的管理職能,主要是統籌規劃、掌握政策、組織協調、提供服務和檢查監督,運用經濟手段、法律手段和必要的行政手段,保證經濟總量平衡和重大經濟結構與佈局的協調。政府部門不得再干預企業的生産、經營、管理等具體事務,一定要使微觀經濟放開搞活,同時搞好必要的宏觀調控。這兩者是相輔相成的,不可能孤立地實現。

 

二是抓緊企業特別是國有大中型企業經營機制的轉換,真正推動企業走上市場,使它們成為市場競爭的主體,成為真正的法人實體,真正實現自主經營、自負盈虧、自我發展、自我約束和自擔風險,達到責權利相統一。國有大中型企業經營機制轉換的過程,實際上也就是進一步探索和選擇公有制經濟實現形式的過程,這些形式應該是多種多樣和正確有效的。這就需要在實踐中繼續大膽試驗,取得成功經驗後,就加以實行和推廣。國家直接經營形式(一部分重大的關係國計民生的必須由國家壟斷的企業)、承包經營形式、股份經營形式、租賃經營形式等,都可以區別不同國有企業的情況,在不同範圍內有選擇地加以實行,並不斷總結經驗,使它們逐步完善起來。不管採取哪种經營形式,目的都是把國有企業真正搞活搞好,使它們不斷提高競爭能力和增強發展後勁。

 

三是適應商品經濟和價值規律的要求,切實更新計劃觀念,轉變計劃管理職能和方式,使計劃能夠真正反映市場的供求變化。同時,要更多地運用經濟政策和經濟杠桿引導和調控市場健康發展。

 

四是大力培育和發展市場,建立統一的完備的社會主義市場。這就要求我們的主管部門和有關方面,必須共同配合,一方面努力建立健全市場體系,在繼續發展商品市場特別是生産資料市場的同時,積極培育包括股票和債券等有價證券的金融市場,發展技術市場、勞務市場、資訊市場、房地産市場;另一方面努力健全和嚴格執行市場管理制度,以利於形成和保持良好的市場秩序。

 

五是加強經濟法規和經濟運作所必需的其他基礎設施建設。既要加強和完善“硬體”的基礎設施,如通訊、電腦網路、銀行、交通等;又要健全和完善“軟體”的基礎設施,如規範的會計、審計、統計、稅收等,以保證社會經濟活動能夠有秩序地運作。

 

*這是江澤民同志在中共中央黨校省部級幹部進修班上的講話《深刻領會和全面落實鄧小平同志的重要談話精神,把經濟建設和改革開放搞得更快更好》的一部分。

 

註釋

 

〔1〕見鄧小平《善於利用時機解決發展問題》(《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64頁)。

 

〔2〕見鄧小平《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談話要點》(《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73頁)。

 

〔3〕見恩格斯《一八九一年社會民主黨綱領草案批判》。新的譯文是:“‘根源於資本主義私人生産的本質的無計劃性’這一句需要大加改進。”(《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408頁)

 

〔4〕參見列寧《關於目前形勢的報告》(《列寧全集》第29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353頁)。

 

〔5〕見列寧《為維護關於目前形勢的決議而發表的講話》。原文是:“現在資本主義正直接向它更高的、有計劃的形式轉變。”(《列寧全集》第29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436頁)

 

〔6〕見列寧《為維護關於目前形勢的決議而發表的講話》(《列寧全集》第29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435-436頁)。

 

〔7〕凱恩斯主義,是以凱恩斯為創始人的經濟理論和政策主張。凱恩斯,即約翰•梅納德•凱恩斯(一八八三——一九四六),英國經濟學家。一九二九年至一九三三年資本主義世界經濟危機以後,他提出失業和經濟危機的原因是有效需求不足的觀點,認為只要國家採取適當政策,調節經濟,增加有效需求,就可以消除危機,解決失業問題。他主張,國家必須積極干預經濟生活,以增加投資,刺激消費。一九三六年,凱恩斯的《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一書出版,標誌著凱恩斯主義形成。凱恩斯的經濟理論和政策主張對英美等國的經濟政策,對現代改良主義的理論和現代庸俗政治經濟學,都有很大影響。

 

〔8〕後凱恩斯主義,即現代凱恩斯主義。一九四六年凱恩斯去世以後,他的追隨者堅持凱恩斯的基本思想,並在經濟理論和政策主張方面作出了許多補充和調整。凱恩斯追隨者由於理論觀點、分析方法和政策主張不同而分成了不同流派。其中最主要的是:以英國經濟學家瓊•羅賓遜為首的新康橋學派和以美國經濟學家薩繆爾森為首的新古典綜合派。前者又稱“凱恩斯左派”,後者又稱“後凱恩斯主流經濟學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