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與“一帶一路”的關係

 

越南地理位置重要,是中國東南方出海的重要交通樞紐。歷史上,位於現在越南南部地區的佔城國,在傳統上與中國的海洋貿易關係非常密切。鄭和七下西洋,每一次出國後,第一個依靠補給點都是佔城。在世界近代史及中國近代史上,中國南方人民出國經商,在越南居留的數量也比較大。因此,“一帶一路”的推進,尤其是“海上絲綢之路”必然與越南發生密切的關係。

 

sanbaozhengyiji

明鈔本《三寶徵夷集》(明代馬歡著)記錄了鄭和下西洋所到的國家,第一站就是佔城國

 

(一)“一帶一路”有利於越南的發展

 

越南作為中國南方的海上交通要道,在地緣政治上具有獨特性和重要性,融入“一帶一路”建設可以改善本國交通運輸狀況,充分發揮自己的勞動力優勢,承接中國及全球産業轉移,實現區域經濟共同繁榮發展。

 

越南與中國之間存在多個經濟合作機制,如北部灣經濟區、珠江—西江經濟帶、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機制和越南“兩廊一圈”發展規劃等等。

 

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機制是指:柬埔寨、寮國、緬甸、泰國、越南等湄公河五國是中國“一帶一路”沿線的關鍵節點國家,被定位為中國“一軸兩翼”國際産能合作佈局中的“主軸”重點國家,新成立的“瀾湄機制”為“一帶一路”倡議在湄公河地區實現突破形成重要的戰略支撐。從産業互補性來看,中國在製造業方面優勢明顯,而湄公河各國尤其是柬、老、緬、越四國,在勞動力成本和資源型領域具有突出優勢,雙方開展産能合作的互補性較強。此外,一直以來中國與湄公河各國保持密切的經貿合作關係,在基礎設施、能源礦産及農業等領域開展了廣泛合作,産能合作已有良好基礎。可以説,中國“一帶一路”倡議最容易在湄公河地區取得實質性成效。

 

越南“兩廊一圈”發展規劃是指2004年5月20日,越南領導人來華訪問時,提出中越合作建設“兩廊一圈”的建議,得到中方積極響應。“兩廊一圈”指“昆明-老街-河內-海防-廣寧”和“南寧-諒山-河內-海防-廣寧”經濟走廊以及環北部灣經濟圈。合作範圍包括中國的雲南、廣西、廣東、海南四省區和越南的老街、諒山、廣寧、河內及海防五省市,總面積86.9萬平方公里。同年10月8日,兩國政府發表聯合公報明確提出,雙方同意在兩國政府經貿合作委員會框架下成立專家組,積極探討建設“兩廊一圈”問題。

 

2004年以來,中國雲南省與越南老街、河內、海防和廣寧五省市已連續舉行了6次經濟走廊合作會議。各方在貿易投資、交通運輸、旅遊、文化教育、人員培訓、農業、醫療和司法等方面開展了一系列富有成效的合作。雙方的合作具備良好的基礎,也具有廣闊的前景。2015年12月22日,中國雲南省與越南老街、河內、海防、廣寧五省市經濟走廊第7次合作會議在雲南昆明舉行。參會代表就深化人員往來、經貿投資、互聯互通、文化旅遊、教育衛生、金融保險等方面合作以及加快經濟走廊建設廣泛交換了意見,並就開展務實合作達成共識。中國雲南省和越南4省市負責人共同簽署《會議紀要》並見證雙方有關企業簽署跨境金融、跨境貨物運輸、邊境口岸公路運輸車輛保險等方面的合作協議。

 

2015年9月,習主席在會見來訪的越南國家主席張晉創時提到,“推動兩國發展戰略對接,擴大‘一帶一路’和‘兩廊一圈’框架內合作”。

 

128195421_14412855338481n

2015年9月3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越南國家主席張晉創

 

(二)越南對“一帶一路”發展可能的挑戰

 

在東南亞國家中,越南與中國存在的邊界糾紛是最突出的。歷史上長期的恩怨——1970年代的南沙海戰及1979-1985年的對越自衛反擊戰,都給中越關係的發展蒙上了一定的陰影。

 

在當代的大國博弈當中,越南也嘗試借力大國博弈,對中國的發展予以阻擊,以謀求自己最大的利益。例如在南海策略上,一方面推進東盟就南海問題形成“統一立場”,以期將東盟作為一個整體應對南海爭端,實現南海問題的東盟化;另一方面以法律手段、國防合作、學術交流等方式不斷製造國際輿論,在雙邊和多邊層面拉攏域外大國介入南海問題,推動南海問題的國際化。越南不僅出現了2011年持續11周之久的全國性反華示威遊行;而且在2014年的“981鑽井平臺事件”中,還發生了針對華商的暴力行為。

 

儘管越南在大國之間漁利心態加重,但越南的南海策略調整是有限度的,不會也難以在中美之間選邊站,不會犧牲整體發展利益而片面追求主權利益,不會突破中越關係框架。所以,越南的南海策略調整是在有限範圍內的手段和方法上的調整。越南是東盟國家中最特殊的國家,在南海問題上與中國爭議最大,同時也是與中國有傳統友好關係與“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的國家。儘管越南與中國就南海問題的外交鬥爭表現激烈,但兩國之間的合作仍發揮基礎性作用。比如,2011年越南國內連續發生反華示威遊行後,越南總書記阮富仲訪華簽署了《關於指導解決兩國海上問題基本原則協議》;2014年出現針對華商的暴力行為後,越南派特使黎鴻英訪華協調等。

 

fanhuayouxing

越南反華遊行示威

 

目前,中國在東南業的外交局勢大大改善。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在當選之後調整對華外交政策,首度訪華,而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也緊隨其後到訪中國。在南海其他聲索國紛紛尋求與中國和解的大背景下,一向奉行平衡外交戰略的越南更不太可能“單挑”中國。

 

(三)中越合作共建“一帶一路”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中國的“一帶一路”建設秉承共商、共建、共用原則,以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為主要內容,與越南的“兩廊一圈”構想有契合之處。越南邊境地區經濟發展相對滯後,中越合作共建“一帶一路”將給雙方尤其是邊境地區帶來發展的契機,中越已有的合作機制尤其是邊境合作機制讓中越合作共建“一帶一路”具備了良好的政策溝通基礎。旨在建設完善交通樞紐,讓中越兩國邊境地區各省發展經濟、貿易和互利合作,營造便利條件給兩國企業和第三國企業開展合作,並在中國—東盟經濟貿易合作中發揮重要作用的“兩廊一圈”建設,與以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為主要內容的“一帶一路”建設有著契合之處。越南方面的“兩廊一圈”道路互聯互通建設雖然得到不斷推進,但是還不能滿足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中越合作共建“一帶一路”將給雙方尤其是邊境地區帶來發展的契機。中越已有的合作機制尤其是邊境合作機制讓中越合作共建“一帶一路”有了良好的協調溝通基礎。中越兩國應大力推動“兩廊一圈”和“一帶一路”框架下的互聯互通合作項目,並在原有各領域合作的基礎上深化合作,實現互利共贏。
總體上,在“一帶一路”的推進過程中,越南與中國合作大於衝突。

 

2017111323253855187

2017年11月12日,習近平主席在河內會見越共總書記阮仲富

 

點擊進入:七、中越未來關係展望