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茲別克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烏茲別克共和國政府關於促進和保護投資的協定(烏茲別克2011.04.19)

     

 

序言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烏茲別克共和國政府(以下稱“締約雙方”),

 

願為締約一方的投資者在締約另一方國家領土內投資創造有利條件,

 

認識到在平等互利原則的基礎上相互鼓勵、促進和保護投資將有助於激勵投資者經營的積極性和增進兩國經濟繁榮,

 

尊重締約雙方經濟主權,

 

願加強兩國間的合作,促進經濟健康穩定和可持續發展,增加締約雙方人民的福祉,

 

達成協定如下:

 

第一條 定義

 

本協定內:

 

一、“投資”一詞係指締約一方投資者依照締約另一方的法律和法規在締約另一方領土內所投入的具有投資特徵的各種財産,包括但不限于:

 

(一)動産、不動産及抵押、質押等其他財産權利及類似權利;

 

(二)公司的股份、股票或其他形式的參股;

 

(三)金錢請求權或與投資相關具有經濟價值的合同賦予的其他法律履行請求權;

 

(四)智慧財産權,特別是著作權、專利、商標、商號、工藝流程、專有技術和商譽;

 

(五)法律或法律允許依合同授予的特許權,包括勘探、耕作、提煉或開發自然資源的特許權;

 

(六)與投資有關的債券,包括政府發行的債券、信用債券、貸款及其他形式的債,以及由此衍生出的權利。

 

投資特徵係指資本或其他資源的投入、對收益或利潤的期待和對風險的承擔。作為投資的財産發生任何符合投資所在的締約方的法律法規的形式上的變化,不影響其作為投資的性質。

 

締約一方投資者通過其全部或部分擁有的,住所在締約另一方國家境內的企業所做出的投資也應視為本款定義的投資。

 

為本協定之目的,投資不包括:(一)僅源於締約一方的國民或企業在締約另一方國家境內銷售貨物或提供服務的商業合同的金錢請求權;(二)不包括因婚姻、繼承等原因産生的不具有投資性質的金錢請求權。

 

原始到期期限為3年以下的債券、信用債券和貸款不視為本協定項下的投資。

 

二、“投資者”一詞,係指在締約另一方領土內正在投資或已經投資的締約一方的國民或者企業:

 

(一)“國民”一詞,係指根據締約任何一方可適用的法律擁有其國籍的自然人。

 

(二)“企業”一詞,係指根據締約任何一方可適用的法律和法規設立或組建,且住所在該締約一方領土內並且有實際經營活動的任何實體,包括公司、商行、協會、合夥及其他組織,不論是否營利和是否由私人或政府所擁有或控制。

 

(三)按照非締約一方的法律建立,但是由第(一)項規定的國民或者第(二)項規定的企業直接所有或控制的法律實體。

 

三、“收益”一詞係指由投資所産生的收入,包括利潤、股息、利息、資本利得、版稅、提成費、支付的實物和其他與投資有關的合法收入。

 

四、“領土”一詞:

 

(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係指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包括陸地、內水、領海及領空),以及根據中國法律和國際法,在領海以外中華人民共和國擁有以勘探和開發海床、底土及其上覆水域資源為目的的主權權利或管轄權的任何區域。

 

(二)在烏茲別克共和國方面,係指烏茲別克共和國領土,包括陸地、內水、領海及領空,以及根據國際法和其國內法律,在領海以外烏茲別克共和國擁有以勘探和開發海床、底土及其上覆水域資源為目的的主權權利或管轄權的任何區域。

 

第二條 促進和保護投資

 

一、締約一方應鼓勵締約另一方國家的投資者在其本國領土內投資,並依照其法律和法規接受並保護這種投資。

 

二、締約一方應依據其法律和法規,為在其國家領土內從事與投資有關活動的締約另一方國家的國民獲得簽證和工作許可提供幫助和便利。

 

第三條 國民待遇

 

在不損害締約一方可適用的法律法規的前提下,對在其境內投資的運營、管理、維持、使用、享有、出售或處分,締約一方確保給予締約另一方的投資者及其投資的待遇應不低於其在相同情勢下給予本國投資者及其投資的待遇。

 

第四條 最惠國待遇

 

一、締約一方就投資的設立、並購、擴大、管理、維持、使用、享有、出售或投資的其他處置所賦予締約另一方投資者及在其境內的投資的待遇不得低於在相同情勢下給予第三國投資者及其投資的待遇。

 

二、第一款所指待遇不應解釋為締約一方有義務將由下列原因産生的待遇、優惠或特權獲得的利益給予締約另一方投資者:

 

(一)任何關稅同盟、自由貿易區、經濟聯盟,和因以上聯盟或類似機制而締結的協定;

 

(二)部分或全部與稅收(含關稅)有關的國際協定或者國際安排;

 

(三)在邊境地區的便利邊境貿易的安排。

 

三、儘管有第一款的規定,其他協定中規定的爭端解決程式不得被援引用來處理本協議框架下的爭端。

 

第五條 公正與公平待遇

 

一、締約一方應該確保給予締約另一方的投資者及在其境內的投資以公正與公平待遇,提供充分保護與保障。

 

二、“公正與公平待遇”要求締約一方不得對締約另一方投資者粗暴地拒絕公正審理,或實行明顯的歧視性或專斷性措施。

 

三、“充分保護與保障”要求締約方應採取合理及必要的治安措施以提供投資保護和保障,但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意味著締約一方應當給予投資者比該締約國國民更優的待遇。

 

四、認定違反本協定其他條款或其他條約的條款,不構成對本條款的違反。

 

第六條 徵收

 

一、締約一方對締約另一方的投資者在其領土內的投資不得採取國有化、徵收或效果等同於國有化或徵收的措施(以下統稱為徵收),除非符合所有下列條件:

 

(一)為了公共利益;

 

(二)依照國內法律程式和相關正當程式;

 

(三)非歧視性的;

 

(四)給予補償。

 

“效果等同於國有化或徵收的措施”是指間接徵收。

 

二、在某一特定情形下確定締約一方的一項或一系列措施是否構成第一款所指間接徵收時,應當以事實為依據,進行逐案審查,並考慮包括以下在內的各種因素:

 

(一)該措施或該一系列措施的經濟影響,但僅有締約一方的一項或一系列措施對於投資的經濟價值有負面影響這一事實不足以推斷已經發生了間接徵收;

 

(二)該措施或該一系列措施在範圍或適用上對締約另一方投資者及其投資的歧視程度;

 

(三)該措施或該一系列措施對締約另一方投資者明顯、合理的投資期待的損害程度,這種投資期待是依據締約一方對締約另一方投資者作出的具體承諾産生的;

 

(四)該措施或該一系列措施的性質和目的,是否是為了善意的公共利益目標而採取,以及前述措施和徵收目的之間是否成比例。

 

三、除非在例外情形下,例如所採取的措施嚴重超過維護相應正當公共福利的必要時,締約一方採取的旨在保護公共健康、安全及環境等在內的正當公共福利的非歧視的管制措施,不構成間接徵收。

 

四、本條第一款所述的補償額應等於採取徵收前或徵收為公眾所知時(以較早者為準)被徵收投資的公平市場價值,並應包括補償支付前按合理商業利率計算的利息。補償的支付不應不合理地遲延,並應可以有效實現和自由轉移。

 

第七條 損害與損失的補償

 

一、締約一方的投資者在締約另一方國家領土內的投資,如果由於發生在締約另一方國家領土內的武裝衝突、緊急狀態、騷亂或其他類似事件而遭受損失,在給予其恢復原狀、賠償、補償或採取其他措施的待遇方面,該締約另一方應給予前一締約方的投資者和投資不低於相似條件下其給予第三國投資者或者本國國民的待遇中最優者。

 

二、締約一方的投資者在締約另一方國家領土內的投資,在本條第一款所述的任何情況下因締約另一方的軍隊或當局非因戰鬥行動或情勢必需而徵用或損害其全部或部分財産所遭受損失,應給予恢復原狀或合理補償。

 

第八條 轉移

 

一、締約任何一方應按照其法律和法規保證締約另一方投資者,在履行完納稅義務後,轉移以下在締約前者一方國家境內合法取得的收益或款項,包括但不限于:

 

(一)利潤、利息、分紅、資本利得、特許權使用費及其他與智慧財産權相關的費用;

 

(二)與投資合同相關的支付,包括貸款協議引起的相關支付;

 

(三)全部或部分出售或清算投資所得款項;

 

(四)另一締約國國民與該項投資相關的收入和報酬;

 

(五)根據第六條和第七條所獲得的款項;

 

(六)由投資涉及的爭議産生的支付。

 

二、除本協定中另有規定外,締約任一方,根據其法律和法規,應保證以上轉移以可自由兌換的貨幣按照轉移當日的市場匯率不延遲地進行。

 

三、儘管有本條第一款和第二款的規定,締約方可以通過公平、公正、非歧視和善意地適用本國以下相關法律阻止轉移:

 

(一)破産、無力償還或保護債權人利益;

 

(二)有價證券、期貨、期權和其他衍生品的發行、買賣和交易;

 

(三)涉嫌刑事犯罪或行政處罰;

 

(四)現金或其他貨幣工具的轉移申報;

 

(五)滿足司法或行政程式的需要。

 

四、在國際收支遇到嚴重問題或受到嚴重威脅的時候,締約任何一方可以參照國際標準實施有關措施,暫時限制轉移。這些限制應該在平等、無歧視和善意的基礎上實施。

 

第九條 代位

 

如果締約一方或其指定的機構根據其對非商業風險的一項擔保或保險合同就在締約另一方國家領土內的某項投資向投資者作了支付,締約另一方應承認:

 

(一)該投資者的權利和請求權依照締約前者一方的法律或合法交易轉讓給了締約前者一方或其指定機構;

 

(二)締約前者一方或其指定機構在與投資者同等的範圍內,代位行使該投資者的權利或執行該投資者的請求權,並承擔該投資者與投資相關的義務。

 

第十條 拒絕授惠

 

一、如果存在以下情形,則締約一方可拒絕給予締約另一方的企業投資者及其投資以本協定項下的利益,如果該企業是由非締約方的國民擁有或控制:

 

(一)拒絕授惠的締約一方與該非締約方沒有外交關係;

 

(二)拒絕授惠的締約一方針對該非締約方或非締約方的國民和企業採取或者維持一定的措施,該措施禁止其與該企業進行交易,或者,給予該企業或其投資以本協定項下的利益會違反或阻礙該措施;

 

(三)該企業在另一方境內未從事實質性商業經營。

 

二、如果一項投資是由締約另一方的企業在締約一方進行,但該企業在締約另一方境內未從事實質性商業經營,且該企業被拒絕授惠締約一方的國民或企業控制,則締約一方可拒絕給予該企業本協定項下投資者的利益。

 

第十一條 締約雙方間爭議解決

 

一、締約雙方對本協定的解釋或適用所産生的任何爭議,應盡可能通過外交途徑協商解決。

 

二、如果該爭議六個月內未能友好解決,根據締約任何一方的要求,應將爭議提交專設仲裁庭解決。

 

三、該等仲裁庭由三名仲裁員組成。自收到書面仲裁要求之日起兩個月內,締約雙方應各自任命一名仲裁員。該兩名仲裁員應自均已被任命之日起兩個月內共同選定一位與締約雙方均有外交關係的第三國國民擔任首席仲裁員。

 

四、如果仲裁庭未能在自書面仲裁申請提出之日起四個月內組成,締約雙方間又無其他約定,締約任何一方可以提請國際法院院長作出必要的任命。如果國際法院院長是締約任何一方的國民,或由於其他原因不能履行此項任命,應請國際法院中非締約任何一方的國民且無其他不勝任原因的最資深法官履行此項任命。

 

五、仲裁庭應自行決定其程式,仲裁庭應按照本協定以及締約雙方都承認的國際法原則作出裁決。

 

六、仲裁庭的裁決應以多數票作出。裁決是終局的,對締約雙方均有拘束力。應締約任何一方的請求,仲裁庭應對其所作的裁決進行解釋。

 

七、締約雙方應承擔其任命的仲裁員及其出席仲裁程式的費用。首席仲裁員和仲裁庭的相應費用應由締約雙方平均承擔。

 

第十二條 投資者與締約一方爭議解決

 

一、締約一方投資者與締約另一方之間有關締約另一方國家領土內的投資的任何法律爭議,應盡可能由爭議雙方當事人通過磋商友好解決,其中包括調解程式的應用。

 

二、對於締約一方投資者主張締約另一方違反本協定第二條至第九條,或者第十三條項下的義務而産生的爭議,如果自爭議一方提出協商解決之日起六個月內,爭議未能通過協商解決,則投資者可選擇將由於該違反行為而蒙受損失或損害的訴求提交:

 

(一)締約另一方國家的有管轄權的法院;

 

(二)依據1965年3月18日在華盛頓簽署的《解決國家和他國國民之間投資爭端公約》設立的“解決投資爭端國際中心”仲裁解決;

 

(三)依據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仲裁規則設立的專設仲裁庭;

 

(四)經爭議雙方同意的任何其他仲裁機構或專設仲裁庭。

 

締約另一方可以要求該投資者在提交國際仲裁之前,用盡締約另一方法律和法規所規定的國內行政復議程式。

 

三、若投資者已將爭議提交締約另一方有管轄權的法院或國際仲裁,對上述四種程式之一的選擇應是終局的。

 

四、如果投資者首次獲悉或應當獲悉産生該爭議的事件之日起已逾三年,則爭端不得提交仲裁。

 

五、本協定與可適用的仲裁規則存在衝突的,本協定優先適用。

 

六、仲裁庭應依據爭議雙方協議的法律規範處斷爭端。如無此種協議,仲裁庭應適用作為爭端締約方的法律(包括衝突規範),以及可適用的國際法規範,尤其是本協定。

 

七、除非爭議雙方另有約定,裁定締約另一方違反依本協定承擔義務的裁決,只可單獨或一併判定:

 

(一)金錢賠償及任何適當的利息;

 

(二)返還財産,裁決可以規定支付賠償金和相應利息以代替財産返還。

 

八、裁決是終局的,對爭議雙方均具有拘束力。締約雙方應承擔執行裁決的義務。

 

九、只有在下列情況下,爭端一方才可尋求執行一項終局裁決:

 

(一)當終局裁決是依《華盛頓公約》作出時:

 

1、自裁決作出之日起已超過120日且無一爭端方請求修改或撤銷該裁決;

 

2、修改或取消程式已經完結;

 

(二)當終局裁決是依解決投資爭端國際中心附加便利規則、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仲裁規則或爭端雙方選擇的任何其他仲裁規則作出時:

 

1、自裁決作出之日起已超過90日且無一爭端方啟動修改、取消或撤消該裁決的程式;

 

2、法院已經駁回或同意修改或撤銷裁決的申請且爭端方沒有進行上訴。

 

十、原則上,爭端各方應負擔其委派的仲裁員和出席仲裁程式代表的費用。首席仲裁員和仲裁庭的其他費用應由爭端雙方平均承擔。仲裁庭可在裁決中指示爭端雙方中的一方承擔較高比例的費用並説明理由。但是,如果仲裁庭認為爭端一方的申訴或異議是輕率的,可依據合理原因裁定敗訴方承擔勝訴方由於反駁該申訴或反駁該異議而産生的合理費用和律師費用。

 

第十三條 其他義務

 

一、如果締約一方的立法或締約雙方之間現存或其後設立的國際義務使締約一方投資者的投資享受比本協定規定的更優惠待遇的地位,該地位不受本協定的影響。

 

二、締約任何一方應恪守其以協議、合約或合同形式與締約另一方投資者就投資所做出的書面承諾。

 

三、儘管有第二款的規定,締約一方違反在商事性質的合同下所承擔的義務不應被視為違反本協定。

 

第十四條 適用

 

一、本協定應適用於締約一方投資者在締約另一方國家境內依照締約另一方法律法規于本協定生效前或生效後作出的投資,但不適用本協定生效前發生的爭議。

 

二、本協定第十二條僅在以下情況下適用於本協定第一條第二款第(三)項所述的投資者:按照其所依據法律建立的非締約方與爭端締約方的條約,該投資者沒有或者已經放棄其合法的請求權。

 

第十五條 磋商

 

一、締約雙方代表為下列目的應不時進行會談:

 

(一)審查本協定的執行情況;

 

(二)交流法律資訊和投資機會;

 

(三)解決因投資産生的爭議;

 

(四)提出促進投資的建議;

 

(五)研究與投資有關的其他事宜。

 

二、若締約一方提出就本條第一款所列任何事宜進行磋商,締約另一方應及時給予答覆,磋商將輪流在北京與塔什幹進行。

 

第十六條 協定的解釋

 

一、在第十二條規定的爭議解決程式中,應爭議國家一方要求,仲裁庭應要求締約雙方就爭議問題涉及的本協定條款進行共同解釋。締約雙方應在該要求提出後70日內,以書面形式,將雙方解釋的聯合決定提交仲裁庭。

 

二、締約雙方根據第一款做出的聯合決定應對仲裁庭具有約束力。裁決應與該聯合決定相一致,如果締約雙方在70日內未能做出這樣的決定,則仲裁庭獨立做出決定。

 

第十七條 修改

 

經一致同意,締約雙方可採用書面議定書形式對本協定進行修改。議定書應按本協定第十八條的程式生效,並構成本協議的一部分。

 

第十八條 生效、有效期和終止

 

一、締約雙方應當通過外交渠道相互書面通知已完成使本協定生效所必需的國內法律程式。本協定自後一份通知收到之日起第三十日開始生效,有效期十年。如在最初的十年有效期滿前一年內,締約任何一方未以書面形式通知締約另一方終止本協定,則本協定自動延長十年。

 

二、第一個十年有效期屆滿後,締約一方可書面通知締約另一方終止本協定,本協定將自終止通知發出之日起六個月後失效。

 

三、對本協定終止之日前所作出的投資,本協定第一條至第十六條的規定應自本協定終止之日起繼續適用十年。

 

1992年3月13日簽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烏茲別克共和國政府關於促進和相互保護投資的協定》自本協定生效之日起終止。

 

下列代表,經各自政府正式授權,簽署本協定,以昭信守。

 

本協定於2011年4月19日在北京簽訂,一式兩份,每份都用中文、烏茲別克文和英文寫成,三種文本同等作準。如對文本的解釋發生分歧,以英文本為準。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烏茲別克共和國政府

代表 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