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與中國的外交關係

 

1949年之前的中越關係,近乎就是越南的全部歷史。整部越南歷史,講的主要就是跟中國的關係。包括越南與佔城國的關係,與柬埔寨的關係,也是在當時中國的朝貢體系內進行的,而越南本身,也在中南半島上建立了一個以自己為首的小型朝貢體系。

 

(一)1949年之後的中越關係

 

中國和越南于1950年1月18日建交。

 

在長期的革命鬥爭中,中國政府和人民全力支援越抗法、抗美戰爭,向越提供了巨大的軍事、經濟援助;越視中國為“可靠後方”和堅強後盾,兩國在政治、軍事、經濟等領域進行了廣泛的合作。

 

1949年9月,越南領導人胡志明派特使李碧山、阮德瑞到中國並帶來了他寫給周恩來的親筆信,向中國提出了經濟援助要求。1950年1月30日,新中國成立後,胡志明到達北京,親自向中國求援。

 

根據胡志明的要求,劉少奇安排他于2月3日晚乘火車去莫斯科,同史達林和毛澤東討論援越事宜。此後,就中國向越南提供援助問題,兩國間做出了一系列安排,主要是軍事援助,但在經濟援助方面中國也做出了巨大的努力,這包括無償援助與貿易援助兩方面。首先,中國以無償援助的方式向越南提供了大量的生産、生活物資,其中包括糧食、油料、醫藥等。1950-1954年期間,中國為越南無償提供了1.76億人民幣的物資援助。其次,中國在中越貿易中對越南給予了適當照顧,使越南輸出了部分當時沒有市場的土産品,從中國進口了各種生活必需品,滿足了抗法戰爭和人民的需要。

 

1954年7月,日內瓦會議關於《印度支那停戰協議》簽訂後,越南進入了戰後重建時期,中國對越南的重建工作從人力、物力和財力上也給予了極大的援助。據不完全統計,從1955到1958年,中國對越南的經濟援助達到11億元人民幣。中越兩國還簽訂了1958年度互助供應貨物和付款的協定。根據協定,中國將供給越南棉布、麵粉、廠礦設備、工業用原料、醫藥及醫療設備。據不完全統計,1955~1958年,中國對越南經濟援助達到11億元人民幣。

 

1959年,兩國又簽署了經濟技術援助協定,雙方簽署了7個文件。根據協定,中國給越南提供人民幣3億元的長期貸款和1億元的無償貸款,幫助越南建設鋼鐵廠、煤廠、造船廠、氮肥廠、電站、鐵路、紡織廠、擴建造紙廠等49個工業、交通企業。對於所建設的項目,中國還負責提供設備、派遣專家。

 

1960年10月,在越南進行第一個五年計劃期間,中國還提供6億元人民幣的貸款。

 

在整個越南抗美時期,中國對越南的援助多數為無償援助。無償援助的物資包羅萬象,除了軍事物資以外,還包括生活物資、生産物資。都是無償援助。即使在有償援助中,越南也以其他物資進行補償,但是所補償的物資就中國援越的物資而言遠遠不夠,越南是獲利的一方。雲南省給中央的一份報告中指出,越南供應雲南的磷礦石為每噸36元,而國內21.11元,水泥每噸90元,比雲南省內價格高出80%左右。1970年9月17日,周恩來會見範文同時非常誠懇地説,中國一定會儘量幫助越南,體諒越南的難處。1970年9月毛澤東與範文同、朱其文關於援助越南的談話中也表露了此種態度。1971年3月,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中國明確了繼續大力援越的方針。隨後,周恩來訪問越南,表示中國將一如既往支援越南的反美革命。因此,從1971年開始,中國的援越物資開始增加,中國與越南簽署和執行30多個向越南進行無償援助的經濟、軍事協定。1973年,抗美鬥爭結束以後,為了支援越南的統一事業,中國仍然堅持對越南援助,但是援助的數量逐步減少。在經濟物資方面,1973年6月8日,中越兩國簽署了關於1974年中國給予越南無償經濟和軍事援助的協定,7月,兩國政府又簽署1973年中國給予越南南方共和臨時政府無償補充和經濟援助的協定。1974年10月,中越兩國又簽署關於1975年中國援助越南的經濟、軍事物資協定。1975年5月,滿載中國物資援助的“紅旗155號”和兩艘遠洋貨輪,載著大米、紡織品、藥品運往越南南部。在這期間,中國幫助越南寧平發電廠、越南第二醫療器械廠、越南越池化工廠的恢復、擴建和建設越南古螺電影洗印錄音技術廠、越南藥用玻璃管廠、越南第二棉紡織印染聯合廠、越南河北氮肥廠、越南教科書印刷廠。

 

H33-2

1955年6月26日的《人民日報》頭版,報道胡志明主席訪華

 

bG-5-fxnrahr8515432

1956年,毛澤東接見胡志明

 

1973年3月美國從越南撤退。1975年4月西貢(今胡志明市)被北越軍隊佔領,戰爭結束。七十年代後期,中越關係惡化。20世紀90年代以來,世界格局發生重大變化,和平與發展的時代主題日益凸顯。在鄧小平新時期外交戰略思想的指導下,中國集中精力發展經濟,努力維護和平穩定的國際和周邊環境,尤其把與周邊近鄰國家發展睦鄰友好關係置於重要位置。對越關係是中國周邊外交的一部分,體現中國總體外交的理念與實踐。1990年9月,中越雙方領導在中國成都會晤。1年後,1991年11月,應江澤民總書記和李鵬總理的邀請,越共中央總書記杜梅、政府總理武文傑率團訪華,雙方宣佈結束過去,開闢未來,標誌著兩黨兩國關係實現了正常化。

 

18431285_201404032234058544800

1990年9月3日,江澤民、李鵬在成都與越共中央總書記阮文靈(右三)、越南部長會議主席杜梅(右二)、越共中央顧問範文同(右一)在成都會見並親密交談。在這次會見上,江總書記意味深長地引用了清代詩人江永的兩句詩:“渡盡劫波兄弟在,相見一笑泯恩仇。”當晚,阮文靈激動地寫了四句詩:“兄弟之交數代傳,怨恨頃刻化雲煙,再相逢時笑顏開,千載情誼又重建。”

 

兩國關係正常化以來,雙邊政治關係不斷加強。1992年11月,李鵬總理應邀對越南進行正式友好訪問。1993年11月越國家主席黎德英對中國進行了正式友好訪問。1994年11月,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江澤民對越南進行正式友好訪問,江總書記提出解決兩國關係問題的十六字方針“方向明確,逐步推進,大局為重,協商解決”,得到越最高領導人的贊同和高度評價。杜梅總書記先後於1995年11月、1997年7月兩次訪華。1996年6月底,李鵬總理率團出席越共“八大”。1998年10月,越南政府總理潘文凱應邀對中國進行正式訪問。1999年2月25日至3月2日,應中國共産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江澤民的邀請,越南共産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黎可漂對我國進行了正式友好訪問。兩黨總書記確定了新世紀兩國關係發展框架,即建立長期穩定、面向未來的中越睦鄰友好與全面合作關係,標誌著兩國關係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階段。

 

中越關係正常化以來,兩國在文化、科技、教育和軍事等領域的交流與合作不斷向廣度和深度發展,黨、政、軍、群眾團體和地方省市交往日趨活躍,合作領域不斷擴大。雙方還開展了社會主義理論研討會和青少年交流活動。兩國部門間簽署了外交、公安、經貿、科技、文化、司法等合作文件近40項。兩國空運、海運、鐵路等均已開通。

 

2006年11月,雙方成立中越雙邊合作指導委員會。雙方一致認為,這有利於加強對中越各領域合作的宏觀指導、統籌規劃和全面推進,協調解決合作中出現的問題,將為兩國睦鄰友好與全面合作關係長期、穩定、健康、持續發展發揮重要作用。2008年1月,國務委員唐家璇與越南政府副總理兼外長范家謙共同主持雙邊合作指導委員會第二次會議。2009年3月,國務委員戴秉國與越南政府副總理兼外長范家謙共同主持雙邊合作指導委員會第三次會議。2010年6月,國務委員戴秉國與越南政府副總理兼外長范家謙共同主持雙邊合作指導委員會第四次會議。2011年9月,國務委員戴秉國與越南政府副總理阮善仁共同主持雙邊合作指導委員會第五次會議,雙方就進一步推進中越友好、深化全面合作達成一系列共識。2013年5月,國務委員楊潔篪與越南政府副總理阮善仁共同主持雙邊合作指導委員會第六次會議。2014年10月,國務委員楊潔篪與越南政府副總理兼外長范平明共同主持雙邊合作指導委員會第七次會議。

 

中越邊界領土問題包括陸地邊界、北部灣劃分和南沙群島及其附近海域的主權和海洋權益爭議等三方面,是影響中越關係正常化的重要內容。1991年11月,兩國簽署了《關於處理兩國邊境事務的臨時協定》,1993年10月,兩國簽署了《關於解決邊界領土問題的基本原則協議》。

 

2009年11月18日,中越陸地邊界勘界文件簽字儀式在北京舉行,中越雙方共同簽署了包括《中越陸地邊界勘界議定書》及其附圖、《中越陸地邊界管理制度協定》和《中越陸地邊境口岸及其管理制度協定》等文件》,2010年7月生效。至此,中越兩國的陸地邊界問題得以圓滿解決。

 

2000年12月25日,兩國在北京正式簽署中越《關於在北部灣領海、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的劃界協定》和中越《北部灣漁業合作協定》。目前上述兩協定執行情況良好。2006年1月,雙方啟動北部灣灣口外海域的劃界談判並商談該海域的共同開發問題。

 

自1995年起,中越成立海上問題專家小組,就南沙群島爭議問題舉行談判,雙方同意通過友好協商尋求妥善的解決辦法,同時探討開展合作的可能性。2011年10月,雙方簽署《關於指導解決中越海上問題基本原則協議》。2012年2月,中越兩國政府邊界代表團團長會晤期間,雙方就落實《協議》具體措施取得積極進展,同意成立北部灣灣口外海域工作組、海上低敏感領域合作專家工作組。

 

(二)近年來越南與中國外交關係總體判斷

 

中越關係正常化以來,兩國政治關係時冷時熱,但是總體向好。

 

中國新時期外交將周邊國家作為首位、把發展中國家視為基礎,同時提出“安鄰、睦鄰、富鄰”方針,要貫徹“以鄰為伴、與鄰為善”原則。2013年又召開了中國歷史上首次周邊外交會議,説明中國非常重視與周邊國家的關係。越南兼具中國周邊國家以及發展中國家的雙重身份,在中國外交戰略中佔有重要地位。

 

越南在2001年的越共九大上明確提出其外交優先次序,即鄰國優先、傳統友好國家優先、大國優先的外交方針。很明顯,中國兼備了這樣三種角色,也是越南最重視的外交對象。近些年來,越南黨政領導人頻頻造訪中國,是越南與其他國家關係所無法比擬的。就像越南學者所坦言的,“中國既是一個大國,也是我國的鄰國,雙方都認為越中友好合作特別重要。”

 

近年來中越關係不斷向好。中越兩國領導人都意識到中越關係改善對於雙方都具有現實及長遠的利益。

 

中越關係常有摩擦,主要是因為存在地緣政治方面的影響。美國、日本等域外國家插手東南亞事物,試圖阻遏中國的發展,而越南也試圖借助域外勢力,平衡中國,在與中國的交流中獲得更大的利益。

 

雖然時有摩擦,但是不斷向好構成了兩國關係的主流 。

 

(三)兩國邦交正常化以後的高層互訪情況

 

1、中國領導人訪越

 

國務院總理李鵬(1992.11.30-12.4)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江澤民(1994.11.19-22)
  國務院總理李鵬(出席越共八大,1996.6.27-28)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喬石(1996.11.17-21)
  全國政協主席李瑞環(1997.12.7-10)
  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尉健行(1998.9.17-22)
  國家副主席胡錦濤(1998.12.17-19)
  國務院總理朱鎔基(1999.12.1-4)
  國家副主席胡錦濤(出席越共九大,2001.4.19-22)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李鵬(2001.9.7-10)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江澤民(2002.02.27-03.01)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正式訪問並出席第五屆亞歐首腦會議,2004.10.6-9)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胡錦濤(2005.10.31-11.2)
  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2006.3.20-24)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胡錦濤(2006.11.15-17)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出席東亞領導人系列會議,2010.10.28-30)
  國家副主席習近平(2011.12.20-22)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2013.10.13-15)
  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2014.12.25-27)

 

2、越南領導人訪華

 

越共中央總書記杜梅、部長會議主席武文傑(1991.11.5-10)
  國家主席黎德英(1993.11.9-15)
  國會主席農德孟(1994.2.21-3.1)
  越共中央總書記杜梅(1995.11.26-12.2)
  政府總理潘文凱(1998.10.19-23)
  越共中央總書記黎可漂(1999.2.25-3.2)
  越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范世閱(1999.10.8-15)
  國會主席農德孟(2000.4.4-10)
  政府總理潘文凱(2000.9.25-28)
  國家主席陳德良(2000.12.25-29)
  越共中央總書記農德孟(2001.11.30-12.4)
  國會主席阮文安(2002.04.12-21)
  越共中央總書記農德孟(2003.04.7-11)
  國家主席陳德良(赴昆明度假訪問,2003.9.20-24)
  政府總理潘文凱(2004.5.20-24)
  政府總理潘文凱(赴昆明出席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GMS]第二次領導人會議並順訪雲南,期間與溫家寶總理舉行雙邊會晤,2005.7.4-6)
  國家主席陳德良(2005.7.18-22)
  越共中央總書記農德孟(2006.8.22-26)
  國會主席阮富仲(2007.4.8-15)
  國家主席阮明哲(2007.5.15-18)
  越共中央總書記農德孟(2008.5.30-6.2)
  國家主席阮明哲(出席北京奧運會開幕式,2008.8.7-9)
  政府總理阮晉勇(訪華並出席第七屆亞歐首腦會議,2008.10.20-25)
  政府總理阮晉勇(出席博鰲亞洲論壇2009年年會,2009.4.17-21)
  政府總理阮晉勇(出席第十屆中國西部國際博覽會,2009.10.15-17)
  政府副總理阮生雄(出席第六屆中國-東盟博覽會,2009.10.19-23)
  政府總理阮晉勇(出席上海世博會開幕式,2010.4.26-5.1)
  越共中央總書記阮富仲(2011.10.11-15)
  政府總理阮晉勇(出席第九屆中國-東盟博覽會,2012.9.20-23)
  國家主席張晉創(2013.6.19-21)
  政府總理阮晉勇(出席第十屆中國-東盟博覽會,2013.9.2-3)
  國家副主席阮氏緣(出席亞信峰會,2014.5.20-21)
  越共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黎鴻英(2014.8.26-27)

 

2017年1月,越共總書記阮富仲率代表團訪華,同行的還有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宣教部部長,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政府副總理、外交部部長,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防部部長,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公安部部長,越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辦公廳主任等,規模空前。

 

MAIN201711281633000492506733210

2017年11月14日,習近平主席在胡志明故居會見阮富仲

 

點擊進入:五、與中國的經貿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