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以色列與“一帶一路”的關係

 

中國和以色列分別位於亞洲大陸東、西兩端,60多年來,兩國關係經歷了複雜和曲折的發展歷程。在今天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中,以色列作為中東地區一個重要的沿線節點國家,與中國的關係也格外引人注目。

 

(一)以色列對於“一帶一路”的重要性

 

從國土面積、人口、資源等要素來看,以色列只是一個小國,但是它是一個世界公認的“科技大國”、“軍事大國”、“外交大國”、“經濟大國”和“教育大國”。以色列還由於其獨特的地緣戰略位置、與美國長期保持特殊關係,以及作為世界上唯一的猶太民族國家與全球猶太人的密切聯繫,因而在國際事務中發揮著與其面積和人口不成比例的重要影響。

 

在中國推動的“一帶一路”建設中,以色列具有重要的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價值。從地理區位來看,以色列地處亞、非、歐三洲交通要衝,既扼守著海上運輸咽喉蘇伊士運河,又可從陸上連通紅海和地中海。以色列作為“一帶一路”沿線一個重要的節點國家,無論是陸上的“絲綢之路經濟帶”,還是海上的“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都將穿越和交匯於此。

 

作為一個中東國家,以色列的民主制度完善,法制健全,經濟繁榮,社會穩定,教育發達,科技領先,並具有顯著的人才優勢。尤其是近年來中東地區發生劇烈變化,因中東變局、伊斯蘭極端勢力崛起而出現大面積動蕩,並引發波及歐洲的難民潮,更加凸顯出以色列在該地區“一枝獨秀”的特殊地位。加之以色列與美國的特殊關係,對於中國推進“一帶一路”戰略來説,以色列無疑具有難以替代的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價值,可以發揮重要的戰略支點作用,是中國應該主動與之加強交往的戰略合作夥伴。

 

2018年以來,美國壓迫其他國家與其一起對中國進行圍堵,推動各國禁止使用中國産的華為手機,呼籲以色列警惕對來自中國的投資。2019年1月21日,以色列官員稱,美國關於中國的安全警告就是個笑話。如果中國想要收集情報,他們可以在海法租一套公寓,而不是投資一個港口的所有權。

 

因此,中國要以“一帶一路”倡議為契機,進一步提升中以經貿往來、人文交流和其他方面的合作。

 

(二)以色列對於“一帶一路”的態度

 

中國2013年底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後,以色列一開始並沒有表態。2014年10月,作為實施“一帶一路”戰略的舉措之一,中國發起成立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印度、新加坡等21個國家成為首批意向創始成員國,後又有包括英、法、德、俄等多個國家也申請成為創始成員國。而美國、日本則明確表示反對加入亞投行,以色列或許受此影響,觀望了一段時間,最後還是選擇加入亞投行。申請作為創始成員國加入亞投行的截止時間為2015年3月31日,以色列是最後申請加入的7個國家之一。

 

2015年3月31日,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正式簽署了提請以創始成員國身份加入亞投行的申請,成為亞投行57個創始成員國之一。以色列外交部在一份聲明中説,以色列意識到了加入這樣一個亞洲國家間組織的重要性,因而由外交部啟動了申請加入亞投行的程式。以色列加入亞投行的舉動表明瞭該國積極響應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態度。特別是雙方在推進“紅海-地中海髙鐵”項目方面的默契合作以及以色列加入亞投行,標誌著以色列主動與中國“一帶一路”戰略進行對接,以期未來實現互利雙贏。

 

2015年5月28日,以色列交通部長伊斯萊利卡茨在授予中國上海國際港務集團(簡稱“上港集團”)海法新港碼頭25年特許經營權簽約儀式上,對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給予了高度評價。他表示“一帶一路”倡議有助於改善區域基礎設施,促進區域經濟發展,以色列樂於和中國加強“一帶一路”方面的合作。卡茨還表示,以色列目前處在基礎設施建設快速發展階段,正在建設新的機場、碼頭、鐵路和公路,每年投資額40多億美元,他相信以、中基建合作潛力巨大,將惠及雙方。

 

(三)中國與以色列就“一帶一路”的合作

 

2015年3月,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專門談到要“推動與海合會、以色列等自貿區談判”,這表明中國政府對同以色列開展經貿合作的重視。2016年,中國和以色列啟動自由貿易區談判。

 

2017年,中國—以色列自由貿易區談判分別於7月11日至13日、11月28日至30日舉行了兩輪,雙方就貨物貿易、服務貿易、原産地規則及海關程式、衛生與植物衛生、經濟技術合作、電子商務、爭端解決和其他法律問題等議題展開磋商,並取得積極進展。

 

基於雙方各自國情和經濟發展的互補性,“一帶一路”戰略倡議下中國和以色列的經濟合作主要體現在以下方面:

 

第一、雙方業已在基礎設施領域開展合作,且發展潛力巨大。以色列地處歐、亞、非三大洲結合部,西面和南面分別瀕臨地中海和紅海亞喀巴灣,無論是“一帶”還是“一路”這裡都是重要節點。“一帶一路”建設的重點和優先領域是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中國和以色列在此方面已經開展了令人矚目的有效合作。2014-2015年,中國公司先後獲得以色列兩個重大基礎設施建設項目。

 

第二、中國與以色列的另一重要合作領域是農業。實際上,雙方對此都有共識。2014年6月,中國農業部與以色列農業部在耶路撒冷簽署了合作紀要,將雙方的農業合作納人“一帶一路”戰略合作框架。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汪洋2015年11月訪問以色列時也強調,中、以農業合作潛力巨大,要發揮互補優勢,深化雙方的農業合作。如果説中、以在基礎設施建設領域的合作可視作中國向西“走出去”,那麼雙方在農業領域的合作就是中國將以色列向東“請進來”。

 

qsgyjqzysfnyhzdxdjh

2015年11月12日,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汪洋(中)見證中國農業部副部長余欣榮(右)與以色列農業部長阿裏埃勒簽署關於加強中以雙方農業合作的行動計劃

 

第三、中方可分享以色列水資源開發利用的先進技術。以色列的水資源極其缺乏,但它通過技術創新管理水、生成水、保護水、利用水,徹底解決了用水問題,是全世界用水技術最先進的國家。除了農業節水灌溉技術外,以色列的污水處理、海水淡化技術也非常先進和實用。中國也是一個嚴重缺水的國家,尤其是近年來城市化快速發展導致了缺水狀況日益嚴峻,因此中國與以色列在水資源利用方面也有廣泛的合作空間。2013年5月,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訪華時,雙方達成的合作協議之一就是以色列將幫助中國實施“水技術示範城”項目。

 

以色列看重的是中國巨大的經濟規模和市場潛力,作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在國際事務中的重要影響力,以及中國式發展道路對解決中東問題的前景。而中國看重的則是以色列在許多領域中領先世界的高科技和創新能力,與歐美廣泛的商業聯繫,以及獨特而重要的地理位置。在“一帶一路”提出的“五通”建設內容中,中國和以色列可以重點加強在“設施聯通”和“民心相通”方面的合作,即加快推進“紅海-地中海鐵路”項目和與之相配套的港口項目的建設,同時加強雙方在科技、教育、文化、旅遊等方面的人文交流,儘快落實2015年達成的一系列人文交流協議。在“貿易暢通”和“資金融通”方面,雙方也完全可以在現有基礎上大幅度提升合作水準。

 

(四)以色列對於“一帶一路”的風險因素

 

但中以關係的發展卻往往會受到第三方的影響,儘管以色列政局和社會總體穩定,中以兩國之間既沒有歷史遺留問題,也沒有直接的利益衝突,但對以色列投資、開展合作也並非沒有風險,機遇總是與挑戰並存。

 

首先,中國同以色列開展經濟技術合作的最大風險仍來自其外部環境。尤其是在一些涉及政治、軍事和安全的問題上更是如此。例如,中國與以色列的關係就常常受制於以色列與美國的關係,中以關係也會受到中國與阿拉伯國家的關係、中國與伊朗關係的影響。巴以衝突短期內難以解決,暴力衝突和恐怖活動時有發生。由於中東局勢的複雜性,以及和平進程的長期性、曲折性和不穩定性,以色列在未來較長時期仍難以完全融入中東地區,其安全環境不可能有根本性改善。

 

其次,由於以色列在政治、經濟和安全等方面嚴重依賴美國,在“向東看”和同中國開展合作時,仍然會看美國的臉色,尤其是那些涉及政治、軍事和安全的項目。所以,中國在同以色列打交道時,仍然不能忽略“美國因素”,避免當年的“預警機事件”重演。

 

再次,從經濟角度來看,以色列經濟規模有限,自然資源匱乏,對外依存度高,容易受國際市場、價格波動的影響。以色列雖然是市場經濟國家,但也存在著官僚主義、效率低下以及規章制度不透明等問題;以色列國內自由度大,工人罷工運動頻繁,經常以遊行、示威方式來表達自己的訴求,容易使雙方一些合作項目受影響。

 

當前中以關係還沒有達到理想的水準。正如兩國推遲42年才建立正常外交關係,阿以關係和美以關係始終對中以關係的發展構成制約。無論是以色列在美國壓力下取消對華預警機出售,還是中方考慮到阿拉伯國家的感受而減少中、以雙方高層交往,甚至無法邀請以色列代表出席中國與中東關係60年的紀念活動,我們都可以看到這類制約。

 

點擊進入:七、中以關係發展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