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

不失時機地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

     

要點摘錄:1999年6月17日,是江澤民同志在西安主持召開西北地區國有企業改革和發展座談會時説:加快西部地區經濟發展,是保持國民經濟持續快速健康發展的必然要求,也是實現我國現代化建設第三步戰略目標的必然要求,對於國家的長治久安具有重大的經濟意義和社會政治意義;現在西部開發的時機已經成熟,必須抓緊實施,否則就會犯歷史性錯誤;在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條件下,加快開發西部地區,要有新的思路。他在講話中強調西部開發總的原則是:把加快西部地區經濟社會發展同保持社會政治穩定、加強民族團結結合起來,把西部地區發展同實現全國第三步發展戰略目標結合起來,在國家財力穩定增長的前提下,通過轉移支付,逐步加大對西部地區的支援力度;在充分調動西部地區自身積極性的基礎上,通過政策引導,吸引國內外資金、技術、人才等投入西部開發,有目標、分階段地推進西部地區人口、資源、環境與經濟社會協調發展。《不失時機地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1999年6月17日)江澤民文選第一卷

 

逐步縮小地區之間的發展差距,實現全國經濟社會協調發展,最終達到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也是關係我國跨世紀發展全局的一個重大問題。中央對中西部地區的改革和發展是高度重視的,強調要把逐步縮小中西部地區同東部地區的發展差距作為一條長期堅持的重要方針,並採取了一系列政策措施促進中西部地區發展。在中央和其他地區支援下,中西部地區廣大幹部群眾自力更生、團結奮鬥,改革和建設取得了很大成就。

 

八十年代,當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全面展開以後,鄧小平同志對全國經濟的協調發展就進行過深刻考慮,提出了“兩個大局”〔1〕的思想。一個大局,就是東部沿海地區加快對外開放,使之較快地先發展起來,中西部地區要顧全這個大局。另一個大局,就是當發展到一定時期,比如本世紀末全國達到小康水準時,就要拿出更多力量幫助中西部地區加快發展,東部沿海地區也要服從這個大局。我國地域遼闊,人口眾多,生産力不發達,要在一個時期實現同步富裕、同等富裕是不現實的,必然會有的先富、有的後富。我理解,鄧小平同志提出通過一部分地區、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然後逐步達到共同富裕,還不是終點。到了一個比較高的水準時,先進地區一定還要往前走。平衡是相對的,不平衡是絕對的,這是事物發展的客觀規律。在發展戰略佈局上,必須有全盤的構想。鄧小平同志的這個戰略設想是,根據生産力發展水準和各方麵條件,東部地區先加快發展,然後帶動和支援中西部地區發展,最終實現全國各地區共同繁榮、共同富裕。實踐證明,這是完全正確的。

 

現在,我們正處在世紀之交,應該向全黨全國人民明確提出,必須不失時機地加快中西部地區發展,特別是要抓緊研究實施西部地區〔2〕大開發。今年三月,在“兩會”黨員負責同志會議上,我就談到西部地區大開發的問題。我説,西部地區遲早是要大開發的,不開發,我們怎麼實現全國的現代化?中國怎麼能成為經濟強國?美國當年如果不開發西部,它能發展到今天這個樣子?實施西部地區大開發,是全國發展的一個大戰略、大思路。對此,全黨全國上下要提高和統一認識,同時要精心研究、統籌規劃,科學地提出大開發的政策、辦法、實施步驟和組織形式等。六月九日,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我又講了這個問題。我説,加快中西部地區發展步伐的條件已經基本具備,時機已經成熟。我們如果看不到這些條件,不抓住這個時機,不把該做的事情努力做好,就會犯歷史性錯誤。從現在起,這要作為黨和國家一項重大戰略任務,擺到更加突出的位置。

 

世界上許多國家內地區的發展都有不平衡的現象,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發展差距。就拿最發達的國家美國來説,原來它的東部和西部的差距就很大。在十九世紀上半葉,美國的西部曾經出現過三次拓荒高潮,也就是著名的“西進運動”。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到六十年代,美國又致力於南部和中西部接合部的開發,掀起了美國歷史上對落後地區的第二次開發高潮,從而使南部地區經濟也發達起來,成為所謂的“陽光地帶”。世界上不少發展中國家也在努力縮小國內地區間的發展差距。例如,文明古國埃及,經過長期研究和準備,正在啟動一個大開發的“世紀工程”。他們決心經過幾代人的努力,通過建造調水工程、改造沙漠,再造四億畝土地,形成四十座新的城市和經濟開發區。埃及總統穆巴拉克把它稱為“埃及民族的新詩篇”。我們作為一個社會主義的發展中大國,更應該有開發不發達地區的雄心壯志。

 

改革開放以來,沿海發達地區運用自身較好的經濟基礎、優越的地理位置和國家支援的政策,經濟社會發展已經積累了相當的實力。現在,加快中西部地區開發的時機已經到來。中西部地區範圍很大,如何加快開發,要有通盤考慮。我所以用“西部大開發”,就是説,不是小打小鬧,而是在過去發展的基礎上經過週密規劃和精心組織,邁開更大的開發步伐,形成全面推進的新局面。實施西部大開發,對於推進全國的改革和建設,對於國家的長治久安,具有重大的經濟意義和社會政治意義。

 

加快西部地區經濟發展,是保持國民經濟持續快速健康發展的必然要求,也是實現我國現代化建設第三步戰略目標的必然要求。經過二十年的改革和發展,我國社會生産力上了一個大臺階,過去長期困擾我們的商品短缺狀況有了根本改變。東部地區的進一步發展,越來越受到市場、資源、環境等各方面的制約,相當一部分資金、技術、人才資源需要尋找新的發展空間。特別是在當前國際市場競爭日趨激烈的情況下,我們必須抓緊研究、部署和儘快啟動西部大開發這項世紀工程。西部地域廣大,自然資源豐富,有巨大的發展潛力,也是一個巨大的潛在市場。加快發展西部地區,可以促進各種資源合理配置和流動,為國民經濟發展提供廣闊的空間和巨大的推動力量。只要戰略對頭,方法得當,西部大開發一定能夠順利實現。

 

在古代歷史上,西部地區的自然環境曾經有過比較良好的時期。唐代詩人王維曾經寫道:“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3〕這首詩描繪的就是當時西北的自然風光。但是,由於千百年來多少次戰亂、多少次自然災害和各種人為的原因,西部地區自然環境不斷惡化,特別是水資源短缺,水土流失嚴重,生態環境越來越惡劣,荒漠化年復一年地加劇,並不斷向東推進。這不僅對西部地區而且對其他地區的經濟社會發展也帶來不利影響。因為連人的生存都發生嚴重困難,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就更談不上了。因此,改善生態環境,是西部地區開發建設必須首先研究解決的一個重大課題。加快開發西部地區,就可以集中和調動全國更多力量投入到這項關係中華民族發展前途的宏大事業中去。搞水的搞水,種草的種草,栽樹的栽樹,修路的修路,那就會很快呈現出一派生機盎然的景象。如果不從現在起努力使生態環境有一個明顯改善,在西部地區實現可持續發展戰略就會落空,而且我們中華民族的生存和發展條件也將受到越來越嚴重的威脅。

 

西部地區少數民族聚居比較集中,又地處邊疆。加快西部地區發展,對於保持西部地區政治和社會穩定、促進民族團結和保障邊疆安全具有重大意義。維護民族地區穩定,很重要的一條就是要不斷加快這些地區的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經濟發展了,社會進步了,各民族共同富裕了,就會進一步鞏固和發展平等、團結、互助的社會主義民族關係,大大增強整個中華民族的凝聚力。保持民族地區穩定和鞏固祖國邊防,也就具有了更加強大的物質基礎和思想政治基礎。

 

實施西部大開發,是一項振興中華的宏偉戰略任務。實現了這個宏圖大略,其經濟、文化、政治、軍事、社會的深遠意義,是難以估量的。全黨同志和全國上下必須提高和統一認識。沒有西部地區的穩定就沒有全國的穩定,沒有西部地區的小康就沒有全國的小康,沒有西部地區的現代化就不能説實現了全國的現代化。

 

在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條件下,加快開發西部地區,要有新的思路。要適應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要求和新的對外開放環境,充分考慮國內外市場需求的新變化,用市場經濟的辦法,按客觀經濟規律辦事。國家要加強宏觀調控,研究提出符合實際的政策措施。中央當然要給予大力支援,要拿出過去開辦經濟特區那樣的氣魄來搞。要按照有所為有所不為的方針,統籌安排,有計劃有步驟地進行開發,防止颳風,防止一哄而起。西部大開發,並不是説西部每個地方都齊頭並進,要有重點。在編制下一個五年計劃時,要把實施西部大開發作為一個重要方針。

 

西部地區經過五十年特別是改革開放二十年來的建設,積累了相當的物質技術基礎,但交通、通信等基礎設施薄弱,文化、教育、衛生等社會事業發展相對滯後,國有企業經營困難等問題仍然相當突出。必須充分考慮各種有利和不利的因素,充分調動廣大幹部群眾和各個方面的積極性。我看,總的原則是:把加快西部地區經濟社會發展同保持社會政治穩定、加強民族團結結合起來,把西部地區發展同實現全國第三步發展戰略目標結合起來,在國家財力穩定增長的前提下,通過轉移支付,逐步加大對西部地區的支援力度;在充分調動西部地區自身積極性的基礎上,通過政策引導,吸引國內外資金、技術、人才等投入西部開發,有目標、分階段地推進西部地區人口、資源、環境與經濟社會協調發展。開發西部地區應該是全面的,要把水資源的開發和有效利用放在突出位置。生態環境建設、科學教育普及、實用技術推廣、特色旅遊開發、交通通信設施建設等方面,都要統籌規劃。

 

目前,國家已經採取的支援西部地區發展的措施要繼續落實好,包括優先安排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加快技術改造和産品結構調整,在企業增資減債、下崗分流、完善社會保障制度方面給予更多支援,加大對中西部地區財政轉移支付的力度。

 

加快開發西部地區是一個巨大的系統工程,也是一項空前艱難的歷史任務。既要有緊迫感,抓緊研究方案、步驟和政策措施,又要做好長期奮鬥的思想準備。西部各地區廣大幹部群眾要抓住這個歷史機遇,堅持發揚自力更生、艱苦奮鬥的光榮傳統,利用自己的比較優勢,創造新的業績。我們要下決心通過幾十年乃至整個下世紀的艱苦努力,建設一個經濟繁榮、社會進步、生活安定、民族團結、山川秀美的西部地區。經過我們一代又一代人持續不懈的奮鬥,使從唐代安史之亂〔4〕以後一千二百年來逐漸衰落的西部地區,從生態環境到經濟、文化、社會發展來一個天翻地覆的根本改變,來一個舊貌換新顏。這將是中華民族發展史上一項驚天動地的偉業,也將是世界開發史上一個空前的壯舉!

 

*這是江澤民同志在西安主持召開西北地區國有企業改革和發展座談會時講話的一部分。

 

註釋

 

〔1〕“兩個大局”,是鄧小平提出的一個重要思想。一九八八年九月十二日,鄧小平在聽取關於價格和工資改革初步方案彙報時指出:“沿海地區要加快對外開放,使這個擁有兩億人口的廣大地帶較快地先發展起來,從而帶動內地更好地發展,這是一個事關大局的問題。內地要顧全這個大局。反過來,發展到一定的時候,又要求沿海拿出更多力量來幫助內地發展,這也是個大局。那時沿海也要服從這個大局。”見鄧小平《中央要有權威》(《鄧小平文選》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77—278頁)。

 

〔2〕西部地區,在地理概念上指中國西北地區的陜西、甘肅、寧夏、青海、新疆五省區和西南地區的重慶、四川、貴州、雲南、西藏五省區市。中央作出西部大開發的決策後,國務院于二〇〇〇年十月二十六日發出《關於實施西部大開發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明確了西部開發的政策適用範圍包括西北、西南地區的十個省區市,還包括內蒙古和廣西。國務院還先後批准,對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吉林延邊朝鮮族自治州等地區,在實際工作中比照有關政策措施予以照顧。

 

〔3〕見唐代王維《送元二使安西》。

 

〔4〕安史之亂,指唐代安祿山、史思明發動的叛亂。七五五年,唐平盧、范陽、河東三鎮(其治所分別在今遼寧義縣東南、北京西南、山西太原西南,轄境相當於今遼寧西部、河北北部、北京、山西北部一帶)節度使安祿山以討伐右相楊國忠為名起兵叛亂。七五六年,在洛陽(今河南洛陽)稱帝,國號燕。同年,攻破唐都長安(今陜西西安)。安祿山死後,其部將史思明再次發動叛亂,直至七六三年才被平定。安史之亂歷時七年多,對社會生産造成嚴重破壞。唐王朝從此由盛而衰,出現藩鎮割據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